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千泷愤怒,钢钉扎残渣女腿

    柔软的唇瓣轻含在口中,就像清甜的樱桃,水水润润的极是香甜,怡人的芬芳气息透过微启的唇渗入口中,东方珩一阵心神荡漾,强劲有力的臂膀紧拥着沈璃雪香软的娇躯,正欲细细品尝她香甜的唇瓣,一道焦急的呼唤,不合时宜的传了过来:“璃雪!”

    震惊,迷蒙中的沈璃雪蓦然惊醒,眼前浮现东方珩俊美的容颜,唇上传来阵阵松香与温润触感,沈璃雪美丽的小脸突的浮上一层胭脂色,快速伸手去推东方珩。

    东方珩猝不及防,被推的后退一步,松开了手臂。

    沈璃雪和东方珩原是浮在半空中,她推开了东方珩,纤细的身形瞬间失去支撑,直直坠向地面,地面与半空相距好几米,如果她摔到地上,不死也会重伤……

    “璃雪!”伴随着清脆的惊呼声,一道修长的黑色身影快速飞掠过来,想要接住下落的沈璃雪。

    急切的呼唤响彻耳边,夜晚的冷风吹到脸上,坚硬的地面近在咫尺,沈璃雪刹那间回神,正欲想办法稳住身形,腰间突然一紧,纤细的身形被人紧紧拥进怀中,小脸贴到了温暖的胸膛上,熟悉的淡淡松香萦绕鼻端,沈璃雪轻轻抬头,望进了东方珩那双幽深似潭却充满了关切的眼眸中。

    他又救了她一次!沈璃雪一向淡然的心,莫名的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东方珩一袭白衣,轻拥着沈璃雪缓缓下落,扑面而来的轻风吹起他如墨的发丝,英俊的脸庞,尊贵的气质,风华绝代,完美如仙,一向镇定的沈璃雪,一颗芳心莫名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璃雪,你没事吧?”夜千泷关切的询问声从旁响起。

    沈璃雪瞬间回神,发现她和东方珩已经落到了地面上,他强劲有力的双臂仍然紧拥着她的小腰,丝毫都没有放开的意思。

    沈璃雪蹙了蹙眉,用力推开东方珩,看向被东方珩隔在外面,神色黯淡的夜千泷:“千泷,你没事吧?”她被钢钉床袭击前,数以百计的黑衣人正在围攻他。

    “他当然没事,有事的是本王的暗卫!”东方珩转身看向夜千泷,目光冷如寒冰:他救沈璃雪时,十名暗卫也加入战团去救夜千泷,但他却没想到,在半空中,他和沈璃雪……那么美好的情景,居然被脱困的夜千泷给搅和了……

    激烈的打斗声传来,沈璃雪循声望去,暗卫们摆成扇形,相互警戒着,对黑衣人们大杀大砍,十名暗卫应对百名黑衣人,游刃有余,丝毫不落下风,手中长剑迅疾如风,寒光所过之处,必有一名黑衣人重伤或倒下。

    “这些黑衣人是什么人?”沈璃雪挑挑眉,清冷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这些刺客,招式凌厉,箭法精湛,和小巷中暗算南宫啸,万花楼前偷袭夜千泷的可是同一伙人?

    “具体身份暂时查不到,只能大致知道,他们都是死士!”东方珩望着战圈中越来越少的黑衣人,墨色的眼瞳,幽深似潭。

    京城重兵防守,完全戒严,这些刺客还敢毫无顾及的跑出来做恶,真是胆大包天,不过,他们手法诡异,箭法精湛,最擅长偷袭,让人防不胜防,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居然在暗中培养了这么一批死士?

