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勾引渣爹,好戏登场

    沈璃雪挑眉看向金姨娘,一袭深绿色的襦裙包裹着她娇小玲珑的身形,乌黑的发挽成精致的流云髻,一对青玉发簪斜插在发髻上,与垂下的青石耳环相得益彰,尖尖的小脸略显苍白,红红的嘴巴叭啦叭啦说个不停。

    沈璃雪知道金姨娘性子软弱,胆小怕事,却从不知道,她还有强悍到毫不讲理的一面,嘴角轻扬,勾勒出一抹浅浅的冷笑:“金姨娘的意思,我救采云,是姐妹情深,天经地义,如果我不救,就是心胸狭隘,无情无义的小人!”

    金姨娘一怔,指责声戛然而止,水盈盈的眸中闪过一丝尴尬,磕磕巴巴道:“大小姐误会了……妾身只是思念苦命的四小姐……没有别的意思……”

    沈盈雪曾警告过她,沈璃雪奸诈狡猾,让她小心应付,还给她讲了许多突发状况的应对之策,她也按照沈盈雪指点的,想了许多理由反驳沈璃雪,却怎么都没料到,沈璃雪并未多言,毫不避讳的直接点破了她的目的。

    “金姨娘,安郡王是带兵打仗,保卫国家的,不是处理这些无聊琐事的,顺天府判采云三月牢刑,就是青焰的律法判了采云刑罚,代表着皇上的意思,况且,这刑罚已经判下好多天,如果安郡王再向皇上求情,岂不是打皇上嘴巴,指责青焰律法不公不正……到时,不但救不了采云,还会害她背上藐视青焰律法的罪名,三月的牢刑会变成三年甚至三十年……”

    沈璃雪字字铿锵,句句有理,驳的金姨娘哑口无言,怔愣好半晌,方才反应过来,垂着头,急急的说道:“妾身不是这个意思……大小姐误会了……”

    沈璃雪勾唇冷笑,金姨娘头脑简单,又胆小怕事,绝对想不出这种方法逼迫自己救沈采云,至于出主意教唆她的人,不是雷氏,就是沈盈雪。

    “金姨娘,采云妹妹已经入狱半个月了,再有两个半月,她就会被放出来,您耐心等待即可,没必要再想方设法救她,万一弄巧成拙,害了采云妹妹,可就后悔莫及了!”

    “多谢大小姐提点,妾身不会再做蠢事,不过,妾身有一事相求,望大小姐成全!”金姨娘低低的说着,沉下的眸中闪着浓浓的不悦:二小姐说的果然没错,大小姐会找各种理由推脱营救采云,幸好自己留了后手。

    “什么事?”沈璃雪挑挑眉,自己拒绝救助沈采云,金姨娘没有大吵大闹,还能静下心思与自己谈条件,确实是有备而来。

    “采云入狱,清白的名声已毁,找不到好人家了,大小姐菩萨心肠,最是怜悯人,妾身求您带采云去圣王府,她身体低微,做不了侧妃,做姨娘,小妾也是可以的……”唯恐沈璃雪不答应,金姨娘连连降低条件,委婉的说出自己的意愿。

    “金姨娘,请问采云以什么身份随我嫁去圣王府?庶妹?陪嫁丫鬟?还是藤妾?”沈璃雪冷冷看着金姨娘,她不吵不闹,竟是在打这种主意,真是蠢笨如猪。

    “一切听大小姐的,大小姐想让采云是什么身份,她就是什么身份!”仿佛没听出沈璃雪话中的嘲讽,金姨娘将沈采云的终身大事,全权交给沈璃雪拿主意。

    沈璃雪勾唇冷笑,金姨娘为了让女儿嫁给东方珩,半分脸面都不要了:“这主意是沈盈雪出的?”

    金姨娘一怔,随即点点头:“二小姐说,她嫁给湛王时,会将采萱带去湛王府做侧妃,姐妹两人一起对付府里的其他女人。”大小姐应该效仿效仿二小姐,带采云去圣王府,姐妹两人,齐心合作,共同对付敌,有何不好?

