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洞房花烛夜

    沈璃雪睁大眼睛看着东方珩:“天还没黑,宾客们也都在宴会厅用膳,你就不怕再有人趁机捣乱?”

    “东方湛被算计,大败而归,今天之内,没精力再卷土重来,其他名门贵族的宾客,不会,也不敢在圣王府捣乱!”

    东方珩沉声说着,嘴角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深邃的目光如一汪深潭,大步走到床塌前,小心翼翼的将沈璃雪放在了正红色锦褥上,伸手摘下她乌发上的发簪。

    瞬间,如瀑的墨丝徐徐散落,如一匹上好的锦缎,径直垂在沈璃雪身后,柔软顺滑,映着她美丽的容颜,高贵中透着说不出的清灵,优雅。

    东方珩利眸中闪过一丝惊艳,如玉的手指在她白嫩如瓷的脸颊上轻轻摩挲,光滑细腻的触感让他流连忘返。

    掌心的温度,透过小脸渗入肌肤,暖暖的,沈璃雪抬头,清澈的眼瞳水润盈动,闪烁着流光溢彩,对东方珩来说,就像是无声的诱惑,看她的目光,越发的炽热,低头,重重的吻上了她的樱唇。

    东方珩的吻热情如火,激烈的如同暴风骤雨,强劲有力的手臂一只紧箍着她的小腰,一只紧扣着她的脑后,不容她退缩,毫不客气的恣意品尝着她的甜美。

    他身上独特的松香气息如潮水一般,迅速将沈璃雪淹没,她唇齿间,呼吸里都是松香气,所有感官全都被他侵占,身体绵软无力,微微有些发颤,纤细的手臂潜意识的慢慢伸出,轻轻攀住他的脖颈,慢慢回应他的吻。

    东方珩修长的身躯猛然一震,翻身将沈璃雪压在床上,火热的吻落在她欣长的脖颈上,如玉的手指快速扯开她腰间的衣带,探上里衣的扣子,意乱情迷的低声呼唤:“璃雪……”

    “嗯!”沈璃雪心跳如鼓,脸红如霞,双臂紧抱着东方珩,承受着他的热情。

    正红色的外衣,里衣,不知不觉间被东方珩褪下,她光滑娇嫩的肌肤,在他指尖如一捧雪,柔软的不可思议,仿佛下一秒就会化去。

    滚烫的吻落在她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上,不停在她身上制造着独属于他的痕迹。

    沈璃雪半眯着眼睛,意乱情迷,恍惚间看到屋内明亮的光线,低喃:“天……还没黑……”

    “没人敢闯进来!”东方珩轻柔的吻落在沈璃雪额头,温柔的低语。

    “我……我是说……光……太亮了……”沈璃雪磕磕巴巴的说着,一张小脸瞬间红透,第一次和心爱之人坦诚相对,行夫妻间最亲密的周公之礼,她不想有太亮的光线。

    东方珩看着她嫣红的小脸,知道她是年龄小,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小女儿家的心思在害羞,眸中笑意浅浅,弹指一挥,大红色的帐幔脱离银钩,缓缓合拢,遮住了满床璇旖的春光。

    天色尚早,屋内也燃着红烛,帐幔落下,光线昏暗,更让人浮想连翩,沈璃雪胸口随着急促的呼吸,不断起伏,绣有鸳鸯戏水的正红色肚兜遮住了她胸前的美好,却更大程度的刺激着东方珩的感官。

    如玉的手指顺着她娇嫩的肌肤,缓缓来到柔美的后背,轻轻扯开了肚兜的带子,胸前传来阵阵凉意,她微闭着眼眸,小手下意识的紧揪住身下的锦褥。

    散发着少女芬芳的娇美身体绽放在眼前,东方珩墨色的眼瞳瞬间变的深不见底,修长的身躯感觉到她的僵硬,轻颤,他忍着体内不断奔腾的欲望,轻吻着她的眼睑,柔声安慰:“别怕,我会很小心的!”

