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迷心迷情

    李幽兰转过身,震惊的看着沈璃雪:“你怎么知道水有问题?”她毒术精湛,对毒物极是敏感,没察觉到那水有半分问题,可它偏偏毒死了人。

    东方珩,东方湛,子默等人也看向沈璃雪,他们也想知道答案。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附近很静?”沈璃雪答非所问。

    众人望望四周,除了树木就是青草,静下心思,仔细聆听,只有风吹过树叶,草木,发出的沙沙声响,心思猛然一凛。

    “没有鸟鸣,也没有野兔之类的小动物,甚至于连山上最常见的蚂蚁,小蛇都没有一只半条。”

    深山老林里,树上应该有一堆堆的鸟窝,成群的小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地上有各种小动物蹦蹦跳跳的来喝水,留下一串串的小脚印,可这里却是什么都没有,像死物一样的寂静。

    沈璃雪指指地面:“这里的土壤是浅红色的,颗粒还很粗,是含有重金属的主要特征,无论是渗出的水,还是孕育的植物,都不能食用。”

    李幽兰目光一凝:“你是说,这里的青草也有毒?”

    “没错!”沈璃雪凝重的点点头。

    李幽兰将信将疑的拔下一株青草,用银针试了试,银针闪闪亮亮,没有中毒症状,拿到鼻端轻嗅,气息芬芳,不见半分异常,碧绿的叶子上渗出点点绿汁,清新怡人,她犹豫着,不敢轻易品尝。

    “什么人?”一名侍卫目光一寒,猛的拔出长剑,快速窜向一棵大树后。

    众人侧目望去,大树后好像坐着个人,背对着他们,那里草高,他们没看到,风一起,将草吹低了,露出那人小半个脑袋。

    侍卫立于大树后,看着靠在树干上的那人,暗暗松了口气,收回了长剑:“禀王爷,这是个死人,死了很久了!”

    东方湛温和的笑,难怪他没感觉到附近有其他人,原来是个没有气息的死人。

    死人背靠着大树坐着,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露出一片片的森森白骨,骨头有些发暗,脸上的表情很狰狞,死前肯定十分痛苦。

    李幽兰扫了一眼尸骨:“他是中毒而死,不过,骨头怎么是暗红,而不是黑色?”中毒死亡的人,无论中什么毒,骨头都是发黑才对。

    “他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侍卫拨开高高的青草,露出那人的手。

    众人看清,他手中拿着一把草,虽然已经枯萎,但能看清草的形状和李幽兰手里的一模一样。

    沈璃雪仔细看了白骨几眼:“他骨头的颜色,和这里的土壤十分相近,是重金属所致,应该是吃了青草被毒死的!”

    青草真的有毒!李幽兰一惊,像被蛇咬一般,甩手扔掉了青草,美眸不自然的闪了闪,纤细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心有余悸,幸好她思量了一番,没有急着逞强,否则,定然已经身亡。

    “看来黑雾山确实是座死山,里面的东西,不能吃,也不能喝!”东方湛看着随风轻伏的青草浪,淡淡说道,水,植物都有毒,还验不出毒素,再厉害的人进来,也会有来无回。

    温和的目光落到沈璃雪身上,只见她乌黑的长发轻轻挽起,松松的戴着一只白玉发簪,眉眼如画,雪青色的衣袂轻轻飞扬,徐风中吹起片片绿色的树叶,点点碎碎洒落在她身上,衬的肌肤晶莹如玉。

    洁白无声的脸蛋明媚动人,清冷的眼瞳闪烁着点点自信光芒,混然天成,无懈可击。

    英俊的容颜上笑容温和,深色的眼瞳中带了些莫名的情绪,刚才若非有她,他们一行人肯定也会误喝有毒之水,命丧黄泉!

