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云南王谋反?

    “不去!”东方珩一口回绝,声音冷若寒冰,湛王府的宴会,他没什么兴趣。

    “是!”侍卫放下贴子,退出房间。

    沈璃雪看着那烫金的请贴,挑眉,世人皆知他重病缠身,奄奄一息,如果去赴宴,岂不是向人昭示他在装病!

    东方珩看向南疆鬼医:“鬼医,这段时间,劳烦你继续住在圣王府,每天按时来枫松院请脉!”如果南疆鬼医离开圣王府,就是在变相透露他痊愈。

    “老夫也正想研究玉琉璃是否孕于极品玉内,暂时不会离开青焰!”南疆鬼医捋着胡须点点头:顿了顿,漫不经心道:“璃雪郡主懂医术?”

    沈璃雪莞尔:“我只懂些粗浅的针法,把脉治病博大精深,我并不精通!”

    “这样!”南疆鬼医目光沉了沉:“我这里有两本针法书籍,如果郡主喜欢,可以看看,修习修习!”

    他打开药箱,拿出两本线装书,递向沈璃雪。

    “多谢鬼医!”南疆鬼医医术精湛,能让他时时带着的医书,定然是孤本,世间难求,沈璃雪喜好银针,没有推辞,接过了医书。

    “郡主喜欢就好!”南疆鬼医看着沈璃雪清冷的眼睛,笑的高深莫测,背了药箱,走出枫松院。

    沈璃雪翻开书页,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挑眉:“咦,这不是书,是南疆鬼医多年经验积累写成的针法笔记!”

    东方珩望望厚厚的笔记:“南疆鬼医的医术,轻易不会外传,他想收你做徒弟!”

    “收我做徒弟?”沈璃雪一怔,她是现代人,对古代把脉治病可不在行:“我的医术很差!”

    “南疆鬼医选择你,肯定有他的道理!”东方珩拿过另一本笔记翻了翻,是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南疆鬼医的亲笔笔记,比一些医书都珍贵,他大方的送给沈璃雪,对她这个徒弟很重视,又教的不留痕迹。

    巡逻侍卫们的脚步声走近,又渐渐远去,沈璃雪想起了宴会之事,合上书本,压低声音道:“东方珩,你和东方湛,很不合?”

    他们两人见面,偶尔客套问候,那淡漠的语气,疏离的态度,分明就是无形的矛盾与隔阂。

    “一言难尽!”东方珩看向窗外湛蓝的天空,他和东方湛之间的矛盾很特殊,常人都料想不到:“不提东方湛,明天咱们去醉仙楼用膳!”

    “你不怕被人看到,怀疑你装病?”沈璃雪挑眉看着东方珩。

    “乔装改扮一下,无人能认出本王!”东方珩是青焰战神,这点小事,根本难不到他:“醉仙楼新推出了百珍宴,味道极美,不去尝尝,有些可惜。”

    “百珍宴?”沈璃雪目光一凝,好奇道:“是什么样子的?”

    东方珩神神秘秘:“到了醉仙楼你就知道了!”

    白斩鸡,红烧鱼块,回锅肉,蚂蚁上树,明明是非常普通的一道菜,加入几味药材,或放入几种相生的食材,成了药膳,味道更加鲜美,还能强身健体,大受宾客欢迎,看着大厅内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宾客,沈璃雪点头赞叹:“醉仙楼的主人,真是个天才商人!”

    东方珩挑挑眉,他只是结合自己的病痛,命圣王府的厨子做了药膳,感觉味道比普通的饭菜更美三分,就让醉仙楼做药膳待客,这样就成了天才商人?

    夹了一块红烧鱼放进沈璃雪碗里:“尝尝红烧鱼,味道很鲜美!”

    红烧鱼入口,肉香夹杂着淡淡的药香弥漫在唇齿间,让人回味无穷,沈璃雪点头:“味道真不错!”

    “东方珩,你不是重病缠身,连湛王府的宴会都无法参加吗?怎么好端端的在这里吃百珍宴?”伴随着戏谑的笑音,南宫啸推门走了进来,折扇轻摇,妖孽的脸上带着欠扁的笑。

    东方珩头也没抬,继续给沈璃雪夹菜:“南宫世子不也一样没去赴宴!”开宴的时间,南宫啸出现在醉仙楼,当然也是没去湛王府。

    “湛王府人太多,又烦又乱,本世子不喜欢,还有,他那府上的食物对本世子来说,不及醉仙楼的百珍宴!”南宫啸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东方珩对面,邪魅的目光扫过满桌饭菜:“这么多菜,你们两人也吃不完,不介意多加我一个吧!”

