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设计陷害,强占宫女?

    沐涛话一出,全场瞬间哗然。

    沈璃是文弱医者,就算懂武,也是勉强自保。

    沐涛可是沐国公府嫡次子,沙场出了名的彪悍将军。

    这样的两个人,武功高低一看便知,根本没有可比性,怎么能够一起舞剑,沐涛怎么会选沈璃做他的对手?

    随即,众人又想到,沐涛是沐国公府的人,沈璃是镇国侯府之人,淑妃和德妃在宫里势均力敌,斗的天翻地覆,他们两个小辈较量,也相当于这两府在较劲。

    德妃看看沈璃雪纤细的小身板,柔柔弱弱的,他与沐涛交手,只有被痛打的份:“沐将军是沙场将军,最少也应该挑一名武者比试,和小璃这名大夫一较高低,怕是没什么看头,不如,让江枫陪你过几招……”

    “江枫兄是西凉神童,文武双全,在下自愧不如。”开完笑,臭瞎子的武功高深莫测,他和臭瞎子较量,是自讨苦吃,沐涛凝了目光看向沈璃雪:“沈公子也是懂武的吧!”

    “略懂皮毛,用来防身而已,难登大雅之堂!”宴会上坐的都是聪明人,不乏目光锐利的武者,沈璃雪是习武之人,走路的姿势,速度都与平常人不同,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如果她刻意隐瞒,倒是显的有些虚伪。

    沐涛摆摆手,语气微傲:“镇国侯府满府虎将,沈公子身为侯府的远房侄子,武功定然也是不差的,就不要再谦虚了。”

    “在下武功低微,不及将军英明神武!”沈璃雪礼貌微笑,她来西凉要有事待办,为人处事尽量低调。

    沐涛下巴微昂,傲然看向沈璃雪:“镇国侯府满门忠烈,只有战死者,没有后退者,沈公子虽为远房亲戚,也应该有几丝侯府之人的血性才是!”

    沈璃雪小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下,沐涛的意思是她不接受他的挑战比试,就是没有勇气的逃兵,连带着镇国侯府的勇敢,忠烈之名也都是假的。

    她是青焰人,在别人的地盘上,准备低调行事,不想和沐涛过多计较,沐涛却步步紧逼,铁了心要和她一较高下,如果她再逃避,不但承认自己是不战而退的逃兵,还连累镇国侯府担臭名:“既然如此,沈璃恭敬不如从命,沐将军请。”

    “沈公子请!”沐涛望沈璃雪一眼,手持长剑,缓步走向一边,嘴角扬起一抹森冷,诡异的笑,呵呵,沈璃上当了,刚才姑姑输给了德妃,自己就在沈璃这里扳回一局,让众臣知道,沐国公府不比镇国侯府差。

    沈璃雪站起身,正欲前行,冷不防衣袖被人紧紧抓住,回头一望,是夜千月,她明亮的眼睛中,满是担忧:“璃哥哥,沐涛很厉害的。”

    “放心,我不会有事!”沈璃雪轻轻一笑,衣袖巧妙的脱离了夜千月的小手,缓步走向沐涛。

    夜千月看着空空的小手,以及径直前行的沈璃雪,狠狠跺了跺脚,着急上火的一步来到了陆江枫面前:“三表哥,你快想想办法,沐涛那个莽夫,下手狠辣无情,他会打死璃哥哥的!”

    陆江枫白玉般的手指轻端着一只白瓷茶杯,轻抿一口,淡淡道:“你对小璃就这么没有信心?”

    “可璃哥哥是医者啊,文文弱弱的,如果是比试医术,我不担心他会输,现在是比武,对手还是沐涛!”夜千月狠狠瞪了远处的沐涛一眼,沐涛的性子,作为,她听过不少,放灯节那晚,又亲眼看到他骑马踏人,文弱书生对上他这个狠毒的莽夫,哪还能讨了好。

    “别急,我相信小璃!”陆江枫漆黑的眼瞳毫无焦距,却朦胧似雾,灿若烟花。

    夜千月微微一怔,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陆江枫这么相信一个人,陆江枫是神童,看人看事都非常准确,他说沈璃会赢,那他赢的可能性很大,可是,面对沐涛那个身经百战的莽夫,璃哥哥真的能赢吗?