    “我知道!”沈璃雪点点头,紧闭的眼眸,轻颤的睫毛泄露了她心中的紧张。

    东方珩扬唇浅笑,滚烫的吻越发轻柔,温柔的话语不断安抚着,沈璃雪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柔软的身体渐渐软如一汪春水,红唇轻启,潜意识的低喃:“东方珩!”

    “怎么还叫我东方珩?”东方珩利眸中闪烁着不悦,惩罚般用力咬了咬她的嘴角。

    “珩!”沈璃雪迷离的眸中泛着盈盈水气,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就像一把小扇子,俏丽可爱。

    东方珩的目光又深了几分,薄唇含着她的香唇,细细品尝,慢慢描绘着她的唇形,见她已经完全放松,目光猛然一沉。

    撕心裂肺的疼痛猛然传来,沈璃雪瞬间清醒,痛呼声尚未出口,已被东方珩紧紧噙住香唇,将呼痛声悉数吞入腹中,眼角微微温润,长长的睫毛上也染了点点水珠……

    抬眸看向东方珩,却见他额头布满了汗珠,如玉的手指轻抚她美丽的小脸,眸中也闪烁着少有的焦急:“你还好吗?”

    谁说女子初次痛一下就会没事的,他看沈璃雪疼的小脸都要变色了。

    “没事!”沈璃雪嘴角扬扬,牵出一丝浅浅的笑,慢慢伸出手臂,紧紧抱住了东方珩,靠着他滚烫的身躯,缓解身体的疼痛。

    亲密的动作对东方珩来说无异于无声的邀请,他高悬的心渐渐放下,放轻了动作,和她真正融为一体。

    坦诚相对,滚烫的肌肤上传来东方珩的重量,脖颈上喷洒着灼热的气息,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怎么这么疼?

    难道是因为这具身体还太小的缘故?十五岁,在现代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学生,到了古代居然可以成亲生子了。

    “别走神!”东方珩低头,吻住那两片香香软软,让他欲罢不能的樱唇,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两人一起共舞,怎么能走神。

    沈璃雪小脸嫣红,眼神迷离,带着疼痛、甜美与东方珩尽情缠绵,渐渐的,疼痛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像翱翔在云端,自由自在的飞,欲生还死,欲颠还狂……

    高桌上,红烛跳跃,摇曳生辉,大红的帐幔里,璇旎无限,春色无边……

    缠绵过后,沈璃雪累极,闭了眼睛,疲惫的躺着,一动也不想动,美丽的小脸上浮现着情欲过后的红晕,玉臂洁白一片,没有了那点暗红色的朱砂,宣召着她告别少女时代,成为了别人的妻子。

    “还疼吗?”东方珩轻吻着沈璃雪香甜的唇瓣,如玉的手指轻抚她微皱的眉头,慢慢抹开。

    “还好!”沈璃雪又累又困又疼,没精力多说话,微闭着眼睛,紧靠了东方珩,准备入睡。

    突然,身上一凉,薄被被扯开,身体一轻,她被横抱了起来。

    沈璃雪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疑惑不解的看着东方珩:“你干什么?”

    “听闻,热水可止疼!”不知是不是沈璃雪的错觉,东方珩说这句话时,英俊的容颜上染了一层几不可见的红晕,抱着她大步走进了屏风后。

    泡在温暖的热水中,血液快速流动,沈璃雪全身轻松,微闭着眼睛,唇间溢出一声谓叹,意识淡淡涣散。

    朦朦胧胧着,东方珩身上独特的松香气息将她重重包围,感觉到身下是柔软的锦褥,她放心的沉沉睡去,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东方珩侧躺在床上,看着怀中睡着的沈璃雪,脸颊绯红,睫毛长长卷卷,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嘴角扬起一抹轻轻浅浅的笑,慢慢低头在她额间印下轻轻一吻,抱紧美人,闭了眼睛入睡。

