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表哥射渣男

    翌日,阳光明媚,一大早,沈璃雪起床,沐浴,梳洗,换了身香妃粉的湘裙,坐到了梳妆镜前。

    秋禾站在沈璃雪身后,手持木梳,乌黑的发在她手中上下翻飞,不时盘盘,点点,精致的发髻慢慢现出雏形。

    “小姐,你约了人,要出门吗?”镜中的女子肤若凝脂,白里透红,古井般的双眸闪烁着点点清冷暗芒,再配上粉色的裙子,水绿的耳环,绝美出尘,看的秋禾都看有些移不开眼睛,心中暗想,女为悦已者容,小姐这么庄重的打扮,肯定是约了安郡王!

    “嗯!”沈璃雪不知秋禾心中所想,微闭着眼睛,轻轻点点头。

    “小姐,夫人回娘家要用马车,你让安郡王来接你吧。”秋禾笑嘻嘻的建议着,未婚夫妻同坐一车,肯定能增进感情……

    “你说什么?夫人要回太尉府?”沈璃雪神游九天的思绪瞬间被拉回,猛然睁开了眼睛,至于秋禾的下半句话,她没听清。

    “是啊,奴婢去厨房给您端膳时,听到夫人身边的米嬷嬷吩咐车夫备车……”秋禾点点头,仔细为沈璃雪绾发。

    沈璃雪蹙了蹙眉,沈明辉和雷太尉闹僵,雷氏一直不好意思回娘家,今天,表哥去太尉府参宴,她居然也要回府,事情太巧了,还有昨晚那封信,也很蹊跷……

    “秋禾,你去厨房看看,梅花糕做好没有!”沈璃雪轻声吩咐着,乌黑发髻上戴了一支浅绿色琉璃发簪,簪上垂下的流苏摇曳生辉,与水滴耳环相得益彰。

    “是!”沈璃雪早就吩咐厨房做了梅花糕,想带在路上食用,太阳高高升起,梅花糕还没有送来,秋禾自然要去催一催。

    秋禾走后,沈璃雪四下望望,确认丫鬟们不会来内室,拉开窗子跳了出去,小心的避过府中的丫鬟,侍卫,顺着青石小路,快速前行。

    半盏茶后,沈璃雪来到一座院落前,悄悄潜了进去,内室大床上,金姨娘兀自躺着,衣衫半敞,睡的正香,酥胸半露着,画面极是香艳,保养得当的小脸略显苍白,眉宇间带着驱不散的愁云。

    沈璃雪悄无声息的来到床边,望着熟睡中的金姨娘,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

    稍顷:“啊!”一声惊呼传透厚墙,传遍大半个相府,震惊了不少的丫鬟,嬷嬷,侍卫们,众人正在纳闷,一名丫鬟急急忙忙的从金园跑了出来,边跑边喊:“老爷,老爷,不好了,金姨娘流血了……”

    雅园,雷氏用过膳食,站在镜前,左右照照,确认端庄大方,优雅得体,方才扶着丫鬟的手,慢腾腾的向外走去。

    “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万嬷嬷死后,雷氏身边一直没有太得力的人,米嬷嬷能力虽不错,但毕竟刚刚接管相府后院,对事情的处理方法,有时不如她的心意。

    米嬷嬷走上前来,恭声颤抖:“回夫人,马车已经备好,就在府外等着!”

    “嗯!”雷氏淡淡答应着,走出了雅园,几名侍卫迎面走了过来,挡住雷氏的去路:“夫人,相爷请您去金园!”

    “出什么事了?”侍卫语气铿锵,态度坚定,雷氏眼皮跳了跳,心中浮上一丝不详的预感。

    “夫人去了雅园就知道了!”侍卫分列两边,给雷氏让出道路,态度还算恭敬:“夫人请!”

