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揪出凶手

    湛王府座落在京城繁华之地,巍峨庄重,府内守卫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东方珩却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带着沈璃雪,巧妙的避开府内的明岗暗哨,潜入内院。

    东方湛还没娶正妃,也不见姨娘,小妾,丫鬟,整个内院静悄悄的,空若无人,沈璃雪随东方珩走在隐蔽小路上,看着一排排紧闭的房门,压低了声音:

    “东方珩,你觉得东方湛私造的那些羽箭会放在哪里?兵器库吗?”

    圣王府,战王府都有兵器库,盛放着刀,剑,匕首,羽箭等各种兵器,沈璃雪觉得湛王府的兵器,应该也是放在兵器库里的。

    前方的青石路蜿蜒曲折,在阳光下反射出点点寒芒,东方珩目光一凝:“东方湛很聪明,私造的羽箭不会放在明面上!”

    兵器库时常有人来来去去,羽箭放在那里,很容易被人发现。

    沈璃雪蹙了蹙眉:“那他会将羽箭放在哪里?”

    “当然是只有他自己能进出的地方!”东方珩锐利的目光扫过纵横交错的条条道路,缓步走进一条长廊,优雅,从容的姿态仿佛是在散步。

    沈璃雪眼睛一亮:“他的房间!”

    东方珩点点头,停在一间房屋前,仔细聆听片刻,确认四周无人,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外室摆着一套紫檀木的桌椅板凳,名贵优雅,高贵大气,内室门是一帘青竹帘,清新雅致,散着若有似无的竹香。

    内室里一张紫檀木大床几乎占了大半个房间,藏蓝色的帐幔,藏蓝色的枕头,藏蓝色的床单,藏蓝色的锦被沉稳庄重,也显示这完全是男子的房间。

    东方珩锐利的目光扫过大床,枕头,帐幔,落在了窗前的书桌上,缓步走了过去,看着桌子上的笔墨砚,以及一张张空白纸张,微微蹙眉,仔细望望四周,没看到羽箭,兵器的影子。

    “璃雪,小心一些,尽量不要碰房间里的东西,以免暗格里射出羽箭!”

    “我知道!”沈璃雪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的走着,细细寻找着兵器,内室的布置很简单,也很大方,所有摆设一目了然,她反复看了好几遍,也没发现一件兵器。

    难道东方湛将兵器都放进了暗格里?

    东方珩的枫松院内室里就有六个暗格,一些相对隐秘的东西,他都放在暗格中,别人轻易找不到。

    东方湛暗格的机关在哪里?

    沈璃雪皱眉思索,审视的目光突然看到窗外闪过一道人影,猛然一惊,低呼:“什么人?”

    身形一闪,窈窕的身影就欲窜向窗外,抓住那人,防止秘密泄露。

    不料,她刚刚跃到窗边,脚下突然踩空,纤细的身影径直掉进了陷阱里。

    “璃雪!”东方珩一惊,衣袂飘飞间,他来到陷阱前,伸手去开机关。

    “嗖嗖嗖!”数不清的侍卫,暗卫从门口,窗子窜了进来,手持寒光闪闪的长剑,对着他周身要穴,快速刺了过去。

    沈璃雪摔到陷阱底,头脑一阵晕眩,如置云里雾中,身下的环境软绵绵的,就像掉进了厚厚的棉花堆里,没有预期的疼痛,头顶上方传来一阵轻响,是陷阱口自动关闭了。

    “想不到你也来了王府!”熟悉,温和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沈璃雪一惊,猛然抬头看去,迷蒙的视线中现出一张红木圆桌,圆桌旁坐着一道宝蓝色的身影,一手持酒壶一手持酒杯,悠闲自在的轻品美酒,英俊的脸庞,温和的笑容,正是东方湛。

    “你早就知道我们会来?”沈璃雪眯眼看着东方湛,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惬意的猎人,算准了猎物会来,一早就设好了陷阱,悠闲自在的准备捕捉。

    “本王只算到了东方珩会来,没想到你也跟来了!”东方湛放下酒杯,暧昧的目光扫过沈璃雪所处的环境:“你没摔伤吧?”

    沈璃雪低头一望,她半躺在一张大床上,厚厚的锦垫,锦褥被她压凹一大片,难怪她突然掉落下来,依然毫发无伤。

    这是东方湛的王府,东方湛的房间,东方湛的床!