    “走吧!”东方珩紧握着沈璃雪的小手,阔步前行,水和食物都有毒,不能补给,他们也不必再过多停留。

    身后传来东方湛侍卫的调侃声:

    “守着这么大一座山,却不能吃,不能喝,真是烦人!”

    “饿上两天又不会死,出山后让你吃个够!”

    “烈日炎炎,渴两天会被渴死的!”

    “表哥,咱们要不要跟上去?”东方珩,沈璃雪渐行渐远,李幽兰征询东方湛的意见,水,草有巨毒,她却一点儿都没察觉到,严重挫了她的自信心,言语之间的自信与高傲已然消失不见。

    “你要找的药在他们那个方向吗?”东方湛淡淡看向荡漾着圈圈波纹的水面,目光深邃,笑容温和。

    “是的!”李幽兰点点头。

    “那就走吧!”东方湛目光一凝,缓步前行,药在哪个方向,他们当然就要走去哪个方向。

    正午过,金色的太阳依然暖暖的照射,光线已不像刚才那么强烈,淡淡的薄雾慢慢聚拢。

    夏天青草茂盛,半人多高,走在茂密的草丛里,东方珩一手握紧了沈璃雪柔软的小手,另一只如玉大手拔开草丛,锐利,深邃的目光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环境:“璃雪,这座山里的东西,没有一样可以食用吗?”

    侍卫们带来的食物已经全部腐烂,不吃不喝在山里坐两天,正常人都会受不了,他们还要到悬崖峭壁上摘寒石花,如果不补充体力,见到寒石花也摘不到。

    “也不一定!”沈璃雪摇摇头:“如果一座山是真真正正的死山,山里是不会有任何动物的!”

    他们前来的路上,遇到了青蛙和大群的蛇,青蛙变异,可能是吃了山里有毒的东西,那些蛇完全正常,这山里,一定有无毒的食物。

    “哗哗哗!”清澈的清水流动声传来,沈璃雪看看面前的植被,眼睛一亮,拉着东方珩急步前行:“走快点儿!”

    “出什么事了?”东方珩看着脸庞明媚,目光闪亮的某位小女子,午膳没用,大半天没进一滴水,晒着炎热的太阳,她居然还这么有精神。

    “应该是好事!”沈璃雪不知东方珩心中所想,拉着他急步走出高高的草丛。

    刹那间,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流映入眼帘,河水清澈,汩汩向下游流淌,岸边的石头里,偶尔长着一两簇青色水草,随着清水来回飘动。

    沈璃雪望望四周的植物,地面土壤的颜色,美眸中闪过一丝喜悦,快步走向河边:“这条河里的水是能喝的!”

    “真的?”两名侍卫对沈璃雪的话没有丝毫怀疑,瞬间到了河边,捧起河水喝了一大口,舔舔水润的双唇,眼睛闪闪亮亮:“真甜,就像山泉!”

    “郡王,郡主!”连续喝了几捧水,侍卫灌好了两杯,递给沈璃雪,东方珩。

    又快速解开包裹,拿出小水瓶,咕咚咕咚往瓶子里灌水,多灌一些水备用,再走到有重金属的地方也不怕了。

    沈璃雪喝完杯中水,细细打量着四周,慢腾腾的走到河边,拨开一簇簇青草,挖出一样东西,在水里洗干净,扔给子默:“这个可以吃!”

    子默伸手接住,看向掌心里静静躺着的不明物,最上端圆圆的,白白胖胖,下面是一条支柱,下雨天很常见的东西,他嘴角抽了抽:“蘑菇?这个东西可以生吃吗?”

    “这不是蘑菇,是明竽!”沈璃雪解释着,又扔了几只明竽过来:“把上面的圆头和外皮揭了,吃里面的竽肉!”

    “好!”子默仔细看看,这上面有一层浅色的外皮,和蘑菇的确不同,依言摘掉圆头,外皮,里面的竽肉白白嫩嫩,慢腾腾的咬了一小口,淡淡的香甜瞬间弥漫整个唇齿:“味道真不错!”

