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郡王入住璃雪闺房

    “东方珩,你干什么?”沈璃柔软的身躯微微后仰,想和东方珩拉开距离,但他手臂箍的太紧,她挣脱不开,白嫩的小手用力抵在他胸膛上,阻止他靠近自己。

    “咱们是未婚夫妻,你觉得本王想干什么?”东方珩看着沈璃雪,锐利的眼眸有些迷蒙,淡漠的语气,透着说不出的暧昧。

    沈璃雪扬扬嘴角,瞪向东方珩:“夜千泷不在,你就不要再闹脾气了!”

    东方珩紧紧皱起眉头,她居然以为,他亲近她,只是为了气夜千泷,看来,他有必要做些事情,让她知道他的真正意图。

    箍紧沈璃雪的小腰,东方珩性感的薄唇轻轻凑向沈璃雪香甜,诱人的樱红唇瓣。

    “东方珩!”俊美的容颜近在咫尺,若有似无的松香将沈璃雪重重包围,东方珩墨色的眼瞳染上一层莫名的色彩,却能清析映出她的身影,沈璃雪有瞬间的怔忡,停止了挣扎。

    沈璃雪特有的清新香气萦绕鼻端,芬芳的气息扑面而来,眼看着就要吻到他想念中的神圣之地了,一阵几不可闻的脚步声突然传来,东方珩俯身的动作猛然一顿,迷蒙的眼瞳瞬间清明,眸底闪着锐利的光芒:“有人来了!”

    “安郡王,沈小姐!”东方珩轻扶沈璃雪站好的瞬间,一道修长的宝蓝色身影慢慢走进两人视线,梨窝浅笑,温润如玉。

    “湛王爷!”沈璃雪挑挑眉,皇子封王后,赐王府,无特诏,都是在王府休息,这么晚了,东方湛怎么还在皇宫里?

    “战王给南疆皇帝密信一封,请他派人前来,帮忙调查蛊虫之事,本王从旁协助,刚刚处理完事情!”东方湛轻声解释,微笑的目光状似无意的停留在沈璃雪胸前的水晶燕上。

    沈璃雪蹙了蹙眉:“南疆皇帝会派人来青焰吗?”南疆养蛊,世人皆知,蛊虫之事,询问南疆皇帝固然没错,但战王是青焰的战神,和南疆没什么关系,他贵为一国之君,会理会战王的那封书信?

    东方湛轻轻一笑:“十六年前,战王以三万精兵大败南疆十万大军,更在各个大小战役中以少赢多,出奇制胜,南疆王对战王佩服的五体投地,将其引为知已,战王的信他会看,战王的要求,他也会答应……”

    沈璃雪皱皱眉,南疆人喜蛊,他们的控蛊之术高深莫测,行军打仗时,也一定用到了敌国将士身上,诡异的手法让人防不胜防。

    战王不懂蛊,想要打赢蛊术精湛的南疆人,肯定消耗了不少精神与毅力,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与努力,那些战役,就算赢,他也赢的凶险异常。

    战王克制了蛊毒,将南疆打的落花流水,节节败退,能力卓著,毅力坚强,让南疆王为之忌惮,即刻休战,划地为界,两国和平共处,其能力,整个青焰无人能及。这就是蛊虫一出,皇帝请战王出山的真正原因。

    “夜深了,本王和璃雪先走一步,湛王请自便!”一阵清风吹过,东方湛身上若有似无的龙涎香轻轻飘散,神情淡漠的东方珩目光一凝,蓦然开口,拉着沈璃雪的手腕,快步向宫外走去。

    朦胧的烛光中,东方珩和沈璃雪渐渐走远,东方湛站着没动,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嘴角的淡笑慢慢消失,温润的眸中闪过一抹冷光。