    她一惊,像被火灼了一样,快速翻身下了床!

    东方湛蹙眉,她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逃离救她一命的床,是因为床的主人是他吗?

    淡淡的酒香飘散,沈璃雪抬头一望,东方湛放下酒杯,向她走了过来,嘴角噙着一抹诡异的笑。

    “东方湛,你要做什么?”沈璃雪冷声质问着,悄悄后退,清冷的目光不着痕迹的四下打量,寻找出去的门窗。

    东方湛看出了沈璃雪的用意,勾唇一笑:“这是密室,没有窗子,门是封死的,需要触动机关才能打开,你找不到机关,就走不出密室!”

    沈璃雪眉头轻蹙,冷冷看着东方湛:“你别得意的太早,东方珩会进来救我的!”她出不去,不代表东方珩进不来。

    东方湛挑眉:“他被本王的侍卫纠缠住,一时半会儿脱不了身!”

    沈璃雪雪眸微眯,凝神细听,头顶上方果然传来阵阵打斗声,声音很弱,打斗却很激烈,东方珩的确被湛王府的侍卫们拖住了。

    “外面在打斗,咱们就这样站着,是不是太无聊了?”东方湛压低了声音,透着无尽的暧昧。

    “湛王爷是武功高强的男子,欺负我一名弱女子,打赢了也不算本事!”东方湛的武功和东方珩不相上下,和他较量,沈璃雪根本就没有半分赢的希望。

    “本王何时说过要和你比试武功?”东方湛骤然欺近沈璃雪,素手挑起她一缕发丝,淡淡幽香飘散,让人心神荡漾,他目光沉了沉,声音更加暧昧:“我们可以做点其他事情!”

    沈璃雪目光一寒,胸中怒火燃烧,强忍着没有发作,后退一步,戒备森森的瞪着东方湛:“你是青焰湛王,身边不缺女人,何必找我麻烦,再怎么说,我也是战王爷的义女,和你是堂兄妹!”

    她的武功和东方湛差了一大截,如果正面交手,她必输无疑,想要脱困,必须想其他办法,可这密室是密封的,她还没找到机关,要如何摆脱东方湛?

    “你和东方珩也是堂兄妹,十天后就要成亲!”东方湛目光幽深,淡淡说着,长臂一伸,快速抓向沈璃雪。

    沈璃雪一惊,迅速转身避开,手腕一翻,三枚银针飞速射向东方湛。

    东方湛不闪不避,素手轻扬,银光闪闪的针夹在了手指尖,在夜明珠光下,散着银色寒芒:“沈璃雪,你逃不掉的!”

    低沉,诡异的声音听的人心底发寒。

    眨眼之间,东方湛又出现在沈璃雪旁边。

    沈璃雪手持匕首,快速刺向东方湛,东方湛漫不经心的躲闪着,看她的目光满是戏谑,出手速度很快,内力也算不错,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更能激起人的征服欲。

    东方珩武功高强,身边又有不少的厉害暗卫,侍卫们拖不了他太久,自己不能再浪费时间……

    东方湛的武功高的出乎了沈璃雪的意料,她集中了内力,以最快的速度出手,却伤不到他一分一毫,心思急转间,手腕突然被他紧紧钳制住,身体一轻,她被他扔向一边。

    重重摔在床上,头部传来阵阵晕眩,淡淡龙涎香萦绕鼻端,身上传来人的重量,沈璃雪一惊,快速抬头一望,东方湛英俊的容颜近在咫尺。

    “东方湛,你走开!”沈璃雪用力挣扎着,可东方湛的武功在沈璃雪之上,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他,胸中怒火翻腾,厉声怒斥:

    “你要打击东方珩,可以用其他方法,强迫女人,卑鄙无耻!”

    “本王这么做,不止是为了打击东方珩!”东方湛紧抓着沈璃雪的手腕,看着她由于气愤而嫣红,诱人的小脸,目光深沉着,素白的手不知不觉轻轻抚下。

    素白的手带着淡淡的酒香与龙涎香,味道十分好闻,沈璃雪却觉得恶心,猛然转过了头,怒斥:“东方湛,马上滚开!”

    东方湛的手落在了她头发上,若有似无的清雅香气飘入鼻中,他有瞬间的怔忡,声音低沉的让人心寒:“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我怎会放过你!”

