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楼大帅“死而复生”,丧事自然办不下去了。

    楼府的管家带着下人,用最快的速度将灵堂里的花圈和挽联撤了下去,来祭奠的众人经历过最初的惊吓之后,纷纷拱手向楼大帅说道:“大帅洪福齐天啊!”

    之前所有人都认为楼大帅死定了,可他却突然冒了出来,还毫发未伤,可不就是洪福齐天吗?

    夫人太太们也纷纷聚拢到楼夫人身旁,只道夫人好福气,楼家好运道。李谨言听了不禁咋舌,这些官太太们变脸的功力当真是堪称一绝!

    楼夫人脸上带着笑,不时还用手绢擦擦眼角,只道老天保佑,即便有人旁敲侧击的询问楼大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被楼夫人三言两语的掩盖过去。可日本总领事夫人矢田仍不死心,几次三番的试探之后,楼夫人终于烦了,干脆假作身体不舒服,让丫头扶她去后堂休息,顺便把李谨言也叫了过去,只余下展夫人帮忙招待一干女眷。

    等到展夫人也被烦得不说话了,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尴尬。

    矢田夫人面带怒容,认为自己受到了怠慢,却压根没什么人理她。日本驻关北总领事夫妇不请自来,能让他们踏进楼家的大门就算不错了,连伊集院公使和书记官署理公使本多熊太郎都没能在楼家人面前讨到任何便宜,何况是她!

    李谨言扶着楼夫人回了后堂,问道:“娘,你身体真没事吧?”

    “没事。不耐烦应付那个日本女人了。”楼夫人靠坐在沙发上,示意李谨言坐下,又让丫头去到门口看着,略微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帅这件事,就算有人问,你也要咬死了事先不知情。”

    李谨言点头,想起之前自己在灵堂里的反应,不由赧颜。比起官太太们能拿小金人的演技,他恐怕连个群众演员都捞不上,“娘,我刚刚是不是露马脚了?”所以楼夫人才刻意提点他。

    没成想话音刚落,就被楼夫人拍了一下,紧接着又被掐了一下脸。

    见李谨言呲牙咧嘴的样子,楼夫人乐了,“你才多大,能做到这个份上不错了。”说着叫了门口的丫头过来,“去厨房一趟,吩咐厨子下碗面来,多加酸萝卜。言儿,你吃不吃?”

    李谨言连忙摇头,楼夫人刚吃完两盘点心,这又要吃面?她肚子里的不会又是一个楼少帅吧?

    正厅里,楼大帅和众人寒暄之后,终于将目光转向从刚才一直跪到现在的孟复和孟稠。

    孟复心知自己必死无疑,也不再说话,孟稠还带着一丝希望,自己好歹咬出了那么多人,又落实了邢长庚的罪名,无论如何也该留他一命吧?

    “大帅,这事您看怎么处置?”

    “怎么处理?”楼大帅正好坐在刚刚棺材停放的地方,却丝毫不在意,更没觉得晦气,“逍儿,你刚才是怎么说的?”

    “杀。”

    “大帅,饶命啊!”孟稠再一次叫了起来,“少帅,我把知道的全都说了,我真的全都说了!”

    楼大帅转向坐在一旁的司马君,问道:“大总统,你觉得这两个人该不该杀?”

    司马君迟疑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该杀!”

    “好,既然大总统都说该杀,那就没有放过他们的道理!”

    楼大帅刚要挥手让人拖他们下去,楼少帅突然说道:“父亲,孟稠留着。”

    “哦?”

    “他的证词还需要核实。”楼少帅的语气平静,却隐含一股肃杀之气,“若他所言属实,有人比他更该杀!”

    楼少帅的目光冰冷,被他视线扫过的人,都忍不住头皮发麻。

    “好,就照你说的办。”楼大帅一锤定音,直接让人将孟复拉下去就地枪决,孟稠先关进牢里,杀不杀,以后再说。

    孟复和孟稠都被带下去了,几分钟之后,大帅府前院响起了一声枪响。

    众人同时在心里打了个突,看来楼家当真不能惹。那些之前动了心思却没被孟稠咬出来的,当即把所有不该有的心思都歇了。庆幸自己只是动了念头,却没像孟复一样胆大包天付诸行动。

    不说楼大帅还活着,就算大帅已经……楼少帅也不是好惹的。以往只觉得他是个性子冷,能打仗的年轻人,殊不知,他的心也够狠!

