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渣男渣女乱伦

    林岩目光一凝,放下弓箭,已经射出的羽箭无法收回,径直射向庄伟城。

    “哧!”三支羽箭,一支被庄伟城打落,一支只射到铠甲上,一支深深的射进他胳膊内,鲜血溢出伤口,染红衣衫,顺着银色的铠甲缓缓下滑。

    “城儿!”庄夫人惊呼一声,惊慌失措的飞奔到庄伟城面前,手捧着他流血的胳膊,心疼的不知所措,手指颤抖着,不敢触碰他流血的伤口,颤声道:“城儿,你怎么样?”

    “没事!”庄伟城咬紧牙关,一声不吭,手臂轻颤,额头隐隐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林将军,城儿已经认输了,你为何还要射箭伤他?”庄夫人猛的看向林岩,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

    “庄夫人,那三箭是在庄副统领认输前射出的,如果您眼花了,没看清楚,可以问问其他人!”沈璃雪走到林岩身边,毫不客气的反驳着。

    她儿子故意使坏,想要射伤别人的时候,她听之任之,一言不发,如今,她儿子技不如人,罪有应得的受了伤,她居然颠倒是非黑白,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庄夫人被沈璃雪堵的哑口无言,保养得当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众人看庄夫人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异样,庄伟城学艺不精,受了伤不能怪林将军。

    “庄夫人是爱子心切,一时心急才会失言,沈小姐莫怪!”雷太尉走上来,沉声解释着。

    沈璃雪冷冷望着雷太尉,庄伟城受伤,庄夫人被驳,两人处于劣势,雷太尉就以主人的身份前来为他们解围,刚才庄伟城险些伤到自己和岩表哥时,雷太尉却是一直不管不问,半句公道话都没说,这东道主做的,半点都不公平……

    假装没有看到沈璃雪凌厉的指责目光,雷太尉看向庄伟城的伤口,凝声道:“庄副统领伤势不轻,必须尽快治疗,来人,带庄夫人,庄公子去客房,请府医为庄副统领拔箭,上药!”

    “有劳雷太尉!”庄尚书礼貌的道谢,冷冽的目光透过人群,暗暗凝望迎风而立的林岩,他隐隐有当年武国公的风范。

    “城儿,小心点儿!”庄夫人狠狠瞪了林岩、沈璃雪一眼,小心的扶着庄伟城的手臂向前走去。

    雷太尉,庄尚书和那几名官员也谈论着事情渐渐远去。

    “府里准备了客房,各位夫人如果累了,可以前去午休!”雷夫人微微笑着,招呼贵妇,千金们,举止大方,礼貌得体。

    “多谢雷夫人!”名门贵族都有午休的习惯,雷夫人这么一说,她们还真的有些困了,悄声议论着刚才的比试,三三两两的离开花园前去午休。

    花园只剩下沈璃雪和林岩两人!

    见沈璃雪皱起眉头,林岩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朝中分了许多派系,官员交好,荣辱与共,他们当然会向着自己人!”

    “我明白!”沈璃雪皱眉并非因为被人慢怠,而是恨自己的力量太弱小:“岩表哥,你在朝中,是不是过的很艰难?”

    武国公府早已没落,林岩初回京城,没有根基,更没什么交好的官员朋友,做事肯定不会一帆风顺,今日雷太尉的故意偏颇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回京后,直接听命于皇上,没加入朝中的任何派系,做事时,倒没什么人为难!”林岩轻轻说着,笑容温暖。

    “真的?”沈璃雪一怔,随即压低了声音:“难道雷太尉他们设宴,是为拉拢你?”直接听命于皇上,是得皇帝器重,会提前知道许多机密事情,朝中大臣拉拢,在情理之中。

    “也可能是为打探消息!”最近皇上交给林岩几件秘密任务,特意叮嘱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你伤了庄伟城,是间接得罪了庄尚书和雷太尉,这家宴,咱们不能再继续了!”沈璃雪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岩,在花厅看到庄可欣时,她就想离开了,但前来参宴,不用宴就走,不合礼数,她才硬着头皮留到了现在。

