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大婚(下)

    天蒙蒙亮,沈璃雪回到璃雪阁,秋禾,燕月早已侯在门外,见她回来,急忙打了热水,笑意盈盈的服侍她沐浴、更衣,肚兜,里衣,嫁衣,都是鲜亮的正红色,宣召着她正室嫡妻的身份。

    随后,父母皆在,儿女双全,家事和睦的全福夫人为她绞脸,梳头。

    看着镜中小脸雪白,柳眉弯弯,樱唇红红的女子,沈璃雪眨眨眼睛,脸上的胭脂水粉扑了四五层,将她原来的肤色全部遮盖,新娘妆好浓。

    “璃雪真漂亮!”东方玉儿惊呼着,笑意盈盈的跑了过来,绯红色的衣袂轻轻飘扬,热情洋溢。

    沈璃雪看着镜中的东方玉儿,嘴角微挑:“你不是喜欢火红色的衣服吗?今天怎么换了绯红色?”

    “今天你是新娘,我穿大红色,岂不是抢了你的风头!”东方玉儿是皇室郡主,随心随性,却也心细如发,人家成亲,新郎、新娘是主角,她哪能再穿着大红衣衫来回跑。

    沈璃雪笑笑,东方玉儿性子活泛,却不大咧,思想周到,粗中有细。

    东方玉儿不知沈璃雪心中所想,围着她左看右看,越看越满意,美眸中满是赞叹:“珩堂兄真有福气,能娶到你这么美的新娘!”

    全福夫人也是笑容灿烂:“璃雪郡主也是我见过的所有新娘子中最美丽的,浓妆淡抹皆相宜!”

    “多谢谬赞!”沈璃雪微笑,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小手,两世为人,第一次成亲,嫁的又是她喜欢之人,莫名的有些紧张。

    “郡主,花轿到了!”燕月笑意盈盈的禀声自门外传来。

    沈璃雪一怔:“还差半个时辰才到吉时,花轿怎么这么早就到了?”

    “肯定是珩堂兄等不及,想早点把你娶回去,就来早了!”东方玉儿亲自捧来串着名贵东珠,宝石的华丽凤冠,笑的那叫一个暧昧。

    “郡主有所不知,皇室,王府迎亲,是无上的尊荣,新郎来的越早,对这门婚事越满意,新娘也越有面子!”全福夫人接过凤冠,小心的戴在沈璃雪发上,喜笑颜开:“再者说,璃雪郡主美丽无双,安郡王心中喜欢,自然等不及早来!”

    安郡王是青焰战神,人前总是冷冰冰的,任何人都休想窥视到他半分真实情绪,如今,他一反常态,提前来娶亲,对璃雪郡主肯定极是宠爱。

    能让青焰战神改变,这位未来安郡王妃,不简单。

    “璃雪郡主,恭喜你!”帘子挑开,楚悠然笑着走了进来,乌黑的发髻仅用一只玉簪轻轻挽起,美丽的小脸略施粉黛,白嫩红润,鹅黄的湘裙美丽、飘逸,整个人说不出的优雅,纤纤玉指中捧着一只精致的檀木盒:“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希望郡主不要嫌疑!”

    醉仙楼初次相见,她就觉得东方珩,沈璃雪异常相配,以为两人是夫妻,不想只是未婚夫妻,感情深厚,今天就要成为真正的夫妻,她相信他们两人一定会和和美美,成为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楚小姐送来祝福,我就已经很高兴了!”沈璃雪微微笑着,命秋禾收下了礼物,成亲的大喜之日,别人送来的祝福,她自然不会拒绝。

    李嬷嬷站在楚悠然身后,着着沈璃雪明媚的小脸,与记忆中林青竹那张美丽的小脸重合,眼角微微湿润,璃雪小姐长的真像青竹小姐,青竹小姐被骗,凄苦半生,早早香消玉殒,璃雪小姐嫁的是心爱之人,一定会幸福的!

