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我们生个孩子吧

    “东方寒!”东方珩看着他惊慌失措的脸,没有丝毫惊讶,利眸中闪烁着蚀骨寒意。

    “二哥,我的衣服无意间沾染了夜来香,害你病情加重,我有责任找颗纯净的心给你!”东方寒眼睛一转,合情合理的理由回荡在众人耳边。

    “这么说,带人来抓夜千泷,是你自己的主意。”沈璃雪淡淡的声音透着丝丝冰寒,听得的心底发凉。

    “我二哥是青焰战神,国之栋梁,满身正气,抢人心脏的恶名由我来担,与我二哥完全无关,你们绝不能污了他的名声……”东方寒言词凿凿,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但在聪明人看来,他在欲盖弥彰,暗指东方珩是这次事件的主谋,他只是被利用,担了恶名。

    “滚!”东方珩手一挥,一阵劲风呼啸而出,狠狠打到东方寒胸口上,他倒飞出五六米,重重掉落在黑衣人群中,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胸口气血翻腾,全身疼痛不已,再也用不上丝毫力气,眼前的景色也渐渐模糊起来,还不死心的诬陷:

    “二哥……你是圣王府的骄傲,大哥为了你抢夜千泷的心……我也可以为你担下一切恶名……”

    “住口。”子默重重一掌打到了东方寒后颈上,他眼睛一翻,彻底晕了过去,无耻的栽赃陷害戛然而止。

    黑衣人们瞬间静寂,连大气也不敢出,低垂着头,不时悄悄看向重伤昏迷的东方寒,他的肋骨最少也被打断了三根,五脏六腑肯定也被震成了重伤,安郡王发怒,真真可怕。

    “璃雪,我从未想过要挖夜千泷的心!”东方珩重重咳嗽着,转身看向沈璃雪,他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只希望她不要误会他。

    “我知道,从来没有怀疑过!”沈璃雪笑笑,眸中隐约弥漫了一层水雾,素白的小手轻拍着东方珩的后背,缓解咳嗽,她了解东方珩,他那么清华,高贵,傲气,岂会用这种小人行径活命。

    “璃雪!”夜千泷缓步走了过来,纯净的眼睛明亮璀璨,衣衫有些破损。

    “千泷,你有没有受伤?”沈璃雪仔细打量夜千泷,没发现伤口,倒是跟在他身后的那三名侍卫,走路有些踉跄,显然都受了伤。

    “我没事!”夜千泷看一眼满地的黑衣人,声音沉沉闷闷却透着坚定不移:“璃雪,我要回西凉,现在就走!”

    他留在青焰,只会给沈璃雪带来麻烦,他早离开一刻,她的危险就会少一点儿。

    “好!”东方珩是青焰战神,立下赫赫战功,名扬各国,有人希望他继续活下去,有人却巴不得他早点死,夜千泷拥有能救他命的纯净之心,必定会成为一些势力算计的对象,回西凉,远离青焰的是非圈,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这个送给你!”夜千泷从破损的衣袖中拿出一只白枫的小木盒,递向沈璃雪,木盒很普通,却被护的很周全,完好无缺。

    “这是什么?”沈璃雪疑惑的接过木盒,素白的手指抓住盒盖,就欲打开。

    夜千泷急忙伸手制止了沈璃雪的动作,嘴角扬起一抹不自然的笑:“等我走了你再看!”

    “好!”见他神神秘秘的,似乎有什么隐情,沈璃雪点头答应。

    一名暗卫将枣红色的黄继马牵到夜千泷面前:“夜太子!”

    夜千泷接过缰绳,干脆利落的翻身上马,转头看向沈璃雪,清澈的眼瞳闪过几丝苦涩:“璃雪,再见!”短短四个字,融合了夜千泷所有的思绪,这一次,是真的再见了。

    夜千泷双腿一夹,扬起了马缰绳,快马如离弦之箭,飞速驶向远方,踏起滚滚烟尘。

    “夜千泷,一路小心!”夕阳西下,晚霞染红了大半个天空,沈璃雪站在路口,看着那快速远去的清俊身影,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一路顺风。

    东方珩抬头看着夜千泷跑远,身影成了极小的圆点:“你们几个,暗中护送夜千泷回西凉!”