    雷氏皱皱眉,缓步踏上了去金园的路,侍卫们态度强势,语气冷冽,如果她拒绝,他们一定会强行请她去金园,倒不如她自动前往,也好知道金姨娘究竟在耍什么花招。

    金园,丫鬟,嬷嬷们端着各色东西进进出出,已然乱成一团,金姨娘悲惨的哭泣声一阵高过一阵,大夫坐在床边,细细把脉,沈明辉站在不远处,轻声安慰。

    不知是不是雷氏的错觉,沈明辉和金姨娘说话时,目光极尽温柔与宠溺,眼眸眯了眯,稳稳心神,缓步走上前,问道:“老爷,金妹妹这是怎么了?”

    “你自己问大夫!”沈明辉冷冷望了雷氏一眼,暗沉的声音似在强压愤怒。

    见雷氏看向他,府医急忙站起身禀报:“回夫人,金姨娘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雷氏一怔:“真的?”金姨娘居然有身孕了?

    “卑职行医多年,身孕之事,绝不会诊错!”府医自信满满:“金姨娘应该是吃了孕妇忌口的东西,才会流血……”

    “老爷,妾身的肚子好疼,好疼啊……”仿佛为了验证府医的话,金姨娘手捂着肚子,高声哭泣,大颗的泪珠溢出眼眶,顺着脸颊缓缓滑落,模样甚是可怜。

    “别担心,你会没事的!”金姨娘有孕,沈明辉即将再得一子,心中甚是高兴,轻声安慰着,语气甚是温柔。

    转身看向丫鬟,嬷嬷们,面色阴沉,语气冰冷:“你们是怎么照顾金姨娘的,居然乱端东西,拖出去,每人重打五十大板!”

    “丞相饶命!”丫鬟,嬷嬷惊慌失措的跪地求饶,她们身子骨弱,五十大板,会打死她们的。

    “奴婢们一直尽心照顾,金姨娘从昨晚到现在,基本没吃什么东西,只除了……”丫鬟,嬷嬷们欲言又止。

    “只除了什么?有话就说,不要吞吞吐吐的。”沈明辉不耐烦的皱起眉头,厉声怒斥。

    “夫人曾赏赐过金姨娘一碗参汤……”丫鬟们低头说着,声音细若蚊蝇。

    “与夫人无关,妾身的孩子险些流掉,与夫人的参汤完全无关,是妾身自己不小心……”金姨娘一觉睡醒,肚子隐隐做痛,身下一片鲜血,她当时就吓懵了,现在想想,都是心有余悸,幸好她醒的早,发现的及时,否则,她的孩子就会被那碗避子汤流掉了。

    “雷雅容……”金姨娘的急声辩解,听到沈明辉耳中是怕极生惧,恶狠狠的瞪了雷氏一眼,她居然想害他的孩子。

    “相爷,那是碗补身体的参汤,怎么可能会流掉胎儿?一定是金妹妹吃了其他忌口的东西。”雷氏不慌不忙的狡辩着,参汤已全部喝进金姨娘肚子,碗也刷出来了,里面放了哪些材料,想查也查不出来,她失口否认,别人也拿她没办法。

    “夫人有所不知,胎儿刚刚足月,不亦太过进补,否则,也容易滑胎!”府医轻捋着黑色胡须,目光凝重,娓娓道来。

    “此话当真?”雷氏看府医的目光瞬间冷若冰霜,嘴角轻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一名小小的府医,没有胆量算计她,一定是被人收买了……

    两道寒光射来,府医后背瞬间弥漫着浓浓冷气,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颤声道:“千真万确!”声音低低的,明显的底气不足。

    “雷雅容,你身为相府主母,有责任照顾好府里的每一个人,金姨娘出事,又是因你送的参汤,你罪上加罪,难辞其咎,回房闭门思过一月,抄写平安经一千遍……”沈明辉冷冷的下了命令。