    “璃雪,你有没有受伤?”夜千泷急急询问着,清澈的眸中满是关切。

    “我没事!”沈璃雪轻轻一笑,看向黑衣刺客:“千泷,他们用的武功招式,你熟悉吗?”青焰,西凉风土人情不同,武功招式也不同,凭借刺客们的招式,可大致判断他们是哪国人。

    “他们的招式有些怪异,我是第一次见!”夜千泷摇摇头,看黑衣刺客们的目光,满是疑惑。

    沈璃雪挑眉,看来这些刺客不是西凉人,那就应该是青焰人了!

    “璃雪,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想到刚才的惊险,沈璃雪命悬一线,夜千泷心中愧疚,低低的说着,伸手去拉沈璃雪的衣袖。

    一道白影快速闪过,东方珩飘身挡在沈璃雪面前,冷冷望着夜千泷:“你离璃雪远些,她就不会出事!”

    夜千泷身体一僵,低垂着头,满目愧疚:“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我。”更没想到会连累了沈璃雪。

    “不关千泷的事,这些刺客也想杀我!”沈璃雪解释着,看向那两张钢针床,钢钉床撞到一起,合二为一,上面的钉子彼此交错,密密麻麻布满整张床板,如果东方珩没有救下沈璃雪,她的腿肯定已被重重钢钉扎透,不死也会重伤残废。

    望着紧紧结合在一起的钢钉床,东方珩黑曜石般的眼瞳微微凝了起来,刺客们的目标,除了夜千泷,还有璃雪……

    一串血珠洒向半空,最后一名黑衣人倒地死亡,暗卫们快速聚集到东方珩面前:“禀郡王,所有刺客,杀无赦!”

    身后,尸体成堆,血流成河,浓烈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无边漫延,东方珩面不改色,轻轻摆摆手,暗卫们会意,瞬间消失在透明的空气中。

    “得得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沈璃雪侧目一望,太子东方泓带着大批侍卫拐进了这里。

    沈璃雪挑挑眉,东方泓来的真是时候,刺客死光了,他也来到了,就像上次在小巷中那样。

    到得近前,东方泓翻身下马,望着满地死尸和血腥,皱了皱眉头,不解的看向东方珩:“安郡王,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暗杀他,被本王的人解决了!”东方珩冷声回答着,面无表情。

    东方泓顺着东方珩的指向,看到了夜千泷,目光瞬间一沉,绝色的容颜让天地为之失色,清澈的眼瞳不染纤尘,尊贵的气质让人不敢直视,这般出色的人,绝不是平民百姓:“安郡王,他是京城哪家的公子,本宫怎么从未见过?”

    “他是西凉太子,夜千泷!”东方珩勾唇一笑,揭晓答案。

    “什么?西凉太子?”东方泓的眉头瞬间紧皱,仔细打量夜千泷,身穿黑衣,气质尊贵,可他的眼瞳,太过清澈了:“他真的是西凉太子?”

    “如假包换!”东方珩看了夜千泷一眼,冷冷回答。

    东方泓目光一凝:“那在相国寺暗杀咱们的黑衣死士……”

    “不是他派的!”东方珩摇摇头,看向夜千泷:“他身边的暗卫全部失踪,只剩下他这个孤家寡人,不可能指派死士袭击相国寺,前面死掉的这些黑衣死士,是来追杀他的!”

    “难道西凉内乱,有人要杀太子夺权?”东方泓满目正色,刻意压低了声音,只有他和东方珩能听到。

    “不清楚!”东方珩摇摇头,目光冷冽,派死士追杀西凉太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未来那尊九五之尊的宝座,东方泓会这么想,也没错。

    “你觉得应该如何安置夜千泷?”东方泓低低的说着,像试探,又像在征询东方珩的意见。

    “他是西凉太子,身份尊贵,不可轻易下定论,送他去见皇上,让皇上亲自定夺!”东方珩面容淡漠,声音微冷,就像是个局外人在谈论事情,让人猜不出他心中真正所想。

    “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东方泓看着东方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微微一笑,转身吩咐侍卫:“你们几个,送西凉太子进宫见皇上!”

