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自寻死路,转战西凉

    醉仙楼是青焰京城第一酒楼,开张多年,生意越做越好,即便人们不知道幕后主人是谁,也能猜测得到他身份非富即贵,若是幕后无人支使,这些人定然不敢来这里捣乱。

    中年男子一惊,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面容凄苦,哽咽着声音,说的声泪俱下:

    “小的们无人指使,只是手中紧迫,见这醉仙楼人来人往,生意兴隆,便想了邪念,假死诈掌柜些银子用用,小的们上有八十岁祖母,下有刚出生的孩子,还请郡王妃高抬贵手,放小的们一条生路!”

    牵扯的人越多,事情越麻烦,如果他们承认只是单纯的想要诈钱,就简单的多了,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安郡王妃也不能重罚他们。

    “是啊是啊,求安郡王妃高抬贵手,小的们一定感激不尽……”几名无赖相互对望一眼,眼眸闪闪发亮,随声附和着中年男子的话,诈骗而已,又没伤到人,咬死了这个理由,应该不会被重罚。

    沈璃雪看着男子,似笑非笑,他倒是聪明,将所有事情揽在了自己身上,只可惜:“你服的那颗假死药,药效极好,没有一百两银子是买不到的!”

    在民间,一百两银子足够一个小康之家生活好几年了,他能拿出一百两买假死药诈人,就没钱过日子?换言之,那药是家传的,他大可以卖给药铺换银子,没必要自己吃了诈骗人。

    中年男子猛然一惊,他还真不知道那颗假死药值这么多银子,毫无防备,被安郡王妃轻易拆穿了他们的谎言,怎么办?不供幕后主谋,他们会被抓进大牢,还得赔银子,可如果供出幕后主谋,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众诈骗者相互对望一眼,笑容僵硬,尴尬,闪烁中透着期待的目光落到了中年男子们身上,仿佛在说:“快点想个办法,脱离困境啊!”

    沈璃雪目光一凝,这些人以中年男子为首,可这男子奸诈,狡猾,想逼他说出实情不容易,还是要从其他人身上打开缺口:

    “我知道各位上有老,下有小,手头不宽裕,不如这样,第一个招供之人,可免去牢狱之灾,也不必再赔偿醉仙楼的损失,别外,再奖励一百两银子的安家费……”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些人前来醉仙楼闹事,无非是收了别人的银子,帮人消灾,既然他们想要钱,那她就给他们银子,让他们倒戈,揪出那名幕后主幕。

    奖励一百两!那是发了呀!

    那几人目光急转着,小眼睛闪闪发光,有了这一百两银子,以后的吃喝不用愁了,嘴唇蠕动着,正准备开口,中年男子低沉的声音抢先响起:

    “郡王妃,一百两银子,对小的们诱惑的确很大,但小的们真的无人指使,若是随便说个人名出来,冤枉了那人,也让您误入歧途,大的们就是犯了大罪啊,这次的事情,小的们真的是无心的,求您放过我们吧!”

    沈璃雪只是在凭空猜测,没有确切的证据,在拿话套他们,拿银子诱惑他们,只要他们咬死了,不吐口,光天华日,众目睽睽之下,沈璃雪不敢把他们怎么样,若是松了口,那才是真的要倒霉了。

    那几名小喽啰相互对望一眼,面面相觑,中年男子已经把话说死了,就算他们现在吐出幕后主谋,别人也会以为他们是为了银子,胡乱说的人名。

    人群中有窃窃私语声传来:“没幕后主谋,非让他们招供,的确有点强人所难!”

    “是啊,看他们的样子,不像说谎!”

    “郡王妃是明事理之人,不会太过为难他们的!”

    沈璃雪微笑,中年男子三言两语就将幕后主谋掩藏,还将无中生有的故意逼迫罪安到了她身上,的确聪明。

    众人的小声议论在耳边不停飘荡,沈璃雪非常大方的道:“既然没有幕后主谋,我也不会逼迫你们,你们家里都有老小要照顾,大牢就不必进了,领过一百大板,就回家吧,不过,你们记得赔偿醉仙楼的损失。”

    几人俱是一惊,一百大板和坐大牢比起来,罚的的确不重,可那是整整一百大板啊,如果打在身上,不死也会重伤瘫痪,下半辈子就成废人了,还有那巨额的赔偿,他们都只是普通人,哪里赔得起。