    “东方珩,你怎么了?”沈璃雪被东方珩拉着一路急奔,出了皇宫,他也没有减慢速度,沈璃雪心中很是不解,刚才还好好的,为何一见到东方湛,他的神色就变了。

    “不要靠近东方湛!”东方珩猛然停下脚步,看沈璃雪的目光,透着少有的凝重。

    “为什么?”沈璃雪疑惑的看着东方珩,眼前浮现他们每次见面的情形,东方珩和东方湛,东方泓等人站的位置看似随意,实则都在与东方湛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他……不简单……”东方珩锐利的眸底闪烁着点点冷芒。

    沈璃雪挑挑眉,皇室之人,怎么可能有简单角色,东方湛的不简单,她早在第一次见他时就知道了:“不知南疆的人什么时候来到京城?”

    东方珩不想谈东方湛,沈璃雪也没再多问,说起了南疆蛊虫,蛊虫出现在青焰京城,依东方湛之言,南疆皇帝一定会派人前来帮忙,青焰又要热闹了。

    东方珩剑眉微挑:“南疆,西凉距离青焰差不多路程,派出使者的时间也很相近,这两国使者,应该会在一个月后抵达青焰京城!”

    “这么说,两国使者会在同一时间来到青焰!”沈璃雪清冷的眸底闪过一丝戏谑:西凉使者与南疆使者同桌为客,场面肯定热闹。

    “可以这么说!”东方珩点点头,黑曜石般的眼瞳幽深似潭,两国使者同时到达青焰,事情有些不太对……

    “东方珩,你负责的边关,是青焰对漠北?”沈璃雪挑眉看向东方珩,清冷的眸中除了戏谑,还有几分敬重。

    “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东方珩不解的看着沈璃雪,她对征战之事,也感兴趣?

    “漠北与南疆同属强国,漠北人虽不像南疆人那样精通蛊术,但他们骁勇善战,武功高绝,诡计多端,你与他们交战的艰辛,不亚于战王对南疆。”沈璃雪清冷的眸中,闪烁着少有的凝重,青焰战神是对强者,能者的尊称,能得到这一称号的,都是才华高超,武功高绝的优秀者,东方珩的能力,绝不亚于战王爷。

    “我和皇叔,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东方珩轻轻说着,抬头仰望天空,战王是他的长辈,也是他最尊重的人……

    沈璃雪瞪东方珩一眼,撇撇嘴:这里又没有外人,谦虚什么?

    青焰周围共有三大强国,分别是漠北,西凉,南疆,西凉与青焰极少开战,和平共处的时候居多,战王平息南疆之患,遇到南疆之事,皇帝会请战王出马,东方珩率兵平定漠北挑衅,如果遇到和漠北有关的事情,皇帝肯定会交给他来解决。

    “咳咳咳!”东方珩轻咳几声,面色和嘴唇不自然的苍白起来。

    沈璃雪一怔:“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太累了!”东方珩淡淡说着,语气中透着些许虚弱。

    “东方珩,前面就是相府了,你就送到这里吧!”夜空中繁星点点,四周漆黑一片,马上就到丑时了(凌晨一点到三点),看东方珩的模样,身体不舒服,沈璃雪不想再过多耽搁他的休息时间,便停下脚步,委婉的请他回府。

    相府距离他们所站的街道,有四五十米左右的距离,转过两个小弯就到,东方珩不担心沈璃雪会出事,就没再强求:“你小心!”

    “你也小心,回府早点休息!”沈璃雪叮嘱着东方珩,快步向前走去。

    东方珩稳稳立于街道中央,目送沈璃雪消失在前面的拐角处,平静的目光瞬间变的幽深似潭,眸底寒光流动,冷声道:“在这里埋伏了大半夜,你们真是好耐性!”

    空荡荡的四周瞬间涌出几十名黑衣人,将东方珩团团围住,一名黑衣首领走上前来,笑着望向东方珩:“安郡王,我等在此,恭候多时了!”