    他与雷雅容同床共枕十几载,对她的性子很是了解,无缘无故,她绝不会送什么珍贵补品给庶女,姨娘,如果送了,那东西十有**有问题。

    “老爷,真的不管夫人的事,您就不要再责罚她了,是妾身自己不小心,才会误喝了参汤,险些害死孩子……”金姨娘满目泪痕,楚楚动人,手捂着肚子,满面懊悔,哎哟哎哟痛呼不停。

    雷氏冷冷望了金姨娘一眼,为自己求情,是为更好的显示她的悲伤,凄惨与难过,间接向沈明辉告状诉苦,手段虽然低劣,却很实用,金姨娘也有些小聪明。

    “赏罚分明是我相府的家规,不能因为你是主母,而置家规于不顾……”沈明辉面色阴沉。

    雷氏眼睑微沉,淡淡说道:“老爷,我今日有事要出府,能否等回来再行行罚?”

    “不行!”沈明辉拒绝的斩钉截铁,他和太尉府已经决裂,雷氏身为他的正妻,未经他允许,就擅自决定回太尉府,他已经很生气了,如今,更是因为她的疏忽,险些害他失去一子,他气上加气:“你已经犯了错,行罚也已经开始,岂能再擅自离府!”

    “来人,送夫人回雅园,闭门思过!”夫妻十几年,沈明辉和雷雅容的关系一直不错,如今,沈明辉居然下命令,强行押雷雅容回园闭门思过,众人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是!”几名侍卫领命而来。

    “我自己会走!”雷雅容冷冷望了一眼大床上哭泣的金姨娘,嘴角轻扬起一抹嘲讽的笑,金姨娘低了头,轻声抽泣着,不敢与她对视。

    雷雅容转过身,大步走出内室,一道窈窕的粉色身影迎面走来,绝美的容颜,清冷的双眸,正是沈璃雪。

    前行的脚步猛然一顿,雷氏凌厉的目光直视沈璃雪:“金姨娘的事情,与你有关?”

    “夫人在说什么,金姨娘出什么事了?”沈璃雪故做不知的询问着,墨色的眼瞳,清澈如泉。

    雷氏冷冷凝望沈璃雪,她没有任何证据,沈璃雪也表现的完全不知情,但直觉告诉她,沈璃雪不简单,金姨娘的事情看似与沈璃雪无关,但她总觉得事情不对。

    “没事!”雷氏越过沈璃雪,径直向前走去,她掌控着相府后院,也掌握着府中所有女子的命运,金姨娘居然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怀孕了,事有蹊跷,一定要查清楚。

    沈璃雪站在门口,看雷氏在侍卫们的押送下走出金园,嘴角微微上扬,雷氏心思深沉,诡计多端,沈璃雪不知道她回太尉府的目的是什么,于是防患于未然,设计阻止雷氏回府,这样,林岩就会少一分危险。

    “老爷,妾身一定会好好保护老爷的孩子的……”内室大床上,金姨娘依偎在沈明辉怀里,哭的楚楚可怜,得意,挑衅的目光频频看向门口的沈璃雪,仿佛在说:“没你帮忙,我一样能怀孕,没你相助,我可以借助老爷的势力保护孩子……”

    沈璃雪微笑,金姨娘果然喜欢过河拆桥,幸好自己没答应与她合作,金园里里外外站了许多侍卫,将园子守的固若金汤,看来,沈明辉很重视这个孩子,金姨娘才能利用他的怒气,把雷氏算计的闭门思过。

    “老爷,妾身想吃梅花糕!”金姨娘窝在沈明辉怀里,娇滴滴的撒着娇。

    “来人,命厨房做梅花糕……”沈明辉心情舒畅,金姨娘想吃什么,他都会答应。

    “妾身现在就想吃……”金姨娘摇着沈明辉的胳膊,继续撒娇:“妾身闻到梅花糕的香气了……”

    沈明辉深吸几口气,也隐隐闻到了梅花糕香,循着香味望去,看到了沈璃雪,以及站在她身后,提着糕点盒的秋禾:“璃雪,你姨娘想吃梅花糕,你先把糕点给她,再让厨房给你做一份……”

