079 郡王,千泷互吃醋

    “夜千泷心性单纯如孩童,不太认路,住在一个地方,是不会轻易离开的,怎么会不见了?”沈璃雪快步走了过来,抢在东方珩前面开口,语气中的焦急与担忧,让东方珩皱紧眉头。

    “一个时辰前,守卫们看到夜千泷独自一人出了二门,以为他想在府里散心,就没在意,许久不见他回来,守卫们感觉不对,就去寻找,整个圣王府都找遍了,没看到他的身影……”

    暗卫低低的诉说着,不敢抬头看东方珩,看护夜千泷是郡王交给他们的任务,如今夜千泷走丢,是他们失职了。

    “他可能是闷了,出去散散心,走不远的,圣王府附近都找过了吗?”沈璃雪凝眉看向侍卫,目光清冷。

    “都找过了,没找到他!”暗卫的头垂的更低,身为暗卫,他们有能力,有职责,知道夜千泷不见的那刻,他们已经将圣王府附近翻了个底朝天。

    沈璃雪蹙了蹙眉:“你们找了多远的距离?”圣王府附近是个概数,三百米内是附近,五百米也是附近,一千米也可以说是附近。

    暗卫目光凝重:“圣王府附近的几条街都找过了,没有一千米,也有八百米!”

    沈璃雪皱皱眉,找了这么远都没找到夜千泷,他应该不在附近了,而是走远,去了别的地方……

    沈璃雪只顾着向暗卫询问夜千泷的事情,没看到东方珩深邃眸底闪烁的滔天怒气与锐利寒光。

    “东方珩,咱们分头去找人……”暗卫跟丢了夜千泷,沈璃雪准备一起去寻找,清雅的建议声,在看到东方珩怒火萦绕的锐利眼眸时戛然而止,后背无端的升起一股寒意:“你……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眨眼间他又想发脾气,性子真是有些喜怒无常。

    “没事!”东方珩冷冷回答着,声音低沉,似在强压怒气,和侍卫谈论夜千泷时,她看都没看他一眼,现在要找人了,才想到他……

    “那我先去找夜千泷,找到之后,咱们互发讯号!”东方珩目光愤怒如火,周身却寒冷如冰,一冰一火同时在他身上显现,不会让人觉得矛盾,反而是相得益彰,十分融洽。

    看到沈璃雪眼中,这是东方珩发怒的前兆,青焰战神发脾气,肯定会是一阵猛然的狂风暴雨,为了避免被牵连,还是早些远离。

    沈璃雪快速拉开房门,急步走了出去,急切到都没听东方珩的回答,窈窕的浅绿色身影渐走渐远,走进阳光中,与生机勃勃的花草树木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幅美丽画卷。

    东方珩负手立于房间门口,愤怒的眼眸看着沈璃雪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收回目光,夜千泷失踪,她急急忙忙前去寻找,连听自己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郡……郡王……”东方珩没有说话,暗卫也不敢多言,气氛静的十分诡异,无形的压力压的人喘不过气,无奈之下,暗卫只好开口提醒,他在等东方珩的命令。

    东方珩收回目光,黑曜石般的眼瞳深处,隐有两簇火苗熊熊燃烧:“派出圣王府所有暗卫,全力寻去找夜千泷!”

    “是!”暗卫领命,快速隐身离去。

    东方珩墨色的眼瞳越凝越深,他在夜千泷身边派了六名顶尖暗卫,一天十二个时辰轮流守着他,绝不可能让他走丢,他突然间消失无踪,肯定是故意甩开了自己安排的暗卫。

    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不想让人知道,更确切的说,不想让自己知道。

    夜千泷,果然不简单!

    出了皇宫,沈璃雪在大街上,边走边寻找夜千泷,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丞相府。

    相府门外站着两名守卫,目光凝重,气势冷冽,透过大开的府门,隐约可见府内乱成一团。

    沈璃雪扬唇冷笑,沈盈雪重伤成了残废,在贵族面前丢尽颜面,沈明辉也被东方珩贬的一文不值得,现在的府内,肯定是一片凄惨,沈明辉,雷氏都积了满腔怒气,自己就不进去自找麻烦了。

    “沈小姐!”伴随着得得的马蹄声,一道清朗的呼唤传来,沈璃雪转身望去,俊逸非凡的东方湛已经近在咫尺,翻身下了马,干脆利落的落在她身边,墨色的眼瞳中闪烁着温和的笑。

    “湛王爷是来看盈雪的?”沈璃雪看着东方湛,似笑非笑,传言东方湛爱慕沈盈雪,她稍有病情,他就会带着大批贵重药材前来探望。

    沈璃雪见过许多次,知道众人所言非虚,在长乐殿,皇帝下令要处死沈盈雪,他为她求情,难道也是出于传言所谓的爱慕?