    “在下喜用剑,不知沈公子惯用哪种武器?”沐涛站在场地中央,扬了扬手中的长剑,身材高大,面容居傲,一袭大红披风更显张扬,强壮。

    沈璃雪身穿似雪白衣,身形纤细,清冷的目光扫过旁边的武器:“沐公子擅长用剑,我也用剑吧!”听起来,像是沈璃雪为了迁就沐涛,勉为其难用剑一般。

    沐涛得意的脸瞬间阴沉下来,文弱书生,居然敢看不起他,找死!

    沈璃雪拿到武器的瞬间,他迫不及待的持剑攻了上去,大红的披风在空中飞成一条流线:“沈公子,看招!”

    望着急速袭来的寒剑,沈璃雪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白衣轻转,优雅的侧身避过,挥剑刺向沐涛的胸口:沐涛是边关将军,身经百战,武功高强,又有一身蛮力,和他较量,绝不能抬剑硬挡。

    沈璃雪的长剑攻至胸口,沐涛不得不收回攻势后退,年轻的脸上布满了阴云。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他出招快,狠,准,不但没刺到沈璃雪,还被后者逼的后退,沈璃不简单,他放下了轻视之心,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应战,手中长剑转了个弯,凝聚了八成内力,带着凌厉的攻势,再次势向沈璃雪。

    沈璃雪双足轻点,腾空而起,白色衣袂在半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瞬间跃至沐涛身后,一个漂亮的回转身,长剑在半空中闪过一道耀眼的银光,快速刺向沐涛后心……

    刚才看多了歌舞,朝中大臣和家眷们都有些审美疲劳,沐涛挑上沈璃雪比试,他们也以为会是单纯的一方痛打人,没想到沈璃雪身形柔弱,武功却不弱,和沐涛打了几十个回合,丝毫不落下风。

    个个看的是目瞪口呆,萎靡的神情一扫而空,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仔细观看比试,比起以往的单纯舞剑,这次的打斗,又是沐国公府和镇国侯府的较量,真真令人大开眼界。

    “翩若惊鸿,快如游龙,好轻功,好轻功。”三皇子看着那翩飞的一袭白衣,连连点头,赞叹不已。

    陆江枫喝茶的动作微微一顿,天下轻功大同小异,却也各有特色,沈璃雪施展的轻功,他能听到轻微的声音,看不到形,三皇子这么一夸,他隐隐猜到沈璃雪修习的轻功,出自何处。

    墨眸看着沈璃雪的方向,隐隐凝出一抹光华,沈璃不是西凉人!

    沈璃雪,沐涛你来我往,不知不觉的,几十招已过。

    沈璃雪身形机敏,招式灵活,加上内力的协调,与武功比她高了一筹的沐涛打了个平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沐涛内力消耗了三分之一,连沈璃雪的衣服边都没沾到,更别提重伤他了。

    他是边关人人称赞的沐二将军啊,杀敌人就像切西瓜,易如反掌,现在却搞不定一名文弱书生,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沈璃,有种你就跟我明刀明枪的打,躲躲闪闪做什么缩头乌龟!”

    沈璃雪冷笑,沐涛的优点就是力气大,蛮劲足,她是女子,身体偏向柔弱,虽有东方珩的一半内力,和身轻百战的沐涛还是有些差距,如果和他硬碰硬,她肯定会输。

    若是辅以轻功,再加上她身体的灵活性,这一战,谁输谁赢是未知,沐涛也正是知道这一点儿,方才以言语激她,她可不是傻瓜,岂会中计。

    “沐涛,你讲不讲理,你喜欢用蛮力,直接伤人,璃哥哥擅长轻功,打斗时用轻功辅助有什么奇怪,再说了,人家也在和你比剑啊,又没有一味躲闪着,是你自己笨,打不着人家,还好意思叫嚣!”

