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渣母愤怒不堪

    “姐姐说这只发簪啊!”沈盈雪拿过那只紫色发簪,细细抚摸,琉璃璀璨的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闪耀人眼。

    “这是母亲为我置办的头面,在宝斋行订做的!”言语中透着浓浓的得意与炫耀。

    沈盈雪是相府嫡出千金,身份尊贵,衣服是在最好的绸缎铺订做,首饰是在最大的宝斋行订做,住的雪园是相府环境归好的,出行也坐最华丽的马车,比穿成衣,戴次品首饰,住小院落,坐马车看她脸色的沈采云,沈采萱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沈采云面色一僵,径直垂下眼睑,小手悄然紧握成拳,生成庶女,被人嘲讽、欺压,吃穿住用更比人低了一等,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也不该过这样的日子……

    沈采萱的面色也变的有些难看,却没沈采云那么激烈,望望那名贵的发簪,满目忌妒的撇撇嘴,没有说话。

    看着发簪中流动的璀璨琉璃的紫色,沈璃雪冷笑,雷雅容既不姓林,也不是武国公府的人,她订做的发簪,怎么会有林青竹首饰的特有标记?事情有蹊跷。

    “小姐,相府到了!”马车停稳,丫鬟,嬷嬷们恭敬的禀报声在车外响起,沈盈雪快走一步,动作迅速的挑开帘子,最先下了马车,扶着丫鬟的手,快速向府内走去。

    踏进相府的瞬间,她停下脚步看了沈采云一眼,那一眼挑衅,嘲讽,不屑,饱含着无限深意,沈璃雪挑挑眉,暴风雨即将来临。

    “采云啊,你说你一名身份低微的庶女,和盈雪姐姐抢什么湛王,她去向爹告状了,你等着被罚吧!”沈采萱同情的望了沈采云一眼,轻轻叹了口气,慢腾腾的走进相府。

    沈采云苍白的小脸微微僵硬,贝齿紧咬了下唇,砰着头皮走进相府,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味的逃避根本没用,她必须要学会面对,应付,尽一切努力,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沈璃雪走在最后,看着快步前行的三道窈窕身影,扬唇浅笑,相府又要再起热闹,自己也应该趁着热闹,查查那只发簪之事。

    走进相府,沈璃雪没回竹园,径直去了水池边的凉亭里纳凉。

    稍顷,秋禾来报:“大小姐,老爷重罚了四小姐,正在雅园打板子!”

    沈璃雪挑挑眉:“什么罪名?”事情闹到沈明辉和雷氏那里,肯定不会善了,沈采云一定会倒霉。

    “忤逆,殴打亲姐姐,不知礼数……”秋禾滔滔不绝的将沈明辉给沈采云定的罪名报了出来。

    “这么说,二小姐安然无恙?”沈璃雪扬唇冷笑,沈盈雪都已经残了条胳膊,沈明辉居然还是像以前一样偏心她,真是世间难得的‘慈父’。

    “是啊,二小姐坐在一旁观刑呢!”想想二小姐的得意,四小姐的凄惨,秋禾就忍不住摇头,同是千金,嫡庶不同,待遇也差了许多。

    “要打多少板子?”沈璃雪轻抿一口茶,漫不经心的询问着。

    “原定的是五十大板,不过采云小姐讲了许多道理,减去一部分刑罚,只打三十大板!”刚才在雅园,沈采云慷慨陈词,说的相爷和夫人微微色变,秋禾疑惑加不解,四小姐一向沉默寡言,什么时候变的那么能言善辩了?

    “金姨娘呢?”漫不经心的询问着,沈璃雪放下茶杯,起身走向雅园,三十大板,沈采云能撑得住,但金姨娘肚子里有个名死金牌,她如果拿出来用用,沈采云倒是不必受这么重的罚。

    “金姨娘伤心的痛哭呢!”秋禾跟在沈璃雪后面,低低的回答着。

    “只是哭吗?”