    激烈挣扎,沈璃雪的衣袖滑落到臂弯,凝脂般的手臂上,一点暗色的朱砂迷乱人眼:她果然还是处子之身。

    东方珩病发,沈璃雪在圣王府照顾,与他共处一室之事,东方湛早就知道,他也猜测过两人可能发生了事情,但心里还是报着一线希望,没想到今日,希望成真。

    “东方湛,如果我出了事,事情闹到皇上那里,对谁都没有好处!”东方湛压在沈璃雪身上,紧紧钳制着她的手臂,她毫无反抗力,搬出皇帝,让他有所忌惮。

    东方湛诡异一笑,凑在沈璃雪耳边暧昧道:“你有没有闻到酒味?”

    沈璃雪身上压着个人,沉沉的,胸口闷闷的,转过头,不看东方湛:“废话,酒味那么浓,当然闻到了!”话一顿,她猛然意识到了东方湛的目的,狠狠瞪着他:“你……你是说……”

    东方湛在湛王府里喝醉了酒,沈璃雪来看他,他醉眼迷离间,和她发生了事情,就算闹到皇上面前,也不能全怪他,谁让沈璃雪在他喝醉时来湛王府的。

    “今天的一切,你都算计好了!”沈璃雪咬牙切齿,心思突然间又一沉,那支羽箭,难道是东方湛故意留下,引他们来湛王的?

    东方湛笑容诡异:“东方珩性子沉稳,心思敏捷,天大的事情,也触动不了他的心弦,不过,亲生大哥惨死,他绝对不会再冷静!”

    沈璃雪目光一凝,东方湛并不知道那支羽箭的事,看来,他的确在私造兵器:“东方洵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东方湛勾唇一笑,没有回答,在沈璃雪耳边轻轻吐气:“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不要浪费,如果事后东方珩不要你,我娶你!”

    “滚,我没兴趣嫁你!”沈璃雪冷冷瞪着东方湛,手脚都被束缚着,激烈的挣扎丝毫都影响不到东方湛,心急如焚,怎么办?怎么才能打开他?

    东方珩在外面和侍卫们打斗,她在这里和东方湛春宵,等东方珩摆脱了侍卫们,闯进这里,刚好能看到东方湛和她……

    东方湛是铁了心思要羞辱东方珩,一天之内,他死了大哥,即将迎娶的未婚妻失身于他人,等于狠狠打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在他严重的伤口上洒一把盐,人生还有什么比这更悲惨的。

    “嫁不嫁无所谓,今天,你是我的!”东方湛暧昧的说着,轻柔的吻落在沈璃雪头发上,淡淡清香扑面而来,很清新,很迷人,他心神有瞬间的恍惚。

    身下的小身体香香软软的,抱在怀里极是舒适,似乎比他以往遇到的年轻女子们都要迷人,目光深沉间,他素白的手探到沈璃雪腰间,轻轻扯开了长裙上的丝带。

    “滚!”沈璃雪激烈挣扎,小手突然碰到了一个冰冷的物体,随手拿了过来,是一只匕首,没有鞘,森森寒芒闪烁,猛然一看,这匕首和普通的匕首没什么区别,仔细望望,就会发现,它与那只羽箭所用的材料一模一样。

    东方湛果然把私造的兵器拿来了府里,暗藏在密室中,难怪他们在房间找不到。

    “你喜欢匕首,改天我送你几把精致的!”见沈璃雪怔怔的看着匕首,东方湛勾唇一笑,甩手将匕首扔了出去,现在这个时间,可不能拿匕首。

    东方湛!沈璃雪咬牙切齿,目光一寒,趁着他手臂放松的瞬间,巧妙的挣脱了他的束缚,拿出那柄弯弯的圆刀,对着东方湛狠狠扎了过去。

    眼看着圆刀就要扎到东方湛身上了,手腕突然被紧紧抓住,抬眸,正对上他似笑非笑的冰冷目光:“璃雪,你伤不了我的!”