    夜千月双手叠在胸前,傲气的看着沐涛,清亮的声音传了大半个场地。

    宾客们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沈璃武功真是不错……”

    “轻功也极高……”

    “医术也不错,年纪轻轻,是个好苗子……”

    宴会之前,沈璃雪只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陌生人,能和边关赫赫有名的沐二将军打成平手,着实很厉害了。

    展面在众人面前的武功,就是真刀真枪的打,不像诗词一样可以作假,接了沐涛那么多招,脸不红气不喘,众人对沈璃雪又多了几分赞叹。

    沐涛怒气冲天,众人夸奖沈璃,就是在间接的贬低他呀,他堂堂边关将军,教训别人不成,反倒成了别人成名的踏脚石,可恶,可恨,一群没有眼力的老匹夫。

    他目光一寒,脚下一点,寒光闪烁的长剑径直刺向沈璃雪。

    劲风呼啸而来,沈璃雪知道这一剑贯注了十层功力,她冷冷一笑,手中长剑对着沐涛的脖颈刺去。

    沐涛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在长剑刺到他脖颈的瞬间,猛然偏身,锋利的长剑擦着他的肌肤划过,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他的左手,凝聚了十层功力,狠狠打向沈璃雪。

    沐涛拿剑刺她是虚,以掌打她才是实!

    明的打不到人,就来阴的了。

    沈璃雪手腕一翻,素白的小手瞬间迎上沐涛的手掌,只听:“砰!”的一声,两掌相撞,两人各自后退了四五步方才停稳。

    再看沐涛,虎目中满是杀气,是的,浓浓的杀气!

    镇国侯府的远房亲戚,名不见经传的文弱书生,身份低微的贱民一个,居然敢挑衅他沐二将军的威严,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扬剑,对着沈璃雪狠狠攻了上去。

    身形交错,寒光闪现,众人已经看不清两人是如何出招的,只看到一红一白两道身影交织在一起,眼花缭乱。

    夜千月的心瞬间高悬了起来:“三表哥,璃哥哥擅长轻功,被沐涛纠缠住,施展不了轻功,他会被打伤的。”

    陆江枫仔细聆听着激烈的打斗声,英俊的容颜十分凝重:“不止是被打伤这么简单!”

    夜千月一怔:“三表哥什么意思?”

    “我自横刀向天笑……壮志凌云览山小……”打斗中的沐涛突然吼出这么两句上下不接的诗,招式越发凌厉。

    夜千月更是满头雾水,冷哼道:“莽夫一名,装什么文雅,还吟诗,再美的诗从他口中说出来,也变了味道!”

    陆江枫素白的指尖轻捏着手中的瓷杯,黑眸灿然:“千月,你没发现沐涛和刚才有什么不同吗?”

    “在装文雅!”除此之外,夜千月没发现沐涛有什么不同之处。

    距离她最近的太监呵呵一笑:“公主,沐二将军有个特点,喝醉了酒,喜欢吟诗!”

    夜千月不屑的瞟了沐涛一眼:“他出现的时候明明是清醒的,怎么打斗了一会儿就醉了,又不是在喝酒!”她还从来都没听说过,打斗也能打醉人的。

    太监又是一笑:“公主有所不知,沐二将军本来是要为皇上舞醉剑的,在后院喝了不少的酒,经过打斗,酒劲上涌,醉了……”

    醉酒之人头脑不清醒,走路歪歪斜斜,出招也毫无知觉,一般情况下,和他们打斗是占上风的,但沈璃雪和沐涛过着招,除了感觉他的招式越发凌厉,眼神越发狠毒外,没看到他有半点的醉酒症状。

    沐涛锋利的长剑划破长空,瞬间刺穿了沈璃雪的白色衣袖,森森寒气涌入肌肤,让人心神一凛!