    “又香又甜!”

    侍卫们抱着明竽,狼吞虎咽着,快速咀嚼。

    他们急着赶路,一天一夜都没怎么好好用膳,进山后消耗了不少力气,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遇到好吃的食物,当然不会再客气。

    东方珩拿着明竽,吃的慢条斯理,不快也不慢,举止优雅,气息清淡。

    东方湛,李幽兰拖着沉重的脚步,面色憔悴的来到河边时,圣王府侍卫正抱着明竽大吃特嚼。

    李幽兰磨磨干裂的嘴唇,奇怪的看了他们手中的明竽一眼,不是说黑雾山的东西不能吃吗?虽说他们吃的是蘑菇,但也是长在黑雾山的,带了土壤里的毒素,吃了必死无疑。

    沈璃雪望望疑惑不解的李幽兰,没有说话,坐在东方珩身边,慢条斯理的吃着明竽,见东方珩吃完了手里的,又递过去两三个,东方珩也不推辞,接过明竽剥了皮,优雅的食用。

    “这蘑菇可以吃?”东方湛,李幽兰不说话,他们的侍卫饿的前胸贴后背,舔舔干裂的嘴唇,忍不住询问子默和那两名侍卫。

    三人欢快的吃了很多明竽,脚下堆了不少的竽皮,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这东西肯定是没毒的。

    圣王府侍卫向湛王府侍卫丢去一个鄙视的眼神:“大哥,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如果不可以吃,我们干嘛往嘴巴里塞。”

    呼啦!湛王府侍卫顺着明竽皮,看到了长在河边的明竽,三两步走上前,挖出明竽,剥了皮,狼吞虎咽:“好吃!”

    “好香!”

    “这条河里的水可以饮用,这附近的食物可以吃?”李幽兰吃着明竽,试探着询问沈璃雪。

    “差不多!”沈璃雪点点头,刚才那条河流距离这里不过几里路,那里的死无一物,与这里的孕育万物却是天差地别。

    东方湛慢慢吃着明竽,看向沈璃雪明媚的小脸,清冷的眸中透着点点稳重与自信,她总能在不经意间,给他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

    转眸掠过坐在自己右边的女子,她是李府嫡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身穿浅紫色长裙,袖口上绣着白色的水仙花,银丝线勾出了浅浅的轮廓,美丽梦幻,发际斜插着一支碧玉发簪,容貌清丽秀雅,打扮的比沈璃雪精致,却少了一种感觉,无关容貌,是少了一种自信,惊艳的风华。

    “不是说分道扬镳,你们怎么又跟过来了?”东方珩放下明竽,看向东方湛。

    东方湛无奈的笑笑:“不是本王硬要跟着你们,幽兰想找的药在这个方向,我们不得不过来!”

    东方珩低沉了眼睑,冷声道:“你们在找什么药?”

    东方湛微笑,笑容高深莫测:“或许安郡王要找的,也是我们想要的!”

    “若真是如此,咱们各凭本事!”东方珩声音淡淡,语气冷漠,让人听不出他话中的情绪。

    “那是自然!”东方湛微微一笑,目光深不见底。

    沈璃雪目光凝了凝,没有说话,李幽兰也在找寒石花吗?

    “这附近除了明竽,应该还有其他能吃的东西。”李幽兰知道附近的东西可以食用,也不再那么小心翼翼,径直走到河边,捧了几捧水解渴。

    水入口,干裂的嘴唇立刻恢复了以前的水润,樱红,她美眸晶莹剔透,四下望了望,悄悄将一只小包扔进了水里,来黑雾山两三天了,她都没好好用过膳,这河里肯定有鱼,用药抓几条鱼,晚膳就能喝上鲜美的鱼汤,美容养颜。

    “哗啦啦!”清澈的水声传入耳中,沈璃雪吃明竽的动作猛然一顿,雪眸瞬间眯了起来:“有动静!”