    锐利的目光扫过那柄圆刀,东方湛目光一凛,是东方珩送她那柄,也是他输掉的见证。

    狠狠将沈璃雪的手腕拍到床沿上,圆刀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东方湛紧紧钳制住沈璃雪的手腕,阴沉着面色俯下身,吻向他向往了已久的神圣之地。

    “东方湛,你滚开!”沈璃雪挣扎着,不断摇头,躲闪东方湛的吻。

    东方湛察觉到头顶的打斗声小了下去,东方珩可能已经冲破了重围,赶来这里,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打击东方珩也好,喜欢沈璃雪也罢,他今天必须得到她。

    伸手扣住沈璃雪的后颈,她再也不能移动半分,无视她愤怒的快要喷火的目光,他闭了眼睛,吻向她的香唇,芬芳的气息扑面而来,很清新,很迷人,是沈璃雪独有的味道。

    另只手寻到她的衣扣,猛然一扯,颗颗扣子掉落,衣襟敞开大半,露出她娇嫩如雪的肌肤,他幽深的眼眸又暗了几分。

    东方湛双手都在忙,沈璃雪的手臂脱了钳制,美眸寒光闪闪,捏着数十枚银针,狠狠扎到了东方湛穴道上。

    东方湛闷哼一声,动作一顿,远离沈璃雪少许,她趁机打开他,快速翻身下了床,奔向小圆桌,直觉告诉她,出去的机关就在那里。

    东方湛目光一凝,拔下穴道上的银针,修长的身影也下了床,一步一步,慢慢走了过来,阴沉的脸色,阴冷的目光,宛若地狱修罗:“璃雪,我本打算给你一个难忘的初次,可惜,你太冥顽不灵了!”

    “多谢湛王好意,我不需要!”沈璃雪一字一顿,目光清冷,抓起一张椅子,对着东方湛狠狠砸了过去。

    见东方湛抬起手掌,瞬间将椅子打散,碎片乱飞间,沈璃雪还来不及逃离,东方湛已经到了近前。

    这是一场武功与速度的较量,沈璃雪不是东方湛的对手。

    他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沈璃雪有现代的对敌招式,有东方珩一的半内力,还学会了轻功,能和苏雨婷,阮初晴,秦若烟较量,但面对东方湛,她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东方洵的武功和东方珩,东方湛相差不多,她用长鞭和他打几十个回合,并不是她武功高,而是他故意让着她。

    那个神情淡漠,飘逸如仙的男子,就是死在了眼前这名修罗手里。

    东方珩,那个她心爱的男子,也将遭受他的羞辱,她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转过身,沈璃雪对着一面墙壁撞了过去,她仔细观察过,这面墙壁是门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她运气好,这真是门,她撞破,逃出东方湛的掌握,如是她运气差,撞死,东方湛也休想再羞辱东方珩。

    看着沈璃雪奔跑的方向,东方湛目光阴沉,抬步追了过去:“璃雪,不要!”声音中居然带了莫名的恐慌。

    身后脚步声渐近,很快就要追上她了,沈璃雪目光一凝,双足猛然一点,纤细的身体径直撞向墙壁。

    “砰!”身体撞到墙上,居然软软的,没有预想中的疼痛,眼前是一片白色,鼻端萦绕着熟悉的松香,沈璃雪一惊,抬头看去。

    东方珩英俊的容颜映入眼帘,眸中闪烁着她看不懂的幽深光芒:“璃雪!”低沉的呼唤深情无限。

    “你来了!”沈璃雪的眼睛晶晶亮亮。

    东方珩点点头,他来了,来保护他想要守护一生的女子。

    看着她凌乱的发髻,及笄礼服掉了扣子,开了线,有些残破,暴露在空气中的娇嫩肌肤,气愤的眼眸,微微泛红的小脸,东方珩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到她身上,黑曜石般的眼瞳深不见底,如玉的手指猛然握了起来,冷冷看向密室内的罪魁祸首,东方湛。

    看着紧紧相拥的东方珩,沈璃雪,东方湛觉得无比刺眼,对他百般抗拒,不假辞色的沈璃雪,居然和东方珩这么亲密,不等东方珩发难,他已挥掌打了过去。

    东方珩目光一寒,无边的冷意迅速漫延,强势的掌力迎着东方湛快速挥出。

    “砰!”两掌相对,地晃屋摇,东方珩抱着沈璃雪借势后退几十米,腾至半空中,冷眼看向石屋中的东方湛:“多谢湛王相送!”

