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吃拆入腹,春色无边

    “我想见南疆太子!”见苏雨婷蹙眉,沈采云急忙解释:“苏姐姐是钦定的太子侧妃,我代你出嫁,最好事先让秦太子知道!”

    苏雨婷是温国公府嫡女,沈采云却只是个臭名远扬的相府庶女,身份,地位都与苏雨婷差了十万八千里,代嫁之事,南疆太子未必会同意。

    沈采云提出见秦君昊,是因为她有自信,等他见到她,一定会同意代嫁,她也可趁机多了解了解南疆太子,只是相府宴会的那次相见,她对他了解的不够全面。

    “那是自然!”苏雨婷微笑着点点头,她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条件,原来只是这种小事,秦君昊给了她三天期限抓沈璃雪,就算沈采云不说,三天一到,她也会带人去见秦君昊。

    “时间随苏姐姐安排,我随时都有空!”看出苏雨婷是诚心诚意让她代嫁,沈采云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微微笑着,心情很不错。

    难题迎刃而解,苏雨婷也很高兴,与沈采云一拍即合:“那就后天下午吧,我来接你!”

    “多谢苏姐姐!”

    苏雨婷,沈采云就像遇到知已一般,相见恨晚,聊了大半个时辰方才告辞离开。

    目送苏雨婷窈窕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中,沈采云脸上的璀璨笑容瞬间消失无踪,苏雨婷利用她来摆脱秦君昊,她利用苏雨婷攀上秦君昊,成为南疆太子侧妃,两人是互相合作,互相利用,谁也不会怨谁。

    千载难逢的机会近在眼前,她一定会好好把握,争取成为人上人!

    憧憬未来美好生活的沈采云没有看到,身穿绯衣和绿衣的两名丫鬟悄悄出了云园,快速向着一个方向奔去。

    两天后,沈璃雪用过午膳,午睡了一刻钟,换件衣服出了相府。

    “掌柜,要盒核桃酥!”醉仙楼是京城最大的酒楼,做的糕点也很不错,午后人少,秋禾要糕点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格外响亮。

    刚过用膳时间,客厅里没什么客人,沈璃雪等了片刻,就拿到了核桃酥,提着小盒就欲离开,身后传来一声轻唤:“沈小姐!”

    沈璃雪回头,看到东方湛站在二楼栏杆前微笑着望着她,东方泓立于他身后,面色有些疲惫。

    “太子殿下,湛王爷!”

    “沈小姐买糕点回府?”东方湛的目光落在沈璃雪身上,一袭绯红色的罗裙,领口轻松,衣袖流泻,和贵族千金们穿的罗裙相似,却又有些不同,美丽的容颜,清冷的气息,就如开在水中的芙蓉,让人只能远观,不能靠近。

    “不是,去驿馆看夜千泷!”沈璃雪和夜千泷熟识之事,东方湛早就知道,她也不准备隐瞒。

    东方湛微笑的目光凝了凝:“本王和太子也正好有事要去驿馆,不如一起?”

    “恭敬不如从命!”清冷的目光越过东方湛,看着目光一直阴沉的太子,沈璃雪微微笑着,嘴角轻轻扬起,勾勒出一抹诡异。

    “沈小姐和夜太子是好朋友?”走在空荡的大街上,沈璃雪,太子都不说话,气氛静的有些诡异,东方湛望望沈璃雪手中的精致小盒,率先开口,打破僵硬的空气。

    沈璃雪点点头:“千泷心性单纯,是难得的知已好友!”

    “人生得一知已,确是一大快事!”东方湛微笑的眸中泛着丝丝别样的光芒,仿佛意有所指。

    沈璃雪一怔,敷衍道:“知已是要看天时,地利和缘分,若是缺了其中一种,就不能称之为知已!”

