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第二百三十三章

    日本的四艘巡洋舰再次满载而归。

    为了不泄露消息,在将目标洗劫一空之后,日本水兵杀死了所有“目击者”,无论男女老幼。屠-杀结束又放了一把大火,确保不留一丝证据。

    菲律宾的的几座岛屿接连遭受洗劫,等军队赶到时,日本矬子早就跑没影了。留下的只有一座座火-焚后的村庄和根本辨认不出的尸体。

    抢光,杀光,烧光。

    日本人的三-光-政策在菲律宾提前上演。

    美国的大西洋舰队正和英国舰队为商船护航,封锁德国潜艇,根本不会想到,名义上算是“盟友”的日本矬子会到菲律宾来“三-光”。

    再者说,除了地理位置和海港,在美国人眼中,菲律宾简直是贫穷的代名词,有什么可抢的?

    但日本矬子就是来了,抢了,跑了。

    在朝鲜刮地皮,还要面临朝鲜人的反抗,在菲律宾抢劫,杀-光-烧-光,根本不会让人抓住把柄。

    日本矬子食髓知味,不再满足于洗劫菲律宾群岛,很快将目光盯上在海洋中独自航行的商船。挂着英国国旗和为协约国服务的中立国商船,日本矬子轻易不会动,他们盯上了华夏的商船。

    有了在菲律宾抢劫的基础,日本的一部分战舰不用继续留在海港发霉,若是能抢劫到几艘运送军用物资的商船,收获将会更大。

    提出建议的是一名海军上尉,海军大臣和寺内首相都无法立刻下定决心,但日本下克上的传统再次发挥威力,这一次,水兵直接“克”了海相和首相。

    两艘没有悬挂国旗,也小心隐藏了所有标识的战舰,在1918年2月18日凌晨从港口驶出,他们已经得到消息,一艘华夏商船将于近日擦从上海离港前往欧洲。船上运送的货物多为军用物资,值得“冒险”。

    日本矬子双眼放光,以为一块肥肉即将落进口中,殊不知,肥肉再可口,块太大,一口吞掉,十成十会噎死人的。从上海离港的不是一艘商船,而是一个商船编队,整整二十一艘。不只有三艘巡洋舰护航,还有一艘潜艇尾随。

    伪装潜艇伏击英美商船,然后嫁祸给矬子的计划被“审议通过”,正式实行之前,华夏的三艘潜艇将分批出航,确定路线,顺便练兵。

    “日本矬子想得倒是挺好。”李谨言靠在沙发上,看着情报四处送来的电报,冷笑一声,抢劫华夏商船?这是几天没挨揍,皮痒痒了是吧?

    “言少,这事是不是提醒那边一下?”

    “恩。”李谨言拿起一只桔子,拨开,“给约翰发电报,再给护航的两艘巡洋舰和潜艇发消息,具体怎么做,他们自己看着办。”

    “是。”

    说话间,李谨言将桔子撕成两半,一瓣一瓣的送进嘴里,很甜。

    楼大总统和楼夫人已经返回京城,白老也暂时回京,博物馆的建造工作,几位老先生都很提心。

    楼二少不用上学,除了完成每天的课业,就是习字和玩耍。

    为了让楼二少“玩”好,李谨言没少费心思,这段时间,玩具厂的新产品一样接着一样,楼家开玩具厂的姑爷也跟着沾光。尤其是用电池驱动的火车和汽车玩具,在市场上相当受欢迎,除了内销,也大量出口。欧洲打仗,美国却发了横财,在美国人开辟世界市场时,华夏的触角早就伸到了美洲大6。

    从最早的口红,罐头,各种日用品,再到后来的服装和玩具。

    唯一让李谨言感到遗憾的是,出口的产品多为轻工,华夏的重工业发展依旧任重而道远。

    不过,现在追赶还来及。

    欧洲已经开始衰落,世界警察尚未变成巨无霸,北极熊也没发展出恐怖的军工和重工,一切都还没有最终确定,这就是华夏的机会。

    华夏保住了一口元气,借欧战壮大了自己,当条件成熟时,势必要更进一步。

    “言哥。”

    楼二少的声音打断了李谨言的思绪,抬起头,小豹子正抱着两份报纸走过来。一份是《时政新闻》的增刊画册,一份是《趣谈报》。

    “睿儿写完字了?”

    “恩。”楼二少到沙发上坐好,把报纸交给李谨言,“言哥,读报。”

    李谨言一把将楼二少抱进怀里,展开时政新闻增刊,上面刊登着华夏军队在欧洲作战的消息,配图是一部坦克和几名威武的华夏兵哥。距离华夏远征军在康布雷发起的战斗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快两个月了,新闻的热度始终未减,华夏远征军在欧洲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凡有华夏远征军的报道,报纸都会脱销。

    “这是少帅在欧洲打仗的消息。”

    “大哥?”

