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恶整苏雨婷

    “璃雪!”东方珩皱眉看着沈璃雪,锐利眸中的意思不言而喻,不要参加大赛。

    “大赛即将开始,我现在退出,不太好吧!”沈璃雪为难的回答着东方珩,清冷的眼眸悄悄观察苏雨婷。

    苏雨婷清新的笑容微微一凝,不解道:“璃雪姐姐琴技高绝,极有可能会夺冠,为何要退出大赛?”

    “他说我是未来安郡王妃,不能随随便便在人前弹琴!”沈璃雪轻声说着,道出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清冷的目光紧紧注视着苏雨婷的一举一动。

    苏雨婷的笑容僵了僵,瞬间又恢复正常:“姐姐是未来的皇室媳妇,确实不宜在普通百姓面前展示技艺,不过,姐姐报名参加大赛之事,京城人尽皆知,若是还未比试就主动弃权,怕会惹人非议!”

    苏雨婷的话说的极是委惋,却句句道出重点,猛然听上去,是在劝解,若是细细品味,有点威胁的意思。

    价值连城的冰弦古琴,闪闪发光的万两黄金,可遇不可求的神药都会给冠军,奖品不可谓不丰厚,夺冠是京城所有妙龄女子梦寐以求的事,少一个劲敌,她们就会多几分希望。

    普通小人都会像沈采云那样,设阴谋诡计让厉害的对手上不了场,苏雨婷却恰恰相反,她威胁厉害的对手不许弃权。

    若说沈璃雪刚才只是有点怀疑,现在她已经完全确定,这次大赛有问题:“苏妹妹说的有道理,参加了大赛不能轻易弃权,我再劝劝安郡王,妹妹先去领牌子吧!”

    沈璃雪答应参加比试,东方珩的面色阴沉的非常难看,苏雨婷未再多言,礼貌的笑容微微凝深,袅袅婷婷的走进焦尾琴坊。

    东方珩英挺的剑眉紧皱着,黑曜石般的眼瞳幽深似潭:“璃雪,大赛不正常!”

    “我知道!”沈璃雪点点头,清澈的眸中闪烁着几分冷冽。

    “知道你还参加?”东方珩目光一凝。

    “人家费尽心机好不容易挖了个陷阱给我,如果我不跳下去,岂不是辜负了人家的一番良苦用心!”沈璃雪挑挑眉,嘴角轻扬起一抹冷笑。

    “你要以身涉险?”东方珩舒展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太阳越升越高,辰时即将过完,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名门千金们也都领到了牌子,带着爱琴站到规定的位置前,沈璃雪没有时间再和东方珩仔细解释,宽慰道:“你坐到一旁看好戏吧,最后倒霉的未必是我!”

    沈璃雪转过身,几步走进焦尾琴坊,速度快的让东方珩来不及阻止,墨色的眼瞳中闪过一丝怒气,对着虚空冷声吩咐:“子默,多派人手调查那个神秘惊喜,务必在大赛结束前查出惊喜的真正内容!”

    焦尾琴坊四周人山人海,万人空巷,上至古稀老人,下至几岁孩童全都前来观看。

    沈璃雪领了牌子,走出焦尾琴坊,刚刚站到自己位置上,几名老者轻捋着胡须缓步走上评委席,锣声响彻,热闹的会场瞬间静了下来。

    一只精致的盒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放到高台中央的小桌上,盒子沈璃雪曾见过,正是放神药那只,外面挂了好几把锁,与那天所见的样子一般无二。

    五名评委都是德高望众之人,在琴上的造诣皆是不俗,几人悄声议论几句,一名五十岁左右的老者站起身,高声道:“想必大家都知道,此次大赛有个特殊的惊喜,至于惊喜的内容,就在那只盒子里,丑话说在前头,冠军选出后,会立刻打开盒子,宣读盒中的惊喜内容,夺冠之人必须接受盒中的惊喜,不想接受者,现在就可以离开!”

