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第二百一十八章

    民国七年,公历1916年1o月27日,库页岛南部,丰北村

    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惊动了正在编修补渔网的五原真郎,他疑惑的抬头朝天空中望去,旋即张大了嘴巴,巨大的可怕的“怪物”正如一团乌云一般,遮天蔽日的从他头顶飞过。

    “天照大神!”

    五原真郎一把丢掉手中的工具,大步朝家里跑去,他曾经见过日本舰队的水上飞机,但空中的那些“怪物”,个头大得惊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俄国人,一定是俄国人来了!”

    从上个世纪起,库页岛上的杀戮就从没停止过。

    俄国人对岛上赫哲人的屠杀,俄国人和日本人对岛上原住民的劫掠,以及俄国人与日本人之间的战斗,杀戮一直在持续。

    沙俄曾为彻底占据库页岛将千岛群岛北部划给日本,而在赢得日俄战争后,日本人马上撕毁条约占领库页岛全境。很快,俄国人又卷土重来。至今,库页岛被中部山脉分为南北两个部分,俄国在北部设立首府,日本在南部建立桦太厅,这种划界是双方妥协的结果。俄国忙于欧战,连西伯利亚都没办法维持充足的兵力,日本的经济已经濒临崩溃,6军和海军正为争夺有限的军费闹得不可开交,岛上的日本驻军要靠掠夺原住民和朝鲜移民才能吃饱,少部分时间,他们也会搜刮“自己人”。

    库页岛最初是被沙俄用来流放强盗和罪犯的,北部的俄国人可一点都不好惹。有日本军队在,俄国人才不会随时杀过来。为了能得到军队的保护,库页岛南部的日本人和朝鲜人主动将食物让出,而其他生活在这里的原住民和少数民族只能忍气吞声。

    “飞机,巨大的飞机!俄国人来了!”

    五原真郎的喊声惊动了村子里的其他人,他们纷纷从房子里跑出来,抬头朝五原真郎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用刻意寻找,就能看到天空中的机群。

    “天照大神!”

    村子里的日本人都被吓得脸色发白,临近村子里的朝鲜移民也产生一阵骚-乱。被驱赶到贫瘠土地,或是在林间生活的岛上原住民看到了天空中的机群,第一反应和五原真郎一样,以为是俄国人。

    生活在岛屿中部的俄国人,远远见到飞往南部的机群,疑惑的自言自语,“是我们的飞机吗?”

    可惜,无论是日本人还是俄国人全都猜错了,这些轰炸机和战斗机不属于俄国,也不属于任何欧洲国家,每架飞机的机身上都绘有五色国旗,它们属于华夏!

    很快,两架轰炸机发现了目标,十六架战斗机分散开,搜索地面是否有防空火炮和高射机枪威胁。

    轰炸机的机舱打开,一枚又一枚炸弹从空中落下,爆炸声和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日本人也不是傻子,不会傻傻的等着挨炸,他们立刻开始寻找一切能够躲避的地方,之前为躲避俄国人的炮轰挖掘的地道和几次战斗中留下的战壕,如今都派上了用场。

    附近村子里的朝鲜人也背着包袱跑来了,可地道的空间只有那么一点,日本人是不会和朝鲜人“分享”的。何况他们还每个人都背着包袱!

    “高-丽-猪,滚出去!”

    朝鲜人的哭求不会引起丝毫的同情心,此时此刻,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日本军队也开始组织“反击”。

    说是反击,实在是有些抬举他们,高射机枪和高射炮都是先进的武器,对于还拿着十三年式和十八年式村田枪的日本6军部队来说,想都不要想。

    野炮和山炮都只有75mm口径,迫击炮也只有一门。每个步兵小队倒是都配有数量“充足”的掷弹筒,但是,关键是现在袭击他们的是飞机,用掷弹筒去打飞机吗?!

    军官们只能组织士兵举起步枪,同时将机枪架起,朝空中射击。现在不是吝惜子弹的时候,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在飞机降低高度时,用步枪将它们击落。

    可惜,村田枪使用的子弹和欧洲步兵的步枪子弹口径不同,很难效仿欧洲-鬼-畜-用步枪-打-飞机。何况华夏飞机机舱下都加装了钢板,别说6mm口径,就连德国的毛瑟和英国的恩菲尔德也未必能打穿。

    有些日本兵已经发现空中的飞机不是俄国人的,机身上的标志,分明是华夏的国旗!

