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搜查太尉府

    皇宫御书房,琉璃瓦,白玉屏,金碧厅柱。

    皇帝一袭明黄色龙袍,负手而立,静静听完沈璃雪的讲述,犀利的目光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房间中央的沈明辉,雷洪:“你们下蛊害死梁王,嫁祸武国公?”

    雷洪行了一礼,朗声道:“回皇上,这纯属一派胡言,十五年前,诸多大臣亲眼所见,梁王乃是被武国公下蛊毒害。”

    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雷侍郎可曾亲眼看到武国公毒害梁王?”

    “当时客房里只有梁王和武国公两人,梁王中毒,下毒者自然是武国公。”雷洪避重就轻,言词凿凿的狡辩着:“如果武国公没有害梁王,为何要畏罪自杀?”

    “雷侍郎,武国公不是畏罪自杀,而是被人栽赃嫁祸!”栽赃嫁祸四字,沈璃雪加重了语气,看雷洪的目光,冷若寒冰,栽赃嫁祸别人,他没有半分愧疚,还理直气壮的再次诬陷他,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郡主可有证据证明武国公是被栽赃嫁祸?”雷洪挑眉看着沈璃雪,眸底暗带挑衅。

    沈璃雪勾唇冷笑:“刚才在相府,雷侍郎亲口承认毒死梁王嫁祸武国公,我的侍卫们全都听的一清二楚!”

    “是吗。”雷洪皱眉,一副茫然不知的模样:“可我怎么不记得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雷侍郎还真是贵人多忘事,要不要我叫侍卫们进来,给雷侍郎提醒提醒?”做了丧尽天良的事情,不知悔改,还反以为荣,真是无耻至极。

    “那些侍卫都是郡主的人,自然会顺着郡主的意思说。”雷洪挺直了身体,眸中暗带嘲讽:“我无意间得罪过郡主,郡主怀恨在心,想要教训我,大可以直说,我会稳稳站在郡主面前,任郡主打骂,郡主何必用这么卑鄙无耻的方法诬陷于我?”

    雷洪混迹朝堂多年,也是只狡猾的老狐狸,三言两语间,就摘清了自己,将沈璃雪说成自私自利,刁蛮任性的狠毒少女。

    沈璃雪无声冷笑,雷洪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真是天下第一,不过,她不会轻易认输,更不打算轻易放过他:

    “雷侍郎,外面共有二十一名侍卫,其中二十名是战王府侍卫,另外一名叫子默的,是安郡王的侍卫,他们的主子是战王和安郡王,不是我,你觉得他们会顺着我的话,撒谎欺骗皇上吗?”

    雷洪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战王,安郡王都是东方皇室的人,他们府中侍卫们的举动,代表他们的意思,如果他一口咬定侍卫们顺着沈璃雪的意思欺骗皇上,就是在指责战王,安郡王欺瞒皇帝,可如果他不这么说,就坐实毒害梁王,栽赃嫁祸武国公的罪名。

    沈璃雪真是伶牙俐齿,能言善辩。

    “微臣不是这个意思。”见皇帝冷冷看着他,雷洪瞬间心跳如鼓,眸中的神色晦暗不定,皇上是不是察觉了什么?还是他相信了沈璃雪的话?

    “那雷侍郎是何意?”看出雷洪的心思开始慌乱,沈璃雪不给他丝毫喘息时间,步步紧逼。

    雷洪的心瞬间提了起来,指责侍卫们,是在怀疑战王和安郡王,如果不指责,就是间接承认了毒害梁王,嫁祸武国公的罪名,真是进退两难,沈璃雪给他出了个大难题,目光闪烁着,急思合适的理由:“微臣的意思是……”

    “禀皇上,雷太尉,钱尚书等人到了!”赵公公突然在外禀报,截断了雷洪的话。

    雷洪高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父亲来了,一定能想到应付之法,他安全了。

    沈璃雪扬唇冷笑,雷太尉来的可真是时候!