    “是!”六名侍卫恭声答应着,快步走向夜千泷。

    夜千泷紧紧抓住了沈璃雪的衣袖,紧皱着眉头,清澈的眸中闪过丝丝苦恼:“璃雪,我不想和他们走!”

    东方珩锐利,冷冽的目光再次射向夜千泷,他倒是很会见缝插针,寻到机会,就靠近璃雪!

    “他们只是带你去见皇上,不会伤害你的!”沈璃雪无视东方珩的锐利目光,轻声劝解夜千泷。

    一方神秘的势力,一直隐藏在暗中伺机而动,行踪诡异,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青焰国权利,势力最大的就是皇帝,如果皇帝插手此事,那方势力定会有所收敛,不敢再明目张胆暗害他。

    “那你陪我一起去!”夜千泷可怜兮兮的说着,紧抓着沈璃雪的袖子不放。

    “好!”沈璃雪微笑着点点头,千泷性子单纯,不懂人情事故,又是在别国的地盘上,她本就没打算让他独自一人进宫,何况,她也想亲自听听,皇帝上如何定判的。

    “谢谢你,璃雪!”夜千泷笑容纯真,净若莲花。

    东方珩锐利的目光如寒刃一般,猛的射向夜千泷,凌厉的寒芒瞬间将人冰封!

    “东方珩,这里交给太子殿下,咱们一起进宫!”沈璃雪微笑着邀请东方珩,他是皇室郡王,与夜千泷早就相识,算是半个朋友,有他在,皇帝应该不会太过为难夜千泷,况且,这些黑衣刺客的事情,东方珩最清楚,由他向皇帝解释,比夜千泷说要清楚明白的多,可信度也更高。

    “好!”东方珩点点头,阴沉的面色渐渐缓和下来,看夜千泷的目光,依旧冰冷。

    夜千泷眼神微黯,低着头,紧抓着沈璃雪的衣袖,一言不发。

    “安郡王,你们是从哪里被行刺的?”这里地势偏僻,前面又是个死路,到了晚间,一般不会有人来,东方珩也绝不可能自己走到这里。

    “醉仙楼!”东方珩淡淡回答着,眼瞳深处,隐有冷光闪烁。

    “这群死士,胆子可真不小!”东方泓看看头顶上方的醉仙楼,嘴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眼角一道身影闪过,沈璃雪眸光一寒,手中银针猛的射了过去:“什么人?”

    “哎哟,是我,是我,别动手!”庄可欣高举着双手,轻抬着一只脚从拐角处跳了出来,美丽的小脸上满是惊慌,她身后还跟着两名同样战战兢兢的丫头。

    重伤在身的名门千金,不具任何威胁性,警戒的侍卫们放松下来,收起长剑,三三两两的去搬运尸体。

    “庄可欣,你怎么会在这里?”沈璃雪也慢腾腾的收起银针,看着庄可欣,似笑非笑。

    “我在附近用膳,看到这边有许多人,一时好奇,就过来看看!”庄可欣讪讪的说着,眸中飞快的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快的让人来不及看清,脚步踉跄几下,快速放下双臂,扶住了身旁的丫鬟们。

    “庄小姐有伤在身,应该多在府里休养,四处乱逛,对伤势不好!”沈璃雪笑的意味深长,她出事,庄可欣就出现在附近,这可真是‘太巧了’!

    “璃雪姐姐说的极是,妹妹受教了。”庄可欣微微笑着,对沈璃雪福福身,目光晶晶亮亮:“妹妹最近运气很背,出门不是遇到断胳膊的傻子,就是遇到不知轻重的蠢货,惹的事端一次比一次大,害妹妹我也跟着受惊吓!”

