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火烧溅夫婬妇

    “沈明辉,你敢!”雷氏一拢外衣,慢慢站起身,弱势完全退去,森寒的目光带着咄咄逼人,直视沈明辉。

    “青焰律法有云,偷情之妻,浸猪笼,你不守妇道,背夫偷汉,肮脏龌龊,浸十次猪笼都不足惜,本相有何不敢?”沈明辉冷眼看着倒在雷氏身旁,不着寸缕,伤痕累累的奸夫男子,窝囊的贱男人。

    雷雅容冷哼一声,满目嘲讽:“偷情的又不止我一人,十五年前,你不是一样背着林……”

    “啪!”沈明辉目光一寒,狠狠甩了雷氏一巴掌,强势的打断了她的话。

    雷氏的脸被打偏过去,保养得当的小脸上瞬间浮现一座清析的五指山,嘴角隐隐溢出一缕鲜红。

    沈璃雪目光一凝,沈明辉有不少秘密。

    余光看到雷洪欲上前帮雷氏的忙,玉指猛然伸出,一枚寒光闪闪的银针抵在他脖颈上:“雷侍郎,夫妻之间的事情,外人不宜插手!”

    雷洪看向沈璃雪,微眯的眸中闪着危险的光芒:“沈璃雪,你敢对我动手?”

    沈璃雪看着雷洪,清冷的眸中冰冷流转:“如果雷侍郎不信,可以试试看!”

    雷洪阴沉着面色,他清析的感觉到尖锐的针尖紧贴着他的肌肤,只要他敢动一下,那银针就会立刻扎进去,结果他的性命,无论他速度多快,都躲不开这致命一击。

    “沈璃雪,算你狠!”雷洪一字一顿,咬牙切齿,为官多年,居然被一个尚未及笄的乡下野丫头算计了,丢人。

    “彼此彼此!”沈璃雪冷哼着,看向雷氏和沈明辉。

    雷氏被打偏的头慢慢转正,看沈明辉的目光冷若千年寒冰:“你居然敢打我!”

    “是你咎由自取,罪有应得!”沈明辉面无表情,狠狠瞪着雷氏。

    雷氏大怒,死死看着沈明辉,怒道:“沈明辉,我咎由自取,你也清白不到哪里,当年,你闷着良心做了多少肮脏事,害了多少人……”

    “贱人!”沈明辉怒喝一声,扬起巴掌,对着雷氏的另一半侧脸,狠狠打了过去。

    雷氏身体猛然后倾,躲开了沈明辉的巴掌,小手巧妙的抢过他手中藤条,对他狠狠抽了过去。

    沈明辉猝不及防,被抽了几藤条,薄薄的衣衫被打烂,道道血痕惊现,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燃烧起来,忍着疼痛抓住藤条,飞起一脚,狠狠踢到雷氏身上:“贱人!”

    “沈明辉!”雷氏怒喝着,紧紧抓着藤条,像泼妇般,对沈明辉又踢又打。

    沈明辉一手抓着藤条,一手抓着空隙狂扇雷氏耳光,桌椅板凳被两人撞到一边,凌乱的四下散开,整个内室瞬间乱成一团。

    “你们干什么?”伴随着一道威严的怒喝,雷太尉大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面色焦急的雷夫人,米嬷嬷。

    沈璃雪挑眉,雷洪倒是聪明,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沈明辉,就让米嬷嬷回府搬了雷太尉做救兵。

    雷太尉气势逼人,不怒自威,看着头发凌乱,衣衫破损的沈明辉和雷氏,目光阴沉的可怕:“堂堂青焰丞相,丞相夫人这般毫无形象的大打出手,成何体统?太尉府,丞相府的脸都被你们两人丢光了!”

    “丢光脸也是你女儿自找的!”沈明辉冷冷一笑,松开藤条,揪起赤果男子狠狠甩到雷太尉面前:“看看你这乖女儿干的好事!”

