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安郡王对战湛王

    众人的目光快速扫过东方湛,东方珩,这两人都是皇室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彼此间的气氛不是和睦融洽,而是剑拔弩张!

    “原来安郡王也在这里!”东方湛微微笑着,温文儒雅,眼眸中却闪烁着难以言喻的幽华冷光,好似无声的挑衅。

    “多谢湛王一路照顾,璃雪交于本王,湛王爷可以功成身退了!”东方珩俊颜冷酷,锐利的目光锋利如刀,让人望而生畏。

    “那安郡王可要好好照顾璃雪!”东方湛笑容璀璨,故意加重了‘好好照顾’四字,一语双关。

    见沈璃雪素白的小手轻挽着东方珩的胳膊,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现在的她,很喜欢东方珩。

    “那是自然!”东方珩握紧了沈璃雪温软的小手,就像在宣誓他的所有权。

    “告辞!”东方湛莞尔,目光凝了凝,没再多言,转过身,阔步前行,很快转了弯,消失不见。

    沈璃雪小手被捏的生疼,看着东方珩阴沉,冷酷的容颜,皱皱眉,轻声解释“你别误会,我和东方湛走在一起是因为……”

    “我都明白,你不必解释!”东方珩看着沈璃雪,嘴角轻轻扬起,锐利的眸光也是少有的温和。

    东方湛聪明绝顶,诡计多端,还喜欢折磨人,他对付东方珩,不会直接杀了他,会想尽千方百计,慢慢折磨他,沈璃雪是他的未婚妻,在东方湛的对付,利用之列。

    沈璃雪见附近没人,压低声音道:“你和东方湛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仇怨?”若是无冤无仇,他们两人不会这么针锋相对。

    “一言难尽。”东方珩目光微凝,牵着沈璃雪柔荑走进醉仙楼:“午时已到,咱们先进去用膳!”

    醉仙楼的饭菜如往常一样,色香味俱全,让人垂涎欲滴,沈璃雪想着东方湛和东方珩之间的事情,心不在焉,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食不知味。

    “饭菜不合味口吗?”东方珩夹了几筷子沈璃雪最喜欢的菜到她碗中。

    沈璃雪捧着满满一碗饭菜,看着东方珩,反复思量,斟酌,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和东方湛,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是皇室皇子,一个是王府郡王,这样的两人结下仇怨,事情定然不简单。

    东方湛在京城经营多年,人脉广泛,诡计多端,东方珩一直久居边关,在京城的势力不及东方湛,如果两人交锋,谁输谁赢犹未可知,沈璃雪想帮东方珩的忙,就必须了解事情的原委,再对症下药。

    东方珩动作一顿,略略思索,抬头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珩堂兄,珩堂兄!”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东方珩的话。

    俏丽的女声沈璃雪很熟悉,正是东方玉儿,身旁的东方珩对这急促的声响无动于衷,沈璃雪凝凝眉,放下筷子允了一声:“玉儿郡主,进来吧!”

    “砰!”的一声响,微闭的房门瞬间被踢开,东方玉儿一袭红衣,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满面焦急着,乌黑随风轻扬,金色的铃铛,叮咛作响。

    “珩堂兄,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怎么还有心情坐在这里慢腾腾的吃东西?”

    “比试?什么比试?”沈璃雪不解的看着东方玉儿。

    东方玉儿一愣:“就是争夺御林军总统领一职啊,珩堂兄没告诉你吗?”

    “本王对那个位置没兴趣!”东方珩端着茶杯轻抿一口,锐利的眼眸幽深似潭。

    东方玉儿眨眨眼睛,苦下了脸,她在皇室校场里没看到东方珩,以为他有事耽搁了,急急忙忙赶来叫他,没想到别人心心念念,拼力争抢的位置,他居然没兴趣。

    “皇上已经下了命令,所有姓东方,年龄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一辈都必须参加,你不去,就是抗旨不尊!”

    沈璃雪目光一凝,上次为了打压雷洪,东方珩向皇上提议,御林军总统领一职由东方皇室的人来担任,当时,皇上明明将御林军交给了太子,怎么突然想起来另外选人了?

    御林军守卫整座皇宫的安全,成为他们的统领,就等于是掌控了大半个皇宫,年轻的骄子们,都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沈璃雪在桌下扯了扯东方珩的衣袖:“湛王爷连午膳都没用,就赶去校场准备比试,你对这个位置没兴趣,也要遵着皇上的意思,展展箭术,剑法,就当是在校场练习武艺了!”