    “沈小姐言之有理。”话中暗带的意思被反驳,东方湛不急不恼,浅浅微笑,看沈璃雪的目光,却多了一层深思。

    驿馆建在繁华之地,距离醉仙楼不远,沈璃雪,东方湛的脚步很快,谈论间已经来到驿馆。

    驿馆有重兵把守,沈璃雪走过重重关卡,终于来到夜千泷所在的院落,午休时间,夜千泷却没有休息,背对着沈璃雪坐在院中的树荫下,隐隐可见他的双臂轻轻动着。

    走近了,沈璃雪看到,夜千泷漂亮的手中捧着一只雪白的兔子,映着他黑色的外衣,说不出的相衬,在他左手边,放着糕点,青菜,还有水果,他一股脑的全堆到兔子面前,轻声道:“快吃吧!”

    沈璃雪:“……”兔子哪会吃这些。

    “千泷!”沈璃雪轻轻呼唤一声。

    夜千泷快速转过身,绝色的脸上浮现纯净的笑,捧着那只雪白的兔子,急步走到沈璃雪面前,将兔子放进她怀里:“送给你!”

    怀中的小动物雪白的毛毛,红红的眼圈,长长的耳朵,极是可爱,沈璃雪却有些纳闷:“千泷,你这里怎么会有兔子?”

    “从街上买来的,我还买了许多东西!”唯恐沈璃雪不相信,夜千泷快步走进房间,抱出一堆小物件,东西都很寻常,街上的小摊都有卖的,夜千泷拿着,像宝贝一样,翻翻这个,看看那个,最后挑出一只圆筒递给沈璃雪:“这个给你!”

    圆筒沈璃雪很熟悉,就是小孩子们最喜欢的万花筒,再看夜千泷,他正站在桌前,兴致勃勃的摆弄着那些小物件,对两米外的东方湛和东方泓视而不见。

    沈璃雪挑挑眉,她怎么感觉夜千泷比以前更沉默了,她来到这里,他开心高兴之余,好像在避讳什么,是错觉吗?

    东方泓一直心不在嫣,目光望着天空,不知在想什么。

    东方湛看着夜千泷手中那堆零散小物件,温和的笑容微微凝深。

    与此同时,沈采云打扮妥当,随便找了个理由出了相府,慢腾腾的走到小巷外。

    温国公府的马车停在隐蔽的角落中,见沈采云来了,便驶了过去,丫鬟打开帘子,扶她上了马车,沈采云掉下高台只是皮外伤,休养了几天,虽未恢复,坐车行走倒是没问题。

    车厢内很宽敞,苏雨婷和沈采云面对面而坐,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在她们的聊天中,马车快速行驶着,到达驿馆。

    苏雨婷,沈采云扶着丫鬟的手,下了马车,一前一后走进驿馆,沈采云在客厅等候,苏雨婷则进了秦君昊的内室。

    秦君昊身上的伤口用了极品好药,已经痊愈了大半,但他心脉伤的极重,还需继续休养,不能下床行走,隔着纱帘望望外室那道窈窕身影,轻轻挑挑眉:“你本事不小,居然带来了清醒的沈璃雪!”

    沈璃雪与他们势不两立,如果换做是他,肯定是将人打昏或迷昏后扛来。

    “外面那名女子不是沈璃雪,是她的妹妹沈采云!”苏雨婷轻声解释。

    “本宫要的是沈璃雪,你带沈采云来做什么?”秦君昊一怔,随即低吼,眸底蒙上了一层阴霾,他还以为苏雨婷用了什么特殊手段将沈璃雪骗了来,没想到来人竟不是她。

    “沈璃雪很聪明,也很狡猾,她早就察觉到我想暗算她,向东方珩借了好几名暗卫保护她安全,三天的时间,我根本找不到机会靠近她,更不可能将她带来见你!”苏雨婷看着秦君昊,一字一顿,阐述事情的艰难。

    秦君昊冷哼一声:“这是你的事情,与本宫无关,还是那句话,明天天亮前,见不到沈璃雪,你就随本宫回南疆做太子侧妃!”