    “就凭你们,也想杀本王!”东方珩声音冷酷,神情微傲,根本没将这些黑衣人放在眼里。

    黑衣首领轻轻一笑:“若在平时,我们当然杀不了安郡王,不过,看郡王的样子,很快就会病发,到时……”他的话没说完,东方珩却明白了他的意思:东方珩病发,极度虚弱,在没人保护的情况下,黑衣人杀他,轻而易举。

    东方珩锐利的目光如同利刃,猛的射向黑衣首领,一字一顿:“你怎么知道本王今晚会病发?”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黑衣首领轻轻笑着,高深莫测,眸中隐隐带了几分戏谑:“郡王的十大暗卫已全部调走,想召他们前来救主,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

    估计他们来到时,东方珩已是一具尸体!

    “本王从不依靠别人来救!”东方珩冷冷看着黑衣首领,墨色的眼瞳幽深似潭,眸底闪烁的利芒,让人望而生畏:“那你可曾听说,本王病发时,五十米内,不留任何活口!”

    淡淡的语气听到黑衣人耳中,瞬间一阵毛骨悚然,稳稳心神,故做镇定道:“东方珩,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我们都是杀手,不怕死!”

    病发之人,极度虚弱,就算靠近他五十米内,他又能如何?

    黑衣首领望望黑漆漆的一空,目光突然一变,厉声道:“杀了安郡王,赏银一万两!”

    “是!”黑衣人们低低的答应一声,沉闷的语气,透着极度的压抑,就像沉闷了许久的野兽,极需找个东西发泄一下自己的嗜血兽性。

    黑衣人如潮水般涌了过来,数不清的锋利长剑密集如雨点,狠狠刺向东方珩。

    “不自量力!”东方珩面容冰冷,满目不屑,看也没看黑衣人一眼,强势掌力对着他们打了出去,顿时,五六名黑衣人倒飞出去,吐血死亡。

    黑衣人被惊的动作一顿,随即又恢复了刚才的凶残,手握长剑狠狠刺向东方珩。

    东方珩又是几掌挥出,打死十多名黑衣人,他强势的内力不但没能震退敌人,还让其他黑衣人更加疯狂,眸中闪着凶狠的嗜血光芒,手中长剑直直向他刺了过来。

    望着前仆后继,如潮水般涌来的黑衣人,东方珩目光锐利,嘴角轻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深厚的内力凝于手掌,正欲挥出,喉咙突然涌上一股腥甜,混厚的内力瞬间流失大半,深邃的眸底闪烁着点点疲惫,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病发了!

    “东方珩病发了,极度虚弱,趁此机会,杀了他!”黑衣首领最先发现了东方珩的异常,眼睛闪闪发光,眸中闪着疯狂的神色,堂堂青焰战神,被人围困成一只困兽,拼尽全力垂死挣扎,哈哈,没人来救,东方珩只有死路一条!

    吼!一颗石激起千层浪,黑衣首领的话,成功让黑衣人们嚎叫着冲了上来,东方珩是谁,皇室安郡王,武功高绝,青焰战神之名,享誉整个青焰,放眼世间,没有什么比杀了他更让他们觉得兴奋的。

    数以百计的黑衣人近在咫尺,东方珩面无惧色,目光锐利,悄悄擦去嘴角溢出的鲜血,如玉的手指一扬,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现于手中,薄薄的剑刃轻轻颤动着,在漆黑的夜里散发着幽幽的冷芒。

    “青羽软剑!”黑衣首领瞬间变了脸色,看东方珩的目光,说不出的震惊,青羽软剑居然在他手里。

    东方珩冷冷看着黑衣首领,深邃的眸底暗藏着凌厉的杀气:“你认识青羽软剑,见识到是很广,可惜……”

    东方珩白色的身影,瞬间消失在黑衣首领的视线中,黑衣首领大惊,暗道不好,正欲转身寻找东方珩,眼角突然飘过一道白色衣袂,黑衣首领瞬间怔忡,伴随着若有似无的松香,一道寒芒如闪电般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来不及看清。

    黑衣首领只觉脖颈一痛,鲜血自眼前飞溅,慢慢低头望去,血顺着脖子流下,浸湿了胸前的大片衣衫,浓浓的血腥味无边漫延,东方珩冷酷,魔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想杀本王,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有关没有那么大本事!”