    “是!”四名暗卫恭声答应着,瞬间隐身,轻微的破风声向着夜千泷前行的方向急飞过去。

    清风阵阵,吹起沈璃雪肩上的青丝,有圣王府的暗卫们在暗中保护,她不担心夜千泷会再出事。

    见他骑着快马,消失在遥远的天际,她低下头,轻轻打开了盒子,一个十几厘米高的小木人静静躺在盒子里,小木人雕刻的栩栩如生,湘裙上的褶皱,流苏,美丽蝴蝶,精致的发髻,以及每一缕发丝都刻的细致如丝,惟妙惟肖,每一刀都用尽了心思,尤其是那张容颜,美丽倾城,光滑细致,像极了沈璃雪。

    “千泷!”沈璃雪看着夜千泷消失的方向,眼睛有些湿润,她和夜千泷认识两个多月,他每次见她,都如孩童般干净,清澈,毫无杂念,她一直当他是好朋友,却不想,他对她的感情,已经超过了朋友的界线。

    沈璃雪嘴唇动了动,千言万语最终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夜千泷,对不起,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天快黑了,风大,回府吧!”东方珩走上前来,紧紧握住了沈璃雪的小手,看着那只惟妙惟肖的小木人,他目光沉了沉,没有多言。

    “好!”沈璃雪点点头,将小木人放回木盒,盖上了盖子。

    “郡王,他们要如何处置?”子默走上前来,请示东方珩。

    东方珩转过头,东方寒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黑衣人被圣王府侍卫们团团围住,长剑扔在一边,两手空空,接触到他的目光,纷纷低下了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带回圣王府!”

    “是!”

    沈璃雪,东方珩坐马车回到圣王府时,子默已经将东方寒和黑衣人们全部抓了回来,押在枫松院里打军棍。

    军棍比板子重的多,打在身上比板子疼了近一倍,饶是训练有素的黑衣人,十几军棍下来,也忍不住高声痛呼,隔着几条小路都能听到。

    东方易(东方寒的父亲)匆匆忙忙走进枫松院,一眼就看到他最得意的属下,都被摘下了黑色面巾,绑在凳子上,重重的打,面色痛苦着,疼的呲牙咧嘴,不停惨叫。

    看到东方易,众人像看到了主心骨,哀求道:“大人,救救卑职!”

    东方易心烦意乱着,急思索营救方法,突然,他看到了被押在正前方的东方寒,他眼睛半眯着,神智似醒非醒,嘴角挂着一缕血痕,一看就知道受了重伤,两名侍卫还紧紧按着他,狠狠的痛打。

    “住手,快住手。”心爱的儿子被打成重伤,还在受刑,东方易又惊又怒,厉声呵斥。

    侍卫没理会东方易,甚至于动作顿都没顿,高举着军棍,继续痛打东方寒。

    东方易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恶狠狠的瞪着侍卫们:“你们反了,连我的话都不听?”

    “东方大人,这是本王的枫松院,做什么,罚什么人,轮不到旁人过问!”东方珩缓步走进枫松院,眼眸锐利着,直呼东方易的官称东方大人,冷漠,疏离可见一斑。

    东方易面容一僵,他身为长辈,面对冷酷无情的东方珩,从不敢端长辈的架子,但东方珩在痛打他的儿子,他不能坐视不理:“就算你是安郡王,也没有权利胡乱打人!”

    东方珩冷冷看着东方易:“他们残害无辜,诬陷本王,本王打他们几十军棍,略施小惩,东方大人觉得过份?”

    东方易一怔,输人不输阵:“可有人证?”

