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苏渣身败名裂,抓进大牢

    沈璃雪披着夜千泷的外衣,下摆垂到了地上,就像拖地长裙,随着她的走动,轻扫过光洁的地面。

    走廊两侧寒气森森,石壁上结着一层薄薄的冰,透着淡淡的寒气,沈璃雪不着痕迹的四下打量,走廊的地面很干净,冰结的也很薄,看来,经常有人进来打扫……

    “璃雪,到尽头了!”夜千泷停下脚步,抓着苏雨婷衣襟的手却没有松开,她纤细的身体就像破布一般,在地面上拖出了一道清析的划痕,后背被坚硬的地面硌的生疼,却无力反抗,恶狠狠的瞪着沈璃雪,夜千泷。

    “我开机关!”沈璃雪抓着门旁的铁环猛然一拉,石门轰的一声,缓缓打开,阵阵寒气扑面而来,她紧紧皱起眉:“又是冰室,不是出口。”

    纤手转动铁环,将石门关上,沈璃雪顺着原路返回,夜千泷拖着苏雨婷紧跟在她身后,前往下一个分叉口。

    分叉口共有六个,每个走廊的距离长短不一,沈璃雪,夜千泷速度极快,没用多少时间就全部走完,没有找到出口。

    “怎么这么多冰室?”夜千泷不解的喃喃自语。

    “温国公府姨娘小妾多,夏天一到,都要降温,这些冰室的冰够不够用都是未知!”沈璃雪挑眉看着密不透风的叉口、走廊,难道密室门真要从外面才能打开?

    身受重伤的苏雨婷突然冷哼:“你们两个就不要白费力气了,这里没有出口!”

    沈璃雪冷冷一笑:“你和我们在一起,我们被冻死或饿死,你也好不到哪里!”

    苏雨婷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恨恨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你们带着我,是想拿我当人质!”

    “不愧是青焰第一才女,一点就透!”沈璃雪微微一笑,笑容明媚璀璨,她和夜千泷,苏雨婷三人在众目睽睽下掉落冰室,温国公顾及女儿,一定会派人来找他们,拿苏雨婷做人质,是防止温国公或阮氏耍花样。

    “沈璃雪,我杀了你!”苏雨婷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纤细的身体猛然弹起,对着沈璃雪狠狠撞了过去。

    沈璃雪静静站着,不闪不避,夜千泷面无表情,甩手将发狂的苏雨婷扔向坚实的墙壁。

    “砰!”苏雨婷狠狠撞到墙壁上,又被反弹回来,重重掉落在地的瞬间,光滑的墙壁上,一道小门轻轻开启,小门大约有**十厘米宽,高两米左右,比冰室门小了许多,里面没有寒气散出,光线暗暗的,也不像出口,沈璃雪挑挑眉,小门通哪里,门后面又是什么?莲步轻移,缓缓走了进去。

    苏雨婷被重摔,伤上加伤,全身的骨头像散了架般疼痛难忍,胸口气血翻腾,强忍着没有吐出鲜血,抬头看向那扇小门,美眸中满是疑惑,这里有扇小门,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领子一紧,苏雨婷的后背碰到了冰冷的地面,火辣辣的疼痛遍布全背,她又被夜千泷提着衣领,拖进了小门中。

    小门缓缓关闭的瞬间,温国公,东方珩,南宫啸,林岩以及顺天府尹在下人的引领下走了过来。

    “这里共有六道叉口,六间冰室,大小姐,郡主应该掉落在最前面那间里!”下人谦卑的解说着,急步走向冰室,温国公,南宫啸,林岩等人越过小门,快步前行。

    温国公望望紧跟的顺天府尹和林岩,眉头微皱,雨婷被怀疑是连环毁容案的罪魁祸首,自己一定要想个办法,抢在这些人之前找到她,问清楚事情的真相……

    东方珩走到小门前时,心跳突然加快了几下,如玉的手指轻捂着胸口,锐利的眸中闪过几丝疑惑,他心脉重伤,还从未出现过心跳加快的现像,刚才是怎么回事?