    “宣!”皇帝一甩衣袖,坐到了黄金打造的金椅上。

    “宣雷太尉,钱尚书……觐见!”伴随着太监特有的嗓音,雷太尉,钱尚书等几名大臣依次走进御书房,恭敬的向皇帝行礼。

    “诸们爱卿可知朕找你们前来,所谓何事?”皇帝威严的声音响彻耳边,在房间中久久回荡。

    大臣们疑惑不解的相互对望一眼,齐声道:“微臣不知,还请皇上明示!”他们正在各自府上处理事情,听到宣召就进了宫,着实不知皇帝为何召见他们。

    “是为了十五年前,梁王,武国公一案!”皇帝犀利的目光在众大臣身上一一扫过,事发时,他们都在场,声称亲眼看到武国公畏罪自杀。

    众臣一怔,眸中闪过几分慌乱,暗中悄悄传递着信息,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十五年,皇上怎么会突然想到旧事重提?

    “璃雪郡主找到证据,梁王是被外人下蛊害死,嫁祸武国公!”

    皇帝声音淡淡,众臣却感觉一道惊雷炸了下来,将人霹的半天动弹不得,好半天才回过神,目光闪烁着,快速低垂了头,手臂暗暗颤抖:

    事情做的干脆利落,没有落下丝毫痕迹,刑部查了半年,都没查出蛛丝马迹,事隔十五年,沈璃雪怎么可能找得到证据?

    雷太尉上前一步,低沉了眼睑,言词凿凿:“皇上,微臣当年亲眼目睹武国公畏罪自杀,他应该不是被嫁祸!”

    钱尚书快速回过神,随声附和雷太尉的话:“是啊,皇上,臣等也是亲眼看到武国公自尽,不存在嫁祸之说啊!”

    “是啊,是啊……”有了雷太尉,钱尚书打头阵,大臣们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团结一致的否认陷害武国公。

    毒害王爷,陷害忠良是前所未有的大案,皇上知道真相,肯定会龙颜大怒,他们哪还有活命的机会,一致否认,能活一时是一时。

    皇帝挑眉看着雷太尉,钱尚书等人,犀利的目光凝深。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环视一遍众大臣,“诸位大人,纸包不住火,梁王之死的真相,你们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早晚会被揭出来,毒害梁王的就是两个人,一个下毒者,一个幕后主谋,要惩罚也是重重惩罚他们。”

    “各位大人没有亲自毒害梁王,也没有陷害武国公,你们只是不想多事,选择了沉默,也就是知情不报,按照青焰律法,不会判的太重。”

    “皇上是明君,不会滥杀无辜,召集大人们前来,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机会,凡是主动认错者,会从轻发落,若是冥顽不灵,继续狡辩,你们的罪名就由知情不报沦为了帮凶,后果不需要我再多言,各位大人心里都清楚……”

    几名身份较低的大臣,面色微微变了变,思想有些动摇,他们确实没有参与毒害梁王,陷害武国公,只是顺着雷太尉的话撒了谎,沈璃雪向皇上揭穿此事,应该掌握了一定的证据,如果他们现在投诚,虽然会丢掉官职,却会保下性命……

    “沈璃雪,毒害梁王,陷害武国公,是杀头的死罪,我们都是朝中大臣,岂会知法犯法?十五年前,我们看的清清楚楚,武国公确确实实是畏罪自杀,不是被栽赃嫁祸,你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

    见大臣们神色犹豫,似乎被沈璃雪说动了,雷太尉上前一步,厉声怒斥,冷冽的警告目光暗暗扫过众大臣,强行阻断了他们想要投诚的想法。

    “雷太尉,我只是劝诸位大人仔细回想那件事情,何来妖言惑众一说?”沈璃雪冷笑,皱眉看着低头不语的众大臣,他们都被雷太尉的话吓到,不敢再说实话了。

    雷太尉满意的看着被他震慑的众大臣,凝凝两条浓眉:“郡主是名女孩子,应该在闺阁里写写诗,画画画,刺刺绣,跑到皇宫御书房陷害大臣,无理取闹,你这是要扰乱朝堂吗?”