    “郡主,吉时已到!”门外,响起丫鬟的禀报。

    全福夫人笑容可掬,有条不紊的指挥:“上轿时间到了,快把喜帕蒙上……把吉祥物都拿好,仔细看看,有没有落下什么……”

    正红色的喜帕盖于凤冠上,遮住了沈璃雪的视线,眼前只剩下一片大红色,耳边喜乐大作,她的心跳突然间加快,就要嫁给东方珩了,感觉很梦幻。

    沈璃雪怀抱着喻意平安,幸福美满的吉祥物,被全福夫人扶出了璃雪阁,耳边人声嘈杂,鞭炮声,恭喜声不断。

    再往前走,迎亲的锣鼓声震天响,欢庆的气氛冲散了沈璃雪心头的紧张,抱紧了吉祥物,沿着青石路缓缓前行。

    鞭炮声声,喜声漫天,沈璃雪出战王府,走向花轿,耳边传来东方玉儿的邀功声:“珩堂兄,新娘子我完好无损的给你送出来了,你准备怎么奖励我……”

    沈璃雪顶着红盖头,看不到东方珩的表情,却能清楚感觉到他看她的灼热视线,脸颊微微红了起来,只是三天不见,他当着众宾客的面,怎么也这么毫无顾及……

    “吉时到,新娘上轿!”司仪的高唱声响起,沈璃雪低了头,在东方珩的注视下坐进了花轿。

    皇帝亲自赐婚的安郡王妃,婚礼办的极是隆重,迎亲队伍前有御林军护街开道,左右两侧是吉祥如意数的丫鬟们正装打扮,手提花篮,一路倾洒,片片红色花瓣飘扬,所过之处,扬起阵阵芬芳。

    后又有乐队一路吹吹打打,再加上一百二十抬的嫁妆,整个队伍长近百米,声势浩大,极为壮观,道路旁的百姓们争相观看,热闹非凡。

    迎亲队伍走的很稳,轿中的沈璃雪还是有些晕眩,下了花轿,拜了堂,她和东方珩就是夫妻,一生一世,不离不弃,这一切就像是在做梦,美的让人不愿醒来……

    恍惚间,轿外响起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将喜乐声都给盖住了,轿子稳稳停了下来,轿帘掀开,阵阵欢声笑语扑面而来,沈璃雪莫名的有些紧张,一只如玉的大手伸了过来,紧紧握住了她有些发凉的小手,温柔的安慰在耳边响起:“别紧张,一切有我!”

    阵阵温暖透过指尖传入心间,沈璃雪乱跳的心快速安静下来,牵着红绸,随东方珩走向喜堂。

    圣王爷,圣王妃都已亡故,但老王爷还在,身着正服,翘首以待的坐在喜堂内,他身旁,站着一袭浅青衣衫的东方洵,他的重伤才好了三成,身体虚弱,面色也有些苍白,看着缓缓走进喜堂的一对新人,嘴角轻轻扬起,脸上带着笑意。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看着东方珩的大红喜袍与沈璃雪的正红嫁衣相得益彰,上面的金色丝线连成一线,流光溢彩,老王爷喜笑颜开。

    “二弟和弟妹的确很般配!”东方洵嘴角轻牵,堂还没拜,已经改了称呼。

    喜堂两旁站满了前来观礼的宾客,笑容满面,南宫啸站在众人之间,看着一袭大红嫁衣,缓缓停在房间中央的沈璃雪,目光阴沉着,眉头紧皱,用力摇着折扇,好像到了六月天。

    站在蒲团前,东方珩停步,如玉的大手紧握着沈璃雪素白的小手,看着身侧的美丽身影,深邃,锐利的眸中闪烁着点点温和的光芒。

    老王爷笑的意味深长:夫妻恩爱,很好,早点生个重孙给他抱。

    在众人的欢声笑语中,司仪走上前高唱:“吉时到,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四字一落,沈璃雪淡然的眼眸不自然的闪了闪。

    东方珩握紧了她的小手,嘴角微微扬起,在众人的祝福声中走向新房。

    新房是重新布置过的枫松院,添了许多女孩子喜欢的装饰,颜色,喜庆之中又不失雅致。

    高桌上,红烛燃烧着烈烈的火焰,喜娘笑容满面的将一柄如意秤递给东方珩:“郡王请挑盖头!”