    朝云疏散,薄雾消退,点点金光,照射大地,新房的高桌上,红色蜡烛还在燃烧,温暖的光透过格子窗照房间,明媚温暖。

    阵阵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小脸上,沈璃雪悠悠转醒,用力睁开疲惫的眼皮,大红色的帐幔映入眼帘,她眨眨眼睛,想起她现在的身份不止是战王府郡主,还是圣王府的安郡王妃。

    孔武有力的手臂紧拥着她,小腰又酸又疼,昨夜疯狂的一幕幕在脑海浮现,她个思想开放的现代人也不由得微微红了脸颊。

    “醒了?”头顶传来东方珩轻柔的声音,一个浅浅的轻吻落在她额头。

    沈璃雪美丽的小脸越发嫣红,轻轻点点头,不自然的轻咳几声:“什么时候了?”

    “巳时(上午九点到十一点)过半!”东方珩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头发上。

    沈璃雪一惊:“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叫醒我!”新婚第一天,新娘睡过头,起晚了,传扬出去,肯定会惹人笑话。

    翻身欲坐起,却被东方珩紧抱着,动不了半分:“昨晚你很累,休息够了再起不迟,爷爷心胸开阔,不会介意的!”

    他没告诉沈璃雪,昨天老王爷把他叫过去,反复叮嘱,一定要多多努力,争取早些让他抱上重孙,他们起晚了,老王爷不但不会怪罪,还会心中喜悦。

    沈璃雪一张小脸瞬间红透:“我们还要敬茶,不能再休息了!”圣王爷,圣王妃虽已身故,但老王爷还在,该有的礼节都不能少。

    “那我们起身!”沈璃雪一再坚持,东方珩没有阻止,翻身下了床,拿过准备好的衣服,三两下穿上,动作娴熟,干净利索。

    知道东方珩长于军中,一向都是自己穿衣服,沈璃雪并未惊讶,不过,古代的衣裙穿起来很繁琐,她独自一人穿戴,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正准备叫秋禾,燕月进来帮忙,东方珩走到她面前,如玉的手指拈着纽扣,一颗一颗,快速扣上。

    沈璃雪抬头看东方珩,剑眉如墨,斜飞入鬓,鼻梁高挺,眼眸幽深似潭,白玉雕的容颜,雪玉般的面孔让天地为之失色,忍不住暗暗赞叹,他真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你在看我?”东方珩猛然低头,利眸中染着淡淡的笑意,沈璃雪躲闪不及,被他抓了个正着。

    “没有!”沈璃雪慌忙收回目光,未退的嫣红再次遍布脸颊,目光闪烁着,大步走向明亮的镜子:“我在看这件衣裙合不合身!”

    铜镜里,沈璃雪粉面桃腮,双目含情,一举一动,优雅中透着说不出的风情,她猛然一惊,小手抚上小脸,这是她?模样和以前一模一样,只是这气质……

    东方珩走上前来,轻拥了沈璃雪在怀,光洁的下巴轻搁在她肩膀上,看着镜中一对璧人,笑道:“你现在是安郡王妃!”

    沈璃雪挑挑眉,审视镜中的自己,褪去了少女的青涩,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风情,难道这就是女人和女孩的区别?

    “我帮你绾发!”东方珩吻吻沈璃雪的脸颊,将她按在凳子上,拿起了檀木梳,乌黑顺滑的墨丝在他手中上下翻飞,不消片刻就绾出一个精致的发髻,发簪,珠花轻轻点缀,镜中的女子明艳动人。

    沈璃雪站在镜前,仔细打量,笑意盈盈的开玩笑:“你对女子的穿衣,梳发髻都精通,看来我以后不用叫丫鬟进来服侍了!”

    “做一世夫妻绾一生发髻,这主意倒是不错!”东方珩英俊的侧脸轻触着沈璃雪美丽的小脸,情意浓浓。

    沈璃雪心中满满的全是幸福,余光看到窗外的天色,猛然站起身:“时候不早了,咱们快去敬茶吧!”

