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撕破苏渣女的美人皮

    温国公是一品高官,苏家又是名门望族,他过寿辰,前来祝贺的官员,家眷络绎不绝,门口礼物堆积如山。

    沈璃雪递了请贴,送上礼物,走进温国公府,在一名丫鬟的引领下缓步走向花厅。

    天气炎热,宾客们大都聚集在客厅,花厅,也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坐在假山旁,凉亭里谈论事情,沈璃雪漫不经心的打量着温国公府的景致,慢腾腾的前行。

    走过姹紫嫣红的花园,迎面走来一群身穿各色衣裙的年轻女子,为首一人容颜美丽,气质文雅,正是苏雨婷。

    “璃雪姐姐!”苏雨婷也看到了沈璃雪,微笑着带领众千金迎了过来。

    “苏小姐!”沈璃雪挑眉看着苏雨婷,她的脸明明被她打伤了,短短两天的时间,就恢复如初,看不到半点伤痕,是用了神药,还是蒙了一层面具?

    她曾问过东方珩,青焰有易容一说,脸上肌肤娇嫩,有点小伤口,都要养很久,苏雨婷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养好伤,再去掉疤痕,她极有可能做了张假面皮戴在脸上,遮去了触目惊心的伤。

    “姐妹们都到了,就差璃雪姐姐一人,姐姐去做什么了,居然迟到?”苏雨婷拿丝帕轻掩着嘴巴,嗔怪的轻笑。

    沈璃雪故做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也不想迟到,前天晚上发生了大事,我被吓坏了,到现在还惊魂未定,若非温国公寿辰,我都不敢出府!”

    苏雨婷一怔,眸中飞快的闪过一丝什么,随即笑道:“姐姐出什么事了?”

    “还不是那个丧心病狂,乱毁女子容颜的亡命之徒。”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咬牙切齿的道:“我回王府的路上,遇到她了……”

    苏雨婷柳眉微蹙,眸中闪过一抹寒芒,瞬间又恢复正常。

    “真的?”众千金满目惊恐。

    神秘人毁容案,在京城很轰动,众千金们都听说过他的暴行,他用尖尖的匕首,一下一下将美丽女子的脸全部划烂,每张小脸都会被划近百下,伤的惨不忍睹。

    并且,匕首尖上抹了特殊的药,划出的伤口再也无法痊愈,手法残忍的令人发指,被毁容的女子受不了刺激,有好几个偷偷自尽了。

    京城年轻美丽的女子们人人自危,入夜就不敢出行,皇上下令彻查此事,却一直没有抓到凶手。

    沈璃雪点点头:“他要毁我的容,和战王府的侍卫打了起来,被侍卫打伤逃走……”

    “郡主有没有受伤?”一名贵族千金打量着沈璃雪,关切的询问。

    “我没事,伤了几名侍卫。”沈璃雪神秘的压低了声音:“那神秘人的脸被侍卫们抽了许多鞭子,也毁了容,当时,她脸上的黑色面毛巾被打烂,黑色的夜行衣也被打裂,我清楚的看到,她是名女子……”

    “什么?女子?”名门千金们震惊,震惊,再震惊,毁美丽女子容貌的残酷歹徒,居然是名女子:“郡主没有看错?”

    “战王府的侍卫们也都看到了,神秘的毁容者确实是名女子,绝对错不了!”沈璃雪重重点头,目光坚定。

    “郡主能否绘出那人的模样,或者,郡主说,让别人来绘,画出她的画像,让官府张榜通辑她!”贵族千金们义愤填膺,同为女子,居然这么心狠手辣残害女子们的容貌,应该千刀万剐。

    苏雨婷的心跳瞬间加快了几下,呼吸也急促起来,眼睑轻沉着,纤手紧握成拳,纤细的身体悄悄退出人群,站到了花园旁。

    沈璃雪冷冷一笑,前晚的黑衣人,果然是苏雨婷,自己没有证据,现在还不是拆穿她的时候:“那女子一直蒙着黑色面巾,脸被鞭子抽伤后,面巾也没有完全掉落,我没有看到她的模样!”