    说着,他刷的合上了扇子,非常自然的拿起筷子夹菜。

    东方珩瞟了南宫啸一眼,眸中暗带着冰寒:“南宫世子沦落到蹭饭的地步了?”他和沈璃雪单独用膳的美好氛围,被南宫啸这个不速之客破坏的彻彻底底。

    “不是本世子想蹭饭,是醉仙楼客人太多,我来的太晚,没位子了!”南宫啸吃着白斩鸡,无辜的眨着眼睛,声音无比清析。

    “这么多菜,咱们两人确实吃不完,多加他一个无所谓!”看着东方珩阴沉的面色,沈璃雪轻声劝解,一顿晚膳,最好不要再起冲突。

    “还是璃雪通情达理!”南宫啸眼睛一亮,挑衅的看了东方珩一眼,拿起酒杯给自己倒酒:“醉仙楼的果酿味道也极美,一定要多喝些!”

    东方珩皱眉,醉仙楼的百珍宴,南宫啸吃了许多遍,少吃一顿也无所谓,他分明是故意跑来这里打扰他们用膳。

    轻微的敲门声传来,侍卫的禀报在门外响起:“世子,云南王来了!”

    “什么?”南宫啸猛然一怔,一口酒没喝好,呛的连连咳嗽:“咳咳咳……不是说……后天才到……怎么这么快……”

    “这……卑职不知。”侍卫的声音低低沉沉的:“王爷正在别院等您!”

    “我马上回去!”南宫啸瞬间苦下了脸,放下酒杯,筷子,大步向外走去,空中飘来他的道别声:“我父王来了,先走一步!”

    沈璃雪坐在桌边,透过窗子看到南宫啸出了醉仙楼,急急忙忙的跃上快马,快速奔向郊外别院,嘴角微微扬起,南宫啸很怕云南王……

    余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沈璃雪一怔,定睛看去,东方易站在隐蔽的角落中,与一名面生的中年男子面对面,急切的说着什么。

    “璃雪,吃菜!”东方珩夹菜到沈璃雪碗里,碰了碰她的胳膊。

    “好!”沈璃雪回头应了一声,再次看向窗外,隐蔽角落里已经空无一人,东方易和那名陌生男子全都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难道刚才眼花看错了?

    “璃雪,可是身体不舒服?”见沈璃雪有些心不在焉,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轻抚上她的额头,温度不冷不热,刚刚好。

    “我没事!”沈璃雪眨眨眼睛:“我在想,云南王是个什么样的人?”

    “云南王么?”东方珩放下筷子,凝深目光:“他为人义气,骁勇善战,是青焰唯一的异姓王,青焰的江山,有四分之一是他打下来的,他不居功,不自傲,一直留在云南封地,极少进京,但在朝中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沈璃雪了解的点点头:“是个厉害人物!”

    “也是世间难得的英雄。”东方珩倒了两杯果酿,递给沈璃雪一杯:“他当年与我父王,六皇叔关系都很不错……”

    夜色渐浓,沈璃雪,东方珩用完百珍宴,坐马车回了圣王府,刚进二门,就看到南宫啸坐在水池边的亭子里慢条斯理的喝茶。

    看到东方珩,沈璃雪,他眼睛一亮,放下茶杯,刷的一声打开扇子,缓步向两人走过来,边走边报怨:“你们用膳的时间也太长了吧,这都快两个时辰了,才吃完……”

    东方珩皱眉看着南宫啸:“深更半夜,你来圣王府干什么?”

    南宫啸拿着扇子指指身后:“奉我父王之命,来给你们送礼物!”

    送礼物?沈璃雪顺着南宫啸的指向看去,凉亭边,大大小小的盒子堆了一地:“你怎么半夜送礼物?”

    “本世子早就来了,是你们回来晚了,这礼物才送的晚了!”南宫啸报怨着,接过侍卫手中的一只精致木盒递向沈璃雪,目光凄凄:

    “我就知道你会来圣王府,战王府的其他礼物都送过去了,这是我特意挑出来拿给你的!”