    “金姨娘觉得,安郡王是整日跑马遛鸟的纨绔公子哥,还是踹倒爬不起来的窝囊废?凡事听从女人摆布,随便塞个女人给他,他就会接受?”望着暗自得意的金姨娘,沈璃雪满目嘲讽,像她这种头脑简单,蠢笨如猪的人,怎么会活到现在的。

    “大小姐,安郡王是皇室郡王,就算没有采云,他也不可能只娶您这一名正妃,与其让他纳其他女子为侧妃,倒不如让他纳了采云,你们姐妹两人,在圣王府彼此之间也有个照应!”金姨娘就像长辈一般,循序渐进,语重心长的开解沈璃雪。

    男人都是好色,贪多的,身边女人再多,他们也不会厌烦,采云的姿色当属上等,若是没有入狱,做个侧妃也是绰绰有余的!

    “金姨娘,你不要忘了,安郡王是皇室郡王,采云是坐过牢的,触犯过青焰律法,按照皇室规定,皇室子弟不得纳罪女为妻妾,如果采云随我嫁去圣王府,被人看出你们的意图,只怕她还没被抬成妾室,姨娘,就已经被杖毙……”沈璃雪语气轻轻,却带着致命的打击力。

    金姨娘得意的面色瞬间惨白,震惊的看着沈璃雪:“你说的可是真的?”

    “不信你可以去问爹,他是青焰丞相,对青焰的律法,比我更了解!”沈璃雪淡淡回答着,不再理会金姨娘,径直坐到桌边,端了茶杯品茶,其实,青焰律法规定的是,不准皇室子弟纳罪臣之女为妻妾,沈璃雪将意思变了变,说的恐怖了些,金姨娘分辨不出真假,不能怪她。

    “那……那要怎么办?”金姨娘被吓的六神无主,眸中蒙上一层焦急,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她就采云这么一个女儿,下半辈子都要依靠采云的,当然不想采云被杖毙,可如果采云不能嫁个好人家,她还有什么福可享?

    “金姨娘,一个女人除了夫君外,最大的依靠是什么?”金姨娘被逼到边缘,思想有些混乱,心绪也十分烦燥,沈璃雪看火侯差不多了,便借机帮她理思绪,让她跟着自己的思路走。

    “当然是儿子,女儿了!”金姨娘皱皱眉,没好气的回答着,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沈璃雪居然还问她,真是愚蠢。

    “采云妹妹坐牢,有了污点,就算救出她,她也不会太牢靠,金姨娘何不别择人来依靠。”最后一句,沈璃雪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淳淳善诱。

    金姨娘一怔,疑惑的看向沈璃雪:“我不明白大小姐的意思……”

    沈璃雪打量金姨娘一眼,嘴角轻勾起一抹浅浅的笑:“金姨娘还年轻……”

    “你是说,让我……”金姨娘猛的瞪大了眼睛,看沈璃雪的目光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

    “没错!”沈璃雪微笑着点点头,她就是让金姨娘去勾搭沈明辉,然后生个儿子出来当依靠。

    雷氏生了相府唯一的男丁,相府的一切,都是她儿子的,无人来抢,她每天都很悠闲自在,除了立立威,就是想方设法对付沈璃雪。

    沈璃雪是相府千金,暂时奈何不了雷氏,但给雷氏添堵的事情,她很乐意做,如果让金姨娘怀了沈明辉的孩子,雷氏肯定会暴跳如雷,好一番忙活。

    “妾身……已经三十岁了……”金姨娘低了头,脸颊浮上一层胭脂色,声音细若蚊绳。

    “金姨娘保养的很好,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正值青春大好年华,吃上些补品,再挑个最合适的日子,肯定能怀上儿子的……”沈璃雪只是说金姨娘能怀上孩子,至于怀上后,是不是儿子,会不会被雷氏找借口打掉,她就不得而知了。

    “真的吗?”金姨娘看沈璃雪的目光瞬间变的友好起来,说话的语气也温柔了许多,如果她生了儿子,就是相府庶出次子,最少也有三分之一的家产是她儿子的,她有儿子做依靠,底气也足,采云有亲弟弟撑腰,肯定也能嫁个相对不错的人家,一荣俱荣的大好喜事啊,真的能实现吗?