    “八嘎,支-那-人?!”

    如今的日本,几乎失去了在华夏的全部势力范围,不提东北的大连,五个日本租界也都被收回,挤在上海公共租界中的日侨已经达到一万三千人。

    日本政府和国民都穷得揭不开锅,和英国的借款只能缓一时之急,朝鲜成为日本重要的粮食,矿产和木材来源,可从去年开始,朝鲜也变得不太平,朝鲜总督寺内正毅几次清-缴,起义军反倒越来越多,日本人发现,之前屡试不爽的手段渐渐不再管用了。

    库页岛南部和北海道隔宗谷海峡相邻,库页岛上的渔产和其他物资对日本来说相当重要。为此,日本特地向库页岛南部增派了一个步兵联队,不只提防俄国人,也在警惕鞑靼海峡对岸的华夏人。

    华夏的改变让日本人瞠目,又感到恐惧。他们对大6的渴望依然强烈,但现今的日本政府上层并未全部被狂-热的军-国-主-义冲昏头脑,有人认为,如今的华夏正在崛起,甚至超过了明治时期的日本。如果不能让华夏内部动-乱-分-裂,或是再出现一次庚子之乱,联合欧洲诸国对华夏发动进攻,仅凭日本是无法实现侵吞华夏这一宏愿的。

    “我们必须改变观念,现在的华夏已经完全不同了。”

    可惜,这样的声音只占少数,更多的日本人还是对隔海相望的大6充满了贪婪。

    这种贪婪,必将让这个民族自食恶果!

    “射击!”一个举着指挥刀的日本矬子大声的吼叫着,他的军装和雪亮的指挥刀太过显眼,三架战斗机组成的编队,飞离机群,俯冲而下,一阵机枪子弹泼洒,这块高地上的枪声顿时哑火,刚刚还高叫的日本矬子倒在地上,抽搐两下便没了声息。

    两架平行飞行的战斗机驾驶员同时举起大拇指,另一架战斗机飞过,里面的飞行员比出了一个v字,可惜没人理他,只能摸摸鼻子,归队。

    轰炸仍在继续,丰北村,川上村,丰原市及附近的几个村落和日军驻地都被“清扫”一遍。设立在丰原市的日本官署接连被炸弹光顾,又被战斗机上的机枪一阵扫射,彻底成了一片废墟。不能怪飞机中的兵哥们太过“火眼金睛”,只能怨日本人把官署建得太“奢华”,一片茅草屋子和木头房子中间,就这么一栋水泥砖石建筑,还-骚-包的是多层,不炸你炸谁?

    轰炸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油料所限,又是跨海行动,在将携带的炸弹全部“扔”干净之后,机群掉头返航,中途,一架战斗机将挂在机翼下方的最后两枚炸弹抛落,加起来只有十磅的炸弹,爆炸后却燃起一阵大火。

    火焰和热浪平地而起,险些把投下炸弹的战斗机机翼烧着,还差点波及整个机群。

    “怎么回事?谁干的?!”

    轰炸机中的兵哥大吼一声,可惜现在飞机中还没有无线电通讯设备,他只能吼给自己和旁边坐着的另一个兵哥听。

    投下炸弹的兵哥却在愣了一下之后满脸兴奋,差点驾驶飞机在空中表演出三百六十度大翻转。看样子,被击中的不是油料库就是弹药库,这场大火一起,足够下边的那帮日本矬子哭死。

    看到火起的日本人的确要哭死了,被兵哥炸起火的地方,正是日军的一处秘密军火仓库,那里储备了岛上日军一半的战略物资,如今全都没了。

    这些物资,都是6军部和海军部死掐之后才要来的,竟然被一把火给烧了?!

    “灭火,快灭火啊!”

    一个日军大佐急得跳脚,不顾士兵的阻拦就要冲上去,可一阵接一阵的爆炸声阻挡了他的脚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越烧越旺,烧得他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和绝望。

    “完了,全完了……”

    华夏的飞机编队只轰炸了库页岛南部,炸弹也只落在丰原一带,即俄国人口中的萨哈林斯克。岛屿北部,较远地方的俄国人还不知道在岛屿南部都发生了什么,而在岛屿中部,靠近日本统治区的俄国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即便看不到冲天的大火,也能听到那可怕的声响。

    大地都在颤动,有些人还以为是地震了。实际上,这只是一千五百公斤炸弹和日军火药库共同造成的结果。

    “不是我们。”

    在库页岛北部的俄国人得到南部被轰炸的消息后,立刻向国内发电报确认,当他们得知根本就没有轰炸计划后,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相当可怕的结论。

    “是华夏人。”

    上帝,华夏人已经能制造出轰炸机了吗?