    “名贵药材本王已经命人送进了相府,不过,本王有要事在身,今天没空去相府探望。”东方湛侧目看向府内,目光温润如玉:“何况,沈二小姐正在诊治病情,本王去了,也未必见得到她!”

    “湛王爷莫不是真的喜欢上盈雪妹妹了吧?”沈璃雪目光戏谑,刻意压低的声音只有她和东方湛能听到。

    “沈小姐觉得可能吗?”东方湛笑着反问,温润的目光,瞬间有些高深莫测。

    当然不可能,东方湛看沈盈雪的目光,就像看普通人一样,没有半分爱慕,绝不可能对她动心,沈璃雪纳闷的是,东方湛假装喜欢沈盈雪的目的是什么?他是青焰王爷,还有什么得不到的?为何要委屈自己,去刻意讨好一名自己不喜欢的女子?

    阳光下,沈璃雪衣服内的水晶燕滑了出来,轻轻垂在胸前,折射出道道金色光芒,东方湛目光凝了凝,微笑道:“时候不早了,本王先行告辞,改日再来相府看望二小姐!”

    握着缰绳,翻身上马,东方湛双腿一夹马腹,马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向前奔去,所过之处,腾起阵阵烟尘。

    看着东方湛潇洒远去的背影,沈璃雪蹙了蹙眉,东方湛为人处事,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

    望着相府大门上的牌匾,沈璃雪冷冷一笑,转身离开,继续寻找夜千泷,身边,来来往往的行人无数,却不见夜千泷的身影,抬头望望天空,太阳已经西斜,很快就要下山了。

    沈璃雪皱皱眉,这里是青焰京城,夜千泷人生地不熟,离开圣王府,他会去哪里?他性子如孩童,自理能力也很差,如果今晚找不到他,他可能会在大街上睡一晚……

    大街上睡一晚!沈璃雪突然想到这个关键词,眼睛一亮,快速向着一个方向奔去,若无意外,夜千泷一定就在那个地方。

    布粥街是繁华街道,除了拐角处或坐或站的乞丐们,还有林立的商铺,熙熙攘攘的人群!

    沈璃雪走在布粥街上,快速打量着过往的行人,清冷的目光透过重重人群,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清新,纯净的笑容,清澈如泉的眼瞳,正是夜千泷。

    夕阳西下,夜千泷一袭黑衣,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仔细观察着过往的每一位身穿绿衣,蓝衣女子的脸庞,神情专注,干净的目光由希望到失望,再由失望到希望,锲而不舍的寻找着他想见的人。

    “璃雪!”沈璃雪站在万人中央,夜千泷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越过重重人群,快速向她奔来,明亮的眼睛,纯净的笑容不染纤尘,仿若天上的仙童,与这喧嚣的尘世完全不融。

    “璃雪,你果然在这里!”来到沈璃雪面前,夜千泷习惯的抓住了她的衣袖,绝色的容颜上洋溢着纯净的笑容。

    “你离开圣王府,是为了找我?”沈璃雪轻轻笑着,看向夜千泷。

    “嗯!”夜千泷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沈璃雪微笑:“圣王府不好吗?”夜千泷对生活的环境并不在意,如果事事顺心如意,他不会偷跑出来,但东方珩是君子,不会为难他,他为何要离开圣王府?

    “圣王府太闷了,都没人陪我说话!”夜千泷垂着头,小声嘀咕。

    沈璃雪扬扬唇:“南宫啸说,他和你说了半夜话,你不理他?”

    “南宫啸?”夜千泷一怔,满目疑惑,明显不知道沈璃雪说的是谁。

    “就是天天拿扇子的那位!”沈璃雪轻声解释着,南宫啸最大的特征,就是一年四季都拿着扇子摇晃。

    “他废话很多,很烦人,还有,他身上的味道很浓,呛人……”夜千泷低头细诉,目光纯净,认真。

    沈璃雪满头黑线,寥寥几句,夜千泷已将南宫啸的两大特点总结了出来,一是他话多,二是,他身边围绕的女人多,呛人的味道,就是女人身上的脂粉味。

    “千泷,你为什么不去丞相府找我?”夜千泷知道沈璃雪住在丞相府,如果是想见她,可去丞相府寻人,为何来了这布粥街?