    沈璃雪不急不恼,礼貌微笑:“别人出门,都是遇到这样那样的人,庄小姐出门,不是遇傻子,就是遇蠢货,运气还真是不太好……”

    庄可欣的得意的笑容瞬间僵硬下来,常言道:物以类聚,人出门遇到人,傻瓜出门遇傻瓜,蠢货出门遇蠢货,沈璃雪在变相嘲讽自己是傻瓜、蠢货。

    女孩子们暗斗,东方泓不方便插话,轻咳几声,继续和东方珩谈论黑衣刺客。

    沈璃雪占上风,东方珩也没有插手的意思,冷声说着他知道的刺客们的情况。

    夜千泷拉着沈璃雪的衣袖,低垂着头,静静站着,一言不发。

    侍卫们各司其职,搬运尸体,没注意到沈璃雪和庄可欣之间的暗斗。

    稍顷,庄可欣缓解过来,嘴角轻轻扬起,扯出一丝笑意:“出来用晚膳,也会被人暗杀,真真是流年不利,若换作是我,肯定闷在府里不出来,不像某个蠢货,明知有危险,还不知天高地厚的四处乱逛,惹了大麻烦,也让别人跟着倒霉……”

    “对所有人而言,家人是最重要的,如果惹了麻烦,就要自己在外面解决掉,而不是不负责任的把麻烦带回家里,让家人陪你一起担惊受怕……”沈璃雪淡淡说着,嘴角轻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庄可欣是故意来找她麻烦的,真是不自量力。

    庄可欣的小脸红一阵白一阵,瞬间变了十多种颜色,沈璃雪在嘲讽自己没有责任心,将自己的麻烦,带给家人!

    庄可欣努力平复着胸中翻腾的怒气,早就想好的万千指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最终化为一句不甘的叹息:“璃雪姐姐说的极是,妹妹受教了,告辞!”

    庄可欣低低的说着,面色阴沉,扶着丫鬟们的手,慢慢转身离去,眸中闪烁着愤怒与不甘,沈璃雪着实厉害,自己也太大意了,才会被她嘲讽的这么惨……

    看着庄可欣远去的窈窕身形,沈璃雪挑挑眉,这么轻易就走了,她还以为庄可欣会再继续一段时间呢,还是说,她心里有鬼,落了下风,不敢久留?

    “嗖!”平静的四周突然劲风呼啸,沈璃雪快速抬头望去,被侍卫们拉起来的一张钢钉床,对着下方的人群狠狠砸了过来。

    侍卫们腿脚灵活,快速闪避开,钢钉床越过重重侍卫们,径直砸向尚未走远的庄可欣。

    庄可欣腿伤在身,行动不便,发现危险,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眸光一寒,庄可欣抓住身旁的两名丫鬟,用力推向钢钉床。

    “哧哧!”最下端的钢钉狠狠扎进丫鬟们的小脸内,将她们的头颅前后穿透,鲜血溅了庄可欣一脸。

    温热的血腥星星点点,洒满一脸,庄可欣瞬间怔愣,手上的力气也松了松,钢钉床带着强势的惯性,狠狠砸了过来。

    庄可欣惊恐着,一蹦一蹦的连连后跳,凄惨的呼救声响彻大半条街:“救命,救命啊!”

    东方泓一怔,就欲飞身前去救人,庄可欣脚下突然一绊,重重摔倒在地,那钢钉床也恰在此时没了惯性,掉落在地,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庄可欣腿上。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

    “庄小姐!”庄可欣被钢钉床狠砸,肯定重伤,东方泓不能再坐视不理,快步走了过去。

    庄可欣仰面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满目惊恐,悲伤,钢钉床将她两条腿完全砸中,尖锐的钢钉更是将她的腿前后贯穿,露在外面钉尖鲜血淋漓,殷红的血顺着闪亮的钢钉不断下落,钢钉床的最下端,还挂着两个脸部血肉模糊的丫鬟,情景甚是悲惨。

    双腿被刺穿,庄可欣痛的不断抽搐,美眸中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溢出,顺着脸颊不停滑落,苦苦哀求着:“太子殿下,救救我,救救我啊……”

    “别急,别急,你不会有事的!”东方泓劝慰着庄可欣,看看那深深钉进她腿中的钢钉,和挂在钢钉床下端的两具尸体,皱着眉摇摇头,命令道:“来人,把钢钉床抬起来!”