    一件白花花的东西扑面而来,雷太尉潜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看清倒在地上的是名身受重伤,未着寸缕,眼神迷蒙的男子,心思猛然一紧:“这是怎么回事?”

    “雷雅容在我的丞相府,当着我的面,与他通奸。”沈明辉看着雷太尉,连嘲带讽:“雷太尉觉得应该如何处置?”

    雷太尉的面色阴沉的可怕,锐利的目光直视雷雅容:“明辉说的可是真的?”

    雷氏心思一转,傲然道:“沈明辉有姨娘小妾,许久不进我的房间,我找这名男子前来,不过是刺激刺激他,想引起他的注意!”

    男子身体颤了颤,脸朝下,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雷太尉横了雷雅容一眼:“凡事都要有个度,你刺激明辉,可以用其他方法,怎么能假装与人通奸?若是传扬出去,不但你会颜面尽失,太尉府,丞相府都会跟着丢脸!”

    沈璃雪扬扬嘴角,偷情被抓,雷雅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张利嘴能言善辩,颠倒是非,若在平时,沈明辉可能会被骗,但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他不会再轻信她。

    “假装通奸?刺激我,引起我的注意?说的真好听!”沈明辉不屑的嗤笑,揪起沈烨磊的衣领,狠狠甩到赤果男子面前,怒道:“你刺激我刺激到生了个孽种让我来养,你仔细看看他们的脸。”

    沈烨磊小小的身体被摔疼,捧着小脸哇哇大哭,委屈的目光看着雷氏,爹不疼他,娘怎么也不理他了?

    雷氏大惊,正准备将沈烨磊拉到身后,雷太尉已疑惑的抬起了他和那名男子的头,两张脸,一大一小,轮廓相近,相貌非常相似,这才是真正的父子。

    “雅容!”雷太尉大怒,恶狠狠瞪着雷雅容,大手轻轻颤抖着,恨铁不成钢,当年,她未婚先孕,对方是个身份低微的贱民,为了她的终身幸福,他毫不犹豫的否决了那名男子,将她许给中了状元的沈明辉。

    本以为她嫁人后会安稳下来,相夫教子,好好做丞相夫人,没想到她还与那贱民藕断丝连,偷情生下一个儿子,如果不是这过份相似的容貌,沈明辉也不会发现端倪,事情更不会闹到今天这种地步,真是糊涂,糊涂!

    雷氏目光闪烁着,不服的争辩:“不能仅凭相貌酷似,就断定他们是父子,这世上相貌相同的多了去了,难道他们就一定是一家人?”

    “刚才本相已经验过血,沈烨磊的血与本相不融。”沈明辉凝望雷氏,眸底深处,两簇火焰熊熊燃烧:“雷雅容,你敢不敢让沈烨磊与他验血?”

    雷氏强压着心惊肉跳,故做镇定道:“有何不敢,米嬷嬷,取清水!”

    “清水里记得不要放清油,否则,所有人的血都是不融的!”沈璃雪嫣然一笑,如百花开放,迷醉人心。

    雷氏刹那间变了脸色,凝望沈璃雪的目光,冷若千年寒冰,贱人,都是她坏了自己的事情。

    米嬷嬷低垂了头,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小少爷就是他的儿子,如果不放清油,血肯定是相融的,通奸之罪就会完全坐实……

    雷太尉重重叹了口气,看雷氏和米嬷嬷的反应,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沈烨磊是雷氏与那男子的儿子:“明辉,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沈明辉冷冷一笑,目光凌厉如刀:“男的,白绫勒死,女的,浸猪笼!”

    “不行!”雷太尉冷着脸色,拒绝的斩钉截铁:“男的白绫勒死我没有意见,雅容是我太尉府的女儿,绝不能浸猪笼!”