    呵,青焰战神,果然名不虚传!黑衣首领用尽全力扬起一抹难看的笑,身体一歪,倒在地上断了气,血从脖颈流出,浸湿了地面。

    黑衣首领一死,黑衣人们猛然一怔,停顿的瞬间,东方珩凌厉的剑招已到,没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招的,黑衣人只觉得眼前一道白影飘过,随即就是一道剑光闪烁,然后,他们的同伴就倒在了地上,眼睛圆睁,死不瞑目,更确切的说,到死,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这不是一场打斗,而是单纯的屠杀,东方珩凭借一已之力,铲除数以百计的黑衣人,不能怪他心狠手辣,狠毒无情,这些黑衣人就是来取他性命的,如果他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他,况且,他已经病发,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必须速战速决!

    沈璃雪拐过弯后,放慢了脚步,缓缓走向相府,她刚才快步前行,是因为东方珩在一旁看着,她不消失,东方珩是不会离开的,如今她转进了小巷子,东方珩看不到她,肯定已经回府了,她也就不必再快步走。

    看东方珩刚才的样子,身体不太舒服,他武功很高,京城内又有官兵戒备,他绝对能平安回府……

    突然,一阵若有似无的打斗声随风传来,沈璃雪一怔,猛然停下脚步,侧耳倾听,打斗声很轻微,若不细听,根本察觉不到。

    沈璃雪前世有过种种历练,对这种事情十分敏感,雪眸微微眯了起来,深更半夜打斗,肯定是在暗杀,声音传来的方向是……她刚才回来的地方!

    东方珩!沈璃雪猛然一惊,来不及思索其他,快速向回跑去。

    一阵清风吹过,带来淡淡的血腥味,沈璃雪一颗心瞬间高悬了起来,清冷的眸中,闪过一道暗芒:东方珩,千万不要出事!

    转过弯,沈璃雪看向大街,尸体遍地,血流成河,浓烈的血腥味无边漫延,东方珩手持长剑,立于黑衣死尸中,白色的衣袂纤尘不染,随风飘飞,英俊的容颜,冷酷的气势,宛若惊天战神。

    “东方珩!”沈璃雪惊呼一声,快步跑了过去,清亮的眸中染了一层焦急,那么多黑衣刺客,他有没有受伤?

    东方珩仿佛没有听到沈璃雪的呼唤,手握软剑,静静站立着,一动不动,面色苍白,眼眸微闭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奇怪,东方珩怎么不说话?沈璃雪不解的推了推东方珩的胳膊:“你怎么了?”

    身体一歪,东方珩修长的身形径直向地上倒去。

    “东方珩!”沈璃雪一怔,急忙伸手抓住了东方珩的胳膊,轻扶着他慢慢落到地上:他不是不理她,而是昏迷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东方珩爱干净,沈璃雪没将他放到地上,而是自己坐了下来,让东方珩轻靠在她怀里,拿出银针,扎进他身上的几处大穴。

    片刻后,东方珩轻咳几声,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眼睛,面色,嘴唇都苍白的毫无血色,锐利的眸中,泛着丝丝疲惫。

    “你醒了!”沈璃雪松了口气,眸中闪过一丝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喜悦。

    东方珩极度虚弱,没有说话,眨眨眼睛算是回答,身下传来女子身上特有的馨香,东方珩看向沈璃雪,这才发现,他躺在她怀里,锐利的眸中闪过一丝亮光!

    沈璃雪收起银针,小心翼翼的扶着东方珩坐了起来:“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东方珩凝聚了力气,正欲说话,面色突然一变:“有刺客!”

