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年初二,李庆云夫妇匆匆登上南下的火车,被人问起,则称三夫人多年未回娘家,此番只为尽孝。不知道内情的附和两声,知道内情的也不会点破。

    就算是一个从族谱上除名的女儿,到底也是亲生骨肉,白发人送黑发人,发生在谁身上都不会好受。

    李谨铭和陈姑娘一同接待拜年的客人,

    现如今,陈姑娘是李府正儿八经的二少夫人,爽利的行事做派渐渐显露。老太太对她的喜爱,更是让她在府内彻底站稳了脚跟。

    对于李锦书的事情,陈姑娘知道的不多,隐约听闻是和婚事有关。归根结底不是什么光彩事,三夫人也几次下令府内封口。

    陈姑娘也读过书,知道这样的事放在现下并不“新鲜”。一些专门刊登桃色新闻的小报,隔三差五的就会写出某名媛佳人,或是某青年才俊的风流韵事,私-奔,逃婚,休妻弃子……还曾有过家中一房,外边一房,家中妻子孝敬父母抚养孩子,仍被弃如糟糠,外边的男人却心安理得,风流快活。

    反抗盲婚哑嫁并没有错,毕竟婚事并非儿戏,事关一生幸福。但成亲后却抛妻弃子,追寻什么所谓“拥有共同语言的进步爱情”,或是明知对方有妻有子,却依旧高喊着口号靠上去,被人斥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也值得称道?也该被颂扬?

    这真是时代的进步,还是给腌臜东西披了层鲜亮的外皮?

    “夏儿,你说二妹到底是怎么回事?”

    送走了客人,陈姑娘回房之后,坐到梳妆台前,摘下了头上的一枚金簪,就算被从族谱除名,到底也是李谨铭的亲妹妹,不说带孝,一些太过鲜亮的颜色还是要避开为好。可偏偏又赶上过年,家中客人登门,太素净也不好。

    “少夫人,我打听过,好像是这么回事……”

    夏儿凑到陈姑娘的耳边,如此这般低声说了一番话,陈姑娘的听着听着,两弯柳眉就蹙了起来,等到夏儿说完,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都是什么事!她真是李家的姑娘?”

    “我原本也不信的,太太身边的人嘴巴紧,二姑娘身边的丫头也走的走,散的散,还是几个老-婆-子喝醉酒嚼舌头,我才听了几句。

    “嚼舌头?未必可信。”

    “少夫人,她们可是说得有鼻子有眼,还说有堂少爷在,二姑娘什么好亲结不得?非要自-甘-下-贱-跑去给人做小老婆,不够丢人……”

    “行了。”陈姑娘抬手止住夏儿的话,“这些话千万别在少爷跟前说。”

    “少夫人放心,我晓得轻重。”

    “恩。”

    陈姑娘点点头,听到门外丫头来请,又有拜年的客人上门,忙照了照镜子,理了理鬓发,见没有不妥便要起身,片刻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从首饰盒里取出刚放进去的金簪,重新簪到了头上。

    “走吧。”

    这样的一个人,不值得她尽心。死了,倒是省心了。

    穿过回廊,看着已经枯萎的花木,陈姑娘有瞬间的恍惚,若她处在李锦书的位置,若她有大帅府这门亲戚……想到这里,脚步顿住。

    “少妇人?”

    “没事。”

    摇摇头,她今天是怎么了,竟然会这样胡思乱想。

    世人不同命,没福的未必过不好,有福的不惜福,也未必能称心如意。

    大帅府里格外的热闹。

    由于白老和楼大总统夫妇在关北过年,楼家的女儿女婿再次齐聚一堂。

    各家都把孩子带来了过来,一屋子的小豆丁凑在一起,最大的已经十岁,楼二少这个小舅舅,年岁反倒要靠后。楼五的小胖墩很黏李谨言,楼六的姑娘不再那么爱哭,楼七也终于传出了好消息,肚子还没显怀,行动间却已多了份小心翼翼。

    楼二和楼三分别坐在楼夫人的两侧,一个剥着橘子,另一个说着笑话,不只逗笑了楼夫人,也让围坐在旁的姨太太和小姐们笑得前仰后合。

    荣登“孩子王”宝座的李谨言听到笑声,转过头去看,他怀里的小胖墩,紧挨着他坐的楼二少,加上一屋子的豆丁也随着转头,齐刷刷的一片。这个场景落在众人眼中,又是一阵大笑。