    沈明辉语气虽委婉,态度却很强硬,不等沈璃雪回答,就让丫鬟上前,接过了秋禾手中的糕点。

    秋禾撇撇嘴,紧紧皱起眉头,大小姐马上就要出门,现做糕点哪里来得及。

    糕点盒打开,香甜的糕点现于眼前,金姨娘高声夸赞:“梅花糕看着美丽,闻着也香,妾身好喜欢……”

    金姨娘手拿着两片梅花糕,得意的目光频频看向沈璃雪,仿佛在说:“老爷现在很宠我,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只要老爷发话,无论是高高在上的丞相夫人,还是相府嫡出大小姐,都一样要让着我……”

    金姨娘挑衅,沈璃雪不气不恼,轻轻一笑:“姨娘身怀有孕,是大喜事,我让出糕点也是应该的,不过,这梅花糕是厨房做的,里面用了什么料,有没有孕妇忌讳的我却是不知,姨娘吃坏了肚子,可别说是我故意害你……”

    金姨娘吃糕点的动作猛然顿了下来,糕点塞在嘴巴里,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极是尴尬,喷火的美眸狠狠瞪向沈璃雪,贱人,她肯定是故意让自己出丑的。

    “老爷!”金姨娘撇撇嘴,委屈的直掉眼泪。

    沈明辉轻拍着金姨娘的后背安慰着,不悦的瞪了沈璃雪一眼:“你怎么不早点说?”

    “我是想说的,可金园的人上来就把糕点拿走了,根本没给我机会!”沈璃雪淡淡说着,看沈明辉面色阴沉下来,想要发怒,轻声道:“我还有事,就不打扰姨娘休息了,告辞!”

    沈璃雪转身离开,身后传来金姨娘故意提高的哭泣声:“老爷,妾身一定会拼命保护咱们的孩子……”

    沈璃雪撇撇嘴,嘴角轻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吃了假孕药,肚子里是个冒牌货,又没有真品,就算拼命保护,也生不下儿子……

    金姨娘的怀孕是沈璃雪一手策划的,给她吃了假孕药,在床上放点血,造成滑胎的假相,众人自然会联想到雷氏那碗参汤,如此一来,就可将雷氏囚在府里,林岩也就相对安全些。

    原本沈璃雪打算,过几天帮金姨娘弄个真品,算是还她间接帮了自己和林岩的那份情,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相府外,一辆坚实的马车停在门口,花梨木的车墙虽不豪华,却很庄重,一名年轻男子站在车前,频频望向府内,面容英俊,气质儒雅,沉稳。

    “岩表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沈璃雪快步走出相府,乌黑的墨丝微微飘动,珠花与耳环轻轻摇曳,相得益彰,香妃粉的衣摆随风飘扬,绝美的小脸上满是愧疚,墨色的眼瞳清澈如泉,看的林岩眼睛一亮。

    “没关系,咱们现在起程,也不算晚!”女孩子都爱美,沈璃雪妆容精致,林岩以为她在府里忙着装扮自己,才耽搁了时间,会心一笑,轻扶着沈璃雪上了马车,自己也坐了上去,马车起程赶往太尉府。

    太尉府举办家宴,来的人不是特别多,门口停着五,六辆马车,沈璃雪和林岩在小厮的引领下走进太尉府,望着空荡荡的道路,沈璃雪旁敲侧击:“这位小哥,客人们是不是都在花园赏花?”

    小厮恭敬的回答着:“回沈小姐,太阳已经升高,热气很重,客人都回了客厅!”

    沈璃雪轻轻点点头,都在客厅,看来来人着实不多。

    “岩表哥,对未来表嫂,你有没有期待?”沈璃雪小声询问着,眸中闪过一丝戏谑。

    “一般吧,谈不上期待不期待!”林岩也小声回答,声音淡然平静,明显对这种事情没怎么上心。

    远远的,客厅传来一阵清脆的欢声笑语,沈璃雪嘴角轻扬着戏谑的笑,拉着林岩加快了脚步,柔若无骨的小手紧握着他的大手,美妙的触感自手掌传来,林岩忍不住捏捏,捏捏,再捏捏!