    “这是什么?”沈璃雪疑惑的接过木盒,轻轻打开,一匹白色的衣料静静躺在盒子里,触感灵动,轻若无物,如丝如水:“这是什么料子?”

    沈璃雪贵为青焰郡主,各种极品的云绫锦,阮烟萝都穿过,但盒子里这匹料子,她是第一次见。

    南宫啸得意一笑,压低了声音道:“这是倾世落雪,吐出这种丝的蚕世间少有,还要从小喂食莲花蕊,很难侍养,这倾世落雪自然也是数量稀少,整个青焰只此一匹,我父王指名送给你的!”

    沈璃雪一怔:“为什么?”云南王远在云南,她都没见过他,他怎么会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

    南宫啸摇摇折扇:“我父王和战王关系不错,战王给我父王的书信中提到,他有了女儿,很宝贝,我父王当然要送拿得出手的礼物表示祝贺!”

    “替我谢谢云南王!”沈璃雪眨眨眼睛,消去了即将上涌的水雾,战王已经离开京城,却给她留下许多意想不到的人脉,关系。

    “东方珩,夜深了,礼物已经送到,我就不打扰了,告辞!”南宫啸摇着折扇,邪魅一笑,双足一点,修长的身形瞬间腾到了半空,乘风离去,凉亭边,一大堆礼物,快要堆积成山。

    东方珩瞟了成堆的礼物一眼,冷声道:“造册,送进仓库!”

    “是!”侍卫们恭声答应,走过去搬礼物。

    沈璃雪微笑,东方珩用兵如神,把枫松院当军营管,也管的井井有条,南宫啸想为难他,根本为难不到。

    二门外,一道人影闪过,沈璃雪目光一凝,抬头看去,东方易面色凝重,手里拿着一颗人参状的物件,急急忙忙的快步前行。

    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他?难道他是在想办法救奄奄一息的东方寒?

    回到枫松院,沈璃雪将装有倾世落雪的盒子放到了桌子上。

    东方珩打开看了看,如丝如水的料子,世间少有:“明天让绣娘来为你量身裁衣!”一小匹倾世落雪,料子说多不说,说少也不少,春夏秋冬的衣服能够各做两套,可惜不是红色的,不然,可以做嫁衣。

    “我有很多衣服,不必急着裁衣。”沈璃雪坐在软塌上,看着窗外的夜空:“东方珩,明天你陪我去南宫啸的别院拜访云南王吧!”

    云南王是长辈,又是战王的好友,还送了她那么珍贵的礼物,她必定要去拜访拜访。

    东方珩坐到沈璃雪身侧,紧拥了她在怀,下巴轻搁在她肩膀上,看向夜空:“云南王入京,会进宫面圣,也会去见一些老朋友,如果咱们明天去拜访,他未必会在!”

    沈璃雪点了点头,他说的倒是没错:“那什么时候去最好?”

    “后天或者大后天,他应该能忙完了!”微冷的夜风透过窗子吹进房间,感觉到怀中的沈璃雪身体颤了颤,东方珩挥手关上窗子,抱她的胳膊不知不觉间紧了紧。

    “璃雪,皇叔很疼你!”

    “是啊!”沈璃雪看着桌上的倾世落雪,暗暗叹了口气:“他待我如亲生女儿,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没有沈明辉,阮初晴,我娘和义父该是多么幸福的一对!”

    东方珩英俊的侧脸紧贴着沈璃雪美丽的小脸:“六皇叔和岳母被人设计,天人永隔,让人难过,不过,我有些暗自庆幸,他们没在一起!”

    “为什么?”沈璃雪转头瞪着东方珩。

    “如果他们是神仙眷侣,你就是我的堂妹,咱们两人哪还能成亲!”东方珩低低的说着,薄唇轻吻沈璃雪香甜、诱人的樱唇。

    沈璃雪挑挑眉,眸中闪过几丝无奈,战王,林青竹,她,东方珩,两对人,永远只能成全一对。

    “璃雪,你想不想再见皇叔?”东方珩性感的薄唇,整个覆住了沈璃雪的香唇。

    淡淡的松香透过唇齿,度入她口中,沈璃雪眨眨眼睛,含糊不清的回答着:“当然想……不过……义父在青州陪母亲……轻易不会回京!”