    正在隔壁打牌的楼家姑爷们听到笑声,都有些好奇,六姑爷起身去看,回来一形容,把屋子里的人也都逗乐了。

    “还别说,可真是不一样。人都说李三少是个钱耙子,怎么孩子缘也这么好?”二姑爷和六姑爷一样,家中有个两岁的女儿,可惜,甭管他怎么哄,小姑娘就是不乐意亲近他,亲一口,张嘴就哭。

    “这事羡慕是羡慕不来的。”三姑爷一边说,一边摸起一张牌,眼睛一亮,将面前的麻将牌一推,“自--摸,糊了。”

    “三姐夫手气这么好,开家赌场也一定生意兴隆。”

    “哎,老七,你可别乱说。如今政府正严查各地烟坊赌馆,我那里都有两个开烟馆的上吊了,开赌场的也缩着脖子过日子,连堂子里都在查被拐卖的姑娘,姐夫家做的可全是正经生意。“

    “开个玩笑,三姐夫莫怪。”七姑爷笑笑,给一旁的戴建声让出位置,“五姐夫,你也玩两圈。”

    “我就不用了。”戴建声摆手,却还是被七姑爷按坐在了椅子上,“五姐夫,玩两圈,别总在一边抽烟。”

    其他人也劝,戴建声只好应下,坐下摸牌。

    七姑爷和三姑爷打了个眼色,笑着比划了一下,三姑爷点头,拱手,“当姐夫欠你一回。”

    楼三和楼五是一母同胞,自小感情就好。

    戴建声闹出的事,楼三比楼五更气,但楼家和戴家这样的人家,楼五不可能和戴建声和离,就算能,楼五也放不下她的孩子。楼家势力再大,也不可能让上了戴家族谱的孙子和楼五离开。

    况且楼大总统和楼少帅还要用戴家,戴建声也有悔过的意思,楼五的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这次回关北,楼三就是想着劝劝楼五,哪怕回不到以往,也别总在心口憋着气,捏着戴建声的把柄,公公婆婆想偏袒也不好太过,将来还不是她说东,戴建声就不敢向西?何必还憋着气让自己不好过。就算要不好过,也该是姓戴的,不该是她。

    姑爷们继续打牌,楼家的女眷也开了牌局,楼大总统和楼少帅在书房,白老也被请了过去,李谨言被一干豆丁围着,干脆也放开了,挽起袖子,让管家收拾出一个房间,把他从玩具厂带回来的玩具全都摆出来。

    有了去年的“经验”,今年刚进腊月,李三少就着手准备,甭管有多少豆丁和面团子,全都放马过来!

    “言哥。”楼二少拉了拉李谨言的长衫,“到时辰了。”

    “什么?”李谨言低头,“睿儿说什么?”

    “练字。”

    楼二少话音刚落,墙上的自鸣钟就当当响了起来,设计精巧的两扇小门打开,几名或提着花篮,或手捧蟠桃的仙女依次出现,李谨言看看时间,再看看仰头看他的楼二少,时间怎么掐这么准?

    “睿儿,今天过年,过年休息。”李谨言弯腰想把楼二少也抱起来,可他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左手抱着小胖墩已经够吃力,再想单臂把楼二少抱起来?

    可能性趋近于零。

    忽略现实挑战高难度的结果是,李谨言给小胖墩和楼二少成功做了一回肉垫,三个人一起倒在地毯上。一旁的几个面团子还以为是在玩游戏,小炮弹似的冲过来,压上。

    楼六的姑娘都在往这边爬,照顾她的奶娘跟在后边,头上都冒出了汗。

    一群面团子叠罗汉,看得牌桌上的楼家女眷笑得牌都打不下去了。

    直到楼少帅从二楼下来,笑声才渐渐停歇,叠成一摞的团子也被分开,李谨言盘腿坐在地毯上,抓抓头发,他的形象啊……

    白老和楼大总统也看到刚刚一幕,楼大总统摸摸光头,哈哈大笑,白老却没笑,只是欣慰的点头,“赤子之心,好孩子。”

    “岳父?”

    “尔乃莽夫。”

    楼大总统:“……”他没想问这个……

    李谨言“自暴自弃”的坐在地上,对着几个面团子做鬼脸,面前却突然多出一只大手。

    “少帅?”