    凉亭距离雅园不远,说话间,沈璃雪已到了雅园门口,沈采云被死死按在凳子上重重打板子,美丽的小脸苍白的毫无血色,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滴落,美眸中充满了愤怒与不甘。

    金姨娘则坐在一旁的竹椅上,手捂着腹部,看着被打成重伤的沈采云,满脸伤心,不停抹眼泪。

    沈璃雪挑挑眉,金姨娘气量小,心胸小,还是个愚蠢的笨蛋,相府子嗣是多么有利的条件,她居然不用,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儿被打!

    “禀相爷,三十大板已经打完!”粗使嬷嬷打完最后一板子,放开沈采云,垂首立于一侧,恭敬的禀报着。

    “嗯!”沈明辉漫不经心的看了沈采云一眼,苍白的小脸,汗透的衣衫,更让他心情烦乱,不耐烦的吩咐道:“送她回云园养伤!”

    “四小姐……我可怜的四小姐!”金姨娘在丫鬟的轻扶下,哭哭啼啼的急步奔上前,抓着沈采云的胳膊,哭的悲伤难过。

    望着胆小懦弱,不知所措,只会痛哭的金姨娘,沈采云紧紧皱起眉头,随即闭了眼睛,不再理会她。

    看着被打成重伤,即将陷入昏迷的沈采云,沈盈雪轻抿着茶水,洋洋得意,美眸中闪着无尽的傲视与嘲讽:和自己抢男人,就是这种下场,看谁以后还敢和自己做对。

    沈采云被抬回云园,金姨娘也哭泣着跟了过去,雅园正室大开着房门,雷氏站在书桌后,悠然自得的抄平安经,抬头看着匆匆忙忙离开的人群,嘴角扬起一抹冷傲的嘲笑。

    沈璃雪对赵姨娘使了个眼色,赵姨娘心神领会,上前一步,福福身,恭声道:“夫人,小仓库的钥匙,可是在您那里?”

    “你问这个做什么?”雷氏皱皱眉,却并未抬头,手中动作也没停,继续在纸上写写,画画。

    赵姨娘微微笑笑:“回夫人,妾身想清点小仓库……”

    “清点小仓库?”雷氏一震,写字的动作猛然顿了下来,凌厉的目光猛的射向赵姨娘:“你只有一个月的管家权,掌管好府里的大仓库便可,至于我的小仓库,里面放的全是我的私人嫁妆,有专人看管,就不劳你再费心思了。”

    “夫人的私人嫁妆,妾身确实无权管辖,不过,妾身清点大仓库时,发现有几样贵重物品不见了,想着可能在您的小仓库里,这才请求清点小仓库,还请夫人谅解。”赵姨娘福福身,放低着姿态,礼貌真诚。

    雷氏轻哼一声:“大仓库和小仓库里的东西一直都是分开放的,从未混杂过,大仓库里的东西不见了,绝不会在小仓库里……”

    赵姨娘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大小姐说的果然没错,雷雅容将小仓库若若珍宝,轻易不让人进,若是她想悄悄设计自己,偷偷将大仓库里的东西放到小仓库,再借口小仓库原封不动,就可成功让自己担上失职的罪名……

    沈璃雪蹙了蹙眉,大仓库里放的,多是一些药材和贵重绸缎,头面,首饰几乎全在小仓库里,雷氏一再找理由,阻止清点小仓库,是想给赵姨娘下马威,还是小仓库有问题?

    “小仓库一直独立,由夫人的人管着,安全妥当,赵姨娘只有一月管家权,确实不该过问,但是现在,赵姨娘初掌权,大仓库里的东西对不起来,极有可能被下人误放在了小仓库里,夫人就算不让赵姨娘清点小仓库,也让她进去找找那几样贵重物品,如果真的被放在了小仓库里,赵姨娘却担了失职之罪,岂不是冤枉了她!”