    死尸圈外,出现几十名黑衣人,手持长剑,目光肃杀,冷冷凝望着沈璃雪和东方珩。

    “安郡王,你现在可还有力气与我们一战?”又是一名黑衣首领走出,露在黑色面巾外的眼睛,戏谑的看着东方珩。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们倒是聪明!”东方珩站起身,冷冷凝望黑衣人,先派一队刺客消耗他的内力,放松他的警惕,在他杀掉那群刺客,消耗掉所有内力与毅力,无力反抗时,再派人来解决他的性命,布局虽不精妙,却很实用。

    “呵呵!”黑衣人看着东方珩,笑而不语!

    “趁人之危,就算杀了人,也不是你们的真本事,你们就不觉得丢脸?”沈璃雪上前一步,望黑衣人的眸中满是嘲讽。

    她能感觉到现在的东方珩极度虚弱,恐怕连一名黑衣人都应付不了,她独自一人逃离是没什么问题,但带着东方珩,她冲出包围的可能性基本没有,唯今之计,拖延时间,让附近警戒的官差们发现异常赶过来。

    东方珩也真是的,杀黑衣人时打斗声那么轻微,都没惊动到附近的官差。

    “沈小姐不必用激将法,对我们没用!”黑衣首领看着沈璃雪,一字一顿:“杀手只要结果,不问过程,更不论手段!”

    “杀了东方珩!”黑衣首领冷冷下了命令,黑衣人再次蜂拥而来,沈璃雪眸光一寒,连翻手腕,枚枚银针对着黑衣人射了过去,几名黑衣人应声倒地,更多的黑衣人冲了过来。

    沈璃雪雪眸微眯,正欲拿过东方珩手中的软剑挥洒,十名暗卫从天而降,将东方珩和沈璃雪护在中间,手中长剑快速刺向蜂拥而来的黑衣人。

    他们来的真及时,沈璃雪暗暗松了口气。

    “咳咳咳!”东方珩重重咳嗽几声,血顺着指缝渗了出来,在他如玉的手指上蜿蜒流淌……

    “你病发了!”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

    “不妨事!”东方珩话刚落,又是几缕鲜血渗出。

    病的这么重了,还不妨事!沈璃雪瞪了东方珩一眼,身旁,十名暗卫应对几十名刺客,赢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东方珩病发,不能等。

    “咱们快去安全的地方,我帮你压制病情!”沈璃雪拉着东方珩起身欲走,东方珩身形一动,再次咳出一口鲜血,软软的倒向地面。

    “东方珩!”沈璃雪惊呼一声,急忙扶住了他。

    东方珩面色苍白,眼神更是有些涣散,即将陷入昏迷,沈璃雪银牙一咬,走到东方珩身前:“我背你!”

    东方珩一怔:“本王很重,你背得动吗?”

    “少废话,你已经病发,再不医治,会没命的。”沈璃雪没好气的回了东方珩一句,抓着他的胳膊,将他背了起来。

    东方珩伏在沈璃雪背上,两只脚都还在地上,就两只手臂绕过沈璃雪雪白的脖颈,垂到了她胸前,看着沈璃雪刚背上他,就有些冒虚汗的额头,东方珩嘴角轻轻扬了扬。

    东方珩病重,沈璃雪不敢耽搁,背着他在暗卫的保护下,避过刺客的袭击,快速前行。

    居然让他们跑了!看着沈璃雪和东方珩快速远去的背影,黑衣首领气的咬牙切齿,怒声道:“追!”

    暗中,几道黑色身影快速闪过,径直奔向沈璃雪和东方珩。

    东方珩比沈璃雪高,比沈璃雪重,沈璃雪虽有武功在身,背着他仍然十分吃力,紧紧皱着眉头,边跑边喘粗气,东方珩怎么这么重?