    那几人的确装死骗人,还打砸了醉仙楼,沈璃雪给的惩罚合情合理,众人没再多说什么,几名侍卫们走上前,拉了那几人,按在了凳子上,准备打板子。

    看着那厚厚长长的板子,那几人心里直发忤,一板子下来,屁股可能就开花了,眼看着侍卫们高高举起了板子,呼呼的风声响起,是板子狠狠打向了他们,一人吓的屁滚尿流,惊声高呼:

    “我招,我全招,是丞相府的李凡李少爷支使我们来砸醉仙楼的,那假死药也是他给的,还承诺事成之后,给我们每人五十两银子!”

    众宾客们瞬间震惊,丞相府李少爷为人不错啊,怎么会买通人来砸醉仙楼。

    沈璃雪挑挑眉,李凡,居然是他!丞相府势力庞大,在京城名誉很好,仅凭这人的一面之词,不足以李凡的罪。

    她目光凝了凝,佯怒道:“一派胡言,李凡身为相府嫡孙,行事坦荡,怎么会做这种小人之事,你们急着脱罪,也不能随便冤枉人!”

    “小的们没有随便冤枉他!”那人颤抖着手指向那名中年男子:“李少爷给了他一百两银票的定金,是汇通钱庄的……”

    侍卫们走上前,从中年男子衣袖里拿出了银票,果然如那人所说,一百两汇通钱庄银票。

    中年男子狠狠瞪着他,咬牙切齿,一言不发!

    那人低了头,不敢看中年男子愤怒的目光。

    沈璃雪蹙了蹙眉,这男子真是聪明,如果他对着那人破口大骂,就坐实幕后主谋是李凡,他这么沉默着,一言不发,事情就虚虚实实,让人猜不出真相。

    “一张银票,说明不了什么!”沈璃雪看着那人:“汇通钱庄全国都有,来醉仙楼用膳的客人,也有拿汇通钱庄银票付饭钱的……”

    众人狐疑的目光也落在那人身上,同样的银票,他们也有,那人的话,没有说服力。

    “这……”那人略一思索,手指着一个方向道:“李公子就在那个房间里,他吩咐小的们时,身边带了两名家丁,两名侍卫,还有两名美丽女子!”

    众人的目光瞬间转向那个房间,是一间客栈的客房。

    沈璃雪使了个眼色,侍卫们心神领会,双足轻点着,腾空而起,没有走门,直接从窗子里跃进了房间。

    房间里,李凡一边和两名美人卿卿我我,一边等消息,这件事情由始至终,自己都没有插手,只是买通了别人去做,胜利完成,那是最好不过,就算失败了,也绝对找不到自己头上。

    自己真是做了件聪明事啊!

    突然,砰的一声响,侍卫闯进房间,坏了他的好事,他以为是自己带来的侍卫,皱紧眉头,高声训斥:“滚出……”去字还没说完,侍卫已来到他面前,揪了他的衣襟,拖到窗边,凌空跳了下去。

    另外的侍卫,也揪起那两名瘫软在地,面色煞白的女子跃出房间。

    守在门外的家丁,侍卫听到动静,撞开房门闯了进来,还没来得及看清屋内情形,就被侍卫们点了穴,带往醉仙楼。

    “干什么,干什么!”半空中,李凡不停挣扎着,叫嚷着,还想挥手打开侍卫,着地的瞬间,他看到中年男子等人被紧押着,一怔,再看围观的众人,立刻明白事情失败了,心中暗骂,真是一群酒囊饭袋,这么点小事情都办不好!

    抬眸,看到了沈璃雪美丽的容颜,李凡有瞬间的恍惚,随即清醒过来,皱着眉头怒喝:“沈璃雪,你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派人抓本少爷!”沈璃雪不过是一名女子,不足为惧,他岂会怕她。

    “有人指证,李少爷买通别人砸醉仙楼,我命人请你前来对证,有何不对?”沈璃雪不答反问,语气微冷。

    李凡不屑的目光扫过中年男子等人,傲然道:“不过是些低微的贱民,他们说的话,你也相信?”