    “小仓库是我的私人仓库,与相府的东西毫不相干,大仓库里的东西绝不会在小仓库里,赵姨娘无权查看!”雷雅容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的望着沈璃雪和赵姨良,神情微傲,高高在上,她的宝贝嫁妆,怎么能让低微下贱的姨娘清点,触碰。

    赵姨娘的面色瞬间苍白,雷雅容是要给自己定下管家不利的失职之罪了。

    沈璃雪冷冷一笑,自己也没说什么,雷氏居然这么大反应,小仓库,很可疑:“夫人嫁给爹,就是相府之人,夫人的嫁妆,也是相府的东西,赵姨娘掌管着整个相府,小仓库也在管辖的范围之内……”

    言外之意,与雷雅容商量,是尊重她,如果她坚持不交钥匙,赵姨娘完全可以破门而入,强行进入小仓库。

    雷氏的面色阴沉下来,冷冷望着沈璃雪:“你在要挟我?”

    “不是要挟,是劝解,只要夫人打开小仓库的门,让赵姨娘找出那几件物品,事情就可轻松了结!”

    沈璃雪嫣然一笑,让人如沐春风,看到雷氏眼中,却是浓浓的得意与挑衅:“万一有人手脚不干净,趁机贪墨我的嫁妆首饰,我岂不是有冤枉无处申!”

    “若是夫人不放心,可以派人跟着一起寻找那几样东西!”沈璃雪只是想看看小仓库里有没有林青竹的首饰,就算雷氏的人跟着,也没关系。

    “管家,就要担起掌家的职责,小仓库也在管辖范围内,就让赵姨娘进去查看吧!”一直未曾说话的沈明辉皱着眉头开了口,后院的事情他不懂,却也知道,物品要造册归类,清点清楚,迷迷糊糊,不清不楚的,岂能管好相府。

    沈明辉亲自发话,雷氏不能再强行拒绝,再望望沈璃雪和赵姨娘,无论她们是真为丢失的贵重物品,还是另有原因,自己派人跟着,不怕她们在小仓库里做手脚,等她们搜不到东西,空手出来时,哼……

    “米嬷嬷!”

    “是,夫人!”米嬷嬷走上前来,从雷氏手中接过一串钥匙,面无表情的引领众人走向小仓库:“赵姨娘,大小姐,请随奴婢来!”

    小仓库单放雷氏的嫁妆,没有置的太远,就是雅园中的西厢房,牢固的房门打开,百抬大箱子映入眼帘,沈璃雪看到赵姨娘眸中闪过浓浓的惊叹。

    走进仓库,沈璃雪随便打开一个箱子,顿觉眼前一亮,各色金光灿灿,亮光闪闪的发簪,耳环,玉镯等首饰堆满一箱,闪亮人眼。

    沈璃雪挑挑眉,雷太尉真是底蕴丰厚,给雷氏的嫁妆都这么大手笔,仔细望望各种首饰,没有看到熟悉的标记,沈璃雪盖上盖子,继续去看下一箱。

    赵姨娘站在一箱首饰旁,看的怔愣,久久站着没动,这一箱嫁妆,够她吃上一辈子了,雷雅容居然有近百箱,真有福气!

    “大小姐,夫人的嫁妆都很贵重,请您不要随便触碰!”沈璃雪打开一只箱子,正欲查看首饰上的花纹,米嬷嬷傲气的提醒声从旁响起。

    沈璃雪直起身体,冷冷看着她:“米嬷嬷,大仓库不见的那几样东西,是混杂在这些嫁妆里的,万一它们被压在最下面,不仔细找找,岂能找得出来!”

    首饰很娇贵,都是分层放的,一样一样,摆的十分整齐,放眼望去,一目了然,沈璃雪也一直用看的,并未触碰那些首饰,最下面那几只耳环放在最里端,花纹被压住,她看不到,才想着拉一点出来,没想到米嬷嬷立刻前来阻止,雷雅容是宝贝这些首饰,还是嫌弃别人身份低微,不配碰她的发簪,耳环?