    “水流声嘛!”侍卫们不以为然。

    “不止是水流声。”沈璃雪看着平静的水面,目光凝重:“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水流朝咱们过来了!”

    李幽兰挑挑眉,沈璃雪的听力倒是敏锐,她用药引鱼,应该是成群的鱼游到这里来了,加大了药量,确实更有效果。

    看到众人站起身,警惕的看向河面,她微微笑笑,不过是一群鱼而已,他们太小提大作了,等鱼游过来,再告诉他们不迟。

    水声越来越响,众人的心也越提越高,李幽兰的心也突突的跳了几下,一群鱼,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突然,平静的水面,隐隐泛起一个个小小的浪头,随即,浪头越来越大,越来越急,距离他们也越来越近。

    “哗啦啦!”水面激烈的暴涨开来,露出一只庞然大物,瞪着血红的眼睛,张着血喷大口,对着众人狠狠的咬了下来。

    “快跑!”沈璃雪娇喝一声,转身朝前奔去,这个庞然大物他们应会不了,只能先跑。

    东方珩,东方湛,子默侍卫们也没有丝毫犹豫,几乎同时起步,随着沈璃雪急速奔跑。

    李幽然瞬间怔忡,用力眨眨眼睛,庞然大物已经近在咫尺,她惊呼一声,转过身,急速前行,怪物喷出的恶臭气息不断喷洒过来,她皱着眉头捂紧口鼻,心扑通扑通直跳,那是个什么东西?

    身后,庞然大物已经上了岸,黑色的身体如小山,移动着腿脚追了上来,怪物速度虽慢,但它身体大,每移动一下,就是不小的距离,沈璃雪,东方湛,东方珩轻功再好,也甩不开它。

    “你们是不是往河里扔什么东西了?”沈璃雪看向侍卫们,怪物居于水底,如果没有诱饵,它根本不会上岸,

    “没有,没有,卑职只是灌了水,挖了明竽,再没做过其他事情……”圣王府的侍卫们郑重保证着,就差对天发誓了。

    “我们也是……”湛王府的侍卫也急声保证。

    李幽兰一惊,面色微变,装作若无其事的快速前奔,余光看到沈璃雪在望她,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你看我做什么?”

    “是你往水里扔了东西吧!”侍卫们没扔东西,沈璃雪也没扔,东方珩,东方湛根本没靠近过河边,只剩下李幽兰了。

    李幽兰低垂了头:“我……我不是故意的……”她扔药是为引鱼,没料到会引出个怪物来。

    “啊!”水怪一尾巴扫飞了一名侍卫,他被甩到半空中,狠狠掉落下来,不偏不倚,正好摔到李幽兰面前,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啊!”李幽兰惊呼一声,小脸瞬间变的惨白,立刻加快了前行速度,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太可怕了。

    “璃雪,那是什么东西?”东方珩飞在沈璃雪旁边,与她并肩前行。

    沈璃雪回头看一眼铁塔般的庞然大物:“水怪!”

    呃,这个奇怪名字,东方珩也是第一次听到:“在水里做怪的动物吗?”

    “也能游到陆地上来!”一般的水怪都是在水中作怪,可这黑雾山环境特殊,动物变异,水怪上岸也这么厉害。

    “有没有办法解决它?”他们还要去摘寒石花,如果被水怪追的满山跑,就没办法再做正事了。

    “它的皮很坚硬,刀枪不入,咱们杀不死它,只能避开!”在现代时,军队用大炮等各种先近的武器,都没能灭掉水怪,凭他们手中这几柄长剑,见到水怪只能逃跑,否则,只有死亡的份。

    “刷!”水怪脑袋一顶,又一名侍卫狠狠摔了出去,撞到山石上,头破血流。

    水怪摇摇大脑袋,张张血喷大口,对着最近的沈璃雪咬了下来。

    “璃雪,小心!”浓烈的腥臭味喷射而来,东方珩皱皱眉头,紧拥着沈璃雪的小腰,身形猛然抬高,跃到了半空,怪物扑了个空,张着大嘴巴,向两人咬去。

    沈璃雪立于半空中,看着附近的环境,墨色的眸中闪过一丝冷芒:“东方珩,咱们落到它头上,踩它的脑袋!”