    “卑职都可做证!”东方珩身后呼啦走出十几名侍卫,面容冷峻,肃杀,看的人一阵心惊胆寒。

    东方易不自然的眨眨眼睛,皱眉道:“他们都是圣王府的侍卫!”是东方珩的属下,肯定会向着他说话。

    “青焰哪条律法规定,圣王府侍卫不能做证人?”东方珩挑眉看着东方易,深邃的眸底闪烁着森冷的寒芒,看的人不寒而栗。

    东方易转过头,轻咳一声,故做镇定的朗声道:“审理案子,要有原告和被告,不能只听信一方之言,以偏盖全!”东方寒诬陷东方珩,一直都是东方珩在说,他可没有看到过程。

    “东方大人可叫醒令公子,一问究竟!”东方珩淡淡说着。

    一名侍卫提着一桶冷水走上前,兜头对着东方寒倒了下去,泼了他一身一脸。

    东方珩!好,很好,手段够直接,够冷酷!

    在东方易愤怒的快要喷火的目光中,东方寒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猛然睁开了眼睛,脸上挂满了水珠,狼狈不堪,迷离的目光扫过东方珩,沈璃雪,落在了东方易身上,顿时一喜:“爹,救我!”

    “是谁重伤了你?”东方易微眯着眼眸,不着痕迹的将他往自己预想的方向上诱导。

    东方寒慢慢转过头,看向东方珩,东方珩也正看着他,目光锐利,冰冷,仿佛瞬间就能将人冰封,他身体猛然一颤,顿觉一股冷气自后背渗入,瞬间到达四肢百骇,冷的让人窒息。

    他震惊着,快速收回目光,不敢再看东方珩。

    “安郡王为何重伤你?”东方易继续诱导。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抓有纯净之心的人,他突然出现,没抓那人,却痛打了我一顿!”东方寒清楚感觉到东方珩看他的冰冷目光,全身猛然一震,说出口的话,没有半分底气还细若蚊蝇。

    东方易对东方寒的答案很满意,冷眼看向东方珩:“安郡王,犬子为你杀人取心,担着重重的恶名,你不但不感激,还重伤犬子,未免太不近人情!”

    东方珩对他的质问置若罔闻,目光落在东方寒身上:“东方寒,带人杀夜千泷,抢他的心,是你自己的主意?”

    “二哥患有心疾,需要心来救命啊!”东方寒急切的争辩着。

    “不要说没用的废话,你只需回答是或不是!”东方珩利眸微眯,眸底闪烁着危险的冷芒。

    东方寒猛然一颤,咬咬牙:“是!”

    “杀夜千泷时,口口声声说,是给本王取心?”东方珩继续询问。

    “是!”东方寒咬牙切齿,普普通通的一个字,就像是从牙缝里生生挤出来的。

    东方珩转头看向东方易:“本王未曾下过命令,他却打着本王的旗号滥杀无辜,诬陷本王,在军营里,这项罪名足够他斩首示众,本王只是打他一百军棍,东方大人也觉得过份?”

    东方易胸中怒气冲天,他费尽力气淳淳善诱,还是被东方珩占了理,寒儿真是不上道,诬陷青焰郡王,足以让寒儿斩首,东方珩打他一百军棍确实不过份:“寒儿已经受了重伤,一百军棍,会要了他的命!”

    “刑罚是皇上定下的,必须要执行,生死各安天命!”东方珩缓步走向房间,冷酷的声音飘荡在空中:“本王急需休息,不喜人吵闹,一刻钟内,必须打完一百军棍!”

    “是!”侍卫们应声震天,抡起军棍,对着板凳上的人,快速又凶狠的打了下去,刹那间,整个枫松院棍声呼啸,惨叫连连。

    沈璃雪看了东方易一眼,越过重重侍卫,缓步走向房间,与东方珩的身影一同隐没在房门后。

    东方易看着被打的半死,还在受刑的儿子,面色铁青,大手紧紧握了起来,东方珩是想想打死寒儿,让他绝后,欺人太甚!