    “这些首饰都价值近千两银子,极是贵重,不能出半点差错,若是大小姐想看,奴婢来拿!”说着,米嬷嬷小心翼翼,慢腾腾的将首饰拿了出来,速度慢如蜗牛,如呵斥珍宝般,仔细,谨慎的捧至沈璃雪面前,却发现,沈璃雪已经将下一箱的首饰看完了……

    米嬷嬷故意耽搁时间,就是想让沈璃雪生气,如此一来,米嬷嬷就能找理由终止查看小仓库,无聊的小伎俩,沈璃雪岂会上当。

    “大小姐!”米嬷嬷手捧着耳环,重重招呼一声,提醒沈璃雪,她在等她的查看。

    沈璃雪的目光落在另一箱的首饰上,头也未回,轻轻摆摆手:“放进去吧!”在米嬷嬷拿首饰的瞬间,她已经看清了上面的花纹,不是她要找的首饰。

    米嬷嬷花费心思,好不容易拿出耳环,沈璃雪看也没看,就让她放回去,分明是在故意耍她!

    沈璃雪是主,米嬷嬷是仆,沈璃雪的话,她不敢过份反驳,苍老的眸中闪出两簇怒火,恨恨的瞪了沈璃雪一眼,慢慢将耳环放回箱子里。

    将米嬷嬷的愤怒,不甘尽收眼底,沈璃雪冷冷一笑,继续打开箱子,查看首饰。

    一柱香后,小仓库看完,沈璃雪,赵姨娘回到了院子里。

    “可找到大仓库丢失的东西了?”雷氏居高临下的望着沈璃雪和赵姨娘,眸中隐隐闪烁着道道冷芒,她的仓库和大仓库毫不相干,绝不会有大仓库里的东西,赵姨娘,沈璃雪居然敢强行搜查她的仓库,真是胆大包天。

    “找到了!”赵姨娘将一套南海珍珠的头面展于雷氏面前,微笑道:“大仓库丢失的,就是这套头面!”

    看着雷氏阴沉下来的面色,赵姨娘心里格外痛快,幸好听了大小姐的话,暗藏这套头面来做挡箭牌,否则,雷氏看到自己什么都没搜到,肯定会狠狠惩罚自己。

    “夫人,您这小仓库每隔段时间都会梳笼统计吧,就算下人不小心,错放了南海珍珠头面,清点首饰时,也应该能发现才对,为何一直无人吱声呢?”

    沈璃雪微微笑着,明知故问,暗中谴责雷氏知情不报,想要贪墨南海珍珠头面,嫁祸赵姨娘。

    “最近事情繁忙,有段时间没查看了……”雷氏冷冷望了沈璃雪一眼,漫不经心的敷衍着,心中暗暗气恼,小仓库里绝不会有大仓库的东西,这套头面,肯定是赵姨娘带过来的,不是让米嬷嬷盯着她们了吗,怎么还让她们嫁祸成功了?

    米嬷嬷知道沈璃雪诡计多端,一直在紧盯着她,却不曾想,沈璃雪故意吸引了米嬷嬷的注意力,好让赵姨娘暗中做手脚。

    “原来是这样!”沈璃雪了解的点了点头,似笑非笑的望着雷氏:“夫人身为相府女主人,这么多年,一直将相府的东西与自己的物品归放的清清楚楚,真真厉害,若非相府事情有些混乱,这南海珍珠的头面,也不会错放进小仓库!”