    老者话落,整个场地一片寂静,众人相互对望一眼,笑着摇摇头,无人提出要离开,那盒中放的是治百病的神药,她们求都求不来,哪还会拒绝。

    沈璃雪勾唇冷笑,大赛前再次重申这个问题,夺冠之人就没有半分理由拒绝那个所谓的特殊惊喜,布局之人,真是聪明。

    苏雨婷隔着几行人,悄悄望向沈璃雪,见她没有离开的意思,微笑渐浓。

    老者扫视一圈静静站立的妙龄女子们,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大赛正式开始!”

    大赛奖品丰厚,报名的人也比较多,分了四轮来筛选,第一轮从三百多名中挑出一百个,第二轮再从这一百里面选出十个,而这十名再当众评出前三名,三再进一,也就是最后的夺冠!

    第一轮比赛,沈璃雪弹奏原主最喜欢的一首《高山流水》,经过几天的练习,沈璃雪已经完全熟悉了古琴,在上百双眼睛的注视下,双手轻抚琴弦,弹奏的如同行云流水。

    曲毕,四周一片死寂,几百双眼睛齐唰唰的望着她,没掌声,也没叫好,沈璃雪微怔,怎么回事?难道她弹错了?

    “姐姐弹的曲子真好听,大家都听的回不过神了!”苏雨婷微笑的走上前来,毫不吝啬的夸奖着,美眸中笑意渐浓。

    “苏妹妹谬赞,妹妹的琴声宛若天赖,余音绕梁,三日未绝!”沈璃雪已经听过苏雨婷弹奏,乐声温婉动听,清雅迷人,青焰第一才女之称,她当之无愧。

    “与姐姐的琴声相比,我可是自惭形秽了!”苏雨婷谦虚着,美眸中的笑意,浓的化不开。

    “恭喜姐姐!”沈采云也走了过来,嘴角噙着浅浅的笑,面色却有些难看。

    “妹妹重病,怎么不在家好好休息?”沈璃雪挑挑眉,五脏六腑都在疼,她居然还强撑着前来参加比试,真有毅力。

    沈采云不自然的笑笑:“多谢姐姐关心,已经无碍了!”暗藏在衣袖中的小手紧紧握了起来,千金们的琴声,她全听了一遍,相比苏雨婷,沈璃雪是她最强劲的敌人。

    不远处的酒楼,南宫啸端着酒杯站在二楼窗前,看沈璃雪的目光满是震惊:“沈璃雪弹的曲子真流畅,比前面那些贵族千金们弹的好听多了!”

    “名师出高徒,有姑姑亲自教导,璃雪的琴技岂会差!”林岩轻抿一口酒,望着高台中央的美丽女子,轻轻笑着,满眼欣慰,璃雪如此优秀,姑姑在天之灵,也可以瞑目了。

    东方珩独自坐在另一个窗子前,看着下面热闹人群中的沈璃雪,一言不发,锐利的眸中,闪烁着幽冷的光芒:惊喜的内容,子默还没有查到?

    焦尾琴坊的琴技比试,空前绝后,在京城十分轰动,太子,湛王,五皇子也都抽了时间前来观赏,望着那一身清幽的美丽女子,太子连声赞叹:“这位安郡王妃弹的琴,宛若天赖之音,世间无几人能及!”

    东方湛喝茶的动作顿了顿,深邃的目光透过大开的窗子望向沈璃雪,嘴角轻扬起一抹微笑,他早就知道,她是与众不同的。

    第一轮比试良莠不齐,千金们无论是从美貌,还是琴艺,都相差很大,很快就淘汰了二百多人,沈璃雪,沈采云,苏雨婷也都成功进入了前一百名,开始第二轮比试。

    这一百名千金,琴技很不错,但彼此间也有一定的差距,沈璃雪,沈采云,苏雨婷三人的琴技力压群芳,再次通过比试,进入前十。

    这十名千金都是京城的佼佼者,实力相差不大,无论是相貌,还是琴艺,都非常出众,沈璃雪看看严阵以待的苏雨婷和沈采云,也暗暗加了小心。

    千金们重新排号出场,悠扬的琴声在半空飘荡,把一首伤离别弹的似哀还怨,让人拍案叫绝,第二名,第三名,名门千金们一个接着一个,用心弹奏着一首首曲子,众人听的如痴如醉,点头赞叹,曲罢,总是掌声雷动,欢呼震天。