    屋外,燕月,秋禾严阵以待,见东方珩,沈璃雪穿戴整齐的出来,微微一怔,郡主一向不太会扣衣扣,可现在,她的衣扣扣的比她们服侍的还齐整,发髻比她们梳的还精致,是郡王帮忙的吗?

    “秋禾,燕月,你们进去收拾房间,我们去前厅敬茶!”沈璃雪轻轻吩咐一句,目光含笑,挽着东方珩的胳膊走出了枫松院。

    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亲密身影,秋禾忍不住赞叹:“郡主和郡王真般配!”

    燕月揪了秋禾的衣袖,大步向前走去:“羡慕你也去找个如意郎君嘛,现在咱们快去收拾房间!”

    老王爷早就用过早膳,坐在了前厅里,新人迟迟不来,他不急不恼,也不让人催促,就那么坐着,悠闲自在的品茶,突然,明媚的阳光中,走来两道熟悉的身影。

    男子身着白色蛟龙纹的雪缎外衣,上面绣着大气磅礴的云海图,是郡王的常服,女子一袭浅紫色的阮烟萝,裙摆微微拖地,优雅清新,与男子的衣服相得益彰,走在一起极是般配。

    老王爷眸中闪过一丝欣慰,东方珩成亲,他也算了了一桩心愿。

    老王爷是东方珩的亲爷爷,圣王府名正言顺的主人,东方珩,沈璃雪身为晚辈,磕头,敬茶,中规中距。

    老王爷喜笑颜开,送了一对世间罕见,喻意吉祥如意的明月珠!

    东方洵送了一对南海玉珊瑚,精美绝伦,看沈璃雪微微笑着,站在东方珩身侧,眼角眉梢间盈满了幸福,眸中的神色微黯。

    “珩儿,璃雪,战王爷来信了!”老王爷放下茶杯,拿出一只信封:“他在青州遇到了棘手的事情,需要尽快处理,暂时抽不出空隙来参加你们的婚礼,让人送了礼物过来!”

    沈璃雪接过信封,打开来快速浏览,内容和老王爷说的差不多,心微微高悬了起来,战王是青焰战神,能让他感到棘手的事情,绝对不简单。

    “别担心,再棘手的事情,六皇叔也能应付!”东方珩紧握着沈璃雪微凉的小手,轻声安慰。

    “我知道!”沈璃雪点点头,青焰战神,没有事情能难倒他们。

    “咳咳咳!”老王爷轻咳几声,提醒东方珩这房间里还有人,从小到大,东方珩一直冷冰冰的,即便是面对他这个爷爷,态度不说淡漠,话也不多。

    如今,成了亲,他的感情有点热了,话也有些多了,这是好事,都是沈璃雪的功劳,老王爷看她的目光很欣慰,语气也越发慈祥:“璃雪,你还有个三叔,正在外县上任,家眷也都带过去了,过段时间就会期满回来……”

    沈璃雪仔细聆听着,轻轻点头,她曾听东方珩提过,老王爷有两个庶子,一个是已死的东方易,还有一个就是老王爷口中的三叔了。

    这时,管家走进房间,手里拿着一张烫金请贴:“郡王,郡王妃,淮王府送来贴子,邀请你们过府一叙!”

    东方珩接过请贴,快速扫了两眼,看着等在门口的管家,轻声道:“淮王府很少设宴,四皇叔的邀请,自然要应!”

    辞别老王爷,沈璃雪,东方珩出了客厅,前往淮王府赴宴。

    “东方珩,那个三叔,是怎样的人?”豪华的马车在大道上快速行驶,马车里平平稳稳,没有丝毫颠簸,沈璃雪依偎在东方珩怀里,半眯着眼睛,神情慵懒。

    “他,比东方易聪明!”东方珩略一斟酌,给出评价。

    沈璃雪蹙了蹙眉:“你是说,他做事刁钻,让人抓不到把柄?”