    东方珩接过如意秤,缓缓挑起正红色绣着鸳鸯戏水的盖头,记忆中那张美丽的容颜映入眼帘。

    沈璃雪的眼前也终于亮了起来,不再是那一片的大红,美眸轻轻抬起,东方珩英俊的容颜近在咫尺,今天的他身着大红婚袍,少了平时的锐利清傲,多了几分睿智,沉稳,一双漆黑的眸子静静凝视着她,浅浅的笑意透过眼瞳,快速扩散。

    以前,两人几乎天天见面,但被东方珩这么注视,沈璃雪的脸颊还是微微有些发烫,眼睛眨了眨,略带娇羞的移开了双目。

    “新郎,新娘请喝合卺酒!”看着这一对异常般配的新人,喜娘笑意浓浓,用托盘捧着两只倒满酒的酒杯送了过来。

    东方珩,沈璃雪各自取过一只,手臂相交,交颈而饮,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亲密的饮酒,沈璃雪面颊发烫,红唇轻启,清爽可口的琼浆玉液喝入口中,带着浅浅的清香,流入心间。

    看着沈璃雪嫣红如霞的美丽小脸,东方珩眸底蒙上一层笑意,心神微微荡漾,转身看向众人:“时候不早了,都出去用膳吧!”

    呃,出去用膳!

    众人一怔,按照程序,东方珩应该出去招待客人,她们留下来陪新娘子说说话,聊聊天。

    可安郡王居然让她们出去,他留下来,对这新娘子真是喜欢的紧,一刻都不想离开。

    见众人站着不动,东方珩锐利的眼瞳微微眯了起来,眸中迸射出淡淡的冷意,四周的温度慢慢降了下来。

    众人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不自然的眨眨眼睛,转过身,蜂拥着快速向外奔去:“告辞告辞,我们去用膳!”

    安郡王要生气了,想想他在战场上的杀伐果断,她们哪里还敢再停留。

    “别推别推,我要撞门框上了。”混乱的人群中,一女子惊呼。

    “别挤呀,我出不去了。”又一女子轻呼。

    “走稳了,小心脚下。”

    蜂拥人群跑出房间的瞬间,东方珩袖袍一挥:“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隔绝了外面的喧嚣。

    新房内顿时一片寂静,高桌上的红烛烈烈燃烧着,发出轻微的声响。

    东方珩缓步走到床边,轻轻坐在沈璃雪身侧,长臂一伸,将她紧紧抱在怀中,熟悉的淡淡清香萦绕鼻端,感觉着沈璃雪真实存在的温软身体,他微闭了眼睛,嘴角轻轻扬起,他们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亲了。

    沈璃雪侧目看着肩膀上的英俊容颜:“东方珩,你真的不去前厅招待客人?”一般情况下,男子大婚,将新娘送到洞房后,都会去宴厅招呼客人,用过晚膳后才会再来新房。

    “爷爷、大哥会招待他们的。”东方珩睁开眼睛,凝望沈璃雪,墨色的眼瞳就如一汪深潭,越凝越深,似要将人吸食进去。

    他这新郎,大婚之日的主要事情可不是招待客人。

    “我们真的成亲了,感觉像做梦一样!”沈璃雪靠在东方珩怀中,轻声低喃,回想两人第一次见面剑拔弩张,谁能想到,半年后两人会成亲。

    “如果这是梦,我希望永远都不醒!”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轻轻伸出,摘下了沈璃雪头上的凤冠。

    凤冠是御赐的,上面镶满了贵重的宝石,东珠,沉甸甸的,估计有十几斤重,沈璃雪戴了一路,脖子都被压酸了,摘下后,顿觉一身轻松。

    沈璃雪还来不及松口气,东方珩性感的薄唇轻轻覆在了她香软的樱唇上,如玉的手指缓缓扯开了她嫁衣的衣带。

    沈璃雪望望窗外湛蓝的天空,含糊不清道:“现在是白天!”