    沈璃雪目光一凝,素白的小手凝聚了八成功力,狠狠打向沐涛,低头,看到衣袖断开一截,露出凝脂般的肌肤,嘴角扬起一抹冰冷的笑,沐涛恼羞成怒,想要对她痛下杀手了。

    沐涛后退着闪避,望着自己寒光闪闪的长剑,有些懊恼,只差一点儿,就能刺穿他的胳膊,自己一定要再接再厉,足下一顿,高大的身形对着沈璃雪暴射而去。

    “住手,快住手!”沈璃雪衣袖被刺破,夜千月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看着沐涛乘胜追击,沈璃雪好像还没有回过神,她惊的大喊:“璃哥哥受伤了,你怎么还打?”

    陆江枫白玉的手指捏紧了瓷杯,倾听着沐涛的动静,薄唇轻启,淡淡道出一句:“公主可听说过借醉杀人!”

    夜千月猛然一怔,美眸恨恨的瞪着沐涛:“沐涛,快住手,今天是菊花宴,容不得你在此放肆!”

    沐涛已经出了招,哪还能停得下来,身形快如闪电,瞬间来到沈璃雪面前,长剑对着沈璃雪的要害,狠狠刺了下去。

    沈璃雪身后是大大的花盆,一簇簇的菊花,无法躲闪,猛然俯身,避过一击。

    沐涛目光阴沉,转过身,手持长剑,对着沈璃雪穷追猛打。

    大臣,家眷们微微变了脸色,沐涛真醉假醉暂且不论,他招式狠毒,毫不留情,分明是要置沈璃于死地啊。

    镇国侯府和沐国公府的矛盾由来已久,淑妃和德妃又一直针锋相对,刚才,淑妃因为小太监的事,被沈璃置了难堪,难道沐涛是想借机杀了沈璃,公报私仇?

    “淑妃娘娘,沐涛已经赢了,你快让他住手啊!”眼看着沈璃雪被逼到了角落,退无可退,夜千月急的大喊。

    淑妃悄悄望望皇帝,面色平静,没有惜才纳贤的意思,柳眉一皱,为难道:“千月公主,不是本宫不帮忙,沐涛喝醉后性子非常急燥,也非常执着,他想做的事情,无人能阻止,本宫的话,他根本不会听!”

    “父皇,现在是一年一度的菊花宴,染了血可不好!”淑妃不帮忙,夜千月瞪她一眼,改求皇帝。

    淑妃呵呵一笑:“公主,沐涛的力气,是京城出了名的大,御林军来了不但制不住他,还会刺激他,伤到朝中大臣,可就不好了……”

    夜千月咬牙切齿,臭淑妃,怕伤人是假,想借机杀了璃哥哥是真!

    “太子哥哥……”皇帝,淑妃都求不动,她看向夜千泷,却见太子宝座上空空如也,哪里有夜千泷的影子。

    太子哥哥呢?去哪里了?

