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连哄带骗的强吻

    沈璃雪身体一僵,睁大眼睛看着东方珩:“你不是说真的吧?”

    “本王像在说笑?”东方珩缓步走到床前,将沈璃雪放在床上,伸手去解她的衣带,如玉的手指在烛光中泛着朦胧的光晕,映着他俊美无筹的容颜,如梦似幻。

    沈璃雪伸手抓住东方珩的手,急声道:“这种事情不能试。”

    “为什么不能试?”东方珩挑眉看着沈璃雪,墨色的眼瞳中清析的映出她的身影。

    “我还没有及笄!”沈璃雪记得古代女子要十五岁及笄后才能嫁人,及笄前还是小女孩,不能行夫妻之礼!

    “沈采云比你小一岁多,已经成了秦君昊的人!”东方珩拿开沈璃雪的手,如玉的手指一勾一扯,她湘裙的纽扣被他解开一颗,露出纤细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

    沈璃雪呼吸一顿,再次伸手抓住东方珩的手:“等等,咱们还没有成亲!”

    “沈采云、秦君昊也没有成亲,放心,我会对你负责!”东方珩淡淡说着,又要解沈璃雪的衣扣。

    她紧抓了他的手腕,清冷的眼瞳深处燃烧着两簇怒火:“东方珩,这种事情……早了对身体不好……”

    “应该不会!”东方珩的动作顿了顿,似乎思量了一下:“青焰有女子及笄前与男子同房,没听闻她们身体有损。”

    “这种事情要因人而异,体质不同,结果自然也不一样,但咱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然后悔莫及!”沈璃雪看着东方珩,一字一顿,目光凝重。

    “你虽没内力,身手、速度都极快,体质很好,况且,你还有几个月就及笄了,现在行周公之礼,对你的身体不会有任何影响!”

    东方珩说着,伸手欲解沈璃雪的衣扣,再次被她挡住:“我在青州长大,身体的根基不太好。”

    “你再阻拦,我就点你穴道了!”东方珩挑眉看着沈璃雪:“你是乖乖让我脱衣服,还是让我点住你穴道再脱?”

    沈璃雪手一僵,柳眉紧紧皱了起来,东方珩的武功高深莫测,她空有招式,没有内力,他点她穴道,她根本躲不开,妥协道:“一定要在今晚吗?”

    “今晚月色很好,良辰美景,不能浪费!”东方珩将沈璃雪的手拿开,如玉的指尖轻挑,一颗颗纽扣犹如花瓣一般,绽放开来,露出她娇嫩的肌肤,绯色的肚兜。

    沈璃雪转头望向窗外,天地间漆黑一片,黑色的天幕中繁星点点,这也叫月色很好?

    阵阵微风透过敞开的衣衫吹到肌肤,沈璃雪的呼吸有些不顺畅:“东方珩,在驿馆,我只进了外室,没进内室,什么都没看到!”言外之意,她没看到别人行房。

    东方珩没有说话,低沉着眼睑,继续解她的纽扣。

    “东方珩,你还记不记得曾经答应过我,给我时间,不会逼迫?”沈璃雪搬出了最后的杀手锏,事关她一生幸福,不能草率决定。

    东方珩不为所动,眼皮都没抬一下,解开沈璃雪最后一颗纽扣,抬头看了她一眼,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如玉的手指轻轻拽住了她腰间的丝带,只要扯落,就可窥见她玲珑有致的身体。

    “我自己来!”沈璃雪一惊,挥手打开东方珩的魔爪,小手抓着丝带装模作样的轻扯:“你顾好自己吧!”