    沈璃雪的夸奖,成功让沈明辉的脸色阴沉下来,阴冷的望着雷氏,成亲这么多年,自己一直很信任她,放心的将相府内院大小事情交给她,可她呢,一直在防范自己,相府的大仓库放着属于相府的东西,她的小仓库里放的是专属于她的嫁妆首饰,守的真是严密。

    雷氏一惊,沈璃雪在挑拨离间,抬眸看着沈明辉,急声道:“老爷,妾身……”

    “我累了!”沈明辉怒声打断了雷氏的解释,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外走去,沈盈雪在后面急声呼唤,他也假装没有听到。

    “首饰已经找到,妾身就不打扰夫人了,告辞!”赵姨娘笑着福福身,洋洋得意的转身离开,想想沈明辉那阴沉的脸色,她就止不住笑:

    雷雅容居然惹老爷生了这么大气,连带着对二小姐也不喜了,这管家大权现在又落在自己手里,呵呵,等着没好日子过吧。

    “沈璃雪,你究竟想做什么?”沈璃雪转身欲走,雷氏冷声叫住了她,美眸中怒火翻腾,她和赵姨娘斗法多年,知道赵姨娘的斤两,她绝对想不出这种方法硬闯自己的小仓库,肯定是受了沈璃雪的支使。

    沈璃雪停下脚步,微微一笑:“想帮夫人清点嫁妆,登记造册,以免有所疏露!”

    “你有这么好心?”雷氏看她的目光,连嘲带讽。

    “我是不是有这份心,夫人不是都看在眼里么,还有半个月,夫人就要出禁闭,我就不打扰夫人抄平安经了,告辞!”沈璃雪轻轻笑笑,头也不回的走出雅园,走了很远后,她还能感觉到雷氏射向她的阴冷目光。

    沈璃雪放慢脚步,眉头微皱,她看遍了小仓库的首饰,只看到一对耳环,一只玉佩上有林青竹首饰的标记,这两件物品,都是精品中的精品,成色比雷氏的首饰好出许多。

    沈盈雪的衣服,首饰都由雷氏打理,高门贵族多喜量身订做首饰,衣服,但遇到漂亮的成品,也会买下,十五年前,林青竹曾卖过一半嫁妆,那紫色发簪可能是宝斋行卖的成品,自己去查查看。

    沈璃雪坐马车来到宝斋行,一名小二快步上前,笑容满面的热情招呼:“小姐里面请,您想看些什么首饰?”

    “我想看一些成色最好的首饰。”林青竹的首饰,成色都极好,无论放在哪个店里,都是最上等的,想找她的首饰,必须看最好的。

    “好咧!”要看最好的首饰,是贵客,小二热情的答应着,快速走到柜台后,手指着木框中放的发簪,耳环:“这些都是本店的极品首饰,小姐可有喜欢的?”

    沈璃雪细细看过,没发现上面有林字标记,轻轻摇摇头:“还有其他的首饰吗?”

    “这些是本店的最精品,其他的成色差些,小姐可有喜欢的?”首饰以造型和成色分类,有些首饰贵重,客人可能看不上它的花形,但有些首饰相对便宜些,花形漂亮,客人也是愿意买下的。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快速扫过柜子上那一排排首饰,没有看到标记,将一张纸递了过去:“前段时间,我朋友在贵店买了这支紫色的梅花簪,非常漂亮,我想问问,你们还有同样的发簪吗?”

    小二拿着纸张,仔细看着上面的发簪图案,轻轻摇摇头:“小店最近没卖过这种发簪!”

    沈璃雪眼眸一凝:“那以前有没有卖过?”

    小二再次摇头:“这支梅花簪的样式很清新,也很高贵,非常与众不同,若是小店卖过,我一定会记得!”

    “小二哥来店里多久了?”沈璃雪清冷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五六年了……掌柜,你有没有见过这种梅花簪?”小二叫了一声不远处的掌柜,回头对沈璃雪解释:“铺子是掌柜开的,二十多年了,如果这梅花簪是本店卖的,他一定记得!”

    掌柜走上前来,拿着发簪图左看右看,皱眉思索片刻,凝眸看向沈璃雪:“最近几年没卖过这种发簪,小姐的朋友是不是记错了?”