    “我也没打算多留,你先去门口等我,我向他们打过招呼,咱们就回府!”知道沈璃雪不想见雷太尉,庄尚书等人,林岩打算独自一人前去道别。

    “好,你小心!”沈璃雪点点头,转身走向大门,客人们都还在,她不担心雷太尉,庄尚书耍花招。

    林岩则快速走向客厅,官员们喝了不少酒,都已回客房休息,只有雷太尉,庄尚书坐在客厅里喝茶聊天,见林岩进来,他们立刻停止了交谈,深不可测的目光齐齐看向林岩。

    “雷太尉,庄尚书,晚辈还有事情,先走一步!”林岩站在客厅中央,礼貌的道别。

    “林将军,犬子鲁莽,得罪之处,还望将军见谅!”庄尚书笑呵呵的走上前来,看林岩的目光有些愧疚。

    “庄尚书多虑了,庄副统领尽全力比试时,难免会有疏忽之处,我不会放在心上。”顿了顿,林岩又道:“晚辈射伤庄副统领,也非有意,望庄尚书不要介怀!”

    庄尚书的笑容微微僵了僵,三言两语,将城儿的误射和受伤说成是两人在尽全力比试,把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林岩果然聪明。

    “林将军大人大量,庄某佩服,我以茶代酒,敬将军一杯!”庄尚书倒了两杯茶,端起其中一杯,一饮而尽。

    “庄尚书客气了,是林岩敬尚书才对!”林岩微笑着喝下另一杯清茶,在庄尚书灿烂的笑容中,头脑突然一阵晕眩,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所有知觉。

    望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林岩,庄尚书冷冷一笑,狠狠踢了他几脚:“林岩很聪明,一直在警惕着我的一举一动,可他万万没想到,我没将药下在水里,而是抹在了茶杯上,雷太尉,现在要怎么办?”

    “按原计划行事!”雷太尉轻抿一口清茶,深不见底的眼眸中闪烁着点点厉光,冷声对门外吩咐着:“来人,林将军喝醉了酒,扶他去客房休息!”

    沈璃雪离开花园后,边向外走,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太尉府的房屋景致,没发现什么异样,三三两两的丫鬟,小厮来回走动,她不好随意乱闯,不能细查,慢腾腾的走出太尉府。

    一阵排列整齐的侍卫自大路上缓步走过,庄严肃穆,沈璃雪以为是巡逻的侍卫,并未在意,正欲走向马车,一道修长的蓝色身影出现,挡住了她的去路:“沈小姐!”

    “湛王爷!”沈璃雪一怔,停下脚步,望望前行的侍卫们,浅笑:“湛王爷亲自带兵巡视,真是辛苦!”

    “职责所在。”东方湛微笑的目光,淡淡望了望太尉府大门上方的牌匾:“沈小姐随丞相夫人回娘家?”太尉府是雷氏的娘家,也算是沈璃雪的外公外婆家,她随雷氏来,合情合理。

    “不是!”沈璃雪摇摇头,压低了声音,美眸中带了一丝戏谑:“我是随岩表哥来参加相亲宴的!”这件事情迟早会传出去,她不担心别人知道。

    “相亲?”东方湛挑挑眉,温和的眸中暗带着好奇:“和哪家小姐相亲?”

    “庄尚书的女儿庄可欣!”提到这个名字,沈璃雪没什么好感,语气也变的十分淡漠:“我们和庄尚书,雷太尉一家刚刚用完膳,正准备回去,岩表哥去道别了……”

    “林将军和庄副统领,即将比武争夺御林军统领之职,还能心平气合的同桌用膳,心性不错,定力也极高……”东方湛轻点着头,赞叹不已。

    沈璃雪一怔:“湛王爷刚才说什么?”