    东方珩手握几十万肃北大军,皇上对他有一定的戒心,他的确不能再成为御林军统领。

    不过,东方湛野心勃勃,肯定也会参加这次的比试,万一统领之职被他拿到,他势力增强,做事方便,东方珩就会很被动。

    “是啊珩党兄,你就当是去校场逛逛,随便射射箭,舞舞剑,应付下皇上就好了!”东方玉儿见东方珩的神色有些松动,急忙附合着沈璃雪的话,跟着劝解。

    “你希望本王参加比试?”东方珩看着沈璃雪,目光灼灼。

    “嗯!”沈璃雪郑重的点点头,东方珩不抢统领之职,就可能便宜了东方湛,到时,东方湛手握三千御林军,会很难对付。

    东方珩笑笑,握紧了沈璃雪的小手,对着门外吩咐:“子默,备马车!”

    皇帝从皇子,世子,郡王里选御林军统领,隔绝了外人的观摩,校场里除了皇帝,嫔妃,几十名重臣,以及前来参加比试的皇子们外,没有其他闲杂人。

    东方珩,沈璃雪,东方玉儿三人来到校场时,比试已经开始,太子东方泓身骑宝马,英姿飒爽,手持弓箭,两箭连发,箭箭射中红心,动作漂亮,干脆利落!

    沈璃雪满目赞赏,骑马射箭难度颇大,既要箭术,骑术精湛,又要维持身体与羽箭的平衡,实在不易,东方泓一次射双箭,全中红心,真是很厉害。

    射完羽箭,东方泓翻身下马,早有侍卫上前牵走宝马,宫女们快速递上一方温热的湿棉帕,他伸手接过,轻轻擦拭额头的汗珠。

    “不错不错!”皇帝看着箭靶红心上的羽箭,连连赞叹,太子忙碌国事,也没有将武艺落下,箭术精湛。

    “你们怎么才来?”南宫啸摇着折扇,懒洋洋的迎了上来,一袭浅蓝色云纹锦袍,更显身材修长挺拔,妖孽的容颜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有点事情耽搁了!”沈璃雪随口敷衍着,看向校场中的皇室皇子们:“比试开始多久了?”

    “接近尾声了,前面的皇子们箭术也很不错,几乎都是箭箭射中红心,不过,他们是单箭连发,比东方泓箭术差了些!”

    南宫啸摇着折扇,戏谑的目光在东方湛,东方珩身上转了转,有他们两人在,太子估计是不能成为御林军统领了。

    沈璃雪目光一凝:“东方湛还没有射箭?”

    南宫啸点点头,眸中的戏谑更浓:“下一个应该就是他了!”

    “下一名是,湛王爷!”主考官的高唱声响彻大半个校场,互应了南宫啸的话。

    东方湛放下茶杯,微笑着站起身,缓步走到黄继马前,伸手接过了马缰绳,余光看到迎风而立的东方珩,嘴角的微笑更浓。

    他以为东方珩会避嫌,不会来参加比试,没想到他居然在比试结束前赶来了,又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

    突然,沈璃雪出现在他视线里,亲密的紧靠着东方珩低声说着什么,明媚的脸庞,璀璨的笑容,迷醉人心。

    东方湛微微皱眉,她真是信赖,喜欢东方珩,几乎都要将他当成她的天了,是因为东方珩是青焰战神?

    温和的眸中,悄然涌上一层薄怒,冷眼看向东方珩:“校场场地宽阔,可容纳两三人同时骑马射箭,早就听闻安郡王箭术精湛,一起如何?本王也好趁机和安郡王讨教讨教!”

    众人热切的目光瞬间落到了东方珩身上,他是青焰战神,箭术高超无人能及,众人早想一观他射箭的风采,单纯的骑马射箭,他们刚才看了很多遍,有点乏味了,如果安郡王和湛王来场比试,他们真是可以大饱眼福。

    “我就知道事情会有变化!”南宫啸用力摇了几下,扇出阵阵凉风,妖孽,戏谑的目光扫过东方珩,东方湛,这两人较量,怕是不相上下,有好戏看了。

    皇帝目光凝了凝,端起茶杯轻抿,没有反驳东方湛的话,算是默认了他的提议。

    东方泓优雅落座,轻品着杯中茶水,好像对比试一事,毫不关心。

    东方珩看着东方湛挑衅的目光,冷声道:“既然湛王兴致勃勃,本王恭敬不如从命!”