    沈璃雪一心想着大厅中那位未来表嫂的模样,身份,没注意林岩的小动作。

    大厅近在咫尺,一名丫鬟进去禀报:“林岩公子,沈璃雪小姐到了!”

    热闹的大厅瞬间静了下来,沈璃雪松开林岩的手,和他并肩走进客厅,甫进门,便看到雷太尉坐在主座中央,几名官员陪坐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两人,花厅里坐着许多女客,隔着屏风,沈璃雪看不到她们。

    “林岩见过雷太尉,庄尚书……”林岩向雷太尉等人打招呼,沈璃雪随声附和着,目光悄悄望向屏风另一端,不知岩表哥相亲的对象是谁?

    雷太尉等人上下打量林岩,满意的连连点头:“林公子真是一表人才!”

    “太尉过奖!”林岩礼貌微笑,不卑不亢,一举一动,优雅高贵。

    雷太尉等人更加满意:“夫人们都在花厅,林公子带沈小姐去问个安吧!”

    沈璃雪微笑,终于要去女宾那边了,古代的相亲,就是男女双方的长辈们聚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然后,男子去给长辈们行礼问安,男女双方趁机相看。

    林岩在京城没有亲戚朋友,带沈璃雪这唯一的表妹前来,是合礼数的。

    “是!”林岩微笑着答应一声,和沈璃雪并肩走向屏风另一端,自自然然,神色平静。

    沈璃雪挑眉,男子相亲,就算不扭捏,也会有些不自然吧,可岩表哥,是习惯了临危不乱,还是根本没将这次的相亲放在心上?

    花厅,女宾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林岩和沈璃雪身上,看着缓缓走来的这对年轻男女,目光惊讶着,忍不住暗暗赞叹:十八年前,武国公府的林青峰,林青竹名满京城,如今,林岩,沈璃雪走在一起,宛若当年那对出色的兄妹,让人惊艳,羡慕……

    沈璃雪走在走道上,清冷的目光在端坐在走道两边,含羞带怯的年轻女子们身上来回扫视,她们相貌都不错,气质也很高贵,能配得上岩表哥……

    “雷夫人,庄夫人……”林岩停下脚步,向夫人们行礼,沈璃雪也随声附和,心中暗暗猜测,究竟哪名女子是岩表哥相亲的对象?

    “好好好!”雷太尉夫人笑着连说了三个好字,对林岩是真心满意:“可欣,这位是林岩林公子,林公子,这位是庄尚书府的嫡出千金,庄可欣!”

    沈璃雪一惊,猛然抬头望去,庄可欣坐在红木椅上,一袭绯色襦裙,端庄优雅,精致的堕马髻上戴着一支红宝石发簪,与圆形的宝石耳环极是相配,容颜美丽,妆容精致,显然是用心打扮过的!

    “庄小姐!”

    “林公子!”

    庄可欣和林岩微笑的打招呼,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岩表哥相亲的对象居然是庄可欣!庄可欣身材娇小,又坐在贵夫人们的下首,沈璃雪凝望千金们时,没看到她。

    庄可欣也看到了林岩身旁的沈璃雪,眸中的震惊不比沈璃雪少,林岩英挺出众,俊美不凡,身形修长挺拔,很符合她意中人的形象,可是,他居然是沈璃雪的表哥!

    “璃雪,可欣,你们怎么了?”花厅里的夫人们都是人精,庄可欣,林岩,沈璃雪又是她们重点观察的对象,很快就发现了她们两人的不对劲。

    “没什么,我和庄小姐早就认识,没想到岩表哥来见的人是她,有些吃惊!”沈璃雪微笑着敷衍,她和庄可欣斗的再凶,结仇再大,也是私下的事情,没必要拿到明面上来,况且,她是陪林岩来参加相亲宴的,如果搞砸了,受累的可是林岩。

    “是这样吗?”夫人们疑惑的目光转向庄可欣。

    庄可欣轻轻笑笑,沈璃雪是聪明人,她也不笨,不会弄砸自己的相亲宴:“我和沈小姐是老朋友了,要见的人是她表哥,我也有些惊讶!”