    “好!”东方珩自自然然的解开腰带,纽扣,脱下白色外袍挂到衣架上,只着一件薄薄的丝质里衣,转身看向沈璃雪。

    沈璃雪看着东方珩,咬牙切齿,当着她的面脱衣服,他居然脱的那么自然,没有半分别扭,这外衣还是她自己脱吧,不要让东方珩碰了。

    纤手一扯,丝带解开,水绿色的云绫锦自沈璃雪身前轻轻滑落。

    微暗的烛光下,天蓝色的帐幔中,沈璃雪肌肤赛雪,发丝如墨,墨色的眼瞳犹如古井,盈盈幽幽,绯色的肚兜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躯,两团雪团在肚兜内若隐若现。

    东方珩呼吸一窒,气息刹那间变了变,如玉的手指轻抚上沈璃雪美丽细腻的小脸,强劲有力的手臂紧紧箍住她的小腰,将她拥进怀中,温柔的轻吻着她的眉,她的眼,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

    肌肤相贴,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温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服渗到肌肤,沈璃雪僵硬了身体,微微偏过头去,脸色熏红着,不敢看东方珩。

    白嫩的小手顺着他的胸膛慢慢上移,轻轻攀上他的脖颈,右手两指之间闪烁出一道银光,一枚细细长长的银针突现。

    东方珩不知危险来临,全神贯注的轻吻着美人,沈璃雪诡异一笑,银针对着东方珩的穴道快速刺了下去,他武功高,她打不过,只好先用美人计迷惑他,然后采用偷袭之法,银针刺穴,让他昏睡。

    “啊!”右肩突然传来一阵疼痛,银针在触到东方珩肌肤的瞬间停下,沈璃雪痛呼着,低头望去,却是东方珩在她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浑圆的小肩膀上浮现两排清析的牙印。

    “东方珩!”沈璃雪瞪着毫不自觉,依旧在轻吻她的罪魁祸首,咬牙切齿,他是属什么的,随随便便就咬她。

    东方珩对沈璃雪的气愤视而不见,如玉的手指轻触上她的后背,弹性的肌肤,顺滑细腻的触感,让他流连忘返,指尖轻轻捏住了她后背的肚兜带子。

    沈璃雪纤细的身躯猛然一颤,如雪的肌肤染上一层粉红色,如果肚兜带子扯开,她就彻底春光外泄了!

    沈璃雪目光一凝,细细的银针快速对着东方珩的穴道扎了过去。

    手腕突然一痛,沈璃雪的动作猛然顿下,针尖轻抵着穴道,却再也动不了半分。

    在沈璃雪惊讶的目光中,东方珩捏着她的手腕举到面前,望着那枚细长银针,他目光清明,不见半分**,嘴角轻轻扬起,勾勒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你想干什么?”声音低沉,平静无波,让人听不出他的真正情绪。

    见东方珩略带兴致的看着她,往日锐利的眼眸有一团浓雾聚集,沈璃雪蹙了蹙眉,有些恼怒的道:“你太心急了,都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擅作主张!”

    东方珩忽然倾身,将沈璃雪压在了床上,如玉的大手紧按着她的手腕,将她固定在他和大床之间,墨色的眼瞳中清析的映出她的身影,声音有些暗哑:“我明明征询了你的意见的!”

    “我又没说同意……”沈璃雪身不能动,泰山压顶的气息将她笼罩,她快要不能呼吸,瞪着东方珩,压下心慌,怒问道:“你要干什么?”

    “良辰美景不容错过,我早告诉过你我要做什么!”东方珩凑到沈璃雪耳边,低低说着,忽然俯下脸,性感的薄唇准备无误的覆上了她的唇,重重的,稳稳的,不留一丝余地。

    沈璃雪一惊,唇瓣传来清凉的感觉刹那间直击心脏,身体颤了颤,双手用力想要挣开,却被东方珩紧紧按着,纹丝不动,她想侧脸,唇却被他紧紧噙住,腿和身体都被他紧紧压住,她动不了半分,紧抿着嘴唇,恼怒的瞪着东方珩。

    东方珩黑曜石般的眼瞳中突然闪过一丝诡异光芒,在她唇上猛然一咬。

    沈璃雪吃痛,紧抿的唇瓣张开,东方珩趁机而入。

    这一吻带着疯狂的味道,如狂风暴雨袭来,骤然将沈璃雪的三魂七魄撞了个支离破碎,理智和恼怒轰然倒塌,脑海一片空白,心思漂浮,呼吸急促着,心跳险些骤停。

    不同于醉仙楼外蜻蜓点水般的唇唇相触,东方珩的松香气息充斥在沈璃雪唇瓣内外的每一处,疯狂,激烈的吻让她险些承受不住,纤细的身体轻轻颤抖起来,头有些晕眩,眼前的景色越来越模糊,身体也越发的绵软。