    从旁观摩,兴趣缺缺,昏昏欲睡的嫔妃们瞬间清醒,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场地中相对而立的东方湛,东方珩,青焰皇室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比试,肯定十分精彩。

    “东方珩,小心!”沈璃雪握紧了东方珩的手,知道他很厉害,她还是忍不住担忧,叮嘱。

    东方珩点点头,阔步走向场地中央,正前方,东方湛淡淡看着他,眼瞳深处,隐有怒气萦绕。

    “放心,东方珩不会出事的!”南宫啸摇着扇子饶有兴趣的看着东方珩,东方湛,青焰腹黑战神,对上心机深重的湛王爷,不知是何结果?

    “这里是皇家校场,小小的比试,又不是拼命,珩堂兄当然不会出事!”东方玉儿横了南宫啸一眼,一副你废话少说的模样,拉着沈璃雪走向一边,傲然道:“璃雪,咱们坐下喝喝茶,顺便看珩堂兄施展才华!”

    南宫啸摇扇子的动作猛然一顿,狠狠瞪了东方玉儿一眼,泼妇,什么都不懂,就知道胡乱叫嚣,东方珩,东方湛那是单纯的比试吗?

    “璃雪郡主!”娇俏的女声随风传来,轻轻的,柔柔的。

    沈璃雪端茶杯的动作微微一顿,眨眨眼睛,真是冤家路窄,转过身,明媚的小脸笑意盈盈:“李小姐!”

    “璃雪郡主也来看比试!”李幽兰娇娇笑着,坐到了沈璃雪一米外。

    “是啊,皇室皇子们的比试,千载难逢,错过了,太可惜!”沈璃雪漫不经心的敷衍。

    “那璃雪郡主猜猜,这场比试谁会赢?”李幽兰笑容璀璨,目光闪闪。

    李幽兰的话看似普通,实则是在给她下套,比试的是皇室皇子们,她说其中一人会赢,必然会得罪参塞的其他人,到时,她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了。

    “李小姐觉得谁会赢?”李幽兰抛给她的烫手山竽,她不一定要收:“湛王爷吗?他是李小姐的表哥,与李小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你自然是希望他赢的,对吧?”

    李幽兰笑容僵了僵,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她抛出的难题,沈璃雪三言两语就给抛回来了,还反将了她一军,真是聪明。

    “李小姐最近是不是生病了?”东方玉儿端着茶杯,挑眉看向李幽兰。

    “没有啊。”李幽兰皱皱眉,不明白东方玉儿为何会有此一问。

    “你没生病,那为何没看到本郡主?”东方玉儿居高临下,傲傲的看着李幽兰。

    李幽兰一张小脸,红一阵白一阵,瞬间变了十几种颜色,东方玉儿在暗骂她有眼地珠,目中无人。

    “我只顾着和璃雪郡主说话,疏忽了玉儿郡主,还望郡主莫见怪!”东方玉儿嚣张跋扈,行为举止就像泼妇,这种人还是少惹为妙。

    “那下次你一定要将眼睛擦亮些,再看不到本郡主,本郡主可是会生气的!”东方玉儿轻轻笑着,示威般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

    “是!”李幽然尴尬的笑笑。

    “比试开始了!”知道东方玉儿故意找理由整治李幽兰,沈璃雪没有阻止,清冷的目光看向场地中央。

    东方湛手握缰绳,轻轻一跃,翻身上马,宝蓝色的衣袂在半空中挥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动作干脆利落,让人拍手叫好。

    东方珩面容冷峻,沉着眼睑,足踩马蹬,翻身上马,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比东方湛还潇洒了三分。

    东方湛目光一沉,接过侍卫递来的弓箭,一抖缰绳,策马急驰,东方珩也策着快马跑上另一边。

    搭弓,上弦,东方珩,东方湛几乎在同一时间同时射出了三枚羽箭!