    东方湛追到门口,看着半空中相携离去的亲密身影,咬牙切齿,东方珩不想和他交手,那一掌,只是利用他的内力逃离,可恶,又被他算计了一次!

    “嗖!”四五道黑色身影窜至半空,寒光闪闪的长剑,快速刺向东方珩。

    东方珩冷冷一笑,连出两掌,四名黑衣人皆被他强势的内力震伤,重重掉落下去。

    一名黑衣人饶到了沈璃雪旁边,伸手欲抓她,沈璃雪素手一扬,几枚银针飞出,狠狠扎到黑衣人穴道上,他低呼一声,摔向地面。

    沈璃雪目光一凝,看着下落的黑衣人,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听过。

    黑衣人袭击失败,东方湛好看的剑眉紧紧皱了起来,目光一寒,抓过一旁的弓箭,搭弓上弦,三枚羽箭带着凌厉的攻势,飞速射向东方珩。

    身后,厉风呼啸,东方珩看也没看,猛然挥出一掌,强势的掌风将羽箭打散,一支射到屋门上,一只射到大树上,还有一只径直射到了东方湛眼前的地面上,箭尾上的羽毛在空中轻轻飘动,就像东方珩对他露出胜利微笑。

    余力重重落到屋顶上,好好的房子被打出一个大洞,片片红瓦噼里啪啦掉落下去,砸的里面的人晕头转向。

    看着东方珩身形翩飞,胜利的远去,东方湛面色黑的能滴出墨汁来,他设计对付东方珩,不但没设计到人,却被东方珩反将了一军,毁了多年的心血,可恶!可恶!

    他不比东方珩差,沈璃雪为什么对东方珩那么死心塌地,理都不理他。

    东方珩那一掌威力巨大,声响也很大,惊动了附近的巡逻侍卫们,动作有序的急速赶了过来,带兵之人是武国公林岩。

    “东方珩,我在密室里看到那种铁打造的匕首了!”沈璃雪看一眼残破的房屋,悄声耳语。

    东方珩勾唇一笑:“摆脱湛王府侍卫时,我也发现了那种兵器!”

    低头看着沈璃雪凌乱的衣服,他目光阴沉:“你还好吗?”

    他猜到东方湛会设计他,却没料到,东方湛会将主意打到沈璃雪身上,那道石门很坚硬,人根本撞不破,如果他再晚到一步,她用的力道再巧妙,也会撞墙身亡!

    微张的大手猛然握了起来,东方湛,可恶!

    “我没事!”沈璃雪裹紧衣服,遮住狼狈:“那个,我和东方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他就只吻了下她的头发,撕破了她的衣服,除此之外,没再有其他接触,知道东方珩不会误会,她还是想解释清楚,她喜欢东方珩,在意他对她的态度。

    “我知道!”东方珩抱紧了沈璃雪,就算真的出了事,也不是她的错!是他太大意,低估了东方湛的卑鄙无耻!

    大批侍卫蜂拥而来,他手臂一紧,抱着沈璃雪落到街道的最尽头,远远的看着林岩站在王府门前和管家说着什么。

    沈璃雪蹙了蹙眉:“管家不会让岩表哥进府查看的!”堂堂湛王府,岂能容人带兵随意进出。

    “我知道!”东方珩阔步走了过去,他打烂湛王府的屋顶,就是为了引巡逻侍卫们过来,怎么能不进湛王府。

    “出什么事了?”

    东方珩缓步走着,衣袂飘飞,目光冷冽,侍卫们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道路。

    “安郡王!”管家目光凝了凝,随即恢复正常,笑呵呵的招呼着:“王爷喝醉了酒,和侍卫们一起练功,不小心把屋顶打烂了,惊动了郡王爷,不好意思!”

    刚才他就是用这番话敷衍了林岩,林岩不知情,也没起什么疑,至于安郡王,他出了府,又回来,肯定是在故意挑事,自己一定要小心应付。

    “湛王喝醉,应该是有心事,武国公,随本王进去看看!”东方珩说的大义凛然,抬步就要往里闯。

    “是!”林岩是将军出身,一直保持着在边关时的军纪,东方珩是主帅,是他的首领,东方珩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当即翻身下马,甩手将缰绳扔给侍卫,准备进府。

    “郡王,武国公,王爷已经睡下了,怕是无法招待两位!”管家急忙伸臂拦下两人,面上赔着笑,心里却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现在的王府,不能让外人进去。

    “本王只是去看看湛王,不会打扰到他休息!”东方珩冷冷说着,抬步欲走。

    管家上前一步,再次阻拦:“郡王,王爷她……”

    东方珩目光一冷:“湛王喝醉,大闹自己王府,分明是心中郁结,若是出了事,你可担待的起?”