    沈璃雪扬唇冷笑,无理取闹,扰乱朝堂,陷害忠良都是大罪,雷太尉占了优势,反咬一口,将这么多罪名安到了她身上,是想逼死她。

    不过,她从来都不喜被人逼迫。

    沈璃雪美眸猛然抬起,清冷的目光如利刃,猛的射向雷太尉:“我不过提了一句那件事情有异,雷太尉就言词凿凿的步步紧逼,若非有这么多大臣在场,我都要以为雷太尉是始作俑者,在拼尽全力的欲盖弥彰。”

    雷太尉面色微惊,随即拍拍胸口,义正词严道:“我堂堂青焰太尉,行事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地,梁王,武国公之事,我也只是目睹者,为何要欲盖弥彰?璃雪郡主不要欺人太甚!”

    “我一名弱女子,哪欺负得了你这青焰一品大员,只希望我坐马车上街时,不要被太尉府的人截住马车,连番盘问就好!”沈璃雪漫不经心的明嘲暗讽。

    “你……”雷太尉手指着沈璃雪,气的说不出话来,看她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火,真是心思歹毒,牙尖嘴利。

    “沈丞相可有话要说?”沈璃雪清冷的目光落到了沈明辉身上。

    钱尚书等大臣都慑于雷太尉的淫威,守口如瓶,不敢再多言,沈明辉是唯一不怕雷太尉的,但他也是下毒者,不知会不会说出真相。

    雷太尉锐利的警告目光猛的射向沈明辉,仿佛在暗暗警告:“沈明辉,你是下毒者,罪名最大,最好守口如瓶,如果事情败露,第一个被砍头的就是你!”

    沈明辉抬起头,目光迎着雷太尉看了过去,稍顷,长叹一声,面朝皇帝,跪倒于地:“臣有罪!”

    钱尚书等人皆惊,眸中闪烁着焦急与慌乱,沈明辉居然松了口,怎么办?

    “沈明辉,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雷太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厉声怒斥,众大臣全部三缄其口,眼看着事情就要过去,沈明辉居然松口承认,将众人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多谢雷太尉提醒,事情过了十五年,本相也受了十五年的折磨,度日如年,寝食难安,不想再受良心的谴责,我准备还武国公一个清白!”沈明辉目光清明,一副良心不安,准备痛改前非的模样:“雷太尉,善恶到头终有报,这件事情,你也不要再隐瞒了,承认吧!”

    “沈明辉!”雷太尉怒喝一声,提起拳头对沈明辉打了过来,他精心策划,刻意隐瞒,眼看着就要成功,沈明辉冒了出来,只是轻轻的一句话,就打破了他努力营造的一切,可恶,可恶!

    “雷太尉,这里是御书房,不是你的太尉府!”

    威严的声音响彻房间,雷太尉蓦然惊醒,看着满眼怒容的皇帝,急忙跪地,心中暗暗后怕,他居然当着皇上的面失了冷静,皇上肯定会怪罪他,怀疑他:“微臣逾越了,还望皇上恕罪!”

    皇帝想着梁王中毒一事,没有深究,冰冷的目光扫过雷太尉,落到了沈明辉身上,面容平静,深邃的眼瞳就像一汪幽潭,深不见底,别人永远都猜不透他在想什么:“沈丞相何罪之有?”

    “梁王中的蛊毒是微臣下的,毒是雷太尉给的,微臣并不知道它会致命!”