    “御林军统领年龄大了,辞官归田,青焰年轻才俊中,最适合这个位置的,除了你表哥林岩,就是庄伟城副统领,三天后,他们两人会在皇宫比武,赢者升任御林军统领之职……”东方湛看着沈璃雪,如实相告。

    沈璃雪一惊:“岩表哥知道这个消息吗?”

    东方湛摇摇头:“不知道,这事是昨天早晨决定的,还没有对外宣布,除了本王外,知道的人不超过五个……”

    沈璃雪清冷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心中浮上一丝不好的预感:“雷太尉,庄尚书知道这件事情吗?”

    “庄尚书不知道,雷太尉知道,有几名大臣力保林岩做御林军统领,也有几个大臣觉得庄伟城不错,雷太尉便向父皇提了这个建议……”东方湛顿了顿,淡淡道:“最晚明天,这件事情就会宣布了……”

    沈璃雪抬头望望天空,太阳已在西斜,再看太尉府,长长的道路上,不见林岩的身影:“湛王爷,您有事先去忙吧,我去催催岩表哥!”

    不等东方湛回答,沈璃雪已转过身,大步向府内走去,墨色的眼瞳中,闪烁着冷冽的光芒:

    客厅距离花园并不远,自己走的又很慢,岩表哥道别的话说上一箩筐,也该回来了,他不见踪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他出事了!

    今天的相亲宴,是个局,她和林岩走进太尉府时,就踏进了雷太尉,庄尚书布的局中,难怪自己重伤过雷聪,雷太尉都没找自己麻烦,因为他们的目标是岩表哥!

    望着沈璃雪快速走远的窈窕的身影,东方湛嘴角轻勾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太尉府有好戏了!

    沈璃雪并没有直接跑去客厅质问救人,而是悄无声息的来到客厅外,将窗子掀开一条小缝,悄悄向里望去,客厅正中,雷太尉,庄尚书笑容满面,把酒言欢:“雷太尉,我敬你一杯!”

    “应该是本太尉敬庄尚书,恭喜伟城升任御林军统领……”

    庄尚书呵呵笑着,眼睛微红,满脸自豪:“犬子升任,都是雷太尉的功劳……”如果林岩老老实实呆在肃北做他的将军,他们和他,井水不犯河水,可他居然不自量力的跑来京城抢御林军统领之职,自寻死路!

    庄尚书的恭维很务实,说的雷太尉心花怒放,醉眼朦胧,还不忘谦虚:“是庄小姐牺牲自己,成全了伟城,老夫不敢居功……”

    沈璃雪关上窗子,快速远去,她已经知道林岩在什么地方了。

    客房,庄可欣正准备休息,房门突然被推开,两名小厮扶着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庄夫人和庄伟城。

    “你们这是干什么?”庄可欣惊讶的询问,在看清那名年轻男子的容貌时戛然而止:“林岩!”

    “就是他!”小厮将林岩扶到庄可欣的床上,快速退了出去,庄伟城走上前来,重重的拳头狠狠打到昏迷不醒的林岩身上,通红的眸中闪着疯狂的神色:“你居然敢伤我,敢伤我……”

    从小到大,他一直是同龄人中最优秀的,尤其是箭法,百步穿杨,无人能及,这个可恶的林岩,不但破了他的箭法,还将他射成重伤,可恶,可恶!

    林岩面色苍白,眉头紧皱着,咳嗽几声,却没醒过来,嘴角隐隐泛出一丝血红。

    庄可欣不悦的瞪了庄伟城一眼:“哥,这是我房间,你打死他,咱们都会有麻烦的!”

    “便宜他了!”庄伟城停了手,不甘心的又狠狠踢了林岩一脚,林岩修长的身躯倒向庄可欣。

    男子特有的阳光青草香扑面而来,庄可欣一阵芳心乱跳,颤声道:“娘,哥,你们想做什么?”

    “当然是给你找个好夫婿了!”庄伟城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庄可欣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的拆穿庄伟城的谎言:“你把林岩弄的声名狼藉,无非是想抢御林军统领之职,随便找个女人就可,为何一定要选我?我可是你的亲妹妹!”