    望着沈璃雪迷蒙的眼瞳,微皱的眉头,因呼吸不畅微微发红的小脸,东方珩慢慢松开了禁固,强劲有力的臂膀环抱着沈璃雪柔软的身躯,慢慢收紧,疯狂,激烈的吻也变的轻柔起来,如春风细雨飘落,轻轻柔柔,温暖的感觉让她如置温暖的阳光下,暖暖洋洋。

    沈璃雪在东方珩的温柔中渐渐沉醉,由开始的抵触,反抗变成生涩的回应。

    东方珩身体一震,眼瞳深处隐隐闪过一抹笑意,双臂再次收紧,不知不觉间再次加深了这个吻,温柔似水,缠缠绵绵,让人深深迷醉。

    若有似无的松香气息将她重重包围,沈璃雪温软的身体渐渐瘫软在东方珩怀里,头脑发昏,几欲窒息,轻浅的喘息变为暧昧的低吟,她美丽的小脸染上一层蔷薇色,用力去推东方珩:“东方……珩……”

    东方珩离开沈璃雪唇瓣少许,深深的凝视着她,墨色的眼瞳深处,似有两簇火苗在燃烧。

    沈璃雪樱唇微张着,大口喘息,迷离的眼瞳慢慢恢复清明:“东方珩,你吻够了没有?”

    “还没!”东方珩忽然低头,又吻了下来。

    沈璃雪头偏向一边,双手扶着东方珩的肩膀用力向外推:“你再继续……我就要窒息了!”

    “那我们做点别的事情!”东方珩目光幽深,轻轻扯开了她肚兜的带子。

    后背一松,身上的肚兜在胸前飘飘摇摇,仿佛随时都会掉落,沈璃雪怒瞪着东方珩,他真的打算今晚和她洞房。

    沈璃雪面色绯红,双眸含春,即便怒视,眼里也没有半丝震慑,眸光盈盈,更让东方珩心动,低头再次吻上了她有些红肿的鲜红唇瓣。

    屋内温度骤升,暖暖融融,屋外夜色沉静,寂静无声。

    在沈璃雪再次要窒息的时候,东方珩终于放开了她,沈璃雪已经说不出话,只剩下急促的喘息声,目光飘渺着,小脸绯红,看的东方珩再次心神荡漾,目光急忙看向一边,重重喘息着,深邃的眼瞳深不见底,仿佛在强行压制什么。

    香软的身体柔若无骨,抱在怀里极是舒服,东方珩不想放开,双臂不知不觉间又紧了紧,埋首在沈璃雪馨香的颈项处,他贪婪的呼吸着独属于她身上的淡淡清香,如玉的手指轻触她的后背。

    胸前肚兜晃动,仿佛随时都会掉落,沈璃雪身体猛然一僵:“东方珩!”

    东方珩没有答话,双手在她背后继续动作,片刻后,肚兜带子全部系好了。

    沈璃雪又是一怔:“东方珩!”他不是想和她洞房吗?怎么又改主意了?

    东方珩侧躺在沈璃雪旁边,拿过一件薄薄的里衣将沈璃雪玲珑的身躯包裹住,看沈璃雪的墨色眼瞳幽深似潭:“你不是说及笄之前……对身体不好吗?”

    沈璃雪一怔,她随口编的理由而已:“你不是不相信吗?”

    “你是说,咱们可以继续?”东方珩俊美无筹的容颜再次逼近,深邃的眸中隐隐染了一层情意。

    沈璃雪一惊,急忙将脸埋进被子里:“夜深了,睡吧!”不洞房,再好不过,她哪会送上门去任那只腹黑神宰割。

    紧拥的被子被东方珩扯开,强劲有力的臂膀将她香软的娇躯紧紧环住,淡淡的松香将她重重包围,耳边响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头上发,东方珩低沉,暗哑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嗯,休息!”