    “十几年了,我一直都未再有孕,真的可以再怀孩子?”沈璃雪的喜讯来的太突然,金姨娘有些不敢相信。

    沈璃雪挑眉:“多年未孕,可能是天地,地利不合,也可能是有人故意做了手脚,相府姨娘们都只有女儿,没有儿子,金姨娘就没怀疑过?”

    “这……”金姨娘,赵姨娘,李姨娘都怀疑过事情不对,也曾私下找人诊治过,但大夫说,她们一切正常,一直不孕的原因,她们真的不知道。

    “如果金姨娘不想生儿子,我不会强求!”见金姨娘还在犹豫不决,沈璃雪砰的一声放下茶杯,茶水四溅间,她已站起身,大步向外走去。

    “大小姐,等等,妾身是开玩笑的。”金姨娘急忙上前,挡住了沈璃雪的去路,看着沈璃雪古井般平静无波的眼眸,金姨娘微微低了头,低声询问:“大小姐,咱们这是合作吗?”

    沈璃雪摇摇头:“不是合作,只是帮忙,我给你提供养身体的药方,其他的事情,都要靠你自己,我不会插手!”能不能生下子嗣,也要看她自己的本事。

    金姨娘头脑简单,遇事也只考虑她自己,瞻前不顾后,只会拖后腿,沈璃雪不会和这种人合作。

    “如果妾身怀了孕,夫人会全力对付妾身,到时,大小姐就可高枕无忧,也可以说,妾身的身孕,为大小姐解了困,大小姐怎么着也应该给妾身些回报吧!”金姨娘不满的嘀咕着,声音适中,能让沈璃雪听到,却不会觉得尖锐刺耳。

    “你的儿子生下来,是你一辈子的依靠,这个回报还不够?”沈璃雪似笑非笑的看着金姨娘,她一直觉得别人帮她是理所应当,别人不帮她,就是罪大恶极,别人又不欠她的,凭什么一定要帮她?

    “他也是你的弟弟,如果咱们合作,他也可以成为你的依靠,你出嫁后,娘家有人,在婆家可以更有威信……”金姨娘不死心的争辨着,想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

    沈璃雪冷笑:“又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感情能深得到哪里!”和金姨娘接触不过一柱香时间,沈璃雪已将她的性子摸了个透,凡事只管自己,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她现在保证的再好,儿子生下来,她随时都会变卦,说不定哪天,为了保全他们母子,金姨娘就把沈璃雪推出去挡箭了,这种人,沈璃雪不敢相信,也不会信任。

    金姨娘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瞬间变了十多种颜色:“大小姐能让我考虑几天吗?”沈璃雪不与金姨娘合作,她就多了几成危险,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她不想让给别人,却又不敢轻易应下,

    “给你一刻钟的时间,如果想不通,就当我今天的话没说过!”金姨娘软软弱弱,磨磨蹭蹭,看的人心烦,沈璃雪也无心再和她多说,冷声下了最后通碟,

    金姨娘一惊,如果其他姨娘也怀了孕,生了儿子,那相府的产业就要平分,她儿子分到手的就少了:“你不怕我将事情告诉夫人?”平静的语气,暗带威胁,如果夫人知道了此事,沈璃雪就休想再给夫人制造麻烦,转移夫人的视线。

    “想说你就尽管去,你可以考验考验是夫人的手段厉害,还是我的药方更强……”沈璃雪冷冷一笑,金姨娘果然不能相信,这还没出屋门,她就想着威胁自己了。

    沈璃雪字字铿锵,毫不畏惧,金姨娘一时想不出更好的理由要胁她,轻轻沉下了眼睑,为了下半辈子的依靠,为了将来的相府产业,荣华富贵,自己就拼一次。

    金姨娘咬咬牙,狠狠心,看向沈璃雪,目光坚定:“一切听从大小姐吩咐!”