    钢钉扎的太深,想要顺利拔出,必须几人联手,均匀使力,才能让她受最少的苦,若是一人动手,使力不均匀,不平衡,庄可欣会伤的更重。

    “殿下,钢钉已经将她的腿刺穿了,不知有没有伤到动脉,暂时不宜抬开钢钉床,否则,钢钉一除,庄小姐血液喷射,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她!”沈璃雪清冷的眸中,是少有的凝重。

    “沈璃雪,你少假猩猩的!”庄可欣狠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若非因为她,自己也不会被砸中,受这么重的伤。

    “不信就算了,血液流干而死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沈璃雪淡淡说着,看也没看庄可欣一眼。

    “你……”庄可欣瞪着沈璃雪,强势的反驳,她也只是说说而已,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冒险!

    “那要怎么办?”东方泓是太子,负责这里的所有事情,庄可欣重伤,他已有责任,如果她再因伤势处理不当,流血过多死亡了,他就是犯了大错,那张钢钉床,他不能冒险搬开。

    “先找名大夫来,在大夫的指示下救人!”沈璃雪微笑着给出建议。

    “来人,去请大夫!”沈璃雪的建议有备无患,非常可行,东方泓点点头,冷声下了命令。

    一名侍卫领命而去,庄可欣狠狠瞪向沈璃雪,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沈璃雪,弄钢钉床砸我的人就是你,你休想假扮好人欲盖弥彰……”

    “庄小姐,钢钉床在北面挂着,我一直站在南边,距离它没有十米,也有八米,何况,它四周还围着侍卫们,我怎么做手脚?”沈璃雪冷冷看着庄可欣,厉声质问。

    “你一向诡计多端,有很多种方法暗动手脚,我不如你聪明,当然猜不出你是如何做的手脚……”庄可欣阴阳怪气的说着,眸中满是愤怒。

    “如此说来,庄小姐是没有证据,只是在信口雌黄!”沈璃雪的声音猛的冷冽起来,听的庄可欣全身一震。

    “我……我只是说出我的怀疑而已……”庄可欣不服气的争辩着,底气明显不足。

    “怀疑也要有证据,没有证据的胡乱猜测,叫诬陷。”沈璃雪陡然抬高了音调,看庄可欣的目光寒如寒冰:“庄小姐是尚书之女,对青焰的各种刑罚应该比我清楚,不知诬陷相府千金,是何罪名?”

    “这……”庄可欣被沈璃雪驳的哑口无言,小脸通红,却依然不服输的辩解道:“沈璃雪,做坏事害人的明明是你……”

    “庄小姐,沈小姐一直站在远处,根本没有动手脚的时间,你就不要再胡乱猜测了!”东方泓不悦的皱起眉头,不能怪沈璃雪生气,是庄可欣太刁蛮任性,换作任何人,都受不了她胡乱的栽赃陷害!

    众侍卫们看庄可欣的目光也有些嘲讽与不屑:钢钉床砸来时,庄可欣为了自己活命,毫不犹豫的拉自己的丫鬟去挡,她的人品如何,侍卫们心里都已经有了底。

    况且,刚才他们一直在拉钢钉床,沈璃雪不可能做任何手脚,钢钉床掉落,是绳子滑了,庄可欣被砸,是她自己运气不好,怨不得别人。

    钢钉床扎没扎到她动脉,谁也不知道,沈璃雪提醒是为她着想,她倒好,不但不感激,还冤枉人家是害她的凶手,真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太子殿下,本王带沈璃雪,夜千泷进宫面圣!”东方珩淡淡说着,目光锐利,不是禀报,只是礼貌的通知一声。

    “好,本宫派侍卫护送你们进宫!”黑衣刺客全部死亡,东方泓也没什么可顾及的,让夜千泷进宫见皇帝是头等大事。

    东方珩,沈璃雪转身离开的瞬间,侍卫带着一名大夫急急忙忙走了过来:“殿下,大夫来了!”