    东方珩抱她很紧,沈璃雪的呼吸有些困难,几次想让他放松手臂,但想到他刚才的所作所为,到了嘴边的话,她迟迟没有说出口,万一他再心性大发,她可招架不住。

    头顶上方响起均匀的呼吸声,沈璃雪抬头望去,东方珩微闭着眼睑,已经睡着了,年轻的容颜在烛光中更显俊美,沉睡的他少了平时的冷酷与凌厉,面部线条柔和的如同诗画一般。

    沈璃雪试探着,将东方珩环抱她身体的胳膊,一点一点儿慢慢向外推,她所处的小小空间,渐渐变大,呼吸顺畅了许多。

    深吸几口气,沈璃雪望望睡着的东方珩,正准备他的胳膊拿开,脱离他的禁固,不料他松着的胳膊突然收紧,她再次被他紧紧圈进怀里。

    沈璃雪香软的娇躯紧贴着东方珩强健的身体,美丽的小脸触上他光裸的胸膛,他的心跳仿佛加快了几下,睫毛也轻轻颤了颤。

    沈璃雪处在气恼中,没察觉到任何不对,望着东方珩安静的睡颜,咬牙切齿,睡着了还这么霸道,真是可恶!

    挣不开,走不掉,沈璃雪只能认命的窝在东方珩怀里休息,淡淡松香萦绕鼻端,阵阵困意快速袭来,迷迷糊糊着,沈璃雪进入梦乡。

    朦朦胧胧中,沈璃雪感觉小脸上传来一阵酥酥麻麻,好像有气息喷洒在脸上,又似清风拂过,她困意正浓,无心理会,侧过脸,继续睡,不料那酥麻的感觉从小脸移到了脖颈上,再到锁骨,前胸,隐隐还有下移的趋势。

    沈璃雪不耐烦的挥挥手,气息清风顿时消失无踪,她正准备翻个身,继续睡,身上突然一沉,双唇被噙住,水润的触感透过唇瓣直冲脑海。

    沈璃雪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东方珩无限放大的俊颜映入眼帘,昨晚发生的一切如潮水般涌进脑海,沈璃雪咬牙切齿,美眸中怒火燃烧,转头避开他的吻,怒斥道:“东方珩,天都亮了,你不上朝吗?”

    沈明辉除了特定的休沐外,每天都会早早上朝。

    “本王有伤在身,皇上特准不必每日上朝!”东方珩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眸光温暖如水。

    “我饿了,要起床用膳!”沈璃雪被他看的很不自在,随口说了个理由,想与他拉开些距离。

    “好!”东方珩没再纠缠,翻身躺到一边,双臂也松了禁固。

    沈璃雪暗暗松了口气,越过东方珩,披着一件白色里衣下了床,来到柜子前拿了套衣服,走进屏风后。

    浴桶中热气升腾,沈璃雪沐浴完,换了身衣服,走出屏风,坐到梳妆镜前,猛然发现,镜中的人肌肤赛雪,美眸盈盈,嘴唇嫣红微肿,纤细白皙的脖颈上也布满了点点粉红,就像初晨的草莓。

    “东方珩,你是不是故意的?”沈璃雪三两步来到床前,揪着东方珩的衣服用力摇晃,美眸中怒火翻腾。

    东方珩睁开眼睛,清明的目光扫过沈璃雪微肿的唇,脖颈上的粉红吻痕,深邃的眸中隐隐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吻痕很轻,无伤大雅!”