    苏雨婷胸中的怒火腾的一下燃烧起来:“秦太子,这里是青焰,把我逼急了,将事情真相全部捅出来,和你鱼死网破,谁也得不到好处!”

    “你在威胁本宫!”秦君昊阴霾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眼瞳中闪烁出道道寒光,如同利刃一般,瞬间能将人碎尸万断。

    “不是威胁,是劝解!”苏雨婷冷冷说着,语气冷傲。

    “随便找个女人塞给本宫,再说这么一堆威胁的话,也叫劝解?”秦君昊看苏雨婷的冷眸中满是阴郁,她居然敢戏耍他,如果不是重伤在身,不能移动,他早已出手狠狠教训这个奸诈狡猾,不自量力的狠毒女人。

    “她是沈璃雪的庶出妹妹,并非普通女人!”苏雨婷冷冷道出一句,美眸中布满阴沉,她是来求和的,想不到秦君昊嚣张到听她解释的时间都不给。

    “此话怎讲?”温国公府在青焰京城有不少的势力,苏雨婷身为府上唯一嫡女,代表着整个温公府,秦君昊冷静下来,发现事情有些意思,打算暂时不与她硬碰硬。

    “外室那女子,别说是庶出妹妹,就是亲生妹妹,她也不是沈璃雪,代替不了她的位置!”

    秦君昊的声音虽尖锐,语气却有些软化,苏雨婷的气也消去不少,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秦太子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沈璃雪呆在相府不出来,身边又有暗卫保护着,无论是太子,还是我,想接近她都难如登天,若换作是她的庶出妹妹,就完全不同了!”

    “你的意思是?”秦君昊眸光一凝,隐隐猜到了苏雨婷的打算。

    “太子殿下纳了沈采去为侧妃,以姑爷的名义进入相府,沈璃雪以为你不再纠缠她,定会降低警惕,太子就可趁机亲近美人了!”以秦君昊的阴险与无耻,苏雨婷相信,只要他沾上沈璃雪,就会死缠着不放,沈璃雪失了清白,嫁往南疆,她就是不费吹灰之力,除去了最强的情敌。

    “主意真是不错!”秦君昊点点头,目光望向头顶的帐幔,利眸中涌上几分阴冷,苏雨婷的计策总是出其不意,让人防不胜防,够狠也够绝!

    “太子可想见见沈采云?她也是个美人,绝不会辱没了太子殿下。”见秦君昊敛眸沉思,苏雨婷急忙趁热打铁,将沈采云推荐给他。

    “让她进来吧!”苏雨婷计策中要用到这位沈璃雪的庶出妹妹,秦君昊还是有几分兴趣见见的。

    苏雨婷心中一喜,挑开帘子轻唤一声,沈采云身形款款,像一朵艳丽的云彩,轻轻飘进内室。

    秦君昊侧目看向来人,饱满的额头,圆润的下巴,樱红的嘴唇微微地抿着,美眸清若秋水,灿若朗星,还隐隐含着淡淡的哀愁,眼睛猛然一亮。

    相府家宴上,他只注意了嫡女沈璃雪和沈盈雪,没想到庶出千金也是这么美丽迷人。

    “采云参见太子殿下!”沈采云走到内室中央,扶风弱柳,盈盈行礼。

    “沈小姐不必多礼,请坐!”秦君昊温和的笑容,为他普通的面容增添了几分俊逸。

    “多谢太子殿下!”沈采云站起身,袅袅婷婷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美眸不着痕迹的打量秦君昊,相比东方皇室的年轻一辈,秦君昊的相貌确实普通了些,不过,他在南疆身份高贵,才思敏捷,武功虽然比安郡王差了点,也很是不错的。

    最重要的是,她跟了他,可以远离青焰的流言蜚语,在新的环境开始新的生活,不会再被人欺压,嘲笑……

    沈采云估量秦君昊时,秦君昊也在悄悄打量她,容颜美丽,听闻她的琴技进了前三,出口成章对上东方湛的对子,身份虽不高贵,才华确是不错,纳她为侧妃,又能接近沈璃雪,一举两得。

    秦君昊,沈采云互相欣赏,苏雨婷心中暗笑,轻咳一声:“内室有些闷,我去院子里乘乘凉,你们慢慢聊!”

