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十月二十日,李谨言乘火车抵达京城。

    距离阅兵式还有五天,各省部队和军政要员已陆续抵达,聚集在车站的记者大多转移了阵地。各省军政要员的落脚处,参加阅兵的部队驻地,总是能看到一些扛着照相机的身影。运气好的话,可以采访到目标人物,运气不好的直接被大兵警卫请走。

    尤其是军营外,隔着围墙,只能听到整齐的号令,震天的吼声,抓心挠肝,也没胆子在岗哨的注视下“爬-墙”拍上几张照片。

    前两天倒是有人壮着胆子这么干过,还是个法国来的记者,结果被大兵们架着给“丢”了出去。法国佬兀自在叫嚷着“新闻自由”,要将华夏军队野蛮的行径登报。没过两分钟,军营里就走出来一个文质彬彬的参谋,笑着用法语和这名外国记者交流了几句,高卢鸡脸色变了几变,也只能灰溜溜的扛上照相机转身离开。

    这名参谋到底说了什么,法国记者打死也不肯对外透露,一直成谜。唯有一点,即便法国人不说也能看出,今日之华夏,早非昔日可比。搁在十年前,别说是个参谋,就算是个师长,说话同样不好使,记者更不会这么“听劝”。

    有了这个先例,敢再对军营围墙发起挑战的猛士,再也没出现过。

    站台上,一队北六省大兵接替警察的工作,持枪而立。李谨言从车窗向外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兵哥头上的钢盔和肩扛的步枪。

    走下车,不出意外,看到了一身戎装的楼少帅。侧头瞅瞅,没见着楼二少。不过几天没见,倒是有些想那狡猾狡猾地小豹子了。

    “少帅。”

    “一路还好?”

    “好。”李谨言笑眯了眼睛,十月的京城,天气微凉,比关北却还好些,“少帅接到电报了?”

    “接到了。”

    楼少帅点头,李谨言也没再多说什么。走出车站,坐上总统府的车,李谨言才真正打开话匣子。

    “少帅,电报上我没写,这次一共买了七十六条船,大多数是运输舰和补给舰。还有五艘潜艇。”李谨言从口袋里取出一份名录,“第一页是驱逐舰和潜艇,给大总统,后边是价格。第二页是我打算留下的,来之前,船厂已经开始改装一艘补给舰。”

    “价格?”楼少帅看着李谨言递给他的名录,“和父亲要钱?”

    “对,必须要钱。”李三少理所当然的点头。

    之前的俄国舰队是没办法,到底都是军舰,这次可不一样。再者说,之前的那些战舰是自己送上门的,压根没花李谨言多少钱,顶多就是送些罐头和烈酒,再加上几条毯子。这些日本船都是用真金白银买来的,还要改建航母,改装商船,继续发扬风格无私奉献?李谨言没那打算。

    “少帅,政府现在不差钱,任局长都告诉我了。”李谨言又取出一份资料,“改建航母需要的不是小数目,造船厂本身也要进行改建,样样都要钱,还有安置那些欧洲来的打工仔,军队换装,武器和药品实验室,再有邹老和邹小先生的实验经费,林林种种算下来,至少要这个数。”

    李谨言摊开楼少帅的掌心,写下一串数字,刻意叹了口气,“花钱容易赚钱难,地主家没余粮,军阀家也不富裕啊。”

    “……”

    “少帅,给个反应?”

    “……”

    “若是价格贵,就再降点。”

    “不用。”

    李三少满意了。

    回到总统府,先去见了白老,楼二少和小胖墩正一板一眼的背书。看到李谨言,小豹子和小胖墩背书的劲头都高了不少,语速也开始加快。

    白老咳了一声,“静心。”

    两个小团子不敢再分心了,否则要罚写大字。

    李谨言忍了几忍,才没乐出声。白老目光扫过来,立刻站直,问好,同时奉上在关北期间日日不落的功课,待白老点头,才算过关。

    楼大总统不在,李谨言直接去见了楼夫人。

    楼夫人正和白夫人说话,见着李谨言,笑道:“可算是来了。”随即又是一皱眉,“怎么又瘦了?”