    沈明辉避重就轻,快速讲述着梁王中毒案,案中的他,被雷太尉欺骗,才会下毒,不小心害了梁王,武国公被人嫁祸时,他被推到了门外,没看到具体情形,但毒不是武国公下的,已经证明了武国公的清白。

    沈璃雪看着沈明辉慷慨陈词,扬唇微笑,皇帝是厉害人,众臣的一致动作,守口如瓶已经让他起了疑,身为君者,最忌讳的,就是大臣们的欺瞒,况且,这么多人一起瞒他,他肯定很愤怒。

    沈明辉松口,皇上得知真相,毒害梁王,陷害武国公,欺君,任何一条罪名都足以治大臣们的死罪,皇帝出气立威,沈明辉立了功,将功补过,他的命就能保下来了。

    皇帝威严的目光猛的射向雷太尉,眼眸深处隐有怒火燃烧:“雷太尉,丞相之言可属实!”

    “回皇上,纯属一派胡言,微臣从未给过他什么毒药!”雷太尉急声辩解着,沉下的眸中,厉光闪烁,大手也紧握成拳,微微颤抖,沈明辉,沈璃雪。

    “那沈丞相为何要指责你?”皇帝厉声质问,目光犹如道道利箭,毫不留情的射向雷太尉。

    “回皇上,微臣教女无方,与人私通,生下两名平民子女,定是沈丞相怀恨在心,想要报复微臣!”

    雷太尉看向沈明辉,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沈丞相,为了让你出气,我已经默许你烧死了小女,如果你还没有解气,就冲我来,不要牵连太尉府其他老小!”

    雷雅容生野种之事,众人都有耳闻,但听雷太尉亲口说出来,他们还是有些震惊,家丑不可外扬,他悲伤的自曝家丑,真的是伤心绝望了。

    沈璃雪冷笑,若非知道事情真相,她都要以为真的是沈明辉诬陷了雷太尉,能稳坐太尉几十年,他果然不是简单角色。

    “本相身中蛊毒,时日无多,对世间事早就看开,岂会刻意报复雷太尉,我讲出当年真相,是想还武国公一个清白,也让自己在最后的时间里,能有几个安眠的夜晚!”沈明辉言词恳切,毫不做作,听人的一阵黯然伤神。

    沈璃雪眨眨眼睛:“皇上,听闻培养蛊毒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环境,还必须近身培养,如果雷太尉没有养蛊,家里定然没有蛊虫,蛊坛。”

    “璃雪的意思,搜查太尉府?”皇帝挑挑眉。

    “是!”沈璃雪点点头,沈明辉和雷太尉各执一词,一时之间争不出高低,也分不出胜负,不如直接搜查太尉府,事情真假,很快就会有结果。

    “雷太尉意下如何?”皇帝低垂着眼睑,居高临下的看着雷太尉。

    “为证臣的清白,臣愿意接受搜查,不过,臣有个条件!”

    皇帝已经对他起了疑,只是在象征性的征询他的意见,不管他同不同意,皇帝都会派会去搜查,他要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为自己争取一定的利益。

    “什么条件?”皇帝皱起眉头,满目不悦。

    雷太尉锐利的目光猛的射向沈璃雪:“微臣自认行事坦荡,未做任何无耻之事,璃雪郡主提议搜查太尉府,是想要公报私仇,是对微臣的侮辱,微臣心中不服,若是搜出蛊毒,微臣要领毒害梁王,陷害武国公的重罪,若是搜不出蛊毒又当如何?”

    沈璃雪嘴角轻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极浅,却带着无限嘲讽,雷太尉避开皇帝,将罪责都推到了她身上,逼她立军令状,如果她不立,他定会反过来诬陷她,如果她立了……看雷太尉自信满满的样子,笃定她搜不出蛊毒……

    “雷太尉府上有不少的宅子吧?”沈璃雪蓦然开口,答非所问。

    雷太尉一怔,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璃雪郡主想要搜查所有宅院?”

    沈璃雪微微一笑:“蛊毒在一定范围内可以移动,太尉府的所有院落,都有嫌疑!”

    “好!”雷太尉想也没想,朗声同意,锐利的目光紧盯着沈璃雪,像在盯一件猎物:“郡主还未回答,如若搜不出蛊毒,又当如何?”

