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第二百三十一章

    民国九年,公历1918年1日1日

    华夏联合政府大总统楼盛丰,在广播中发表了祝新年讲话。

    此前,政府虽然对德宣战,并派军队远赴欧洲大6作战,但国内并非全部是赞同的声音。

    “之前不宣战,一帮学生上街闹,现在动真刀真枪了,又一帮人闹,就不嫌烦?”

    不能怪楼大总统抱怨,在楼少帅领兵出征之后,报纸上便开始出现反战言论,认为华夏军队出征欧洲没有意义,只是因一时之气,当此时,华夏的首要之事,乃发展民族经济,振兴国力,而非对外炫耀武力。

    “楼氏当政,武夫执国,真乃国家之幸?”

    这样的声音并非没有市场,只是一直没有占据主流,更多的,还是青年学生和文人发出的声音。之前“反对”楼大总统的部分人,也因为华夏远征军在欧洲首战获胜转变了口风,开始和这些继续“挑刺”的人打口水仗。这一点,倒是连楼大总统本人都没有预料到,

    “这个,还有这个,”楼大总统翻着京城的一份报纸,指着上面的两篇文章,“这两个人之前不是还骂老子独--裁,罔顾民意?怎么现在却替老子说话?民选总统,以民之利为先?嘿!”

    楼大总统翻阅了几份报纸,上面的情况都差不多,有不赞同政府派兵的,也有直斥这些言论“卖国”的,总之五花八门,只要有一支笔,这些人就能写出个花来。

    “这样也好。”放下报纸,楼大总统舒了口气,“众口一词,我倒是该闹心了。”

    楼夫人恰好在一帮读楼二少从关北写来的信,内容不多,写得却极认真。将他在关北的日常逐条列举,重点写了在学堂里的情形,看得楼夫人不自觉露出笑容。

    这样的信,从楼二少上学之后就没断过,主要是李谨言的主意,每隔两天一封,普通邮寄太慢,反正他们家有钱,不在乎这点人力物力,直接派专人送上京,倒是“开辟”了另一条和京城联系的通道。

    楼夫人将楼二少写来的每封信都收好,归拢到盒子里,珍而重之的放起来。

    “大总统,睿儿在信中说,这次学堂考试他得了第一。”楼夫人抬起头,笑道:“学堂里还给了奖励。”

    “老子的儿子,当然要争先!”楼大总统也不看报纸了,干脆和楼夫人一起看信,“要是搁在前朝,怎么也是个案首状元之才。”

    “大总统,这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都是读书人。”顿了顿,“在外人眼里,我楼盛丰倒是个莽夫。”

    “大总统还是在意报纸上的话?”

    “也算不上,不过是一群……”楼大总统的声音渐低,最后几个字只在嘴里转了一圈,楼夫人并没听清。

    “不过是什么?”

    “没什么,不提那些闹心玩意。”

    楼大总统不愿意谈,楼夫人也不再问,捡着楼二少信中有趣的事又说了几件,又道有新电影上映,她和司马夫人约好一起去看。

    “报纸上讲得稀奇,说都不是真人。”

    “不是真人?皮影戏?”

    “也不是,看过的都说是画一样的,会动,神话里的故事,还挺有意思的。”

    楼夫人话中说的,是关北电影公司耗费了几个月时间,制作出的一部动画短片。光是参与绘图工作的,就不下三十人,加上其他制作人员,电影公司经理曾笑言,拍这一部动画影片的精力和资金,够拍两部“真人”电影了。

    不过影片上映后,反响却相当不错。

    取材自古典神话中的故事,不只孩子喜欢,许多大人也看得稀奇。

    李谨言特地带楼二少到电影院中去看了一场,即便投资大,耗费的人力多,时间长,这样的动画片也必须做下去。一旦找准关键,形成产业规模,回报也将极大。

    “睿儿喜欢这样的电影?”

