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渣女狠毒,自食其果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沈璃雪用过早膳,坐到了院中的树荫下。

    知道沈璃雪擅长银针,也喜用银针,东方珩命人送了好几本有关银针的医书过来,上面记载着十分深奥的银针治病方法,沈璃雪一页一页,细细翻看着。

    沈璃雪看书不喜有人打扰,秋禾、燕月上了茶水,糕点,远远的站着,窃窃私语:

    “你说的可是真的……”

    “京城传的沸沸扬扬……你天天呆在竹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当然不知道了……”

    阵阵微风吹过,时隐时现的议论声飘入耳中,沈璃雪翻过一页医书,漫不经心的询问着:“你们说什么呢?”

    议论声戛然而止,燕月转过身,不好意思的笑笑:“打扰小姐了,奴婢们在说焦尾琴坊。”

    “焦尾琴坊出什么事了?”沈璃雪挑挑眉,清冷的目光从医书移到燕月身上。

    焦尾琴坊是青焰最大的卖琴店铺,制作的琴声音雅致,优美动听,琴身,琴弦做工精细,非一般铺子可比,文人雅士以及贵族千金们都喜欢去那里挑选爱琴,沈盈雪的独幽琴就是从那里买的,沈璃雪听她弹过几次,音质确实宛若天赖。

    “前天焦尾琴坊挂出牌子,说要举行弹琴比试,获胜者可得一架绝佳古琴!”燕月急声说着,眼睛闪闪发光,上好古琴啊,没有万两黄金都买不到,焦尾琴坊居然当奖品送出,真是大手笔。

    “报名参加的人多不多?”沈璃雪扬扬唇,想不到古代的民间也有这种比试。

    “听说许多贵族千金都报名了!”燕月满目兴奋,贵族千金小姐们几乎都擅长琴棋书画,尤其喜爱风雅的琴,古琴都是珍品,平时根本买不到,如今,只要琴技力压众人,就能赢得一架喜爱的古琴,没几个人会不动心。

    “有这么好的事?”沈璃雪望望燕月,嘴角轻扬起一抹浅浅的笑。

    燕月抓抓发辫:“奴婢是从小厮那里听来的消息,并不清楚具体情形,只听闻此次比赛好像有许多好处。”

    沈璃雪了解的点点头,清冷的目光透过辩驳的树叶,望向湛蓝的天空。

    “刚才奴婢去厨房端梅花糕时,路过雪园,听丫鬟们议论,二小姐的手臂还未恢复,不能参加比试,正在房间发脾气呢!”燕月压低了声音,悄声禀报着,眼中透着些许幸灾乐祸。

    沈璃雪微笑,沈盈雪那只手臂已经完全废了,这辈子休想再弹琴。

    “小姐,您要不要报名参加古琴比试?”燕月突兀的问了一句。

    秋禾也反应过来,随声附和着燕月的话:“对啊小姐,您也参加吧,赢了奖励古琴呢!”

    她没听过沈璃雪弹琴,却知道沈璃雪有个惊才绝滟的母亲,母亲如此优秀,女儿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参加比试,赢的可能性很大呢。

    望着秋禾,燕月期待的目光,沈璃雪浅浅一笑:“想去焦尾琴坊看热闹就直说,不必这么拐弯抹角!”

    秋禾,燕月对望一眼,尴尬的笑笑,小计策被小姐看穿了。

    “既然你们这么有兴趣,咱们就去看看!”沈璃雪淡淡说着,放下医书,起身走向院外,在竹园无事可做,她也想见识见识那焦尾琴坊究竟在做什么。

    秋禾,燕月先是一怔,随即笑逐颜开,可以去看热闹,太好了,急急忙忙的跟在沈璃雪身后,赶往焦尾琴坊。

    焦尾琴坊前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许多千金小姐扶着丫鬟的手来到琴坊,在绘有参加者三个大字的白色宣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自信满满,笑容璀璨。

    沈璃雪走进焦尾琴坊大厅,清冷的目光扫过围在一起,谈笑风声的各位贵族千金,落在了一块木牌上,那木牌高高的挂在墙壁上,正对着门口,仔细书写着此次比试的各种要求!