    “没有。”李谨言赶忙摆手,万一楼夫人又要给他吃补汤,那就麻烦了。

    “是吗?”楼夫人明显不信。

    “我真没瘦,还胖了。”

    “胖了?”

    这次连白夫人都挑起了眉毛。

    李谨言不想再被灌补汤,只能想法设法转移话题,随车带来的礼物就是最好的借口。

    来之前,二夫人还笑他,这是去做生意?

    ”不是做生意,是走人情。”

    云南督帅龙逸亭送的那块翡翠,还有几位少帅送的见面礼,李谨言一直记在心上,这些可都是人情。经历过这么多事,他也认清了自己的身份,回想当初在天津遇到的刺杀,李谨言都觉得那时的自己当真是“无知者无畏”。

    楼夫人和白,展两位夫人的礼物都是单选出来的,比旁人更多了一份心意。

    “这孩子,都是自家人,这么客气做什么。”

    “言儿孝敬你,就拿着。”楼夫人说道:“都是孩子的孝心。”

    白夫人结果散发着香气的木盒,朝李谨言招手,示意他坐过去。李三少有些尴尬,不只是楼夫人,白夫人和展夫人偶尔也喜欢上手捏脸,对于这些夫人表达“喜爱”的方式,他实在有些适应不良。

    “娘,还有事要禀告父亲。”

    楼少帅出声帮李三少解了围,遇到正事,楼夫人和白夫人便不再留人。走出房门,李谨言长出一口气,想和楼少帅说一声多谢,结果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

    楼少帅扫过来的眼神,明显表示,忙可不是白帮的……

    李三少脚步一顿,他是不是放心得太早了?

    或许留下给两位夫人捏脸,才更“安全”点?

    楼少帅没马上带李谨言去见楼大总统,反而拉着他回了房间,李谨言想说现在还是大白天,却被一把捞起来扔到床上,扑腾了几下,长衫就被扔到了床下。楼少帅却没有下一步动作,拉起被罩在他身上,又让丫头送来热水和毛巾,拧干,给他擦脸。

    就算不是第一次,李谨言还是差点蹦起来。

    “少帅,我自己来。”

    “别动。”

    表情不变,语气也没太大起伏,熟悉老虎性格的李三少却老实了。

    温热的水汽熨帖在肌肤上,连日来的疲惫和困倦全部涌上。

    毛巾扔到一边,楼少帅摘下军帽,坐到床边,把人往怀里一捞,“睡觉。”

    李谨言打了个哈欠,“还有事……”

    “不急。”

    说话间,大手盖住李谨言的双眼,唇落在他的额头,李谨言终于抵挡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睡梦中,下意识的握住了那只带着枪茧的手,静谧笼罩了房间,靠在床边的楼逍,眸光益发深邃,手指拂过李谨言的脸颊,久久没有出声。

    房间外,来送点心和茶水的丫头放轻脚步,退了出去。

    得知楼少帅和李谨言没去见大总统,楼夫人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摇头,“这两个孩子。”

    这一觉李谨言睡得很沉,若不是错过午饭,肚子开始叫,他恐怕会睡到明天。

    睁开眼,一张熟悉的面孔闯进眼帘。

    墨黑的眉毛,浓密的睫毛,睡着的楼逍,安静而无害,当他睁开双眼,就会变得格外不同,睡着的老虎和捕猎中的老虎,的确是相当不同……

    思绪越飘越远,天马行空。

    倏然对上一双深潭一般的眸子,瞬间被拉回现实。

    “少帅,你醒了?”