    “安郡王,可是身体不舒服?”林岩折了回来,望着东方珩苍白的面色,心中十分担忧。

    “没事!”东方珩摇摇头,试探着走了几步,离开了小门的位置,心跳恢复如初,心里却好像丢了什么一样,空荡荡的。

    如玉的手指紧紧握住心口的衣服,东方珩英挺的剑眉紧紧皱起,他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你不是说雨婷在那间冰室,怎么不见半个人影?”正前方突然传来温国公的怒斥声。

    下人战战兢兢的回答道:“回老爷,应该是小姐没受伤,离开这间冰室,去了别处!”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人!”温国公再次怒喝,声音在寂静的走廊中传的很远。

    “是是是!”下人颤抖着连声答应,快速跑进一条叉道寻人。

    东方珩皱皱眉,深邃的目光看向小门所在的地方,若有所思。

    小门内先是一条十多米长的走廊,跨出走廊后,眼前豁然开朗,璀璨的夜明珠镶嵌在金色的灯盏上,散着盈盈光亮,富丽堂皇。

    房间中央摆着一套红木桌椅,茶壶,茶杯一应俱全,左手边靠近墙壁的地方,放着一张小软床,上面搭了天蓝色的帐幔,如梦似幻,旁边摆有一张梳妆台,右手边的墙壁前是一张小桌,上面放着一把七弦琴,正前方置着一张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

    苏雨婷狠厉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她在温国公府长了十四年,从来都不知道,这里有间清新雅致的密室,看上去,就像女子的闺房。

    沈璃雪在室内走了一圈,细细打量着每一件摆设,没看出什么特殊之处,悠然停在书架前,随手抽出几本书籍翻了翻,《女戒》,《大学》,《论语》,还有一些诗集。

    密室居于地下,常年不见阳光,又连着冰室,有些潮湿,曲谱,诗集的页面都有些泛黄,尤其是那本诗集,许是经常翻看的原故,封面有些残破。

    沈璃雪轻轻拈开诗集的第一页,阮初晴三个清秀的字迹映入眼帘,沈璃雪一怔,她记得,温国公夫人就叫阮初晴,难道这些都是她的书?

    细翻书籍,曲谱,第一页几乎都署着阮初晴的名字,再结合浓烈的闺房布局,沈璃雪心中明了,这是温国公夫人出嫁前的闺阁模样,嫁人后,将原来闺房的样子置于密室,是为缅怀她的少女时代,真是心思奇异,与众不同。

    沈璃雪笑笑,将书籍一样一样,放回原处,突然,小手不知碰到了哪里,一卷卷轴掉落在地,扑扑簌簌的径直打开,一幅美丽画卷现于眼前。

    湛蓝的天空,挂着一道七彩虹,青色的山上种着一片青竹,绿色的水中行着一方小舟,白色的蝴蝶在青色的草地上翩翩起舞,拢起一层暖暖的光晕,一名美丽女子站在舟上,打着漂亮的油纸伞徐徐前行,微风轻吹,湖面波光粼粼,宛若江南烟雨的泼墨丹青!

    真是一幅动人心弦的雨后初晴图。

    沈璃雪赞叹着,目光看向最上方的题词: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画法流畅,诗词动人,两者结合的非常完美,书写的字句也是苍劲有力,大气磅礴,这幅画的作者诗词,绘画造诣极高。

    沈璃雪的目光落到落款上,猛然一怔,闭闭眼睛,细细看去,红色的名字印鉴端端正正的盖着,正是战王东方朔!

    阮初晴的东西里,怎么会有战王画的画?