    “可能是记错了!”沈璃雪歉意的笑笑,看来那只紫色梅花簪并不是最近买的:“你们这里,是不是可以订做各种首饰?”

    “是的,小姐想要订做?”小二常年招待客人,许多名门贵族都喜欢订做首饰,价钱比成品首饰贵些,店里可多盈利,掌柜小二也都很乐意接待这种客人。

    况且,沈璃雪衣着不凡,小二一看便知她非富即贵,快速拿出一叠图纸放到她面前:“这些都是各种首饰的样式,小姐看看!”

    沈璃雪没见过林青竹的其他首饰,不知道这些样式里有没有她订做的,大致扫了几眼,手指了几支发簪,耳环的图形:“我订做这几支发簪,不过,柄上的花形,要按紫色梅花簪簪柄上的做。”

    悄悄打听首饰,她也要装模做样的订做一些,将谎撒圆了,免得被人怀疑。

    “好咧!”小二拿着纸笔,将沈璃雪的要求一一记下,笑着给出答复:“小店工匠速度很快,五天后小姐便可来取!”

    “多谢!”沈璃雪沉着眼睑付了银子,看来那支刻着林字标记的梅花发簪,耳环,是雷氏多年前买下的,她不知道那是林青竹的东西……

    林青竹的首饰都是特别定做的,听林岩讲,许多发簪,耳环的样式还是林青竹自己设计的,整个青焰,独此一份,定做完后,图样被烧毁,别人想做第二件都做不出来。

    林青竹画图案时,将甲骨文的林字稍稍改了改,变成了图案,猛然望去,就是一般的花形,不细看,看不出端倪,况且,时隔十五年,掌柜不记得那些图案并不奇怪……

    雷雅容和林青竹的嫁妆首饰之事并无关联,是自己多心了……

    “璃雪!”熟悉的呼唤传来,沈璃雪停下脚步回头望去,茫茫人海中,一袭黑色锦衣的英俊男子,带着阳光般的温暖,微笑着向她走来。

    “夜千泷,你怎么在这里?”他明明被东方珩的暗卫押回驿馆了,怎么又偷偷跑出来了。

    “我来找你!”没有东方珩那个厉害情敌,夜千泷轻松抓住了沈璃雪的衣袖,英俊的脸上洋溢着干净,清澈的笑。

    沈璃雪凝眉看向夜千泷:“找我有急事?”

    “想和你一起用晚膳!”夜千泷眨眨眼睛,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沈璃雪无奈的扶扶额头:“你找我只为这件事情?”

    “嗯!”夜千泷点点头,眸中闪烁的清澈目光,让人不忍拒绝他的要求。

    沈璃雪望望天空,太阳早已落山,天色慢慢黑了下来,的确到了晚膳时间,举目看看醉仙楼就在不远处,沈璃雪拉了夜千泷快步前行:“走吧,我请你吃晚膳!”

    夜千泷好不容易跑出来一趟,她不好拒绝他的要求。

    “那里好闷,咱们不去那里用膳!”夜千泷拽着沈璃雪的胳膊,不满的抗议。

    沈璃雪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夜千泷:“醉仙楼的饭菜味道最好,不去那里,你要去哪家酒楼用膳?”

    “我知道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咱们一起去用膳!”说着,不等沈璃雪回答,夜千泷拉着她的衣袖,越过重重人群,快速向着一个方向奔去。

    “千泷,跑慢一点儿,别撞到人!”沈璃雪的衣袖被夜千泷紧紧抓住,随着他的脚步,快速前行,想停都停不下,身边走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沈璃雪不由得高声提醒。

    “放心,我很小心,不会撞到人的!”想到沈璃雪就在身边,夜千泷心情无限飞扬,开心的笑着,奔跑的速度不但没减,反而越来越快,带着她在各色人群中快速跑动,就像翱翔在天际,自由自在的飞翔。

    热情奔放的一幕被站在二楼窗前的一名女子尽收眼底,看着沈璃雪,夜千泷快速走远的身影,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她的机会来了!