    “我不记得去相府的路!”夜千泷低着头,羞红着脸庞,声音细若蚊蝇。

    沈璃雪:“……”从圣王府到相府,多是平坦大道,拐上几个弯就到,他没记住,从圣王府到这里,九弯十八拐,他居然能找来,是对这里印象深刻,还是……

    “璃雪,我饿了!”夜千泷低低的说着,纯净的眸中满是依赖。

    沈璃雪抬头望去,太阳已经落下地平线,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来来往往的行人少了一大半,家家户户炊烟袅袅,到晚膳时间了。

    “饿了咱们就去买东西。”沈璃雪微微笑着,缓步向前走去,夜千泷抓着她的衣袖紧跟着。

    “千泷,你想吃什么?”来到小摊前,沈璃雪指着小摊上的各色食物,询问夜千泷。

    “什么都可以!”傍晚摆摊的小贩有许多,食物也是琳琅满目,夜千泷看花了眼睛,不知道吃什么好了。

    “你在这里等糕点,我去买碗八宝粥!”晚膳不宜吃的太多,几只糕点,一碗粥是很好的搭配,卖糕点的地方有许多人在排队,沈璃雪便让夜千泷在这排除等着,她去买粥来喝。

    “璃雪!”夜千泷抓着她的衣袖,不让她走,清澈的眸中,有些哀怨。

    “放心,我不会走远的,在那里买了粥就回来!”沈璃雪笑着指指不远处的粥摊:“我买粥,你买糕点,这叫合理分工!”

    粥摊离糕点摊只有五六米的距离,夜千泷望了一遍又一遍,再三确认沈璃雪不会消失,才慢慢松开了手。

    沈璃雪快步来到粥摊前,两碗八宝粥刚盛了一碗,夜千泷已到了她面前,低声道:“璃雪,我不会买糕点!”

    沈璃雪:“……”除了武功高强外,夜千泷几乎什么都不会,西凉皇帝究竟是怎么培养他的?

    “买糕点,就像买粥一样,给银子,拿东西就可以了!”沈璃雪接过八宝粥,递给小贩几枚铜钱,算是做示范给夜千泷看。

    夜千泷了解的点点头,在衣袖和衣襟内来回翻找,摸出一块玉佩:“我没银子,可不可以用这个代替?”

    “这玉佩价值连城,能买一屋糕点了,不能用乱拿来当银子用!”沈璃雪拿出一块银子,递到夜千泷手中:“想买东西,用这个!”

    “好!”夜千泷点点头,收起玉佩,若有所思的拿着银子离开,片刻之后,手里拿着两串晶莹剔透的糖葫芦,兴高采烈的快步走了过来,邀功般递到沈璃雪面前:“璃雪,我会买东西了!”

    夜千泷修长的手中,除了两串糖葫芦,空无一物,沈璃雪挑挑眉:“你用那块银子,买了这两串糖葫芦?”

    “是啊!”夜千泷兴奋的将一只糖葫芦塞进沈璃雪手中:“尝尝看,味道应该不错!”

    沈璃雪快速扫视大街,各色小贩都有,唯独少了那个卖糖葫芦的人。

    望着红通通的糖葫芦,沈璃雪无奈的手扶额头,那是十两银子,够买一袋子糖葫芦了,敢情夜千泷见她给铜钱后直接拿粥,以为只要给了银子,拿糖葫芦就可,没想过要回多余的银子。

    “砰!”沉闷的声响传来,一记漂亮的烟花冲上云霄,在漆黑的夜空中绽放出璀璨的光彩。

    “那是什么?”夜千泷吃糖葫芦的动作一顿,不解的目光看着天空中那一朵朵漂亮烟花。

    沈璃雪皱眉:“是烟花,你没见过吗?”

    “第一次见,好漂亮!”夜千泷嘴角轻扬着,绽放的笑容比天上的烟花还要璀璨,眼睛晶晶亮亮的,仿佛在欣赏世间奇观。

    沈璃雪蹙了蹙眉,狐疑的看着夜千泷兴奋的完美侧脸,他是西凉太子,怎么会连烟花都没见过?