    额头冒出一层虚汗,打斗声也远离了,沈璃雪正思索着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休息,肩膀突然一重,似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上面。

    沈璃雪一怔,回头望去,东方珩闭着眼睛,眉头紧皱着,满面痛苦之色,他病情加重,彻底昏迷了。

    “东方珩,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沈璃雪急声询问着。

    东方珩没有回答,眉头紧紧皱起,大手紧揪着衣服,痛苦之色越来越浓。

    他病情又加重了!

    沈璃雪深吸一口气,没有停顿,背着东方珩,快速前行,清冷的眼瞳暗带着焦急:“东方珩,你再撑一撑,很快就能吃药了!”

    三名黑衣人出现在沈璃雪身后五、六米左右的地方,他们没有靠上来,而是相互对望一眼,尖锐的暗器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速射向沈璃雪,东方珩身上的各处大穴。

    昏迷的东方珩猛然睁开了眼睛,傲视一切的冰冷目光冷冷扫过三名刺客,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不屑,凌厉的掌风猛然对着暗器横扫过去。

    “哧哧哧!”暗器瞬间改变方向,对着原主反射了过去,深深扎进各大要穴中,速度快的让人来不及躲闪,三名黑衣人难以置信的看着东方珩,眼睛睁的大大的,相继倒地死亡:他们想不明白,东方珩明明已经病的没有一丝力气了,怎么还能用内力打回他们的暗器?

    轻微的声响夹杂着一阵杀气随风飘来,沈璃雪一惊,猛然侧目望去,四周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东方珩头枕着她的肩膀,微闭着眼睛,不知是睡着了,还是痛昏了。

    东方珩病重,急需服药医治,沈璃雪背着他去了最近的丞相府,相府是高官府邸,刺客们不敢轻易乱来,在这里治伤,也算合适。

    悄悄从后门走进相府,沈璃雪背着东方珩去了竹园。

    沈盈雪重伤,雷氏,沈明辉忙碌大半天,早已入睡,没人来找沈璃雪的麻烦,沈璃雪顺利的回了竹园。

    将东方珩放在她柔软的雕花床上,沈璃雪用力摇晃他:“东方珩,药方是什么,我去给你熬药。”

    东方珩慢慢睁开眼睛,深邃的眸中布满了血丝与疲惫,用尽全力指指自己的胸口:“这里……有药……”

    “你把药做成药丸了!”沈璃雪询问着,小手探进东方珩的衣襟内,拿出一只小袋子,快速打开,丝丝药香弥漫开来:“是这个药?”

    见东方珩点点头,沈璃雪迅速拿出一枚药丸,塞进东方珩口中,又喂他喝了几口水,让药丸可以尽快化开。

    服了药,东方珩苍白的面色好看了些,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轻闭着眼睛,响起均匀的呼吸声。

    终于没事了!沈璃雪也暗暗松了口气,帮东方珩去掉靴子和外衣,小心的扶他躺好,为他盖上被子,又打来水,轻轻为他擦去嘴角和手上的血迹!

    做完这些,天色已经很晚了,看着睡颜安静的东方珩,沈璃雪轻轻放下了帐幔,动动酸痛的身体,拖着疲惫的步子走到了屏风后。

    放了热水,洗去一身疲惫,沈璃雪抱着被子躺到了窗前的软塌上,东方珩病发后,需要休息好几个时辰才会恢复元气,现在已是丑时,他睡醒后肯定是天色大亮,她不担心他再出什么差子。

    接连打斗半大夜,又背着东方珩跑了许久,沈璃雪是真的累了,闭上眼睛,很快进入了梦乡。

    在她睡着的刹那间,屋外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声响,躺在床上熟睡的东方珩猛然睁开了眼睛,掀开被子下了床,修长的身形越过重重障碍,瞬间来到了窗外,对着虚空冷声道:“怎么样了?”

    一袭黑衣的子默凭空出现,禀报道:“禀郡王,卑职照郡王的吩咐,故意放走了一名黑衣刺客,那刺客去了郊外的一座宅子……”

    东方珩利眸微凝:“谁的宅子?”