    “雷太尉,按照青焰律法,通奸被抓,无论身份高低,都可以浸猪笼!”沈明辉一字一顿,锋利的眸中萦绕着浓浓的恨意,他耗尽心血,疼爱了十几年的孩子,居然是别人的,和他没有半分关系,他被雷雅容这个贱女人和她奸夫耍的团团转,耻辱啊耻辱,他一定要讨回来!

    “沈明辉,雷雅容是我雷太尉的女儿,她对不起你,你可以处置,但不能浸猪笼!”雷太尉面色阴沉,再次申明,如果他连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在朝中还有何威信可言。

    沈明辉眸中闪烁着滔天的怒火,恨恨的凝望雷太尉,他在朝中的势力根深蒂固,自己做丞相不过十几年,势力定然不及他,他一心护着雷雅容,如果自己一定要让她浸猪笼,他定会拼尽全力算计自己,更会颠倒是非黑折,让自己身败名裂。

    雷雅容却会以委屈者的身份潇洒的活在贵族圈,与她那奸夫双宿双飞,这可不是沈明辉想要的结果。

    “让我放过她也可以,但我有几个条件!”

    “什么条件?”见沈明辉松了口,雷太尉也暗舒了一口气,沈明辉在朝中也有一定的势力,如果他铁了心思硬要雷雅容浸猪笼,他们定会拼的两败俱伤。

    沈明辉利刃般的寒芒猛然射向雷氏:“我要写休书,休了她!”

    “好!”雷太尉轻叹一声,无奈的摇摇头,事到如今,这桩姻缘已经无法再维持下去,断绝关系对两人都好。

    沈明辉冷眸扫过沈盈雪与沈烨磊:“他们两个,随雷雅容离开相府,本相不会再替别人养儿子,女儿!”

    “好!”雷太尉再次点头,盈雪,烨磊都不是沈明辉的孩子,他白养了他们十几年,已是仁至义尽,他赶她们离开,理所应当。

    沈明辉一指那赤果男子,眸中厉光闪烁:“他,白绫勒死!”

    出了相府大门,雷雅容,沈盈雪,沈烨磊,贱男人就是幸福的一家四口,他养大的孩子凭什么要叫别人父亲?他辛辛苦苦十多年,成就别人家的幸福,他独自一人在相府孤独的生活?

    不不不,他享受不了天伦之乐,别人也休想拥有,杀了贱男人,盈雪,烨磊没了父亲,雷雅容没了奸夫,看他们还如何幸福!

    “不行!”雷雅容凝望沈明辉,怒声道:“你可以提任何条件,他绝不能白绫勒死!”

    “本相没有其他条件,就要让他白绫勒死,如果你们不答应,咱们就金銮殿上见!”沈明辉目光坚定,语气铿锵,毫无商量的余地。

    雷雅容恨的咬牙切齿,说不过沈明辉,转头向雷太尉求救:“爹,他是您的女婿,您外甥,外甥女的亲生父亲,如果被白绫勒死了,你颜面何存?”

    “堂堂太尉府嫡出千金,背着夫君与人通奸,生下两个孽种,是很光彩的事情?传扬出去,雷太尉的脸上很有光?”沈明辉嘴角微挑,满目嘲讽的似笑非笑。

    雷太尉冷冷望了赤果男子一眼,面色更加阴沉,都是他,不自量力勾引了自己的女儿,毁了她一生的幸福,当年,他就是一时心软,没有杀了这人,才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他没必要为了这种人,和沈明辉闹翻:“他随你处置!”

    “爹!”雷氏惊呼着,他是她喜欢的人,不能死,不能死啊!膝盖一软,准备下跪乞求雷太尉,不料,他一甩衣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外走去。

    沈明辉望着满眼悲伤,身体颤抖的雷氏,就像大仇得报,心中无比畅快,傲然道:“来人,把奸夫白绫勒死!”

    “沈明辉,你敢!”雷雅容怒喝着,扑向那名男子,想要保护他。

    沈明辉飞起一脚,狠狠将她踢到一边:“贱人,别给脸不要脸,如果你不想活,就陪他一起去死!”