    “苏小姐可需要茶水?”秦君昊也想进一步了解沈采云,对苏雨婷的识趣很欣慰,漫不经心的询问一句。

    “我会招呼好自己的,你们聊吧!”苏雨婷转过身,微笑的目光瞬间沉了下来,慢腾腾的走着,悄悄将一样东西扔进燃烧的香炉。

    秦君昊和沈采云各取所需,合作的可能性很大,但沈采云是聪明人,洞察力极高,万一她看穿了秦君昊的凶残本性,绝不会再冒险成为南疆太子侧妃。

    苏雨婷找沈采云,是为脱身,如果沈采云反悔,离开秦君昊,秦君昊肯定还会再找她的麻烦,只有将沈采云绑到秦君昊身上,她才能彻底脱离秦君昊的威胁。

    沈采云在青焰名声尽毁,绝对找不到好婆家,让她去南疆做侧妃,是给她指了条出路,虽说这条路有些难走,但也是路,至于她去南疆后会有什么样的生活,不在苏雨婷的考虑范围。

    熏香缓缓燃烧,升腾的淡淡香气慢慢将整个房间笼罩!

    沈采云是来试探,考察秦君昊的,隐晦的言谈举止间,能洞察一个人的性情与品质。

    一开始还好,秦君昊言语礼貌,性子纯良,但随着与他的深入交谈,沈采云敏锐的察觉到,秦君昊有些不对劲,明明是件很小的事情,解决方法从他口中说出来,带着傲气与漠视。

    是他常年的高贵身份,养成了这种习惯吗?

    沈采云微微皱眉,想想以后的高贵身份,荣华富贵,她不愿轻易放弃,正准备再暗暗旁敲侧击一番,突然感觉到身体发热,嗓子渴的难受,悄悄解开领口的扣子,还是热,端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一口,不解渴,把整杯茶都喝光了,仍然渴。

    怎么回事?

    沈采云疑惑间,一股热流突然从小腹窜起,强烈的酥麻和燥热轰的一声,像烈火般腾起,瞬间席卷全身,身体一软,沈采云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大脑混沌一片,张张嘴想喊人进来,没料想发出来的却是呜咽婉转的妩媚低吟。

    “你怎么了?”秦君昊一怔,看着沈采云嫣红如霞的美丽小脸,听着她如小猫般的呜呜咽咽,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面色铁青,他的重伤还没好,根本没有精力做那种事情,苏雨婷给沈采云下媚药,是想为难他吗?

    气愤间,秦君昊正欲呼唤苏雨婷,突然感觉他的身体也燥热起来,嗓子干渴,满满的**充斥全身,女子妩媚的低吟响在耳边,清澈的眸中蒙着浓浓的**,让他很想一把扯过来,压在身下狠狠发泄发泄。

    媚药很烈,沈采云这种青涩小女生,根本抵抗不住那一波一波的火热侵袭,两只小手无意识的将外衣,中衣扯开,露出里面粉色的肚兜,若有若现的饱满胸脯,让人浮想连翩。

    秦君昊全身燥热的难受,眼看着沈采云站起身,迷离着眼眸,跌跌撞撞跑到床边,不但撕扯她自己的衣服,还撕扯他的,他想要阻止,却力不从心,万千愤怒化为一声怒喝:“苏雨婷!”

    苏雨婷坐在树荫下,悠闲自在的轻品着香茶,房间中的怒喝声让她微笑着勾起嘴角,秦君昊,沈采云中招了,她当然要去看看热闹。

    放下茶杯,苏雨婷袅袅婷婷的走进房间,看着内室大床上,衣衫凌乱,眼神迷离,酥胸半露的沈采云,以及衣服破碎,满目愤怒的秦君昊,浅笑:“恭喜秦太子,美人在上,太子在下,传扬出去,也是美人主动投怀送抱,不会怪罪到太子殿下身下!”