    “这样啊!”千金们有些失望,画不出画像,就无法通辑她,抓不到人,她们还是会天天活在恐惧,害怕中。

    “我已经将前晚的事情全部告诉顺天府,他们缩小了怀疑范围,二十岁以下,武功高强的女子可不多。”沈璃雪微微笑着,悄悄望了眼苏雨婷。

    “这倒是!”众千金点点头,有了这些明显特征,仔细排查,抓到凶手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苏雨婷高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长长的松了口气,这才感觉到,后背不知何时已被冷汗湿透,手心里也满是汗水……

    “苏妹妹,大热的天,你们不在花厅坐着,这是要去做什么?”沈璃雪疑惑的看着苏雨婷。

    一名千金掩了嘴巴轻笑道:“苏姐姐画了几幅佳作,邀请我们一起去欣赏。”

    “真的?”沈璃雪故做惊讶。

    苏雨婷谦虚的笑道:“随手之作,不值一提!”

    “苏妹妹是青焰第一才女,随手也是佳作……”苏雨婷主动邀请众千金去她的闺房,沈璃雪不必再另找理由了,清冷的眸中闪过一抹暗芒。

    对面走来几名中年男子,为首一人面容清俊,气度不凡,目光犀利,让人望而生畏。

    “爹!”苏雨婷轻唤一声,声音娇俏。

    男子转头看过来,犀利的目光瞬间变成慈爱与关怀:“天热了,别在外面久站!”

    苏雨婷笑容璀璨:“我们正准备去雨婷园!”

    沈璃雪挑眉,他就是温国公,容貌比战王差一些,凌厉的气势也比战王逊色几分,也是个不简单的人,他的面色红润之下涌着一丝不自然的菜色,锐利的眼瞳深处,似乎萦绕着几丝血丝,就像熬夜的人,没休息好,眼睛有些充血。

    “这位是璃雪郡主!”温国公看向沈璃雪,犀利的目光如同剑刃,可洞察一切。

    “国公!”沈璃雪迎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嘴角微挑,流露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知,如出水芙蓉一般清新圣洁,可是眼瞳却幽深到了极致,隐约中带着魔性,慑人心魄的气势,让人的呼吸不由为之一窒。

    温国公心中大骇,一名弱女子,怎会有这么强势的气势,只一个眼神,就要将人震住,牵牵嘴角,扯出一抹浅浅的笑:“战王爷收了个好女儿!”

    “国公过奖励!”沈璃雪淡淡说道,微笑清新自然,她在战王府住了一个多月,面对战王的凌利气势都能从容自如,温国公居然还想震慑她,不自量力。

    温国公笑笑,没再多言,深深的望了沈璃雪几眼,和另外几名朝中大臣缓步走向一边。

    苏雨婷眼睑沉了沉,眸中闪过几丝愤恨,再抬头,看着沈璃雪和众千金,微笑着招呼:“太阳升高,天热了,咱们快去雨婷园!”

    战王府,东方珩越过重重侍卫,直接飘进了璃雪阁,深邃的眸底染着浓浓的疲惫,纤尘不杂的白色衣衫也起了些许褶皱,好像许久没有休息过。

    清新的房间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墙角的冰桶盖着盖子,桶外结了一层水气,彰显着主人离开了一段时间了。

    东方珩皱皱眉,走出院落,随便叫住一名侍卫:“璃雪呢?”

    “回郡王,温国公四十岁寿辰,郡主去了温国公府祝贺……”

    侍卫话未落,只觉眼前一阵急风刮过,东方珩已不见了踪影。

    半空中,东方珩急速赶往温国公府,面色阴沉的可怕,明知苏雨婷就是毁人容颜的凶手,她还去温国公府贺寿……

    雨婷园环境优美,布置的十分雅致,外室放着会客的桌椅板凳,简单大方,内室一张大床,一炉熏香,一张书桌,几只冰桶,文静秀雅,洁白的墙壁上挂着梅,兰,竹,菊四君子图,力道均匀,笔法流畅,可见画画之人功力深厚。

    “苏小姐画的真好!”