    雷太尉答应的这么痛快,没有丝毫犹豫,难道那些蛊毒也不在其他宅院?

    事已到此,沈璃雪没有了退避的权利,走一步,算一步吧:“我担诬陷重臣之罪,任你处置如何?”

    “好!”雷太尉点头同意,眸中闪过一丝阴森:“郡主定个时间,多久搜查完?”立军令状都是有时间限制的,防止赖账,拖延时间。

    沈璃雪目光一凝:“太尉府有多少宅院?”

    雷太尉略一思索:“不多,五六处吧,十二个时辰如何?”

    沈璃雪望望天空,艳阳高照,时间尚早,古代的十二个时辰,相当于现在的二十四小时,也就是一天一夜,雷太尉给的时间很宽裕。

    “用不了十二个时辰,明天天亮时,我就能给你们答案!”

    “一言为定!”

    有皇帝,诸多大臣在场为证,沈璃雪,雷太尉不必签字画押,军令状就这么立了下来。

    沈明辉看了沈璃雪一眼,没有说话,雷太尉很聪明,他这个女儿也不是简单角色,不服他提醒,她也知道应该怎么做。

    钱尚书等大臣焦急,期盼的目光,纷纷集中到了雷太尉身上,千万不能让沈璃雪搜出蛊毒,否则,他们就全完了。

    “父皇!”伴随着熟悉的声音,一道蓝色身影走进御书房,温和的笑容比屋外的阳光还要温暖,英俊的容颜让人不敢直视,正是东方湛。

    皇帝答应一声,淡淡道:“你带人协助璃雪搜查太尉府!”

    东方湛一怔,看向沈璃雪,似乎才发现她的存在,心中疑惑,却没有多问:“儿臣遵命!”

    众臣与梁王中毒有瓜葛,皇帝下令,事情明朗前,不许离开皇宫,搜查太尉府,雷洪,雷太尉这两名主人都要在场,皇帝特许他们回府。

    东方湛命侍卫首领带侍卫前往太尉府,他和沈璃雪上了同一辆马车,坐在软软的毯子上,轻嗅着淡淡的竹叶香,他轻口了一口茶水,蓦然开口:“璃雪怀疑雷太尉养蛊?”

    沈璃雪摇摇头:“不是怀疑,我很肯定他在养蛊,下蛊毒害梁王,是雷洪亲口所言,并且……”

    “并且什么?”东方湛梨窝浅笑,温润如玉。

    “雷洪和沈明辉中的蛊,就是雷洪下的!”沈璃雪目光清冷,一字一顿。

    “真的?”东方湛英挺的剑眉微微挑了挑。

    “千真万确!”皇帝已经对雷太尉起了疑,否则,他随便派名侍卫统领帮她即可,没必要让湛王陪她来搜查太尉府。

    东方湛蹙蹙眉,嘴唇动了动,话还没出口,马车已经停了下来,车夫的禀报声响起:“王爷,郡主,太尉府到了!”

    东方湛率先掀开帘子下了马车,非常绅士的伸手去扶沈璃雪。

    沈璃雪不着痕迹的避开东方湛的手,自己跳下了马车:“不好意思,我习惯自己下车!”