    “正因为你是我的亲妹妹,我才会让你来演这出戏!”庄伟城傲然的回答着,看向庄夫人。

    庄夫人会意,走上前来,轻搂着庄可欣的肩膀,叹了口气:“可欣,大夫诊断,你的腿不可能恢复了,娘要帮你找个好夫婿,照顾你一辈子,我和你爹仔细考察过,林岩品性不错,武功,学识都很好,绝对配得上你,林岩的父母远在肃北,他娶了你,会在京城定居,你也不需要伺候公婆……”

    “以这种方法嫁人,让我一辈子抬不起头来,还说是为我好?”庄可欣看着庄夫人,眸中满是嘲讽,偏帮儿子,也没必要毁掉女儿,女婿吧。

    “庄可欣,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残废一个,你那摔断腿的说法,能隐瞒得了多久?放眼整个京城,有哪家公子愿意娶一名残废做正妻的?”庄夫人的话太温柔,又不具什么说服力,庄伟城听的很不耐烦,亲自上阵,劝解庄可欣。

    “就算有名门的公子看上你,娶回家做正妻,以你现在的身体,能压制得住婆婆吗?能管得了夫君的姨娘,小妾吗?”

    庄可欣低垂了头,没有说话,小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名门贵族的婆婆都难伺候,她现在自顾不瑕,哪还能震慑得住别人。

    “林岩家在肃北,在京城是独身一人,没有根基,也没有亲戚朋友,你嫁给他,不必应付公婆,又有我和父母看着,他绝不敢欺负你!”见庄可欣的态度有些软化,庄伟城急忙趁热打铁。

    “我可以明正言顺的嫁给他,为何一定要用这种方法?”庄可欣小声嘀咕,名誉是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她不想亲手毁掉。

    庄伟城嗤笑一声:“林岩相貌堂堂,武功高强,再加上他武国公孙子的身份,京城多的是名门少女对他趋之若鹜,你以为他会看得上你这个残废?还是说,你以为像林岩这么优秀的男子,满大街都是,一抓一大把?”

    说到林岩的武功,庄伟城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肩膀和胳膊上的伤,都是拜他所赐,因为要陷害他,他身上不能留下太重的伤势,否则,他早将林岩打个半死了。

    庄可欣美丽的小脸瞬间黑了下来,她一直不愿相信,却不得不承认,她的腿残废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跑跑跳跳,只能坐在轮椅上一辈子,她最恨别人在她面前提残废二字,可她这个亲哥哥,口无遮拦,天天把残废二字挂在嘴边,嘲讽她这个亲妹妹。

    “就算你想尽千方百计,让他娶了你,你是高攀,就你这残废的身子,他娶平妻,纳一堆姨娘,小妾,别人都不会指责他半句,但如果你**于他,就是他毁了你的清白,你是下嫁,他如果敢对你不敬,所有人都会谴责他……”庄伟城分析着道理,淳淳善诱。

    庄可欣低了头,一言不发,心中却思绪万千,哥哥说的没错,事情确是如此!

    看着庄可欣阴晴不定的面色,庄夫人又是一声轻叹:“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不会害你,大街上多的是跑马遛鸟的无能公子哥,你随便找个窝囊废嫁了,有你哥哥看着,他们也不敢怠慢你,但我们希望嫁个优秀的男子,过的好些……”

    “如果林岩的名声毁了,就不能再入朝为官,我嫁他,岂不是要过平民百姓的生活?”庄可欣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享受惯了,不想过那贫困的生活。

    庄可欣松了口,庄夫人喜笑颜开,轻拍着她的手背,笑道:“娘会将半个相尚书府的产业给你做嫁妆,就算林岩不做官,也能保你们两人一辈子衣食无忧,况且,你哥哥升任了御林军统领,如果林岩在家闷的无聊,可以让他去做御林军!”