    一滴不明物滴到手心里,沈璃雪低头一望,糖葫芦开始融化了,放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弥漫口腔。

    “味道如何?”夜千泷不知何时回过了头,看着沈璃雪,清澈的眸中有些焦急,似在期待她的答案。

    “不错!”沈璃雪点头称赞,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她都很久没吃过糖葫芦了,不过,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她永远记得。

    “真的?”得了夸奖,夜千泷高兴的不知所措:“我这串也给你!”

    半串糖葫芦递到沈璃雪,下面的四颗完好无损,最上端的四颗被啃的七七八八,却依旧串在木签上,可见夜千泷是很喜欢吃糖葫芦的。

    沈璃雪嘴角扬了扬:“不用,我吃不了这么多,你看,那边的烟花很漂亮!”夜千泷很固执,如果不转移他的注意力,他肯定会把糖葫芦硬塞进沈璃雪手里。

    东方珩来到布粥街时,沈璃雪和夜千泷正站在夜幕中,吃糖葫芦,看烟花,女子温柔绝美,男子英俊绝色,两人脸上都洋溢着璀璨的笑容,站在一起,说不出的和谐,般配。

    如玉的手掌瞬间握了起来,锐利的眼瞳深处,两簇火焰腾的燃烧起来:夜千泷!

    沈璃雪仰头看着烟花,突然察觉到暗处有凌厉的视线望来,雪眸微眯,猛然回头望去,大堆人群簇拥在一起,欢腾着看向天空,她看不出哪个是在暗中窥视她的人!

    身旁,夜千泷兴高采烈的看着烟花,对暗中的窥视全然不知。

    沈璃雪眼皮跳了跳,心中升起一股很不详的预感,夜千泷是西凉太子,暗中有人在追杀他,就算住在圣王府,也不是绝对安全,这里是青焰京城,遍布着皇室,贵族的眼线,他的存在,怕是隐瞒不下去了……

    眼角闪过一道白色衣袂,沈璃雪抬头望去,东方珩一袭白衣,站在绽放的烟花下,飞扬的衣袂,凌厉的气势,映着身后的黑色天幕,说不出的神秘。

    “东方珩!”沈璃雪快步走向东方珩,夜千泷的身份,估计已经暴露了,她要和他好好商量商量,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沈璃雪叫着东方珩的名字离开,夜千泷目光暗了暗,慢腾腾的跟了过去。

    “东方珩,刚才……”

    “找到夜千泷,怎么不发讯号?”东方珩淡淡说着,打断了沈璃雪的话,目光落在她和夜千泷同样吃了一半的糖葫芦上,锐利的眸底怒火渐浓。

    沈璃雪一怔:“我发过讯号了,难道你没看懂?”组织不同,信号不同,她出宫时,忘记和东方珩统一讯号了,再者,她是现代人,发的讯号,古代人未必看得懂。

    “也许是!”东方珩冷冷说着,目光锐利,面无表情,她和他,连讯号都不能统一,和夜千泷却是心有灵犀,他派出那么多暗卫,都没找到夜千泷,她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人了……夜千泷,真是不简单!

    沈璃雪皱起眉头,东方珩究竟怎么了?现在的他,比在皇宫时还奇怪。

    “这是圣王府的特制讯号,收好了!”东方珩拿出一只圆筒,塞进沈璃雪手中:“以后再有事情,用这个联系!”

    圆筒细细的,短短的,表面是普通的土黄色,有五六厘米的样子,很方便携带。

    “天色已晚,你们应该也没用晚膳,一起吧!”看也没看目光黯淡的夜千泷黯淡一眼,东方珩径直握了沈璃雪的手腕,拉着她走向醉仙楼。

    “璃雪!”夜千泷站着没动,闪动着清澈的大眼睛,低声呼唤。

    沈璃雪研究着那只信号筒,却也听出了夜千泷声音中的委屈与不满,后退几步,拉了他的胳膊:“你也忙了大半天,肯定饿了,一起用膳!”

    “嗯!”夜千泷乖乖的答应一声,纯净的目光看着沈盈雪,任由她拉着他向前走。

    东方珩隔着沈璃雪,瞪了夜千泷一眼,目光落在沈璃雪拉夜千泷的手上,眸中隐有冷气萦绕:沈璃雪从不主动握过他的手,却抓着夜千泷的手腕……

    东方珩,沈璃雪,夜千泷三人踏进醉仙楼的瞬间,喧嚣的醉仙楼瞬间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三人身上,惊讶的半天没合拢嘴,安郡王,沈小姐,另外一名俊美男子是谁?他怎么和沈小姐那么亲密?