    “安郡王请放心,卑职定会竭尽全力保护王爷……”管家双手抱拳,深施之礼还未行完,东方珩已越过他走进王府。

    林岩紧随其后,几名侍卫也快步跟上。

    管家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狠狠跺跺脚,对着两边的侍卫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看好巡逻侍卫,急步去追人:“安郡王,武国公……”

    东方珩脚步极快,避过府里侍卫们,引着林岩,巡逻侍卫急步走向打烂的房屋。

    房屋前,东方湛面色阴沉,看下人来来回回搬东西,看着阔步前行的东方珩,他利眸微眯,眸底厉光闪烁,打烂了他的屋子,东方珩居然还敢再回来?沈璃雪没跟着进来,他是不敢再让她冒险了么?

    “安郡王,武国公……”东方珩,林岩速度太快,管家跟不上,拼尽全力,急急忙忙跑了过来,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不是说湛王爷喝醉了在休息吗?”东方珩看着意识清醒,安然无恙的东方湛,利眸中闪烁着幽暗的冷芒。

    “这……王爷他……”管家笑容一僵,东方珩身上散发的强势压力压的他险些喘不过气,不停用衣袖擦试额头不断冒出的冷汗,小心翼翼的看向东方湛。

    湛王交待他的事情,他没有做好,让东方珩,林岩闯了进来。

    “本王服了解酒丸,清醒了?”东方湛暗暗瞪了管家一眼,冰冷的目光落到东方珩身上,他为了制造酒后乱性的假相,不但喝了酒,也在身上洒了些许酒,现在派上了用场。

    东方珩去而复返,究竟是何用意?

    “湛王爷在借酒没能消愁?”东方珩勾唇冷笑,锐利的目光在下人们抬的箱箱物品上来回扫视。

    “本王累了,想休息,安郡王,武国公请回!”东方湛顺着东方珩的目光,看到了一只只木箱,目光一沉,心中升起很不好的感觉,冷声下了逐客令。

    “这一箱又一箱的,都是什么?”东方珩锐利的目光射向箱子,仿佛要穿透箱壳,看透里面的物品。

    “兵器!”青焰皇室的皇子们都习武,王府都有为数不少的兵器,东方湛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不过,他平静的声音中暗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如果东方珩没有打破他的屋顶,他哪需要这么大费周章的转移物品。

    林岩,巡逻侍卫!

    东方湛的目光猛然一凝,东方珩去而复返,还带着他们来王府,会不会是察觉到了什么?事情有些不对。

    “是吗?”东方珩漫不经心的说着,如玉的手指猛然一弹,一道强势内力狠狠打到了一只木箱上,木箱被打破,里面的羽箭噼里啪啦掉落一地。

    羽箭尖在阳光中闪烁着点点寒芒,东方湛一惊,抬起的脚步刚想迈出,余光看到东方珩,硬生生又顿了下来,一字一顿,厉声质问:“你干什么?”

    “你湛王府怎么会有这么多羽箭?”东方珩将他刚才的动作尽收眼底,嘴角浮现一抹冰冷的笑。

    “本王喜好练箭,府里当然要多备羽箭,不然,哪练得出三箭连发的绝招!”青焰京城人才济济,却极少有人能三箭连发,对自己练出的这一绝技,东方湛很是满意,也不怕别人知道。

    “三箭连发!”东方珩冷冷一笑,缓步走上前:“看来,这些箭都是湛王专用的!”

    “东方珩,你干什么?”东方湛身形一转,挡住了他的去路和视线,目光阴沉着,回头向下人使个眼色。

    下人心神领会,心中焦急着,加快了捡箭速度,可羽箭的数量太多,他们没有三头六臂,捡了半天,地上还散着一大堆。

    “本王只是想看看湛王爷的羽箭,你怎么这么紧张?难道这羽箭有问题?”东方珩冷冷看着东方湛,目光阴沉,压低了声音,暗带着凌厉。

    东方湛面不改色,神情冷傲:“本王的羽箭能有什么问题?”