    “嗯!”一道轻哼声响起,沈璃雪转头望去,夜千泷站在墙边,俊美的容颜上布满了红晕,额头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千泷,你怎么了?”沈璃雪快速收起画卷,急步来到夜千泷面前。

    “我……难受……”夜千泷看沈璃雪的眸中虽清澈,却暗染了点点**,力气渐渐消失,他修长的身形顺着墙壁滑落在地,迷人心魄的俊颜上满是无助。

    沈璃雪一怔:“你是……”

    “他中了媚药!”苏雨婷高傲的声音中满是得意与炫耀:“是我下的!”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犹如道道利刃,猛的射向苏雨婷,咬牙切齿:“你真够卑鄙无耻!”

    苏雨婷倒在地上,身体疼痛,不能动,却输人不输阵:“这不能怪我,谁让他提着我的衣领走了,我手里拿过一盒药粉,不小心撒衣领上了,他又提了我很长时间,那药就顺着手指渗到身体里了!”

    沈璃雪冰冷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她逼问苏雨婷机关时,也提过她的衣领。

    “沈璃雪,你猜到了吧,你也中了媚药,中的少,所以发作的也慢!”苏雨婷看着沈璃雪,笑的邪恶,狂妄,媚药不是吃进去的,也不是吸进去的,而是透过肌肤渗进去的,避毒玉再厉害,也帮不到她:

    “夜千泷中的媚药可不少呢,就算他内力深厚,也抵挡不住那强烈媚药的侵袭,这间密室只有咱们两名女子,我满脸伤痕,他肯定是不喜欢的,就只好委屈姐姐为他解媚药了,哈哈哈……”

    “啪啪啪!”沈璃雪急步来到苏雨婷面前,狠狠扇了她几个耳光,嘴角溢出鲜血,她还在狂妄的大笑:“我爹应该带着人进来找咱们了,当众抓到你和夜千泷行苟且之事,到时,看你还怎么嫁给东方珩……”

    “啪啪啪!”沈璃雪狂扇苏雨婷耳光,清冷的美眸中怒火燃烧:“就算你用再卑鄙无耻的办法,东方珩一样不会喜欢你,少在这里一厢情愿,自作多情!”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管!”苏雨婷瞪着沈璃雪怒吼,如果她不能陪在东方珩身边,其他女子也休想靠近东方珩。

    “你的事情,我也没兴趣管,不过……”沈璃雪在苏雨婷身上搜索片刻,找到一只小药瓶,快速打开,一股浓烈的药味扑面而来,熏的她紧紧皱起眉头。

    苏雨婷刹那间变了脸色:“你要干什么?”

    沈璃雪冷冷一笑:“让你试试自己的药是什么效果!”

    打开药瓶,纤手紧紧捏住苏雨婷的嘴巴,将大半瓶媚药直接灌了进去。

    苏雨婷激烈的挣扎着,无奈穴道被刺,根本用不上丝毫力气,看沈璃雪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贱人贱人贱人!

    沈璃雪视若无睹,冰冷着脸色用力灌药,直到将药全部灌完,才松开手。

    苏雨婷翻身趴在地上,抠着喉咙向外吐,却一直都是干呕,半点药都没吐出来。

    沈璃雪瞟了苏雨婷一眼,漫不经心道:“别白费力气了,我灌药时用银针扎了你的穴道,那药你吐不出来的!”

    “沈璃雪,我和你同归于尽!”苏雨婷美眸喷火,咬牙切齿的对着沈璃雪扑了过去。

    沈璃雪冷冷一笑,猛然抬脚将近在咫尺的苏雨婷踢飞出去,邪恶一笑:“我灌药时,顺便用银针帮你疏通了气血,你的媚药立刻就会发作!”

    苏雨婷怔忡的瞬间,小腹腾起一阵火热,快速到达四肢百骇,强烈的酥麻和燥热轰的一声,像烈火猛然腾起,席卷全身,她难受的在地上来回翻滚着,抵抗着一**的火热侵袭。

    媚药是给别人用的,她毫不留情的下了大药量,想看别人的狼狈不堪,没想到沈璃雪居然灌进她口中,让她自食其果,贱人贱人贱人!