    沈采云弹奏的是一曲《落花赋》,琴声轻柔,如斜风细雨入怀,如白羽花絮飘飞,如百花轻扬飘洒,深深迷醉人心,曲毕时,欢呼的掌声比先前的还要热烈。

    苏雨婷弹的是《蝶恋花》,纤纤素手抚着根根琴弦,轻轻拨动,蝶恋花的多愁善感,缠绵悱恻被她弹奏的淋漓尽致,忧伤的琴声在半空中久久回荡着,有人听的痴迷,摇头叹息曲中主人公的忧伤无奈,年轻女子们则是双眸含泪,拿着手帕轻轻擦拭着不断下落的泪水,意志坚强的男子们,则轻摇着头,对着天空,长长叹息……

    曲毕,人群中叫好声此起彼伏,就连不苟言笑的主评委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忍不住夸奖:“苏小姐琴技高超,京城第一才女之名,当之无愧!”

    “璃雪姐姐,到你了!”苏雨婷谦虚着,款款走到沈璃雪面前,嘴角微微上挑,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明媚,璀璨的笑。

    若在平常,沈璃雪会觉得,苏雨婷只是礼貌的和她打了招呼,但现在是特殊时期,结合苏雨婷刚才的高超琴技,她温和笑容中带着淡淡的炫耀。

    苏雨婷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心机深沉,对人对事一直都是心平气和的,那名浅浅的炫耀,并非是想嘲讽,挑衅沈璃雪,而是故意刺激她,让她弹出更美的曲子,进入前三名。

    其他千金都希望对手越惨越好,苏雨婷却用这种隐晦的方法激发对手的斗志,让对手奋发着进入下一级,这次的大赛,分明就是针对沈璃雪而来。

    沈璃雪温柔浅笑,抱着琴款款走上高台,轻轻的微风迎面吹来,扬起她的发丝与衣裙,苏雨婷希望她好好弹琴,她也不想给林青竹丢脸,就算苏雨婷不刺激,她也一定会进入前三名。

    纤纤十指轻触琴弦,沈璃雪整个人沉静下来,似乎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人,一曲忆往事从她指间流泻而出,琴音袅袅,乡间,小屋,已逝的母亲,淡淡的寂廖,经琴为声,将沈璃雪这些年吃的苦,受的罪全部弹了出来。

    曲毕,环顾四下,鸦雀无声,众人皆痴痴迷迷的看着沈璃雪,浅浅的微风拂面而过,沈璃雪轻轻一笑,对评委们行了一礼,抱琴下台。

    秋禾急步迎了上来,眼睛红红的,快速接过沈璃雪手中的琴,声音有些沉闷“小姐,你弹的太好了,我听的想哭!”

    “是吗?”沈璃雪只是随心在弹曲子,并不知道那曲子好不好听,正想再仔细问问秋禾,台上传来评委的宣布声:“进入前三者,苏雨婷,沈采云,沈璃雪!”

    “小姐进入前三名了,太好了!”秋禾喜笑颜开,似乎比沈璃雪还高兴,眼睛也笑的眯成了弯月。

    三百多名贵族千金,小姐进入前三,足可见琴技之高超,再继续努力努力,争取夺冠拿奖品。

    “沈璃雪进入了前三!”太子坐在窗前,再次点头称赞。

    “以她的才学,夺冠也不为过!”东方湛低头望着杯中茶水,热气袅袅间,遮去了他眸中的神色。

    “相府一位庶出千金也进入了前三,丞相府真是块风水宝地,出才女!”五皇子站在一边,看着热闹的人群,清澈的眸中满是赞叹。

    “是吗?”东方湛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淡淡扫了沈采云一眼,目光落到沈璃雪身上。

    另一个雅间中,东方珩坐在窗前,锐利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凌厉的目光望着高台上那只盒子,前三名已经定下,很快就要决出冠军,盒子里放的神秘惊喜究竟是什么?