    东方珩目光凝深:“我很少回圣王府,对他的印象,仅限于两次的见面,他处事很圆滑,是个八面玲珑之人,倒是没做过小动作,不像东方易,总是和我们兄弟两人暗中起矛盾。”

    “这样的他,要么就是为人正直,没有任何坏心,要么就是隐藏的太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沈璃雪目光一凝,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厉害。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阵阵吵闹声透过帘子,传入耳中。

    沈璃雪直起身体,掀开了车帘:“出什么事了?”

    车夫与行人低语几句,又仔细看了看正前方:“回郡王妃,前面出了点事情,马车全都堵在了这里,暂时走不动!”

    沈璃雪望望天空高悬的太阳,建议道:“东方珩,淮王府离的也不远了,咱们下车走过去吧!”

    “好!”东方珩率先下了马车,伸臂将沈璃雪抱了下来,轻拥着她的肩膀缓步前行。

    街道两旁商铺林立,不少小贩都在叫卖东西,沈璃雪看到一个小摊前站满了行人,那小贩拿着扇子在叫卖,扇子是绸缎所制,上面绣着各色山水花鸟图,顶端镶着一圈软软的毛,白色,蓝色,黄色,红色都有,很是漂亮。

    现代有电动的空调,风扇,手动的扇子极少见,来了古代后,沈璃雪倒是见过不少纸扇,但这种绸缎扇,她是初次见到。

    “扇子真漂亮!”她快步走过去,拿起几柄扇子看了看,选中一面白色的绸缎扇。

    东方珩付了银子,拥着她走出人群,正准备去淮王府,迎面碰上了老冤家东方湛。

    九月天买绸缎扇并不是用来扇风,而是用来装点,沈璃雪眼光极好,那面白色绸缎扇配上她的浅紫湘裙,是优雅中透着清纯,又与身旁东方珩的一袭白衣相得益彰。

    他们两人就像是某个左右旁的汉字,因这只白色绸缎扇,融合的更加般配,更加完美,更加和谐。

    扇子的手感极好,沈璃雪轻轻扇了扇,白色的毛毛随风轻飘,非常漂亮,她满意的点点头:“东……”

    话出口,看到了正前方的东方湛,微笑的目光瞬间沉了下来,冷声道:“湛王爷!”

    东方珩英俊的容颜也有些阴沉,沈璃雪摇扇子时清新可人的笑容深深刺痛了他的心,一只破扇子,一两银子而已,她居然这么高兴,真是好骗。

    “我们还有事,告辞!”东方珩淡淡看了东方湛一眼,拥着沈璃雪越过东方湛,缓步向前走去。

    他没有刻意炫耀,也没有刻意的秀恩爱,就那么自自然然,是最普通的夫妻相处,却多了普通夫妻没有的幸福与默契,只一个眼神,他们就知道对方想要什么,想做什么,般配的让人忌妒,让人发狂。

    东方湛看着东方珩搭在沈璃雪肩膀上的手臂,觉得格外碍眼,恨不得冲上前,将那胳膊生生扯断。

    更可气的是,东方珩一袭白衣,沈璃雪一袭浅紫湘裙,走在一起,颜色非常般配,身形也很般配,尤其是,两人边走边低头说着什么,白色绸缎扇不时闪现,亲密无间,真真是刺痛了东方湛的眼。

    “王爷,时候不早了!”身旁,侍卫看看天空,小声的提醒着。

    “走!”东方湛皱紧眉头,大步前行,走出一段距离后发现,他和东方珩,沈璃雪前行的,一直是同一个方向。

    沈璃雪,东方珩再次拐进一条小巷,回头一望,东方湛和几名侍卫仍然不近不远的走在后面。

    沈璃雪蹙蹙眉:青天白日,东方湛没必要跟踪两人,就算是跟踪,也不会用这么愚蠢的方法,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也要去淮王府赴宴。