    “嗖嗖嗖!”三箭排成小三角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飞向箭靶,三箭皆中红心。

    “厉害!”众人高声称赞,惊呼出声,佩服不已,本以为太子的两箭连发已是奇迹,没想到湛王,安郡王都会三箭连发。

    沈璃雪目光微凝,东方珩久居边关征战,箭术高超无可厚非,可是东方湛,一直居于京城,箭术也这么高超,绝对不可小视。

    东方泓动作一顿,看着两只箭靶红心上的三只羽箭,目光凝深,这两人的箭法,的确精湛。

    东方湛微笑,他是京城的王爷,以文为重,东方珩是战场上的安郡王,以武为尊,东方珩的箭术应该力压群雄,才算赢,如今,他和东方珩同样连发三箭,皆中红心,并驾齐驱,实际上是赢了东方珩半筹。

    东方珩俊颜沉稳,驰着快马,白色的衣袂在风中翩飞,清华高贵,如玉的手指扬起,再次三箭连发:“嗖嗖嗖!”这三只羽箭飞射而出,不偏不倚,全部射在了第一批羽箭的箭尾上,六支箭,排成三个一字形,在箭靶红心上胜利的摇摇晃晃……

    众人瞬间傻了眼,场面静的出奇,前三箭射中红心,后三箭射中箭的后尾,考验的不仅是技巧,还有力度,眼力,这箭术,精湛的不可思议,放眼天下,怕是无人能及……

    东方湛紧盯着东方珩的箭靶红心,面色阴沉,东方珩的箭术真是精湛,本王低估他了!

    “安郡王箭术真高!”李幽兰看着那箭靶红心,忍不住赞叹,她早就见识过东方湛射箭,为之惊叹,却没料到,东方珩的箭术比东方湛还要高明。

    东方玉儿轻哼一声,傲然道:“那是自然,珩堂兄可是青焰战神!”在边关那段时间,她亲眼见证过东方珩创造的各种奇迹,他那样的人,世间无人能够超越。

    南宫啸折扇轻摇,邪魅的眸底闪着戏谑的笑,他就知道,东方珩不会输给东方湛,青焰战神是从战场上历练出来的,并非浪得虚名,不是京城那些闲散王爷们的箭术所能比的。

    东方湛箭术再高,没在战场上打拼过,无论是箭术,还是经验都不及东方珩!

    沈璃雪没南宫啸那么轻松,清冷的目光看向东方湛,他心思诡异,又和东方珩有仇怨,肯定不会轻易认输。

    果不其然,东方湛并没有放下羽箭走向一边,而是再次搭起了弓箭,锐利的眼眸凝望着弦上的三支羽箭,在众人期待,疑惑,不解的目光中,他勾唇一笑,猛然松开了弦:“嗖!”三支羽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飞速射到了箭靶红心上,却并没有像刚才那样停下来,而是带着整个红心与上面的三支箭从箭靶上飞了出去……

    在众人惊讶的注目礼中,狠狠钉到了另一只箭靶的红心的正中。

    瞬间,整个校场鸦雀无声!

    “好!”不知是谁高呼了一声,惊呆的众人瞬间反应过来,满目惊叹着,叫好声此起彼伏。

    红心就是在箭靶上画出的最中心,和箭靶是紧密相连的,东方湛的三只羽箭射到红心上,形成的三角力道将红心截掉,还紧紧钉到了另一箭靶的最中央,其力道之巧妙,运用的炉火纯青,无几人能及。

    沈璃雪扬唇冷笑,东方湛的确是个不能小视的厉害对手!

    “厉害,厉害!”南宫啸漫不经心的扇着扇子,看了东方珩一眼,幸灾乐祸的暗道,他遇到强大的对手了。

    东方玉儿苦下了脸:“两人都这么优秀,谁是第一啊!”

    沈璃雪沉了眼睑,看向皇帝,第一名,应该由他来定。

    李幽兰一双美眸落在了东方珩身上,她觉得,他的箭术比东方湛高超。

    东方珩,东方湛手中的羽箭都已经射完,两人心思巧妙,箭艺不俗,各有千秋,主考的老大臣看着那两只箭靶,不知道应该判谁赢,为难的请示皇帝:“皇上,您看这……”

    皇帝放下茶杯,看一眼箭靶红心:“平手!”

    众目睽睽,东方珩箭术高超,东方湛心思巧妙,的确是难分胜负,平手是最公平的判决。

    “那这御林军统领之位,由谁担任?”骑马射箭并非单纯的比试,而是为了决出御林军统领,两人平手,统领之位,还是没决出人选。

    皇帝目光一沉,淡淡道:“选御林军统领,不仅要看武功,箭术,还要看统率三千人的能力!”御林军守卫整个皇宫,统领必须是心思缜密,骁勇善战的能者。

    老大臣眼睛一亮,明白了皇帝的意思,转过身,高喊道:“去皇家猎场!”