    东方珩勾唇一笑,眸底闪过一丝诡计得逞的光芒:“六皇叔那么疼你,肯定不会错过你的人生大事,如果咱们成亲,他肯定会来参加……”

    沈璃雪睁大眼睛瞪着东方珩,说来说去,还不是想早点成亲,他们两情相悦,也都到了大婚年龄了,成亲也没什么不好。

    “夜深了,咱们休息!”东方珩抱着沈璃雪缓步走到床边,脱去她的外衣,小心的将她放在床上,自己也躺了上去,强劲有力的手臂紧箍住她的小腰,下巴轻触着她柔软的发丝,闭上了眼睛。

    “晚安!”沈璃雪小脸埋进他怀里,汲取着独属于他身上的味道,渐渐进入梦乡。

    均匀的呼吸声响起,东方珩睁开眼睛,低头看去,沈璃雪微闭着眼睛,睡的正熟,美丽的小脸白里透红,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

    他低头在她额头留下轻轻一吻,利眸中满是笑意,他大病痊愈,可以陪她一生一世,他要将最美好的,留到新婚夜。

    烈日炎炎,转眼过了三天,云南王来京,有不小的轰动,沈璃雪,东方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关于云南王的消息却是源源不断的传来。

    “云南王为人不错,在京城居然有这么多朋友!”沈璃雪坐在车窗前,看着西下的夕阳,想着侍卫们的禀报,暗暗赞叹,短短三天时间,朝中资格较老的文武百官居然有一大半人前去别院拜访他,他的为人处事真是让人惊叹。

    “青焰有今天的成就,他是大功臣,朝中百官自然敬重!”东方珩坐在沈璃雪旁边,轻抿一口茶水,沉下了眼睑。

    云南王回京,朝中百官前去拜访,问候,南宫啸别院的门槛险些被踏破,声势堪比皇帝,很离谱,也很出人意料,事情有些不对。

    “珩堂兄,珩堂兄!”熟悉,俏丽的女声在外响起,沈璃雪转头一看,东方玉儿正站在马车旁,向他们招手,一袭红衣热情如火,乌发上环佩的金色小铃铛随着她的昂头,叮咚作响。

    “玉儿郡主!”

    “璃雪也在!”东方玉儿看到沈璃雪,急步跑了过来,掀开车帘,扶她下马车:“璃雪,珩堂兄,你们也趁天黑人少,前为来拜访云南王!”

    沈璃雪点点头:“白天人太多,云南王很忙……”拜访长辈,需要用心,和别人挤在一起,是敷衍了事,没有诚意。

    东方珩走下马车,看了东方玉儿一眼:“你大哥已经拜访过云南王,你怎么又来了?”

    “我还没见过云南王,百姓们把他传的神神乎乎的,我就想趁着人少,来见见。”东方玉儿不好意思的笑笑,拉着沈璃雪走向别院:“天都快黑了,咱们就别耽搁了,走走走,进别院!”

    东方珩,沈璃雪,东方玉儿都是皇室之人,和南宫啸关系也不错,侍卫看到三人,没有禀报,直接引领三人去客厅。

    夜幕降临,宾客都回了府,别院里清清静静的,南宫啸坐在躺椅上,揉着腿脚唉声叹气:“每天接待这么多人,累死我了!”

    一名侍卫急步走了过来:“世子,有客到!”

    “不见不见,让他们明天再来!”南宫啸嘴角抽了抽,摆手加摇头,天都黑了,还来拜访,还让不让他休息了。

    “南宫啸,我们走了大半个京城才来到这里,你居然不见!”伴随着一声娇喝,一袭红衣瞬间来到院子里,青色的长鞭划破长空,狠狠向他甩了过来,凌厉的劲风吹的他墨丝翻飞,衣袂轻扬。

    南宫啸伸手抓住长鞭,看着长鞭另一侧,目光喷火的红衣女子,挑挑眉,漫不经心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泼妇,找我什么事?”

    东方玉儿刷的抽回长鞭,狠狠瞪了南宫啸一眼:“谁找你,我们是来拜访云南王的!”

    南宫啸头一昂,刷的一下打开折扇,傲然道:“我父王休息了,不见客!”

    东方玉儿瞟了他一眼:“天刚黑就休息,你骗谁?”