    “无妨,别人不敢乱闯新房!”东方珩将沈璃雪压到床上,轻柔的吻渐渐加深,嫁衣的衣扣全部扯开,他的手指毫不客气的伸向里衣衣扣。

    之前两人是订婚,东方珩不想伤到沈璃雪,就一直克制自己,如今,两人成亲,无论做什么事都名正言顺,他再无顾及,想快些将眼前的妙人吃拆入腹。

    浓郁的香气在口中弥漫开来,不是东方珩的味道,也不是她的,而是她擦的唇红味道,沈璃雪眨眨眼睛:“新娘妆很浓,我去洗掉!”

    东方珩喜欢清新淡雅的香气,沈璃雪也是,唇红是用纯正的花瓣纯手工制作,无毒无害,还很清香,涂薄薄的一层有着原来花瓣的香,清新怡人,涂多了,味道浓郁,沈璃雪涂了一路,倒也习惯了,只怕东方珩不喜欢。

    “不用,这样也很好!”东方珩的声音低低沉沉,透着淡淡的暧昧,手指也成功解开了沈璃雪的里衣衣扣,露出正红色的肚兜,衬的她肤色更加白皙,细腻。

    东方珩幽深的目光瞬间黯了几分,如玉的手指探到了她后背上,伸手扯开了肚兜的带子……

    “东方珩,出来喝酒!”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高呼,一阵故意加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沈璃雪迷离的思绪瞬间清醒,美丽的小脸染了一层胭脂色,用力去推东方珩:“有人来了!”

    东方珩离开沈璃雪少许,幽深的目光看向窗外,眼眸中弥漫着浓浓的寒气,咬牙切齿:“南宫啸!”他来的真不是时候。

    “东方珩,满座宾客都在宴会厅等你过去敬酒,你呆在新房里,可不礼貌!”新房门从里面插上了,南宫啸进不来,站在门口,慢腾腾的摇着折扇,高声提醒。

    东方珩剑眉紧皱,隔着房门,扫了南宫啸一眼:“本王身体不适,暂时不宜敬酒!”

    “郡王迎亲时,身体明明好好的,怎么来了趟新房,就不适了……”这道男声不是南宫啸,而是秦君昊,他也来凑热闹了。

    “别是喝醉了吧!”南宫啸的声音低了下来。

    秦君昊的声音响起:“安郡王酒量极好,一杯交杯酒哪能喝醉,新婚大喜,要多喝几杯……”

    “你们走不走?”东方珩的声音低沉中透着丝丝冷意,听的人心底发寒。

    南宫啸不由自主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无奈道:“秦太子,你看到了,咱们请不动安郡王的,灌酒他的计划也无法实施了,回宴会厅喝酒吧,二十年的女儿红,数量不多,再不回去,酒就要被人喝光了!”

    南宫啸是被秦君昊硬拖着来请东方珩的!

    沈璃雪挑挑眉,新婚的习俗,她知道一些,前来参宴的宾客们多是年轻人,玩心重,灌酒新郎,让他无法洞房什么的,是贵族公子们最爱开的玩笑,东方珩是青焰战神,他们也想开开这种玩笑。

    门外瞬间一片沉寂,秦君昊幽幽叹息:“安郡王不招呼,咱们只能自己去喝酒了!”

    两人转身离开的瞬间,一名侍卫走了过来,恭声道:“安郡王,老王爷有请。”

    东方珩剑眉微挑:“爷爷有没有说什么事?”

    侍卫摇摇头:“没说,只说让您尽快过去。”

    东方珩眼眸微沉:“本王随后就到!”