    夜千月清亮的目光快速扫视人群,看到一袭黑衣的夜千泷静静站在沈璃雪旁边,看着沐涛和沈璃雪过招。

    眼看着沈璃雪被他逼的手忙脚乱,招式凌乱,沐涛心中大喜,目光一寒,凌厉长剑对着沈璃雪的要害刺了过去,贱民一名,抢自己风头,不死也要让他重伤。

    沈璃雪看着那迎面刺来的剑,嘴角轻扬起一抹冰冷的笑,有人前来送死,她自然要成全。

    寒剑近在咫尺,她猛然侧身,长剑擦着她的白色衣袂划过,纤细的手腕一翻,手中锋利长剑狠狠刺进了沐涛的右手腕,飞起一脚,将眼前的碍眼之人踢出三四米远。

    “啊!”沐涛被踢倒在地,紧捂着受了重伤的右手腕,凄厉的惨叫,叫声渗人,好不凄惨。

    怎么回事?众人看着痛苦哀嚎的沐涛,瞬间傻了眼,刚才不是他占上风么?怎么突然间说败就败了。

    沈璃雪收回长剑,冷冷凝望重伤的沐涛,她和沐涛交手时,已经察觉到,沐涛的武功在她之上,不过,他脑子一根筋,做事喜欢急功近利,想赢他,必须智取。

    溃败,只是沈璃雪用来迷惑沐涛的假相,他果然上当了,对着她穷追猛打,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他的防守就弱了许多,暴露了缺点,才会被她刺伤了手腕。

    “太医,太医!”淑妃面色微变,美眸中凝了一抹寒冰:“快给沐将军诊治!”

    “是!”何太医急忙走上前来,抓着沐涛的手腕查看伤势。

    目光猛然一凝。

    淑妃心中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何太医,沐将军伤势如何?”

    何太医仔细查看片刻,思量再三,答道:“回淑妃娘娘,沐将军手筋被斩断的太厉害,怕是无法恢复……”

    “什么?”沐涛大惊,左手紧揪了何太医的衣领,歇斯底里的高喊:“你说本将军的右手废了?”他是边关将军,杀人立功全靠这只右手,怎么能废,怎么能废。

    沐涛力大如牛,何太医的衣领勒的很紧,险些喘不过气,轻咳着,急声道:“沐将军,你冷静些,冷静些!”

    “老子的手残废了,还怎么冷静!”沐涛厉声怒喝,他是废人了,不能再拿剑了,还怎么震慑别人,猛然侧目看向害他的罪魁祸首,双目赤红:“沈璃!”

    “沈璃,不过是一场小小的切磋,你居然痛下杀手,斩断沐二将军的手筋,你可知罪?”淑妃冷冷看着沈璃雪,怒喝。

    沈璃雪微笑,清冷的眼眸直视淑妃:“淑妃娘娘,沐将军喝多了酒,神智不清,对我痛下杀手,我重伤他,不过是为了自保,难道也有错?”

    淑妃目光锐利,言词犀利:“你可以伤他其他部位,阻止他动杀机,断他手筋,让他成为废人,就是让西凉少了国之栋梁,你究竟安的什么心?”

    沈璃雪冷笑,沐涛这么嚣张跋扈,也配称国之栋梁:“承如淑妃娘娘所说,沐二将军力大如牛,喝醉了酒神智不清,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就算草民刺伤他,他想杀我的决心也不会改变,无奈之下,草民只有刺伤他的手腕,让他无法再动手杀人……”

    “你!”淑妃怒气冲天,锐利的美眸中寒光闪现:“就算是为自保,重伤了将军,也犯了过失,自己断去手筋,本宫便不计较你的过错!”

    “淑妃娘娘,刚才众目睽睽之下,草民已经显了败势,是沐将军追着草民打,想置草民于死地,如果草民没有重伤他,现在你们看到的,就是草民的尸体了!”言外之意,沐涛被斩断手筋,是自找的。

    淑妃目光阴冷,挑眉看着沈璃雪:“你还敢强词夺理!”

    “娘娘,刚才的事情,诸位都看在了眼里,请他们说说看,草民应该断手腕吗?”