    南宫啸快速扇了几下扇子:“我父王接待的是朝中百官,有时会商谈一下国家大事,你一名丫头片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喝玩乐,衣服,首饰,我父王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东方玉儿瞪着南宫啸,怒吼:“我哪只眼睛看到我天天吃喝玩乐了?”

    南宫啸故意凝深了目光,上下打量东方玉儿一眼:“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就像现在,你提着鞭子站在本世子面前,什么事情都没做,不是玩是什么?”

    “南宫啸!”东方玉儿咬牙切齿,手腕一翻,鞭子带着凌厉的攻势,狠狠甩向南宫啸!

    “玉儿!”冰冷的男声突然响起,东方玉儿快速收回了长鞭,回头看向来人,言词凿凿的告状:“珩堂兄,南宫啸不让咱们见云南王!”

    东方珩白衣如雪,沈璃雪绯衣如霞,站在小院门口,映着暗下的夜幕,出奇的般配,南宫啸摇折扇的动作顿了顿,暗暗咬牙,这两个人,走到哪里都出双入对,真真刺激人:“原来是你们要拜访我父王,早说!”

    “云南王现在何处?”东方珩握着沈璃雪的小手缓步前行。

    “客厅,这边请!”南宫啸合上扇子,优雅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沈璃雪,东方珩顺着他的指向,沿着青石路走向客厅,东方玉儿紧随其后,走过南宫啸身边时,她轻哼一声,得意,挑衅的昂了昂头。

    南宫啸暗暗磨牙,泼妇,找到机会再狠狠教训她。

    云南王大约三十来岁,和战王年龄相近,俊雅的容颜沉着稳重,不似南宫啸那般妖孽,眼眸温和中透着锐利,眉宇间与南宫啸有三分像。

    沈璃雪,东方珩走进客厅时,他正在吩咐管家:“从明天开始,前来拜访的人,一律不见!”

    沈璃雪挑眉,好端端的,云南王为何不见客人?

    “是!”管家应声,转身欲退下,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众人,猛然一怔:“世子,安郡王,璃雪郡主,辣椒郡主!”

    云南王转过身,气息沉稳,眸中闪烁的着让人看不懂的凝重,好像在担忧什么。

    东方珩气势凌厉,让人无法忽视,云南王最先看到的也是他,眸中满是赞赏,嘴角难得的扬起一丝笑容:“十几年不见,你长这么大了,成了国之栋梁。”

    “王爷谬赞!”东方珩的声音如往常一样,淡淡的,没有丝毫情绪起伏。

    战王也不在意,笑着看向东方玉儿:“玉儿是大姑娘了!”

    “王爷过奖!”东方玉儿微微一笑,优雅行礼,举止得体,就像大家闺秀。

    南宫啸嘴角抽了抽,装吧,装吧,看她这泼妇能装到什么时候。

    目光落在沈璃雪身上,云南王眸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恢复正常,笑道:“这位是璃雪,战王爷给本王的书信上,经常提起你!”

    沈璃雪轻轻笑着,礼貌的行了一礼:“王爷!”

    “进来坐!”

    云南王,东方珩,沈璃雪,东方玉儿,南宫啸进了客厅,分宾主落座。

    下人送上热茶,退下。

    云南王温和的目光在东方珩,南宫啸身上扫了扫:“青焰有你们守候,我们这老一辈人的确可以辞官归田,过几天清静日子!”

    南宫啸喝茶的动作猛然一顿,苦着脸道:“父王,我还想逍遥几年,暂时不想接管云南,您就再辛苦一段时间吧!”

    云南王沉了脸:“安郡王和你年龄相仿,已经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成为青焰战神,你呢?每天除了吃喝,就是玩乐……”

    他事情繁忙,无瑕他顾,这个嫡长子是放任自流,任他随着自己的性子成长,没想到长成了这副模样……

    南宫啸挑挑眉:“父王,这不能怪我,肃北大军都被东方珩打败了,我再去边关也立不了功。”

    云南王目光一冷,抓起桌上的杯子砸了过去:“你就会找理由!”