    众人了然的笑笑,暧昧的目光在庄可欣和林岩身上来回转,郎才女貌,很是般配,请表妹妹帮忙牵牵线,搭搭桥,她们两人结为夫妻的可能性很大。

    林岩是男子,不宜久留在女宾这边,向夫人们问过安,见过庄可欣,他礼貌的回客厅,沈璃雪随便找个借口跟了过去。

    站在客厅和花厅相交处,四下观望无人,林岩悄悄问沈璃雪:“璃雪,你觉得庄可欣怎么样?”

    “表哥知道她腿残了吗?”沈璃雪眨眨眼睛,看向林岩。

    “知道!”林岩点点头:“听闻,她上阁楼时,不小心从楼梯上掉了下来,摔伤了腿,养上三、五个月就会恢复……”

    沈璃雪摇摇头,嘴角扬起的浅笑,高深莫测:“她的腿不是摔伤,而是被我用钢钉床砸残的,骨头碎裂,终其一生,也休想再恢复!”

    “你……”林岩震惊的望着沈璃雪,他以为她会将庄可欣大夸特夸,或大贬特贬,却怎么都没料到,会从她口中听到这番话,嘴巴微张着,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你和她有仇!”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沈璃雪轻轻点点头,她和庄可欣之间不但有仇,还大了去了。

    林岩笑着摇摇头,深邃的眸中没有责备,只有浅浅的温暖,大手习惯的揉揉沈璃雪的小脑袋:“你这个闯祸精,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谢谢表哥!”庄可欣容貌虽美,但品性恶劣,这种人是配不上林岩的,况且,沈璃雪看得出,林岩对庄可欣没什么感觉,便直言不讳的将实情相告,让林岩自己拿主意,她相信,他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咱们是兄妹,荣辱与共,不必言谢!”林岩再次揉揉沈璃雪乌黑的头发,绸缎般顺滑的触感让他的大手流连忘返。

    “雷太尉,父亲,各位大人!”熟悉的冷酷男声突然响起,沈璃雪微微皱起眉头,她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

    “庄副统领。”

    “伟城!”

    官员们和庄伟城打着招呼,雷太尉沉声道:“时候不早,人也都到齐了,开宴吧!”

    来客不多,男宾和女宾在同一宴会厅用膳,中间隔着一道屏风,女宾们优雅的低头用膳,好奇的目光在沈璃雪和庄可欣之间来回扫视着,她们的意图,不言而喻。

    沈璃雪微微皱起眉头,她坐的位置是随便选的,是庄可欣故意坐到了她身边,是有心示好,还是另有目的……

    “璃雪,不要只是吃菜,来,吃点肉!”庄可欣笑眯眯的将一块肉夹进沈璃雪碗中,动作如行云流水,做的极是自然,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闺中好友。

    “多谢!”沈璃雪牵牵嘴角,望着最上面那块红烧肉,筷子拨着碗中的饭菜,再也没了胃口。

    “林将军,本官敬你一杯。”屏风那端突然响起一道文绉绉的男声,一听就知是文官。

    “多谢大人!”林岩声音淡淡,礼貌中带着淡漠与疏离。

    “庄副统领,本官敬你一杯……”文绉绉的男声改敬庄伟城。

    “多谢大人,不过,末将膳后要去当值,不能饮酒,望大人见谅。”庄伟城声音冷酷,暗带着凌人的强势。

    “呵呵,无妨无妨,正事为重,正事为重……”文绉绉的男声笑呵呵的拍着马屁:“林将军武功高强,庄副统领也是这届武状元,身手非凡,有位带兵守卫皇城,百姓可安居乐业!”

