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岩表哥要相亲

    “下人都去哪里了?”雷氏扶着丫鬟的手,仪态万方的走进金园,举目望去,整个院落空荡荡一片,不见半个人影,房门也紧关着,像在闭门谢客,无人前来迎接她,雷氏微微皱起眉头。

    “许是金姨娘已经睡下,将下人遣散了。”见雷氏生气,李姨娘急忙出来打圆场,保养得当的脸上带着谦卑的笑,袅袅婷婷的快步走向房间,急声提醒着:“金妹妹,夫人来了……”

    “嗯……啊……”女子暧昧的低吟声传入耳中,李姨娘猛然顿下脚步,小脸浮现一抹尴尬:“夫……夫人,金妹妹她……”

    暧昧声随风飘来,若有似无,却一阵接一阵,雷氏,赵姨娘也听到了,赵姨娘恨恨的撇撇嘴,没有说话,雷氏面色未变,微眯了眼眸,冷声命令道:“除去内室,将金园全部搜查一遍,绝不能放跑闯进相府的那名小贼!”

    沈璃雪隐于茂密的枝叶后,勾唇冷笑,沈明辉是一家之主,他宠爱哪个姨娘,雷氏不能过问,更不能前去打扰,她命侍卫搜查盗贼,是想弄出大动静,打断沈明辉和金姨娘的暧昧,既顾全了大体,不惹人闲话,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真是聪明。

    “是!”侍卫们领命,四下散开,前去搜查。

    男子的粗喘,女子的低吟声,接连不断的传来,小丫鬟们羞红着脸,低垂了头,一言不发。

    雷氏静静站在院落中央,面容端庄,目光严肃,丝毫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李姨娘思量再三,慢腾腾的走到雷氏身旁,小声建议:“夫人,老爷在……咱们是不是应该离开……”夫君在行房,她们这些妻妾站在这里听着,尴尬又不合礼数。

    雷氏猛然抬头,凌厉的目光直视李姨娘,李姨娘只觉一股寒气自眼瞳进入,瞬间到达四肢百骇,冷的全身发抖,雷氏冰冷的训斥随之响起:“盗贼还在金园,咱们怎么能离开,万一老爷和金姨娘出事怎么办?”

    “夫人教训的是,是妾身疏忽了……”李姨娘低垂着头,连连称是,再也不敢说反对的话。

    沈璃雪挑挑眉,李姨娘居然对雷氏这么畏惧……

    “夫人,西院没找到盗贼!”

    “夫人,南院没找到盗贼!”

    “夫人,东院没找到盗贼!”

    搜查的侍卫们相继回来,都报告没有找到盗贼,雷氏锐利的目光看向金姨娘,沈明辉所在的房间:“其他院子都没有,那盗贼一定在这里!来人,撞门!”

    “夫……夫人……”不止李姨娘,赵姨娘,侍卫也全都愣住了,这个房间里住着姨娘,丞相也在里面与姨娘……夫人居然让他们撞门……

    “怎么?没听到我说的话吗?”雷氏冷冷望着侍卫们:“盗贼就在房间里,如果丞相出了事,你们担待的起吗?”

    沈璃雪轻扬着嘴角,似笑非笑,屋里还在激烈交战,雷氏用这么个理由,明目张胆的让人撞门,确实强悍!

    “是!”侍卫们低低的答应一声,硬着头皮走上前,只听“砰!”的一声,紧闭的房门被踢开,雷氏扶着丫鬟的手,毫无顾及的大步走了进去,赵姨娘,李姨娘震惊片刻,也急步跟了上去。

    沈璃雪悄悄落地,混在人群中向前走,不过,她没有进屋,而是在门外停了下来,静静聆听着屋内的动静。

    “啊!”众人闯进房间,金姨娘最先看到,娇媚的低吟瞬间转为尖锐的惊呼,穿透云层,响彻云霄,快速扯过一旁的被子盖住自己和沈明辉,金姨娘震惊的望着帘子外的美貌少妇:“夫……夫人……”

    她不是应该在雅园沐浴梳洗,等着老爷吗?怎么会来了金园?自己引诱老爷的计策,未向任何人提起过!