    众人相互对望一眼,没有说话,沐涛追打沈璃,他们看的一清二楚,分明就是想要重伤他,千月公主都替沈璃认输了,沐涛还在穷追猛打,沈璃为了活命,斩断沐涛的手脚筋,并不过份,但沐涛是边关将军,断了手筋,就是废人,无法再守卫边关……

    德妃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轻轻笑笑:“沐将军喝多了酒,才被刺残了手,淑妃妹妹一向识大体,顾大局,她逼小璃自残,除了心疼侄子,更多是因为边关少了位将军,疆土的戒备弱了几分,一怒之下,才失了理智,小璃也是习武之人,武功还算不错,不如就罚他去边关镇守,为国效力,将功补过……”

    淑妃咬牙切齿,说的真是好听,罚沈璃去边关代替沐涛做将军,其实是由镇国侯府顶替了沐公府的将军之位,镇国侯府轻轻松松就多了几千兵力,这哪是惩罚,分明是掉了个大馅饼砸他身上了,德妃的如意算盘,打的真是绝妙。

    沈璃雪眼睛转了转,随声符合德妃的话:“草民不才,没有沐二将军的统率能力,担不得将军之职,若是皇上要罚,草民愿意前往边关守卫!”

    淑妃凝眉,沈璃医术高明,武功高强,可谓是文武双全,这样的男子,进了军营,皇上定然不会只让他做一名小兵。

    侧目望向沐涛,他的手腕已经废了,无法再担将军之职,看那沈璃的意思,对将军之位很向往,哼,沐国公府的兵权,怎能落到镇国侯府的人手里:“沈公子是过失伤人,就算不断手筋,也要受罚,以示小惩!”

    “就罚小璃在镇国侯府闭门思过一月,不许出府闯祸!”德妃抢在淑妃面前,温和的下了惩罚令。

    “多谢德妃娘娘体谅!”沈璃雪急声应下惩罚,再无更改,变数。

    “谢淑妃妹妹好了,是她心胸大度!”德妃看着淑妃,笑意盈盈,怎么看都像是在挑衅。

    “多谢淑妃娘娘!”沈璃雪微笑着道谢,不用看她也知道,淑妃肯定面色阴沉,铁青。

    淑妃冷冷看着沈璃雪,胸口一阵气血翻腾,纤手紧紧握起,指甲嵌进了肉里,德妃给沈璃最轻的惩罚,闭门思过,没有动他分毫,谢她,是间接向众人说明,这惩罚是经过了她同意的,她不能再找沈璃的麻烦。

    今日的争斗,德妃,沈璃雪赢了,镇国侯府占了上风,道谢,分明是在嘲讽她,可恶,可恶。

    事情圆满解决,沈璃雪没有被罚,众人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他,想不到他身形柔弱,武功倒不弱,能打赢沐二将军,靠的是实力,不是运气。

    沈璃雪望望重伤哀嚎,愤怒不甘,被人抬走的沐涛,挑挑眉,打斗已经结束,长剑可以放回原处了,转身,正对上夜千泷清澈的眼眸,微微一怔:“千泷,你站在这里多久了?”看他的样子,站了很长时间了。

    夜千泷微笑,笑容干净、清澈:“就刚刚。”

    唯恐沈璃雪误会,他再次解释:“我怕你受伤!”她要和沐涛打斗,他不会阻止,他会默默站在她身边,她遇到危险,就会出手相助。

    沈璃雪轻轻笑笑:“我不会有事的!”她刚才全神贯注和沐涛较量,都没注意到夜千泷是什么时候站到她身边的。

    “你的武功,是东方珩教的吗?”夜千泷对沈璃雪的武功一直很好奇,就是没到找合适的时间询问。

    沈璃雪眨眨眼睛:“算是吧!”她用的招式,都是杀招,没有花俏的样子,每一招都很实用,和这古代的飘逸招式不同,一时半会和夜千泷说不清楚,就让他以为,是东方珩教的好了。