    秦君昊狠狠瞪了苏雨婷一眼,他也中了媚药,那狠毒的一眼,不具备多少威胁:“本宫有伤在身,无福消受美人,你把她拖出去,咱们之间的账可以一笔勾销!”

    他心脉伤的极重,最少也要休养几个月,若是现在激烈运动,刚刚愈合的伤口定会再次裂开,他可不想再受一次心脉重伤之苦。

    “沈采云不懂武功,中的媚药比殿下深,她的神智根本就不清醒了,会顺着自己的心愿,主动为殿下排忧解难,不必太子殿下劳心劳力,殿下只管好好躺着享受就是了!”

    秦君昊一日不碰沈采云,南疆侧妃的位子就有变故,苏雨婷绝不允许这种对她不利的情况出现:“况且,这么个才貌双全的大美人,太子殿下不想及早尝尝味道?”

    “苏雨婷,若是本宫伤口裂了,你休想再有安宁日子过!”秦君昊冷冷望着苏雨婷,迷蒙的眸中满是震慑与警告。

    体内条条恶龙肆意狂暴,险些将他的理智催毁,温香软玉在怀,淡淡的处子幽香飘散,秦君昊意乱情迷,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怀中的妙人。

    “太子殿下大可放心,只要你乖乖躺着不动,伤口绝对不会裂的!”眼看着沈采云和秦君昊衣衫尽褪,很快就要开始做那原始运动,苏雨婷轻轻一笑,转身向外走去,最多半柱香,她就可完全与秦君昊划清界线,去追逐她心中的那名男子……

    “砰砰砰!”苏雨婷走出内室的瞬间,大开的房门,窗子居然全部关上,外面响起阵阵钉板子声,透亮的房间瞬间暗了下来。

    苏雨婷一惊:“不好!”窈窕的身形瞬间来到门口,用尽十层内力,对着房门狠狠踢了过去。

    “砰!”坚硬的房门被踢碎,没有看到阳光,而是露出一块铁板,苏雨婷面色阴沉,居然在外面放铁板,可恶!

    双手凝聚了十层内力,对着铁板重重撞击。

    “砰砰砰!”苏雨婷每挥出一掌,都能将铁板打凹,却怎么都打不烂,淋漓的香汗自额头冒出,她的内力也用掉了一半。

    望着那纹丝不动的铁板,心思百转千回,铁板要么是很厚,要么是被人放了好几层,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算计她!

    气愤间,小腹处突然腾起一股热流,苏雨婷一震,那热流顺着血液,快速漫延全身,自己明明事先服了药丸,怎么还会中媚药?

    苏雨婷颤抖着小手,快速从衣袋中拿出一颗解药吃下,跌跌撞撞的奔到熏炉边,挥手打落了炉盖,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让她体内的热力更强了几分,神智也有些迷蒙起来。

    深吸几口熏香,熟悉的味道自口鼻飘进,直入肺腑,强劲的药力让苏雨婷的神智更加迷了几分,她不敢确实,熏香里是不是只有她下的媚药。

    解药吃下,她体内的热力居然没有消失,还越来越烈,快速游走在她四肢百骇,让她难以自恃,小手不知不觉的扯开了自己身上的外衣。

    头晕眩的十分厉害,苏雨婷竭尽全力用内力压制,但她内力消耗了一半,只撑了片刻时间,就再也压制不住,心神一松,无边的热浪将她的思想袭卷。

    迷蒙中,她听到了女子的低吟声,还有男子压抑的低吼,迷蒙的目光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透过那层薄薄的纱帘,她看到她朝思暮想的男子半躺在大床上,一名身材妖娆的美艳女子压在他身上,进行着男女最原始的运动。

    “沈璃雪!”苏雨婷咬牙切齿的怒喝一声,急步走上前,狠狠将那名压着男子动作的女子扯了下来,她迷离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东方珩是她的,是她的!