    “小姐,快上台,你们要三个抽签了!”在秋禾喜悦的催促中,沈璃雪再次走上高台。

    一名评委拿着三只牌子走了过来,牌子是灰白色,写有数字的正面朝下,空白的反面朝上,沈采云站在最前端,最先抽出了一只牌,不知是不是沈璃雪的错觉,在她抽牌的瞬间,那三只牌在评委手中快速变幻了位置,沈采云抽到了一,第一个展示才艺!

    轮到苏雨婷抽牌子,沈璃雪清冷的目光冷冷凝望着评委,苏雨婷,以及那两张号牌,评委没再变幻牌子的位置,只是,当苏雨婷拿其中一只号牌时,评委脸上的笑容微微凝固,她素白的小手快速拿起了另一只,评委的笑容又恢复正常。

    沈璃雪冷笑,真是不动声色的暗示,号牌共有三个,沈采云拿了一,苏雨婷拿了三,剩下的二就是自己的了,他们这般安排,是早有预谋的。

    “恭喜姐姐进入前三,等会的比试,还望姐姐手下留情,不要让我输的太惨!”沈采云追上沈璃雪,美眸中满是讨好的笑。

    “妹妹过谦了,妹妹的琴声清灵如水,如梦似幻,夺冠的可能性很大!”沈璃雪漫不经心的敷衍着,心中暗道,沈采云的琴技虽好,却是比不上原主沈璃雪的,她一心想做冠军,肯定不会允许自己这个大威胁在,马上就是三进一的夺冠,她肯定会有动作。

    沈采云慢腾腾的走在沈璃雪身后,美眸中隐有寒光闪烁,价值连城的冰弦琴,万两黄金,治百病的神药,她都想要,更想出人头地,做人上人,被人仰视,尊重,挡她路者,她会毫不留情的除去。

    眼看着就要走到高台边了,沈采云冷冷一笑,惊呼道:“姐姐小心!”白嫩的小手快速去推沈璃雪,嘴角噙着一丝残妄的笑,只要她摔成重伤,就无法再参加比试,打败苏雨婷,自己就可成为冠军。

    终于找到合适时机出手了!沈璃雪冷冷一笑,瞬间转身,小脚狠狠踢到了沈采云的脚踝上,同时还不忘高呼:“妹妹小心!”

    沈采云双臂凝聚了身体所有的力气,想要一击成功,沈璃雪突然转了身,她没推到人,一时收不住力道,身体快速向前倾。

    心中震惊着正欲稳住身体,脚下猛然一绊,后背也突然传来一道推力,她前倾的身体再也停顿不住,径直栽下了高台。

    疼痛的五脏六腑是用药来压制的,她这一摔,不知是摔的太厉害,还是药效没了,五脏六腑再次疼的撕心裂肺,全身的骨头也如散了架般疼痛难忍,用尽全力也没爬起来,偏偏她的头脑还很清醒,众人的议论,一字不差的落入耳中。

    “好好的走着,怎么突然摔下高台了?”

    “依我看,是得意忘形了吧,走的时候没看路!”

    “言之有礼,换作是我,进了前三,也会得意的……不过,她得意的太过了吧,居然从高台上掉下来……”

    “她是个庶女,没见过世面,进了前三,心情激动,不小心就乐极生悲了……啧啧,真是丢人现眼……”

    围观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几乎全是幸灾乐祸贬沈采云的,沈采云确实出名了,先是美名,再是臭名,她气的咬牙切齿,却无力反驳。

    “采云妹妹!”苏雨婷惊呼着,就欲下台看人,目光扫过沈璃雪,却见沈璃雪正望着她,嘴角轻扬起一道浅浅的笑,极淡,却透着高深莫测,仿佛洞察一切!