    沈璃雪封了苏雨婷的几处大穴,让她无法用内力压制着媚药,身体难受的生不如死,努力保持着一丝理智,苏雨婷看向夜千泷,嘴角噙着一抹残妄的笑,他武功高强,又中了强烈的媚药,一只手就能抓住沈璃雪,她休想逃过厄运!

    “千泷,你怎么样?”沈璃雪走到夜千泷身边,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没……事!”夜千泷蹲在地上,就像孤独无助的小孩一样,紧抱着身体缩成一团,声音有气无力,俊脸通红,清澈的眸中染满了**。

    “我扶你去冰室!”冰室里寒冷,正是克制媚药的好环境。

    “我没力气走路了!”夜千泷闷闷的回答着,身体缩的更紧,额头冒出的冷汗,微微扭曲的面容,无一不显示他现在很难受。

    “你先用内力压制药性,我去冰室帮你拿冰块!”沈璃雪转身欲走,衣袖却被夜千泷紧紧抓住:“璃雪!”

    望着夜千泷无助的乞求目光,沈璃雪喉咙一热:“我去拿冰块,很快回来,不会丢下你的!”

    苏雨婷咬牙切齿,这媚药她曾暗中找人试过,药效发作时,他们就像毫无理智的禽兽,扑倒美貌的女子,疯狂撕掉她们的衣服,毫不怜惜的缓解强烈**。

    夜千泷的反应怎么和他们不一样?

    沈璃雪轻轻掰开夜千泷的手,正准备去拿冰块,小腹突然腾起一股热流,瞬间到达四肢百骇,随即转为浓烈的燥热,在体内肆意翻腾,沈璃雪一惊,媚药发作了,身体一软,径直栽向地面。

    “璃雪!”夜千泷伸手接住沈璃雪,扶着她慢慢坐下,迷蒙的眸中闪过一丝不解:“你怎么了?”

    “和你一样,药发作了!”恶龙在体内肆意侵袭,沈璃雪紧握着拳头,指甲深深的扎进肉里,努力保持一分清醒,她中的媚药最轻,都这么难受,夜千泷肯定更痛苦,难怪他武功高强,却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千泷,你用内力压制媚药!”沈璃雪紧挨着夜千泷,透过薄薄的衣衫,她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出的浓烈热力。

    “我……一直在压制!”夜千泷低低的说着,磁性的声音中充满了暗哑与暧昧,淡淡的清香萦绕鼻端,非常好闻,他瞬间有些意乱情迷,潜意识的向清香传来的方向凑去:“嗯,璃雪!”

    “夜千泷!”低沉的女声突然响起,带着警告与不悦。

    夜千泷瞬间清醒,抬眸望去,沈璃雪美丽的容颜近在咫尺,眼睛对着眼睛,一只小手捂在他的口鼻上,隔开了两人。

    “对……对不起!”夜千泷快速转过头,一张俊颜瞬间红透,他不是有意的,真的不是有意的。

    夜千泷抽出环抱身体的手臂,按到了沈璃雪后心上,一阵暖流迅速进入身体,瞬间到达四肢百骇,将不断翻腾的恶龙压了下去。

    “千泷!”沈璃雪惊讶的望着夜千泷,他也中了媚药,自身难保,怎么还抽空给她输送内力。

    “如果……我再控制不住……你可以清醒着……嗯,打醒我……”夜千泷闷闷的说着,头垂的很低,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不敢看沈璃雪。

    沈璃雪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什么味道都有。

    小门外,进入各个分叉口的下人都赶了回来,纷纷禀报,没有看到沈璃雪,苏雨婷。

    “本世子亲眼看到他们掉进了机关,怎么可能不在冰室?”南宫啸摇着扇子,皱眉看着温国公:“国公,你这地下,是不是还有其他密室?”

    温国公看向府里的管家,冷声道:“府里可还有其他密室?”