    “既然没问题,为何怕本王查看!”东方珩袖袍一挥,一根飞到了他手中,凝了眼眸,仔细查看。

    东方湛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目光幽深似潭,这些箭和普通箭没什么区别,东方珩应该看不出破绽,如果他自乱了阵脚,只会如了东方珩的意。

    “林将军,看看这支箭!”东方珩看完箭,手腕一翻,那支羽箭落到了林岩手中。

    林岩长于军中,对箭非常熟悉,再加上又是东方珩吩咐,他看的格外仔细:“这箭的箭尖比咱们平时用的要稍长一点,能射的更深!”

    “这是本王改良后的箭,已经上报了父皇,打造出了不少,最晚下个月,青焰士兵们的箭就都可以换成这一种了!”东方湛语气傲然,改良羽箭,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东方珩冷冷一笑,在众人的注视下,迎着阳光,如玉的手指轻轻抚过箭尖,那层保护皮被徐徐除去,露出真实箭尖,在阳光下闪烁着幽幽的寒光。

    “这是,玄铁?”林岩震惊的看着箭尖,与东方珩第一次看到箭时一模一样,用玄铁来打造箭法,真浪费。

    “湛王爷,这是玄铁吗?”东方珩看向东方湛,目光冷若寒冰。

    “不是!”东方湛心中大骇,面上却镇定自若,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一种与玄铁相似的铁质,本王没那么大手笔,拿玄铁做箭尖!”东方珩发现了这支箭的与众不同,会不会也知道了其他事情?

    “湛王爷这些羽箭都是在哪里打造的?”东方珩冷声询问,步步紧逼。

    “当然是在兵部的造箭场。”东方湛面不改色的撒着谎:“这种箭打造了不少,本王多带几箱回来,不可以吗?”

    “郡王,您要的箭!”一名侍卫飞身过来,递给东方珩一支羽箭,箭尖的确和这只一模一样,但是箭尖颜色有些黯淡,与这只的寒光闪烁,并不相同。

    东方湛的目光瞬间一变,该死的,一定是东方珩察觉到了什么,箭,是自己太大意了。

    “湛王爷,兵部打造的新箭,与你这支所用材料不同啊,你确定你的箭是在兵部打造的?”

    东方珩暗带着浓浓怒气的冰冷质问在耳边响起。

    东方湛扫一眼羽箭,强压了心中的心绪翻腾,镇定道:“兵部每天都会打造很多羽箭,每次铁水不同,打出的箭也各不相同,这两支箭并不是同一天出产,光芒不同,也没什么好奇怪!”

    东方珩勾唇冷笑,还不肯承认自己的罪行么?东方湛还真是嘴硬。

    “郡王,这是射在洵世子胸口的羽箭!”一名顺天府侍卫捧着四五支羽箭急步走了过来。

    东方洵已死,他不知道东方珩要那胸口染血的箭做什么,不过,东方珩发话了,他们就照做,反正又不影响办案。

    东方珩拿着匕首,在东方湛惨白的面色中,一点儿一点儿,轻轻刮去箭尖上的血迹,将湛王府的箭和射死东方洵的箭放在一起,两只箭长短一致,形状相同,尤其是箭尖,闪烁着幽幽的冷芒,就像暗夜的偷袭之箭。

    “这……这……”众人震惊的无以复加,疑惑不解的看着那两只箭,湛王爷专用的箭,与射死圣王世子的箭一模一样啊。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东方珩猛然抬头,锐利的目光如利箭,冷冷射向东方湛,一字一顿:“害死我大哥的凶手,就是你!”

    东方珩拿着匕首,在东方湛惨白的面色中,一点儿一点儿,轻轻刮去箭尖上的血迹,将湛王府的箭和射死东方洵的箭放在一起,两只箭长短一致,形状相同,尤其是箭尖,闪烁着幽幽的冷芒,就像暗夜的偷袭之箭。

    “这……这……”众人震惊的无以复加,疑惑不解的看着那两只箭,湛王爷专用的箭,与射死圣王世子的箭一模一样啊。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东方珩猛然抬头,锐利的目光如利箭,冷冷射向东方湛,一字一顿:“害死我大哥的凶手,就是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58》,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58 揪出凶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58并对腹黑郡王妃158 揪出凶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