    “恩,喜欢。”楼二少在李谨言的面前很喜欢笑,越来越像楼少帅的小脸,总是会让李三少想起楼少帅,还有他难得几次露出的笑容,随即摇头,想什么呐!

    “言哥让他们多拍这样的电影,好不好?”

    “好!”

    李三少觉得,或许该鼓励邹小先生的实验室继续电视机的研究。欧美国家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就有了量产电视机,距离现在也不过十年左右。华夏连一战都出兵了,电视机提前几年问世,也没差什么吧?

    就算没有太多的娱乐节目,放几部动画片,或是播放新闻节目,也是好的。

    “言哥?”

    李谨言走神的时候,影片已经结束,楼二少安静的坐了一会,不见李谨言回神,只得叫了他一声。

    “言哥在想事情。”

    牵起楼二少的手,走出影院时,李谨言用简单语言向他解释了电视机的一些概念,楼二少听得认真,李谨言相信他能听懂。不过,楼二少听懂后得出的结论,却让李谨言瞠目。

    “言哥又要办新工厂了吗?”楼二少很认真,“和广播公司一样吗?”

    “……”孩子太聪明,真是件好事?

    回到大帅府,楼二少被送回房间休息,哑叔给李谨言带来一份新情报,是司徒茂发来的,知晓内容后,李谨言半天没说话。

    日本人真去菲律宾抢劫了?还收获颇丰?并且计划将这份抢劫事业继续下去,发扬光大?

    果然日本矬子在想什么,脑回路正常的人永远猜不透。

    但这倒是给李谨言提了个醒,日本矬子从菲律宾尝到了甜头,难保他们不会再打华夏的主意,不占土地,只抢一把就跑,从百年前,矬子们就擅长这样的勾当。

    要收拾日本矬子,不一定要“亲自”动手……李谨言眼珠子一转,很显然,又想到了某种坑人利己的主意。

    两天后,在欧洲西线的楼少帅和京城的楼大总统都收到了李谨言的电报,楼大总统看过电报,一字没动的转发给了南六省的宋舟,楼少帅则直接把电报递给坐在一旁看地图的宋武。

    “给我?”

    “恩。”

    宋武摸不着头脑,只得接过来,看过之后,神色变了。

    “破军以为如何?”

    以为如何?宋武放下电报,该说他这个表弟“不拘一格”,还是“异想天开”?

    华夏潜艇伪装之后去袭击美国商船,再嫁祸给日本?

    可行性不是没有,但难度是不是大了点?再者说,他临走之前,大连造船厂和江南造船厂一共才造出三艘潜艇,还没下水试航,就要承担这么“艰巨”的任务?

    “长风以为可行?”

    “恩。”

    “有难度啊。”

    “两位打什么哑谜?”

    马少帅正走进来,听到这番似是而非的话,直皱眉头。

    楼逍和宋武不约而同的将电报一事隐瞒下来,不是信不过马少帅,但兹事体大,一旦泄露,会惹上不小的麻烦,那帮美国人可就在他们”隔壁“。

    朝楼逍使了个眼色,宋武对马少帅打了个哈哈,恰好这时季副官来报,一个叫马尔科夫的洋人带来一批物资,说是要交给楼少帅,却被那边的美国人给拦住了。

    “怎么回事?”

    几人也顾不得其他,快步走出了房间,穿过拓宽的交通壕,就能看到十五辆卡车排成的长龙。

    一队华夏兵哥和十几个美国大兵正在卡车边对峙,见到楼少帅一行人,卡车的车门立刻打开,从车上跳下一个留着两撇胡子的年轻男人。

    “马尔科夫?”