    “金姨娘是聪明人!”她就知道,金姨娘会是这种选择,沈璃雪微笑着递上一张药方:“照方子吃上十天,你的身体,就会调养的差不多了!”

    “多谢大小姐!”金姨娘捧着方子,喜滋滋的看了又看,笑眯眯的离开了竹园,很快就要有儿子了,真是太好了。

    金姨娘陷入生儿子的喜悦中,大牢里的沈采云,屋内的沈璃雪,都被她忘到了九宵云外。

    看着金姨娘渐渐远去的身影,沈璃雪勾唇冷笑,雷氏,沈盈雪派来对付她的人,让她一招计策策反,暗中去对付雷氏了,雷氏知道自己被算计的那一时刻,会不会暴跳如雷……

    “已经中午了!”东方珩一袭白衣,从内室走了出来,不知是不是沈璃雪的错觉,他嘴角轻轻扬起,心情似乎很不错。

    沈璃雪手扶了额头,无奈叹气,去驿馆用午膳!

    “你很讨厌你那姨娘和庶妹?”东方珩刚才坐在内室软塌上,沈璃雪和金姨娘的对话,他一字不差的听了进去,她拒绝带着其他女子一起嫁给他……

    “金姨娘一心只为她女儿考虑,从不顾及别人感受!”沈璃雪嫁人,带着沈采云是什么意思?妻妾同一天进门,亏金姨娘想得出来,至于沈盈雪说的,嫁湛王带着沈采萱,分明就是骗她的,她居然相信,愚蠢的无药可救。

    “我的夫君,不能抬平妻,不能纳姨娘,不能娶通房,要一生一世只娶我一人,只爱我一人!”沈璃雪望着屋外明媚的阳光,淡淡道出她的要求。

    “一生一世一双人!”东方珩看着沈璃雪,凝深了眼瞳。

    “没错!”沈璃雪点点头,一生一世一双人,是梦想,也是向往。

    “青焰能做到这点的人,不多!”东方珩目光深邃,别说名门贵族,就是有钱的平民百姓,都会纳妾。

    “如果没人做得到,我就做单身贵族,终身不嫁!”找夫君一定要慎重,沈璃雪信奉的是宁缺毋滥,如果没有合适的,她宁可不嫁,也不会委屈自己与别人共侍一夫。

    东方珩英俊的面容瞬间黑了下来:“你还去不去驿馆?”平静的声音中带着莫名的怒意,让人不寒而栗,丫鬟们都离的远远的,不敢上前。

    “走吧!”沈璃雪理理衣衫,发髻,走出房间,东方珩阴沉着脸色,瞪她一眼,跟了上去。

    沈璃雪不想让别人知道东方珩在竹园,就没走正门,从高墙上翻了出来,步行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沈璃雪看东方珩的脸色不太好,问道:“东方珩,你的病,现在多少天发一次?”岩表哥曾说,他病发的越频繁,离大限的日子也就越近……

    “不知道,没算过!”东方珩冷冷回答着,面色阴沉,大步前行。

    “昨晚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沈璃雪想着事情,没听出东方珩语中的不悦,再次询问,先是暗杀夜千泷,再是暗害东方珩,一种擅长箭术,一种擅长剑术,是同一伙人吗?

    “不知道,全杀了!”东方珩再次简短回话,面无表情。

    “你在生气?”沈璃雪一怔,停下脚步,看向东方珩,他身上的冷气很重,她感觉到了,让她不解的是,他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生气?

    东方珩脚步未停,目不斜视的继续前行:“没有!”