    门外脚步声远去,东方珩侧目,看到沈璃雪已经坐起身,小脸嫣红如霞,眼眸清澈见底,素白的小手系着里衣扣,扣子很复杂,她扣了半天,才勉强扣上一颗。

    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东方珩伸出手,将他解开的扣子一颗颗全部扣上:“我去看看爷爷!”

    “嗯!”沈璃雪点点头,想说:“早点回来!”可转念又想,她现在说这句话,好像有其他的含义,嘴唇动了动,没说出来,小脸上的胭脂色更浓了几分。

    “我很快回来!”东方珩轻轻吻吻她娇艳的樱唇,眸中闪烁着轻轻的笑,有条不紊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装,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整个新房间只剩下沈璃雪一个人,四周寂静一片,燕月,秋禾不知去了哪里,东方珩说会很快回来,沈璃雪也就没让侍卫们去寻两人,下了床缓步走向屏风后,脸上的妆太浓了,她很不习惯,还是洗掉吧。

    东方珩好事被打扰,心情不爽,阴沉着面色走出枫松院,远处,一双利眸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眸底闪烁着阴冷的笑。

    身形一转,小心翼翼的避过枫松院外的暗卫们,潜入了新房。

    新房里红烛燃烧,一名身着绯色襦裙的美丽女子,正坐在梳妆镜前对镜梳发,红润的樱唇略显娇艳,白皙的脖颈上印着两三个深浅不一的吻痕,一看便知,刚才新房里必然发生了暧昧之事。

    眸中寒芒一闪,手指猛然挥出,隔空点了女子的睡穴,看她闭了眼睛,手中木梳掉落在地,软软倾倒,一道劲风瞬间来到女子身后,伸臂扶住了她柔若无骨的纤细身体。

    来者面如冠玉,温文儒雅,正是东方湛,低头看向怀中的女子,眼眸紧闭,吐气如兰,美丽的小脸是他记忆中的模样,却觉得有些别扭,好像有些不对劲。

    伸手触摸,满手水水润润,全是胭脂水粉,他轻轻皱眉,原是着了浓装,难怪小脸如此精致。

    轻扶着女子柔软的腰身,他利眸中闪过一丝冷冽,东方珩只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他新房中劫走已经喝了交杯酒的新娘。

    红烛哔哔啵啵的燃烧声响起,东方湛瞬间回神,这里是新房,他不能久留,抱着女子窜出窗子,他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当东方珩回来,发现新娘不见时,不知会是什么反应,他脸上的表情,肯定十分精彩。

    圣王府安郡王娶亲,皇宫皇子们都会前来庆贺,王府为他们安排了客房,东方湛抱着昏迷不醒的女子,避开府里的明岗暗哨和来来往往的客人,来到了自己休息的客房。

    轻轻将女子放在床上,仔细凝望,明媚的小脸细腻如瓷,染着淡淡的胭脂色,长长的睫毛卷而翘,乌黑的墨丝像花瓣一样,铺满了大半张床,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

    她是东方珩的心上人,也是他的,不过,她只喜欢东方珩,从未对他动过情。

    他究竟哪一点儿不及东方珩,为何沈璃雪不喜欢他?

    “湛王爷!”门外响起侍卫的声音。

    东方湛瞬间回神,伸手拉过一旁的薄被将沈璃雪整个盖住,急步走到了内室门口,见圣王府小厮将一只瓷碗交到他的贴身侍卫手中:“这是湛王爷的醒酒汤!”

    “辛苦了!”贴身侍卫礼貌客套。

    “应该的!”圣王府小厮呵呵一笑:“若是无事,小的告辞了,安郡王大婚,小的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东方珩大婚!