    男子被打的伤痕累累,头脑昏沉,没有丝毫的反抗力,两名侍卫走上前来,轻松就将白绫套进他的脖颈,猛然拉紧。

    男子微闭的眼眸猛然睁开,双手紧紧抓着白绫,不停的撕扯,呼吸不畅,脸憋成了酱紫色,嘴巴大张着,却吸不进一丝空气,就像濒临死亡的鱼,在垂死挣扎。

    “不,不要!”雷氏哭喊着,挣扎着,想要上前解救男子,两名粗使嬷嬷走上前来,死死的按住了她,她挣扎不开,美丽的眼眸深深的望着男子,急呼:“阿志,阿志!”

    “雅……容!”男子颤抖着嘴唇,吐出两个字,虽然有些含糊不清,众人也知道他说的是雷雅容的名字。

    看着男子涨红的脸,拼死挣扎的艰难与痛苦,沈明辉放声大笑,笑声疯狂,嗜血:他的妻子,当着他的面,与别的男人上演情深意重,呵呵,真是得意的挑衅,让人讨厌,他就更加要处死那男子了,死了奸夫,看雷雅容还怎么通奸,怎么给他戴绿帽子,怎么生孽种。

    沈烨磊呆呆的站着,看着那惨绝人寰的一幕,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忘记了哭泣。

    沈盈雪纤细的身体轻轻颤抖,怯怯的看着那疯狂大笑的父亲,记忆中,他和蔼可亲,满目慈祥,为何突然间,他变的这么阴冷,嗜血?是因为那名男子吗?

    沈盈雪看向那名不着寸缕的男子,这是她的亲生父亲?无知,窝囊,没有半点可取之处,她的母亲怎么会看上这种人?她才不要认这么没用的人做父亲。

    雷洪静静的站着,目光阴沉,闹到今天这种地步,是雷雅容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沈璃雪慢慢放下手,悄悄收起了银针,沈明辉当着雷雅容的面处死那男子,就是想刺激她,教训她,嘲讽她,让她记住这残酷的一幕,就像午夜的梦魇,永远都无法摆脱。

    真是心狠手辣!

    男子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小,狠毒的埋怨目光直视雷雅容,眼晴慢慢闭上,手,和头都无力的垂下,呼吸渐渐消失……

    侍卫还没有放手,又狠狠勒了一会儿,见男子毫无反应,方才松了手,走上前,试试鼻下,点点头:“禀丞相,人已死亡!”

    “很好!”沈明辉嘴角轻挑,扬起一抹残酷的笑,终于死了,死的好,死的好啊!

    “沈明辉,我和你拼了!”雷雅容双眸血红,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然挣脱了粗使嬷嬷,狠狠扑向沈明辉。

    沈明辉不屑的冷哼一声,狠狠踢到了雷氏肚子上,将她踢出几步远,重重掉落在地,全身的骨头像散了架般,疼能难忍,尤其是肚子,传来尖锐的疼痛。

    雷氏趴在地上,身体软软的,站不起来,恶狠狠的瞪向沈明辉,似要将他生吞活剥:“卑鄙无耻的小人,十五年前,林青竹怀着身孕,你不甘寂寞与我苟合,白绫勒死你也不为过!”

    男子死亡,雷氏受了刺激,要将当年的丑事全盘拖出,拉沈明辉一起身败名裂。

    沈明辉目光闪烁着,看向沈璃雪,见她面无表情,好像没听到雷雅容的话,急步走上前,狠狠甩了雷雅容一巴掌:“不要脸的妓女,早知道你与人有奸情,求我我都不要你!”