    东方珩,东方湛高超的技艺让人叹为观止,众人连声赞叹,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老大臣的高呼声响彻大半个校场,众人眼睛一亮,皇家猎场啊,比试肯定会更加精彩了。

    皇家烈场座落在京城近郊,独属于皇室的猎场,四周皆有重兵把守。

    皇帝稳稳坐在豪华,舒适的椅子上,轻抿茶水,众多大臣,以及一些喜欢打猎的嫔妃们也跟了过来,坐在贵宾椅上,看着场地中央。

    “这次比试的规则是什么?”沈璃雪看着迎风而立的东方珩,轻声询问。

    “每名参赛者领十名御林军,进猎场打猎,两个时辰后回到这里,谁打的猎物最多,谁就算赢!”南宫啸摇着折扇,饶有兴致的回答,目光在东方湛,东方珩身上来回扫视,太子和皇子们也参加狩猎比试,不过,最后的赢家,一定在他们两人之间。

    “璃雪,咱们跟着去看看!”眼看着东方珩,东方湛,太子各领了十名御林军准备进林子,东方玉儿拉起沈璃雪,无视身旁的李幽兰,走出了贵宾席。

    沈璃雪反手拉住了东方玉儿:“他们在比试,咱们就不要去捣乱了!”

    东方玉儿不以为然的摆摆手:“咱们是去监工,哪是添乱!”

    “监工?”沈璃雪一怔:“还有这一说?”

    “当然,打猎是要求公平,公证的,要有监工才行!”东方玉儿急步奔向东方珩,笑意盈盈:“林子这么大,咱们只要站在一边,看他们打猎就好了,不会添乱的!”

    “等等!”南宫啸刷的一声合了扇子,急步追了上来。

    “你跟来干什么?”东方玉儿狠狠瞪着南宫啸。

    南宫啸头转向一边,傲然道:“打猎!”

    “人家在比试,你添什么乱!”东方玉儿高昂着下巴,教训南宫啸。

    “本世子打的猎物另算着,晚上烤野味!”南宫啸从侍卫手中抢过一把弓箭,越过东方玉儿,率先走进了树林中。

    “南宫啸,你给我站住!”东方玉儿怒气冲天,快步追进了树林:“你抢了侍卫的弓箭,珩堂兄这边少一个人帮忙,会少打猎物的!”

    沈璃雪摇摇头,走到东方珩身边,轻挽了他的胳膊,明媚的小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走吧,进树林!”

    “好!”东方珩握着沈璃雪的手,慢腾腾的走进了树林里,侍卫们手握弓箭,紧随其后。

    踏进树林的瞬间,沈璃雪听到东方湛的声音:“进树林,打猎!”

    树林里树木青翠郁郁葱葱,茂密的枝叶将所有阳光全部遮去,地面上盘根错枝,道路很是崎岖不平。

    沈璃雪走在林子间,听到阵阵鸟鸣声:“这附近除了咱们,没有其他人了!”

    东方珩看着远处的丛丛草木:“林子很大,所有参赛者又是从不同的方向走进树林,各自捕捉猎物,基本不会碰到!”

    渐渐的,走到了林子深处,东方珩转过身,看向十名御林军:“两人一组,分散开,寻找猎物!”

    “是!”御林军们应声,快速散开,瞬间消失在密密的树林里。

    沈璃雪看着树木,所过之处,除了树,就是草:“东方珩,咱们走了这么久,怎么没看到半只动物?”

    “或许咱们走的这个方向动物少!”东方珩轻轻说着,缓步前行。

    “这都过了两时刻钟了,你怎么一直慢腾腾的,半点儿都不着急?”还把侍卫们都遣散了,规定的时间,只有两个时辰。

    东方珩诡异一笑:“打猎不是人越多越好。”

    沈璃雪眨眨眼睛,不解道:“为什么?”她记得,贵族公子们打猎,都是身骑快马,射中猎物,让侍卫们去抓,或者,拿个大网,让侍卫们配合着把猎物网起来。

    东方珩独自一人,可是无瑕分身!