    御林军是专门保护皇帝和皇宫的,月俸还算可以,养活妻儿,不成问题。

    “快点拿主意,林岩的药效,是有时间限制的!”庄伟城望望外面的天空,不耐烦的催促着,该说的话他都说了,该讲的道理他也讲了,如果庄可欣再不同意,他不介意另找几名丫鬟制造假相,虽不及强暴尚书府千金震惊,也足够林岩身败名裂了……

    幸好听了雷太尉的话,提前试探林岩,否则,三天后那场比试,自己必输无疑,御林军统领的位子,也就与自己无缘了!

    林岩静静的躺在床上熟睡,对外界的一切毫不知情,英俊的脸部线条完美,柔和,睡颜安然,让人看的移不开眼,庄可欣一颗芳心砰砰乱跳,咬咬牙,狠狠心:“我同意!”

    “如此甚好!”庄伟城淡淡说着,走出房间,庄夫人拍了拍庄可欣的肩膀,也起身离开,并悄然关上了房门,长长的松了口气,一箭双雕的计策,终于实施了,不久之后,伟城会成为御林军统领,可欣会嫁得如意郎君,尚书府双喜临门。

    庄伟城大步前行着,马上就要走出院子,庄夫人四下望望,也快步走向自己的客房,先回去休息休息,等会带人来看好戏。

    沈璃雪悄悄从窗边移了过来,望着庄伟城,庄夫人快速远去的背影,眸中闪过丝丝锐利冷芒,他们和庄可欣的对话,她全都听到了。

    为了自己的利益,设计陷害,让别人身败名裂,将自己的成功,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真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升任御林军统领,嫁如意郎君,他们做梦。

    庄伟城肩膀,胳膊都受了伤,身穿铠甲在太尉府里慢腾腾的走着,嘴角轻勾起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林岩武功高强又能如何,御林军统领的位子,同样轮不到他来坐!

    沈璃雪飘身到一棵大树后,手中捏着一枚闪闪亮亮的银针,悄悄观察庄伟城,寻找合适的下手机会,庄伟城一身铠甲,连箭都能挡住,更不惧银针。

    沈璃雪武功不及他,不敢轻举妄动,抬头望望天空,太阳又斜了几分,岩表哥那边快要出事了,不能再耽搁。

    眸光闪了闪,沈璃雪拿出一枚珠子,对着庄伟城弹了过去:“当!”珠子撞到铠甲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什么人?”庄伟城动作一顿,怒喝着,全身戒备,凌厉的目光警惕的打量着四周,触目所及的除了花草树木就是房屋,风吹过树叶,发出少沙的声响。

    难道是自己多心了?庄伟城看下脚下的珠子,温和圆润,颗粒饱满,成色极是不错。

    再次警惕的望了望四周,庄伟城以最快的速度弯腰捡珠子,在他低头的瞬间,大树后的沈璃雪冷冷一笑,手中银针对着庄伟城射了过来。

    银光越过铠甲,刺入肌肤,庄伟城只觉后颈一痛,眼前瞬间黑了下来。

    沈璃雪从大树后走出,望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庄伟城,恨恨的踢了几脚,抓起他的一只腿,像拖死猪那般,快速向客房拖去,铠甲在地上磨出一条长长的痕迹。

    东方湛一袭蓝色锦衣,立于不远处的窗前,望着拖人快速前行的沈璃雪,嘴角轻扬起一抹浅浅的笑,他以为她需要帮忙,特意派了人暗中潜入,没想到她独自一人,就算计倒了庄伟城,比他想象中的聪明,厉害,也更独立,真是个有意思的女子,东方珩的未婚妻么!