    “恩。”

    声音中带着些许低哑,心头像是被一片羽毛拂过,李谨言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像楼少帅这样的,果然生来就是给人羡慕嫉妒恨的。

    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敲门声响起,“少帅,言少爷,该起了。”

    看一眼墙上的自鸣钟,李谨言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更清醒些,很快翻身坐起。总统府沿袭了大帅府的规矩,三餐都有定时,这个时候,该吃晚饭了。

    楼少帅靠在床头没动,李谨言换上一件长衫,回身走到床边,楼少帅还是没动。

    “少帅。”

    “……”

    “腿麻了?”

    “……”

    猜对了。

    李谨言摸摸下巴,趁机捋虎须绝不是好主意,自己拧了毛巾送到楼少帅跟前,“少帅,醒醒神。”

    可惜,某人的神经还是过于大条,警觉意识不够。

    被楼少帅按到床上,咬住脖子时,李三少才顿悟,老虎的须子非但不能捋,连碰一碰都有生命危险,那句“腿麻”的话,他压根不该问出口!

    楼少帅怎么会被枕上一两个时辰就腿麻?绝对不会的!

    就算会,也不能说!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明白得太迟,悔之晚矣!

    餐桌上,李谨言只顾闷头吃饭,一声不出。只是领口露出的咬痕,再装鸵鸟也没用。

    楼少帅倒是坐得端正,脸上的表情丝毫看不出半点端倪。

    白老同样沉默不语,楼大总统想说话,却被楼夫人在餐桌下拧了一下。

    楼二少和小胖墩谨守礼仪,食不言寝不语。

    总统府的晚餐,除了沉默,只有沉默。

    在沉默中,楼少帅吃了五碗饭,李谨言也默默吞下了两碗。

    饭后,楼二少和小胖墩继续跟着白老陶冶情操,顺便消食,楼夫人得着空闲安排家事,李谨言和楼少帅走进书房,向楼大总统“汇报”购船一事。

    楼大总统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从美国人手里买了七十多条日本船?”

    “是。”李谨言取出曾给楼少帅过目的名录,“都在这上面,潜艇,巡洋舰,补给舰和运输舰,还有几艘由商船改装的炮艇。”

    楼大总统翻着名录,眼睛越来越亮,嘴角差点咧到耳根。

    “我说,儿媳妇啊……”

    话没说完,就被楼少帅打断了:“父亲,要船得给钱。”

    楼大总统笑容一僵,“给钱?”

    “给钱,照价付款。”

    楼少帅斩钉截铁,李谨言笑眯眯的在一旁补充道:“大总统,你放心,给出的都是成本价,只加了一点运费和维修费,比起造新船节省的绝不是一星半点。”

    楼大总统:“……”

    “之前的那支俄国舰队是自己送上门的。这些船却是实打实买回来的,就不能一概而论了,少帅,对吧?”

    楼少帅点头,

    楼大总统:“……”

    “大总统,政府现在也不差钱,总要照顾一下嘛。”

    楼大总统:“……”

    “说起来,我忘记问少帅了,那十辆挎斗摩托给钱了吗?”

    “没有。”

    李谨言倏地转头,表情微妙的看着楼大总统,拿东西不给钱,可不是好习惯啊。

    “大总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生意,总要保本。”

    楼大总统顿时感觉压力山大。和洋人掰扯,和老兵痞子斗心眼,也没像现在这么累!可想想刚搭起架子的海军,再看着这些船,楼大总统又万分眼馋。

    最终,还是遂了李谨言的愿,一手交钱,一手交船。

    隔日,海军部便得到消息,二十六艘战舰,五艘潜艇将归入舰队。海军司令和几个被邀请进京参加阅兵式的老北洋,聚到一起大醉了一场。酒醒后,萨司令立刻精神抖擞的前往总统府拜会,无论如何,这些船一定要到手。

    听闻要花钱买,萨司令直接道:“若是政府为难,萨某家中还有余资,另有故交好友也可相助。”

    楼大总统唯一能做的,就是拍着胸脯表示,没问题,政府财政充裕得很,绝对没问题!

    萨司令满意离去,楼大总统气得直笑,“这两个臭小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49》,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二百四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49并对谨言第二百四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