    “第一才女嘛,琴棋书画自然都是最好的……”

    “你看这些叶子,就像真的一样,惟妙惟肖,真是逼真……”

    千金们看着画卷,轻声赞叹。

    “过奖过奖,拙劣之作,登不得大雅之堂……”苏雨婷笑意盈盈,悄悄看向沈璃雪,眸中隐隐带着浓浓的得意与挑衅。

    沈璃雪坐在窗边藤椅上,轻品一口香茶,一滴茶水顺着杯壁滑下,滴到了画上,她也没在意,漫不经心的欣赏着画卷,墨很新,确实是最近才画上去的,她白天画画,晚上毁人容颜,真是好兴致。

    阵阵清风透过半开的窗子吹到画卷上,被茶水滴湿的那片小地方,有淡淡的墨香飘散,但那香气里透着若有似无的腥味,好像墨中夹杂了其他东西。

    沈璃雪疑惑的将画卷举至眼前轻嗅,淡淡的腥味钻入鼻中,眼瞳凝深,心中骇然,那是血的味道,她绝不会闻错,墨里掺了人血!苏雨婷真是心理扭曲,毁人容颜后,还拿她们的血作画。

    画上的墨经过特殊处理,都已经干掉,若非那滴茶水滴到画上,沈璃雪也闻不到血腥味,她仔细数了数画卷的数量,不多不少,正是九个,与被毁容的九名女子数量完全相符。

    “姐姐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苏雨婷袅袅婷婷的走过来,关切的询问着。

    “我没事,可能是有些累了!”沈璃雪微微一笑,伸手去端桌上的茶水。

    “如果姐姐不嫌弃,可去我的床上稍作休息!”苏雨婷笑容明媚,满目关切。

    “多谢苏妹妹关心,我没什么大碍!”沈璃雪挑挑眉,苏雨婷心理扭曲,画上有问题,这间卧房肯定也有古怪,这里的东西还是少碰为妙。

    休养了两天,苏雨婷可以戴着假面出现在众人面前,说明她的伤已经好了许多,说不定今晚就会再出去伤人,青焰京城很大,不知道她在哪里作案,要如何阻止她呢?

    淡淡茶香飘散,沈璃雪目光一凝,低头看着那白杯中清波粼粼的茶水,再望望苏雨婷温柔浅笑的假面,嘴角轻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有办法了。

    “苏妹妹,我看这朵牡丹很是与众不同,花瓣上可是暗画了特殊印记?”沈璃雪拿的是一副国色天香图,上面画着各色牡丹,极是富贵。

    “哪一朵啊?”苏雨婷微笑着俯下身,看向那幅牡丹图。

    “就是这一朵!”沈璃雪左手指了那朵最大的牡丹,右手端着茶杯,在苏雨婷分神的瞬间,对着她的脖颈倒了下去。

    “啊!”苏雨婷惊呼一声,瞬间直起身子,拿着丝帕快速擦拭脖颈上的茶水,眸中隐有厉光闪烁,可恶的沈璃雪。

    众千金望了过来,看沈璃雪的目光中,带着几分责备,怎么这么不小心,居然泼了人家一脖颈的茶。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沈璃雪甩手放下茶杯,拿着丝帕帮苏雨婷擦拭水痕。

    茶水放置了一段时间,温度不高,烫不到苏雨婷,沈璃雪倒茶水的真正目的是想拆穿她的真面目。

    “璃雪姐姐不必介意,我没事的!”苏雨婷美丽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慌乱,不着痕迹的推开了沈璃雪,手中丝帕快速擦拭着脖颈上的水痕。

    沈璃雪心中冷笑,传言假面具惧水,看苏雨婷心虚的模样,她一定戴了假面具,只是,面具的边缘在哪里?