    夜幕降临,枫松院里一片平静,打人的军棍,凳子全部撤了下去,院中少许的血痕也清理干净了,房间角落中,雕花圆几上的金色香炉里燃着淡淡的松香,清新,怡人。

    东方珩简单用了晚膳,沐浴后,坐在床上看向窗外,夜幕中,一弯月亮高高挂在天空,映着满天的繁星,说不出的美丽。

    “吱!”微闭的房门被推开,沈璃雪走了进来,发髻松松挽着,说不出的优雅,高贵,魅惑人心,手中拿着一只托盘,上面放着两只白玉酒杯。

    淡淡的酒香飘散,是桂花酿,东方珩看着沈璃雪,挑挑眉:“深更半夜,你怎么想起来喝酒了?”

    “你不觉得花好月圆夜饮酒,是人生一大美事?”沈璃雪将其中一杯酒递给东方珩。

    东方珩再次看向窗外,繁星满天,月亮只有一弯,这样的夜晚叫花好月圆?

    清淡的香气萦绕,清新迷人,十分好闻,东方珩看向沈璃雪:“你熏了香?”

    “是啊,味道不错吧!”沈璃雪一向不喜欢熏香,今晚破例一次。

    “的确不错!”东方珩点点头,悄悄打量沈璃雪,今天晚的她,很高贵,很优雅,很迷人,与平时清冷的她完全不同,不过,他觉得她怪怪的,哪里怪,他又说不上来。

    “干杯!”沈璃雪微笑着碰了碰东方珩的杯子,一口饮尽了杯中的桂花酿。

    看着东方珩也喝干了酒,她的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美丽的小脸隐隐浮上一层胭脂色。

    接过东方珩手中的杯子放到床头,沈璃雪坐到床边:“东方珩,你把东方寒打成重伤,奄奄一息,东方易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东方珩笑着摇摇头:“这父子两人野心勃勃,就算没有那一百军棍,我和他们也不会和平相处太久。”

    况且,他也没多少时间和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了。

    沈璃雪眨眨眼睛,慢腾腾的脱下了外衣,露出雪青色的抹胸裙,裙子是紧身的,玲珑有致的身形一览无余,白皙的肌肤,精致的锁骨让人浮想连翩,白色的水晶燕映着雪青色的云绫锦,说不出的高贵,美丽。

    东方珩目光凝了凝,向床边挪了挪,让出大床里侧:“夜有些深了,你也累了一天,早些休息!”

    沈璃雪没有躺到床里侧,就坐在床边,在东方珩疑惑的目光中,慢慢凑到他面前,樱唇吻上了他的薄唇。

    东方珩只觉轰的一声,似有一股电流从唇上,瞬间到达心里,看着沈璃雪微闭的眼睑,微红的小脸,他眼眸凝的更深,璃雪在主动吻他?

    沈璃雪的吻很青涩,也很单一,就是噙着东方珩的唇瓣,轻轻吸吮,芬芳的气息透过唇齿,渗入东方珩口中,惹的他一阵意乱情迷,急忙推开沈璃雪,墨色的眼瞳幽深似潭:“璃雪,你喝醉了!”

    “嗯!”沈璃雪淡淡应了一声,眨了眨眼睛,继续凑上去,轻吻东方珩的唇,凝脂玉臂攀上了他的脖颈,柔若无骨的香软身体紧贴着他强健的胸膛。

    东方珩瞬间血液沸腾,眸中闪过一丝暗芒,翻身将沈璃雪压在了床上,薄唇快速占据主动,封住了她香甜的唇瓣,灼热的吻热情如火,激烈如暴风骤雨,吻的沈璃雪快要喘不过气。

    沈璃雪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看着东方珩近在咫尺的俊颜,嘴角微微扬起,双臂更紧的攀住了他的脖颈。

    意乱情迷间,东方珩如玉的手指扯开了她腰间的丝带,雪青色的云绫锦轻轻飘落在地,轻柔的吻落到她白嫩的肌肤上,盛开出一朵朵粉色的红梅……

    “东方珩!”沈璃雪小脸嫣红,微闭着眼睛,睫毛轻颤,轻声低喃。

    “嗯!”东方珩声音暗哑,在她身上制造着一个又一个属于他的痕迹,强劲有力的手臂紧箍着她纤细的小腰,仿佛要将她揉进身体里,再也不分开。

    沈璃雪松松的发簪凌乱的散开,像花瓣一样,洒落大半张床。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轻触沈璃雪凝脂般白皙,细腻的后背,轻轻扯开了她绯色肚兜的带子。

    隔着仅剩的一层衣服,沈璃雪清楚感觉到东方珩的身体滚烫如火,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潜意识的低喃:“东方珩,我爱你!”