    心莫名的一惊!看细看时,却见沈璃雪已经快步走下高台,前去查看沈采云的伤势:“妹妹伤的不轻,快云请大夫!”

    贱人,用不着你假猩猩!迷蒙的目光中,沈采云看到沈璃雪走到她面前,虚假的关切之言一句接着一句,她生气,她愤怒,张口就欲反驳,不料一股腥甜涌上喉咙,喷射而出,身体仅剩的一丝力气被抽空,她的视线,更加迷蒙。

    “那位沈小姐是自作自受!”五皇子站在窗前,狠狠瞪了眼被人抬去治伤的沈采云。

    众人站在周围,没看到真相,坐在高处的他们,可是将刚才的一幕全都尽收到眼底:“如果她没有陷害自己的姐姐,也不会掉下高台,那第一名就这么重要,不惜残害亲人也要得到?”

    太子摇摇头,眸中闪过一丝惋惜:“五皇弟,世人都是复杂多变的,你以后就会慢慢明白!”

    五皇子撇撇嘴,心中不太赞同太子的意见,再复杂多变,也不能残害手足吧,他们都是最亲的人!

    高台上,沈璃雪和苏雨婷并排而立,五皇子低落的心再次高涨起来:“你们猜猜,沈璃雪和苏雨婷谁会得冠军?”

    太子深邃的目光仔细望过沈璃雪,苏雨婷:“若以琴技来说,沈璃雪更高一筹,四皇弟觉得呢?”

    “英雄所见略同!”东方湛望望高台,漫不经心的回答着,苏雨婷的琴声也很好听,但有些固步自封,琴声高雅略显周正,和沈璃雪的肆意洒脱相比,少了那种原始的灵气!

    另一间雅间,东方珩坐在窗前,锐利的目光透过窗子,望向高台上的精致木盒,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马上就要夺冠了!

    沈采云重伤,不能再参加比试,抽到二号牌子的沈璃雪率先上台展示琴技。

    沈璃雪的琴声,众人都听过,见她上台,赞赏着连连点头,评委们也看着她微笑,这次的冠军,怕是非她莫属!

    沈璃雪坐在高台中央,双手轻抚琴弦,清灵的乐声自指尖缓缓流淌,宛若天赖想起的乐音,洗涤着人的灵魂,这种乐声如梦如幻,别人无法再超越,冠军一位,除她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人。

    正对着沈璃雪的一间雅间窗前,闪过一道白色身影,白色的斗笠,白色的衣裙,正是秦若烟,她赞赏的目光看的不是沈璃雪,而是苏雨婷,这个女人,步步精密,细细算计,每走一步都计划的天衣无缝,心机着实厉害,沈璃雪败在她手中,也算败的不屈。

    苏雨婷站在高台下,静静听着沈璃雪的乐声,美眸中没有丝毫挫败,反而泛出丝丝喜悦。

    相府宴会那晚,她在竹园外悄悄潜下,竹园内南宫啸,林岩,夜千泷都在,她不敢靠的太近,他们的说话声时隐时现,她听不太清,但重重的药字一次又一次回荡在耳边。

    她知道沈璃雪需要药,便让南疆太子以药为饵,以琴技比试为掩饰,专为沈璃雪设了这个局。

    沈采云不自量力,想坏她的事,她推她下台,就当是给她个教训。

    最后一轮的比试,只剩下她和沈璃雪,等沈璃雪弹完琴,她只要象征性的弹上一首,应付应付,让沈璃雪拿到冠军,这个局就成功了!

    “郡王!”沈璃雪的曲子快要弹完,东方珩的眉头皱的更紧,眸中的神色,也越凝越深,子默突然出现在雅间,年轻的脸上浮现浓浓的焦急与忧虑:“那个神秘惊喜,属下已经查到了……”

    “什么?”听过子默的禀报,东方珩英俊的面色阴沉的可怕,利眸中寒芒闪烁,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森寒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琴技比试是专为璃雪设的局,连他的人也敢觊觎,真是好大的胆子!