    沈璃雪走上前,细细阅读,方才知道,此次大赛有诸多规距,其一便是,参赛者必须是未出嫁的妙龄女子,因为奖品是冰弦琴,冰弦琴主清雅,只有冰清玉洁的女子最能配它。

    大赛的冠军,奖品除了冰弦古琴外,还有万两黄金,确实大手笔。

    历数过种种要求,最下面还有个备注,获冠军者,会有特殊惊喜,此惊喜是举办者特意提出,绝对是对人好的事情,冠军必须接受,不愿接受者,不必参加此次比试。

    沈璃雪挑挑眉,最后的备注好奇怪,既然是对人好的惊喜,人们一定会接受的,他们为何写的这么强硬,似在强加于人?

    “大小姐,四小姐来了!”秋禾惊呼一声,沈璃雪转过身,顺着她的指向望去,沈采云一袭浅红色的罗裙,排开众人,款款前行,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迷人的微笑,小家碧玉般清幽的气质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手持狼毫笔,圈圈点点,秀气的沈采云三字落于报名册上,看着洋洋洒洒,颇有大家风范的书写,无论是贵族千金,还是主持报名的掌柜,都赞赏的点点头,字写的真漂亮!

    “那位千金是谁啊?气质真独特!”

    “她你都不知道,相府四小姐沈采云,出口成章,瞬间对下湛王对子,才华极高呢!”

    听着众千金的议论,沈璃雪挑眉看向略带了骄傲的沈采云,她已经决定高调,就不甘再居于人下,她展露出的才华,也确实不俗,文采出众,书法精致,想必以后她还能露出诸多才学让人惊讶。

    “璃雪姐姐也来参加弹琴比试?”伴随着温和的女声,苏雨婷从门外走了进来,美丽的容颜,淡薄的书香气质,让人惊叹。

    沈采云也看到了沈璃雪,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随即又恢复正常,笑道:“姐姐也来了!”

    “听闻焦尾琴坊举行弹琴比试,来看看热闹!”沈璃雪嫣然一笑,冰弦琴虽贵重,难得,她却没什么兴趣。

    “姐姐才华高绝,琴技惊人,为何不参加比试?”听到沈璃雪的回答,苏雨婷有些惊讶,沈采云却像松了口气,脸上的担忧瞬间消散。

    沈璃雪浅浅一笑:“青焰京城才女云集,我琴技一般,就不献丑了!”

    “那真是可惜了,不能一听姐姐的美妙琴音!”苏雨婷美妙的声音低沉下来,看沈璃雪的目光也带了几分惋惜,却没有再过多劝解。

    沈璃雪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弹琴争抢一架冰弦古琴,她真的没什么兴趣。

    “掌柜,掌柜!”苏雨婷走到掌柜面前,正欲在报名册上写下自己名字,一名年轻男子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拿出一只青瓷瓶放到掌柜面前,瓷瓶约有七八厘米高,表面光滑,通体浅青,隐隐泛着点点温润的光润,瓶口塞着红色的瓶塞,一眼望去,极是出尘,分外吸引人。

    “这是什么?”掌柜不解的询问着,众千金疑惑的目光也集中到了那名年轻男子身上。

    “治百病的神药。”年轻男子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着,眼中泛着幽幽的光芒。

    他的声音很小,但大厅寂静无声,贵族千金们隐隐听到了他说的内容,众人皆是疑惑不解,琴技比试,拿瓶神药做什么?

    片刻之后,一名聪明的千金眼睛猛然一亮:“难道这就是最后备注的惊喜?”

    “原来是瓶神药啊,太好了,我母亲一到夏天就胸口疼,请了许多大夫都没看好,如果这真是神药,应该能治好母亲的病了……”

    “我父亲也是,前些年落下了腹痛的旧疾……”

    贵族千金们喜悦着,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年轻男子对掌柜悄声耳语,掌柜听的连连点头,命人拿过一只精致的盒子,小心翼翼的将瓷瓶放了进去,外面加了好几把锁。

    组织贵族千金参加琴技比试,墙上的木牌又道尽种种要求,最后备注,必须要接受的惊喜居然是瓶神药,这焦尾琴坊真是与众不同。

    沈璃雪挑眉看向拿药来的那名年轻男子:“这位小哥,这药真的能治所有旧疾吗?”

    年轻男子为难的望了一眼装瓷瓶的精致盒子,犹豫片刻:“这件事情,本不应该透露的,既然小姐问了,小的也就实话实说,这药可是一位神医秘治的,五脏六腑的旧疾都可治愈,就算遇到了特别顽固的,无法彻底治愈,也能缓解病情!”