    “大人谬赞!”林岩礼貌客套着。

    庄伟城冷酷的面容瞬间沉了下来,昨晚林岩一招将他震退三米远,现在这名文官夸奖时,又将林岩放在他前面,明显是嘲笑他不如林岩:“久闻林将军武艺高强,一直无缘见识,今日难得见将军一面,不知将军能否赐教?”

    “庄副统领还要去巡视,我就不耽搁庄副统领时间了!”林岩微笑着拒绝庄伟城的提议,他的武功是用来保家卫民,不是用来好战斗勇。

    “军中规定,午膳一个时辰,现在过了半个时辰,我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向将军讨教……”庄伟城冷眼看着林岩,眸中隐有冷芒暗射。

    林岩沉了眼睑,没有说话。

    “难道将军看不起庄某,不愿给庄某面子?”庄伟城挑挑眉,故意刺激林岩。

    林岩微微一笑:“比试可以,但点到为止!”他并非好强斗勇之辈,但别人欺负到家门上来了,他岂能避而不战。

    “那是自然!”庄伟城高傲的回答着,仿佛胜券在握,看林岩的眸中,闪过道道暗芒,他一定要赢林岩。

    林岩和庄伟城比试,是边关将军与京城御林军副统领的对战,肯定精彩绝伦,众人再也没了用膳的兴致,纷纷出来观看。

    比试的地点选在花园旁,同样比剑和箭,但比试的方法不是拿剑打斗,或骑马射红心,而是一人拿弓箭射箭,别一人拿剑劈开那些射来的羽箭,看看是射箭的人速度快,还是劈箭的人剑法快。

    名门千金们站在一旁,悄悄望着场地中,对立的那两名英俊的年轻男子,庄伟城一身银色铠甲,英武不凡,林岩一身蓝色锦袍,儒雅清俊,羞红了少女们的脸。

    “你们猜猜,林将军和庄副统领谁能赢?”

    “林将军吧,他是边关将军,射箭,用剑最在行了……”

    “我猜是庄副统领,看他那凌厉的气质就知道,相比之下,林将军很儒雅,看起来就像是文人……”

    “庄副统领是武夫,霸气外露,动作粗野,我还是喜欢林将军,温文儒雅,又不失清华……”

    “花痴……”

    在少女们的悄声议论中,比试开始!

    庄伟城手拿一柄长长的弓箭,搭弓上弦,黑色的羽箭对着五米外的林岩狠狠射了过去。

    林岩拿持长剑,稳稳立着没动,在羽箭快要射到她身上时,猛然抬手劈下,坚硬的箭瞬间被碎成整整齐齐的两半,掉落在地……

    “好!”不知是谁惊呼一声,许多人也跟着起哄:“林将军真厉害!”

    庄伟城微微变了脸色,再次搭弓上弦,射向林岩,林岩如法炮制,将羽箭纷纷打落,叫好声此起彼伏,少女们看林岩的目光也满是炙热:“林将军好厉害!”

    “是啊是啊,剑法好快,庄副统领完全不是他对手呢……”

    庄可欣坐在轮椅上,看着林岩挺拔的身形,矫健的身手,听着千金们的啧啧赞叹,一颗芳心,微微凌乱。

    林岩动作潇洒,庄伟城慌了心神,一箭接着一箭,毫不停歇的连连射出,林岩稳稳站着,轻轻松松随手一扬,一支支羽箭瞬间碎成两半,箭再多,也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沈璃雪站在花园旁,看着交战中的庄伟城和林岩,微微一笑,庄伟城的速度远不及岩表哥快,两人的武功相差两筹,他输定了!