    沈璃雪凝深了眼眸,细细寻找,望着那一小片与肤色不同的地方,冷冷一笑,果然不出所料。

    “咦,苏妹妹这是什么?”

    沈璃雪疑惑不解的询问着,快速伸手捏住面具的边角,猛然用力,苏雨婷还来不及阻止,面具已被她整个撕了下来,露出一张伤痕累累,面目全非的脸。

    贵族千金们瞬间惊的目瞪口呆,怔怔的望着苏雨婷那张鞭痕交错,丑若厉鬼的脸,嘴巴张成了O型,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沈璃雪蹙蹙眉,故做不解道:“苏妹妹,你的脸上怎么会有这么多鞭伤?和前晚被战王府侍卫们痛打的神秘毁容者一模一样!”

    “啊,鬼呀!”一名贵族千金最先回过神,凄厉的惨呼穿透云层,响彻云霄,也惊醒了怔忡的众千金。

    “啊啊啊,鬼鬼鬼……”众千金惊声尖叫着,也顾不得矜持了,提起裙摆,如潮水般,蜂拥着向外跑去,那张伤痕累累的脸,已经证明了一切,她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苏雨婷就是那个神秘的毁容者……”

    “恶贯满盈,应千刀万剐的罪魁祸首……”

    “哈哈哈!”苏雨婷从震惊,错愕中回过神,望着前一刻和她亲如姐妹,现在却对她避如蛇蝎,口中诅咒着最恶毒话的贵族千金们,放声大笑。

    笑声如鬼泣,吓的贵族千金们心惊胆寒,更加卖力的向外冲,可是,门很小,千金们很多,挤在内室门那里,堆成了堆。

    “偷窥了我的秘密,你们还想活着离开这里么?”苏雨婷低沉的声音阴森,渗人,千金们只觉一股寒气自背后钻入,明明是炎热的夏天,却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苏雨婷,太可怕了。

    眼看着一名千金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外室门口,就要踏出房间,那精致的木门突然自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视线,屋内瞬间暗了下来。

    “啊啊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千金疯狂的对着木门又踢又打,木门紧紧关闭着,没有半点破碎的迹象。

    “不要再白费力气了,以你们的能力,是踢不碎那扇木门的。”苏雨婷阴森恐怖的声音遍而整个房间,千金们吓的瑟瑟发抖,紧紧抱成一团。

    “苏雨婷,你最好安份些,否则,我手里的鞭子就不客气了!”微暗的光线中,沈璃雪静静的站在苏雨婷身边,微沉着眼睑,白嫩的小手轻抚着一条坚韧的长鞭。

    “沈璃雪,都是因为你!”苏雨婷怒吼一声,伸着长长的魔爪,恶狠狠的对着沈璃雪扑了过来,如果沈璃雪没毁她的容,她怎会妒忌其他千金的美丽容貌,如果沈璃雪没有鞭打她,她怎会被人抓到把柄,是沈璃雪害了她,她所有的不幸,都是沈璃雪造成的。

    “啪!”沈璃雪手腕一翻,长鞭如惊虹,在半空中挥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狠狠甩向苏雨婷。

    苏雨婷知道鞭子厉害,没有硬接,飞身躲闪,鞭子抽中她的小腿,漂亮的裙摆被打烂,鲜血染红了破烂的裙摆边缘。

    “沈璃雪!”苏雨婷又是一声怒吼,心中积蓄了无限恨意,凌厉的长剑直指沈璃雪的咽喉。

    沈璃雪又是一鞭子甩过去,没有打到苏雨婷的手腕,而是缠到了锋利的长剑上,迎面对上苏雨婷阴冷的笑:“吃了一次亏后,你以为我还全无防备么,愚蠢!”