    “去给庄小姐治伤……”东方泓看了看四十岁左右的大夫,轻声命令着。

    沈璃雪走的不快不慢,身后的动静源源不断的传入耳中:“大夫,庄小姐伤势如何?”是东方泓在询问。

    “所幸没有伤到动脉,可让侍卫们把钢钉床搬开……”大夫轻声回答着。

    “我早知道我没伤到动脉,沈璃雪出这个破主意,是存心想要害我……”庄可欣的怒吼声响起,沈璃雪感觉到身后还有两道愤怒的视线射了过来。

    庄可欣是个聪明人,但她毕竟只有十四岁,还是个孩子,心性不够成熟,旁观别人事情时,她能看的透彻,自己遇到事情后,就冷静不下来,尤其是,受了这么重的伤,她恨死害她的人了,又怎么能冷静的了。

    “庄小姐,侍卫们要抬钢钉床了,麻烦你安静些!”东方泓不悦的皱起眉头。

    沈璃雪又不是大夫,看不出刺没刺中动脉很正常,人家建议请大夫,是为庄可欣好,庄可欣呢,不明真相时,不敢言语,明白真相后,就怒斥人家,真真是刁蛮任性,死不讲理……

    沈璃雪缓缓走着,嘴角轻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她早看出那些钢钉没刺中动脉,让东方泓请大夫,只是想多拖点时间而已,那些钢钉密密麻麻,将庄可欣的骨头刺穿,在腿里停留的时间越长,庄可欣就会越痛苦,伤口也会更难愈合,再严重些,她会终身残废……

    这是庄可欣自找的,怪不得自己。

    沈璃雪,东方珩,夜千泷三人上了马车,在侍卫们的护送下,快速驶向皇宫。

    夜千泷坐在沈璃雪左边,紧紧抓着她的袖子,目光清澈如泉,绝色的脸上洋溢着纯净的笑。

    东方珩坐在沈璃雪右侧,冷冷看了他一眼:“夜千泷,那张钢钉床,是你打落的!”

    绑钢钉床的绳子很结实,若无强势的外力,绝不会断开,刚才的场地上,除了东方珩,东方泓外,就只有夜千泷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打断绳子。

    “嗯!”夜千泷想也没想,直接点头承认了。

    沈璃雪看向夜千泷:“你讨厌庄可欣?”夜千泷极少出手教训别人,除非别人先惹他,或者那人很讨厌,让他忍无可忍。

    “她嘲笑你,还骗过我!”夜千泷小声嘀咕着。

    “她下半辈子,估计要在轮椅上度过了!”沈璃雪嘴角微挑,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庄可欣失败了,不知下一个找自己麻烦的人又会是谁?

    马车突然一个颠簸,沈璃雪和夜千泷都踉跄了一下,坐稳后猛然发现,夜千泷被挤出半米远,东方珩坐到了两人之间,一手端着杯子饮茶,一手紧拥着沈璃雪的小腰。

    “你干什么?”沈璃雪压低声惊问着,伸手去掰东方珩箍在她腰间的手臂:“快放开!”

    沈璃雪的小腰柔柔软软,不盈一握,东方珩不但没放手,还箍的更紧:“这条路有些颠簸,本王扶着你,你就不会踉跄摔倒……”