    东方珩犀利的目光透过窗子望向高台,正欲飘身出去中断沈璃雪的弹奏,却见沈璃雪猛的抬起头,清冷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冷冷射向对面的雅间。

    雅间内的秦若烟一怔,快速转身,隐了身形,心中震惊,沈璃雪怎么知道她在这里?

    秦若烟暗藏,沈璃雪不慌不忙,微笑的目光转向苏雨婷,美眸中闪烁着淡淡笑意,明明是温暖的笑容,看到苏雨婷眼中,却是那么神秘,诡异……

    不好!苏雨婷一惊,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见沈璃雪得意的望着她,美丽的小脸上突然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在她震惊的目光中,嘴角猛然一挑,生生扯断了自己的琴弦!

    “嗡!”刺耳的断弦声让如痴如醉的众人瞬间惊醒,呆呆的望着沈璃雪面前的坏琴,琴弦断了,好好的,怎么会断了……

    “可惜了,这首曲子马上就要弹完……”

    “是啊是啊,若是弹完,冠军之位非她莫属……”

    众人扼腕叹息,沈璃雪浑然不在意,在他们的惋惜声中,她缓缓起身,对震惊的评委们行了一礼:“琴弦已断,璃雪不能再弹奏曲子,可见与冠军之位无缘,我弃权,退出比试!”

    众人的哗然声此起彼伏,震惊的目光一道道,全部落到沈璃雪身上,她居然弃权,主动将冠军之位让出?虽说她弹断了琴弦,但曲子也快弹完了,还是能得个不错的分数的,如果苏雨婷也出点小差错,她一样可以拿第一,为什么要弃权?

    对众人的疑惑不解视若无睹,沈璃雪看向苏雨婷,美眸中闪着别有深意的笑:“恭喜苏妹妹了!”

    先以神药引她参加比试,再以优美的乐声让她有动力与不服,最后更是直接向她炫耀,让她产生斗志,一步一步,慢慢引她进入最深局,最终取得冠军,彻底落入圈套,真是聪明,可她不是任人宰割的人,不会顺从苏雨婷的安排。

    苏雨婷的面色瞬间变的惨白,毫无血色,沈璃雪早就察觉到了她的计策,一直隐忍着装不知道,沈璃雪配合她的计划,并不是真的中了计,而是想反过来算计她。

    最后一局,是她和沈璃雪争夺冠军,她使了手段,让沈璃雪先弹琴,就是想将冠军之位让给沈璃雪,没想到沈璃雪先下手为强,扯断琴弦,退出比试,切断了她所有的退路,前三甲只剩下了她自己,就算她不弹琴,那冠军之位也非她莫属了。

    “沈璃雪退出比试,我没听错吧!”南宫啸惊呼一声,刷的一声打开扇子,飞快的狂扇了几下:“冰弦古琴,万两黄金,她不想要,送我也好,干嘛要退出比试!”

    林岩瞬间的震惊后,迅速恢复正常:“璃雪肯定有她自己的原因,你慢慢看吧!”

    东方珩高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重新坐到椅子上,看向高台,锐利的眸中,冷光萦绕,设局之人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太子,湛王,五皇子都没有说话,目光透过窗子看向高台,他们已经猜测到,事情不简单,否则,沈璃雪不会轻易弃权。

    “沈姑娘,你要弃权?”评委们回过神,齐齐看向沈璃雪,相互之间,悄悄交换着神色:“其实沈小姐的琴弹奏的不错,若是……”

    “各位评委,大赛定了条条规距,没说不能弃权吧,有人弃权,可以立刻定下冠军,是件大好事,你们怎么还不情愿?”评委们都和苏雨婷串通好了,沈璃雪知道他们接下来想说什么,强先开口,堵了他们的话。

    “既然来参加比试,就要弹奏到底,半路弃权算什么事?”伴随着一声娇喝,一袭白衣的秦若烟徐徐飘落到沈璃雪面前。

    隔着面纱,沈璃雪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却知道此时的她定然气的不轻:“秦公主没参加过经试吗?选手比试时,随时都可以弃权,别人无权过问。”

    别人是想晋级晋不了,她却是想弃权都弃不掉,可见这群人挖了个又深又大的陷阱给她!