    沈璃雪咬牙切齿,再轻也是吻痕,她这副模样,怎么能出去见人:“圣王府应该有消肿的药,你回去给我拿些过来。”

    “最多两三天,吻痕就会消,不必用药!”东方珩淡淡说着,轻轻翻过身,闭眼休息。

    沈璃雪微怔,望了望空荡荡的小手,她明明抓的很紧,那衣领居然还能悄无声息的抽离,东方珩的武功的确高深莫测,他又是个腹黑神,再逼问下去,估计也问不出什么结果。

    恨恨的瞪了东方珩一眼,沈璃雪找出一方面纱戴上,遮住了唇和脖颈,对镜打量无不妥之处,快步向外走去。

    “这么神神秘秘的,你要去做什么?”东方珩翻过身,修长的身躯半躺在床上,凭添几分慵懒与清华,深邃的目光紧随着沈璃雪。

    “找药!”沈璃雪快步前行,头也不回的回答着。

    东方珩蹙了蹙眉:“让丫鬟去拿就可以,你何必亲自跑一趟?”

    “我喜欢亲自去!”沈璃雪皱眉,让丫鬟拿消肿药,她们肯定会浮想连翩,再聪明些,能猜到事情真相,她可不想让事情闹的满城皆知。

    沈采云身上满是青淤,她嘴唇微肿,脖颈上只是淡淡的粉,没有痛感,东方珩还算温柔。

    辰时(早晨七点到九点)末,相府众人都已用过早膳,各司其职,沈璃雪小心翼翼的避过丫鬟,嬷嬷,进了药房。

    相府有府医,药房里的药十分齐全,治伤药,疗养药,大补药应有尽有,不过,那上面并没有直白的写着药的作用,而是是标着药的文雅名字,什么五石散,麻黄汤,升白丸。

    沈璃雪对古代的药并不精通,望着柜子里放的各种瓶瓶罐罐,微微皱眉,这么多药,哪个最有效?

    “左手边第二个!”淡漠的声音突然响起,沈璃雪一惊,回头望向来人,紧紧皱眉:“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怕你出事!”东方珩淡淡回答着,眼睑轻轻沉下。

    “这里是相府,我的家,我能出什么事?”沈璃雪撇撇嘴,不以为然。

    “既然是在家,你干嘛偷偷摸摸的,像做贼一样?”东方珩挑眉看着沈璃雪。

    “我还没出嫁,身上有吻痕,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沈璃雪辩解着,拿起左手边第二瓶药,仔细审视:“这瓶药真的最有效?”

    “嗯!”东方珩望着那瓶子上标的标记,深邃的眸中隐带了一丝笑。

    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东方珩,沈璃雪相互对望一眼,纵身跃出窗子,快速消失在明媚的阳光中。

    房门推开,相府府医走了进来,放下药箱,对着医书浏览柜子里的药材,目光落到空缺的位置,皱皱眉,谁把那瓶半成品的药拿走了?

    离开药房,沈璃雪快速来到池塘边,摘下面纱,以水为镜,将药均匀的抹在脖颈的草莓上:“东方珩,药多久能起效?”

    “一刻钟吧!”东方珩站在假山旁,漫不经心的回答着,深邃的目光望向湛蓝的天空。

    一刻钟,药效确实够快!沈璃雪抹完药,仔细审视水中倒影,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她脖颈上的草莓没有半点消失的痕迹,好像还越来越鲜亮:“东方珩,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怎么会,这种药确实最消肿化淤……你瓶子上除了药名,还写了什么?”东方珩好像才看到一般,仔细审视瓶子上的标记。

    沈璃雪也看向瓶子:“好像是个标记!”

    “是半成品的标记!”东方珩挑眉,眼瞳深处隐隐暗带了笑意。

    沈璃雪一怔:“什么意思?”

    东方珩皱着眉,目光深邃:“这瓶药药材不全,发挥不到成品的作用,更有甚者,全有副作用!”

    “副作用是什么?”沈璃雪挑眉看着东方珩。

    东方珩望望她脖颈上的鲜红草莓:“抹不去红肿,还能让红肿持久保持……”

    “东方珩!”沈璃雪咬牙切齿,愤怒的小拳头对着东方珩打了过去,吻痕是他弄的,药也是他选的,他早就预谋了让她一直留着那吻痕。

    “与我无关!”东方珩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深邃的眸中隐有笑意闪烁。

    “少撒谎!”沈璃雪愤怒,另只手臂对着东方珩招呼过去。

    东方珩挡下沈璃雪的攻击,轻松将她禁固在怀里,墨色的眼瞳盈满正色:“我有件事情要和你商量!”