    客房,庄可欣将自己脱的只剩下白色裘裤和杏黄色肚兜,玲珑有致的身形一览无余,白嫩的小手像在抚摸绝世珍宝,轻轻描绘着林岩优美的脸部线条,美眸中尽是笑意。

    这个男人,比她哥哥聪明,也比她哥哥厉害,更比她哥哥有才学,她是喜欢的,可偏偏他是沈璃雪的表哥,让她生出几分不悦,潜意识的不想靠近。

    但母亲和哥哥说的没错,他是青焰少有的优秀男子,在名门公子中,她还真找不出几个像他这般优秀的,她嫁他,并不亏,以这种方法和他绑在一起,更能让他对她生出几分愧疚。

    身败名裂,无法再入朝为官,没关系,她有嫁妆,她养他,如此一来,他的一切,就全部掌握在她的手里了,她让他往东,他不能往西,她让他往西,他不能往东。

    至于沈璃雪,等她掌控了林岩,让他对她言听计从后,有的是办法教训她。

    庄可欣纤细的手指顺着林岩光洁的下巴,轻轻移到了他衣扣上,正欲解开,一只素白的小手凭空伸出,打开了她的手掌:

    “庄小姐身为名门千金,没有半点矜持,如此饥渴的明目张胆强行男子,啧啧!”真是不要脸到极点。

    “沈璃雪!”看着那张明媚的脸庞,庄可欣一惊,她来了这里,自己想要顺利实施计划就必须……

    眸光一凝,庄可欣对着门外高呼:“来……”

    一道银光闪过,庄可欣高亢的呼救声戛然而止,身上的穴道也被点住,动弹不了半分,庄可欣心中大骇,滴溜溜乱转的眸中闪过丝丝恐惧,沈璃雪居然会银针点穴,糟糕……

    “啪啪啪!”沈璃雪双手开弓,十多个耳光尽数甩到了庄可欣脸上,白嫩的小脸瞬间红肿起来:“这是教训你诬陷我表哥的利息!”

    庄可欣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能恨恨的瞪着沈璃雪,美眸愤怒的快要喷火。

    沈璃雪视若无睹,抓着林岩的胳膊将他扶下床,安置到一旁的座椅上,窈窕的身形窜出窗子,在庄可欣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将身穿铠甲,如死尸般的庄伟城拽了进来。

    为了实施一箭双雕的计策,雷太尉撤走了附近的丫鬟,小厮,倒是方便了沈璃雪算计庄伟城。

    庄可欣的心咯噔一下,难道沈璃雪想要……真是卑鄙无耻!

    沈璃雪没看到庄可欣眸中的惊惧与愤怒,将死猪般的庄伟城扔到地上,狠狠踢了他几脚,伸手去解他的铠甲,铠甲的穿戴很复杂,她解了半天,也没解开几条结带,额头还累出了一层汗,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眸中闪过几丝焦急。

    庄可欣心中的担忧渐渐消失,漂亮的眸中闪烁着浓浓的嘲讽与不屑,连铠甲都不会解,真是愚蠢,母亲很快就会带人来了吧,自己要好好想想计策,不但要嫁给林岩,还要算计死沈璃雪。

    “岩表哥,岩表哥!”林岩是将军,精通打仗,会穿解铠甲,沈璃雪轻轻摇晃着呼唤他,想叫醒他帮自己的忙。

    林岩沉沉睡着,任由沈璃雪如何摇晃,都没有半分反应。

    庄可欣扬唇冷笑,哈哈,林岩被下了药,叫是叫不醒的,沈璃雪真是个笨蛋!

    在庄可欣幸灾乐祸的目光中,沈璃雪眸光一凝,拿出几枚银针,扎进林岩几处大穴,又拿了杯冷茶,猛的泼到了他脸上……

    林岩身体一震,摇着头睁开了眼睛,眸中闪过丝丝疲惫,看到沈璃雪后,猛然一怔:“璃雪,你怎么……”

    沈璃雪对他做了个禁声的姿势,递上一方丝帕,压低声音道:“他们想算计你,你快擦擦脸,帮我解铠甲!”

    林岩一惊,回想他昏迷前发生的事情,再看看屋内的情形,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目光瞬间寒冷如冰,胸口传来阵阵刺痛,林岩忍不住轻咳几声,快步上前,拉起了沈璃雪:“这里交给我!”