    东方湛嘴角扬起一抹冰冷的笑,他的大婚很快就会成为一个大笑话。

    身后传来一阵轻响,他目光一凝,猛然侧目看去,窗子微开,阵阵清风吹了进来。

    原是窗子没关好,被风吹开了。

    挥手关上房门和窗子,东方湛缓步来到床前,扯开被子,露出沈璃雪美丽的小脸,她静静睡着,丝毫不知自己落入了狼窝。

    看着她脖颈上的片片吻痕,东方湛只觉怒火中烧,双手毫不客气的用力撕扯她的衣服。

    沈璃雪穿的衣服不多,片刻就被东方湛撕成了碎片,散落一床一地,看着她洁白无瑕的美丽身体,他眸中的神色暗了几分,俯身压了上去。

    熟悉的清新香气,是独属于沈璃雪身上的味道,他贪婪的深深嗅食着,薄唇吻上梦想以久的樱唇,有些许的香甜,不似他想像中的那般美好,触手又是一片胭脂水粉,他微微皱眉,妆上的太浓,失了她的清新。

    轻柔的吻着她精致的锁骨,手掌下滑,触到了她右臂上的守宫砂,反复摩挲着,嘴角冷笑更浓,东方珩明正言顺的娶回沈璃雪又如何,现在,她是他的。

    冲破重重障碍,两人真正融为一体,女子低低的痛呼,东方湛眸中闪过一丝怜惜,低声安慰着,放轻了力道,待她完全适应,才正式攻城掠池,一时间,红帐翻滚,春色无边。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前院,后院都找过了,没人,这边找过了没有?”

    沉溺在温柔乡里的东方湛瞬间清醒,利眸中闪过一丝冷笑,他们终于发现新娘不见,找到这里来了么?

    东方珩的动作,倒也够快,不过可惜,他来晚了一步,沈璃雪已经是他的了。

    低头看着怀中女子,被他折腾的不轻,沉沉睡着,没有转醒的痕迹,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温柔,大婚之日,拜了堂,入了洞房,新娘却被别人捷足先登,东方珩的脸,怕是要丢尽了。

    沈璃雪这新娘在客房与东方湛发生事情,不能怪东方湛,东方珩有气也无法释放,肯定会迁怒沈璃雪,打她,骂她,或不要她,无妨,都无妨,他会娶她回湛王府!

    “砰!”紧闭的房门被人推开,率先闯进来的不是东方珩,而是一群下人,情欲过后的奢靡气息扑面而来,再看看满地凌乱的衣服碎片,众人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心中赞叹,真是劲爆。

    抬头,望到了内室大床上赤裸着胸膛的东方湛,以及他怀中抱着的美丽女子,瞬间惊的目瞪口呆:“湛……湛王爷……”

    “有事?”东方湛的声音,温和低沉,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薄被盖住了女子的身体,露出一张美丽的小脸,纤细的脖颈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吻痕,他要让众人看清,他怀里躺着的是谁,更让众人知道,他们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闹的人尽皆知,才能抢到沈璃雪,毫不留情的重重打击东方珩。

    “没……没事……”下人们急忙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湛王爷性子温和,风度翩翩,身边围绕着无数美人,却一直洁身自好,从不沾染女色,今天,他居然在客房里和女子春宵一度,是喝多了么?

    “打扰湛王爷了,小的们告辞!”湛王之事,下人们心里腹诽,却不敢多言,慌乱着,就欲转身离开。

    东方珩大步走了进来,看着东方湛怀中抱着的女子,锐利的目光瞬间眯了起来:“湛王爷真是好雅兴!”淡淡的声音中透着冰冷的寒意。

    “安郡王大婚之喜,不在新房陪新娘,怎么来了本王房间?”看着他寒光闪烁的眼瞳,东方湛连嘲带讽,东方珩生气、愤怒了么?呵呵,他的新娘,上了别的男人的床,换谁都会愤怒难消。

    众目睽睽之下,本是东方珩新娘的沈璃雪静静睡在他怀里,对东方珩来说,这是奇耻大辱,他在青焰,会一辈子受人指指点点,他越愤怒,东方湛越解气。

    只是,东方珩并没有像他预料那般暴跳如雷,冷冷望着他,声音平静无波:“圣王府请来唱曲的百花楼清倌不见了,爷爷和宾客们都想听她唱古老名曲,本王带人前来寻找,不想竟是被湛王爷独占着宠爱了!”