    夜幕完全降临,夜千泷拉着沈璃雪来到近郊的一条小溪边,芳草鲜美,流水潺潺,远处炊烟袅袅,阵阵饭香时隐时现,沈璃雪望着空荡荡的四周,疑惑道:“夜千泷,你想在这里用膳?”

    “是啊!”夜千泷重重的点点头:“我去抓鱼,你等着!”

    转过身,夜千泷对着溪水挥出一掌,只听砰的一声,水流陡然间腾起一丈高,几条鲜美的肥鱼也被带出小溪,夜千泷双足轻点着,快速跃进溪水,抢在水落前,快速抓住了五条大小不一的肥鱼。

    稳稳落地,夜千泷拿着鱼向沈璃雪邀功:“这些鱼够咱们的晚膳了!”

    “你会升火吗?”沈璃雪看着夜千泷,突兀的问了一句,用这种方法抓鱼,夜千泷真是聪明。

    夜千泷一怔,随即摇摇头,见沈璃雪皱眉看着他,他急忙放下肥鱼,拿出一个小布包:“我有这个!”

    沈璃雪接过布包,打开一看,火石,调料应有尽有:“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为了这次鱼宴晚膳,夜千泷准备的非常齐全。

    “是一名侍卫给我的。”夜千泷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个地方,也是他带我来了一次,我才知道!”

    “你一向不认路的,怎么记这里记的这么清楚?”沈璃雪似笑非笑的望着夜千泷,现在的他,沈璃雪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在装傻了。

    “我回去的时候,在各个路口都做了标记!”夜千泷得意的眨眨眼睛。

    沈璃雪挑挑眉,他倒是聪明。

    夜千泷飞快的捡了起柴禾回来,沈璃雪拿着火石升火,夜千泷则抓起地上的肥鱼,快速清理,手法虽然有些生涩,却很快,极准!

    沈璃雪凝深目光,夜千泷在某些事情上学的很快,也很有天赋,在另外一些事情上,他愚钝的半点都不开窍,真不知道西凉皇室的人是怎么教他的……

    圣王府,东方珩正坐在书房处理事情,一名侍卫拿着一封信件,快速走了进来:“郡王,您的信!”

    “谁写的?”东方珩头也未抬,锐利的目光依旧在纸张上流连。

    “回郡王,是一名小乞丐送来的”侍卫低垂了头,信封上没署写信人的姓名,他自然不知道写信之人是谁!

    东方珩的动作猛然一顿,大手一扬,信件已经到了他手上,快速打开来看,利眸瞬间眯了起来,锐利的眸底折射出道道寒光,大手猛然一握,薄薄的纸张瞬间化为飞灰。

    站起身,东方珩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外走去,周身萦绕的强烈怒气,让人止不住全身颤抖。

    东方珩快速走远,侍卫暗暗松了口气,郡王一向喜怒不形于色,自从遇到璃雪小姐后,他渐渐有了脾气,这次肯定也是璃雪小姐出了什么事,他才会如此气愤……

    溪水边,沈璃雪烤好了鱼,抹上材料,递给夜千泷,夜千泷接过,轻咬一口,鲜美的肉味瞬间弥漫整个口腔,连连点头赞叹:“真好吃,璃雪,你手艺真好。”

    沈璃雪微微笑笑:“喜欢就多吃点!”夜千泷带来的调料都是最好的,调出的鱼,味道当然不错。

    “嗯!”夜千泷轻点着头,大口吃着肥美的鲜鱼,见沈璃雪只是烤,并不吃,心中纳闷:“璃雪,你怎么不吃?是不是不喜欢?”