    “多谢小哥!”沈璃雪点点头,目光落在那只精致小盒上,古代多有神医,且神医们很多都不世出,隐在某个偏僻的小村里悬壶济世。

    东方珩的病一直没找到厉害的神医救治,才会越来越严重,如果这瓶神药真有那么神奇的药效,东方珩的病就算不痊愈,也会好上七八分。

    “掌柜,请问这次比试,是焦尾琴坊的主人提出的吗?”京城各条大街上的店铺,几乎都是名门贵族手中的产业,这家焦尾琴坊自然也不例外,不过,有些店铺是公开的,有些店铺却是秘密的,就像醉仙楼,焦尾琴坊的主人,别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

    掌柜呵呵一笑:“自然是主人吩咐下来,老朽才会按意思照办!”

    沈璃雪话题猛然一转,旁敲侧击:“不知贵坊的主人是?”

    “报歉姑娘,主人不喜别人知道他的身份!”掌柜依旧呵呵笑着,态度和蔼,并未因沈璃雪的询问而阴沉脸色。

    沈璃雪挑挑眉,掌柜反应很敏捷,没上她的当。

    清冷的目光在木牌,精致盒子上慢慢扫过,沈璃雪略略思索,缓步走到桌边,拿起笔,郑重的在报名册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琴坊的主人很神秘,找不到他,沈璃雪就无法与他协商神药之事,她想要神药救治东方珩,必须参加比试,赢得冠军。

    “姐姐决定参加比试了?”苏雨婷轻轻笑笑,笑容明媚璀璨,暗带了深意:“当年青竹姨一首天上神曲技惊四座,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姐姐肯定也是不差的!

    沈采云的笑容微微凝了下来,沈璃雪参加比试,她又多了个劲敌!

    ”多谢谬赞,雨婷妹妹是当今第一才女,此次比试,定会拔得头筹,我的琴技,怕是只能为妹妹做做陪衬了!“沈璃雪浅笑着敷衍,苏雨婷心机深重,她没心思与她深交,表面的客套话谁都会说。

    苏雨婷清纯淡雅,温柔浅笑:”姐姐不必自谦……“

    沈璃雪,苏雨婷你一言我一语的相互夸奖,将沈采云忘到了九宵云外,她就站在两人身边,几次想插话进来,都被打断,面色由微笑到僵硬,再到难看,看两人的目光也由最初的礼貌,到黯然,再到不甘。

    众千金看她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异样。

    沈采云白嫩的小手紧握成拳,轻轻颤抖,面色更是阴沉的可怕,沈璃雪,苏雨婷是在故意置她难堪么?

    沈璃雪,沈采云坐马车回到相府时,已到了午休时间。

    整个相府静悄悄的,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射,沈璃雪看一眼沈采云那略显苍白的面色,疑惑道:”采云妹妹可是生病了?“

    苏雨婷很聪明,沈璃雪与她对峙时,集中了全力,没注意到沈采云就站在身边,自然不知道她面色难看的原因。

    ”多谢姐姐关心,我可能是站的时间太长,有些累了!“沈采云牵牵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在众人面前给她难堪,回到府中又假猩猩的装好人,沈璃雪真是无耻至极

    ”那采云妹妹可要好好休息,三天后大赛时,一定要将身体养到最佳状态!“沈采云才思敏捷,才华高绝,却一直都暗藏着,这次敢去参加比试,琴技肯定也是不差的,沈璃雪想见识见识。

    ”多谢姐姐关心,姐姐也要多加注意身体!“沈采云敷衍着,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美眸中隐有利光暗涌,假猩猩的敷衍她也会,不比沈璃雪差。

    ”妹妹身体不舒服,快回云园休息吧!“午休时间早就到了,沈璃雪看出沈采云有些不对劲,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的缘故,便没有深究,关切沈采云几句,扶着秋禾的手回了竹园。

    沈璃雪并不擅长弹琴,竹园也是没有琴的,幸好这具身体的主人在林青竹的教导下,弹得一手好琴,不过,沈璃雪从未试过身体主人的琴技高低,为了熟悉琴技,特意从琴坊买了架新琴回来,摆到了方桌上。