    “是的,尊敬的楼,总算见到你了。”马尔科夫的样子有些狼狈,衣服像是几天没换过。将这批物资运送到康布雷,还要保证一车物资不失,绝不是件容易事。无论敌军还是友军,任何一方都有可能将物资截留。但马尔科夫还是做到了,骗子和间谍的双重身份,加上在欧洲结成的关系网,帮了大忙。

    “楼,这些都是李交代的。”马尔科夫不在乎自己的话被美国人听到,他如今的身份,是个为了钱能将灵魂出卖给撒旦的家伙,为了钱替华夏人“服务”,也算不上什么。

    说话间,一张清单交到了楼少帅手上。

    “食品,药品,还有毯子,上帝,那种叫睡袋的东西,我都想要一条。”马尔科夫说得有些夸张,但在他具体了解到这十五辆卡车都装了些什么时,的确很想卷着货物跑路。若非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相当严重,及时悬崖勒马,此刻的欧洲,早就没有马尔科夫这个人了。

    许二姐的刀,可是一直都磨得很利。

    楼少帅接收物资时,对面的美国大兵并没多少收敛,显然不将这个年轻的华夏将军放在眼里。

    在他们的观念中,白种人才是最优秀的,有色人种都是下等人!

    “中尉。”楼少帅缓缓抬起头,双眸冷似寒冰,“你是军人?”

    或许是这十几个美国大兵当真倒霉,这一幕,恰好落在到康布雷巡视的约翰潘兴眼中。潘兴将军对美军在康布雷的“表现”十分重视。不只因为美军首次走上欧洲前线,还因为华夏军队之前的战斗。

    同样是远征军,美国军人,不应该逊色于华夏人!

    潘兴大步走过来,和楼少帅互相敬礼问候,询问发生了什么。楼少帅的声音很冷,“潘兴阁下,我希望共同作战的,是一支合格的军队,至少要懂得纪律。”

    马少帅没说什么,看着潘兴的表情却十足嘲讽。

    潘兴的神情未变,目光却变得凌厉。

    “阁下,请注意你的语气!”

    “阁下最好先了解一下刚刚发生了什么。”宋武说道,“之后,再来讨论语气的问题。”

    几人带着物资离开后,潘兴转而严厉咨询在场者到底发生了什么,运送物资到康布雷的马尔科夫,早就没了影子。

    身为一名合格的“间谍”,他必须能随时隐藏自己,或是成功“消失“。

    十五辆卡车,同样是物资中的一部分、

    马尔科夫能想方设法把东西送到前线,却未必能保证十五辆空车不会被征用。开车的司机中,少数几个是许二姐安排进来的情报人员,目的是为盯着马尔科夫和车队。其余都是雇佣的法国人,正好用来“掩人耳目”。

    将货物送到,拿到报酬之后,他们全部选择离开。

    一个法国中年男人,抱着一箱子罐头和面粉,感激的说道:“将军阁下,您真是太慷慨了,上帝保佑您!”

    即便有了美国的物资,法国人的生活依旧没有多大起色,食品和其他生活必须品的价格依旧居高不下,与其索取不知是否能买到食物的纸钞,他宁可要这些罐头。其他当地人的选择也一样。

    物资运到后,后勤部又开始忙了起来,同样忙碌的还有随军医生和医务兵,己方伤员和一部分德国战俘都需要治疗。之前被俘的飞行员也醒了过来,

    “我听不懂德语,也装成听不懂英语。”一边呲牙咧嘴的换药,年轻的小伙子一边说道:“德国人问我什么,我都没说!”

    小伙子胳膊上的伤很重,走路也有些问题,不可能再驾驶战斗机飞上蓝天。被纱布包裹的脸上,却依旧露出了笑容。

    “我没想活着的,可弟兄们还是把我救出来了。这条命是弟兄们给的,我就算不能飞了,也能做地勤,能挖战壕,能打枪!”