    东方珩仿佛不知道身后有人,径直前行,拥着沈璃雪的肩膀紧了紧,成功察觉到,身后射来的视线又愤怒了几分。

    “珩堂兄,璃……堂嫂,你们终于来了!”淮王府门口,东方玉儿一袭红衣,笑嘻嘻的迎了上来,她在这里站了小半个时辰,腿都要站酸了,终于等到两人了,暧昧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转,来的这么晚,早晨肯定起的也晚。

    “玉儿,你怎么等在门口?”东方玉儿是郡主,身份高贵,不必站在门口迎客。

    “闷在房间没事做,我就来迎迎你们!”东方玉儿笑呵呵的说着,看到了沈璃雪手中的绸缎扇,眼睛闪闪发光:“好漂亮的扇子,在哪里买的?”

    “就在前面的大街上!”沈璃雪指指来时的方向,见她紧盯着扇子看,轻轻笑笑,合上扇子递了过去:“送给你,我回去时再买一柄!”

    “不用不用。”东方玉儿急忙摆手:“你喜欢的扇子,我怎么能抢,我让人去买!”

    这时,一名小厮走了过来:“安郡王,湛王爷,淮王爷在书房!”

    “我先去书房!”东方珩放下搭在沈璃雪肩膀上的手臂,看了东方玉儿一眼。

    东方玉儿急忙保证:“我会照顾堂嫂的,你放心好了!”语气诚恳,字字铿锵,就差对天发誓了。

    沈璃雪扬扬嘴角,东方玉儿特意等在门口,是东方珩让她照顾自己?

    她是女子,见的多是女长辈,东方珩是男子,会拜访男长辈,宴会期间,两人会分开很长一段时间,淮王府的家眷她没见过,怕她尴尬,就让东方玉儿照顾她,东方珩真是细心。

    东方珩走上青石路阔步前行,东方湛走过沈璃雪旁边时,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也走上了去书房的路。

    “堂嫂,半个时辰后才会开宴,我带你参观参观淮王府!”东方玉儿看着沈璃雪,目光闪闪。

    “好!”沈璃雪点点头,名门贵族性子不同,府上的景致也不同,沈明辉的丞相府,战王府,圣王府身份,地位相差不多,景致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淮王府里绿树成荫,亭台楼阁一应俱全,景致美丽,与圣王府,战王府却没有多少相似之处。

    不知不觉间,沈璃雪和东方玉儿来到一座假山前,望望假山后的满池碧水,东方玉儿眼睛一转:“堂嫂,你等着,我去拿最新鲜的水果!”

    沈璃雪挑眉:“去哪里拿?”

    “就这里!”东方玉儿轻轻一跃,窈窕的身影落在了假山最底端,用力移开一块石头,顿时,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道出现在眼前。

    东方玉儿身体一弯,缓缓走了进去。

    “小心点儿!”沈璃雪提醒。

    “知道!”东方玉儿的回答隐隐带了沉闷的回音,储藏水果的石室,绝对够大。

    淮王府的丫鬟们都忙着布宴,假山旁静悄悄的,不见半个人影,沈璃雪轻扇着绸缎扇,看向波光粼粼的湖面,阳光暖暖的照射着,洒落点点金光。

    突然,一阵猥琐的嬉笑声传来:“少爷,少爷,快看那里!”

    “哟,是个绝色美人啊!”男子搓搓手,声音沙哑。

    沈璃雪侧目一望,一名年轻男子在几名家丁的簇拥下,快步向她走了过来,那男子相貌清秀,但举止极是不雅,就像禁欲许久的和尚,遇到了十八岁的黄花闺女,一举一动,都透着说不出的轻挑与急切,典型为非作歹的贵族公子哥。

    “姑娘一个人啊,不如哥哥我陪你说说话!”男子指挥着家丁将沈璃雪团团围住,闪闪发光的眼睛毫不避讳的在沈璃雪身上来回扫视着,落在她饱满的胸前,尖利的目光仿佛要刺透那层层衣服,窥视最真实的美好。

    “滚!”沈璃雪沉着眼睑,声音冷若寒冰。

    “真是只小辣椒,不错不错,我喜欢!”男子不怒反笑,看沈璃雪的目光更加灼热:“你看这太阳高悬着,你还穿这么厚的湘裙,肯定很热,来来来,我帮你脱下来!”