    “嗖!”一柄羽箭带着凌厉的劲风快速飞来,不是射向林岩,而是袭向了沈璃雪,沈璃雪清冷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冷冷看向庄伟城,却见他狰狞的笑着,眸中满是阴冷嗜血的笑。

    “璃雪!”羽箭射向沈璃雪,林岩想也没想,持剑飞向沈璃雪,剑尖斩落那支羽箭的同时,另一支黑色羽箭已经到了他面前,他速度再快,也来不及躲闪。

    “当!”一只发簪飞出,打落黑色羽箭,沈璃雪清冷的眸中寒光迸射。

    恶风消失,四周一片寂静,林岩松了口,望着地上的发簪,眸光闪了闪,捡起来递向沈璃雪:“璃雪,多谢你。”

    “表哥刚才也救了我一命,不必言谢!”沈璃雪笑笑,接过发簪,看庄伟城的目光满是冷冽:“庄副统领,你是射箭,还是杀人?”

    先用箭偷袭自己,趁着岩表哥急着救人,无瑕他顾时,再暗中偷袭,射伤他,庄伟城真够卑鄙无耻。

    “本统领只是一时失误而已,沈小姐又没有受伤,何必小提大作!”庄伟城冷冷说着,对沈璃雪的质问不以为然,心中暗恨,林岩命真大,自己算计的那一支狠箭居然没射到他。

    沈璃雪冷笑:“站在这里的是我和岩表哥,庄副统领一时失误的确不算什么,若是哪天,庄副统领在皇上面前失误,惊到或伤到皇上,那罪过可就大了……”

    庄伟城的面色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咬牙切齿的狠瞪着沈璃雪,御林军是专门保护皇宫与皇帝的,身为统领,他时常会近身保护皇上,沈璃雪嘲讽他箭术不精,是说他没资格做统领……

    众人看庄伟城的目光多了几分置疑,不远处,站在雷太尉身边的几名官员也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庄传城的面色更加阴沉。

    “庄副统领的箭术和林将军的剑法皆是高明,老夫佩服,换换位置,让林将军射箭,庄副统领拿剑劈箭……”

    雷太尉是主人,他走上前来打圆场,众人知道他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再多说什么,纷纷符合着他的话。

    庄伟城面色阴沉的拿了长剑,走到林岩刚才站的位置上,林岩拍拍沈璃雪的手背,温和的眸中闪过丝丝诡异的笑:“看我的!”

    林岩大步走到五米外,拿起那把长长的弓箭,搭弓上弦,三只羽箭并列射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射向庄伟城。

    庄伟城刹那间变了脸色,快速挥剑斩箭:“当!”一只羽箭被他打落在地,另外两只带着强势的力道,重重射到了他身上,若非他穿着铠甲,身体已被射穿!

    庄尚书也微微变了脸色,目光微微凝深,林岩的箭法,高深莫测。

    庄夫人快步走了过来,急声道:“老爷,林岩箭法极高,伟城怕是应付不了,你看是不是让他……”

    “不行!”庄尚书想也没想,直言拒绝:“妇道人家,就会出些馊主意,这种场合认输就丢死人了,林岩的箭快用完了,用完后,他会主动停手的!”堂堂御林军副统领,岂能向人认输。

    “嗖嗖嗖!”羽箭三支接着三支迅速射出,庄伟城手持长剑,手忙脚乱的挥舞着,却没劈开几支,一支支凌厉的羽箭都是射到他的铠甲上,当当当的掉落在地,清脆的声响,一声接着一声,像是对他无边的讽刺……

    众人看的直摇头,林将军应付羽箭时轻轻松松,庄伟城却是力不从心,林将军三支羽箭连发,支支对准庄伟城,庄伟城一支支的射,居然还会射偏,这两人的武功,相差甚远,庄伟城居然还故意挑衅,真是不自量力……

    “哧!”一只羽箭透过铠甲缝隙,深深的射进庄伟城肩膀上,尖锐的疼痛传来,鲜血直流,又是三只羽箭飞射而来,庄伟城惊慌的高呼声响彻云霄:“我认输,我认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85》,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85 表哥射渣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85并对腹黑郡王妃085 表哥射渣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