    管家急忙摇头:“老爷,咱们府上盖冰室是为存冰,府内又有许多空房间住人放东西,没必要再盖其他密室。”

    “那苏雨婷,沈璃雪怎么会不见了?就算是摔伤,也能看得到人吧。”南宫啸轻摇着折扇,邪魅的眸底冰冷流转。

    “这……”管家为难的皱起眉头,他也猜测不出苏雨婷,沈璃雪究竟去了哪里。

    望着那一道道的路口,南宫啸眼睛一亮:“你们这冰室,可还有其他出口?”

    管家摇摇头:“没有,建造冰室时,只留了一个大出口!”

    南宫啸的目光瞬间黯淡,人掉了下来,又没有其他出口,她们究竟在哪里?

    东方珩看着小门的位置,细细打量片刻,缓步走了过去,站在小门前,心跳再次加快,仿佛在欢呼雀跃着,那里有他最心爱的东西,如玉的手掌放在小门的左右两侧,上下移动,感受着那一丝丝微不可知的清风。

    “东方珩,你在做什么?”南宫啸不解的看着东方珩。

    “找人!”东方珩冷声说着,锐利的眼眸深不见底。

    南宫啸挑挑眉:“那是面墙,你找什么人……”

    “轰!”东方珩挥掌打到小门上,小门快速开启,长长的走廊现于眼前,惊的众人俱是一愣。

    南宫啸冷冷望了管家一眼:“你不是说没其他密室吗?”

    “这……”管家挠挠头,满目疑惑不解:“卑鄙确实不知道这里有密室。”建冰室的时候,没有另外建库房啊,这密室怎么会凭空冒了出来?

    温国公凝深了眼眸,望着冰室和漆黑的门内走廊,若有所思。

    “别愣着了,先进去找人!”见东方珩走进小门,南宫啸也快步跟了进去,温国公,林岩,顺天府等人紧随其后。

    小屋中,夜千泷的内力分了两份,体力明显不支,仍然苦苦支撑,背靠着墙壁,头却无力的垂到了沈璃雪肩膀上,幽幽香气飘散,他又是一阵意乱情迷,强撑着没有失去理智:

    “璃雪,我多输些内力给你,你先去冰室吧,解了药,再带冰给我!”夜千泷的神智越来越模糊,身体却越来越难受,他怕他丧失了理智,会伤到沈璃雪。

    沈璃雪看着夜千泷,清冷的眸中染上几分温柔:“我扶我一起去!”冰室很冷,到了那里,再强的媚药,也会化为无形。

    夜千龙笑笑:“我很重……你扶不动,你先去吧……”

    沈璃雪轻轻笑笑,正欲说话,一道娇喝声抢先响起。

    “啊啊啊!”苏雨婷被灌下大半瓶媚药,又被禁了内力,阵阵热浪席卷全身,难受的她不停撕扯着衣服,在冰冷的地面上来回翻滚,却依然抑制不住体内肆虐的恶龙。

    男人,男人,她现在需要男人!

    男子的阳刚气息顺着风吹来,苏雨婷身体猛然一震,迷蒙着眼眸,用尽全力,快速向夜千泷爬了过来,口中喃喃自语着:“给我……给我……”

    衣衫被撕的支离破碎,零零散散的挂在身上,大片春光外泄,迷乱人眼,玲珑的身形一览无余,让人意乱情迷,夜千泷看着,却没有丝毫反应,头枕着沈璃雪柔软的香肩,快速给她输送内力。

    “东方珩!”苏雨婷对着夜千泷低喃一声,目光迷离着,伸手去扯夜千泷的衣服。

    夜千泷紧紧皱起眉头,眸中闪过一丝浓浓的厌恶,反手一掌将苏雨婷打了出去。

    恰在此时,东方珩从走廊出来,踏进房间,劲风吹来,他面无表情的侧身避开,身后的南宫啸也巧妙的闪躲开来,不明物重重砸到了刚出走廊,还不明白状况的温国公身上。

    “东方珩!”望着大步走来的熟悉容颜,沈璃雪高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有他在,她绝对不会再出事。