    “是雷太尉的。”刺客走进宅子时,子默就已将那座宅子的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不过,那宅子是他十五年前买下来的,一直闲置着,根本没住过,那刺客走进宅子后,突然自尽了……”

    “自尽?”东方珩皱眉。

    “是的,卑职仔细查过,那座宅子里空无一人,到处都是蜘蛛网,很久没来过人,卑职也一直很小心,他绝对没发现有人在跟踪,但刺客走到院子中央,毫无征兆的就自尽了……”刺客自尽时,速度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子默想阻止都来不及。

    “雷太尉最近都在做什么?”东方珩凝深了眼眸。

    “雷太尉年势已高,精力大不如前,除了和大臣们商量国事外,其他的时间都是在府里休息!”子默看一眼东方珩,小心翼翼的询问:“郡王可是在怀疑雷太尉?”

    那座宅院买了十五年,一直不用,本身就让人感觉奇怪,再加上刺客清醒后,直奔雷太尉的宅院而去,他有很大的嫌疑。

    “事情不宜过早下定论,可能是他在欲盖弥彰,也可能是别人在栽赃陷害!”东方珩冷冷说着,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转身走向屋内:“盯紧了雷太尉,其他几个嫌疑人也不要放松警惕!”

    雷太尉能力很不错,说他偷养暗卫,东方珩是相信的,但在没找到证据前,他不会胡乱冤枉人。

    没错,今天晚的刺杀,早在东方珩的预料之中,更确切一点儿说,是他故意设局,引别人上钩。

    他从肃北回到京城,给某些人造成了威胁,他们便想暗杀他,他的身体,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别人都知道他今晚病发,他又何尝不知,别人知道今晚是他最弱的时候,他比别人更清楚明白这点儿。

    他们利用他的弱点来杀他,他就利用自己的弱点引别人上钩,暗杀他,愚蠢至极。

    “郡王,您不回……”东方珩头也不回的大步走进房间,子默潜意识的开口提醒,话说了一半,猛然意识到自己多嘴了。

    “有事?”东方珩停下脚步,却并未回头,语气冷如腊月冰窖,白色里衣随着微风轻轻飘动,风华绝代,让人不敢直视。

    “没……没事,卑职告退!”子默说着,快速隐没了身影。

    东方珩飘进房间,静静站在软塌前,素雅的软塌上,沈璃雪盖着天蓝色的丝被睡的正熟,刚刚沐浴过,她乌黑的墨丝铺满了大半张床,眼睛微闭着,美丽的小脸白里透红,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

    东方珩嘴角轻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慢慢伸出手,轻轻掀开了沈璃雪的被子,俯下身体,小心的将她慢慢抱起,走向大床。

    许是感觉到了不舒服,沈璃雪皱了皱眉,身体动了动,小脸歪进东方珩怀里,没了动静。

    东方珩勾唇一笑,将沈璃雪放到大床上,自己也躺了上去,拉过丝被轻盖在两人身上,环抱着沈璃雪香软的身体,下巴轻搁在她柔软的头发上,轻嗅着她身上特有的淡淡清香,慢慢闭上了眼睛。

    在肃北时,他病发喝药后一直都是睡不着的,就算用了安神香,安神药,他也睡不安稳,所以,病发后的几天,他的脾气十分暴躁,回到京城的那天,他在沈璃雪的床上,睡的十分安稳,后来再次病发时,他在她房间,也休息的很好。

    她身上特有的清香,对他来说,胜过所有安神药,在她身边休息,他十分安心。

    朦胧中,沈璃雪想要翻身,却怎么都动不了,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鼻端,沈璃雪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

    光裸的麦色胸膛映入眼帘,强有力的心跳声在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头发上,强劲有力的手臂紧箍着她的小腰,沈璃雪不用细看,也知道躺在她身边的人是谁。

    拉开东方珩箍在她腰间的胳膊,沈璃雪不慌不忙的坐起身,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窗前的软塌上,还留有她昨晚放的枕头和丝被。

    沈璃雪无奈的揉揉额头,肯定是东方珩趁她睡着,把她抱到床上来的,她居然半点儿都没有察觉到,她的警觉性怎么变的这么差了?