    “起来吧。”

    楼少帅单手将李谨言拉起来,转身又把楼二少“拎”了起来,或许是幼小生物的第六感都比较强,楼老虎一下山,甭管是山豹还是面团子,全都老实了。

    “哥。”

    “舅舅。”

    “啊啊。”

    “咿呀。”

    华夏语和火星语掺杂,却无一例外的都在和楼少帅问好。

    李谨言再次挠头,这些面团子见到他就往身上扑,见到楼少帅就乖乖问好,平平都“长辈”,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言儿,随我来。”白老开口道:“逍儿,看顾小辈。”

    让楼少帅看孩子?

    不只李谨言满脸惊讶,楼家一干女眷也都面露诧异。

    楼夫人开口问道:“爹,怎么……”让逍儿看孩子?不怕水淹大帅府吗?

    “就这么定了。”白老负手道:“言儿还不快走?今日五篇大字可曾写完?”

    没等李谨言说话,楼二少在一旁道:“禀外祖父,今日初二。”

    “哦?”

    “过年,理当休假。”

    “睿儿从何得知?”

    “言哥说的。”

    白老颔首,李三少捂脸。话说山豹弟弟啊,就这么把你言哥卖了?白疼你了啊……

    最终,李谨言乖乖跟在白老身后上了楼,浑身冒冷气的楼少帅带着豆丁们去游戏房。

    片刻之后,楼夫人道:“大总统,还是让小五和小六跟去看看吧。”

    “夫人说的对。”

    让自己那个整天放冷气的大儿子看孩子,怎么想,都相当的不靠谱。

    书房里,白老并未马上让李谨言写字,而是将刚刚三人谈论的政事一一讲给李谨言听,其中就包括赵福仁一事。李谨言只是听,并没有插言,白老说完,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可明白了?”

    “是,多谢外祖父教诲。”

    “于政治官场一途,不需精通,却要懂。”茶杯放下,没有丝毫的声响,李谨言突然间发现,楼少帅喝茶时的样子,竟与白老有七八分的相似。

    “外祖父,谨言受教。”

    “再有不懂,可以问逍儿。”白老慈祥笑道:“今日即是初二,不需外出,习字便增加到六篇吧。”

    李三少:“……”

    游戏房中,缩小版的火车轨道,发出呜呜声的火车头和绿色车厢,十几盒拼图,放大版的绒布娃娃,还有占据了地板五分之一面积的“战场”,坑道纵横,木质士兵玩偶,火炮,甚至有装甲车和缩小版的飞机。

    战场模型做得十分逼真,玩具厂耗费了整整一个月,也只做出了两套。一套被李谨言当场打包带回了大帅府,另一套却被北六省6军军官学校的校长要走了,说是这么好的东西,只当做玩具太浪费。

    “国外训练指挥作战的沙盘,都没有这个精巧。”

    听到玩具厂厂长的转述,李谨言开始思考,将这款玩具推向市场是否合适。最终决定,沙盘还是要做,不过供应的对象暂时转向国内的各所军校。

    这样的玩具,可以丰富军校学员的“课余生活”,也不会被军校教官斥责玩物丧志。

    当然,钱还是要付的。

    制作的地区也可以扩大,例如朝鲜,日本,俄国……都可以在内,有备无患嘛。前提是能得到准确的地图。

    进-到游戏房后,豆丁们一阵欢呼,让人预料不到的是,豆丁们最感兴趣的,不是布偶也不是火车,竟然是战争玩具。

    等到李谨言写完六篇大字走下楼,却发现客厅里空无一人,循着声音走向游戏房,宽敞的房间,楼家人几乎全都聚到一起。几个姑爷看着铁路玩具双眼放光,三姑爷手下也有一家玩具厂,不过只做些市面上常见的积木和布偶,见到这个火车玩具,就像看到了金山。

    火车能做,汽车应该也能做,那飞机呢?

    “弟妹……不是,谨言,三姐夫有事想和你商量,你看?”