    东方珩锐利的目光看着她的右肩,面色铁青,眸底怒火燃烧。

    沈璃雪一怔,侧目望去,夜千泷倒在她肩膀上,面色通红,双眸紧闭着,不知是不是累昏了。

    “咦,这丑八怪是谁?”南宫啸看着苏雨婷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半天没认出来,前胸,后背上各有一道伤痕,看上去,十分对衬。

    “爹!”身体被打飞,砸地,十分疼痛,苏雨婷瞬间清醒,一双盈盈的泪目,可怜兮兮的望着温国公。

    “你是……雨婷!”温国公看着那张鞭痕交错的脸,眼眸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这真是的他那个美丽如仙的女儿:“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是沈璃雪害我!”苏雨婷恨恨的指着正前方。

    温国公解下外衣披到苏雨婷身上,抬头望去,东方珩已走到墙边,铁青着脸色将只穿白色里衣,头枕着沈璃雪肩膀的夜千泷推到一边,子默及时出现,接下夜千泷。

    见沈璃雪身上还披着夜千泷的衣服,东方珩面色更沉,抓过衣服扔到夜千泷身上。

    沈璃雪挑挑眉:“东方珩,夜千泷他是在帮……”

    “你中了媚药,少说话!”东方珩冷冷说着,将脸颊绯红,绵软无力的沈璃雪抱在怀里,浑厚的内力透过后心,源源不断的输入体内,帮她压制媚药。

    “璃雪怎么样?”林岩也急步走了过来,南宫啸虽然慢腾腾的前行着,邪魅的眸中似乎也染了几分关心。

    “没什么大碍!”东方珩淡淡回答着,眸光阴沉。

    “是沈璃雪毁了我的脸!”见东方珩抱着沈璃雪往外走,苏雨婷愤怒的大吼,她就在他的面前,他却看都不愿看她一眼,心里,眼里都只有沈璃雪那个贱人。

    同样都是女子,为什么沈璃雪能被他捧在手心里细心呵护,她却要受他的冷酷与无情。

    东方珩勾唇冷笑,目光锐利如剑刃:“如果你没有算计璃雪,又怎会被她毁容?”

    “东方珩,我喜欢你,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苏雨婷歇斯底里的怒吼,美眸中盈满泪水,东方珩终于正眼看她了,却是在为沈璃雪斥责她,他也和她说话了,却是在帮着另一个女人反驳她。

    “苏小姐的喜欢方法,本王承受不起!”东方珩冷冷说着,神情高傲。

    哈哈,他承受不起,他居然说承受不起!苏雨婷手捂着胸口的位置,哭笑不得,她的心上人,居然说承受不起她的爱,呵呵。

    “我一直都喜欢你,从很小开始就喜欢了!”苏雨婷苦涩的扬起嘴角,喃喃自语,那一年,那一天,她见到了那名精致的小男孩,一颗心就遗失了,再也找不回来。

    东方珩置若罔闻,低头看向怀中的沈璃雪,她体内的媚药被压制,神智清醒了些,此时也正抬头望着他,清冷的眸中闪过一丝戏谑,仿佛在说:“被青焰第一才女从小喜欢,艳福不浅!”

    东方珩皱皱眉,输送内力的速度慢了下来,沈璃雪体内恶龙重新肆虐,小脸绯红,神智快速迷蒙,目光也变的有些迷离,恨恨的瞪着东方珩,小气鬼!

    顺天府走上前来:“温国公,外面诸多千金指控苏小姐想要杀他们,前天晚上,神秘毁容者偷袭璃雪郡主,被打了满脸的鞭伤,和苏小姐的伤势非常吻和,我要将她押回顺天府审问!”