    苏雨婷反手一剑,摆脱沈璃雪的长鞭,剑尖飞速刺向沈璃雪的胸口。

    “我只施展了一次,苏小姐就找到破解方法了,真是聪明,不过,你前天晚上领教的只是其中一个套路,还有另一套我没施展,今天就让你再见识见识!”沈璃雪诡异一笑,打开长剑,鞭法变幻。

    “小姐,小姐……”众千金们都带来了丫鬟,苏雨婷的闺房虽大,却进不了太多人,所以,丫鬟们就都留在外面了,阵阵惊叫过后,屋门突兀的关上,现在又传来打斗声,丫鬟们知道不对劲,站在门外放声高呼。

    “快去前厅,花厅叫人,就说苏小姐丧心病狂,要杀人……”沈璃雪长鞭缠住苏雨婷的长剑,对她眨眨眼睛。

    苏雨婷怒火中烧,凌厉的剑势再次对着沈璃雪刺去。

    “对对对,苏小姐丧心病狂了,要毁人容,害人命,快去叫人啊……”众千金恍然大悟,对着门外的丫鬟们高喊:“再去叫侍卫来撞门!”

    屋内的都是主子,小丫鬟们听到命令,全都飞速跑了出去,苏雨婷想要阻止,却被沈璃雪紧紧纠缠住,无瑕分身,眸中恨意更浓,长剑的厉气更重。

    沈璃雪,苏雨婷打的不可开交,鞭影,剑光纵横交错,看的人眼花缭乱,为防受伤,众千金全部退到了外室,丫鬟们已经去找人,她们有救了,心情慢慢放松下来,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打斗。

    “你们说谁会赢?”一名千金关心起了战况。

    千金们凝深了目光:“希望郡主赢,她赢了我们才有救,如果让苏雨婷赢了,咱们也要没命了!”

    “苏雨婷剑招凌厉,郡主的鞭子可刚可柔,正好能克制苏雨婷……”

    议论纷纷间,一名千金突然紧紧皱起眉头,手扶着额头,有气无力道:“我头好晕……”身体踉跄了几下,扑通摔到了地上,人世不醒。

    “我胸口好闷……”又一名千金紧紧皱眉,手捂了胸口,昏倒在地。

    “我要喘不过气了……”再一名千金手掐着脖颈,摔倒在地。

    扑通,扑通,扑通!

    一名名千金接二连三倒地,昏迷不醒,盈润的嘴唇浮现一层紫黑。

    沈璃雪挥开苏雨婷,落到一边,清冷的眸底,隐有怒火翻腾,咬牙切齿道:“你下毒!”

    “没错!”苏雨婷得意的冷笑,映着她鞭痕交错的脸,格外狰狞:“毒无色无味,随着呼吸进入人体,血流的越快,毒发的也就越快!”

    “你与我打斗,是想让我尽早毒发身亡!”沈璃雪冷冷看着苏雨婷,她再一次低估了苏雨婷的卑鄙无耻。

    “恭喜你,猜对了,凡是见过我这副惨相的人,一个都别想活!”苏雨婷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阴森恐怖:“她们都中了毒,最多半个时辰,就会毒发身亡!”

    苏雨婷愤恨的目光犹如厉剑,狠狠射向沈璃雪:“尤其是你,与我打斗那么久,一柱香后,就是你的死期,哈哈哈,去死吧,都去死吧!”

    苏雨婷狂妄的大笑如鬼哭狼嚎,沈璃雪皱皱眉,看向倒地昏迷的贵族千金们,同时中的毒,为什么她们倒下了,她没事?并且,她也感觉不到任何中毒的症状。

    苏雨婷的大笑声也在此时戛然而止,冷冷瞪着沈璃雪:“你怎么还清醒着?”