    “不要脸的贱男人,当年是你勾引我的!”雷氏看准机会,紧紧抓住沈明辉的手臂,泼妇般与他狠狠对打起来。

    沈璃雪柳眉微挑,原本她以为,沈明辉回京后就娶了雷氏,沈盈雪再早产,比她小几个月并不奇怪,现在才明白,雷氏是带着身孕嫁给沈明辉的,沈明辉没怀疑沈盈雪的身世,是因为他们两人早就有染,林青竹生产前,他们就苟合了。

    雷雅容真是风流,与奸夫风流快活,还不忘勾搭沈明辉。

    “啪啪啪!”沈明辉力气大,三两下就将受了伤的雷氏打倒,连连甩了她十多个耳光。

    雷氏软软的趴在地上,小脸高高肿起,嘴角溢出血迹,美眸不服输的狠狠瞪着沈明辉,咬牙切齿:“沈明辉,就算鱼死网破,我也绝不会让你好过!”

    “那你就试试看!”沈明辉又飞快的扇了雷氏几巴掌,狠狠踹了她一脚,怒道:“来人,将奸夫淫妇和孽种都赶出相府!”

    侍卫们走上前,给死掉的男子胡乱的裹了衣服,抓住他与雷氏的脚向外拖去,动作粗鲁,毫不怜香惜玉。

    “沈明辉,你等着,绝不会放过你……”雷氏手扣着地面,愤怒的咆哮,长长的指甲一个一个相继折断。

    沈明辉面无表情,不屑的冷哼:“本相就坐在府上,等你来报复,有本事,你尽管使出来!”

    “爹,我留下来陪你!”沈盈雪走上前,双目含泪,楚楚可怜。

    “盈雪,他不是你爹,你爹被他杀了,他是你的杀父仇人!”见沈盈雪认贼作父,雷氏怒气冲天,对她愤怒咆哮。

    “马上滚!”沈明辉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这两个孽种,他一个也不想再见,若非碍于他们是雷太尉的外甥,外甥女,他已经下令杖毙他们。

    “不,今生今世,你是我唯一的父亲!”沈盈雪身体颤抖着,语气却异常坚定,太尉府是她的外公家,她怀着身孕住在那里,下人们就已经指指点点了,碍于她相府嫡女的身份,她们表面还是很恭敬的。

    如果她和沈明辉断绝了父女关系,改认那贱男为父亲,她就是贱民的女儿,身份低微,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相府嫡出千金,而是生父已死,寄居在太尉府的贱民之女,下人们的议论纷纷,指指点点,以及各种明嘲暗讽会将她彻底淹没,让她终日活的生不如死,她不要过那样的日子。

    “盈雪,你在认贼作父!”雷氏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的狠狠瞪着沈盈雪。

    沈盈雪冷冷回望雷氏:“一直都是你与别人偷情,对不起爹,爹没有对不起你,我要留下来陪爹,不会和你回太尉府!”

    “盈雪,他是你亲生父亲!”雷氏咆哮着,教训沈盈雪。

    沈盈雪不屑的冷哼:“这么多年来,关心我,照顾我的只有爹,那个贱男人,看都没来看过我一次,我凭什么认他做爹!”

    “盈雪,你……你……”雷氏手指着沈盈雪,气的说不出话来,居然忤逆她这个母亲,还认贼作父,逆女,逆女。

    沈明辉冷冷望望剑拔弩张的雷氏和沈盈雪:“本相不想再看到你这冒牌的女儿,滚!”

    他看到沈盈雪,沈烨磊就会想到雷氏的欺骗与背叛,想到他对这两个孩子的宠爱,更彰显出他的无知,无能,头顶那只帽子,绿的非常刺眼,他要将有关的人全部赶走,眼不见为净。

    “爹!”沈盈雪不死心的哀求,回到太尉府就是进了地狱,她不想回去。

    “滚!”沈明辉毫不留情的怒吼,淫妇,孽种,他一个也不想再见。

    两名粗使嬷嬷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抓了沈盈雪的胳膊,用力向外拉去,她伤心流泪,苦苦哀求,她不想回太尉府做低贱的民女,真的不想回去。