    俄国人感到不安,今天能轰炸日本人,明天就能来轰炸他们。华夏和俄国的军队从满洲里之后就一直摩擦不断,华夏那块长脚的界碑已经深入东西伯利亚境内,可为了能得到重要的补给物资,沙皇依旧允许华夏人使用西伯利亚大铁路。

    这是相当奇怪的,更奇怪的是,没人对此提出异议。华夏依旧保持着对欧战中立的立场,而俄国也从没想过主动向华夏宣战。

    东线的战斗已经让俄国精疲力竭,国内的工厂绝大部分已经停摆,除了军工企业,几乎没有工厂的机器还在运转。

    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被送上战场,女人和老人都扛起锄头也无法种出更多的粮食。

    以弗拉基米尔同志为首的革命党人不失时机的起义宣传,号召民众起来推翻沙皇。罢工频频出现,九月十月接连发生的水兵起义,几乎架空了沙皇的权力,无论是国内的经济还是欧洲的战场,他都失去了控制力。

    此时的俄国,就像一战爆发前的巴尔干半岛,成了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火药桶。

    只不过,巴尔干的火苗引燃了整个欧洲,而烧到尼古拉二世身上的这把火,却会让他失去皇位,进而性命不保。

    与此同时,深入俄国境内的戍边军在东西伯利亚再次发起进攻,东西伯利亚边境军总指挥安德烈,和皇位上的尼古拉二世一样,对边境军失去了控制,他只能用金币和宝石去收买哥萨克骑兵,可惜,多次同戍边军交手的哥萨克骑兵很难再被轻易打动。

    哥萨克第九骑兵团团长谢苗诺夫公开宣称,不能得到足够的报偿,他是不会去和华夏人打仗的。

    坦克如今不再是秘密,丑八怪已经出现在西伯利亚战场。

    这片广袤的平原,会使坦克的威力发挥到极限,只需要三辆坦克和一个步兵团,就能够击溃甚至全歼俄军一个步兵师。

    内忧外患的俄罗斯,不只失去了之前抢占的华夏土地,还将从强盗变成被“抢劫”的角色。广袤的东西伯利亚,很快将从沙俄的版图上脱离出去。

    在伊尔库茨克的基洛夫反抗组织此时出现了内部分歧,对于华夏军队在东西伯利亚的行动,反抗组织中的成员分成两派,一派以托洛茨基派遣的联络员科尔奇为首,认为必须对华夏保持警惕,另一派则认为,他们反抗的是沙皇,只要能够对抗沙皇,他们都将视对方为朋友。

    喀山并没在基洛夫面前发表太多的意见,对基洛夫说出的话,他总是毫无疑义的表示坚决支持,从而获得了基洛夫更大的信任,而托洛茨基却同基洛夫渐行渐远。

    科尔奇在反抗组织中的活动让基洛夫十分警惕,他开始担忧,托洛茨基是否也在打这支武装力量的主意。

    一旦掌控了权力,就不会允许任何人威胁到的自己的地位,就像是苏联时期的维萨里奥诺维奇。

    最终。还是对权力的渴望占据了上风,基洛夫一边宣称会考虑科尔奇等人的建议,另一方面却调集军队,从伊尔库茨克向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移动,和华夏军队正在进攻的东西伯利亚地区,完全是相反的方向。

    戍边军的廖习武坐在坦克车上,手持冲锋枪和步枪的士兵分散开跟在坦克四周,一列被解除武装的俄军俘虏,双手抱头,老实的跟在行进队伍之后。

    驾驶坦克的兵哥掀开顶盖,对坐在坦克上的廖习武说道:“师座,能换个地方吗?”

    “老子坐这挺好。”

    “可您老挡住了机枪射击口。“

    “……老子愿意!”

    兵哥:“……”配发给师级军官的桶车就在一旁,后边还有运兵的卡车,堂堂一师之长非要坐到坦克上,堵着射击口,这算怎么回事?