    “我也不知道!”沈璃雪摇摇头。

    苏雨婷紧皱着眉头,眼睛快速四下打量:内室外室都放了毒,尤其是内室,毒比外室重了四五倍,她没中毒,是因为提前吃了解药,沈璃雪怎么也没中毒……

    突然,一道白光映入眼帘,苏雨婷快速看去,沈璃雪脖颈上挂着一只水晶燕,平时她都将水晶燕放在里衣和外衣之间,刚才打斗激烈,水晶燕露了出来,映着水绿色的青烟罗,高贵的让人移不开眼。

    “圣王府避毒玉!”苏雨婷惊呼一声,看沈璃雪的目光如同道道厉剑,想要将她凌迟处死:“东方珩居然把它给了你!”那不仅仅是一块避毒玉,还是圣王府女主人的象征,呵呵,还没成亲,就已经拥有了安郡王妃的身份,东方珩还真是宠她宠的紧。

    “沈璃雪,拿命来!”苏雨婷嚎叫一声,长剑对着沈璃雪的脖颈狠狠刺了下去。

    东方珩眼里,心里都看不到她,那她就杀了他最心爱的人,只要他想起沈璃雪,就会记起她,呵呵,恨又如何,至少她在他心里有了位置,可以让他永远的记住她。

    温国公府,小丫鬟们凄厉的惨呼声惊动了客厅,花厅的所有宾客,众人急步赶来雨婷园,一看究竟,温国公阴沉着面色,快速前行,阮氏心里焦急如焚,雨婷怎么回事,居然当着满座宾客,在温国公府杀人,难道是受了刺激?

    南宫啸快速在人群中扫视一圈,皱着眉头喃喃自语:“战王府的侍卫说沈璃雪来了温国公府,她不在人群里,难道在雨婷园?”

    身旁,夜千泷的身体猛然一僵,修长的黑色身影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速赶向雨婷园,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南宫啸双足轻点,快速追赶,眼前的景色飞速后退,夜千泷的身影始终是一个小黑点,微微皱了皱眉:夜千泷的武功,果然是高深莫测。

    雨婷园,鞭影,剑光再次激烈的交缠,沈璃雪,苏雨婷毫不相让,打的不相上下,难舍难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苏雨婷瞬间变了脸色,丫鬟们搬来了救兵,她很快就要原形毕露,不不不,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被抓。

    目光一寒,苏雨婷手中长剑对着昏迷不醒的千金们刺了过去,沈璃雪长鞭一甩,将剑打开,护在千金们面前:“想杀人灭口,没那么容易?”

    宾客们马上就到雨婷园,贵族千金有十位,再加上沈璃雪的阻拦,苏雨婷根本杀不掉她们。

    “那我就只杀你灭口!”苏雨婷恶狠狠的说着,长剑再次刺了过来,沈璃雪扬鞭应对,苏雨婷没有继续出招,而是挡着长鞭,急步后退,退到角落中,无法再退时,她闪身避开,嘴角扬着诡异的笑,挥剑打烂了角落中的一只古董花瓶。

    光洁的地面瞬间开裂,沈璃雪猝不及防向进洞中,

    “璃雪!”房门突然被人撞开,夜千泷修长的黑色身影瞬间来到洞边,紧紧抓住了沈璃雪的手腕,用力想要将她拉出来。

    苏雨婷目光一寒,锋利的长剑狠狠刺向夜千泷的后心,咬牙切齿,一起去死吧!

    沈璃雪抬头看着上面,苏雨婷的举动清析落入眼中,冷冷一笑,长鞭挥出,紧紧缠住她的腰,将她拽向洞里。

    苏雨婷掉落时,冷冷笑着,紧紧抓住夜千泷的胳膊,将他带了下来,死,她也要拉两个做垫背。

    沈璃雪,苏雨婷,夜千泷,三人一起掉进机关,光洁的洞口刚刚合上,一道白色身影到了屋内,望着那小小的黑口以人眼看得到的速度变成严密如初,目光阴沉的可怕,如玉的手指紧紧握了起来,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冰儿……”

    “灵儿……”