    百花楼清倌被他独占宠爱!

    东方湛猛然一惊,低头看去,由于刚才的激烈运动,怀中女子的小脸已被汗湿透,被薄被几下轻擦,胭脂水粉掉了大半,露出女子的素颜。

    小脸很美,却很陌生,和记忆中那张脸,完全不同。

    这不是沈璃雪!

    东方湛猛然一惊,甩手推开了女子,伸手拿过一旁的衣物,眨眼之间,穿戴妥当,看着女子陌生的小脸,利眸中怒火燃烧:东方珩早就猜到他会去新房劫持新娘,就扔了个冒牌货给他,再带人来看他出丑,可恶!

    女子重重摔到床上,剧烈的疼痛将她摔醒,慢慢睁开了眼睛。

    身体传来阵阵疼痛,身上布满了吻痕,再看看近在咫尺,面容冰冷的东方湛,她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樱唇紧咬,美眸中盈满了泪水,楚楚可怜:“湛王爷!”

    “别吵!”东方湛心烦意乱,抓人时,他仔细看过,那张脸,就是沈璃雪,可是事后,躺在他怀里的,却换成了另外一人,她脸上的胭脂水粉很厚,但他仔细检查过,女子耳后没有面皮,绝对不是易容,只是因为那一层胭脂水粉吗?将这名清倌,完全妆扮成了沈璃雪?

    东方湛不知道,现代的化妆术出神入化,恐龙也能给你画成芭比娃娃,沈璃雪用古代的胭脂水粉做掩饰,将这名清倌化成了自己的模样,设了个圈套让他钻。

    东方湛的吼声吓了女子一跳,美眸中的泪水连连,颤抖着声音道:“湛王爷可是讨厌妾身?”

    东方湛面色铁青,他中了东方珩的计,宠了青楼女子,想想就觉得恶心,全身脏的要命,恨不得一掌拍死这名清倌,讨厌?是厌恶到了极点!

    清倌咬紧下唇,美眸中噙着泪珠,抓着薄被裹紧身体,强忍着疼痛跳下床,对着墙壁狠狠撞了过去。

    “姑娘,别轻生啊!”两名粗使嬷嬷走上前,紧紧抓住了清倌的胳膊。

    清倌哭的凄凄惨惨:“小女子虽是青楼女子,却是卖艺不卖身,只想着将来从良,嫁个好夫君,如今失身,我也无颜面再存活于世……”

    悲伤的哭泣着,清倌就欲挣开粗使嬷嬷,再撞墙壁。

    “姑娘,今天是安郡王的大喜之日,不能见血啊!”粗使嬷嬷使劲拉住她,急声劝解着。

    清倌动作一顿,小手紧捂了小脸,哭声悲悲伤伤,更加凄惨,可谓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众人对他多了几分同情,略带责备的目光,悄悄看向东方湛。

    人家是一名清倌,污了她清白,却不要她,不是逼她去死吗?湛王爷性子温和,待女子一向很温柔的,为何对这名清倌,如此绝情?若是不喜欢她,何必要染指了人家,酒后乱性么?

    东方珩冷冷看着东方湛,东方湛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怒道:“怎么,安郡王准备替清倌说情,让本王纳她为妾?”

    别人或许不知道,东方珩应该很清楚,他最讨厌青楼女子,就算她是清倌,入了青楼,就永远都是清楼人,在他讨厌的范围之内。

    东方珩嘴角轻勾,傲然道:“本王不喜管别人闲事,不过,今天是本王大婚,本王不想见血,湛王爷明白本王的意思吗?”