    贱民果然靠不住,事情失败了,还出卖他,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等事情了结,一定结果了他们。

    “可他们不但拿出了李少爷买通他们的银票,还说对了李少爷带来的人!”沈璃雪看向李凡身后,两名美人,两名家丁,两名侍卫,半分不差。

    “本少爷是光明正大走进客栈的,被他们看到下人的数量,有什么好奇怪?”李凡高昂着头,傲气的看着沈璃雪,仅凭这些贱民的证词,治不了他的罪,等沈璃雪被驳的无话可说了,他再狠狠教训她。

    沈璃雪看向那名招供的男子:“你还有其他证据证明你说的话吗?”这名男子知道不少事情,应该还能提供出其他证据,也省了她的力气。

    为了免除板子,供出李凡,那男子是心有愧疚的,可是李凡来到这里后,一直称呼他们为贱民,明里暗中的骂他们,那人的愧疚早就消失无踪,心里憋了一口气,想要狠狠教训教训这名高贵的李家少爷。

    听到沈璃雪询问,他非常配合,仔细回想和中年男子当时的情景:“小的不才,曾随大哥进过李少爷的房间,他内室熏的是茉莉香,圆桌上摆了许多小的叫不上名字的食物,听李少爷向那两名美人介绍,说是荔枝,葡萄,石榴……”

    荔枝产于南方,京城倒是有,不过,由于刚刚生产下来的缘故,价格极贵,平民进姓们不会购买,至于葡萄和石榴,也是刚刚摘下,数量少,价格也高,暂时是高门贵族们的水果,还没有普及到平民百姓中,市面上也很少有卖的,足可以做为证据,指证李凡。

    看着侍卫端来的一盘盘吃了一半的贵重水果,众人全都相信了那人的话,看李凡的目光,满是异样,真的是他买通了他们来砸醉仙楼。

    醉仙楼是京城第一酒楼,又没有招惹李凡,他居然派人来装死,打砸,扰了客人们用膳的兴致不说,还险些毁掉醉仙楼,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李公子,李少爷,你还有何话说?”沈璃雪看着李凡,嘴角微挑,似笑非笑。

    “他们诬陷本少爷!”看着众人鄙视,嘲讽的目光,李凡胸中怒火翻腾,死不认罪,对着最近的那名男子狠狠踹了下去:“贱民,是谁买通了你,让你诬陷本少爷的,从实招来!”

    脚未落下,就被侍卫们揪住衣领拎到了一边。

    东方珩冷漠的声音在大厅响起:“重打李凡五十大板,关进顺天府大牢,没有本王的允许,不许放出来,如果李丞相去要人,让他来找本王!”

    李凡瞬间震惊的目瞪口呆,东方珩怎么会在醉仙楼?他原本想着,先将醉仙楼搞砸了,就算东方珩事后得到消息,醉仙楼的名誉已经损毁,他也回天乏术。

    哪曾想,东方珩居然在醉仙楼用膳,他派来闹事的人,撞了个正着,他出门没看黄历啊,运气这么背,东方珩轻易不来醉仙楼,一来就让他撞上了,早知道他在,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派人来闹事啊。

    众人一怔,相互对望一眼,面面相觑,安郡王也在这里,李公子犯了这么大的错,真的惨了。

    “是!”顺天府捕快略一抱拳,命官兵们捆了李凡,拉到一边痛打起来,在阵阵板子声中,他的惨叫声越来越虚弱,被他买通的那些人吓的惨白了面色。

    一名侍卫将招供之人拉起来,塞给他两个银光闪闪的银锭:“这是你的奖励,你可以回家了!”

    “多谢大哥,多谢大哥!”那人没想到自己半路招供,也有银子拿,抱着银定,喜笑颜开,用力咬了咬银子,硌的牙疼,他脸上的笑意更浓,银子是真的。

    一板板重打落在身上,其他人疼的呲牙咧嘴,后悔莫及,早知如此,他们就先招供了,现在倒好,不但要挨打,还要赔偿醉仙楼的损失。

    “各位,酒楼出了事,对不住,对不住啊。”事情解决,掌柜对着宾客们抱抱拳,微笑道:“今天的午膳,全部免费!”