    “你想把它激怒!”东方珩挑眉看着沈璃雪。

    “没错,就是激怒它!”沈璃雪挽着东方珩的胳膊,用力落到了水怪头上,注入内力,狠狠踩了它几脚。

    水怪发狂,吼叫着摇晃脑袋,想将头上的两人狠狠甩下来。

    沈璃雪,东方珩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头也被晃的晕晕的,狠踩了水怪几脚,快速飞起,向着前方奔去。

    吼吼吼!水怪看准了两人,眼睛通红,也顾不得半空的东方湛,李幽兰他们了,径直对着东方珩,沈璃雪冲了过去。

    “东方珩,咱们往那边飞!”沈璃雪指指左前方。

    东方珩看着前方,目光一凝,瞬间明白了沈璃雪的用意,拥着她的小腰,快速向前飞去。

    庞然大物和沈璃雪,东方珩扛上了,移动着庞大的身躯,越过东方湛,李幽兰,一次又一次,狠狠撞向两人,他们两人动作灵活,忽下忽下,忽左忽右的飞着,水怪每次都撞不到两人,却撞的地面颤抖,碎石乱飞,气的吼声震天。

    沈璃雪,东方珩飞到两座山锋的交界处,相互对望一眼,停了下来,看向水怪,水怪一边移动着大身体,一边对着两人狠狠攻击。

    “郡王和郡主在做什么?”子默站在水怪后方,看着半空中快速飘飞的两人,目光疑惑。

    东方湛看向正前方,两座尖利的山锋相对而立,就像是个小门,两者之间相隔不过三四米的距离,再看看身躯庞大五六米的水怪,明白了两人的用意,看沈璃雪的目光,又多了一层深思:“她真是聪明!”

    水怪对沈璃雪,东方珩再次攻出一击,庞大的身体移进两座山锋间。

    沈璃雪松了口气,神情放松下来,轻轻飘落于地:“它终于中计了!”

    水怪见沈璃雪落地,想用头去撞她,却发现一座山锋挡着它,它的脖子伸不了那么长,想用尾巴抽她,发现尾巴在身后,它庞大的身躯将小山锋填满,尾巴甩不过来,想用腿踢她,发现腿伸的长,却够不到沈璃雪。

    移动着身体想前进,发现身体太大,被山锋卡的死紧,前进不了半分,想后退也退不出一步,真真应了那句被卡在中间,进退两难。

    东方湛,李幽然,子默,侍卫们越过水怪,飞了过来,心中都暗松了一口气,水怪卡住了,不会再做怪,太好了!

    “杀了它吧,免得它恢复自由再追赶咱们!”看着只会吼叫,没了攻击力的水怪,李幽兰抚抚还在狂跳的心,惊魂未定,被水怪狂追,太惊险了,她不想再经历。

    众人跃跃欲试的想杀水怪,却没有自作主张,齐齐看向沈璃雪,征询她的意见。

    沈璃雪凝深眼眸:“水怪皮很厚,普通的刀剑根本切不开,咱们杀不了它,如果对它动剑,肯定会激怒它,以它的愤怒之力,打烂小山,继续追咱们,根本不成问题!”