    东方湛宠了清倌,害她失身,却又不要她,她碍于东方珩的威严,不会在圣王府惹事,但她性子清高,说不定出了门就会撞死在墙壁上,到时,还是给东方珩的大婚添了晦气。

    若要她不寻死,好好活下去,东方湛就必须把她带回湛王府,为奴为婢东方珩都不会过问。

    可清倌是东方珩用来设计东方湛的,他宠了清倌,已是失败一方,将清倌纳入府中,就等于被强塞了一个失败的纪念品,只要一看到她,就会想起自己被东方珩设计过,真真是气愤到了极点。

    “东方珩,你不要逼人太甚!”

    “湛王爷,男子汉大丈夫,自己犯的错,就要自己弥补!”东方珩冷冷看着东方湛,仿佛在说:“你宠了清倌,惹下祸端,难道还要本王给你收拾烂摊子?”

    东方泓气势凌厉,众人不敢看他,同情的目光依旧在清倌身上打转,真是可怜的女子啊,湛王爷怎么这么绝情。

    “如果湛王爷觉得事情难办,咱们可以进宫面圣,请皇上定夺!”看着东方湛燃烧着熊熊怒火的眼眸,东方珩不慌不忙,语气淡淡。

    青楼清倌,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湛王爷一句话就能解决,没必要闹到皇上面前,安郡王要进宫,有些小提大作。

    不过细细一想,大婚之日,象征着下半辈子的幸福美满,谁也不希望染血沾了晦气,安郡王是青焰战神,做事也很讲究,更加讨厌这些不吉利,进宫面圣,倒也无可厚非。

    反倒是湛王爷,怎么这么敢做不敢当!

    东方湛面色铁青,大手紧紧握了起来,苏烈,火阴山之事,他给皇上的印象已经很不好了,若是清倌一事再闹到皇上面前,皇上对他仅存的那几分期望也会消失。

    小不忍则乱大谋,他不能再给皇上留下坏印象。

    猛然抬头,他锐利的目光冷冷扫过东方珩,落在了哭泣的清倌身上:“你,随本王回府!”

    一名青楼清倌而已,算不得什么,他被逼着带人回去,是输给了东方珩,但那青倌已是他的人,他随便找个理由乱棍打死,别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是!”清倌哭泣着,盈盈行礼,长长的薄被掩去了眸中的喜悦。

    她的衣服已经被撕破,不能再穿了,圣王府里除了粗使嬷嬷,没有其他丫鬟,秋禾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给她,她相貌不俗,穿着丫鬟衣服,依旧清秀美丽,看直了许多下人的眼睛。

    计划失败,东方湛心烦意乱着,也没兴趣再多留,大步走出了房间,路过枫松院时,猛然侧目看向微开的窗子,窗子里光线很暗,他看不到人影,却知道,沈璃雪肯定就站在窗子旁边,冷眼目送他离开。

    她和东方珩联合起来算计他,真是夫妻情深。

    身后,清倌美丽无双,东方湛看也没看,恨恨的瞪了窗子后一眼,一甩衣袖,大步向前走。

    “东方湛计划失败,还被你反将了一军,回去后,肯定会暴跳如雷!”沈璃雪站在窗边,看着阳光中,快速远去的两道身影,蹙了蹙眉。

    “他再愤怒,也是输了!”东方珩和东方湛斗了十几年,深知他的性子,不能最后,他绝不会死心,东方珩一直防备着,终于没让他诡计得逞。

    “这还要多谢你的着妆。”东方湛很聪明,设计他更要小心谨慎,东方珩一直就没找到和沈璃雪相貌相似的人,没想到,她拿着胭脂水粉,在女子脸上随便涂涂抹抹,一张小脸就很像她了。

    “设计东方湛,很累人!”沈璃雪报怨一句,东方湛潜入新房抓人时,她远远的躲着,他的动作很快速,若坐在梳妆台前的是她,也躲不开那么快的袭击。

    “那咱们休息!”东方珩轻轻的话语透着暧昧,抱起沈璃雪,大步走向床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62》,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62 大婚(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62并对腹黑郡王妃162 大婚(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