    “这里是城内大道,通向皇宫,怎么会颠簸!”沈璃雪气呼呼的狠瞪着东方珩,刚才的颠簸,明明是他故意弄出来的。

    “璃雪!”夜千泷站起身,想要坐到沈璃雪右侧。

    东方珩半抱着沈璃雪瞬间到了最角落,沈璃雪左侧是东方珩,右侧是木制的墙,夜千泷坐不到沈璃雪右侧了。

    “东方珩,你不许欺负璃雪!”夜千泷狠狠瞪着东方珩。

    “她是本王的未婚妻,本王怎么会欺负她!”为了证明他说的话,东方珩将沈璃雪更紧的往怀里拥了拥。

    看到夜千泷眼中,是赤果果的炫耀与挑衅,清澈的眸中浮上几分黯然。

    “东方珩!”沈璃雪用巧力打向东方珩的手腕,终于让他松了手,美眸中怒火燃烧。

    “我们本就是未婚夫妻,我有说错什么吗?”东方珩喝下一口清茶,一滴茶水盈在唇上,说不出的刚毅与魅惑。

    “话是没错,可是……”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沈璃雪没坐稳,身体猛然前倾,狠狠撞进了东方珩怀里。

    东方珩挑挑眉:“你不喜欢本王主动,喜欢自己主动!”

    “东方珩!”沈璃雪快速后退一步,与东方珩拉开距离,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明明是他点她便宜,怎么从他口中说出来,是她主动投怀送抱了。

    “郡王,沈小姐,皇宫到了!”车外,传来侍卫弱弱的禀报声。

    沈璃雪强压着怒气,狠狠瞪了东方珩一眼,快速掀开车帘,跳下马车,漆黑的夜里,阵阵冷风吹过,东方珩俊美的容颜近在咫尺,白色的衣袂随风飘飞,沈璃雪眼前突然浮现出两人在半空那一幕。

    那是她两世的初吻,都被东方珩抢走了!她的唇上似乎还萦绕着他特有的淡淡松香……那应该只是个意外……

    手腕一紧,沈璃雪猛然回神,东方珩拉着她大步向前走去:“时候不早了,咱们赶快进宫!”东方珩身为青焰战神,凡事分得清轻重,黑衣刺客们行踪诡异,不能大意,也不容耽搁。

    皇宫御书房,皇帝坐在书桌后,威严的目光在张张奏折上流连,东方珩,沈璃雪,夜千泷三人依次站在房间中央,皇帝不说话,他们三人也不出声,整个书房只听到皇帝翻动奏折,以及提笔写字的轻微声响,气氛有些诡异。

    沈璃雪扬扬眉:身为君者,多猜疑,皇帝是在消磨他们的涙气,无妨,长夜漫长,她有的是耐心等!

    东方珩,沈璃雪能耐住性子,皇帝不动,他们也不动,夜千泷心性单纯,耐心就相对差了点儿,悄悄观望书房片刻,将东方珩所说的,‘在皇帝面前,一定要规距’的劝戒忘到了九宵云外,潜意识的伸手去拉沈璃雪的衣袖。

    一股强势的劲风袭来,将沈璃雪衣袖吹开,夜千泷扑了个空,不死心的想要伸手再拉,皇帝猛然放下了手中奏折,凌厉的目光越过东方珩,看向沈璃雪,最后落在夜千泷身上。

    “你就是西凉太子?”皇帝犀利的目光如两柄利刃,所有事情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是!”夜千泷点点头。

    “你来青焰做什么?”皇帝冷声询问。

    “历练!”夜千泷淡淡回答。

    皇帝:“带了多少人?”

    夜千泷:“几十名暗卫。”

    皇帝:“你的暗卫们呢?”

    夜千泷:“失踪了!”

    皇帝:“怎么失踪的?”

    夜千泷:“无缘无故的就失踪了……”

    皇帝和夜千泷,一个问,一个答,说了半个多时辰,他来京城的原因,目的,经历,皇帝知道的一清二楚,眸光凝了凝,冷声下了命令:“来人,护送千泷太子去驿馆休息!”