    “爹,我不要去大牢!”苏雨婷一怔,急声怒吼,大牢那地方,又脏又乱,只是看着,她都恶心的难受了,她堂堂温国公府嫡出千金,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温国公轻叹一声:“杨大人,小女有伤在身,能否在府上审问!”

    顺天府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温国公,这件事情是皇上亲自下旨要求严查,在下不能私放嫌犯,还望国公谅解!”青焰郡王就在面前,要他私放重大嫌犯,开什么玩笑。

    沈璃雪的小脸越来越红,香软的身体在他怀里不安份的扭动着,东方珩加重了内力,依然不起作用,目光沉了沉,快步向外走去。

    屋子是地下,不宜久留,温国公,顺天府等人也带着苏雨婷走了出来。

    炎热的阳光照在身上,沈璃雪体内的药性更强了几分,紧靠着东方珩的胸膛汲取凉意,半眯着眼睛道:“寒潭!”

    “我知道!”东方珩答应着,加快了脚步。

    “是苏雨婷害我们,是她,就是她!”中了巨毒的千金们医治的及时,都醒了过来,面色,嘴唇都很苍白,但没有生命危险了,见苏雨婷走出来,尖叫着,纷纷指责。

    “那些可怜女子们的容貌也是她毁的,心狠手辣,定要让她斩首示众……”

    “要我说,像她这般心狠手辣之人,斩首都是轻的,应该灌毒酒,让她被痛苦的毒死……”

    苏雨婷冷冷笑着,不死心的望着大步前行的东方珩,突兀的道:“东方珩,你觉得我应该死吗!”

    她喜欢了他十几年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他就没有半点感动吗?

    东方珩脚步不停,冷声道:“凌迟之刑最配你!”

    苏雨婷震惊着,心痛的无法呼吸,他说她应该被凌迟,哈哈哈,凌迟处死!

    “对对对,凌迟最适合她,让她也尝尝被千刀万剐的滋味!”众千金恨恨的瞪着她,声声谴责。

    一股热力突然升腾,在休内来回乱窜,苏雨婷猛然想起,她还中着媚药,刚才重摔,又伤心过度,险些忘记此事,被太阳一照,媚药重新燃起,一波一波的火热侵袭着她的身体与理智。

    苏雨婷咬咬牙,转身向冰室跑去,冰室寒冷,能冻结她身上的药力。

    “苏雨婷想逃跑!”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顺天府摆摆手,几名侍卫急步走上前,紧紧抓住苏雨婷的手腕。

    苏雨婷想要挣脱,身体被媚药折磨的毫无力气,软软的倒向侍卫怀中,男性的阳刚气息萦绕鼻端,她潜意识的转身贴了上去,红唇吻上了侍卫的脖颈。

    侍卫震惊,对着这张鞭痕交错,面目全非的脸,他除了恶心,就是讨厌,伸手将苏雨婷推开,冷声道:“苏小姐请自重!”

    众人也惊的目瞪口呆,怎么回事?被抓了,苏雨婷还有心思与男子打情骂俏。

    “嗯嗯嗯……给我……”苏雨婷被推倒在地,暧昧的低吟着,娇媚的声音,听的人骨头都酥了。

    聪明的人一怔,立刻明白,苏雨婷中媚药了!

    她们嘴角轻轻扬起,不催顺天府抓人了,改看苏雨婷笑话:“堂堂温国公嫡出千金,居然明目张胆勾引男人,实在是……”

    “就是,就像几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

    苏雨婷扭动的身躯,爬向男子,丫鬟们拉都拉不住,明嘲暗讽一声接着一声,苏雨婷混然不知,依旧暧昧的低吟着,不停的找男人。

    温国公重重叹了口气:“杨大人,将雨婷带去大牢吧,记得让大夫先给她解掉媚药!”

    东方珩抱着沈璃雪上了马车,吩咐道:“回圣王府!”