    沈璃雪挑挑眉,千泷的到来,再也瞒不住了,这样也好,千泷站到了众人面前,幕后之人会有报顾及,想要暗杀,会相对麻烦许多。

    “掌柜,可还有雅间?”东方珩淡淡询问着,修长的身形不着痕迹的站到沈璃雪和夜千泷中间,隔开了两人。

    “有有有,请随小的来!”惊讶的掌柜瞬间回过神,颤巍巍的走出柜台,亲自引领东方珩,沈璃雪,夜千泷三人去雅间。

    “和安郡王,沈小姐一起的男子是谁?长的真好看!”安郡王,沈璃雪三人走进雅间后,大厅中的食客们议论纷纷。

    “是啊,容颜堪称绝色!”客人们夸赞着,目光惊艳。

    绝色是用来形容女子的,但放在夜千泷身上,却一点儿也不为过,他相貌绝色,却不女气,清澈的眼瞳,纯净的笑容,更为他增添了几分绝美,让人一见难忘。

    “以前在京城从未见过他,应该是其他地方的人,刚来京城不久……”

    天字一号是醉仙楼最尊贵的雅间,布置的就像小型起居室,以一道屏风隔开,屏风前是用膳的圆桌,窗前的小桌上,放着笔墨纸砚,古琴和围棋,屏风后放有舒适的大床,喝多了酒,可在床上休息。

    东方珩,沈璃雪,夜千泷三人走进雅间后,关上了房门,将所有议论全部关在了门外。

    东方珩在最主座坐下,沈璃雪坐在他右边,夜千泷刚想紧挨着沈璃雪坐,东方珩一颗棋子打过去,制止了他坐下的动作,望望自己旁边的位置,冷声道:“座位是按宾主来排,你应该坐在这里!”

    “璃雪!”夜千泷紧抓着沈璃雪的衣袖,磨磨蹭蹭,不愿坐到东方珩左边。

    “这里只有咱们三人,不必讲究这么多规距,就让千泷坐在这里吧!”沈璃雪拉着夜千泷在她身边坐下。

    东方珩没有说话,俊颜微微沉了下来,锐利眼瞳中隐有怒气萦绕,房间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

    “郡王,这是醉仙楼的菜式!”掌柜颤抖着双手将菜单递了过来,房间的气氛太压抑了,再留下去,他会喘不过气的,早点拿到菜单走人是最上策。

    东方珩淡淡扫了一眼菜单,冷声道:“将醉仙楼的招牌菜都端上来,再来一坛酒!”

    “是!”掌柜收了菜单,低垂了头,快速退出雅间。

    东方珩,沈璃雪,夜千泷都没有说话,气氛静的更加压抑。

    “璃雪,这是什么地方?”夜千泷紧扯着沈璃雪的衣袖,好奇的打量屋内布置。

    “醉仙楼,青焰最大的酒楼,饭菜也是最合口的!”沈璃雪笑着解释。

    “那这里都有哪些可口饭菜……”

    “酸甜苦辣咸各种味道都有吗?”

    “夜千泷,你闭嘴!”夜千泷的问题很无聊,东方珩听不下去了,出声怒斥。

    “千泷第一次来醉仙楼,当然是什么都不知道,好奇询问也没什么不对,你不要和他计较!”沈璃雪望向东方珩,替夜千泷向他解释。

    东方珩没再说话,看夜千泷的目光又冷了几分。

    夜千泷继续缠着沈璃雪问东问西,清澈的目光不时的看向东方珩,纯净的笑容像是无声的炫耀与挑衅。

    东方珩冷冷望着夜千泷,眼瞳深处,怒火燃烧。

    醉仙楼是青焰第一酒楼,膳食很丰盛,菜色也很齐全,每一种菜都做的色香味俱全,让人垂涎欲滴。

    阵阵香气萦绕鼻端,夜千泷拿着筷子夹了块红烧肉,味道香浓,口齿留香,忍不住连连赞叹:“真好吃,璃雪,你也多吃些!”

    说着,夜千泷夹了一片红烧肉放进沈璃雪碗中。

    “璃雪是女孩子,要多吃蔬菜,红烧肉少吃!”东方珩拨掉沈璃雪碗中的红烧肉,换上一块油菜。

    夜千泷目光黯了黯,也夹了一块油菜给沈璃雪:“蔬菜好,就多吃些!”