    看看完好无损的林岩,沈璃雪,再望望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庄伟城,以及不能言语的自己,庄可欣心急如焚,沈璃雪要反算计自己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可欣,你睡醒没有,时候不早了,咱们该回府了……”庄夫人故意提高的询问声在屋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庄可欣眸中闪着狂喜的神色,娘来了,太好了,林岩,沈璃雪,一个也逃不掉……

    林岩冷冷一笑,手抓着铠甲猛然一按,铠甲瞬间散落一地,挥掌将庄伟城打到床上,林岩拉着沈璃雪快速奔向窗子。

    沈璃雪在窗口停下脚步,迎着庄可欣狠毒的快要吃人的目光望了过来,明媚的脸庞比天上的骄阳还要耀眼,微微笑着,得意挑衅的对她摆摆手,快速飘出了窗子。

    窗子关上的刹那间,紧闭的房门被打开,庄夫人带着几名贵妇,几名千金,十几名丫鬟走了进来,关切道:“可欣啊,你睡醒没有……”

    屋内,男子,女子的衣服交杂着散落一地,画面极是奢靡,几块银色的铠甲凌乱的铺在地上,衬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说不出的暧昧。

    大床上的账幔拉下一半,交叠在一起的赤果男女朦朦胧胧的映入眼帘,床板微微颤动,仿佛他们还在尽情的做着那种事情。

    男子强健的身躯压在女子雪嫩的肌肤上,完美契合,帐幔遮不住那漩漪的春光,更遮不住他们刚才的疯狂,凌乱的大床,暧昧的画面,高涨的**气息扑面而来,贵妇们猛然一怔,未嫁的贵族千金们则羞红了脸,转过身,不敢看这春光外泄的画面。

    “是庄统领和庄小姐!”不知是谁惊呼一声,整个客房炸开了锅。

    沈璃雪混在人群中,看着屋内的画面,无声冷笑,兄妹乱了伦,对贵族来说是奇耻大辱,为天理所不容,这一次,看庄伟城怎么做御林军统领,看庄可欣还如何嫁人……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透过窃窃私语的人群望向大床,却见庄夫人急步上前,快速拉下另一半帐幔,震惊的目光看着叠压在一起的两兄妹:“城儿,可欣,你们怎么了,快醒醒……”心中暗暗焦急,林岩呢?林岩去哪里了,躺在床的男子,怎么会成了城儿?

    庄可欣目光焦急,看着庄夫人,眼睛急转着,刚想示意她自己被人算计了,不能说话,喉咙突然一轻,身体也能动了,快速推开压在她身上的庄伟城,抓过一旁的被子盖住自己,高声哭泣:“娘,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明明一个人在睡觉,醒来就成这样子了……”

    沈璃雪挑眉,庄可欣倒是聪明,想将责任全部推掉,可惜,事情不会如她所愿!

    庄伟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轻揉着额头,慢腾腾的坐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锦被滑下,露出他那健壮的身材,象征着男性的关键部位也露了出来,离的最近的几名丫鬟惊呼一声,纷纷转过身,小脸瞬间红透,庄公子好随意……

    庄伟城这才看到门口的贵妇,千金,再看看自己和近在咫尺的庄可欣,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手忙脚乱的快速下床去捡衣服,性感的身材一览无遗,门口的贵妇,千金们惊呼着,纷纷捂眼退出房间。

    庄伟城一惊,随即意识到身体被人看去,丢人丢大了,头脑一热,抓着庄可欣的胳膊怒吼:“林岩呢,林岩呢?”躺在这里被捉奸的应该是林岩才对,怎么会变成了他?

    庄可欣被晃的头脑晕眩,心中暗骂,蠢货,现在询问森岩的下落,是想将事情全部抖出来吗?

    “我在这里,庄副统领找我何事?”林岩拨开人群走了过来,剪裁合体的锦绣长袍,彬彬有礼的儒雅气质,与庄伟城的不着寸缕,狼狈不堪形成鲜明的对比,几名贵族千金含羞带怯,小脸飞上两抹红霞。

    “林岩,你陷害我,我杀了你!”庄伟城将衣服胡乱的裹在身上,怒冲冲的对着林岩冲了过来。

    林岩微微笑着,猛然转身,庄伟城没碰到他,重重撞倒一名贵族千金,千金娇弱的身体摔倒在地,疼的哭了起来:“好痛,好痛……”

    庄伟城无心理会那位叫痛的千金,转身怒视林岩,眸光愤怒的喷火:“我杀了你!”