    “那是,心情不好?”身后传来沈璃雪不解的询问声,东方珩皱起眉头,怒声道:“也不是!”他的心情一直都是如此,没有好与不好。

    身后突然没了跟随的脚步声,东方珩一怔,快速转过身,大街上人来人往,却不见了沈璃雪的身影,心莫名的有些慌乱,四下观望着,急声呼唤:“沈璃雪,沈璃雪!”

    刺客不敢在白天动手,刚才沈璃雪又一直走在他身边,他没察觉到刺客或强势的气息,沈璃雪怎么会不见了?

    “我在这里!”沈璃雪浅蓝色的身影从人群中走出,东方珩高悬的心放下,微握的大手悄然松开,一样红通通的东西递到了他面前:“这个给你!”

    “糖葫芦!”东方珩一怔,瞬间满头黑线,冷下面容道:“本王不喜欢吃这个!”堂堂青焰战神安郡王,在大街上吃糖葫芦,匪夷所思。

    “味道很不错的,你真的不吃?”沈璃雪清灵的眸中闪烁点点幽光,她以前也不爱吃这些酸甜之物,吃过一次糖葫芦后,就记住了这种甜中带酸,酸中有甜的味道。

    “不吃!”东方珩拒绝的斩钉截铁,目光状似无意,瞄向沈璃雪手中的糖葫芦:“怎么有三串?”

    “一串给你,一串给我,另一串是给夜千泷的,算是赔礼道歉!”东方珩不吃糖葫芦,多出的那串就送给夜千泷,沈璃雪的道歉,也算有诚意。

    “先帮我拿着,我去买糕点!”一阵香气随风飘散,有新鲜的糕点出炉,沈璃雪将三串糖葫芦塞进东方珩手中,快步走去一边的糕点摊。

    三串糖葫芦红红通通,晶莹剔透,红色的糖裹在红色的山楂外,极是好看,周围人来人往,无人注意,东方珩目光沉了沉,飞快的低头咬了一口糖葫芦。

    “东方珩,我买完糕点了……”身后响起沈璃雪清冷的声音,东方珩快速将咬过的糖葫芦藏到身后,转身看向沈璃雪,故做镇定道:“那咱们去驿馆吧!”

    “东方珩……”沈璃雪看着东方珩,微微一怔,他性感的薄唇上,沾着一小片红色糖片,与糖葫芦上裹的红糖同等颜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红润的光泽……

    “怎么了?”东方珩不解的询问着,沈璃雪看他的目光,怎么这么奇怪。

    “没事!”沈璃雪摇摇头,嘴角轻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像是想笑,又不能笑,强行压抑。

    “本王脸上有东西吗?”见沈璃雪强忍笑意,东方珩更是不解。

    “没有,没有,时候不早了,咱们去驿馆!”沈璃雪接过东方珩手中两串糖葫芦,快步向驿馆的方向走去,再不走,她会忍不住笑出声的。

    “你少拿了一串!”东方珩望望自己手中那串,少了一角的红通通的糖葫芦,快步跟了上去,沉声提醒沈璃雪。

    “那串是送给你的!”沈璃雪头也不回的回答着,声音清灵,语气愉悦。

    东方珩看着糖葫芦,快步走着,没有说话,目光微微凝深。

    沈璃雪,东方珩穿过热闹的大街,走进一条小巷,透过巷,沈璃雪看到了驿馆的大门,暗暗叹了口气,已经到中午了,但愿千泷不要生气……

    “嗖嗖嗖!”两道凌厉的破风声呼啸而来,沈璃雪一惊,还未放下手中东西,那人影已到了近前,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正是南宫啸,他身后还跟着面色阴沉的夜千泷。

    “糖葫芦!”南宫啸眼睛一亮,快速从沈璃雪手里拿走一串糖葫芦,一口下去,大半个糖葫芦没有了,津津有味的品尝着,他还不忘称赞:“味道不错,你是从哪里买的?”