    “嗖!”左侧突然窜过来一只白影,东方珩看也没看,甩手扔过去一支利箭,利箭射进白影腿上,将它紧紧钉在了地上。

    小白影全身毛茸茸的,眼睛红通通,耳朵长长的,腿被钉住,怎么扯都动不了半分,怯怯的看着东方珩,沈璃雪,瑟瑟发抖。

    “白兔!”沈璃雪快步上前,拔出利箭,将小白兔捞了起来,胖胖的小身体,怯怯的小眼睛,和夜千泷送她那只长的一模一样。

    “你喜欢?”东方珩走上前来,看沈璃雪抱着白兔爱不释手。

    “嗯!”沈璃雪点点头,满目柔光,女孩子嘛,都喜欢这些可爱小动物的。

    “送给你!”东方珩揪揪小白兔的耳朵,这不是夜千泷送璃雪那只。

    “谢谢!”沈璃雪笑意盈盈,看看小白兔受伤的腿,拿出金创药,小心翼翼的涂抹,包扎。

    “东方珩!”伴随着急速的破风声,南宫啸拿着弓箭飞了过来,看着沈璃雪怀中的小白兔,傲然道:“你们走了这么久,这只兔子是唯一的一只猎物吧!”

    沈璃雪一怔:“你怎么知道?”

    “这附近被人放了点特殊的东西,动物们全都退避三舍,是不会过来的,这只小白兔是为了逃避本世子的追捕,才误闯进这里……”南宫啸传笑非笑的看着东方珩,堂堂青焰战神,被人暗中下了绊子。

    “东方珩,你是不是早就料到附近被人做了手脚?”东方珩在边关时常进山林,走过一大段路,还不见动物,他肯定会起疑,但他们一路走来,东方珩异常平静,好像对所有的事情都见怪不怪。

    “雕虫小计而已,不值一提!”东方珩勾唇冷笑,小打小闹,他根本没放在心上,抬头望望天空,时候不早了,锐利的目光四下望了望:“走这边!”

    南宫啸挑挑眉,洞察力很高嘛,那个方向,猎物最多:“猎物们很狡猾的,东方珩,你看仔细些,免得错过了!”

    沈璃雪看着怀中的白兔,皱着眉头,快步越过南宫啸,追上了东方珩,喃喃自语:“山林间的兔子都是灰色的,这里怎么会有只白兔?”

    东方珩看了兔子一眼:“可能是家养的,逃到山里来了!”

    “嗖!”一阵强烈的破风声响起,沈璃雪面前的地面上凭空出现一只被箭射穿的小狐狸!

    “不好意思,吓到璃雪了!”东方湛从左侧走了出来,容颜俊美,长身玉立,身负长剑,气势逼人,侍卫们急步走上前来,捡起了小狐狸。

    “无妨!”沈璃雪不冷不热的回了他一句。

    东方湛也不气恼,看着两手空空的东方珩,笑的意味深长:“安郡王箭术高超,怎么还没打到猎物?”

    明明是句关切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来,暗带着淡淡的嘲讽与幸灾乐祸。

    沈璃雪柳眉微皱,驱逐动物的药物,难道是东方湛放的?再看他身后的侍卫,手中都拿着两三只动物,收获颇丰。

    “本王遇到的猎物都太小,没兴趣打!”东方珩冷冷看着东方湛。

    “是吗?”东方湛嘴角扬起的浅笑似无声的挑衅:“安郡王准备打只什么样的大猎物?”

    “自然是林子里少有的。”东方珩看着沈璃雪怀中的白兔:“兔子,狐狸数量繁多,性子温和,打它们,显示不出箭法高超,也显示不出武功高强,想成为御林军统领,打的猎物要与众不同,能展示出自己的才能!”

    “受教了!”东方湛温和的笑容僵了僵,他打的最多的猎物就是狐狸和兔子,东方珩在变相嘲讽他只会打小动物,没有真本事。

    “那本王就静等安郡王的大猎物了!”他就看看,东方珩能打只什么样的奇异动物。

    “璃雪郡主的兔子好可爱!”李幽兰凌空飞来,轻轻落到了沈璃雪面前,看着她怀中闭眼休息的白兔,笑容璀璨:“我能抱抱它吗?”

    “它受了伤,在休养,最好不要移动,如果李小姐喜欢兔子,可以让湛王爷给你打一只!”沈璃雪别有深意的看了东方湛一眼,他打的兔子都是死的,东方珩打来的是活的,两人的箭术,已经分出了高低。

    东方湛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他射箭时,只是单纯的在打猎物,每一箭都是下了死手的,猎物自然会被射死,如果要比试抓活的兔子,狐狸,他也能打到。

    “兔子毛毛好柔软!”李幽兰轻轻笑着,纤白的小手爱怜的抚了抚白兔毛,爱不释手:“表哥,你也帮我打只活的白兔好不好?”