    李幽兰不自然的笑笑:“是我疏忽了!”目光看向东方珩,东方湛,他们都是皇室子弟,乾纲独断,唯我独尊,怎么都突然间听起了沈璃雪的意见。

    “卡!”一名侍卫悄悄砍了水怪一剑,水怪完好无损,他的剑却被硌出好几个缺口,看着半残的爱剑,他嘴角一阵抽搐。

    “砰!”的一声响,天空下了一阵碎石雨,阵阵大颗粒的尘对着众人扑天盖地的洒了下来。

    众人挥散粗尘,抬头一望,水怪正用大脑袋在撞山锋,左边的石锋已经被撞烂一块了。

    这水怪,真是厉害!

    侍卫们看沈璃雪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敬佩,幸好没动手杀它,不然,水怪一怒,他们就死定了。

    “水怪撞烂山锋需要一段时间,咱们快走,它应该追不上来了!”沈璃雪看一眼水怪,率先向前飞去。

    东方珩,东方湛,子墨侍卫们紧跟着,李幽兰看向水怪,高高的山锋,被它撞断五分之一了,心中一惊,不再耽搁,快速飞身离开。

    众人急速前行,身后的脑袋撞石声越来越小。

    太阳渐渐西斜,山里的雾气越来越浓,一开始是透明的白,再到肉眼可见的浅白,牙白,浅灰,逐渐变成深灰。

    “这些雾可能有毒,大家小心!”沈璃雪美眸微沉,慎重叮嘱着。

    众人都已经服过避毒的药,却也不敢大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警惕的看着四周。

    黑雾山上的雾,颜色变化多端,她们才刚刚走到半山腰,天还没黑,雾就变成了深灰色,如果走到最上面,可能会变成黑色,成灰名符其实的黑雾山,雾气里应该带着大量的毒素,这座山里有古怪。

    太阳落山,沈璃雪只觉眼前突然一变,那浅灰色的雾气,顷刻间变成了黑色,笼罩在周围,眼前一片模糊,就如那没有星星,月亮的夜,伸手不见五指,眼前只有一片漆黑。

    沈璃雪蹙了蹙眉,黑雾山的黑雾,果然名不虚传,这么浓郁,连路都看不到,要怎么走。

    “东方珩!”沈璃雪不知怎么的,脚下突然一绊,踉跄着后退几步,伸手去抓东方珩的手臂,这么诡异的环境,他们两人当然不能分开。

    小手一轻,她抓了个空,四周静悄悄的,所有人都消失不见,天地间仿佛只剩下她一人,黑雾弥漫前,东方珩明明就站在她身边,怎么会没人?雾气浓,他看不到她,应该能听到她的声音。

    “东方珩!”沈璃雪呼唤着,头脑突然一晕,黑色的毒气被吸入了些许。

    凭空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冰冰凉凉的,不是东方珩的手,沈璃雪一惊,挥掌打了过去。

    “是我,东方湛!”东方湛避开沈璃雪的攻击,传音入密。

    “你怎么在这里,东方珩呢?”黑雾太浓,毒气很重,沈璃雪不能说话,也用传音入密和东方湛交流。

    “周围没人,他应该离开了!”东方湛声音淡淡:“咱们也走吧,这里雾气太浓,毒气极重,耽搁下去,可能会中毒!”

    沈璃雪皱皱眉,没找到东方珩,心中失落,不过,东方湛的话也没说错,他们必须离开这里,东方珩武功高强,内力深厚,凭他的本事,离开这里到安全地,不成问题。

    思及此,沈璃雪转过身,快步向前走去,身后,东方湛缓步跟上。

    沈璃雪寻找东方珩时,东方珩也在找她,黑雾弥漫的瞬间,东方珩已经伸手去抓沈璃雪,明明她就站在他面前,他的手也伸向了她,还是抓了个空。

    “璃雪,璃雪!”注入了深厚内力的传音,在漆黑的夜里传的很远,却没有收到半点回声。

    东方珩皱皱眉,目光深邃,急步向前走,身旁半个人影都没有,他们两人明明站的很近,怎么会走散了?