    沈明辉运动够了,倒在床上休息,神智慢慢清醒,看着帘外的雷氏,侍卫等人,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燃烧起来:“谁让你们进来的?”堂堂青焰丞相,宠爱姨娘被人围观,是奇耻大辱,这些侍卫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连他的房间也敢闯!

    “老爷,刚才相府进了盗贼,暗藏在了金园,妾身怕相爷和金妹妹出事,方才带人前来搜查!”

    透过半透明的帘子,雷氏看到内室的小桌上摆着精致的小酒,小菜,地上凌乱的放着男子,女子的衣衫,半透明的衣衫薄如蝉翼,浓浓的奢糜气息扑面而来,雷氏能想像到,金姨娘是如何穿着清透的衣衫,扭动着杨柳细腰,端着清香的美酒,千娇百媚的引诱沈明辉。

    目光一寒,雷氏紧紧皱起眉头,盈雪重伤了五脏六腑,沈明辉不想办法请大夫为她调理身体,还有闲情逸致和金姨娘打情骂俏……

    “找到盗贼了吗?”沈明辉冷冷看着雷氏,他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与她脱不了关系。

    “没有!”雷氏漫不经心的敷衍着,看着大床上楚楚可怜的金姨娘,目光微凝,夫君宠爱小妾被正妻看到,毫无形象的大吵大闹,丢夫君的脸,也会让自己冠上泼妇之名,别人会同情夫君,指责自己心胸狭窄,不够大度。

    男人都是爱面子的,谁害他丢面子,他就会讨厌谁,所以,雷氏很聪明的没有吵闹,一直以平静的语气,平静的目光看沈明辉和金姨娘,并率领众人一起看,沈明辉丢了面子,想发怒也找不到合适理由。

    “没找到就赶快去找,都杵在这里干什么?”沈明辉怒喝着,狠瞪着雷氏以及门口的侍卫们:“滚,都滚出去!”抓贼是假,看他笑话是真,她们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侍卫们灰溜溜的退了出去,雷氏没走,而是在外室的小桌旁坐下,端着茶杯抿茶,赵姨娘,李姨娘战战兢兢的站在她身后,不时抬头,悄悄观察她的脸色。

    “老爷!”金姨娘抱着被子,睁着小鹿般清纯的眼睛看着沈明辉,清澈的眸中闪着盈盈泪水,夫人已经知道自己引诱老爷了,断不会让自己留下这个孩子的,怎么办?

    “别怕,人都走了!”沈明辉漫不经心的安慰着,掀开被子下了床。

    光洁的地面上,一件香妃粉的外衣散在地上,沈明辉拿衣服的动作猛然一顿,脑海中浮现不久前,他在书房看着文件烦恼时,金姨娘穿着这身衣服来找他,衣服衬出的那种气质,像极了那名惊才绝滟的美丽女子,那是他记忆最深处的人,也是他最不愿触碰的禁忌……

    “老爷。”金姨娘柔软的身体像无骨蛇般紧紧贴了上来,紧拥着沈明辉,极尽温柔,美丽的小脸上布着**过后的红晕,心中想着,只要老爷够宠爱自己,雷氏肯定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行了!”喝醉后发生的事情,沈明辉有些大致的印象,她只是有一点点儿像她,却不是她,心烦气躁着,粗鲁的将金姨娘推到一边:“本相还有事,你别烦了……”

    快速穿好衣服,沈明辉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内室,独留金姨娘一人,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怔愣着回不过神,刚才还温柔多情的相爷,事后看都没看她一眼,就这么毫不留恋的,丢下她走了。

    外室,雷氏坐在桌边悠闲饮茶,李姨娘,赵姨娘分站在她身后两侧,猛然看去,三人像是审判问案的官员与师爷,沈明辉皱皱眉头,眸底深处闪烁着浓浓的怒气与冷冽,冷冷看了雷氏一眼,脚步不停的昂头走出房间。

    屋外,沈璃雪站在窗边,目送沈明辉大步走远,嘴角微挑,他明知道雷氏是来找金姨娘麻烦的,却不闻不问,不管不顾,真是个狠心又绝情的男人。

    金姨娘穿好衣服,连头都没来得及梳,就那么披散着头发,战战兢兢的走到雷氏面前,径直跪下:“妾身不知夫人前来,有失远迎,还望夫人责罚!”