    驿馆的另一边,沈璃雪、夜千泷、东方湛,东方泓正慢慢走着。

    “驿馆的景色真是不错!”沈璃雪来过驿馆,却没仔细看过,夜千泷院子里有些热,他们准备去亭子里纳凉,道路两边种着高高的树,将大半个路面遮掩,阵阵凉风吹来,走在树荫中一点儿也不觉得热。

    “如果你喜欢,以后可以常常来!”夜千泷道出一句邀请,目光却是有些黯淡。

    “千泷,你在这里,过的还习惯吗?”不知是不是沈璃雪的错觉,夜千泷的下巴尖了些,俊颜也微微有些消瘦。

    “还好!”夜千泷点点头,未再多言。

    “小姐,那个是不是小思?”走在沈璃雪后面的秋禾突兀的问了一句。

    沈璃雪抬头望去,不远处的小院门口,站着两名丫鬟,这两人她都见过,一人是苏雨婷的丫鬟,另一人就是沈采云的丫鬟小思。

    “那是小思,她怎么会在这里?”沈璃雪微微皱眉:“那个小院里住的是谁?”

    夜千泷抬头望了一眼:“是秦君昊!”

    东方泓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苏雨婷的丫鬟他认识,那丫鬟在门口,苏雨婷肯定在院内。

    “秦太子有伤在身,秦公主在那里照顾,雨婷小姐和采云小姐来拜访秦公主,一起聚到秦太子的院落中……”秋禾聪明的找了最合适的说词,悄悄向沈璃雪眨眼。

    “秦太子重伤在身,本宫身为青焰主人,理应前去探望!”东方泓冷冷说出一句,不等沈璃雪,东方湛说话,已大步向前走去。

    “皇兄!”东方湛呼唤着,急步跟了过去。

    沈璃雪挑挑眉,慢腾腾的走在最后,嘴角微微挑起,好戏应该上演的差不多了。

    “太子殿下,湛王爷!”小思和那名丫鬟站在门外,昏昏欲睡,听到脚步声,揉揉额头,睁开了眼睛,看清来人,睡意瞬间消失无踪,双腿一软,扑通跪倒在地。

    东方泓看也没看两人一眼,大步走进院落。

    小思焦急着,正准备高声称呼,给房间里的人一个警示,沈璃雪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清冷的目光看的她呼吸一窒,瞬间忘记要如何反应,回过神后,东方泓已经到了房门前,开始敲门:“秦太子!”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

    沈璃雪走上前:“里面没人吗?”

    东方湛摇摇头:“无人应声!”

    丫鬟就在门口,主子能走得到哪里,东方泓知道人就在里面,却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皱了皱眉,他正准备用力敲门,屋内突然传来一阵若有似无的妩媚低吟。

    东方泓一怔,猛然踢开了房门,浓郁的熏香夹杂着奢靡气息扑面而来,东方泓紧紧皱起眉头,目光阴沉着,大步走进内室:“你们在干什么?”

    气愤的低呼穿透云层,响彻云霄,震惊了院中的众人。

    沈璃雪踏进房间,慢腾腾的走到内室门口,清冷的目光透过那屋薄薄的纱帘,望向内室,光洁的地面上,凌乱的散着男子,女子的衣物。

    沈采云一丝不挂的倒在地上,洁白的身躯上布满吻痕,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双眸微闭,睫毛轻颤,美丽的小脸上带着**过红的潮红,地面冰凉,她却丝毫不觉,兀自躺着,睡的很香。

    豪华的大床被帐幔遮掩,半透明的帐幔后,隐约可见一男一女紧贴在一起,动作十分暧昧,秦君昊的怒吼声让两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慌乱的扯过一旁的锦被遮住身体。