    “我及笄后成亲是吗?免谈!”看着头顶上方的英俊容颜,沈璃雪咬牙切齿,挣脱束缚,再次挥拳打了过去。

    “姐姐,安郡王!”清灵的女声传来,沈璃雪动作一顿,侧目望去,沈盈雪一袭紫色烟萝裙,笑意盈盈,一臂吊在胸前,一臂垂在身侧,袅袅婷婷的前行着。

    身穿宝蓝色锦衣的东方湛走在沈盈雪旁边,温柔浅笑,温润如玉,容颜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安郡王,沈小姐!”

    “湛王爷!”沈璃雪推开东方珩,伸手去扯面纱,却悲剧的发现,面纱被她扔在池塘边了。

    沈璃雪微肿的唇瓣,脖颈上鲜艳的草莓清析的落入东方湛眼中,微笑的目光一凝,却没有多言。

    “姐姐,你脖颈上,是怎么回事?”沈盈雪惊声高呼着,美眸中满是愤怒与幸灾乐祸,她是处子,也略懂些男女之事,刚才安郡王和沈璃雪紧紧抱在一起,很是暧昧,她猜测这是安郡王在沈璃雪脖颈上留下的痕迹。

    淡淡的粉色,说明安郡王对她很温柔,沈盈雪气的眼睛冒火,不过,她身旁这位湛王爷,应该会对沈璃雪死心了,不会再与她对赏着诗词,突然想吃梅花糕,(竹园常备梅花糕),也不会走着走着,突然拐到这边来喂鱼……

    “蚊子咬的!”沈璃雪悄悄瞪了东方珩一眼,冷冷回答着。

    东方珩嘴角扬了扬,没有说话。

    “相府四处都放了防蚊的香料,姐姐怎么会被蚊子咬?”沈盈雪看着沈璃雪脖颈上的鲜红草莓,步步紧逼:“这么大的红肿,一般的蚊子也是咬不出来的!”

    “竹园环境差,香料放的少,进了一只大蚊子,我去药房向府医要些药,防蚊除蚊,妹妹,湛王爷请便!”说着,沈璃雪越过东方珩,大步向竹园走去。

    东方珩没有再追上去,目送沈璃雪窈窕的身影走远,他没和任何人打招呼,低沉了眼睑,转过身,缓步走向府外。

    暖暖的阳光中,东方珩缓步前行,白色衣袂轻轻飘飞,背影美的如同诗画一般,沈盈雪痴痴的看着,久久回不过神。

    东方珩修长的身影走进阳光中,消失不见,沈盈雪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美眸中染了点点伤感,如果没有沈璃雪,这么完美的男子就是自己的夫君。

    幸好湛王也是英俊潇洒,年轻有为的才俊,身份高贵,自己嫁他,也不算辱没了自己的才学与美貌。

    沈盈雪露出一个自以为美丽迷人的笑,转身看向东方湛,却见东方湛已经不声不响的走远,宝蓝色的锦衣在金色的阳光中格外显眼:“湛王爷,你要去哪里?”声音娇娇俏俏,饱含着无限委屈。

    “本王有事要处理,改日再来看二小姐!”东方湛径直前行,头也不回的回答着,温和的语气中透着些许敷衍。

    沈盈雪狠狠瞪着他远去的身影,美眸喷火,咬牙切齿,刚才他明明说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专门过来看她,现在居然又说有事情要处理了,这种破借口,骗谁啊?

    他在雪园坐了一坐,就找各种理由出来逛,他走着走着,突然说闻到了梅花糕香,循香走来竹园,看到池塘边的两人,他又不想梅花糕了……

    呵,他找这么多借口,真正的目的,是想见沈璃雪吧!

    那个贱人,就那么大的魅力,让东方珩,东方湛都对她这么迷恋?不要脸的狐狸精,就会勾引男人,尤其是,喜欢勾引她喜欢的男人。

    她是堂堂正正的相府嫡出千金,青焰第一美女,又有做太尉的外公,能将沈璃雪这个乡下来的贱人甩出十万八千里,凭什么沈璃雪能得这么多优秀男子的青睐,她却不能?