    纤纤十指触着白色琴弦,轻轻拨动,悠扬的琴声徐徐响起,悦耳动听的乐声,穿过高墙,升入高空,响彻了小半个相府。

    走在青石路上的沈采云蓦然停下脚步,仔细聆听片刻,美眸中闪烁着少有的凝重,沈璃雪的琴技果然不俗,如果让她参加比试,会是自己最强有力的对手。

    躺在树荫下假寐的沈盈雪也猛然睁开了眼睛,怒声道:”谁在弹琴?“

    ”回……回二小姐……琴声好像是从竹园传来的!“小丫鬟垂了头,战战兢兢的回答着,二小姐自从受了重伤后,脾气变的越来越坏了。

    ”贱人!“沈盈雪挥手将桌上的茶杯茶壶全部打落在地,咬牙切齿,明知道她手臂有伤,不能碰琴,沈璃雪还弹这么美妙的琴声过来,分明是故意刺激她。

    怒气冲天间,沈盈雪看到了不远处的窈窕身影,美眸中怒气更浓,大步走了过去:”沈采云,你这是去报名了?“

    她堂堂第一美女,手臂受伤无法抚琴,贱人们却一个个的完好无损,在她面前洋洋得意的炫耀琴技,真是可恶至极。

    ”是的!“沈采云望一眼吊着胳膊的沈盈雪,眸中闪过一丝嘲讽,漫不经心的敷衍着。

    沈盈雪绕着沈采云上下打量,边走边道:”弹琴,也需要分人,身份高贵,血统忧良,琴技自然高超,那些血统下贱的姨娘之女,就算双臂完好,也是下贱的血统,费尽心思也只能是给人做陪衬,想拔得头筹,引人注目,等下辈子吧!“

    沈盈雪指桑骂槐,字字句句连嘲带讽,沈采云的面色瞬间变的非常难看,小手再次紧紧握了起来,沈盈雪欺人太甚,可父亲偏向她,如果自己与她起了争持,父亲一定会关自己禁闭,三天后的比试,自己就无法参加了,正如了沈盈雪的意,自己要忍,一定要忍。

    ”多谢二姐教诲,采云铭记在心!“沈采云强忍了怒气,淡淡敷衍着,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

    沈盈雪挑眉,看沈采云的目光满是不屑,真是窝囊,自己这么嘲笑她,她居然也不还口:”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有这份认知,很是难能可贵,回到云园后好好练练琴,免得输惨了,丢相府的脸!“

    ”采云受教了!“沈采云惨白着脸色福福身,快步离开,赶回竹园。

    望着她落荒而逃般的身影,沈盈雪不屑嗤笑,真是个没用的窝囊废,参加比试也只有被人打败的份。

    至于竹园的沈璃雪,不过是一名乡下来的野丫头,琴技再高也厉害不到哪里,先让她得意几天,等她输掉回府时,再狠狠嘲讽她!

    竹园,沈璃雪循着原主的记忆,用心弹奏着古琴,悠扬的琴声飘散,竹园内的下人都听的如痴如醉,琴声停顿许久后,她们还久久回不过神。

    ”怎么突然想起来弹琴了?“磁性的男声突然响起,沈璃雪一怔,转身望去,东方珩正坐在床边,拿着一本银针书,漫不经心的翻看着:”琴声倒是很动听!“

    沈璃雪皱皱眉,他什么时候来的,自己居然半点都没有察觉到:”焦尾琴坊组织贵族千金参加琴技比试,你可知道?“

    ”有这事?“东方珩只关心国家大事,对街坊中的零散事情,不怎么在意。

    ”事情传的沸沸扬扬,整个京城都知道了,你居然半点没有听闻?“沈璃雪学着燕月的口气,教训东方珩。

    ”京中散事,本王不怎么在意!“东方珩放下书籍,走到沈璃雪旁边坐下,长凳不大不小,坐着两人刚刚好,并排坐在一起,身体挨着身体,透着说不出的暧昧。

    东方珩如意的手指轻拂过细如发的白色琴弦:”你喜清静,不爱热闹,怎么突然想起来参加比试?“

    ”因为冠军可以得到一瓶治百病的神药,你心脉有重伤,需要这种药!“沈璃雪悄悄按上东方珩的脉搏,强稳之中,暗透着虚弱,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你是为我,才参加比试的?“东方珩望着沈璃雪,嘴角微微扬起。