    “太子殿下,湛王爷!”苏雨婷惊恐的看着内室的两名男子,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肌肤触上强健的肌肤,苏雨婷一惊,低头望去,秦君昊被她坐在身下,坚实的身躯紧贴着她顺滑的肌肤,阵阵热力透过肌肤传入身体,苏雨婷惊呼一声,纤细的身体条件反射般弹跳开来,脚下一绊,手中的锦被滑落,玲珑有致的身体在东方泓,东方湛,秦君昊面前一览无余。

    东方湛闭了眼睛,快速转过身,急步向外走去,他早猜到内室有事情,却不知道会是这么火辣,否则,他根本不会走进来。

    “打扰几位的雅兴了!”东方泓冰冷的目光扫过大床上的秦君昊和苏雨婷,眸中没有愤怒,只有无边的冷意,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内室。

    “太子殿下,王爷,你们听我解释!”苏雨婷裹了锦被就要追人,沈璃雪轻声提醒:“苏妹妹,你先把衣服穿上再来劝解,这个样子,不雅!”

    苏雨婷一怔,愤怒的目光猛的射向沈璃雪,咬牙切齿:“是不是你?”

    沈璃雪故做不知的道:“我不明白苏妹妹的意思,只想说,如果你再不劝住太子殿下,他就要走出小院了!”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时间紧迫,苏雨婷来不及穿肚兜里衣,抓过一旁的外衣,胡乱的穿在身上,恨恨的瞪了沈璃雪一眼,急步追了过去,她不在意东方泓的看法,却不想让这件事情传扬出去,否则,她臭名远扬,还如何嫁东方珩。

    沈璃雪命秋禾叫来小思,给沈采云穿衣服,她则站在门口,看着院中的热闹。

    “太子殿下!”东方泓走出小院的瞬间,被苏雨婷急步追上,挽起了外衣的袖子,将玉臂伸到他面前,白嫩的肌肤上,露出一点暗色的朱砂:“我还是处子之身!”

    沈璃雪挑挑眉,看来秦君昊伤的确实很重,两名美人只能消受一名。

    东方泓停下脚步,却没看苏雨婷,冷声道:“苏小姐是不是处子,与本宫无关!”一名随随便便就与其他男子上床的女子,再美再好,他也不会要。

    “我是被人算计的,房间的熏香有问题!”没人看到苏雨婷下熏香,她准备将事情推到别人身上,博取东方泓的同意,防止事情外传:“若是太子殿下不信,可命人查看!”

    “苏小姐可有怀疑的人?”东方泓站着没动,嘴角轻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可疑之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苏雨婷冰冷的目光透过东方泓,看向沈璃雪。

    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苏妹妹怀疑我?”

    “沈璃雪,咱们明人不做暗事,我问你,这次的局,是不是你设的?”苏雨婷恨恨的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

    她设局是为将秦君昊和沈采云绑在一起,她好脱身,没料到,沈璃雪察觉了她的计策,将计就计,将她也绑到了秦君昊身边。

    “苏妹妹,我今天下午一直和泓太子,湛王爷,夜太子在一起,哪有空设局害你!”沈璃雪挑挑眉,美眸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其实,这出局,还真是她设的。

    沈采云身边那一绯一绿两名丫鬟被她买通,演了一场戏,引苏雨婷去找沈采云,沈采云想要身份地位,苏雨婷也想找个替身,她知道两人定会一拍即合。

    “你少狡辩,无缘无故,你来驿馆做什么?”还这么巧的在她设局出事这天来驿馆。

    “来看夜太子,两天前我们就说好今天来驿馆看他,如果苏妹妹不信,可以问问守在他院外的侍卫!”沈璃雪在云园偷听到苏雨婷和沈采云的谈话后,就开始布局,两天前的约定,是为方便今天的计策。

    “香炉里的熏香,敢说不是你做的手脚?”苏雨婷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

    “我在事后才来到这里,怎么做手脚?”沈璃雪冷冷反问着。

    一名侍卫快步走上前,恭声道:“禀太子殿下,香炉里确实有媚香,不过……”侍卫望望苏雨婷,欲言又止。

    东方泓目光一凝:“不过什么?”