    “蔬菜虽好,也要搭配其他食物一起,单纯的只吃一样,对身体不好!”东方珩再次拨掉夜千泷夹来的油菜,换上他的醉鸡肉。

    沈璃雪碗中的菜来了走,走了来,不是被吃掉了,而是都被东方珩拨掉了,沈璃雪摇头叹气,东方珩怎么像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和夜千泷置气,夜千泷性格纯如孩童,他可是享誉青焰的战神,两人再这么争持下去,这顿饭就吃不成了……

    “璃雪,我想喝粥。”夜千泷夹到沈璃雪碗里的菜都被东方珩挑了出来,他干脆也不夹了,直接放下了筷子。

    “你想喝什么粥?”沈璃雪轻声询问着,醉仙楼,粥是应有尽有。

    “就是那天,你端给我的白米粥!”夜千泷眼睛晶晶亮亮,仿佛口中已经弥漫了粥的香气,回味无穷。

    沈璃雪一怔:那天的白米粥不过是随手熬的,味道算不得多好,夜千泷怎么就惦记上了?

    东方珩看着沈璃雪,眸中隐有风暴凝聚,一字一顿:“那粥可是你亲自做的?”沈璃雪布粥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本以为是件很平常的事情,但从夜千泷语气中,他听出,那些粥另有玄机。

    “也是,也不是。”沈璃雪挑挑眉,东方珩的脾气,真是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我配的食材,火是丫鬟烧的!”

    东方珩的面色稍稍缓和了些,看夜千泷的目光,依旧冷冽如寒风。

    “郡王,有人给您送来一封信!”店小二轻敲几下,推门走了进来。

    “念!”东方珩轻靠着椅背,冷声命令着,目光锐利。

    店小二一怔,郡王居然让他念信?他没听错吧?小二常年在醉仙楼做事,知道名门贵族们都有秘密,他们的书信,是不让别人看的,可东方珩丝毫都不避讳,不愧是青焰战神,光明磊落。

    小二不知道,东方珩有暗卫,重要情报都会由暗卫来传达,由普通人送来的普通信,没什么秘密,东方珩不担心别人知道。

    安郡王的命令,小二不敢违抗,快速打开信件,飘出一张纸张,上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小二皱皱眉,禀报道:“郡王,里面是张白纸!”

    白纸!东方珩锐利的目光凝了凝,没有说话。

    “送白纸是什么意思?”夜千泷不解的询问着,清澈的眸中满是疑惑。

    沈璃雪清冷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送信送白纸,究竟意欲何为,还是说,那张白纸另有玄机?

    沈璃雪看向店小二,正想让他把白纸拿过来看看,却见店小二面色一变:“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脸,脖子,手凡是露在外面的肌肤,全都呈现吓人的紫黑色。

    “信上有毒!”

    东方珩目光一凝,正欲起身查看:“嗖嗖嗖!”一阵乱箭自窗口射了进来,从他和沈璃雪中间飞过,为躲避乱箭,东方珩、沈璃雪各自后退,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大。

    羽箭射到地面,腾起阵阵白烟,东方珩锐利的眸中闪烁冰冷寒光:“是毒烟,快闭气!”

    话刚落,羽箭如雨点般密集的射了过来,房间的地面,桌椅上扎满了箭。

    东方珩被逼到门口,羽箭凌乱的射来,他只要转身,就可避开羽箭,偏偏他没有离开的意思,打落羽箭,想去沈璃雪身边,但箭势太凌厉,阻拦着他前行不了半步,阵阵白烟腾起,迷蒙了视线,他甚至都看不清沈璃雪的具体位置了。

    黑色羽箭一边牵制东方珩,一边像长了眼睛一般,追着夜千泷,沈璃雪射,他们闪到哪里,箭就紧跟着射到哪里,眼看着整个房间扎满羽箭,两人被逼进最角落,没有了可退之处。

    “东方珩,你快走!”

    沈璃雪高声提醒着,她和东方珩之间隔着细密的羽箭,不可能一起离开。

    眼角飘过片片胭脂色,沈璃雪扯下一片帐幔,对着密密麻麻的黑点横扫而去,飞射而来的羽箭被打落,夜千泷看准机会,腾空飞起,撞开另一扇窗子,拉着沈璃雪跳了下去。

    屋内白烟很浓,东方珩看不清具体情形,大致看到沈璃雪和夜千泷离开了雅间,他也不再耽搁,转身出了雅门。

    不止他的天字一号房,整个醉仙楼都是乱箭飞射,宾客们哭着,喊着,跑着乱成一团,东方珩自二楼跃下,修长的身形立于混乱的人群中,清华冷酷,宛若惊天战神,锐利的眸中寒光闪烁,声音冰冷的如同腊月寒冰:“来人,找出刺客,杀无赦!”