    南宫啸扬扬嘴角,伸手接下杯子,打开杯盖,轻抿一口清茶:“父王,您就再辛苦几年,等我玩够了,再接替您的位置……”

    沈璃雪悄悄笑,云南王很关心自己的儿子,只是不善于表达。

    南宫啸玩世不恭,言语间却可以听出,他很敬重自己的父亲。

    沈璃雪看向南宫啸,却见他脖颈上突然腾起一股黑色,瞬间遍布全脸,他眼睑沉了沉,手中茶杯当的一声掉到了地上,整个人也从椅子上栽了下来,摔向地面。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

    “啸儿!”云南王眼明手快,在南宫啸落地的瞬间伸手接住了他,快速点住了他周身几处大穴,对着门外急声高喊:“来人,快请太医!”

    “刷!”回答云南王的不是下人,而是急疾的破风声,四道高大的身影闯进客厅,他们穿着普通的侍卫服,没有蒙面,手持长剑,将云南王团团围住。

    沈璃雪目光一沉,纤手轻轻握了起来,那四人只是将云南王围住,并没有杀他,她暂时不必出手。

    再看向东方珩,他也气定神闲的坐着,锐利的目光看着云南王和加上侍卫。

    东方玉儿见沈璃雪,东方珩都不动手,她也懒得理会,小手轻抚着长鞭,慢慢看戏,目光触及满脸黑色,昏迷不醒的南宫啸,心中涌上几分担忧,这家伙中了毒,穴道已点,防止毒素漫延,撑到事情结束,大夫到来,不成问题。

    “你们干什么?想造反?”云南王扶着南宫啸,看着这四名心腹,锐利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眸底闪着危险的光芒。

    他们是他花费了无数心血,精心培养出来的,还没杀过敌人,他们手中的剑却对准了他这个主人。

    为首那名黑衣人剑尖指着云南王,冷声道:“对不起王爷,我们是皇上的侍卫,一切听从皇上的命令行事!”

    云南王瞬间震惊,难以置信的看着黑衣人:“皇上让你们杀本王?”

    “是!”冰冷绝情的话语从心腹口中吐出,打碎了云南王心里唯一的一丝希望,呵呵,皇上知道他最喜欢喝碧螺春,每年都会赏赐他不少,让南宫啸中毒那杯茶,就是新赐的碧螺春。

    “为什么?”云南王咬牙切齿:“本王没做过对不起青焰的事情。”

    “云南王功高盖主,是皇上的心腹大患!”侍卫一字一顿。

    云南王一怔,怒吼:“是那些官员死皮赖脸的来别院拜访本王,本王可没有拉帮接派!”他已经下令不接待他们了,为什么皇上就不能再观察一天。

    沈璃雪目光一凝,云南王打下青焰四分之一的江山,功不可没,他回京,朝中大朝络绎不绝的前来拜访,是对他的尊重,又不是投诚,这也触了皇帝的逆鳞?

    侍卫冷声道:“云南兵强马壮,比青焰京城的侍卫不差,您进京,还悄悄带来两万精英侍卫,皇上如何不忌惮!”

    沈璃雪挑挑眉,进京带两万精兵,的确多的离谱,难怪皇上会怀疑,不过,这里是青焰京城,就算云南王造了反,也不可能逃得掉,云南王是聪明人,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

    “杀了他!”四名侍卫目光一寒,手中长剑快速刺向云南王。

    云南王扬起嘴角,利眸中闪过一丝嘲讽,将南宫啸放在椅子上,手腕一翻,一柄长剑横扫而出,森森寒气使得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嗡汪汪!”几道寒光在半空中闪过,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云南王目光冰冷着,甩手收回长剑,那四名侍卫先是静静站着不动,三秒后,身体一歪,慢慢倒在了地上,眼睛睁的大大的,了无生气,脖颈被划出一条长长深深的缝,却没有鲜血,真真是杀人不见血。

    云南王冷冷扫过地上的四具尸体,想杀他,不自量力!

    沈璃雪挑挑眉,云南王的武功真是高深莫测,和东方珩应该不相上下。

    侧目看向东方珩,他端着茶杯,有一下没一下的以杯盖轻触茶叶,烟雾袅袅,遮去了他眸中的神色,不知他在想什么。

    东方玉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太快了,太快了,不可思议啊,她都没看清他是如何出招的,人都已经死了!

    “王爷,阿武,阿四,阿六他们背叛了!”一名男子急急忙忙走了进来,腿一拐一拐的,好像受了重伤,手中拿着一柄长剑,身上,剑上几乎沾满了血迹。

    看到地上的尸体,先是一怔,随即松了口气:“卑职报信来迟,请王爷责罚!”