    “好!”看了热闹,还有免费午膳,众人自然欢喜,纷纷散开,回了自己雅间用膳。

    大厅里被砸的乱七八糟的,小二们来回穿梭着,快速清理。

    沈璃雪缓步走上楼梯,看着拨打算盘的掌柜,扬扬嘴角,他真会做生意,难怪醉仙楼会在短短几年内成为京城第一楼。

    推开雅间门,沈璃雪一眼就看到那一袭白衣的男子站在窗前,身形修长挺拔,气息冷漠,生人勿近。

    她蹙了蹙眉,缓步走了过去:“丞相府的暗卫倒是厉害,居然查到了醉仙楼主人是你!”

    “我并没有刻意隐藏身份,有人查到也不奇怪!”东方珩转过身,墨色的眼瞳,幽深似潭:“众目睽睽之下,李凡犯了大错被重打,事关丞相府名誉,就算李丞相再愤怒,也会很快来救他。”

    有李凡这么愚蠢的孙子,李丞相的一世英明,算是彻底毁在他手里了。

    消息传到丞相府,李丞相怒气冲天,一巴掌拍碎了茶碗,怒瞪着一步外的东方湛:“我提醒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再和东方珩起冲突,你怎么就是不听?就算你想和东方珩一较高下,也应该从大局着手啊,一家酒楼而已,盈利再多,它又能赚多少银子?你封了它又如何,圣王府是皇室王府,富贵荣华,还缺那十几万两的银子吗?”

    东方湛摇摇头,锐利的眸中闪过一丝阴沉,不耐烦道:“我没有指使凡表哥,砸醉仙楼是他自己的主意!”

    想到李凡那好色,龌龊的模样,东方湛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砸醉仙楼居然被痛打了板子,抓进大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你真的没有支使凡儿?”东方湛是李丞相最优秀的后辈,李家的后辈们,也一向唯他马首是瞻,李凡虽然是表哥,却没有脑子,事事都听东方湛的,所以,李凡算计别人事发,他立刻想到了幕后人东方湛。

    “酒仙楼不过是家酒楼,砸了它,东方珩可以再另开一家,我还没愚蠢到浪费时间做无用功!”他对付东方珩,肯定是从根基,大事,或东方珩在意的人身上下手,哪会去动那排不上边的酒楼。

    “凡儿这个混账!”李丞相满目怒火,狠狠一拍桌子,高贵的檀木桌被他拍的来回摇晃,惹谁不好,偏要去惹东方珩。

    “外公,我去大牢接凡表哥!”李丞相年龄大了,不宜过多奔波,东方湛虽然讨厌李凡,但毕竟是他表哥,又是李丞相的嫡孙,他便主动揽下救李凡之事。

    李丞相重重叹了口气:“东方珩已经下了命令,本相要接人,直接找他!”自己这张老脸,都被凡儿这个不孝子孙丢尽了。

    东方湛沉下眼睑,大手紧握成拳,面色阴沉的可怕,求东方珩这种事情,他可做不到。

    李丞相也知道东方湛的心思,没有多说什么,轻轻叹了口气,吩咐人备软轿,赶去圣王府见东方珩,李凡再无能,再爱闯祸,也是他孙子,就算把他的脸和丞相府的脸全部丢尽,他不能见死不救。

    早知道李丞相会来,看到他从轿子上下来,圣王府的侍卫也没通报,直接领他去了东方珩的书房,无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只知道他们一直聊到夜时子里才聊完,出来后,李丞相满目懊恼,不住的摇头叹息,隐约间,侍卫们还听到他喃喃自语的训骂李凡丢尽了他的脸。

    李丞相走后,东方珩回了枫松院,沈璃雪躺在大床里侧,已经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卷卷翘翘,像蝶翼一般,在眼睑上投下两道浓浓的阴影,暖暖的夜明珠光照在她小脸上,说不出的安然恬静。

    东方珩沐浴完毕,躺在了沈璃雪旁边,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绯色的睡袍松开一些,露出她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以及胸口娇嫩的肌肤,许是昨晚他太忘情,过了一天,她身上的吻痕还清清楚楚着,宣告他昨夜的疯狂。

    柔若无骨的娇躯在怀,东方珩有些心猿意马,但夜很深了,沈璃雪已经睡熟,他不忍心叫醒她,看她的样子,很累,也急需休息,他们就暂时休息一晚,明晚再亲密。

    性感的薄唇蜻蜓点水般在沈璃雪香软唇上印下轻轻一吻,东方珩紧抱着娇躯闭上了眼睛,点点夜明珠光,温暖了一室温馨。

    天蒙蒙亮,沈璃雪幽幽转醒,看着窗外的天色,心中感慨,成亲后,她是第一次起这么早。

    抬头,看着东方珩熟睡的英俊容颜,她扬扬嘴角,昨晚东方珩难得的没拉着她一起疯狂,是转性了,还是被她白天的威胁震慑到了?