    “臭侍卫,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沈明辉发脾气,沈烨磊不敢上前,正思索用什么办法让他消气,冷不防一名侍卫走过来,提着他的衣领向外拎去,沈烨磊两条小短腿不停倒腾着,破口大骂。

    侍卫面无表情,拎着沈烨磊大步前行。

    雷氏的咆哮,沈盈雪的哭泣,沈烨磊的大骂声渐渐远离,很快消失不见。

    沈明辉看着神情淡漠的沈璃雪,喉咙一热,这才是他的亲生女儿,身上流着他的血,他却忽略了十几年:“璃雪,爹识人不清,被蒙了眼睛,让你受尽了委屈,爹发誓,从今以后,好好待你,绝不让你受任何欺负!”

    沈璃雪凝眸看着沈明辉,冷笑:“沈丞相,我们已经断绝父女关系了,我不再是你的女儿,更不会回到相府!”

    沈明辉一双老眼瞬间热泪盈眶:“你不肯原谅我!”

    “有些错误,无法原谅!”沈璃雪语气坚定,毫无商量的余地,十五年前犯的错识,现在才意识到,已经太晚了:“沈丞相还要滴血做药引吗?如果不滴,我要回战王府休息!”

    沈明辉心中满是酸涩,他宠爱的儿女不是他的,他的亲生女儿却不愿认他,一颗心瞬间裂成碎片,再也无法拼凑齐全,苍凉的笑容极是凄惨,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几岁:“今晚不治病了,你回去吧!”

    “告辞!”沈璃雪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外走去,趁着林青竹有孕,他在外偷腥,若出一系列的祸端,这样的父亲,不值得她同情。

    沈采云望了沈明辉一眼,也转身离开,这个爹的眼里,心里,始终都看不到她,呵呵,她也不必留下来惹人讨厌了。

    沈明辉颓然坐于一张椅子上,看着沈璃雪远去的背影,眸如死灰,毫无焦距,该走的,不该走的都走了,四女一子,都离开了相府,曾经热闹的府邸,变的冷冷清清,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沈明辉胸中一阵气血翻腾,喉咙一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迷蒙的视线中看到沈璃雪转过身,快速奔了过来,嘴角轻扬起一抹浅浅的笑,他的女儿还是关心他的,他也想关心,宠爱这个女儿,一切应该还来得及!

    看着口吐鲜血,昏迷不醒的沈明辉,沈璃雪皱眉吩咐侍卫:“去请王太医。”

    王太医来给沈明辉治病,不方便参与相府的家事,就没有跟过来,侍卫急步跑到沈明辉的房间,将他请了过来。

    王太医走进房间,快速放下药,急步上前为沈明辉把脉,目光凝重:“中了蛊毒!”

    “蛊毒?”沈璃雪皱眉:“能根治吗?”

    王太医摇摇头,重重叹息:“除非找到下蛊的人,否则,想根除蛊毒很难!”

    “王太医,雷侍郎在大门口吐血了,昏迷不醒,您快去看看!”一名侍卫急急忙忙跑进房间,看到相同症状的沈明辉,猛然一怔:“丞相也吐血了?”

    沈璃雪冷笑,看来雷洪那把匕首上沾的就是蛊毒:“好端端的怎么会中蛊?沈丞相和雷侍郎最近都接触过什么人?”

    “蛊毒非常凶狠,邪恶,沈丞相,沈侍郎应该中毒不久!”

    沈璃雪微微一笑,压低了声音道:“王太医是说,下蛊之人,就在刚才的人之中!”

    “这……老夫也不是很确定!”王太医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怎么总感觉这位璃雪郡主在引导他说话。

    沈璃雪目光一寒,冷声道:“侍卫,截住太尉府的马车,将车上的人全部押进来,他们有下蛊的嫌疑!”

    雷太尉坐的马车还没有起程,相府侍卫把他也截住了,雷太尉紧紧皱起眉头,冷眼看向雷洪,压低声音道:“你怎么会中了蛊毒?”