    仔细看着男子的容颜,沈璃雪清冷的目光猛然一凝,他不就是那天和东方易在隐蔽角落中说话的那个人?他是云南王的手下。

    看着男子满身的血迹,云南王眼睛一眯:“阿佩,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阿佩和刚才那四名男子一样,都是他的心腹,经历了刚才的背叛,他不敢再轻易相信别人,与这名阿佩,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王爷,是御林军。”男子跪在云南王面前,眼圈通红,恨的咬牙切齿:“他们杀了属下带领的一百人,属下拼尽全力,跑回来给王爷报信,皇上要绞杀咱们云南的精英军队,还要杀了您,防止你谋反!”

    “本王从未起过谋反之心,为何那九五宝座上的人要猜忌本王?”云南王紧紧握起拳,指节暴起,微微泛白,手背上青筋脉络突出。

    阿佩恨恨的低呼:“王爷,是皇帝疑心重,看别院里天天人来人往,就怀疑您,派人在暗中调查,那两万精英,已经被皇上发现了,正在派人绞杀!”

    “都是你!”云南王狠狠踢了阿佩一脚,将他踢倒在地上,咬牙切齿:“如果你没有出馊主意,本王怎会带来两万精英,被皇上猜疑?”

    沈璃雪雪眸微眯,带兵来京,是这个阿佩的主意?

    阿佩义正词严道:“王爷,如果皇上真的信任你,怎会派人暗中调查您,怎会发现那两万精兵?皇上一直都在猜疑您,怀疑您要谋反,就算没有这两万精兵,他也会找理由暗害您的!”

    云南王怒气冲天着,正欲反驳,阿佩一惊,猛的扑向云南王:“王爷小心!”

    “嗖!”一柄利箭自窗外飞进,径直射进云南王身前的阿佩后背上,将他整个穿透,鲜血瞬间染红了衣衫。

    云南王目光一寒,手指轻弹,桌上的茶杯飞向窗子,重重砸到窗外人身上,一声惨叫后,再无声息。

    他出手,他心里清楚,窗外那人再无存活的可能,云南王他头也没回,径直看向身受重伤的阿佩服,急声呼唤:“阿佩,阿佩!”

    阿佩睁开眼睛,目光憔悴,眸底却满是担忧,有气无力的道:“属下,没用,保护不了王爷,世子!”

    “阿佩,先别说话,保持体力!”云南王将手抵在阿佩后心上,为他传送内力!“

    阿佩摇摇头,嘴角扬了扬,扯出一抹苦笑:”王爷……别浪费内力了……属下快要不行了……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已经全部封上,不许任何人进出,咱们带来的人,都在被皇上的御林军绞杀,你快点拿主意吧,晚了,他们都会性命不保,您和世子也难逃一死!“

    ”哈哈哈!“云南王看着身受重伤的阿佩,中毒昏迷的南宫啸,再想想对他痛下杀手的四名心腹,站起身,对着天空,仰头大笑,声音好不凄凉:

    ”我南宫骏戎马半生,镇守云南,一心为国为民操劳,从未起过谋反之心,那安安稳稳的九王之尊,居然胡乱猜测,怀疑本王谋反,还对本王赶尽杀绝,好,既然他想让本王反,那本王就反给他看看!“

    ”来人,发讯号,集结兵力,进攻皇城!“云南王一字一顿,目光阴沉的可怕,他的儿子,他忠心的属下,为了救他,都丢了半条命,他还有什么可顾及的,就算要死,也绝不能让敌人好过。

    ”王爷,等等!“沈璃雪站起身,眸中凝了一抹清冷的月色光华,缓步走向云南王和阿佩。

    她刚才一直紧盯着阿佩手中的剑,阿佩没有动手杀人,而是用另外一种方法算计了云南王,呵呵,真是好计策,不管暗设这种计策的人是谁,她都不会让他们诡计得逞。

    她刚才一直紧盯着阿佩手中的剑,阿佩没有动手杀人,而是用另外一种方法算计了云南王,呵呵,真是好计策,不管暗设这种计策的人是谁,她都不会让他们诡计得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4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44 云南王谋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44并对腹黑郡王妃144 云南王谋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