    ”也不完全是。“沈璃雪回过头,不去看东方珩深情无限的眼眸:”我也想顺便展示一下自己的琴技!“

    东方珩嘴角轻轻挑起,一向冷酷的眼眸也染了几分喜悦,他身旁的小女子可不是喜欢显摆的人,如玉的手指轻试过最后一根琴弦:”这架琴很一般,明天我让人送架古琴过来!“

    ”不用。“沈璃雪摇摇头:”冠军的奖品是冰弦古琴,你再送架古琴过来,我也没地方放!“

    东方珩一怔:”你刚才不是说奖品是神药吗?怎么又变成冰弦古琴了?“

    ”焦尾琴坊的木牌上写着,大赛奖品是冰弦古琴和万两黄金,那瓶神药是备注上写的意外惊喜。“

    沈璃雪解释着,端过一旁的茶杯轻抿一口,热气袅袅上浮,将东方珩幽深眸中的神情遮住:”意外惊喜?大赛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规定?“

    沈璃雪放下茶杯:”我也很奇怪,不过,我已经见过那瓶药,应该不是假的,况且,焦尾琴坊很出名,也没必要做假损害他自己的名誉,至于冰弦古琴和万两黄金,在比试那天就会拿出来。“

    ”这次比试,青焰高手云集,你尽力就好,不要太操劳!“东方珩沉思片刻,温声提醒着。

    ”我知道!“沈璃雪点点头,纤手正欲再抚琴弦,身体猛然一轻,她被东方珩横抱着走向床边。

    沈璃雪一怔,紧揪住东方珩领口的衣服:”东方珩,你干什么?“

    ”我刚刚处理完事情,有些累了,看你的样子也没有午休,一起吧!“领口被勒紧,东方珩毫不在意,抱着沈璃雪,大步前行。

    沈璃雪瞪了东方珩一眼:”三天后就开始比试,我要练琴!“

    ”你累了,急需休息,练琴不必急于一时!“说话间,东方珩已走到床边,躺在床上,紧抱着着沈璃雪,闭上了眼睛。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头发上,沈璃雪毫无睡意,她想练琴,但东方珩抱的太紧,她根本挣脱不开,狠狠捶了他几下。

    宴会过后,东方珩不定时的出现在竹园内室,沈璃雪好端端的睡着,睡醒后,身侧就会突兀的多出一人,如果不是承受能力好,她肯定会当场惊叫。

    等东方珩睡醒,要和他好好谈谈,他们还没有完全确立恋爱关系,不要这么随意的进出她的房间。

    沈璃雪闭着眼睛想比试与东方珩的事情,若有似无的清新香气渐渐飘散,强有力的心跳响彻耳边,沈璃雪睫毛轻颤几下,呼吸渐渐均匀。

    沈璃雪睡着,熟睡中的东方珩却睁开了眼睛,望望沈璃雪恬静的睡颜,伸手捂住她的耳朵,对着窗外冷声吩咐:”子默,去查查焦尾琴坊的大赛究竟是怎么回事。“

    若是普通的比试,将所有要求都写出便可,它居然暗加了一个备注,还要求得冠军的人必须接受惊喜,虽然沈璃雪已经见过备注中的惊喜是一瓶神药,但东方珩还是觉得事情有蹊跷。

    子默领命而去,东方珩放下双手,拥了沈璃雪在怀,如玉的手指轻触沈璃雪美丽细腻的小脸,墨色的眼瞳如黑曜石般璀璨,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不会让她涉险,焦尾琴坊之事,他会查个水落石出。

    驿馆

    ”沈璃雪报名参加琴技比试了?“粽子般的南疆太子躺在床上,诡异的笑着,嘴角忍不住微微上翘。

    ”是的,沈璃雪已经上钩!“苏雨婷温和的笑容中暗透着阴冷与凌厉。

    ”沈璃雪钻进圈套,咱们的计划算是成功了一半!“骄傲如秦若烟,看苏雨婷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赞叹,她实在是太聪明了,想的计策天衣无缝,让人找不到丝毫破绽,计划一旦成功,沈璃雪在劫难逃。

    ”另一半计划,是最难实施的,苏小姐可有把握?“南疆太子僵着脖子,看向苏雨婷,此计一出,即便是他,也不得不佩服计策之完美,但在内心深处,他对这位美丽如蛇蝎的女子,多了几分忌惮。

    苏雨婷微微一笑,自信满满,美眸中隐有利光闪现:”太子殿下请放心,我既然出了计策,就有把握让它成功!“

    嘴角轻扬起一抹阴冷的笑,沈璃雪,终究还是要败在她的手中。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眨眼间就到了比试的前一天。