    男子色眯眯的笑着,挽了挽袖子,爪子就欲伸向沈璃雪的衣带。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甩到了男子脸上,打的他旋转了两圈,踉跄了好几下方才停稳脚步,脑子晕糊糊的,脸颊火辣辣的疼,眼闪金光闪闪,看人都重影。

    “少爷,少爷!”家丁们纷纷涌了上来,扶住男子,看着男子脸上的红色巴掌印,嘴角抽了抽,这女子真大胆,居然敢打他家少爷。

    男子摸摸红肿的脸颊,看沈璃雪的目光带了一丝愤恨:“你们几个,把她给我按住,本少爷今天就要尝尝,她到底是什么味道!”

    “是!”家丁们得了命令,小眼睛内闪烁着光芒,蜂拥而上,去抓沈璃雪。

    沈璃雪冷冷一笑,手腕一翻,青色的长鞭挥出,在半空中挥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狠狠打在了众家丁们身上。

    “啪啪啪!”长鞭所过之处,家丁们全部被抽飞,清脆的响声在这寂静的假山旁格外响亮,惊起一群飞鸟。

    男子捂着被打肿的脸,看着倒在地上,不停翻滚哀嚎的家丁,再看看手持长鞭的沈璃雪,满目错愕:“你是东方玉儿?”

    沈璃雪一怔,随即明白,这男子只知道东方玉儿懂长鞭,见她拿着鞭子打人,就以为她是东方玉儿。

    “我不是东方玉儿!”

    男子嘴唇一挑,眸中的担忧瞬间消失无踪,看沈璃雪的目光又多了几分轻挑:“我就说嘛,这才一年不见,你怎么长的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原来你不是她!”

    男子眯起了眼睛,眸底色光渐浓,她不是东方玉儿,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挽挽袖子,男子眸底色光闪烁,足尖一点,对着沈璃雪冲了过去,他也是习武之人,武功还不错,绝对能收拾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刚才被她甩耳光,是一时没注意,才被她得逞,这一次,他凝聚着全力,绝对能制服她。

    看着急速冲来的男子,沈璃雪冷冷一笑,抬脚对着男子狠狠踹了过去。

    这时,东方玉儿提着一篮新鲜水果从假山里走了出来,正准备招呼沈璃雪食用,却见她飞起一脚,将一名男子踢出四、五米远,重重掉落在地,杀猪般的惨叫声随之响起。

    东方玉儿嘴角抽了抽,急步跑上前,看清倒地男子的相貌后,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李凡,怎么是你?”

    “东……东方玉儿,她踢我!”叫李凡的男子手指着沈璃雪,恶人先告状。

    东方玉儿嗤笑一声:“李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暗中做的龌龊事,被送到乡下,关了一年,你居然没有好好思过,狗改不了吃屎的又来调戏人,她踢你是你罪有应得,没踢死你,算你命大!”

    说着,狠狠踢了他几脚,疼的他又是一阵嗷嗷叫,瞪着东方玉儿咬牙切齿:“东方玉儿!”

    东方玉儿头一昂,傲然道:“我父王可没请你,你来淮王府干什么?”

    “我急事来找我表弟!”李凡恨恨的说着。

    “你表弟?”东方玉儿一怔:“湛堂兄在我父王书房……”

    东方湛是李凡的表弟!

    沈璃雪目光一凝,他姓李,难道是李幽兰的……

    “出什么事了?”伴随着威严的男声,淮王大步走了过来,身旁走着东方珩,东方湛,南宫啸,还有两名沈璃雪叫不出名字的年轻男子。

    李凡恨恨的瞪了沈璃雪一眼,咬牙切齿道:“你敢踢本少爷,等着倒霉吧!”