    贵妇们走进外室,看到昏迷不醒的女儿们,惊声高呼着,快步上前,抱进怀里:“嘴唇发紫,发黑,小脸苍白,是中毒了。”

    “我女儿也中毒了,来人,快请大夫……”

    贵妇们关心着各自的女儿,乱成一团。

    “雨婷呢?”温国公夫人焦急的四下观望,没有看到苏雨婷。

    “把密室打开!”伴随着暴怒的冷喝,房间的温度瞬间下降,温国公夫人身体一震,叽叽喳喳的贵妇们也全都禁了声,颤抖着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东方珩一袭白衣,潇洒迷人,宛若谪仙,可他阴沉的面色,墨色眼瞳中闪烁的暴虐之气,让人望而生畏,贵妇们全都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

    温国公夫人目光闪了闪,牵牵嘴角:“什么密室?”

    “不要告诉本王,你不知道苏雨婷的房间有密室?”东方珩一步一步,慢慢走向温国公夫人,强烈的气势压的她险些喘不过气。

    “这……这……”温国公夫人眼睛急转,雨婷就在密室里,如果现在打开,岂不是会让他们抓个正着,可如果不说,东方珩绝不会放过自己……

    心急如焚间,温国公夫人看到了墙角的碎片,眼睛一亮,指指地上破碎的古董花瓶:“郡王,不是我不想打开,而是那古董花瓶就是机关的开关,它被打烂了,机关就打不开了!”

    东方珩墨色的眼瞳,瞬间凝结成冰,蚀骨冰冷:“你是温国公府的主人,肯定还有其他方法打开机关,给你一盏茶的时间,如果想不到方法……”

    东方珩大手一挥,侍卫腰间的利剑瞬间飞出,狠狠栽到温国公夫人面前,坚硬的大理石地面被剑钉进去五六厘米,锋利的剑刃闪着寒光,来回摇晃,震人心弦。

    “你要杀我?”温国公夫人震惊着,好半天才回过神,东方珩的冷酷无情,她见识过,这绝不是在吓她。

    东方珩勾唇冷笑:“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如果一盏茶内想不到开启机关的方法,你要断一指!”

    “我什么都没做,凭什么惩罚我?”温国公夫人不服气的怒吼。

    “苏雨婷是你的女儿,她犯错,是你没教好,她的罪责,你要和她共同承担!”东方珩的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温国公是雨婷的父亲,你怎么不惩罚他?堂堂青焰战神,只会欺负我一名妇道人家吗?”温国公夫人再次怒吼,温国公是朝中一品官,她断定东方珩不敢斩他的指,故而嘲讽,刺激东方珩。

    东方珩冷冷望了面色铁青的温国公一眼:“如果温国公愿意代苏雨婷受过,本王当然会成全!”

    他连温国公的手指都敢断!

    阮氏震惊的看着东方珩,是故意恐吓,还是来真的?

    东方珩冷冷扫一眼地上的茶壶碎片:“已经到一盏茶了,夫人,温国公可想到打开机关的方法了?”

    温国公面色难看,一言不发,阮氏微沉着眼睑,漫不经心道:“把地面炸开就可以救她们出来!”

    “啊!”一声惨叫穿透房屋,响彻整个小院。

    众人吓的快速后退几步,惊恐的看着满手鲜血,惨呼连连的温国公夫人,她面前的地面上,掉落一只断指,上面还戴着漂亮的金色护甲。

    若在平时,她们都会觉得安郡王凶狠,但丫鬟们传扬了苏雨婷的恶行,确确实实是身为母亲的温国公夫人没有教好,安郡王说的一点儿没错,虽然心中畏惧东方珩,对他却没有恼怒,满满的都是敬佩。

    温国公身份高贵,她们女儿被苏雨婷所害,她们是敢怒不敢言的,安郡王为她们出了气,她当然开心,高兴。

    东方珩看着结实的地面,冰冷的语气满是嘲讽:“炸开地面救人,你是在敷衍本王,还是想害死他们,第二盏茶已经开始计时,如果时间到了,再想不出方法……”他下半句话没说出来,却更具震慑力,众人吓的连大气也不敢出,就连向大夫讲述自己女儿的身体状况,也是小声,小声,再小声。

    “国公府挖了不少的密室存冰,好几个密室都是通的,具体事情都是夫人在管,我不知道这间密室的入口究竟在哪里,不过,我可以让人进去找找!”