    呵呵,沈璃雪能得安郡王,湛王喜欢,能在自己面前洋洋得意的炫耀,是因为她有漂亮的脸,纯洁的身体,如果毁了她的脸,或毁掉她的纯洁,她就没资本这么得意了!

    沈盈雪看着竹园的方向,阴阴的笑着,美眸中闪烁着令人胆战心惊的阴毒光芒。

    一晚过去,秦君昊的伤势得到控制,醒了过来,望着青焰皇帝送来的旨意,扬唇冷笑,沈采云赐给他做贵人,无防,他后宫佳丽成千上百,多她一个不多,况且,还能通过她接近沈璃雪,一举两得的事情,他当然不会拒绝。

    苏雨婷也送给了他,做正妃,侧妃,随他决定,青焰皇帝倒是大公无私,他也不会辜负皇帝的期望,一定会‘好好对待’那个算计他,害他再次受伤的狠毒女人。

    温国公府

    温国公夫人阮氏站在客厅中央,看着一步外的温国公,面色阴沉:“事情真的没有转环的余地了?”

    温国公摇摇头,重重叹了口气:“皇上已经否决了太子和雨婷的婚事,虽然没有下旨给雨婷和秦太子赐婚,言语之间暗示,让咱们和秦太子商量着办!”

    “雨婷是温国公府唯一的女儿,不能嫁到南疆!”阮氏目光冷冽,言词犀利。

    温国公摇摇头:“我又何尝不知温国公府百年基业要靠雨婷继承,她不能远嫁,但皇上的意思,咱们不能违抗!”心中长长叹息,他姨娘,小妾众多,除了阮氏外,居然没人生出个一儿半女,唉,如果有个儿子继承家业就好了,庶出,嫡出都无妨。

    “一定还有办法其他的!”阮氏美眸眯成了弯月,眸底暗光闪烁:“雨婷怎么样了?”

    嬷嬷微低了头,恭声禀报着:“回夫人,小姐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里,不吃饭,也不说话,只听到屋内传来乒乒乓乓的摔东西声!”

    “我去看看!”唯一的亲生女儿,温国公还是很关心的。

    “不用!”阮氏皱皱眉,阻下温国公:“雨婷心情不好,暂时不要打扰她,她摔东西,将怒气发泄出来,就没事了!”

    她的女儿,她很了解,不服输,更不会轻生,怒气发泄完,雨婷就会冷静下来,仔细琢磨退路。

    雨婷阁,内室外室乱成一团,光洁的地面上,散着破碎的瓷器,撕碎的片片古玩字画洒落一地,桌椅板凳也东倒西歪,整个房间狼狈不堪。

    苏雨婷摔的累了,靠在床头休息,静下心来思索,美眸中浮上几分凝重,皇帝已经放任自流,等于放弃了她这个准太子妃,她想要摆脱秦君昊,不能再靠皇帝,必须自己另想办法。

    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赢得琴技比试第一名,又在驿馆被秦君昊看了身体,自己没有资格说不嫁,想要摆脱他,必须让他主动否则这场婚事。

    秦君昊阴险毒辣,自己算计他,他肯定怀恨在心,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不过……

    苏雨婷嘴角浮上一抹笑容,秦君昊是南疆太子,唯利是图,只要自己拿出足够吸引他的东西,交换自己的自由,他一定会放手的……

    丞相府

    沈采云赐南疆太子为贵人的圣旨下到丞相府,沈明辉笑意连连,重赏了宣旨公公,命人安排庆祝晚宴。

    金姨娘挺着平坦的肚子,喜气洋洋的走进云园内室,看着坐在梳妆镜前细细描眉的沈采云,抑制不住的兴奋:“采云,你成了太子的贵人,咱们娘俩可算熬出头了!”