    “你是相府千金!”秦若烟不甘的吼出一句。

    “相府千金也是人,在这场比试中,只是一名普通的弹奏者!”沈璃雪冷冷反驳着,微笑的目光看向苏雨婷,跳进自己挖的陷阱,她居然还能如此平静,定力真好!

    “冠军是苏妹妹,这场比试可以落幕,那盒子中的惊喜,可以打开一看了!”沈璃雪看着苏雨婷说出建议,发现她的脸更加惨白了几分,不过,没有慌乱,目光微微一凝,难道苏雨婷还有后招。

    “沈小姐弃权,此次大赛的冠军就是苏小姐了,老夫亲自打开盒子,让大家一观神秘的惊喜!”那名五十来岁的主评委呵呵笑着,走向盒子。

    沈璃雪冷冷一笑,难怪苏雨婷不慌不忙,主评委是她的人,可以调换盒中的惊喜内容。

    “慢着!”沈璃雪上前一步,挡住主评委:“盒中的神秘惊喜大家期待已久,找个身份高贵的人来宣读会更好,评委觉得呢?”

    主评委呵呵一笑:“只是一瓶神药而已,众所周知了,没必要再麻烦别人!”说着,就欲越过沈璃雪,拿盒子。

    沈璃雪伸手挡开评委的手臂,冷声道:“盒中的惊喜是评委放的吗?”

    主评委一怔,摇摇头:“不是,老夫又不是焦尾琴坊的人……”

    “既然不是,评委怎知里面放的一定就是神药?”沈璃雪冷声反问着。

    “这?”评委面色有些难堪,他总不能告诉沈璃雪,他是受苏雨婷暗示,会宣布里面的惊喜是神药:“别人都这么说的。”

    “别人说的未必是真的!”沈璃雪挡在盒子前,清冷的目光扫视过附近的众人:“还是找名身份高贵的人打开盒子,比较有信誉!”

    沈璃雪护着盒子,别人接触不到,看她的样子,想找局外人宣读者惊喜,想到那精致盒中的神秘惊喜,苏雨婷心思一沉,惊喜的真正内容,绝不能当众宣读!

    眼眸一寒,苏雨婷纤细的身体对着盒子冲了过去,伸手去抓盒子,在外人看来,她是在急步走向沈璃雪。

    沈璃雪冷冷一笑,手中银针飞起,将盒子推出一段距离,苏雨婷抓了个空。

    秦若烟眼疾手快,趁苏雨婷挡住沈璃雪的空隙,急步冲向盒子,沈璃雪挥手将断弦的琴打了过去,径直撞在秦若烟的胳膊上,她的动作慢了半拍,沈璃雪趁机抢过了盒子。

    “哟,美女打架,本世子前去劝解!”南宫啸得意的笑笑,轻摇着折扇,从窗口飘出,径直落向高台。

    东方珩即将挥出的招式快速收了回来,南宫啸前去帮忙,他暂时不必出招。

    趁着沈璃雪和秦若烟交手,无瑕他顾,苏雨婷眸光一寒,凌厉的招式对着沈璃雪的后心劈了过去,沈璃雪尚未回头接招,一道凌厉的掌风突然出现,将她的招式打散,还震的她后退了好几步。

    心惊着站稳后,手臂隐隐发麻,苏雨婷抬头望向满面悠然,轻扬折扇,笑的一脸欠扁的南宫啸,美眸中冷芒闪烁,都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坏自己好事,怒声道:“女孩子打闹,你来掺和什么?”

    “劝架啊,三位美人,不要再打了,打花了脸,可就不漂亮了……”一记冷拳突然挥出,将南宫啸的话打回腹中,他闪的快,拳头擦着他的脸颊划过,没打到他,他回过头时,怒火中烧,恨恨的瞪着秦若烟:“你居然敢打本世子的脸!”