    “对,睿儿要听吗?”

    “要。”

    “好。”李谨言指着图画下的一行字,放缓了声音,“民国八年,我华夏远征军……”

    大半个下午,李谨言都在给楼二少读报,等小豹子自己去玩,才有闲暇处理余下的公事。

    忙了半个多生辰,又到了晚饭时间,饭桌上只有李谨言和楼二少两人,看着身旁空出的位置,李谨言有片刻的失神。

    现在的欧洲战场是什么样?物资是否送到?是不是应该再给尼德和许二姐发一封电报?

    离得越远,想念却愈加频繁。

    偶尔,李谨言也会觉得不可思议。

    “言哥?”

    楼二少吃完了蛋羹,抬头,发现李谨言又在走神。

    “睿儿吃饱了?”

    “吃饱了。”

    李谨言三两口扒完饭,牵起楼二少,每日例行,饭后消食,去院子里遛弯。

    “睿儿想去看豹子。”

    “看豹子?”

    “恩。”

    “好,咱们去看豹子。”

    二月二十三日,华夏的商船编队,在海上同两艘“不明舰船”的遭遇。由于潜艇电池耗尽,不得不提前返航,参与护航的三艘巡洋舰与对方展开炮战,部分配有火炮的商船也参与了战斗。

    一艘商船上还搭载有小型的寇蒂斯水上飞机,这是约翰利用各种关系为船运公司弄来的。有了飞机的空中侦察又提前收到预警,商船编队很快发现“敌情”,确定对方是敌非友之后,主动发起了进攻。

    一艘商船变成了二十一艘,加上三艘巡洋舰、

    二十四对二,结果可想而知。

    日本战舰再“勇猛”也无济于事。

    猎人变成了猎物,很快一艘轻巡洋舰就被击伤,航速减慢,舰艏起火,要想不被俘虏,唯一的选择就是自沉。掉头逃跑的日本驱逐舰,临走之前不忘给要沉不沉的“友舰”补上一炮,彻底将它送进了海底。舰上的日本水兵有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也是对着驱逐舰破口大骂的。

    “野分号八嘎”的骂声不绝于耳。

    没错,给友舰补了一炮的,就是在二战中大名鼎鼎,有日本舰队三大“祥瑞”之称的补枪王,野分号。

    野分号在三大祥瑞中排名靠后,观其壮举,另外两艘“祥瑞”拍马也赶不上。两艘航空母舰和三艘巡洋舰的“战绩”,足以让野分号傲视群雄,哪怕它击沉的全部是自己人……

    当然,此时的野分号还不是二战时的炎阳级驱逐舰,但“野分”之名却已经开始发挥威力,一炮击沉一艘巡洋舰,堪称“开门红”。

    巡洋舰沉没,驱逐舰逃之夭夭,华夏水兵并没贸然追逐,而是派出两架飞机,从空中侦查野分号的逃跑路线,可以确定,今后出现在这附近的英美两国商船,无论如何总是要沉上一两艘的。

    至于是不是日本人击沉的……总之,所有的证据,都会证明是他们干的。

    经历过之前的袭击,商船编队行进中变得更加小心,直至遇到英美舰队护航的编队,警报才暂时解除。

    两支商船编队合成一股,华夏商船途中遇袭的消息也散播开来。英美舰队的舰长们先是一惊,难道德国人突破了封锁?随即又摇头,不可能!

    那这两艘战舰是什么来头?

    此时,在华夏商船上工作的一个葡萄牙水手言之凿凿的说:“是日本人,我能确定!”

    日本人?

    英国人和美国人心下各有思量,表面却不动声色,在船队抵达利物浦后,白宫和白厅分别接到了一份密电。

    只是国与国之间的“私怨”且罢,若牵扯到其他问题,那就必须小心。德国既然能“收买”墨西哥给美国添堵,也能“帮助”布尔什维克坑沙皇一把,谁也无法保证他们不会故技重施,从协约国内部动手脚。

    日本的6军不值一提,海军却必须警惕!

    也不排除有其他势力在其中捣鬼,最有可能的就是华夏人。可无论如何,日本的“忠诚”和“立场”还是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尤其是美国,接到菲律宾接连“遭灾”的消息后,这个问号又被扩大了数倍。

    此时的日本人还不知道,华夏还没动手,他们就自动自觉的把一盆脏水顶在了脑袋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33233》,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33第二百三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33233并对谨言233第二百三十三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33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