    唇上突然传来温润的触感,唇齿间弥漫着熟悉的松香气息,沈璃雪抬眸,正对上东方珩黑曜石般的幽深眼瞳:“醒了!”

    “嗯!”沈璃雪点点头,望一眼窗外:“上朝时间已经过了,你迟到了!”

    “本王今天不上朝!”东方珩轻柔的吻落在沈璃雪额头。

    沈璃雪蹙了蹙眉:“还在休沐?”朝中休沐不是只有一天吗?

    “那倒不是。”东方珩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沈璃雪小脸上:“本王有事,可以不必上朝!”

    “什么事?”沈璃雪好奇的询问,有什么事情比上朝还重要?

    东方珩看着沈璃雪的眼晴,深邃的眸底是少有的凝重:“用过早膳,我带你去个地方。”

    朝云疏散,薄雾消退,点点金光透过云层洒向大地,东方珩神神秘秘,带沈璃雪来的地方并非繁华街道,也非热闹酒楼,而是皇陵,也就是历代皇室之人安葬的墓地。

    站在一座庄重,华丽的坟墓前,东方珩将串串纸钱丢进火盆:“这是我父王和母亲的坟墓,今天是他们的忌日!”

    “父王,母亲合葬在一起了!”沈璃雪看向墓碑,上书,父王东方炎,母亲柳如梦之墓!很明显是一座合葬墓,恭恭敬敬的行了晚辈礼:“他们一定很恩爱!”

    “是啊,生同裘,死同穴,生死相依!”谈到父母,东方珩锐利的眸中闪烁着点点暖意,那种一生一世的爱情,他以前不懂,遇到沈璃雪后方才明白,绾发挽髻,灯下画眉,是人世间最美的爱情,他的父母拥有,他也拥有。

    沈璃雪嫁给沈璃雪后,初次来见公婆,东方洵知道她会在这里留一段时间,看东方珩的样子,也有话要对父母讲,他烧完纸钱,祭拜完后,识趣的先离开了,墓地剩下了沈璃雪和东方珩。

    “父王和母亲一起离世,在那边,相濡以沫,夫妻恩爱,肯定生活的很好!”生同裘,死同穴,这样深厚的感情,让人羡慕。

    东方珩轻拥着沈璃雪,看着墓碑上圣王和圣王妃并列的名字:“我也相信,他们一定过的很幸福!”他成了亲,带着自己的新婚妻子来看父母,他们泉下有知,肯定会为他高兴的。

    “郡王,郡王妃,来祭拜圣王爷和王妃啊!”妩媚的女声由远及近,打破了温馨的气氛。

    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她来做什么?

    一袭金色衣袂飘过,夜千媚已然到了近前,沈璃雪转过身,清冷的目光平静无波:“不知千媚公主来祭拜谁?”

    皇陵外有侍卫把守,不是别人说进就能进的,夜千媚进来这里,也要有合适的理由才行。

    “当然是来祭拜圣王爷和圣王妃了!”夜千媚妩媚的笑着,媚眼如丝,伸手指了指丫鬟们手中拿的篮子:“本宫带了许多西凉国特产,圣王爷和圣王妃肯定会喜欢的!”

    沈璃雪微笑,眸中却闪烁着点点冷意如天山上千年不化的雪:“千媚郡主这身装扮来祭拜死者?”穿着华丽的金色衣裙,戴着高贵的金色头饰,手腕上也是金灿灿一片,手指甲上涂的红红的,如此盛装打扮,哪像是来祭拜死者,分明是来刺激炫耀的。

    夜千媚故做为难的叹了口气:“本宫也想和郡王妃一样,穿件素色的白裙来祭拜圣王,圣王妃,可转念又一想,本宫和湛王已经赐了婚,婚期也快定下来了,如果我穿的太素净,岂不是给湛王爷找晦气!”