    “无妨!”东方湛微微一笑,也不介意,和沈璃雪并肩走进太尉府。

    侍卫首领早领了东方湛的命令,侍卫们四下散开,在整个府内仔细,快速的搜查着。

    丫鬟,嬷嬷,小厮们都集中在一处,惊慌的看着来来回回,仔细察看的侍卫们。

    雷老夫人,雷夫人坐在客厅里,皱着眉头看侍卫们来回翻动,不时出声斥责侍卫们小心,轻放。

    雷聪成了太监,失去了做为男人的最基本能力,不能再天天花天酒地的享受美人,目光频频看向沈盈雪,却只能干看,什么都不能做,心情郁闷至极,半闭着眼睛,提不起半分精神。

    沈盈雪一袭粉色罗裙,身孕还未凸显,身材窈窕,原本乌黑顺滑的发虽然梳成了发簪,却显得有些毛躁,美丽的小脸上涂了厚厚一层粉,却难掩她憔悴的面色。

    沈烨磊穿着小锦服,大概有几天没洗了,衣摆上染了不少污泥,小心翼翼的靠着椅子,满脸忧伤,嚣张跋扈都掩在了悲伤难过下。

    雷太尉,雷洪最清闲,在大厅一侧摆了张桌子,两人一个执白子,一个执黑子,悠闲自在的对弈。

    沈璃雪一袭香妃粉的阮烟萝,在青石路上缓缓前行,东方湛一袭宝蓝色锦袍,走在沈璃雪旁边,脚步轻快,容颜俊美,笑容温和,不时对她说些什么,那温柔的模样,就像是一对非常般配的情侣,看直了许多人的眼睛。

    沈盈雪穿的衣服是去年的款式,戴的发簪虽然是最新的,质量却不好,再看看沈璃雪漂亮的拖地长裙,名贵的衣料,精细的做工,头上的发簪虽然只有一支,价值却超过了别人的整套头面。

    她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沈璃雪不如自己漂亮,也不如自己有气质,凭什么她能成为郡主,自己却是贱民之女:“沈璃雪,你是有婚约的人,再和其他男子亲近,是有失妇道!”仗着自己的身份,勾引了安郡王,又想勾引湛王,不要脸的贱人。

    “我做事有分寸,不需要别人刻意提醒!”沈璃雪扫了沈盈雪一眼,冷声反驳,暗中却不着痕迹的和东方湛拉开了距离。

    刚才她只顾着和他谈论蛊毒,不知不觉间走的近了,她是现代人,不在意男女有别,要远离的俗礼,但她会保持一定的距离,免得某个人起误会。

    东方湛察觉到沈璃雪的刻意远离,微笑的目光凝了凝,没有点破:“璃雪,太阳已经升高,院子里炎热,咱们去凉亭!”

    “好!”沈璃雪只想找到蛊毒,对太尉府的人不感兴趣,准备随东方湛的意思,去凉亭里避暑。

    沈盈雪咬牙切齿,美眸中怒火燃烧,贱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和湛王卿卿我我,不知廉耻。

    侧目看向湛王,沈盈雪美眸中盈满了泪水,他当初那么喜欢她,对她言听计从,有求必应,她是他的全部,他的唯一,都是沈璃雪,算计她,让她有了身孕,湛王才会对她生了厌,她这么落魄的寄人篱下,都是沈璃雪害的,贱人贱人贱人!

    “沈璃雪,你这个贱女人,都是你,害的我家破人亡!”沈烨磊跳下椅子,蹬蹬蹬的跑了过来,怒气冲冲的训斥沈璃雪,如果没有她,他还是相府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哪会寄人篱下,过着被人嘲讽的日子。

    “啪!”一记耳光狠狠打到了沈烨磊脸上,他胖胖的小脸被打偏过去,头昏眼花,眼冒金星,耳朵也嗡嗡作响。

    “是谁,谁在打我?”沈烨磊定下心神,只觉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小脸肿的不轻,对着虚空愤怒嘶吼。

    他虽然寄人篱下,也是太尉府的表少爷,别人居然敢动手打他,活的不耐烦了。

    “战王有令,侮辱璃雪郡主者,不论男女老幼,掌嘴十下!”虚空传出一道冷酷的声音,紧接着:“啪啪啪!”清脆的耳光声快速响起,众人看到沈烨胖胖的小脸偏过来,转过去,偏过来,再转过去。

    稍顷,响亮的耳光声停止,沈烨磊小嘴一憋,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悲惨的哭泣声震慑人心,众人方才从怔仲里回过神,只见他胖胖的小脸高高肿起,鲜红的巴掌印格外显眼。