    “我将这些鱼烤完就吃!”沈璃雪淡淡答应着,将材料洒到鱼上,看着鱼变了颜色,阵阵香气飘散,肉已熟了。

    沈璃雪拿过一只鱼,张口欲吃,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物体倒地声。

    沈璃雪侧目望去,不远处,一名年轻女子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她的丫鬟吓的惨白了脸色,轻扶着女子,不听呼唤:“小姐,你怎么了小姐?”

    女子毫无反应,眼眸紧闭着,双唇苍白的毫无血色,眉头紧紧揪住,好像十分痛苦。

    “小姐,快醒醒,您别吓我啊!”小丫鬟抱着女子,急声痛哭着,慌张的不知所措,那名千金苍白的嘴唇轻轻颤抖着,好像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沈璃雪蹙了蹙眉,她不喜欢多管闲事,但也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看那千金的反应,是急症突发,若是得不到及时的医治,性命堪忧。

    放下手中的鱼,沈璃雪快步走了过去,离的近了,沈璃雪发现,那名千金的脸色苍白之中透着病态,像是久卧病塌之人:“你家小姐是不是有旧疾?”

    “是的!”小丫鬟重重点头,两滴泪水顺着脸颊不停滑落:“我家小姐的病是从胎里带来的,久治不愈……”

    沈璃雪拿出银针,扎进那千金的几处大穴:“我可以帮她暂时缓解病情,她醒了以后,你们要快些回府喝药……”

    说话间,那名千金嘤哼一声,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眼睛醒了过来,望望哭的梨花带雨的丫鬟,再看看陌生的沈璃雪,她已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苍白的嘴唇动了动:“多谢姑娘相救!”声音沙哑,有气无力,却充满了感激。

    “小姐不必客气,快些回府喝药吧!”沈璃雪收回银针,淡淡应答,她不喜欢和陌生人有过多的交集。

    小丫鬟小心翼翼的扶着千金站起身,感激的不停对沈璃雪道谢:“多谢小姐,多谢小姐!”

    “姑娘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我是荆州刺史之女,若姑娘有困难,可以此为信物,前来寻我!”女子拿出一块玉佩,颤抖着递到沈璃雪面前,疲惫的眸中满是真诚。

    沈璃雪笑着摇摇头:“举手之劳而已,不必介怀,夜深露重,小姐还是早些回去吧!”她只是不想见死不救,为人施针,不能想要别人的回报。

    沈璃雪拒绝信物,女子有几分惊讶,眸中多了几分佩服:“姑娘喜做善事,我也不是知恩不报之辈,还望姑娘收下信物,不要嫌弃!”

    沈璃雪轻叹一声,正要说个理由拒绝,风中突然传来一阵浓烈的杀气,她多年形成的敏锐感觉,绝不会弄错,清冷的眼眸瞬间一眯,急声提醒:“千泷,小心!”

    话未落,数十名黑衣人出现在吃鱼的夜千泷身侧,寒光闪闪的长剑对着他的周身要害刺了过去。

    夜千泷双足轻点,腾空而起,避开侍卫们的长剑,凌厉的掌风对着黑衣人快速挥下,只听砰的一声,黑衣人全部被打飞,吐血倒地死亡。

    空气中飘着一股异样的气息,沈璃雪一惊:“千泷,快闭气!”

    夜千泷置身于那股异样气息的最中央,沈璃雪的提醒晚了一步,他闭住呼吸时,已经吸了不少毒气息,修长的身体重重掉落在沈璃雪旁边,全身软绵绵的,再也提不起丝毫力气。

    数十名黑衣人再次出现,冷冷看着沈璃雪和夜千泷:“这一次,看你们还往哪里逃!”

    “暗箭伤人,是小人行径,卑鄙无耻!”沈璃雪冷冷望着黑衣人,思索着从他们手中逃走的方法。

    “沈璃雪,逞口舌之快根本没用,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受死吧!”黑衣人怒喝一声,长剑对着沈璃雪刺了过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9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94 渣母愤怒不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94并对腹黑郡王妃094 渣母愤怒不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