    简简单单,饱含着无限深情的六个字传进东方珩耳中,就像一道警钟,将他意乱情迷的思绪瞬间敲醒。

    猛然睁开眼睛,看着美丽动人的沈璃雪,他瞬间明白了她的苦心,眸中闪过一丝苦涩,离开了她些许。

    强健的身躯突然远离,沈璃雪疑惑不解的睁眼看东方珩:“你怎么了?”

    “你还要嫁人,我不能那么自私!”东方珩深深的凝望着沈璃雪,如玉的手指在她美丽的小脸上轻轻抚过,慢慢落到背后,快速系上了她肚兜的带子。

    他很快就会离开,可她还要继续活下去,虽然他会为她安排好一切,但她以清白之躯嫁人,比以妇人之体嫁人要好很多,更能得到夫君的宠爱。

    “除了你,我不会再嫁给任何人了!”沈璃雪紧抱着东方珩的腰,小脸埋在他胸膛里,美眸中泪光闪烁,东方珩没有时间了,她又没找到玉琉璃,救不了他的命,她打算在今晚将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他,然后,陪他一起离开。

    “璃雪,真心爱一个人,不是希望她陪葬,而是希望她好好活着,你明白吗?”东方珩声音低沉,紧拥着沈璃雪,如玉手指轻抚她丝绸般顺滑的墨丝。

    “那你给我个孩子吧,我会好好扶养他长大!”沈璃雪抬起头,美眸中闪着浓浓的期盼,不能陪他一起走,她要带着对他的思念生活。

    “你独自一人带孩子,太辛苦!”林青竹吃的苦,受的罪,东方珩不希望沈璃雪再经历。

    “难道你要让我独自一人活在世上?”沈璃雪瞪着东方珩,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东方珩轻轻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就像呵护一件稀世珍宝,小心翼翼:“你嫁人后会有夫君,孩子,不会孤单!”

    “我说过不会嫁给别人的!”沈璃雪怒吼,泪水盈盈的眸中染了一层怒气。

    “璃雪,咳咳咳……”东方珩剧烈的咳嗽起来,鲜红的血从指缝中渗出,一滴一滴,滴落到浅色的床单上,晕染开一片片鲜红的花,另只手紧揪着胸口,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

    他病发了,心如钢针在上面乱扎,疼的无以复加。

    “东方珩,药在哪里?”沈璃雪震惊着,急急忙忙的翻身下床,捡起抹胸裙披在身上,就欲去找药。

    东方珩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伸手拉住了她,断断续续道:“你的……家传……玉佩呢……”

    “在这里!”沈璃雪拿过外衣,翻出沈氏家传玉,快速塞进东方珩手里:“你要这个?”

    东方珩摇摇头,将玉佩放进沈璃雪手中,紧紧抱住了她,玉佩上的丝丝气息透过沈璃雪,传入东方珩体内,针扎般的疼痛慢慢减轻,很快消失不见,苍白的脸上,隐隐还泛出几丝红晕。

    沈璃雪挑挑眉:“我的家传玉,能缓解你的病情?”

    “嗯!”东方珩点点头,病状完全消失,眼神还有些疲惫。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沈璃雪微微错愕,她早就猜到玉佩有秘密,却没料到秘密是缓解病情,难怪沈明辉中蛊后,不惜冒着被她发现的危险,送出林青竹那一半嫁妆。

    “丞相府被查封后!”东方珩轻轻说着,下巴搁在沈璃雪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沈璃雪仔细观察家传玉,碧绿的玉佩看着就像单纯的贵重玉佩,没什么其他效用,若非亲眼所见,谁也想不到,它能治病,就像这只水晶燕。

    沈璃雪拿起垂在胸前的水晶燕,猛然看去,就是一件漂亮的玉燕,没人能想到,它可以避毒。

    咦,水晶燕的形状,和沈字重合的笔画,怎么这么一致?