    “安郡王!”一道窈窕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奔了过来。

    黑雾很浓,东方珩看不到来人的样子,听声音知道她是李幽兰,不冷不热道:“李姑娘。”

    “郡王在找璃雪郡主!”李幽兰的声音清清雅雅,十分迷人。

    东方珩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璃雪郡主那么聪明,一定不会出事的!”李幽兰善解人意的轻声安慰着。

    东方珩当然知道沈璃雪不会出事,他气的是黑雾弥漫的诡异环境,他没有陪在沈璃雪身边。

    雾气越发浓郁,吸入鼻端的气息隐带了丝丝异味,东方珩蹙了蹙眉,向着一个方向走去,沈璃雪已经离开,他也不能再过多耽搁时间,早些走出这漫天黑雾,与她汇合。

    黑雾山上位置不同,雾的浓密程度也不一样,沈璃雪走出一段距离后,雾气渐渐淡了下来,变成了浅黑色,能够看清附近的人影,但雾气里不知夹杂了什么东西,香酿如酒,熏人欲醉。

    沈璃雪早服下药丸,百毒不侵,依旧被熏的头脑昏沉,目光也有些迷蒙,看着一袭蓝衣,走在她旁边的东方湛,眉头紧皱,黑雾弥漫前,她和他隔着很长一段距离的,怎么就走到一走了?近在咫尺的东方珩反而不见了。

    雾气变成了浅白色,就像冬天里大雾的早晨,东方湛的睫毛上凝出几滴水珠,脸颊上隐约泛出丝丝红晕,深邃的眼瞳有些迷茫,就像初晨盛开的冰莲,迷惑人心。

    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强,怎么会变的这么……迷蒙?难道雾气里有迷情的东西?

    念头闪过,沈璃雪皱起眉头,心中戒备着,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隐约中,吹过一阵清风,沈璃雪感觉那阵风带着醉人的清香,沁人心脾,美如幻境,美丽的小脸渐渐染上一层蔷薇色,身体也慢慢腾起一阵燥热。

    沈璃雪猛然一惊,雾气里果然有催情的药物,深吸一口气,加快了前行的脚步,她速度快,血液流动的也快,身体也热的更加厉害,双腿渐渐绵软,走不动路了,不得不靠在一棵大树上休息。

    身后的东方湛,极力控制着身上的燥热,保持着神智清醒着前行,突然看到沈璃雪靠在树上休息,神情慵懒,目光迷离,嫣红的小脸诱惑人心,嘴角微微勾起。

    他不知不觉的靠近了她,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新香气,优雅醉人,就像那香醇的女儿红,让人细细品味,回味悠长。

    东方湛心中一震,清醒的理智,全都消散在那微微一笑中,极力控制的燥热瞬间冲破障碍,遍布全身。

    他急步走上前,一把搂住沈璃雪的小腰,俯身吻向她樱红,诱人的双唇。

    浅白色的环境,朦朦胧胧,如同仙境,美的让人心醉,沈璃雪头脑昏沉间,小腰被紧箍住,不似东方珩的温暖如春,而是一丝异常的冰冷,从手心传递到她腰间。

    她一惊,猛然睁大了眼睛,正对上东方湛的眼瞳,目光深邃如漆黑的夜空,可以沉溺一切,包容一切,眼瞳深处闪烁的亮光就如那璀璨的星星,迷惑人心。

    他是东方湛,不是东方珩!

    沈璃雪迷蒙的思绪瞬间清醒,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薄唇,她想也不想,反手一掌打向东方湛,同时,身形一转,巧妙的挣开了他的怀抱。

    凌厉的疾风,带着浓烈的杀气扑面而来,沉溺在火热中的东方湛猛然惊醒,身形一闪,翻身朝后跃出,匕首擦着他的衣服划过,一缕黑色的发丝扬至半空中,轻轻飘落于地。

    激情冷却,东方湛蓦然清醒,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快速掩去眸中的震惊,伸手轻按自己的眉心,太阳窗,压制体内不断翻腾的火热。