    东方玉儿无奈的摇摇头,悄悄狠踢了李凡两脚,看他的目光充满了同情:“倒霉的是你,不知轻重的笨蛋!”

    “湛……王爷!”看到东方湛,李凡像找到了主心骨,惨兮兮的向他求救,有东方湛在,肯定能制住这名不知好歹的女子,到时,他定要将她绑在柱子上,狠狠折磨。

    “璃雪!”东方珩大步走了过去,紧张的上下打量沈璃雪:“没事吧?”

    他陪沈璃雪一起参宴,淮王府守卫森严,又有东方玉儿陪着,他觉得不会出事,就没带暗卫,没想到被人钻了孔子。

    “还好!”李凡连沈璃雪的衣服边都没碰到,哪会出事,一直都是她在痛打李凡和家丁。

    “怎么回事?”东方珩看到李凡时,就猜到了事情原委,不过,想重重惩罚坏人,就要听受害者亲口说原因。

    “李凡调戏堂嫂!”东方玉儿抢先一步,给出答案,得意,‘同情’的目光看向李凡,可怜的家伙,有眼不识泰山,等着倒霉吧。

    堂……堂嫂!

    李凡只觉轰的一声,瞬间震惊的目瞪口呆,他从小在京城长大,名门贵族家的千金小姐几乎都认识,看到沈璃雪那张生面孔,他以为是某个小官员家的千金,来巴结东方玉儿,方才大着胆子上前调戏。

    他爷爷是朝中的老丞相,威望极高,又有王爷表弟,摆平一个小官,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哪曾想,这个陌生女子会是东方玉儿的堂嫂!

    还是青焰战神东方珩刚娶的郡王妃,早就想好的辩驳,全都苍白无力,再也吐不出一个字。

    “来人,将李凡押下去,重打!”东方珩冷冷下了命令。

    两名侍卫走上前来,抓了李凡,按到凳子上痛打起来,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大半个假山。

    淮王爷看着惨叫的李凡,眉头微蹙,他早知道李凡品性不端,可这里是淮王府,他居然敢明目张胆调戏女子,分明是在挑衅皇室的尊严,尤其是,调戏的还是东方皇室的媳妇,真是无法无天了。

    南宫啸不紧不慢的摇着折扇,神情慵懒,嘴角微微上扬着,邪魅的目光瞟向东方湛。

    “湛表弟……救我……救我啊!”板子一下又一下,打的极重,李凡觉得,自己的屁股都要被打烂了,凄惨的高叫着,哀声求救。

    东方珩只说让侍卫们将他拖下去打,没说打多少板子,他暗中的意思,打到他满意为止,说不定就是想趁机打死他。

    “犯错受罚,天经地义,板子打够了,侍卫们自然会停手!”东方湛目光看向一边,置之不理,李凡调戏沈璃雪,他心里也憋着一股气,这才打了几十板子而已,还不够解气。

    况且,沈璃雪是皇室儿媳,李凡和皇室没有任何直接关系,这里站的几乎全是东方皇室的人,如果他开口为李凡求情,就是与众人为敌,成为众矢之的,他才不会蠢到为了一个无能之辈,将自己陷入尴尬境地。

    “湛王爷公私分明,大义灭亲,本世子佩服至极!”南宫啸怪怪的腔调,让人听不出是贬是褒。

    东方湛皱皱眉,正欲开口,一道苍老的声音抢先响起:“住手,快住手!”

    沈璃雪侧目,一名五十多岁的老年男子在侍卫的搀扶下快步走了过来,相貌和李凡有两三分的相像。

    ------题外话------

    (*^__^*)嘻嘻……今天八月十五,亲们中秋快乐哈……

    终于洞房鸟,有木有奖励票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6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63 洞房花烛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63并对腹黑郡王妃163 洞房花烛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