    沈璃雪试着将水晶燕放进沈字重合的笔画中,不大不小,刚刚好。

    “东方珩,你快看!”沈璃雪将家传玉,水晶燕放到东方珩面前。

    东方珩睁眼看着沈字中镶嵌的水晶燕,目光沉了沉,手捏了水晶燕,左转右转,沈氏家传玉佩没有半分反应:“应该是巧合吧,水晶燕娇小玲珑,能放进不小的缝隙中!”

    沈璃雪素白的小手接过水晶燕,按在沈字重合上转了片刻,纹丝不动,蹙了蹙眉:“的确只是巧合。”她还以为会有奇事发生,看来是想多了。

    捏着光滑的水晶燕正欲拔出,燕嘴上一点突出的喙划破了沈璃雪的手指,一小滴血流进沈字里,平静的沈字突然闪烁出淡淡的光芒,照亮人的眼睛。

    东方珩一怔,如玉的手指捏了水晶燕,轻轻一转,完美的沈字瞬间四下散开,一颗葡萄大小的圆形珠子出现在玉佩里,闪烁着七彩的琉璃色,照亮了整个房间,明媚,璀璨,耀花人眼,让人叹为观止。

    “这是……玉琉璃!”珠子的大小,形状,颜色,都和南疆蛊医说的玉琉璃一模一样。

    东方珩目光一凝,眼瞳深不见底,这真的是玉琉璃?冷声对着门外侍卫吩咐:“去请南疆鬼医!”

    半盏茶后,南疆鬼医背着药箱,急急忙忙来到枫松院:“郡王身体不适?”

    沈璃雪已经穿戴整齐,伸手揭开了桌上蒙的一块白布,瞬间,七彩琉璃光再次溢满整个房间:“鬼医,这可是玉琉璃?”

    她期待的看着南疆鬼医,急忙的想立刻听到他的答案,可又怕听到他的答案,这是玉琉璃,一定是的吧。

    葡萄大小的圆形珠子,闪烁着七彩琉璃光与书上记载的完全一样,南疆鬼医苍老的眼睛瞬间变的漆黑明亮,激动的喃喃低语:“这是玉琉璃,就是玉琉璃,你们是从哪里找到的?”

    “在玉佩里!”沈璃雪递上沈氏家传玉,心中的喜悦无法用言语形容,这真的是玉琉璃,东方珩有救了。

    东方珩没有说话,看着玉琉璃,紧紧握住了沈璃雪的小手,黑曜石般的眼瞳闪烁着淡淡的光芒,他就知道,她是他的福星。

    “难道玉琉璃是玉中孕育出来的?”南疆鬼医看着玉佩,眉头微皱,喃喃自语。

    “鬼医,什么时候可以治东方珩的病?”玉琉璃找到了,沈璃雪想赶快让他好起来,不要再受病痛折磨,死亡威胁。

    “拿碗清水,把玉琉璃放进去化开,喝下,就没事了!”

    “这么简单?”沈璃雪挑挑眉。

    南疆鬼医呵呵一笑:“越是极品药,服用起来越简单!”

    “我去端清水!”一阵香风吹过,沈璃雪雪青色的身影出了房间,奔向厨房。

    南疆鬼医看向东方珩,幽幽笑道:“安郡王,璃雪郡主对你一片真心,好好珍惜!”

    “那是自然!”东方珩浅笑,他对沈璃雪的心,天地可鉴,他负天下人,也绝不会负她!