    “玩具的事?”李谨言笑道:“正巧我也有话想和姐夫说。姐夫觉得这个玩具怎么样?其实还有更多种类可以开发。”

    三姑爷是聪明人,听到李谨言的话,马上闻弦歌而知雅意,脸上的笑更加真诚了。

    七姑爷也是生意人,却对玩具一途没有多大兴趣,顶多看个热闹,看过后,就和二姑爷等人回到客厅继续打牌。楼家的女眷们也觉得房间里的这些都挺新奇,兴趣却不会太大,看过后也就不再驻足。倒是楼大总统和楼少帅,此刻正踞“沙盘”两端,分别指挥着几个小豆丁调兵遣将,大杀四方。

    别看这群面团子年纪小,天分却不少。

    楼二少和小胖墩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不需要多教,两人就知道要用装甲车去“揍”对方的步兵。至于飞机,楼二少看过,小胖墩却没有,可在见楼二少怎么做之后,也有样学样,到后来,楼大总统和楼少帅反倒没了用武之地,只任凭几个面团子在“战场”上厮杀。

    李谨言于军事上一知半解,也能看出战斗双方的布局都有模有样,并不是在“胡闹”。

    该感叹家族兴盛不是没有道理的吗?

    战斗最终以楼二少一方胜利告终,正巧楼夫人派了丫头来传话,该用晚饭了。小胖墩也没气馁,站起身,霸气十足的一挥手,饭后再战。

    一月二十六日,大年初四。

    李庆云夫妇抵达了苏州火车站,下车时,来接他们的是孙清泉的副官。

    “师座公务繁忙,夫人也出门会客。”

    副官的解释有些干巴巴,李庆云和三夫人也没心思计较,他们现在只想尽快见到李锦书,不管女儿生前做了什么错事,死后总要入土为安。

    老太太坚持不许李锦书进李家的祖坟,李三老爷只能将她的骨灰带回去另作安葬,三夫人哭肿了眼睛也没有办法。

    车子最先开到孙家宅邸,既然是借口探亲,总要先见见家人。

    孙清泉和三夫人的父亲已经仙逝,家中只有老母,也同李家老太太一般,整日吃斋念佛。

    母女俩见面时,孙老夫人看着红肿双眼的三夫人,叹息一声,“清荷啊,娘当初是怎么教你的?好好的一个女儿,怎么就教成了这样?”

    “娘……”

    “行了,事情过去也就罢了。人死万事皆空,葬了罢。”

    三夫人不出声,只是哭,老夫人摇摇头,扶着丫头的手转身回了佛堂。

    孙清泉只是匆匆见了一面,孙夫人带着李三老爷夫妇去了李锦书的住处。简单的灵堂里,只有一个丫头和一个婆子守着。

    李锦书是腊月二十九出事,被人两刀扎在了胸前和腹部,脸上也被划了三刀,送进医院后,医生尽全力也没能救回来。

    刺死李锦书的人已经抓住,另外在场的一个人却跑了,孙清泉尽力弹压,苏沪两地的报纸上还是登出了“佳人为情殒命”的消息。

    添油加醋之下,李锦书简直成了人尽可夫,行事-放-荡-女-子的代表,幸亏报纸上没有登出姓名,否则孙夫人都要没脸出门了。

    “清荷,锦书死时,还有了三个月的身子。”孙夫人看着三夫人,没有错过她眼中的埋怨,既然如此,她还做什么好人?“许家人不承认,牢里那个也一口咬定不是。从锦书死到现在,许逸文都没露面。”

    三夫人听了这番话,犹如晴天霹雳,孙夫人却不再言语,借口还有事起身离开了。

    孙夫人走后,三夫人呆坐半晌,几乎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一月二十七日,大年初五,李庆云和三夫人带着李锦书的骨灰踏上北归的列车,孙清泉和孙夫人都到车站来送。

    一月二十八日,楼家的女儿女婿6续离开关北返家,闻知李锦书的死讯,李谨言派人去李家吊唁,却被告知,李家根本没有开设灵堂,李谨言听了,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派人去给豹子传话,在南方的行动撤销。

    二月一日,俄国各城市再次举行罢工运动,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战游-行,部分国家杜马议员也出现在了游行的人群中。

    同日,德国宣布再开无限制潜艇战,目的是为逼迫协约国同意和谈。两日后,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宣布断绝同德国的外交关系。

    此时,距离俄国爆发二月革命只有一个月,而距离美国正式参战,也仅剩下两个月的时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23223》,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23第二百二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23223并对谨言223第二百二十三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23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