    沈璃雪和夜千泷跳窗后,刚刚落到地上,数以百计的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手持长剑,目光肃杀,浓烈的杀气,瞬间在四周漫延开来。

    没有喊杀声,没有沉重的脚步声,他们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持着长剑杀了过来,夜千泷几掌打过去,重伤十多人,但更多的黑衣人冲了过来,将夜千泷和沈璃雪隔开。

    沈璃雪伸手夺过一名黑衣人的长剑,将他踢向一边,旋转着剑柄刺向另一名黑衣人,黑衣人武功不错,招招快速,凌厉,狠毒,沈璃雪一人应对十几人,有有些吃力,清冷的雪眸微微眯了起来,难道这些黑衣人是针对自己而来的……

    很快,沈璃雪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除了刺杀她的十多名黑衣人外,其他黑衣人全都在围攻夜千泷,几十个人一起动手,场面甚是宏大,夜千泷被他们围在最中间,密不透风,沈璃雪透过空隙,隐隐能看到一些凌乱的情景,却看不真切。

    “夜千泷!”沈璃雪一剑刺穿了一名黑衣人的心脉,瞬间鲜血飞溅,血珠迸发间,她高喊着夜千泷的名字,想确认他是不是还安全。

    “璃雪,我没事,你快走!”隔着重重人群,传来夜千泷清澈又有些急促的回答声。

    听夜千泷的声音,没什么大碍!但围攻他的黑衣人这么多,他一个人,肯定应付不来!沈璃雪暗暗松了口气,快速挥剑将围攻她的黑衣人逼退几步,正欲前去帮忙,左右两边突然垂下两排钢钉床,快速对着沈璃雪夹了过来,如果被夹到,不死也重伤,钢钉床下落的速度很快,沈璃雪根本来不及逃离……

    呼啸的劲风声近在咫尺,沈璃雪快速将手中箭横了过来,清冷的眸中透着丝丝坚定。

    “当当当!”剑虽强硬,却挡不住钢钉床的连翻狠撞,伴随着清脆的声响,剑身寸寸断裂,尖锐的钢钉从左右两边,径直扎向沈璃雪,隔着衣服,她甚至都能感觉到钢钉散发的阵阵寒意。

    她已经彻底明白,这场刺杀,针对的是她和夜千泷两个人!

    沈璃雪冷冷一笑,双足轻点,快速跃起,避开了要害,五脏六腑被刺穿,她必死无疑,但腿脚被扎穿,她不会有性命之攸,她不怕死,却不想无辜枉死,更不会让害她之人逍遥法外,逃离这里后,她会快速休养好身体,找出幕后真凶,为自己报仇。

    尖锐的钢钉近在咫尺,沈璃雪咬牙闭了眼睛,腰间猛然一紧,她被人带上高空,下方传来:“砰!”的一声闷想,是两只钢钉床重重撞在一起的声音。

    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鼻端,强有力的心跳声响彻耳边,沈璃雪睁开眼睛,熟悉的英俊容颜近在咫尺,黑曜石般的眼瞳中,清晰的映出她的身影。

    “东方珩!”他来的真及时,又救了她一命。

    东方珩嘴角微微扬起,勾勒出一抹温暖的笑,眼瞳深处,也闪烁着点点柔情,声音如承诺,又如发誓一般,坚定异常:“有我在,没人能伤你!”

    沈璃雪震惊的看着东方珩,他刚才笑了,她没有看错?

    见沈璃雪不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他,东方珩勾唇一笑,性感的薄唇轻轻印到了沈璃雪樱红的嘴唇上。

    唇上传来水润的触感,男子特有的阳刚气息充斥唇间,沈璃雪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忘记了应该如何反应!

    漆黑的天空突然燃起了朵朵漂亮的烟花,照亮了大半个天空,映着半空中紧紧相拥的年轻男女,美如一幅无法言喻的绝色画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7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79 郡王,千泷互吃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79并对腹黑郡王妃079 郡王,千泷互吃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