    金姨娘身材娇小,小脸也尖尖的,看起来,比雷氏,李姨娘年龄显小,又刚刚承过雨露,小脸白里透红,面色极是好看,淡色的衣衫,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形,宛若璀璨绽放的少女,看的李姨娘,赵姨娘满心忌妒,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勾引男人真有一套。

    雷氏对金姨娘的娇俏可人,恭敬有礼视若无睹,慢腾腾的放下茶杯,径直看向李姨娘:“你去问问侍卫们找到盗贼没有?”

    “赵姨娘,你吩咐下人,去库房领些茶叶来,金妹妹这里的茶叶,质量有些差……”

    雷氏完全无视,慢怠金姨娘,让李姨娘,赵姨娘心情大好,快速答应着,慢腾腾的领命而去,临走前,幸灾乐祸的看金姨娘一眼,狐狸精,再让你勾引老爷。

    “夫……夫人……”金姨娘本就胆小,雷氏将她当成透明人,明里暗中的震慑,她当即就吓的身体发软,脸色苍白,说话也不连贯了。

    “金妹妹跪在地上干什么,快起来!”雷氏仿佛刚刚看到金姨娘,惊讶的低呼着,柔声解释:“金园来了盗贼,姐姐担忧妹妹安全,只顾着命侍卫们四处搜查,疏忽妹妹了,妹妹莫怪!”

    “夫人客气!”金姨娘讪讪的笑着,全身发软,站了好几次都没站起来,心中暗自纳闷,自己勾引了老爷,夫人居然没有训斥自己,真是奇怪。

    “老爷事情繁忙,身体不太好,晚上总是久不能睡,妹妹服侍的老爷这么舒适,真是辛苦了,这碗参汤是用几十种名贵药材熬制而成,极是进补,就赏给金妹妹吧!”雷氏轻轻笑着,说的话连嘲带讽,看金姨娘的凌厉眸中闪过一丝冷芒,跳梁小丑,居然在她面前玩弄阴谋,不自量力,生儿子,抢家产,做梦!

    一名丫鬟端着一只瓷碗,缓缓走向金姨娘,碗中,淡淡的香气随风飘散,金姨娘刹那间变了脸色,身体轻轻颤抖起来。

    沈璃雪站在门外,轻轻挑挑眉,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沈明辉身体不好,金姨娘还勾引他做这种事情,是大不敬,雷氏半夸奖半恐吓,点出重重要点,让金姨娘自乱阵脚,真是聪明。

    如果雷氏大声训斥金姨娘不守规距,别人会以为她在争风吃醋,金姨娘也能找许多理由拒喝这碗参汤,但雷氏对金姨娘和颜悦色,句句都声称在为金姨娘着想,金姨娘如果再拒绝这碗‘滋补的‘参汤,就是不识抬举,雷氏可以名正言顺的狠狠教训她。

    “夫……夫人……”参汤越来越近,金姨娘怔怔的看着汤中飘出的热气,颤抖的更加厉害,美眸中隐有泪水凝聚,费尽心思筹划的事情,还是要功亏一篑吗?不甘心,不甘心啊!