    沈采云被封贵人,心情很不错,但金姨娘的白痴,无知,依旧让她不悦,冷冷回道:“先不要高兴的太早了,太子后宫美女如云,我才只是个贵人……”

    “你可是青焰皇上钦封的贵人,就算为了青焰与南疆的邦交,秦太子也会厚待你!”金姨娘笑意盈盈,分析的头头是道,脑子有些开窍。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你也应该知道,苏雨婷会嫁秦太子为妃,还极有可能是正妃,我和她又有些冤仇,同在后宫服侍,她一定会找我麻烦!”苏雨婷是个狠毒又聪明的女子,她不得不防。

    “娘相信,娘的采云是最聪明的,苏雨婷不会是你的对手!”金姨娘滔滔不绝的夸奖着,看沈采云,越看越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居然生了个这么优秀的女儿。

    沈采云的心情本就不错,金姨娘连翻夸赞,更让她自信满满:“快开宴了,咱们不要再耽搁时间了!”

    站起身,沈采云扶着丫鬟的手缓步向外走去,走过金姨娘身边时,望了一眼她的肚子:“你这身孕几个月了?”

    “不到两个月!”金姨娘隔着衣服,幸福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满眼笑意:“明年过年后,孩子就会出世!”

    沈采云淡淡答应一声,缓步向外走去,她有贵人的身份,相府姨娘们应该不敢对金姨娘腹中孩子动手,但是夫人那里,她没有把握……

    走一步,算一步吧,不知道秦太子能在青焰留多长时间,她可能护不了孩子多久了。

    竹园,沈璃雪坐在镜子前,望着脖颈上的吻痕咬牙切齿,错用了半成品的药,吻痕不但没有消去,还更加明显,她每次照镜子,那吻都像是刚弄上去的,又被可恶的东方珩算计了一次。

    “小姐,您妆扮好了吗?宴会马上开始了!”门外响起秋禾的催促声。

    沈璃雪淡淡答应着:“马上就好!”沾沾盒中的香粉,在粉红草莓上涂涂抹抹,将鲜艳的色泽抹去许多,拿过一件衣领衣裙穿上,将半个脖颈遮住。

    对镜仔细望望,确认看不清她脖颈上的吻痕了,沈璃雪方才松了口气,拉开房门,走向宴会厅。

    秦君昊心脉重伤,派使者送来不少礼品,沈采云成为贵人,明天就要嫁过去照顾秦太子,相府的庆祝晚宴没有邀请多少人,就几名关系要好的官员,带了家眷,前来庆贺。

    沈明辉和雷太尉关系决裂,没有邀请太尉府的人,但雷洪居然带了大批礼物来庆贺。

    同朝为官,又是亲戚,雷洪放低了姿态,沈明辉也不好刁难,迎了他进大厅。

    沈盈雪坐在雪园梳妆镜前,细细梳理自己乌黑的墨丝,望着镜中令人魂牵梦萦的绝代佳人,嘴角扬起一抹轻轻浅浅的笑。

    一张熟悉又令她讨厌的脸出现在镜子里,沈盈雪瞬间回神,美眸中闪过一丝厌恶,随即恢复正常,皱眉看向来人:“我不是捎信让你早到吗?怎么这么晚才来?”

    雷聪闻着闺房中的幽幽香气,小眼睛内闪烁着点点色光,但这位表妹太出色,他不敢打她的主意,深吸着浓浓的胭脂气息,满眼陶醉的一屁股坐到圆桌旁,拿起盘子里的糕点,丢进嘴巴:

    “还不是我那父亲,弄了一堆礼物,磨磨蹭蹭的,这才来晚了,雪儿表妹,你急着找我,到底是什么事?”

    沈盈雪诡异一笑,压低了声音道:“我想送你个绝色美人,你要不要?”

    雷聪顿时来了兴趣,小眼睛内色光闪闪:“那人是谁?有多绝色?”

    ------题外话------

    (*^__^*)嘻嘻……折腾完自以为是的沈盈雪,家斗就告一段落,开始新篇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05》,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05 连哄带骗的强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05并对腹黑郡王妃105 连哄带骗的强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