    马车急速前行,车厢内十分平稳,没有半分颠簸,东方珩拿过一只冰桶放在沈璃雪向前,丝丝寒气上浮,沈璃雪神智清醒了些,睁开眼睛:“夜千泷怎么样了?”

    “子默带他去寒潭解媚药了!”东方珩深邃的眸中隐有怒气萦绕,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居然是问夜千泷。

    “马车赶去哪里?”刚才沈璃雪神智不清,没听到东方珩吩咐的话。

    “去寒潭!”东方珩阴沉着面色,冷声回答着,悄悄将冰桶往外踢了踢,手也按在沈璃雪后心上,输送内力。

    “东方珩,你是不是快要病发了?”沈璃雪体内恶龙时不进的出来捣乱,她的神智也是时清时迷,半眯了眼眸,有气无力的询问着,目光虽然迷蒙,眼瞳却点漆一般,晶晶亮亮。

    东方珩一怔:“怎么这么问?”

    “刚才在内室,你的内力十分浑厚,现在变的断断续续的……”

    东方珩不自然的轻咳一声:“可能是!”

    “郡王,王府到了!”马车停稳,车夫打开了帘子。

    东方珩抱着沈璃雪走下马车,急步走进圣王府,没了冰桶,太阳直射,东方珩的内力好像又弱了两分,沈璃雪体内那条恶龙迅速苏醒,狂舞肆虐,难受的在东方珩怀中扭动:“到寒潭了吗?”

    “马上就到!”见沈璃雪难受异常,东方珩双足轻点,修长的身影凌空飞起,越过重重院落,直接落在了他院子里。

    快步走进房间,他没带沈璃雪去寒潭,而是直接把她放在了床上,修长的身形随后压了上去,性感的薄唇封住她香甜的唇瓣,重重的,稳稳的,不留一丝余地,灼热的吻热情如火,激烈如暴风骤雨,吻的沈璃雪吻不过气,神智迷蒙,意乱情迷,如玉的手指扯开了她腰间的丝带,水绿色的青烟罗飘落在地。

    白色里衣也被解开,轻柔的吻落到她白嫩的肌肤上,盛开出一朵朵粉色的红梅。

    “东方珩!”沈璃雪小脸绯红,眼眸微闭着,睫毛轻颤,轻声低喃。

    “嗯!”东方珩声音暗哑,在沈璃雪身上制造着一个又一个属于他的痕迹。

    “到寒潭了吗?”沈璃雪断断续续的询问,媚药药力上涌,她的身体呈现淡淡的粉红,十分诱人

    东方珩动作一顿,锐利的眸中闪过一丝狡猾,在她耳边低语:“到了!”

    薄唇再次吻上诱人樱唇,激烈如暴风骤雨,东方珩强劲有力的手臂紧箍着她纤细的小腰,仿佛要将她揉进身体里。

    沈璃雪被媚药折磨的神智不清,不知道东方珩在干什么,喘不过气,她不断摇头,想要呼吸,纤细的手臂,无力的推拒着东方珩,整齐的发髻凌乱的散开,像花瓣一般,洒落大半张床,一支发簪自发中掉落,当的一声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沈璃雪迷蒙的思绪瞬间清醒,睫毛颤了颤,猛然睁开了眼睛,蓝色的帐幔,红木的圆桌,梨花木的屏风,一切的一切她都很熟悉,这里圣王府,不是寒潭。

    身上传来人的重量,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上,沈璃雪一惊,低头望去,她的外衣已被脱掉,里衣扣子也扯开了,胸前全是吻痕,一只大手非常不老实的在轻扯她肚兜的带子。

    沈璃雪眸光一寒,揪起东方珩的衣领,咬牙切齿的怒斥:“东方珩,你在干什么,这里是寒潭吗?”

    ------题外话------

    (*^__^*)嘻嘻……精彩明天继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16》,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16 苏渣身败名裂,抓进大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16并对腹黑郡王妃116 苏渣身败名裂,抓进大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