    “太医查过香炉后,无意间踩到了苏小姐的衣服,发现衣袋里有媚香残留……”望着东方泓阴沉的可怕的面色,侍卫的声音越来越低。

    “不是我下的,真的不是我下的。”苏雨婷急声分辨着:“有人在香炉下了媚香,还堵上了所有的窗子和门,我出不来,才会中药,险些出事,不过,我反抗时,曾把房门砸烂了,殿下快派人查看……”

    “不必查看了,本宫来的时候,那门好好的,它是被本宫踢坏的!”东方泓冷冷凝望着苏雨婷:“原本我以为你是个纯洁善良的女孩子,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做下这种丑事,不但不承认,还找各种理由推脱,本宫看错了你!”

    这一刻,东方泓看苏雨婷的目光不再是欣赏与爱慕,而是浓浓的冰冷与厌恶:“既然你喜欢南疆秦太子,本宫成全你们!”

    言毕,东方泓推开苏雨婷,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沈璃雪挑挑眉,这次东方泓猜错了,原来的那扇门确实被苏雨婷踢坏了,现在这扇,是东方珩命人换上去的,至于封门封窗的侍卫,也是东方珩派来的。

    苏雨婷怔怔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伤心,失望:“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为什么不相信?”她是放媚药算计了秦君昊和沈采云,但她中媚药真的是被人算计的。

    “苏妹妹,如果中了媚药,应该需要……才能解除吧,苏妹妹还是处子之身,就恢复清明,怎么看也不像中了媚药的样子。”沈璃雪声音不大,却能让没走远的东方泓听到,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停顿,大步前行着,仿佛对苏雨婷完全死了心。

    苏雨婷武功高强,洞察力很敏锐,沈璃雪怕她察觉到不对,没有直接下媚药。

    而是让东方珩帮忙,命人在秦君昊的熏香里做了点小手脚,又在苏雨婷的茶水里放了点东西,这两样东西单一的使用某一种,都很普通,不会被人察觉,但两者结合,会让人产生严重的幻觉。

    苏雨婷身处秦君昊,沈采云的火辣场景中,产生的幻觉也是这种内容。

    东方泓闯进房间时熏香燃的差不多了,再加上那声惊天动地的怒吼,苏雨婷自然恢复了清明。

    “沈璃雪,一定是你在搞鬼!”苏雨婷猛然抬头,锐利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狠狠射向沈璃雪。

    “苏妹妹,敢做就要敢当,不要胡乱将事情推给别人,你敢说香炉里的媚香不是你下的?”沈璃雪迎着苏雨婷的目光望了过去,清冷的眸中,冷光闪烁。

    “我……”苏雨婷狡辩的话刚要说出,目光望到沈采云已经清醒了过来,穿着有些破损的衣衫,扶着小思的手站在门口,露在外面的脖颈上,满是吻痕,还伴着青一块紫一块的青淤,纤细的身体弱不禁风,看她的目光,阴冷狠毒中带着气愤与不甘:

    “苏雨婷,中媚药后,我虽然神智不清,但你和秦君昊的话,我还是听到了一些,你真是卑鄙无耻!”

    事情被拆穿,苏雨婷也不再掩饰,轻哼一声:“你不是一直都想做南疆太子侧妃吗,我成全了你,让你成为名符其实的太子侧妃,你不感谢我也就罢了,还怪我?”

    “谁稀罕用这种方法成为侧妃!”沈采云歇斯底理的怒吼,看苏雨婷的目光如利刃,想要将她碎尸万断,秦君昊已经得到了她,绝不会再在意她了,别说是做侧妃,就算他让她做最低微的小妾,她也不得不从,这一切,都是苏雨婷害她的,她倒霉,苏雨婷也休想好过!

    ------题外话------

    (*^__^*)嘻嘻……苏雨婷还没虐完,明天继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0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03 吃拆入腹,春色无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03并对腹黑郡王妃103 吃拆入腹,春色无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