    “清水来了!”沈璃雪端着碗走进内室,碗里的清水清澈见底。

    南疆鬼医仔细看过,点点头,拿起玉琉璃放进水中,玉琉璃遇水,层层化开,落到碗底时,已经消散如烟,那璀璨的琉璃色却是在碗中溢了出来,一碗水,七彩琉璃,说不出的美丽,夺人心魄。

    东方珩端起水碗,在沈璃雪期盼的目光中,快速饮尽,一股奇特的力量进入肺腑,顺着血流在全身筋脉里快速游走,最后汇于心脏,一寸一寸,慢慢蚕吞。

    力量所过之处,所有的不适都消失无踪,一股奇特的感觉盈满整颗心,瞬间直冲脑门,东方珩头脑一阵晕眩,意识瞬间消散,径直倒向地面。

    “东方珩!”沈璃雪急忙伸手扶住东方珩,让他靠在她身上,焦急道:“鬼医,他怎么了?”

    南疆鬼医轻轻捋援胡须:“没事,服用玉琉璃之人,最少也要休息十二个时辰,明天的现在,他就能醒过来了!”

    “多谢鬼医!”沈璃雪扶东方珩躺在床上,小心的为他盖好被子。

    夜色浓,南疆鬼医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慎重叮嘱道:“我先回去休息了,璃雪郡主,你切记,一定要让他自然醒,让药效完全发挥作用,如果强行叫醒他,药效没完全消散,他会落下病根。”

    “我知道!”沈璃雪点点头,目送南疆鬼医出了枫松院,轻轻坐在了床边,看着东方珩苍白中透着丝丝红润的俊颜,小手紧紧握住了他如玉的手指,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等他醒来,他的病就会痊愈,他们就能在一起,永远不分开了。

    与此同时,东方寒的内室地面上狼藉一片,随处可见花瓶,杯子的碎片,彰显着刚才有人发了极大的脾气。

    丫鬟们都被遣了下去,太医们也被送走了。

    东方易独自一人坐在东方寒床前,看着全身包扎成粽子,死气沉沉躺在床上,气息越来越微弱的儿子,老泪纵横:“寒儿,你醒醒,快醒醒!”

    东方寒眼睛紧闭着,一动不动,也没有丝毫反应。

    “寒儿啊!”东方易抹一把眼泪,他唯一的儿子,就快要没命了,他这么多年,拼尽全力又争又抢,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成就,却瞬间就要绝后,苍天为何要如此待他?

    床头一柄长剑静静挂着,随着帐幔轻轻摇动,仿佛是对他无声的召唤。

    东方易目光一凝,拔出长剑,就欲自刎,儿子没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黑暗中,一颗石子投了过来:“当!”的一声打落了东方易的长剑。

    “什么人?”东方易一惊,快速看去,四周静悄悄的,不见半个人影。

    “害死你儿子的仇人还好好的活着,你不去为他报仇,却要自刎,没志气!”黑暗中响起一道冰冷的男声,带着浓浓的不屑与嘲讽。

    “我赢不了东方珩!”东方易重重叹息,他比东方珩年长二十岁,但十几年了,他就没赢过东方珩一次,二十年,白活了。

    男子不屑的嗤笑:“东方珩是青焰战神,用兵如神,正面交锋,你当然赢不了他!”

    东方易目光一凝:“你的意思是,让我在暗中下手?”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可是,他的儿子就是在暗中算计东方珩的,到头来,还是被东方珩打成重伤,命悬一线。

    “你资质一般,无论是明里,还是暗中,都不是东方珩的对手,我可以帮你打败东方珩,前提是你要归顺于我,听我指挥!”黑暗中的人语气冷傲,不可一世。

    “这……”东方易目光闪烁着,有些犹豫,他不知道暗处的那人是谁,让他做些什么,冒然答应那人的条件,只怕不妥……

    “你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东方珩今天找理由打残了你的儿子,说不定明天就有理由打死你!”

    男子漫不经心的语气戳中了东方易的最痛处,咬咬牙,狠狠心:“好,我答应效忠于你,你要让我做什么?”