    姨娘是夫君的妾室,是有资格给夫君生孩子的,若无正当理由,正妻不能随意阻止姨娘生孩子,不过,金姨娘勾引沈明辉犯错在先,如果她不喝这赏赐的参汤,雷氏可以此为罪名,狠狠惩罚金姨娘。

    “啊!”小丫鬟脚下一滑,身体踉跄几步,手中参汤险些扔出去。

    “小心!”沈璃雪伸手轻扶丫鬟站好,小手指甲在参汤中飞快的划过,指甲中暗藏的点点粉沫落入汤中,瞬间消失无踪。

    “多谢大小姐!”参汤安然无恙,小丫鬟暗暗松了口气,这可是夫人特意吩咐,加了料的参汤,让她给金姨娘喝下去,若是有什么闪失,她可担待不起。

    “璃雪怎么会在这里?”看到沈璃雪,雷氏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沈璃雪惯会与她做对,又在这个时候来到金园,她不得不防。

    “我在竹园睡不着,听到有人喊抓贼,就跟过来了,抓到贼了吗?”沈璃雪轻轻一笑,目光真诚。

    “还没有!”雷氏淡淡回答着,目光有意无意,看向沈璃雪,如果她敢破坏自己的事情,绝不轻饶!

    “参汤不热不凉,刚好能用,姨娘请!”小丫鬟将参汤端到金姨娘面前,热气袅袅上浮间,金姨娘的眼睛微微泛红,犹豫着不敢接参汤。

    “金姨娘怎么了?嫌弃我准备的参汤不够好吗?”雷氏面色阴沉着,坐在高椅上,俯视金姨娘,阴冷的眸中,满是傲然,贱人存了歹毒的心思,她赏她一碗避子汤,已是格外开恩。

    “不……不是……”金姨娘颤抖着双手接下参汤,苦涩的泪水滴进汤里,迟迟的,迟迟的没有喝下,一双小手,颤抖,颤抖,再颤抖,她真的想要个儿子,想要个依靠啊。

    “金姨娘,夫人准备的参汤,必定是极好的,姨娘就不要再犹豫了,快喝下吧!”见金姨娘想投机取巧的摔破参汤碗,沈璃雪雪眸微眯,急忙劝解,微笑着对她眨眨眼睛,笨蛋金姨娘,摔了参汤,雷氏会有更‘珍贵’的汤汤水水送给你。

    金姨娘一怔,恨恨的望着沈璃雪,是她,一定是她向夫人告了密,才害自己被抓当场!贱人贱人贱人!

    金姨娘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就欲起身和沈璃雪拼命,两名粗使嬷嬷走到她面前,一名嬷嬷反剪了她的双手,另一名嬷嬷捏开她的嘴巴,将避子汤狠狠灌了进去,渗汤自嘴角溢出几缕,顺着下巴滴到白色的衣襟上,晕染成一片片土黄色的小点点,模样极是狼狈。

    金姨娘拼命挣扎着,用力摇头,却始终抵不过力大的嬷嬷,参汤一滴不剩的全部灌进她嘴巴里……

    参汤灌完,粗使嬷嬷们松了手,金姨娘娇小的身体瘫倒在地,发丝凌乱,目光呆滞着,久久回不过神。

    雷氏看看喝空的汤碗,冷冷一笑,目光望到微笑的沈璃雪,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沈璃雪一向与自己做对,她刚才居然帮着自己劝金姨娘喝避子汤,事情有些不对。

    “夫人,小贼潜入相府,可一定要仔细寻找,断不能让他伤害到相府任何一人!”沈璃雪语气真诚,清冷的眸中闪烁光华。

    “那是自然!”雷氏目光一凛,沈璃雪劝金姨娘喝汤,是想让自己派侍卫抓贼?免得被贼伤到,许是自己多想了!