    “沈璃雪,你不要欺人太甚!”雷太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面色阴沉的可怕,他允许她进府搜查,已是放低了姿态,她居然得寸进尺的痛打他的外甥。

    沈璃雪冷笑:“雷太尉,你看清楚了,是沈烨磊嘲讽我,才会被暗卫教训,被打也是他自找的。”他在相府时,已经被东方珩的侍卫教训过一次,居然不长记性。

    “你是来搜查蛊毒的,请做正事,不要再无理取闹,痛打府中人!”雷太尉一字一顿,眼瞳深处,怒火中烧。

    沈璃雪勾唇冷笑:“只要他们不找我的麻烦,我才懒得教训人!”

    “你……”雷太尉怒气冲天,手指着沈璃雪,气的说不出话来,真是牙尖嘴利,颠倒是非。

    一名侍卫急步走到沈璃雪,东方湛面前,抱拳道:“禀王爷,郡主,城南别院已经搜查完毕,没有找到蛊毒!”

    东方湛点点头,摆手让侍卫退下。

    雷太尉愤怒的情绪瞬间平静下来,坐回椅子,执子下棋:“太阳已经西斜,郡主还有一晚的时间可以搜查!”

    “多谢雷太尉提醒,我心里有数。”沈璃雪抬头看向天空,太阳很快就要落山,搜查时间,过了三分之一。

    “禀王爷,郡主,城西的宅院没有蛊毒……”

    “禀王爷,郡主,城北的宅院没有蛊毒……”

    “禀王爷,郡主,城东的宅院没有蛊毒……”

    派出的侍卫,一队一队接连回来,都没在别院里查到蛊毒。

    璃雪蹙了蹙眉,清冷的目光扫视着雅致的府邸:“看来,蛊毒就在太尉府!”

    “小心!”伴随着清朗的提醒声,沈璃雪腰间一紧,后背撞上强健的胸膛,鼻端萦绕着淡淡的龙涎香,是东方湛身上的味道。

    “出什么事了?”沈璃雪不习惯与其他男子亲密无间,用力去掰东方湛的手,他不但没松开,拥的更紧了:“你看那里!”

    沈璃雪顺着东方湛的指向望去,一只青色的小蛇快速钻进草丛中,消失不见:“那是……”

    “毒蛇!”东方湛淡淡说着。

    沈璃雪微微变了脸色,正值夏天,正是毒虫,毒蛇肆虐之际,他们两人又站在草丛里,难免会遇到神出鬼没的毒蛇,那毒蛇爬过的地方,正好是她站立位置,如果东方湛没有救她,已可能会被蛇咬了:“多谢!”

    “不必客气!”东方湛微笑着,温润如玉,目光看向正前方,微笑突然一凝:“安郡王!”

    沈璃雪闻言,身体一僵,猛然转过头去,只见十多米外的一株琼花暗影下立着一抹身影,雪白锦袍,姿态优雅,容颜如画,满院花香飘散,掩去了清淡的松香气息。

    “东方珩!”淡淡的月光倾洒,投射在他脸上深深浅浅的暗影,更让他的容颜如画一般,沈璃雪掰开东方湛拦着她小腰的胳膊,快步走了过去。

    东方湛沉了沉眼睑,笑容微微僵了僵,没有说话。

    东方珩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淡淡看着沈璃雪,不说话。

    沈璃雪距离东方珩三米远时,忽然感觉到了他身上清冷的气息,连他的衣服都带了一层冷,似在拒绝别人的靠近,她停下脚步,试探着道:“东方珩!”

    东方珩淡淡的神色忽然有些漫不经心:“是我!”