    雷洪吃过解药,已经清醒,面色苍白的可怕,眸中冰寒一片,咬牙切齿道:“都是沈璃雪……”

    听完事情经过,雷太尉利眸微眯:“沈明辉也中了蛊?”

    “是的!”雷洪点点头,阴沉的眸中闪过几分冷厉,是沈璃雪刺伤了沈明辉,与他无关。

    “朝中两名大臣中蛊,一定要找个替罪羊平息事件,否则,皇上一定会彻查此事!”雷太尉面色阴沉,眸中精光闪烁。

    “找谁做替罪羊?”雷洪微微错愕,蛊毒不是说有就有的,替罪羊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得到。

    雷太尉看着马车外,扬唇一笑,目光诡异:“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雷太尉,雷洪,雷雅容被请到相府客厅时,沈明辉已施过针,醒了过来,阴沉的目光冷冷扫过雷太尉一家:“雷太尉,王太医诊明,本相的蛊毒中了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里,本相见的最多的,就是你们太尉府的人,请你给我个交待!”

    雷太尉冰冷的脸走上前,怒道:“沈丞相,我们人多,并不代表能下蛊,你那两个女儿,一个是战王府郡主,一个是南疆太子的贵人,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她们与你接触的时间最长,比我们更有机会下蛊毒!”

    沈璃雪冷冷一笑:“我们和沈丞相的关系,别人不知道,雷太尉还能不清楚,他时时刻刻防备着,我们哪找得到机会下蛊,反倒是沈盈雪小姐和沈烨磊少爷,与沈丞相十分亲密,雷雅容夫人又是沈丞相的枕边人,他对他们毫不设防,下蛊成功的可能性比我们大的多!”

    沈璃雪顿了顿,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雷太尉身侧的雷洪:“刚才我见雷侍郎一直在拍沈丞相的肩膀……”

    “我没下蛊!”雷洪一时心虚,潜意识的脱口而出:“沈璃雪,你不要血口喷人,如果我是下蛊人,自己又为何中了蛊?”

    沈璃雪挑眉看着雷洪:“我是不是在血口喷人,相信雷侍郎心中非常清楚!”

    “我可以对天发誓,沈明辉身上蛊毒不是我下的!”雷洪举起右手,郑重其事的发下毒誓,沈明辉身上的蛊毒是沈璃雪无意间下上去的,与他无关。

    “蛊毒要近距离的接触后才能下到身上,采云,璃雪一直都不曾亲近本相,她们不会下毒!”沈明辉蓦然开口,冷冽的目光在雷氏,雷洪身上来回流连:“你们两人,当时距离我最近……”

    “蛊毒不是我下的,我根本不懂蛊!”雷氏幸灾乐祸的看着沈明辉,眸底涌动着狂喜与愤怒,他害死了阿志,却中了蛊毒,没几天好活了,这就叫报应啊,报应!

    “夫人和雷侍郎接触过沈丞相,丞相的毒不是夫人下的,就自然是雷侍郎下的了!”沈璃雪似笑非笑的看着雷洪。

    雷洪面色铁青:“沈璃雪,凡事讲究证据,请你拿证据出来,没证据前,请不要血口喷人!”

    “蛊毒需要特殊的方法携带,将蛊拿到相府的人,身上会有一样特殊的东西,雷侍郎敢不敢让人搜身?”

    雷洪眸光一凝,眼中闪过几分慌乱,蛊毒是他带来的,他身上确实有一样特殊的物件,刚才他忘记扔掉了,众目睽睽下,如果被搜出来,沈明辉饶不了他,庄尚书的事情,皇上肯定也会怀疑到他,怎么办?