    三十多年了,他在圣王计受够了气,不想再受人欺压,他要奋起,他要反抗,成败在此一举。

    “呵呵!”黑暗中,响起男子满意的笑声,低低的,神神秘秘,听的人全身发冷:“这件事情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全看你怎么做……”

    翌日清晨,暖暖的阳光透过格子窗照进房间,温馨,静溢,墙壁上的夜明珠还散着温暖的光芒,圆几上的香炉里有一丝没一丝的飘着松香。

    雕花大床上躺着的英俊男子睫毛轻轻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眼睛,暗暗运功,气血畅通无阻,心脏再也没有了那种针扎般的疼痛,望着熟悉的帐幔,熟悉的床塌,熟悉的桌椅板凳,他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

    三年了,久违了三年的健康重新回到了他身上,劫后余生,真好!

    沈璃雪趴在床边,睡的正熟,小脸有些苍白,带着些许担忧,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小手紧紧握着他的大手,衣袖高高堆起,露出她雪白的玉臂,一点暗红的朱砂跃然显现。

    东方珩轻轻坐起,悄悄收回手,轻抚着沈璃雪如雪的容颜,她守了他一夜。

    手臂小心翼翼的从沈璃雪颈下穿过,轻轻抱起。

    沈璃雪睫毛颤了颤,猛然睁开了眼睛,看着东方珩近在咫尺的容颜,猛然一怔,随即焦急的问道:“东方珩,你醒了,伤全好了吗?”

    东方珩点点头:“全好了,以后再也不会发病!”

    “太好了!”沈璃雪顿了顿,小脸浮上几丝蔷薇色:“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我们还可以有许多孩子!”东方珩凝望沈璃雪,利眸中闪过一丝戏谑,薄唇重重压到了她樱唇上,先是辗转轻吻,慢慢加深,点燃了热情,激烈如暴风骤雨。

    “东方珩……现在是白天……”沈璃雪吻不过气,瞪着他,不满的抱怨。

    “没人敢乱闯这里!”东方珩将沈璃雪压在了床上,轻吻着,伸手去解她的衣带,他的病已经痊愈,他们可以继续昨晚未完的事情。

    东方珩的热情,沈璃雪快要承受不住,眼神迷蒙着,轻轻的喘息,很快变成急促的喘息。

    房内温度瞬间高涨,满屋春色,醉了一池春水。

    “璃雪郡主!”熟悉,苍老的声音在外响起,打破了一室暧昧。

    沈璃雪猛然惊醒,伸手推开东方珩,美丽的小脸嫣红如霞:“南疆鬼医来了!”

    “他来的真不是时候!”东方珩紧紧皱起眉头,利眸中闪烁着浓浓的不悦,不甘不愿的直起身体,慢腾腾的拿过一旁的衣服穿上。

    沈璃雪翻身下床,快速整理自己的衣装,对镜打量无不妥之处:“鬼医,进来吧!”

    一进门,南疆鬼医就看到了东方珩,眼睛一亮:“安郡王醒了!”。

    东方珩点点头,任由南疆鬼医走过来,细细的为他把脉。

    “不错不错,已经完全恢复正常,郡王是有福之人哪!”南疆鬼医轻捋着胡须,不住的赞叹。

    “是鬼医医术高明!”东方珩笑笑,目光沉了沉:“鬼医,本王有一事相求。”

    南疆鬼医挑挑眉:“郡王但说无妨!”

    “本王重病痊愈之事,希望鬼医暂时保密!”东方珩声音淡淡,目光凝重。

    南疆鬼医一怔,随即明白,东方珩是青焰战神,很多人盼着他死,如果得知他重病痊愈,明枪暗箭,定然不断:“好!”

    “多谢鬼医!”东方珩嘴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他将死的消息已经传遍京城,有人快要有所动作了。

    一名侍卫走到门外,恭声道:“郡王,湛王送来请贴,邀请您明天去湛王府赴宴!”

    ------题外话------

    (*^__^*)嘻嘻……治病告一段落,明天开始新的内容,精彩继续哇……

    亲们送张票票奖励下吧,郡王痊愈了,啦啦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4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43 我们生个孩子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43并对腹黑郡王妃143 我们生个孩子吧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