    “你什么时候来的?”东方珩说话了,沈璃雪的心稍稍放下一些。

    “他抱你的时候。”东方珩锐利的目光越过沈璃雪,看向东方湛。

    “当时脚下有蛇,湛王只是想救我!”沈璃雪急忙解释,除此之外,她和东方湛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真的只是这样?”东方珩锐利的眼瞳微微眯了起来。

    “我像在撒谎吗?”沈璃雪皱眉看着东方珩。

    “皇上为何让湛王协助你查蛊毒?”东方珩微微皱眉。

    “不知道。”沈璃雪微眯着眼睛摇摇头:“皇上的心思,我也猜不透!”

    东方珩的声音渐渐缓和下来:“找到蛊毒了吗?”

    “还没有。”沈璃雪摇头,清冷的眼瞳有些黯淡:“东方珩,你来找我,可是有事?”

    东方珩凝着目光,提起一只食盒递给沈璃雪,怕她吃不惯外面的饭菜,他特意命人做了最可口的,送来给她,没想到看到她和东方湛那么亲密。

    “宵夜!”沈璃雪眼睛一亮:“多谢!”为了搜蛊毒,她只简单用了几口晚膳,天色一晚,她就饿了。

    “你也用些宵夜吧,对身体好!”沈璃雪一手拉着东方珩,一手提着食盒走向凉亭。

    东方珩感受着温柔若无骨的小手在他的大手中,淡淡的体温透过肌肤渗入他的手掌,心中的不悦渐渐消散。

    沈璃雪打开食盒,将饭菜一样一样,摆到桌子上,正准备招呼东方珩食用。

    一名侍卫急步走了过来:“禀王爷,郡主,安郡王,太尉府搜索第六遍,依旧没有找到蛊毒!”

    沈璃雪望望天空,微微皱眉,子时已到,再有两三个时辰天就亮了,如果天亮后找不到蛊毒,她就要任雷太尉处置:“所有隐蔽的地方都找过了吗?”

    “回郡主,客厅,卧室,客房,柴房,厨房,净身房都仔细找过,没有发现蛊毒!”

    沈璃雪目光一凝,雷洪能在匕首上抹蛊毒,那蛊绝对是他们自己养的,就在太尉府,可是,他把蛊放到哪里去了?侍卫们搜了五六遍都没有搜到。

    “我说三位,你们不要只盯着房间,空地,也找找人嘛,说不定那蛊藏到人身上去了!”伴随着戏谑的笑音,南宫啸从树上飘了下来,折扇轻摇,妖孽的脸上带着欠扁的笑。

    沈璃雪瞪了他一眼:“蛊是用来害人的,如果藏到人身上,一不小心,会死人的!”

    南宫啸摆摆手,非常不赞同沈璃雪的意见:“你也说是一不小心才会死了,如果小心谨慎,自然就不会出事!”

    “蛊一定没在人身上!”沈璃雪摇摇头,目光突然一亮,蛊毒可能在那里,转过身,缓步向前走去。

    “沈璃雪,你去哪里?”南宫啸摇着折扇,快步跟了上去。

    “去找雷太尉!”沈璃雪回答着,足尖轻点,纤细的身影瞬间到了几十米外。

    “几日不见,轻功见长啊!”南宫啸戏谑着,慢腾腾的走了过去。

    沈璃雪轻轻落在院中,缓步走进大厅,天色已晚,雷夫人,雷老夫人,雷聪等人禁不住困意,都回房休息了。

    雷太尉,雷洪还坐在大厅里下棋,见沈璃雪走进来,雷太尉头也没抬,冷声道:“还有三个时辰天就亮了!”

    “我知道时间,不必雷太尉提醒。”沈璃雪冷冷说着,纤细的身影瞬间来到棋桌前:“太尉府有存冰的密室吧!”这句话是肯定,不是询问。

    雷太尉挑挑眉,不慌不忙的在棋盘上落下一子:“郡主怀疑我将蛊毒放进了冰室?”

    沈璃雪微微一笑,目光却如腊月寒冰,瞬间将人冰封:“雷太尉敢不敢让侍卫们搜冰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2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29 搜查太尉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29并对腹黑郡王妃129 搜查太尉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