    雷氏收回心思,站起身,扶着丫鬟的手,袅袅婷婷的向外走去:“既然小贼不在金园,一定在其他地方,立刻命人搜查,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相府闹出这么大动静,有贼也被吓跑了,雷氏的命令,是在敷衍沈璃雪的话。

    雷氏一走,丫鬟,嬷嬷们也跟着走了,赵姨娘瞟了狼狈不堪的金姨娘一眼,不屑的轻哼,这么多年,她们都生不出儿子,如今又都是三十岁的人了,金姨娘还投机取巧的想要再孕,真是异想天开,不自量力,儿子哪是那么好生的。

    众人离开,目光呆滞的金姨娘猛然站起身,愤怒的目光似要将人凌迟处死,吼叫着进沈璃雪扑了过来:“你出卖我,我和你拼了……”

    沈璃雪轻轻转身,金姨娘扑了个空,娇小的身体重重撞在桌子上,尖锐的疼痛自全身漫延开来,她疼的弯下了身体,额头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金姨娘,我和你商量的是十日后引诱父亲,你今天动手我可是不知道的,怎么出卖你?”沈璃雪故做不知的询问着。

    “你少假猩猩的,如果你没有出卖我,夫人怎么会知道相爷在我床上……”金姨娘恨恨的瞪着沈璃雪,美眸中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

    沈璃雪嗤笑:“金姨娘,雷氏是相府的女主人,掌管着后院的一切,丫鬟,嬷嬷大都是她的人,你从书房将父亲勾来,她岂会不知……”

    “我请老爷前来时,做的很隐蔽,别人是不会发现的。”金姨娘苍白的小脸红一阵白一阵,仍然不服气的争辩着。

    “金姨娘,我是女孩子,将来是要嫁人的,这相府的产业,我带不走多少,你的儿子生出来,威胁最大的是沈烨磊,不是我,夫人比我更想害你的孩子。”沈璃雪声音轻柔,循循善诱!

    “你想让我和夫人鹬蚌相争,你在最后取渔翁之利,他是你的弟弟,你的亲弟弟啊,他何其无辜,就这么被你暗害了,你还有没有良心?”金姨娘恨恨的瞪着沈璃雪,愤怒的双眼冒火。

    沈璃雪冷哼:亲弟弟?等她生下儿子后再说不迟……

    “就算我想取渔翁之利,也要等你们斗的两败俱伤时再取,你连夫人的一招都没接住,她毫发未伤,还是那个独揽大权的丞相夫人,我取谁的渔翁之利,况且……”沈璃雪望一眼雷氏平坦的腹部:“我还指望你腹中的孩子生下来,吸走夫人的视线,我现在害他做什么?”

    “这……”金姨娘被驳的哑口无言,沈璃雪说的没错,自己的儿子活的越久,她越安全,她没有理由害自己的孩子。

    沈璃雪看着悲伤难过的金姨娘,淡淡道:“金姨娘,你不要小看夫人,她除了是丞相夫人外,还是太尉府的嫡女,手段,心机都比你高明的多!”

    金姨娘低垂了头,目光黯淡着,一言不发,是她太心急,也太大意,才会被雷氏察觉到计策,害了自己,也害了孩子……

    “金姨娘,别难过,这次失败了,还有下一次!”金姨娘痛失爱子,肯定会伤心难过,沈璃雪没再多说什么,慢腾腾的走出了房间。

    身后响起金姨娘的嚎啕大哭声,沈璃雪充耳不闻,抬头望向繁星点点的夜空,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

    金姨娘已经三十岁,又没喝沈璃雪给的药方,怀孕的可能性很小,雷氏掌管后院,金姨娘勾引沈明辉之事,就算她不泄露,雷氏明天也会知道,到时,金姨娘仍然难逃喝避子汤的命运。

    沈璃雪引雷氏前来,是方便她在掺了避子汤的参汤里做手脚,如果刚才金姨娘没有像疯婆子般吼她,撞她,她就将实情告诉金姨娘了。

    金姨娘心性愚蠢,又极不信任人,雷氏聪明能干,极会察言观色,如果金姨娘表现出丝毫的不对,她都会察觉到,沈璃雪打算暂时隐瞒实情,等到合适的机会,再将事情揭晓!