    怒气冲冲的,正欲上前找秦若烟算账,沈璃雪拉住了他:“云南王世子身份高贵,不如就由你来宣读这份神秘惊喜吧!”

    她和苏雨婷过了几招,发现苏雨婷的武功高深莫测,秦若烟挑衅南宫啸,分明是想把他引走,让苏雨婷抢盒子。

    让南宫啸当众把这份神秘惊喜宣读了,看她们还怎么嚣张。

    “有此殊荣,本世子深感荣幸!”南宫啸刷的一下合上折扇,得意的伸手去接盒子。

    苏雨婷柳眉微皱,提出反对意见:“世子的身份是很高贵,但现场不排除有比他更加尊贵的人,姐姐放着最高贵的人不找,找南宫啸,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南宫啸气呼呼的瞪了苏雨婷一眼:“这里全是平民百姓,你找个比本世子身份更高的!”

    知道苏雨婷故意刁难,想拖延时间,沈璃雪不急不恼,微微笑着,看向一间雅间:“不知太子殿下能否移驾高台,为众人宣读这份神秘惊喜?”

    什么,太子殿下也来了!苏雨婷一怔,顺着沈璃雪的目光望去,太子,湛王,五皇子,安郡王都在,她只顾着算计沈璃雪,都没察觉到他们也来了……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太子东方泓飘落到高台上,接过南宫啸手中的盒子,目光却是看着沈璃雪:“郡王妃相请,本宫自然不会拒绝!”

    东方泓是未来皇帝,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苏雨婷找不到理由拒绝他开盒子,焦急的目光目睹东方珩好看的大手握着铁锁稍稍用力,牢固的锁瞬间断开,掉落在地。

    盒子打开,心情郁闷的南宫啸急忙凑过去观看,里面放的不是什么神药,而是一张普通的纸张,折叠的整整齐齐,轻轻打开,几行上字现于眼前。

    “赢得琴技比试冠军者,嫁南疆太子为侧妃!”东方珩一字一顿,宣读着纸上的内容,面色瞬间沉了下来,这才是真正的惊喜内容,只有惊,没有喜,难怪沈璃雪主动弃权。

    人群也是瞬间哗然,不是说惊喜是治百病的神药吗?怎么突然间变成一纸和亲的命令了?

    苏雨婷的脸,惨白的毫无血色,嘴唇动了动,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纤细的身体也摇摇欲坠,仿佛一阵清风就能把她吹倒,小手紧握成拳,轻轻颤抖,沈璃雪入局,并非中了自己的计,而是想以身为饵,引自己掉落陷阱,她真是够狠,也够绝。

    “恭喜苏妹妹了,南疆太子侧妃,身份很高贵呢,想必不久之后,我就要称你为苏侧妃了!”

    局是苏雨婷设的,最后自食了其果,她最讨厌别人提南疆太子侧妃一词,沈璃雪微笑着上前道贺,就是为刺激她,提醒她,她输了,输的很惨,算计别人不成,把她自己也搭进去了。

    众目睽睽之下,特殊惊喜宣读,苏雨婷已经被冠上了南疆太子侧妃的身份,想到南疆太子那平淡无奇的面容,诡异的让人讨厌的味道,她就忍不住一阵恶心,若非为了对付沈璃雪,她绝对不会与他们兄妹合作。

    “太子殿下!”被自己设的陷阱牵制,苏雨婷自己无法挣脱,便将希望寄托到太子东方泓身上,皇帝和温国公都希望她嫁给太子,太子对她也有好感,不会对她见死不救。

    苏雨婷泪水盈盈,脉脉含情的看着东方泓,东方泓却是面无表情,淡淡扫她一眼,冷冷说道:“恭喜苏侧妃!”

    一句话,如腊月的冰水,瞬间浇灭了她心中仅存的一线希望,更让她坐实了南疆太子侧妃的身份,将她打进十八层地狱!

    苏雨婷震惊着,难以置信的望着东方泓:“你半分都不在意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01》,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01 恶整苏雨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01并对腹黑郡王妃101 恶整苏雨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