    夜千泷璀璨的目光黯淡了几分:“他……还好吗?”他回西凉时,东方珩已经病入膏肓,随时都会没命,后来得知沈璃雪和他成亲,他默默祝福他们,心里却是为沈璃雪担忧的。

    “他很好!”沈璃雪笑笑,回答的简单扼要,夜千泷和东方珩算是情敌,如果沈璃雪说东方珩太多,夜千泷可能会难过。

    “你是和东方珩一起来的西凉?”他们两人的感情,夜千泷看在眼里,沈璃雪出现在西凉皇宫,东方珩肯定也离的不远。

    沈璃雪点点头:“他在皇宫外等着我,我们来西凉是有些事情要做。”夜千泷是单纯,不是愚蠢,东方珩身为青焰战神安郡王,说他来西凉游玩,没人会相信。

    “需要我帮忙吗?”夜千泷言词恳切,并没有追问他们来西凉的目的。

    “不用,很简单的事情,不必再麻烦你!”沈璃雪笑着摇摇头,看到夜千泷的目光又黯淡了几分。

    夜千泷是西凉太子,她要对付的是西凉淑妃,她不想让夜千泷牵扯其中,否则,被人知道她和青焰人联合,对付自己国家的人,大臣会弹劾他,皇帝也会不喜他,兄弟姐妹更会讨厌他,到时,他就无家可归了。

    阳光下,陆江枫静静坐着,黑眸面向菊花丛,白玉手指端着茶杯轻啄浅尝,沈璃和太子殿下果然是认识的。

    “镇国侯府的公子们个个优秀,大公子,二公子守卫边关,三公子是西凉神童,如今又有个远房的亲戚沈公子,也是千里挑一的能人……”几名贵族妇人笑容满面的来和侯府老夫人,侯夫人套近乎。

    沈璃雪文武双全,又年纪轻轻,边关赫赫有名的沐二将军都被他打败了,前途不可限量,再加上他和镇国侯府的关系,一些家有待嫁女儿的妇人们,都旁敲侧击,打听沈璃雪的家世。

    老夫人和蔼的笑着,望沈璃雪一眼,也不谦虚:“这孩子家离的远些,不在京城,不过,人品好,性子好,才华也高,我看着也喜欢,如果我有孙女,一定许给他……”

    她知道沈璃雪医术高,却没料到他武功也不弱,和他家那三个孙子不相上下,自然是越看越喜欢。

    夜千月柳眉皱了皱,挤进人群,坐到了老夫人身边,轻挽着她的胳膊,含羞带怯的目光频频望向沈璃雪:“外祖母,其实,外孙女和孙女差不多啦……”

    沈璃雪一怔,素白小手无奈的扶扶额头,别是惹了一身女桃花来,她可是女的,无法娶妻啊。

    “璃雪,到我宫殿一叙可好?”夜千泷笑着邀请沈璃雪。

    沈璃雪望望渐渐暗下的天色:“时候不早了,我要随侯夫人他们回府,改天你去镇国侯府,咱们再细聊!”皇宫人多眼杂,隔墙有耳,就算是在宫殿里,说话也不安全,还是在外面找个可靠的地方聊天比较好。

    夜千泷眼睛一亮:“那我明天去镇国侯府找你!”

    “好!”沈璃雪点点头,夜千泷是她的好朋友,彼此之间说说话,聊聊天,倒也无可厚非。

    坐在皇帝的位置上,能看到十米外夜千泷的脸和沈璃雪的后背,十几年了,皇帝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但会笑,还笑的很璀璨,很干净。

    目光落到一袭白衣的沈璃雪身上,他比夜千泷矮了一头,身形也比他纤细很多,远远看去,就像一男一女……

    淑妃也看到了交谈的沈璃雪,夜千泷,美眸中冷光闪烁,大臣们对沈璃都很赞赏,太子殿下也对他刮目相看,想要对他委以重任!不,她绝不允许镇国侯府的人步步高升!

    夜幕降临,菊花宴散,大臣和家眷们都坐了马车,离开皇宫,沈璃雪随老夫人,侯夫人出了宫,准备回镇国侯府。

    翻身上马的瞬间,一名小太监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沈公子请留步,太子殿下有请!”