    沈璃雪练了一天琴,身体有些僵硬,起身到了外面,沿着青石路缓缓走动着。

    夜幕已经降临,家家户户炊烟袅袅,已经到了晚膳时间,阵阵香气随风飘来,沈璃雪猛然发现,她居然走到了厨房前。

    燕月站在门口,手中提着空空的食盒,急声催促着:”大娘,菜好了没有?米饭好了没有?汤好了没有?小姐等着用呢?“

    ”马上,马上,再稍等片刻,马上就好了!“厨房里传来厨娘利索的应答声。

    燕月叹气:”大娘,你都说了好多次了,到底什么时候能好啊,饿到了小姐,咱们这做下人的担待不起!“

    ”燕月姑娘啊,小姐点的汤是滋补身体的,炖的越烂越熟越好,你端碗半生不熟的回去,小姐也没法食用不是,刚才我已经看过了,最多半盏茶,就能炖的最美味了,你先装菜,装饭,等你装好了,汤也炖好了!“胖胖的厨娘站在门口,苦口婆心的劝解着。

    燕月再次叹气:”你明天记得早点开始炖,耽搁了小姐的用膳时间,咱们可担待不起!“

    ”放心放心,明天一定早点炖,快装饭,装菜!“燕月没有深究,厨娘喜笑颜开,热情的招呼着她进去装饭装菜。

    沈璃雪摇摇头,慢腾腾的向回走去,取个饭,波折还真多,距离她用膳的时间,还有两盏茶,身后响起一名丫鬟娇俏的询问声:”嬷嬷,四小姐的汤好了没有?“

    ”看时间,差不多好了,在大小姐的汤旁边呢,仔细端,别洒了!“

    耳边响着丫鬟,嬷嬷们的对话声,沈璃雪路过厨房后窗,下意识的向里看了一眼,却见云园的丫鬟小图拿出一包白色粉末,快速倒进一盅汤内。

    沈璃雪前行的脚步猛然顿了下来,微眯了雪眸,透过微开的窗子看向小图,炖汤有的小屋里只有她一人,嬷嬷和燕月在外面盛菜。

    许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小图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哆嗦着拿起一根筷子,想要搅匀下到汤中的粉末,外面突然响起一声呼唤:”小图姑娘,端完汤,快来盛菜!“

    小图吓的手一抖,筷子掉落在地,许是太害怕了,她捡起筷子,随意的搅了几下,回应着快速向外跑去:”来了,来了!“

    四下望望无人,沈璃雪纵身一跃,跳进厨房,快步来到汤前,被下了东西的那碗汤,正是她点的八宝粥,嘴角轻扬起一抹冰冷的笑,沈采云真是不自量力。

    小图做坏事时很紧张,粉末还没有完全搅开,沈璃雪拿起一旁的勺子,快速将大片的粉末盛出,倒进沈采云的汤中,快速搅动着。

    沈采云点的汤是莲子粥,和八宝粥有一些相似的配料,沈璃雪只盛了些许的汤进去,再搅均匀,人眼根本看不出来。

    扔下勺子,沈璃雪望着加了料的莲子粥一眼,冷冷一笑,纵身出了窗子,款款走向竹园。

    小图,燕月一前一后的走进小房,端了主子的汤放进食盒。

    离开厨房后,小图提着食盒子快速前奔,很快就到了云园,沈采云正坐在内室练琴,见小图走进来,眸中闪过一丝阴冷与期待,压低了声音道:”可得手了?“

    ”奴婢不负小姐重望!“小图小声说着,想想在小厨房中的害怕,她现在都有些回不过神,将饭菜从食盒中拿出,一一摆到桌上:”小姐请用膳!“

    ”做的不错,这只玉镯赏你了!“沈采云眼睛一亮,褪下手腕上的玉镯放到小图面前。

    心中无限喜悦,眸中却闪着冷冽寒光,她练琴时,也在听沈璃雪弹琴,她不愿相信,却不得不承认,沈璃雪的琴技比她高,虽然只是高那么一点点儿,那也是高,只要有沈璃雪在,她就休想夺冠!

    一直以来,她被人忽视,是因她不够出众,不够引人注目,所以,她要奋起,要一鸣惊人,要出人头地,要站在至高点,让所有人都仰视她,到时,看谁还能再忽略她。

    她要爬到云端,所有人都不能阻止,沈璃雪是她前行路上的障碍,她当然要除去。

    沈采云净了手,坐到桌边,拿起筷子用膳,热气腾腾的莲子粥散着阵阵清香,她端起来,连喝了几口,明天就是比试之日,她要养好身体,绝不能出任何差错,琴技比试的冠军,她做定了!