    看着目光闪烁,心跳急促的雷洪,雷太尉暗骂他没出息,幸好他早做了准备,否则就要被沈璃雪翻出实情了。

    悄悄向太尉府的侍卫使了个眼色,侍卫会意,拿着一件衣服走了进来:“沈丞相,雷太尉,这是从那个叫阿志的人身上找到的!”

    将衣服平铺到地上,不起眼的衣角上缝着一只小盒子,只人火柴盒大小,又在衣角位置,并不起眼,但内行人一眼就看明白,这只小盒子是用来放蛊的。

    “这不可能,阿志不懂蛊,真的不懂!”雷氏惊声高呼,看雷太尉的眸中染了几分怒色,人都已经死了,为什么他们还不肯放过他。

    “我痛打阿志时,他身无寸缕,无法藏蛊,并且,他一直被我打,没有触到我半分,反倒是雷雅容……”沈明辉挑眉看着雷雅容:“你与我打的最激烈,当时,我身上也有伤口,蛊遇血而入……”

    “少血口喷人,我没有下蛊害你!”雷氏怒气咆哮,看沈明辉的眸中满是不屑,贪生怕死的无能之辈。

    “真的不是你?”沈明辉抬头,锐利的目光在雷洪和雷雅容身上来回流连,眸底黑色弥漫,暗潮汹涌。

    “雅容,这是什么?”雷洪突然伸手拈起雷雅容的一片衣角,翻开一看,一只小盒子惊现。

    “雅容,你……你真的下蛊……”雷洪故做惊讶的连连后退。

    “我没有,这盒子不是我的!”雷雅容震惊着,揪起衣服上的盒子,狠狠扔到一边,盒子掉落在地,盖子摔掉,一只胖胖的蛊虫爬了出来,丫鬟们惊叫着,四下散开。

    沈明辉面色铁青:“还说蛊不是你下的?”

    “雅容,你对付沈明辉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对我下蛊,我是你的亲哥哥!”雷洪一副伤心悲痛的模样。

    雷雅容愤怒的咆哮:“我说过多少遍了,我没下蛊,真的没下,那蛊是你自己下到自己身上的吧!”

    雷洪的面色瞬间阴沉的可怕:“我自己给自己下蛊,疯了不成?做过的事情,就敢于承认,不要拉我给你做替罪羊。”

    沈璃雪冷笑,明明是他陷害雷雅容,却反咬一口说雷雅容害他,雷洪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真是不错,为了自己活命,要牺牲亲妹妹了!

    “雷太尉,你觉得事情要如何处置?”沈明辉看向雷太尉,嘴角轻扬着,似笑非笑。

    雷太尉威严的目光扫过雷雅容与雷洪,雷洪是太尉府嫡子,朝中官员,如果蛊毒安到他身上,皇上势必会怀疑到庄尚书府的事情,他们多年的布置毁于一旦,太尉府的百年基业也将不保。

    至于雅容,虽然也是太尉府的嫡女,但她与人通奸,名声已经臭了,让她背下黑锅,成全太尉府的名声,是最好的选择。

    “雅容与阿志偷情被抓,在阿志的蛊惑下,下蛊谋害亲夫!”雷太尉短短几句话,定下了雷雅容的罪名。

    “爹!”雷雅容震惊的看着雷太尉,他说她与人通奸被抓,下蛊谋害亲夫,她要被抛出去顶罪了吗?

    “不知雷太尉准备如何处理此事?”沈明辉似笑非笑的看着雷太尉,如果雷太尉再让他放人,他就真的告到金銮殿上去了。

    “雷雅容交给你,随你处置!”雷太尉目光阴沉着,狠下了心思,舍小保大。

    “多谢!”沈明辉看着雷太尉黑透的脸,微微笑了起来,他要的,就是雷太尉这句话,欺骗了他的女人,他怎么可能让她好过:“来人,雷氏与人通奸,被抓当场,不思悔改,欲谋杀亲夫,用火刑,焚烧至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2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20 火烧溅夫婬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20并对腹黑郡王妃120 火烧溅夫婬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