    走出金园,沈璃雪并没有回竹园,而是去了雷氏所在的雅园,金姨娘引诱沈明辉,虽然灌下了避子汤,但雷氏心里多少会有些不舒服,沈璃雪想看看,雷氏会有什么特殊反应。

    夜色已深,雅园也空空的,雷氏禀退左右,独自一人坐在桌前写写画画,阴沉着面色,极重的力道划烂一张又一张宣纸,放眼望去,满地都是烂掉的纸团,白的纸,黑的墨,映在一起,说不出的诡异。

    沈璃雪挑挑眉,雷氏发泄怒气的方法,就是写字画画,真是特殊,看来,金姨娘勾引沈明辉求子,让她气到了极点,不过,雷氏就准备在这里写画一晚上吗?

    正想着,一名男子出现在雷氏房间,他黑衣黑裤,背对着沈璃雪,她看不到他的样子,只见他弯了弯腰,对雷氏恭声道:“夫人!”

    “把这个送到太尉府!”雷氏拿出一个信封递了过去。

    “是!”男子接过信封收好,从窗子跃了出去。

    沈璃雪目光一凝,快速跟了上去,金姨娘引诱沈明辉是家事,雷氏都已经处理完了,没必要再告诉太尉府,沈明辉和雷太尉闹僵,雷氏已经很久没回娘家了,如今突然让人送信给雷太尉,事有蹊跷。

    黑衣男子悄无声息的出了相府,大步前行,速度极快,沈璃雪紧追慢赶,拐了好几个弯,方才追上他,纤指紧捏着一枚银针,慢慢对准了男子的穴道,正欲射中,男子的冷喝声突兀的响起:“什么人?”

    沈璃雪动作一顿,前面的黑衣男子突然加快了速度,沈璃雪雪眸微眯,正欲追赶,一道闪亮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男子大约二十岁,身穿银色的铠甲,头戴银色的头盔,手持寒光闪闪的长剑,面容冷峻,气势冷酷,逼人的气势直视沈璃雪。

    “前面那个人是贼,你们快抓住他!”铠甲男子身侧又站了几名侍卫,将沈璃雪的去路完全挡住,沈璃雪不能再追黑衣男子,手指着黑衣人的方向,让这几人帮忙抓人。

    “小姐,不要故弄玄虚,这里除了你和我们,哪还有别人!”铠甲男子转身望去的瞬间,黑衣人翻过高墙消失不见。

    沈璃雪无奈的眨眨眼睛,真不知道应该说铠甲男子转身转的正是时候,还是黑衣人翻墙翻的正是时候,他转身,他正好消失……

    “小姐,你是什么人?”铠甲男子回过头,继续询问,面容冷酷,势力压人,怎么看都有些逼问的意思。

    “相府千金,沈璃雪!”沈璃雪淡淡回答着,望了铠甲男子一眼,看他的装束,是管辖街道的侍卫首领……

    “深更半夜,沈小姐怎会独自一人在此?”铠甲男子再次询问,语气高傲,冷冽。

    “相府闹贼,我跟出来抓……”沈璃雪敷衍着,目光微微沉了下来,铠甲男子的态度好恶劣,就算是官对民,也没必要这么趾高气扬,事情有些不对。

    铠甲男子不屑的嗤笑:“堂堂相府千金,怎么会跑出来抓贼?深更半夜不睡觉,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分明是故意扰乱秩序,来人,带走!”

    “等等!”沈璃雪冷冷望着铠甲男子:“青焰没有宵禁的命令吧!”自己刚想用银针射黑衣男子,铠甲男子就带人出现,虽说他们是从自己身侧出现的,看不到黑衣男子情有可原,但他们不听自己解释,一味怀疑自己,事情很不对劲!