    翌日,沈璃雪早早的起床,梳洗,用过早膳,慢腾腾的走出竹园,站在二门处,看向云园的方向,故做不知的询问:”焦尾琴坊那边要求辰时(早晨七点到九点)到,这马上就到时间了,四妹妹怎么还不来?“

    燕月上前一步,神秘兮兮道:”小姐有所不知,寅时(早晨三点到五点)四小姐不知怎的,突然病了,胃疼,心疼,肝疼,肚子疼……总之,五脏六腑都在疼!“

    ”那她病的还真不是时候,马上就要开始比试了!“沈璃雪惋惜着,心中却道,沈采云下的药居然这么狠毒,让她自食其果,真是便宜她了。

    ”谁说不是呢,四小姐琴技不错,就算她赢不了小姐,也是可以出让许多名门千金都敬佩她的,可是现在……“秋禾重重的叹了口气。

    ”四妹病成这样,肯定是无法前去参加比试了,燕月,你去云园说一声,我先去焦尾琴坊了!“沈璃雪嘴角微扬,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

    ”是!“

    沈采云每隔一刻钟,都会上吐下泻一阵子,全身早已虚脱,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听着燕月传达的沈璃雪的惋惜与祝福,气的咬牙切齿。

    她明明让小图将药下在沈璃雪的汤里,最后中招的居然是她,肯定是沈璃雪搞的鬼,她去参加比试,还派燕月故意刺激重病在身,不能参加比试的自己,目的不言而喻。

    本以为让小图在厨房动手,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这样也能被沈璃雪察觉到反将一军,她终究还是小看了沈璃雪!

    ”小思,扶我起来!“沈采云有气无力的命令着,至于小图,办事不利,早被她命人打了二十大板,丢回房间养病了。

    ”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小思惊呼一声,急忙上前按住了想要起身的沈采云:”小姐病的不轻,需要好好休息!“

    ”焦尾琴坊的比试是在今天,我哪还能休息!“沈采云紧抓着小思的袖子,摇摇晃晃的坐了起来,面色腊黄,眼眸也黯淡无光,但眼眸深处却闪烁着坚定与韧性:”去向大夫要几颗补药来,我要快速补充体力,然后,参加比试!“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她绝不能错过。

    沈璃雪坐马车来到焦尾琴坊时,琴坊门前站满了名门千金,手中拿着号牌,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笑风声。

    沈璃雪走下马车,前往大厅领号牌,秋禾抱着琴跟在后面,刚走了两步,一道白影从旁边走出,挡住了她的道路。

    ”东方珩!“沈璃雪挑挑眉,他天天都在处理事情,怎么会在这里。

    ”来看你弹琴!“东方珩轻轻说着,靠近沈璃雪,压低了声音:”琴坊最后那条备注,还没有查清楚,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对,你就不要再参加比试了!“

    沈璃雪蹙了蹙眉:”备注的惊喜难道不是治百病的神药?“

    ”京城的人确实是这么传扬的,但是你仔细想想,备注标的是神秘惊喜,会这么轻易让人知道?“东方珩的声音一低再低,锐利的眸中,也闪烁着少有的凝重,子默细查时发现,焦尾琴坊的主人很神秘,居然查不到任何与他有关的线索,事情绝不简单。

    ”不过,万一那神药真的就是备注呢?“沈璃雪皱皱眉,她不参加比试,就拿不到神药,不能为东方珩治病。

    东方珩紧紧握住了沈璃雪的手,手中的温度透过胳膊传入身体,温暖人心:”我可以等南疆鬼医,你不要冒险!“

    ”光天华日之下,焦尾琴坊应该不会有什么特殊举动,况且,这么多名门千金都参加比试,赢的未必就是我!“就算琴坊有什么特殊目的,应该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实施。

    ”璃雪姐姐!“伴随着娇俏的女声,苏雨婷款款走了过来,身后跟着的丫鬟手中,抱着一架上好的琴。

    ”安郡王!“苏雨婷向东方珩行了一礼,继续看向沈璃雪:”姐姐还没有领牌子,不如咱们一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0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00 渣女狠毒,自食其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00并对腹黑郡王妃100 渣女狠毒,自食其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