    “是!”几名御林军领命,推开房门,对夜千泷做了个请的姿势。

    “夜太子,请!”御林军们心性冷漠,再礼貌的话,从他们口中说出来,也没了那层恭敬,只剩下机械的邀请。

    “璃雪!”夜千泷看着沈璃雪,清澈的眸中瞒是不愿。

    “你听皇上的话,去驿馆居住,我明天就去看你!”沈璃雪微笑着劝解。

    “真的?”夜千泷眼睛猛然一亮。

    “最近几天,我可有骗过你?”沈璃雪故做不悦的皱起了眉。

    “那你早点来,我等你一起用早膳!”夜千泷清澈的眸中萦绕着纯净的笑。

    “好!”

    得到沈璃雪的保证,夜千泷安安心心的随侍卫们离开了御书房。

    “来人,通知西凉皇帝,让他派人接他儿子回西凉!”皇帝冷声下了命令。

    沈璃雪挑挑眉,黑衣刺客频频刺杀夜千泷,送走了他,相当于送走了一个大麻烦,皇帝确实聪明。

    犀利的目光看向东方珩和沈璃雪:“你们和夜千泷很熟?”他说你们,是将东方珩和沈璃雪连到了一起。

    “我们是好朋友!”沈璃雪一字一顿,目光凝重。

    东方珩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沈璃雪说法。

    好朋友!皇帝勾唇一笑,戏谑的目光看向沈璃雪:“好到什么程度?”

    “可以生死与共!”沈璃雪,东方珩,夜千泷三人刚刚经历过惊险的刺杀,说生死与共,一点儿也不为过。

    皇帝挑挑眉,看沈璃雪的目光高深莫测:“你可知朕为何要送他回西凉?”

    “青焰,西凉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在青焰刺杀西凉太子,极有可能是想挑起两国的战争,漠北一直对青焰虎视眈眈,如果这时候青焰再与西凉开战,腹背受敌,情况不容乐观!”沈璃雪轻声分析着。

    “分析的很有道理,不过,我青焰不怕西凉,但是,绝不能被别人拿来当枪使!”最后一句,皇帝加重了语气,目光寒冷如冰,他不怕得罪任何国家,任何人,但他的子民可以战死沙场,为国捐躯,绝不能被人无耻小人利用,无辜枉死!

    这也是他让夜千泷住进驿馆的真正原因,敢在青焰京城偷养死士算计他,那人真是胆大包天!

    沈璃雪胸前的水晶燕轻轻晃动,折射出点点光芒,皇帝凌厉的目光猛然一凝,到了嘴边的话,转了个弯,变了内容:“夜深了,你们退下吧!”

    皇帝轻揉着额头,淡淡的声音中透着些许疲惫,仿佛不愿再多谈。

    沈璃雪皱皱眉,皇帝明明还有许多话想问,为何突然间又不说了?

    心中疑惑,沈璃雪并未多说,和东方珩一起退出了御书房,缓缓向宫外走去。

    夜色已深,皇宫里静悄悄的,放眼望去,四下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再三确认附近无人,沈璃雪方才小声询问:“东方珩,驿馆能保护得了夜千泷吗?”

    “放心,驿馆是皇室的地方,重兵把守,就算那些黑衣刺客想要刺杀,也会有所顾及,不敢轻举妄动!”东方珩目光锐利,语气凝重。

    沈璃雪赞同的点点头,东方皇室是青焰的主宰,在他们的住处闹事,的确是愚蠢,夜千泷住在圣王府时,黑衣刺客也不敢前去刺杀,这次他们出来用膳,被黑衣人找到机会,才会险些着了他们的道。

    沈璃雪凝深目光,夜千泷第一次来青焰,没什么仇家,那些黑衣刺客定是受人指使唤,才会时时前来暗杀,那名幕后主谋,只是单纯的想要挑起青焰,西凉两国战争吗?

    “不知西凉皇帝会派谁来接夜千泷?”沈璃雪喃喃自语间,小腰突然被人紧紧拥住,身体猛然一震,下意识的抬头望去,东方珩俊逸非凡的容颜近在咫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8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80 千泷愤怒,钢钉扎残渣女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80并对腹黑郡王妃080 千泷愤怒,钢钉扎残渣女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