    几匹快马从前方奔来,马上的侦察兵向廖习武报告,前方发现俄军要塞。

    廖习武单手撑着从坦克上蹦下来,几步跳上北方汽车厂新设计生产出的桶车,大手一挥:“准备进攻!”

    比起第一辆全靠老师傅们手工打造出来的汽车,如今的北方汽车厂已经全盘机械化,从发动机到汽车零部件全都实现了自产。虽然造价高,产量也低,但国人依旧以开带有关北汽车厂标志的车辆为荣。

    “这是华夏人的汽车!”

    楼大总统还特地从京城发来电报,要求出产的民用型轿车先送去京城。

    “以前是没办法,可现在咱们自己能造了,还开外国人的东西像什么样。”

    先是楼大总统,然后是展长青,白宝琦,连教育部部长陶老也发来电报,“套”交情。北六省军政府占着地利人和,甚至先一步于联合政府“换车”。

    李谨言也为大帅府买了一辆,此举得到白老大加赞扬,隔日,该车便被几位老先生征用,出入必乘。李谨言想要用车,还要排号。

    好在第二批古董将到岸,可以转移一下这些老先生的注意力,否则,李三少恐怕要顶着各方压力,到汽车厂截胡了。

    十月二十七日,华夏空军对库页岛南部日占区进行了首次轰炸。日本政府蹦高抗议,并出示了轰炸波及平民的证据。

    华夏政府对此的回答是,华夏空军是在“自己的国土”上进行军事演习,为何会炸伤日本平民?日本人未经许可跑到华夏的岛屿上,想做什么?该给出回答的不是华夏,应该是日本。

    日本人被气得脸色发青,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迫使清政府签订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的沙俄,通过这两份条约,沙俄从华夏割占了一百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库页岛也包括在内。

    楼少帅几次发动对俄战争,重新签订的满洲里条约和海兰泡条约,废除了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明文规定收回被沙俄强占的土地。

    自此,在“法理”,库页岛的的确确是属于华夏的。日本人以平民在岛上被杀伤为由对华夏抗议,是站不住脚的。

    日本的气焰被掐灭,展长青却提出,华夏军队仍会不定期的在岛上进行实弹“演习”,对于库页岛上非法移民的人身安全,华夏政府将不予以保证。若再出现“平民”伤亡,华夏政府也只能表示遗憾。

    也就是说,华夏没请你来,你自己跑来,还赖着不走,要是倒霉被炸死,那就自己担着吧,华夏不会负责的,别说赔偿,连丧葬费都别想。

    日本和俄国都以为华夏的海军还很弱,6地上所向披靡的军队,对岛屿也束手无策。却压根没想到,楼少帅压根没打算和他们“玩”海战,舰队拼不过,直接从空中来。

    飞机数量不多,却可以轮番轰炸,反正库页岛的面积也算不上“太大”,目前的攻击目标只是岛上的日本侨民聚集区和军队驻扎区,开飞机的兵哥们表示,一天两趟,毫无压力!

    从十月底开始,一直到年末,除了刮风下雪,不适合飞行的天气,华夏飞机几乎是每隔一到两天就到库页岛南部转上一圈,扔几颗炸弹,岛上的日本人被炸得苦不堪言,北部的俄国人开始考虑是不是跑路先?毕竟日本人被-虐-成这个样子,他们看着都心惊肉跳。

    日本的海军出动了三艘巡洋舰,可进入十一月,库页岛的几个港口都进入封冻期,水面下有华夏海军布下的水雷,三艘巡洋舰还没越过宗谷海峡,其中一艘就触发了水雷,险些有去无回。

    不过,就算开到库页岛,日本矬子也将毫无作为,飞机在天上飞,军舰能做什么?对着空气开炮吗?

    轰炸库页岛的消息一出,之前关于北六省和外国势力勾结的新闻顿时就被压了下去,尽管还有人不死心,依旧在报纸上叫嚣,可国人的注意力,更多还是放在了华夏军队对库页岛的轰炸上。

    到十一月底,华夏的情报人员将两个带着弓箭,一身少数民族装扮的壮年汉子带到了伯力,他们是生活在库页岛上的赫哲人,是趁夜从岛上划船过来的。

    他们的到来,意味着岛上的日本人已经被炸得“差不多”了,也同样意味着,楼少帅制定的夺回库页岛计划,即将进入最后阶段。

    属于华夏人的国土,就算只有一块石头,也要收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18218》,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18第二百一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18218并对谨言218第二百一十八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18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