    “璃雪!”夜千泷也如法炮制,从沈璃雪手中摘走了另一串糖葫芦,飞快的咬了一口,方才委屈的询问:“你怎么才来?”

    “相府有事,耽搁了时间!”沈璃雪不好意思的笑笑,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你们两个都没吃早饭吗?”

    “本世子和夜千泷比试轻功,没来得及用早膳呢,居然已经中午了!”南宫啸漫不经心的说着,一阵若有似无的香气随风飘来,他吃糖葫芦的动作猛然一顿,循着香味望向沈璃雪,眸中又是一阵闪闪发光:“你还带了点心!”

    南宫啸伸手去抓沈璃雪手中的点心包,却被夜千泷抢先一步拿走,戒备的望着他:“点心是给我的!”

    “你比试输了,赢者拿走输者的战利品是天经地义……”南宫啸瞪着夜千泷,理直气壮的宣布着。

    “我用轻功,是在周围寻找璃雪,没和你比试……”夜千泷冷冷回答着,抓紧了点心包。

    “这么大一包点心,你自己也吃不完,应该大家一起分享……”强抢不成,南宫啸改劝解,以情动人。

    “不给!”夜千泷想也不想,一口回绝,璃雪送他的点心,他一顿吃不完两顿,两顿吃不完三顿,绝不会和别人一起分享。

    争吵声还在继续,一声高过一声,沈璃雪无奈的轻轻摇摇头,这两个人,居然为包点心争吵不休……

    “这个给你!”眼角闪过一道白色衣袂,一串糖葫芦塞进沈璃雪手中,最上面那颗,少了一角红糖。

    沈璃雪抬头望着东方珩,他走了一路,居然没吃糖葫芦,她可是故意与他拉开了一段距离,方便他吃东西的。

    沈璃雪将糖葫芦掰成两半,一半自己拿着,另一半塞进了东方珩手里。

    东方珩皱皱眉:“本王不喜欢吃糖葫芦。”

    “你拿了一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哪能一颗都不吃,他们两个一人一串,咱们就一人一半!”言毕,沈璃雪突然意识到话很暧昧,快速闭了嘴巴,低头吃糖葫芦。

    “东方珩,你居然也吃糖葫芦!”南宫啸突然转过身,看着东方珩手中的糖葫芦,笑的得意、邪魅,堂堂青焰战神,居然还吃糖葫芦……

    “南宫啸,你是云王世子,身份不比东方珩低,你能吃糖葫芦,他为何不能吃?”

    呃!南宫啸被沈璃雪问的哑口无言,心中暗暗叹气,她不是帮夜千泷,就是帮东方珩,从没帮过他……

    “嗖!”轻微的破风声响起,一道绛紫色的身影出现在沈璃雪,东方珩,南宫啸,夜千泷面前,气势逼人,目光犀利。

    “皇叔!”

    “战王爷!”

    南宫啸收起了玩事不恭的样子,和东方珩,沈璃雪一起向战王打招呼。

    战王答应一声,犀利的目光望过东方珩,沈璃雪,南宫啸,最后落在了夜千泷身上,目光微微一瞥,修长的身形瞬间来到他面前,闪电般伸手掀起他额间的碎发,这一举一动,皆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纵使夜千泷武功高绝,却也来不及阻止。

    光洁的额头正中,一道逼真的纹理显现。

    沈璃雪一惊:“火焰!”认识夜千泷这么久,他额间的碎发一直隐约盖到眉毛,她以为这是他喜欢的装束,却不知道他在隐藏额头上的火焰纹,那火焰纹极是逼真,猛然望去,就像是真正的火焰在熊熊燃烧,为他绝色的容颜增添了几分嚣张霸气。

    “听闻西凉千泷太子额头天生具有火焰纹,果然名不虚传!”战王犀利的目光越凝越深,放下碎发,慢慢走向驿馆:“本王有事,你们自便!”