    “没有,不过小姐的身份太神秘,本统领怀疑你与南疆人有关……”铠甲男子嘴角微微扬起,看沈璃雪的眸中闪烁着嗜血凌厉的冷芒,隐隐,还带了几分恨意。

    “这个可以证明我的身份!”沈璃雪雪眸微微眯了起来,他在恨自己,他认识自己!手中垂下一块碧绿的玉佩,一面雕刻着古朴的花纹,一面印着行云流水般的沈字,正是沈家的家传玉佩。

    “一块玉佩而已,谁都可以造假,证明不了什么!”铠甲男子冷冷扫了一眼,再次否定沈璃雪的身份。

    沈璃雪轻轻扬起嘴角,她已经百分百肯定,眼前的铠甲男子,是故意找她麻烦的,挥手收起玉佩,淡淡道:

    “想不到堂堂侍卫副统领,连真玉假玉都分不清,也罢,习武之人,不懂风雅之事也很正常,你们随我去一趟相府,就可证明我的身份了……”

    铠甲男子的面色瞬间黑了下来,她居然嘲讽他不学无术:“深更半夜,相府的主人都已经睡下,本统领岂会为了你一名低贱之人,去打扰沈丞相,来人,把她抓起来,关进刑房,打到她招认为止!”

    “是!”两名侍卫答应着,伸手去抓沈璃雪。

    沈璃雪挥掌打退侍卫,冷冷望着铠甲男子:“不问青红皂白,就随便给人定罪,还滥用私刑,你们这些侍卫,就是这么保护百姓的?”

    “身为统领,职责是保护良民百姓,如果遇到你这种拒捕的刁民,自然是严惩不贷!”铠甲男子目光森森,言词凿凿,说的理直气壮。

    沈璃雪嗤笑一声:“就你们这种态度,再好的良民,也被逼成刁民了!”

    “你……”侍卫统领手指着沈璃雪,眼眸喷火,咬牙切齿:“来人,把她抓起来,狠狠的打!”

    几名侍卫领命,手持长剑,蜂拥而上,沈璃雪抢过一名侍卫手中的剑,一脚将他踢飞,狠狠砸向铠甲男子,铠甲男子避过那名侍卫,看沈璃雪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

    沈璃雪招招凌厉,几名侍卫合力围攻她,居然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铠甲男子暗骂他们是废物,目光一寒,猛然拔出腰间佩剑,对着沈璃雪狠狠刺了过去。

    凌厉的恶风自身后袭来,速度极快,沈璃雪根本来不及躲避,正欲挥剑迎上,只听当的一声响,凌厉的攻势被逼退,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沈璃雪身后。

    手握长剑,气质凌厉,但面对沈璃雪时,温和的笑容,儒雅的气质,时时透着暖意。

    沈璃雪一怔:“岩表哥!”

    林岩笑着点点头,上下打量沈璃雪:“璃雪,没事吧!”

    “我没事!”沈璃雪摇摇头,如果林岩晚来一步,她会和铠甲男子过招,输赢未知。

    “林将军是何意?”铠甲男子被逼到三米外,目光冷如寒冰,握着长剑的手微微发抖,林岩果然厉害,一招就将自己震退了三米远,再看其他侍卫,全都手持长剑,站在两三米外,看林岩的眸中满是敬畏,再也不敢上前半步。

    “这是表妹沈璃雪,庄副统领应该见过才是,为何还要为难她?”林岩看向铠甲男子,温和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冷芒。

    “是么?”铠甲男子垂下剑,掩饰虎口的伤势,重新看向沈璃雪,漫不经心道:“本统领事情繁忙,对无聊的人和事,从不会记忆,刚才本统领询问她问题时,她拒不回答,还打伤了侍卫,本统领才会下令抓捕她……”

    “璃雪是未来安郡王妃,皇上,王爷,太子都知道,庄副统领居然不知道?”林岩冷冷望着铠甲男子,安郡王妃可是皇室儿媳,就算不是重要之人,那也不能是无聊之人,铠甲男子记不住她情有可原,但说她无聊,是不懂尊卑,不知轻重。