    “小姐,您醒了,奴婢打来了水,您要梳洗吗?”秋禾站在屋外,听到内室有声响,轻声询问着。

    身旁,东方珩闭着眼睛,呼吸均匀,没有醒来的意思,他是病人,沈璃雪不能强行叫醒,赶他离开,正欲说出去洗梳,淡漠的声音抢在她面前响起:“端进来吧!”

    沈璃雪一怔,看向东方珩,却见他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墨色的眼瞳一片清明,暗带凌厉,没有半分初醒的意思。

    沈璃雪咬牙切齿:“东方珩!”她怎么忘了,东方珩喜欢装睡!

    “昨晚睡的好吗?”东方珩坐起身,看向沈璃雪,明明是简单的询问,但从他口中说出来,怎么听怎么暧昧。

    “很好!”沈璃雪瞪着东方珩,咬牙切齿。

    “天色还早,你白天也没事,可以多睡会儿!”东方珩轻系好里衣扣子,拿过一旁的白色外衣穿上,精致的暗花大气磅礴,高贵,神秘的云海图绣于袖口,更添几分尊贵与清华。

    “我睡够了……”沈璃雪怒气冲冲的回答着,看到东方珩的外衣,猛然一怔,他昨天穿的不是这件外衣,难道昨晚有暗卫来过,给他送来了衣服……

    小姐房间,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

    秋禾震惊着,手一抖,水洒了不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小姐,水来了!”

    走进内室,秋禾只觉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压的她不敢抬头,低着头将脸盆和水放到架子上,对着大床的方向福福身:“小姐,奴婢去端早膳。”

    “再端盆水来,我们两人都要梳洗!”男子淡漠的声音带着无需置疑的命令口吻,秋禾急忙应下:“是!”

    转身离去的瞬间,秋禾看到沈璃雪坐在床上,衣衫半敞,发丝有些凌乱,气呼呼的瞪着东方珩,像极了受欺负的小妻子,东方则站在床前扣扣子,神采飞扬,就像占了便宜的大灰狼,一眼望去,两人间的气氛真叫一个暧昧。

    东方珩猛然抬头,锐利的目光望来,秋禾一惊,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快步走出了房间,轻拍着胸口暗暗松口气,安郡王的目光好吓人!

    东方珩梳洗完毕,俊美地筹,英挺出众,沈璃雪换完衣服,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狠狠瞪他一眼:“东方珩,你已经没事了,回圣王吧!”

    雷氏,沈明辉休息一晚,精神已经恢复了,肯定会来找她麻烦的,如果看到东方珩在这里,又会小提大作,说个没完,沈璃雪不怕他们,却不想和他们浪费时间,多说废话。

    “早膳已经端来,本王用过膳食再走!”东方珩挥退所有丫鬟,径直坐到了桌前。

    沈璃雪瞪着东方珩,他还真把这里当他自己家了:“你用膳时,不喜欢别人服侍?”她记得他的院子里,一个丫鬟都没有,用膳时想找人服侍都找不到。

    “在边关,本王习惯了自己用膳,不需要别人服侍!”东方珩淡淡说着,夹了几块糕点给沈璃雪:“本王记得你喜欢吃梅花糕!”

    沈璃雪挑眉:“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梅花糕?”

    “猜的!”东方珩轻声回答,嘴角微挑。

    沈璃雪瞪了东方珩一眼,不想说就算了,她也没多大兴趣想知道,夹了梅花糕正欲品尝,秋禾的禀报声在外响起:“小姐,湛王爷来了,说要见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81》,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81 郡王入住璃雪闺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81并对腹黑郡王妃081 郡王入住璃雪闺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