    她的确没给东方湛找晦气,而是穿着光鲜的跑来皇陵里来刺激沈璃雪和东方珩,若是真让她祭拜了圣王,圣王妃,圣王府的脸就要丢尽了。

    沈璃雪淡淡看着夜千媚:“祭拜长辈,讲究诚心诚意,千媚公主这一身高贵衣裙,光鲜靓丽穿到这里,是对死者的大不敬,这皇陵里躺的是皇室皇帝,皇后,贵妃,王爷,王妃们,万一你惹怒了他们,一个梦托给当今皇上,谁都保不住公主!”

    “好吧好吧,本宫暂时不祭拜就是!”夜千媚无所谓的摆摆手,她在驿馆闲的无聊,就趁着圣王,圣王妃的忌日,来给东方珩,沈璃雪添堵,找不快,沈璃雪不让她祭拜,她求之不得呢:“郡王妃,你看我这支华盛可漂亮?”

    金色的华盛,高贵华丽,端正的戴在黑色的发髻上,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夜千媚纤纤玉指轻触华盛,得意的等着沈璃雪的夸奖。

    沈璃雪说她穿漂亮衣服,戴高贵首饰是不敬,她就偏要在这青焰皇陵里,圣王和圣王妃的墓碑前显摆,气不死她,也要气昏她。

    “是很漂亮!”沈璃雪猜到了夜千媚的用意,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那支华盛很美,很耀眼,她也只是单纯的赞美那只华盛,和夜千媚无关。

    “这可是我母妃最喜欢的华盛,此次来青焰和亲,母妃将她送给了我!”夜千媚得意的炫耀着,暗示沈璃雪,她在西凉很受宠。

    沈璃雪轻轻笑笑:“看这只华盛的样子,应该还有相配的耳环,发簪,手镯,公主的母妃没将整套都送给你吗?”

    夜千媚得意的小脸瞬间僵硬下来,她来青焰时太匆忙,没细看这华盛是不是有一套,没想到居然让沈璃雪钻了孔子,趁机打击她。

    看着夜千媚阴沉的面色,沈璃雪知道自己猜对了,嘴角轻勾起一抹淡淡的笑,仿佛在嘲笑她:“你母妃对你的宠爱,也不过如此,一套首饰只给你一件,都舍不得给全套!”

    夜千媚勾魂摄魄的媚眼阴冷一片,傲然道:“本宫累了,就不祭拜圣王爷和圣王妃了,告辞!”

    说着,转过身,袅袅婷婷的沿着石路往回走,出了皇陵,摘下发上的华盛扔到了丫鬟手中,怒气冲冲,母妃怎么回事?整套首饰,居然只给她一件,气死了。

    目送夜千媚离开,熟悉的松香萦绕鼻端,东方珩如玉的大手紧紧握住了她的小手,一股凉意自小手渗入,瞬间传遍整条胳膊,沈璃雪一惊:“东方珩,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以前,无论何时何地,东方珩的手都是暖的,就在刚才,他们祭拜圣王和圣王妃时,他的手也很暖,为何突然间变的这么冷了?

    东方珩墨色眼瞳中的暖意消失不见,阵阵寒芒闪烁着,让人望而生畏:“璃雪,咱们先回府!”

    “你可是身体不舒服?”回到枫松院内室,沈璃雪体贴的去倒茶,东方珩伸手拉住了她,利眸中,寒意迸射:“那支华盛,就是夜千媚向你炫耀那支华盛,是我娘的!”

    沈璃雪只觉轰的一声,就像被雷击中一样,震惊当场:“这……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圣王妃的华盛,怎么会落到夜千媚的母妃手中?

    “绝对不会!”东方珩目光坚定,说的斩钉截铁:“那是我父王送给我娘的订情信物,的确是一整套!”

    说着,他放开深璃雪,急步走到一只暗格前,打开了暗格,拿出一只精美的盒子,盒子上金黄色纵横交错的图案,和那只华盛上的很像,打开来看,发簪,耳环,手镯,应有尽有,却唯独少了一只华盛。

    圣王妃曾笑言,将这套首饰做为传家宝,留给圣王府的儿媳妇,东方珩也曾想将它送给沈璃雪,可是少了一支华盛,首饰不够完美,他就一直留着,准备另外再打造一支华盛,凑成一整套首饰送她。