    铠甲男子脸红一阵,白一阵,林岩居然嘲讽自己自高自大,目中无人……

    “表哥,庄副统领是贵人多忘事,你就不要再责备他了,多给他点时间想想嘛!”沈璃雪轻轻一笑,看铠甲男子的目光冷若冰霜,他姓庄,她已经猜出他的身份了。

    铠甲男子胸中的怒火腾的一下燃烧起来,锐利的目光冷冷看向林岩和沈璃雪,这表兄妹两人,一唱一和,暗讽自己自视清高,目中无人,可恶,可恶……

    “表哥,时候不早了,你送我回府吧,免得再遇到一些高贵的人找我麻烦,我今晚就别想休息了!”沈璃雪平静的声音连嘲带讽,铠甲男子的面色又阴沉了几分,却说不出反驳的话,胸中的怒火翻腾的更厉害。

    “走吧!”林岩轻声答应着,收了长剑,看也没看铠甲男子和侍卫们一眼,拉着沈璃雪的手腕缓步向前走去。

    侍卫们不敢阻拦,快速让出一条路!

    沈璃雪和林岩畅通无阻的走出小巷,踏上回府大路,走出很远一段距离后,沈璃雪还能感觉到铠甲男子望他们的愤怒视线。

    “表哥,那个人是谁?”沈璃雪没有点明,林岩也明白了她问的是铠甲男子。

    “他叫庄伟城,是庄尚书的儿子,现在的御林军副统领,太子和湛王回府休息,这边的街道就交给了他来戒备!”林岩轻轻说着,目光微微凝深,庄尚书在朝中拉拢了不少的大臣,势力很是不错。

    “我得罪了他,会不会给你惹麻烦?”林岩从边关回京,没什么亲戚朋友,庄尚书在京城经营十多年,势力根深蒂固,林岩能力再好,也敌不过庞大的势力。

    “不会的,你别担心!”林岩笑着宽慰沈璃雪,大手中的小手,柔若无骨,极是舒服,林岩忍不住紧紧握了握。

    “真的没事吗?”沈璃雪不确定的再次询问,庄尚书沈璃雪没见过,但庄可欣和庄伟城她是认识了,这两个人,一向是有仇必报的性子,林岩为救自己,险些伤了庄伟城,他一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林岩像对妹妹一般,微笑着轻轻揉揉沈璃雪的小脑袋,如果京城不能久留,他可以回肃北,他不会为了讨好官员,放任自己的妹妹被人欺负。

    林岩好像想到了什么,突兀的问了一句:“璃雪,你明天有空吗?”

    沈璃雪先是一怔,随即点头道:“有空啊,什么事?”

    “那你明天陪我去参加个宴会吧,是个家宴,我对女孩子不了解,你帮我了解一下……”林岩声音平静,没有丝毫扭捏,与不好意思。

    沈璃雪瞬间明白了林岩的意思,他要去相亲,笑着打趣:“是哪家姑娘啊?”京城里优秀的名门闺秀有许多,配得上表哥的女孩子,却不是特别多……

    “还不知道,要到了太尉府才知道。”林岩笑着回答道,心情好像还不错。

    沈璃雪一怔:“太尉府?”

    林岩点点头:“是雷太尉邀请我去参宴的!”

    沈璃雪清冷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雷氏刚刚给雷太尉送完信,表哥就要去太尉府参加家宴,怎么这么巧?

    “璃雪,璃雪……你怎么了?”林岩轻柔的呼唤在耳边响起,沈璃雪瞬间回神:“没事,即将见到未来表嫂了,我很开心,在猜测她的身体……”

    “这么说,你答应明天陪我去参宴了!”林岩看着沈璃雪,笑容璀璨,他以为要费一翻功夫说服她,没想到她这么痛快就答应了。

    “是啊,你明天来相府接我吧,我陪你去太尉府!”沈璃雪微微笑着,目光凝了起来,根据东方珩的信息,雷太尉是有嫌疑的,岩表哥的相亲,也有些怪怪的,自己跟去太尉府,看看雷太尉究竟在耍什么花招。

    ------题外话------

    (*^__^*)嘻嘻……事情转折了,马上有大事发生,亲们敬请期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8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84 岩表哥要相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84并对腹黑郡王妃084 岩表哥要相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