    “千泷的火焰纹是生来就有的?”战王走远,沈璃雪似自言自语,又像在轻声询问。

    “是的!”夜千泷点点头:“父皇,母后都是这么告诉我的。”

    沈璃雪皱皱眉,天生火焰纹,不像胎记,有些古怪!

    “璃雪,你在相府有很多事情要忙吗?”夜千泷凑上前来,抓住了沈璃雪的衣袖。

    四周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东方珩目光一凝,望着夜千泷紧抓沈璃雪衣袖的手,没有说话。

    “是啊,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沈璃雪不解的望着夜千泷。

    “你每次说来看我,都会迟到,迟到的理由,都是相府有事处理……”夜千泷越说越小声,声音中满是委屈。

    沈璃雪不自然的轻咳几声:“下次不会了……”失信夜千泷,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搬去相府帮你好不好?”夜千泷目光闪闪,清澈的眸闪着丝丝笑意。

    有这么一瞬间,沈璃雪感觉,她掉进了夜千泷挖的陷阱里,四周的温度再次降低,沈璃雪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皇上下令,让你住驿馆,你不能乱跑!”

    “那你搬来驿馆住,这里肯定不会有人找你麻烦的!”夜千泷笑着建议,他已经为沈璃雪打算好了。

    “我是相府千金,搬来驿馆住不合适……”沈璃雪耐心的解释着。

    夜千泷一怔,不确定道:“那你和丞相脱离父女关系,就可以搬来这里住了吧。”

    沈璃雪无奈的揉揉额头:“父女关系不是想脱离,就能脱离的!”

    夜千泷低了头,没再说话,碎发中,隐约显现的火焰仿佛感受到了他的难过,纹理稍显黯淡!

    一名侍卫快步走到几人面前,恭声道:“郡王,世子,沈小姐,战王爷请千泷太子回驿馆!”

    “璃雪,你陪我一起进去吧!”夜千泷可怜兮兮的说着,拉着沈璃雪的袖子不放。

    “战王爷人很好的,你不必担心,他找你,肯定有急事,你快进进去吧,改我一定如约前来看你!”沈璃雪微笑着劝解。

    “真的!”夜千泷看着沈璃雪,有些不太相信。

    “真的!”沈璃雪重重点头,她一定提前安排好事情,绝不再失约。

    “那我进去了,你记得来看我!”夜千泷再三确定沈璃雪会再来看他,方才随侍卫走向驿馆,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

    进了大门,夜千泷消失不见,东方珩和沈璃雪转身离开,南宫啸本打算跟着的,但看到东方珩幽深似潭的锐利眼眸,他又放弃了,跟在青焰腹黑神身边,肯定没有好事情,他还是另找机会亲近佳人吧。

    走在热闹的大街上,身边人来人往,东方珩望望沉默不语的沈璃雪,率先开口:“璃雪,你有没有发现,夜千泷很特殊?”

    “他除了武功高强外,其他方面和小孩子无异!”沈璃雪微微皱眉:堂堂西凉太子,是天生就是如此,还是被人刻意培养成了这个模样?

    “昨晚的黑衣人,查到什么了吗?”沈璃雪收回思绪,看向东方珩。

    东方珩凝深目光:“残留了一名刺客,悄悄潜进了雷太尉闲置许久的宅院,其他的,就没什么线索了!”幕后主谋很狡猾,想要揪出他,需费一番力气……

    “刺客和雷太尉有关?”沈璃雪目光一凝,沈明辉是雷太尉一手扶植起来的,可见他的能力,确实很不错。

    “还没有证据!”东方珩摇摇头,能在皇帝的眼皮底下偷养这么多死士,心思诡异,能力非凡,想找他的把柄,谈何容易。

    沈璃雪嘴角微挑,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或许,咱们可以制造点事端,找找证据!”

    “你想到办法了?”东方珩看向沈璃雪,他想了许久,方法是想出了几个,但最完美的计策,还没有理清。

    沈璃雪轻轻一笑,高深莫测:“不保证有效果,但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可以试试!”