    看到这样的笑容,再铁石心肠的汉子,也会眼睛发酸。

    成箱的食品第一时间被分发到各个部队,药品分发了一部分,其余的都集中到“野战医院”。

    这里原本是英军前线指挥部,在华夏军队接防后,就被拓宽修整,改作野战医院。之前的一场战斗后,华夏军队的伤员,大部分都在这里接受治疗。

    另外开辟的指挥室内,布置了沙盘和地图,还有两部电台,一部专门和国内联系。

    “送来的都是好东西。”马少帅拿起一盒牛肉罐头,启开,用匕首挖出一块,送进嘴里,略显粗鲁的动作,他做起来却带着一种豪迈不羁的味道,“还有那个睡袋,就是数量少了点。”

    龙少帅和宋武也点头。

    楼少帅正要开口,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卫兵通报,潘兴将军来访。

    一声钝响,匕首被-插-在了桌上,马少帅哼了一声,“这美国佬倒是会挑时候。”

    龙少帅将桌上的匕首拔-下来,递过去,“总要看看这美国佬来做什么。”

    马少帅接过,噌的一声,匕首回鞘。

    潘兴来访时,正赶上华夏军队的开饭时间。

    自从突进德军阵地,华夏兵哥们便不分白天黑夜的抡起铲子,开始土木作业,不只将堑壕修得更加舒适,也和后方的阵地建立了联系,倒和勃鲁西洛夫在东线战场上挖掘的隧道有些类似。食物和补给都能及时送到,德军尝试进攻几次,试图夺回这片阵地,均以失败告终。

    在美军抵达后,华夏军队和德军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都没有再主动发起进攻。

    肉汤的香味随风飘散,对于物资供应紧张的德军来说,这种味道是相当诱人的。

    华夏军队占领的一小块阵地中,还有两名德军战俘,他们也得到了一份肉汤和被华夏人叫做馒头的食物。无论如何,这都比黑面包要好上一千倍。

    其中一名德军上士还会说简单的华夏语,据称,这是学自他的父亲。

    “我的父亲曾在华夏工作。”上士接过一支香烟,将他曾对同僚说过的话,又告诉了面前的华夏军官,“在上战场之前,家里还接到了华夏寄来的包裹,不过,现在可能不会再有了吧?”

    华夏军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派人将他和另一名俘虏送回了后方阵地。在新的攻击命令没有下达之前,华夏军人会继续在这里坚守下去。

    潘兴从楼少帅的指挥室离开,沿途看到的军容军纪,使他对华夏军队有了新的认识,也决心对远征军采取更加严格的要求,总而言之,绝对会让美国牛仔们叫苦不迭。

    协约国首脑们为是否继续扩大康布雷的战果争吵不休,战机稍纵即逝,时间都被浪费在了无意义上的口水仗上。

    或许历史注定了英法必然在1918年遭受巨大的损失,哪怕一战的整个进程正因华夏军队而改变。

    与此同时,推翻了临时政府,掌控政权的布尔什维克,开始与德国就停战问题进行协商。德国人提出的条件太苛刻,在布尔什维克上层,只有弗拉基米尔同志和少数人主张接受对方的条件,以布哈林为首的左--派却主张继续参加世界大战,之前坚定站在弗拉基米尔一方的托洛茨基,虽主张停战,却坚决不肯接受德国人的条件。

    接受德国人的条件,意味着俄国将失去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还有大量已探明矿藏,对于停止的俄国经济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一月初的中央和地方负责人会议上,基洛夫也没有将赞成票投给弗拉基米尔。

    虽然在签订停战协议一事上存在争议,苏俄的全体领导人,却在另一件事上很快达成一致,废除沙皇和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所欠的一切外债!

    不管是尼古拉二世还是托洛茨基,不管当初借钱的目的和用途为何,苏俄政府一概不承认。

    简言之,光明正大的欠账不还。

    在李谨言看来,英法等国之所以会大力支持白军,除了政治形态和国际站队问题,也和苏俄的这项决议不无关系。

    当初沙皇政府欠的外债绝不是一笔小数目,说不还就不还了?

    在这一点上,李三少就处理得“很好”,哪怕对德国宣战,也没打算赖掉当初的八千万马克,顶多将钞票换成面包罢了。

    总归,欠账还是要还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31231》,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31第二百三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31231并对谨言231第二百三十一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3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