    “如果再有下一次,匕首斩落的,就是你的人头!”沈璃雪后退几步,冷冷瞪着东方湛,幸好她及时醒了过来,否则,定会被占了便宜,铸成大错。

    “报歉,是雾气里带了迷情!”东方湛轻揉着额头,淡淡说着。

    沈璃雪没再多言,瞪了东方湛一眼,转身向前走去,刚走了几步,头脑又晕晕沉沉,体内再次腾起阵阵热气,腿脚也开始发软。

    不能再被迷惑下去,不然,早晚会出事。

    银牙一咬,沈璃雪拿出两枚银针,狠狠扎到了手指上,丝丝血珠渗出,尖利的疼痛自指尖上漫延开来,她迷茫的神智瞬间清醒,雪眸一眯,向着前方急步走了过去。

    东方湛站在一边,将沈璃雪的动作尽收眼底,眉头皱了皱,为了保持清醒,不让自己碰她,她居然刺伤自己,她就那么喜欢东方珩,用这种方法为他守身,十指连心的痛,不是任何人都受得了的……

    沈璃雪纤细的身影已经走远,快要消失在白雾中。

    东方湛凝着眼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袖袍一甩,快速跟了上去。

    这边,东方珩,李幽兰也陷入了迷情中。

    “嗯,好热!”李幽兰懂毒,也察觉到了黑雾中的迷情,但她却想不出办法破解,黑雾山太奇怪了,她应付不来。

    身边走着的是青焰战神安郡王,整个青焰最优秀的男子,比自己的表哥东方湛还要优秀,李幽兰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崇拜他了。

    东方珩冷冷扫了小脸嫣红的李幽兰一眼,加快了脚步,径直前行,黑雾山本就不是她该来的地方,东方湛将人带来,自己却不见了。

    “安郡王,我好热!”李幽兰的声音软软的,甜甜的,魅惑人心,小手无意识的,胡乱的扯开了自己的衣服,她热,很热。

    东方珩不为所动,冰冷着目光,目不斜视,大步前行。

    “珩!”娇娇弱弱的声音低低的溢出唇间。

    东方珩猛顿下了脚步,冰冷的目光如利剑,冷冷的射向李幽兰:“住口,不许叫本王的名字!”

    李幽兰脚步踉跄着,撞到了东方珩身上,迷蒙的视线中,女子有着一张明媚的脸庞,清冷狡猾的目光,一举一动,东方珩熟悉无比,心思猛然一怔,璃雪!他们明明走散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珩!”女子妩媚的声音迷惑人心,伸出手臂去攀东方珩的脖颈,樱唇也主动凑了上去。

    女子香气飘散,很香,很淡,却不是沈璃雪身上的味道。

    东方珩目光一凝,挥掌拍到了李幽兰后颈上,她闷哼一声,纤细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他用力揉揉眉心,闭闭眼睛,地上躺着的是衣衫不整的李幽兰,哪有沈璃雪的影子。

    不知走了多久,沈璃雪周身的雾气已经完全消散,东方天空,金色的阳光暖暖的照射,说不出的舒适。

    沈璃雪皱皱眉,她居然走了一夜,看来晚上的黑雾山会有黑雾迷漫,白天有太阳照射,倒是可以驱散黑雾,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郡主!”子默和圣王府的侍卫先后来到。

    “王爷!”湛王府幸存的侍卫也到了这里。

    “郡王还没来到!”子默望望四周,不见东方珩。

    “李姑娘也不见踪影!”

    湛王府的侍卫们低低的说着,目光闪了闪,不是他们多心,而是那场黑雾他们都经历过,非常清楚它的作用,他们没和女子在一起,发生不了那种事情。

    可是安郡王和李幽兰,可是真正的一男一女,在那么强烈的迷情雾里,怎么可能不发生点事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48》,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48 迷心迷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48并对腹黑郡王妃148 迷心迷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