    “城儿,住手!”雷太尉,庄尚书急步走了过来,厉声阻止庄伟城,再闹下去,城儿,欣儿就坐实兄妹**的罪名了。

    “雷太尉,爹,林岩陷害我!”庄伟城恶狠狠的当众告状,看林岩的目光,寒冷如冰。

    庄尚书递给庄伟城一个安抚的眼神,冷冷看着林岩:“林将军,对城儿的指控,你有何话说?”

    心中暗暗纳闷,林岩当着他们的面喝下那杯有问题的茶水,他们也确认他已经中招,为何他会安然无恙,还反将一军,暗中算计了城儿和欣儿?

    “庄副统领被人捉奸在床,想推脱责任,于是嫁祸于人……”沈璃雪走上前来,抢在林岩前面,漫不经心的解释着。

    “为何这么多人他不嫁祸,偏要嫁祸林将军?”看着沈璃雪明媚的脸庞,清冷的目光,庄尚书瞬间明白,是她坏了他们的好事,但他不能轻易认输,否则,城儿和欣儿的名誉就彻底毁了。

    沈璃雪微微一笑:“因为我表哥是第一个赶到的男子,在此之前,这里只有夫人,千金,不如他厉害,他想嫁祸,也嫁祸不了……”

    “男宾与女宾的客房相隔甚远,林将军真是迅速,事发后就赶到了这里!”庄尚书看林岩的目光透着疑惑与不信任,字字句句怀疑他做了手脚,在欲盖弥彰。

    “我表哥懂武功,轻功,又不是那些整天文文绉绉,走路慢慢腾腾的迂腐之人,快速赶来这里有什么好奇怪的!”沈璃雪毫不客气的反驳着,**的罪名,庄伟城和庄可欣坐定了,休想将事情推出去。

    “你!”庄尚书看着沈璃雪,气的咬牙切齿,林岩被迷昏后,直接送来了这里,并没安排什么客房,为了实施计策,雷太尉故意制造了他醉酒在客房休息的假相,没想到没害成他,还成了他无罪的挡剑牌……

    “我的脸,我的脸……”见庄尚书被驳的哑口无言,庄可欣捂着小脸哭了起来,将众人的目光全都吸引过来,恶狠狠的瞪着沈璃雪:“是你打了我的脸?”

    “庄小姐说什么糊话呢,庄公子喝醉酒,误闯你房间,你不从,被他打脸,怎么能怪到我身上?”沈璃雪高声辩解着,满眼无辜:“难不成庄小姐被打迷糊,都分辨不清打你的人是谁了?真是可怜。”

    沈璃雪!庄可欣狠瞪着沈璃雪,美眸愤怒的险些喷出火来,害人害到不留痕迹,真是高明的贱人!

    众人看庄尚书,庄夫人,庄家兄妹的眼神充满异样,刚才,庄伟城,庄可欣兄妹当着他们的面**,庄伟城更在她们面前,光着身子毫不避讳,东窗事发后,还想洗清自己,嫁祸于人,真是可笑!

    将庄尚书一家愤怒不甘的神色尽收眼底,沈璃雪勾唇冷笑,半个时辰后,京城大街小巷就会传遍这件事情,庄家人肯定会丢尽颜面,看他们还敢不敢再暗算别人……

    “璃雪,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府!”林岩走上前来,看沈璃雪的目光,温和亲切,事情已经解决,庄尚书一家身败名裂,乌烟瘴气的太尉府,他没兴趣再留。

    “好!”沈璃雪点点头,微笑着正欲转身离开,雷太尉冷酷的声音从旁响起:“慢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86》,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86 渣男渣女乱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86并对腹黑郡王妃086 渣男渣女乱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