    沈璃雪目光一凝:“殿下有没有说什么事?”明明说好明天在镇国侯府见面,夜千泷怎么突然又叫她进宫。

    “回沈公子,奴才不知,太子殿下只让奴才来请沈公子,说是十万火急!”小太监微低着头,急促的喘息,显然是一路急步所致。

    沈璃雪敛眸思索片刻:“公公请带路!”

    陆江枫松开马缰绳,缓步走了过来,声音温润如玉:“沈兄初来皇宫,对地形不熟,我陪你一起去!”

    沈璃雪望望门口的宫灯,以及完全暗下来的天色:“三少爷,天已经黑了,只老夫人和侯夫人回去怕是不太好,这里是皇宫,有这位公公带路,我不会迷路的……”

    西凉京城很太平,但也不排除突发事情出现,老夫人,侯夫人都是弱女子,家丁们武功一般,陆江枫也着实不放心她们,略略思索,慎重的叮嘱道:“多加小心!”

    “我知道!”沈璃雪点点头,目送陆江枫上了快马,护着镇国侯府的马车快速远去。

    转身看向那名小太监:“劳烦公公前面带路!”

    再次走进皇宫,尚着燃起了灯笼的青石路缓缓前行,这一次不是去宴会厅,而是去夜千泷所在的乾清宫,他们走的路也相对小些,偏一些。

    大约走了半柱香,小太监停在一座宫殿前,手指着宫殿道:“沈公子请,太子殿下就在里面!”

    沈璃雪微微笑笑,看着小太监的纱帽顶:“有劳公公了,公公一路走来,怎么总低着头?”

    小太监的头垂的更低:“回沈公子,在皇宫里,奴才们都是低头走路的!”

    沈璃雪微笑,她进过许多次青焰皇宫,太监们的确是低头走路的,但像小太监低这么狠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就像是尽量低沉脸,不让人看清模样一般。

    “多谢公公带路!”沈璃雪笑容璀璨,美眸中凝出一抹清华,拿出一绽银子塞进小太监手中,转身走向乾清宫。

    小太监掂掂手中的银子,眸中闪烁着丝丝喜悦,见沈璃雪推开了乾清宫门,目光一沉,快步跑开了。

    “吱!”宫门缓缓推开,轻微的声响在寂静的乾清宫里格外响亮。

    沈璃雪站在门口向里张望,宫殿里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墙壁上镶嵌着大颗的夜明珠,将富丽堂皇的宫殿照的亮如白昼。

    “太子殿下!”沈璃雪试探着呼唤,没有任何回声,夜明珠光静静照着,一室宁静。

    “太子殿下!”沈璃雪清冷的目光凝了凝,呼唤着,走进满地暖光的宫殿。

    “砰!”的一声巨响,大开的宫殿门在她身后自动合上,沈璃雪目光一凝,用力推门,门像被人从外面锁上一样,纹丝不动,一道翠绿色的身影冲了过来,倒在沈璃雪面前,惊声哀嚎:“来人哪,救命啊,登徒子污了我的清白啊……”

    沈璃雪低头一望,那翠绿身影是名女子,衣衫不整,发髻凌乱,哭的梨花带雨,下半身没穿衣服,鲜红的血染在雪白的大腿上,十分显眼。

    沈璃雪已经成亲,当然知道那是女子初次的处子血,再联想眼前的情景,不难猜到,这名绿衣女子刚才被人破了身,想要污到她身上。

    “快快快,抓贼人!”尖锐的怒喝伴着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听声音,来的人还不少,沈璃雪无奈的眨眨眼睛,额头隐有冷汗渗出,看着那光洁的墙壁,彻底无语,想要设计陷害她,烧杀抢掠,杀人放火都可以,他们倒好,居然用这最原始的方法,强占宫女!

    她也是女的,怎么强占宫女啊!

    ------题外话------

    (*^__^*)嘻嘻……真正月底鸟,亲们的票再不扔,就真滴作废了,千万表浪费哇,吼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7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74 设计陷害,强占宫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74并对腹黑郡王妃174 设计陷害,强占宫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