    温国公一路走来,听到小丫鬟们将苏雨婷的可怕描绘的惟妙惟肖,心中十分疑惑,也想早点见到苏雨婷一问究竟,东方珩又这么可怕的逼迫,他就将知道的全说了出来。

    “前面带路,本王要亲自去找!”沈璃雪生死不明,东方珩一刻也等不下去。

    走出房间,子默现身在东方珩身侧,低垂着头,轻声道:“郡王!”

    “你们是怎么保护她的?”东方珩径直前行,语气冷如寒冰,这么多暗卫护着她,还让她出事了。

    “郡王,是璃雪郡主不让我们出手!”子默和四五名暗卫一直在旁边,沈璃雪不让他们出手,他们也不能擅作主张。

    东方珩动作顿了顿,眸中萦绕了一层怒气,就喜欢逞强!

    话说,沈璃雪,夜千泷,苏雨婷掉进大洞后,沈璃雪将苏雨婷踢到了最下面,摔到地面上时,她给两人做了肉垫,全身像散了架般疼痛难忍。

    夜千泷掉在苏雨婷身上,没受什么伤,沈璃雪在最上面,基本没受伤,站起身,细细打量,发现这是间存冰的密室,四面八方都是冰,冻的人全身发冷。

    冰室是完全冰封的,面积并不大,如果等不到别人来救,她们不会冻死,也会被闷死。

    “璃雪!”夜千泷将外衣脱下,披到沈璃雪身上,暖暖的体温,带着淡淡的清香,极是好闻,沈璃雪冷的厉害,没有拒绝,一把揪起了半死的苏雨婷:“出口在哪里?”

    苏雨婷睁开眼睛望望四周,轻哼:“存冰的密室都是从外面开的,里面没有机关!”

    沈璃雪啪啪两巴掌扇了过去,将苏雨婷打的头昏眼花,眼冒金星:“你少蒙我,取冰的时候,密室门都会关上,里面没有机关,想把人冻成冰吗?”

    苏雨婷嘴角溢出鲜血,恨恨的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若非她全身疼的厉害,没有力气,早一剑结果沈璃雪了。

    “你不说机关,我自己找!”甩手扔开苏雨婷,沈璃雪去找机关了。

    苏雨婷掉落在冰面上,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更加疼痛难忍,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冷汗,咬牙切齿的无声咒骂沈璃雪。

    机关就在出口那里,虽然被冰冻上了,还是能用的,用力砸开冰层,按动机关,厚厚的冰门缓缓打开。

    沈璃雪松了口气:“千泷,我们走吧!”

    “嗯!”夜千泷答应着,看也没看苏雨婷一眼,径直出了厚门。

    沈璃雪走出厚门后,回头望了苏雨婷一眼,转过身来,揪着她领口的衣服向外拖去。

    “璃雪,她害你,你还要救她?”夜千泷看着重伤的苏雨婷,清澈的眸中满是冷光。

    沈璃雪微微一笑:“我不是救她,这密室错综复杂,咱们不知道出路,需要她带路!”

    夜千泷皱皱眉:“她刚才就骗了你,会不会说实话?”

    沈璃雪勾唇一笑,看苏雨婷的目光,充满诡异:“放心,万一走进带暗器的密室里,就拿她做肉盾挡箭牌!”

    ------题外话------

    (*^__^*)嘻嘻……精彩下章继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1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14 撕破苏渣女的美人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14并对腹黑郡王妃114 撕破苏渣女的美人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