    “好!”东方湛冷冷应了一句,顺着小白兔,看向沈璃雪:她居然还喜欢小动物。

    “小白兔,真可爱!”李幽兰啧啧赞叹,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脚踢到了长长的裙摆上,纤细的身体对着沈璃雪狠狠撞了过去。

    沈璃雪静静站着,璀璨的笑容微微凝深,在李幽兰撞到她的瞬间,猛然转过了身,反踢一脚,狠狠踢到了李幽兰身上,助她用力向前栽。

    “砰!”李幽兰满目惊慌着,伸手乱抓,却什么都没抓到,极力想稳住身形,却换来更狼狈的摔落,重重倒在了地上。

    让人惊奇的是,她倒地的瞬间,身下那片地面,快速凹陷了下去,她纤细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栽进深坑:“救命!”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

    东方湛目光一凝,修长的身形瞬间来到坑边,伸手抓住了李幽兰的手腕。

    李幽兰半挂在深坑里,吓的花容失色,说话也不怎么连贯了:“表……表哥……”

    沈璃雪抱着白兔,低头看去,烟尘弥漫间,陷阱底面上放着一地寒气森森的长长钢针,闪烁着幽幽的光芒,如果东方湛没有拉住李幽兰,她就掉落进去,已经被钢针扎穿了。

    当然,如果她没有避开李幽兰的重撞,那被撞进陷阱里,被钢针扎穿的就是她!李幽兰的心思真是歹毒。

    东方湛皱皱眉,抬臂将李幽兰拉了上来,看着烟尘弥漫的陷阱,利眸中闪烁着冰冷的厉色:“林子里太危险,你还是回外面等着吧!”

    言毕,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

    李幽兰颤抖着站起身,拍拍胸口,一颗心惊魂未定,好险,好险,差一点儿就没命了,抬头见东方湛已经走远,急急追了上去:“表哥,等等我……”

    东方湛,李幽兰,侍卫们都走了,沈璃雪正欲仔细看看那个陷阱,余光看到了怀中的兔子,惊呼:“我的白兔!”

    东方珩,南宫啸侧目看去,她怀中那雪白的一团,变成了乌黑一片,眼睛紧闭着,毛发乌黑油亮,嘴巴之类的也都是黑色,成了一只真真正正的小黑兔。

    南宫啸挑挑眉:“李幽兰给白兔下了毒!”她下毒之法不算很高明,却让人防不胜防。

    “兔子已经死了!”东方珩手一扬,乌黑的兔子从沈璃雪怀中飞出,落向远处,兔子全身都是毒,再抱下去,估计她也会中毒。

    沈璃雪时刻防备着李幽兰,却没想到,她会因为自己没让她抱兔子,就下毒毒死白兔,心思真是歹毒。

    沈璃雪的外衣上沾了毒,不能再穿,东方珩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到了她身上:“前面有许多猎物,我再给你另打一只!”

    沈璃雪点点头,清冷的眸中闪烁着点点暗芒,李幽兰设计她,明目张胆给她下毒,她绝不会放过她。

    “这里怎么会有陷阱?”沈璃雪看向两米深的深坑,进林子前,她问过东方珩,这林子里,明明没有任何陷阱的。

    南宫啸捻起一把泥土,仔细看了看:“陷阱的泥土还很新,应该刚挖了没几天!”东方湛一直在这附近捕捉猎物,难道说他早猜到会来皇家猎场,提前挖了陷阱抓猎物?

    “如果陷阱真是东方湛挖的,那他挖了肯定不止一个!”沈璃雪,东方珩,南宫啸相互对望一眼,转身在附近仔细查看,一刻钟后,找到了四五个陷阱。

    看着陷阱中的长长钢针,沈璃雪目光闪了闪,小心的跳进了陷阱里。

    “璃雪,你干什么?”

    “给东方湛,李幽兰送点礼物!”沈璃雪诡异一笑,在东方珩,南宫啸的注目礼中,将自己的外衣在最中间的几枚钢针上轻轻抹了几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5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54 安郡王对战湛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54并对腹黑郡王妃154 安郡王对战湛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