    没想到,夜千媚拿出了那支失踪已久的华盛。

    沈璃雪仔细看着首饰上的图案,和夜千媚那只华盛上的一模一样,震惊道:“那只华盛真是母妃的,这是怎么回事?”东方珩母亲的华盛,怎么会落到夜千媚母妃手中。

    东方珩看着窗外明媚的太阳,目光迷蒙着:“五年前的今天,父王和母亲去寺庙上香,母亲很喜欢那只华盛,就戴着去了,当时,天刚下过雨,路滑,他们不慎,掉下山崖……”

    沈璃雪惊讶的看着东方珩,她设想过圣王和圣王妃的许多死因,却唯独没料到,他们是坠涯身亡,五年前,东方珩才只有十三岁,还是个孩子。

    东方珩顿了顿,低沉的声音继续响起:“侍卫们两天后才在山涧找到母亲的尸体,当时,母亲发髻很乱,头上没有华盛,从那么高的山上摔下来,摔没了首饰,在所难免,谁也没有注意,我和大哥都失了母亲,悲伤难过,也没有想着去寻找华盛……”

    沈璃雪点点头,最亲的亲人过世了,正常人都会悲伤难过,谁还会在意那些身外之物:“父王的身上可少了什么?”

    东方珩身体一僵,微张的大手紧紧握了起来,沉声道:“没有找到父王的尸体!”

    “什么?”沈璃雪震惊的无以复加:“没找到父王的尸体,那你们怎么说他死了?”

    “侍卫们只找到了父王被野兽撕咬过的外衣,上面,鲜血淋淋!”东方珩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那么悲惨的事情,他真的不想再重提。

    “所以,你们就断定,父王也过世了!”沈璃雪握紧了东方珩冰冷的手,无声的为他传递温暖,十三岁,失了母亲,又失父亲,自己变的孤苦无依,对每一个孩子来说,都是噩梦。

    “嗯!”东方珩点点头,眼眸深处凝着一抹悲伤:“那座合葬的墓里,只有母亲的尸体和父王的衣物!”五年了,父王一直都没有回来,肯定是葬身野兽之口了,不然,他怎会不回来看看他们兄弟和母亲。

    圣王和圣王妃的死因太过凄惨,王府的主人们一直都不愿提及,若非夜千媚那只太过熟悉的华盛,东方珩也不会将那伤心的往事重提。

    “我也曾怀疑过父王,母亲的死因不正常,仔细调查过许久,没有发现任何疑点!”五年来,他已经慢慢接受了父母是坠涯身亡,却没料到,那只华盛,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的怀疑,再次涌上心间。

    “禀郡王,卑职一路跟踪,监视夜千媚,确认那只华盛就是她母妃所送,听夜千媚的意思,她也不知道华盛是哪里来的,一直在气她母亲只送了她华盛,没送整套首饰!”门外,响起侍卫的禀报声。

    东方珩点点头,摆手挥退侍卫,低头看着精美盒子里的精致首饰,目光温和,如玉的手指在上面轻轻抚过,随后,盖上了盖子,递向沈璃雪:“璃雪,你先替我保管这些首饰。”

    “你要做什么?”东方珩的目光幽深,坚定,沈璃雪心中腾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我要去西凉,查清华盛的真相!”东方珩深邃的眸中,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坚定,五年了,他父母的死因一直成迷,如今,有了线索,他一定要查清楚。

    “我和你一起去!”沈璃雪放下首饰,紧紧抓住了东方珩的胳膊,如果圣王和圣王妃真是被人所害,凶手毁掉了一切证据,让人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肯定非常厉害,东方珩此去,危险重重,她不想让他一个人冒险。

    “西凉路途遥远,一路颠簸,你身体吃不消的!”此去西凉,凶险异常,东方珩不想让沈璃雪涉险。

    “我是习武之人,又有你的内力,坐着马车走几千里的路而已,有什么吃不消的。”沈璃雪在现代时可是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世界各地几乎都走遍了,这几千里的路,哪难得倒她。

    纤纤玉指握紧了东方珩的大手,她瞪着他道:“就这么决定了,我和你一起去西凉,揪出害父王,母亲的真凶!”

    ------题外话------

    (*^__^*)嘻嘻……马上月末了,明天郡王,璃雪去西凉,亲们有票票的,表藏着了,记得扔出来哇,过期就无效了,啊啊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68》,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68 自寻死路,转战西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68并对腹黑郡王妃168 自寻死路,转战西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