    沈璃雪回到竹园时,天色已晚,简单用过晚膳,沈璃雪想起了她送给金姨娘的药方,那里面有几味药十分贵重,若是买不到,也可换其他药来代替,但药效稍差些。

    换了外衣,沈璃雪悄悄潜进了金园,想告诉金姨娘可以替换的药材,不料,金园里空荡荡的,一眼望去,不见半个人影,沈璃雪暗自纳闷,金姨娘是姨娘,就算她休息了,也有值夜的丫鬟,怎么金园里没有一个人?

    “老爷……”暧昧的呼唤随风飘来,沈璃雪一怔,这是金姨娘的声音。

    窈窕的身形快速来到内室窗前,沈璃雪轻轻戳开一个小纸洞,悄悄向里望去,舒适的大床上,金姨娘身着薄纱,衣衫半敞,美丽的身体在薄纱后若隐若现,乌黑的墨丝轻轻垂下,半遮着高挺的酥胸,不时用发梢轻轻挑拨着身下男子的脖颈,脸颊,尖尖的小脸上带着得意,暧昧的笑!

    再看被她压在身下的人,正是沈明辉,此刻的他,脸颊绯红,衣衫凌乱,眼眸微闭,嘀嘀咕咕的说着些什么,不知是酒喝多了,还是中了媚药……

    沈璃雪扬扬嘴角,她明明告诉金姨娘,喝够十天药后再动手,怀孕的机率最大,可金姨娘居然等不及,当晚就对沈明辉下手了,是她有十足的把握能在今晚怀孕,还是她怕自己算计她,故意提前引诱沈明辉?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能说明,金姨娘还是有些小聪明的!

    “老爷!”金姨娘暧昧的低呼一声柔过一声,听的人骨头都酥了,沈明辉睁开眼睛,迷蒙的目光望着身上的人,低低的笑:“青竹!”

    沈璃雪猛然一惊,停下了迈出的脚步,清冷的目光透过小纸洞望向屋内,大床上,两人位置调换,沈明辉将金姨娘压在身下,占据着主动,快速撕扯着他和金姨娘的衣服,面色酡红,目光迷离,一个个名字,清析的自他口中飘出:“青竹,青竹……”

    “老爷,我不是青竹,我是金儿……”金姨娘一遍遍解释着,苦涩的声音中带着羡慕与忌妒,沈明辉仿佛没有听到,一遍又一遍的叫着林青竹的名字。

    帐幔徐徐落下,男子,女子的衣服散落一地,大床剧烈的晃动着,女子的娇喘和男子的低吼声传来,沈璃雪凝深了目光,沈明辉迷蒙时叫着林青竹的名字,应该是喜欢她的,可他为何对林青竹的女儿这么偏心。

    大床摇的吱嘎吱嘎响,男子和女子的喘息声也越发高亢,可见室内战况很是激烈。

    沈璃雪目光闪了闪,快速朝着一个方向奔去,片断之后,相府响起粗使嬷嬷的惊呼声:“来人哪,有贼啊,有贼……”

    “贼在哪里?”天色尚早,雷氏,李姨娘等人都还没睡,听到有人叫喊,全都走了出来,雷氏面色阴沉,天还没黑,就跑来相府偷东西,小贼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奴婢看到贼跑去那边了!”粗使嬷嬷手指着一个方向,正是金姨娘所在的院落。

    “叫上侍卫,随我去看看!”雷氏冷声命令着,目光冷冽,大步向前走去,李姨娘,赵姨娘闲来无事,又睡不着,就跟着一起去看热闹。

    沈璃雪隐藏在大树上,看雷氏带着大批人马浩浩荡荡的走进金姨娘的院落,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好戏即将开始!

    ------题外话------

    (*^__^*)嘻嘻……月初鸟,亲们有票票的,给偶砸几张过来吧,光秃秃的不好看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8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83 勾引渣爹,好戏登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83并对腹黑郡王妃083 勾引渣爹,好戏登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