    解决了孟复和孟稠的事情,楼大帅对司马君说道:“大总统,我这有件事想和你单独谈谈,也有两个人想让你见见,不如你今天就在寒舍住下?”

    司马君有心拒绝,却又担心楼盛丰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不利他的事情,不得已还是答应了下来。

    “既然贤弟有话要单独和我说,我这个做大哥的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司马君叹了一口气,说道:“说起来也是我的失察,才让手下人胆大包天做出这等事来,如今也正好借此机会给贤弟赔礼。”

    “赔礼?”楼大帅呵呵一笑,没再多说什么。

    客人们6续告辞离开。宋琦宁有心留下,却被杜豫章拉走了,韩庵山也去凑了个趣。不到两刻钟,正厅里便只剩下楼大帅父子和司马君。

    楼大帅不再卖关子,拍了拍手,两个穿着短打的男人低头走进来,等他们抬起头,司马君放在桌上的手倏地握紧。

    “大总统,这两个人你认识吧?”楼大帅向后靠在椅背上,“我要是没记错,他们可是总统府警卫队的队员。”

    “……是。”

    “那大总统知不知道,他们是跟着邢长庚办事的?”

    “知道。”司马君说道。

    “那么,”楼大帅收起了脸上的笑,一字一句的说道:“大总统又知不知道,这几个人都是在为日本人做事的?”

    “什么?!”

    “那场爆炸就是日本人做的。幸亏我运气好,中途换车逃过一劫。事后追查才发现是邢长庚买通了我手下的一个随员,得到我的行程后交给了日本人。”

    司马君脸上惊愕的神情不似作伪,楼大帅定定的看着他,“大哥,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单独谈了吧?”

    “我……”

    “若是传出总统府的警卫队副队长竟然在为日本人做事,还与刺杀案有关,你认为会怎么样?”楼大帅顿了顿,才接着说道:“郑怀恩是什么下场,大哥应该看到了吧?”

    司马大总统当然知道,郑怀恩之所以会名声扫地,就是因为被扣上了一个卖国的罪名,如今这样的事情却落在了他的头上!他了解楼盛丰,既然他斩钉截铁的说邢长庚是在给日本人做事,那手里肯定握有切实的证据。

    如今楼盛丰单独和他谈这件事,是给他留了颜面,否则,一旦被人知道他的心腹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汉奸,他也绝脱不开干系!哪怕他心有不甘,这份情也必须领,而且不能白领。

    “这事……我领你的情!”司马君面沉似水,咬了咬牙,继续说道:“等到联合政府成立,我会当众宣布不参与总统竞选。”

    当夜,司马君并没留在大帅府,而是连夜赶回了京城。

    楼大帅送走了司马君,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邢家一个都剩不下了。”

    话落,转身拍了拍楼少帅的肩膀,“这些日子你做得很不错,就算我真的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楼少帅:“……”

    “和德国人签的借款合同我让展长青带回来了,等下你来书房,咱们父子俩好好讨论一下。”

    楼少帅:“……”

    “怎么不说话?”

    “父亲,比起谈借款合同,您更应该去见母亲。”

    楼大帅:“……”

    楼大帅讪笑两声,摸了摸光头,虽然和展长青说过他要向夫人负荆请罪,可事到临头,他心里还是有点打鼓。楼夫人轻易不会生气,一旦生气起来当真是……

    叹了口气,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总要过这一关的!

    让楼大帅意外的是,楼夫人非但没有给他冷脸,反而笑脸相迎,还让丫头去把准备好的宵夜端上来。

    听到宵夜两个字,楼少帅立刻将李谨言从沙发上拉了起来,“父亲,母亲,我们先回房了。”

    “恩,去吧。”楼大帅一摆手,等到他们离开后,立刻堆起了满脸的笑容,“夫人,这次是我不对,你没生气吧?”

    “当然没有,我怎么会生大帅的气?高兴还来不及!只要大帅平安,就比什么都重要。”

    “夫人,我真是……”楼夫人越是这么说,楼大帅越是感到愧疚,一把拉住了楼夫人的手,“夫人,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恩,我信大帅。”

    两人说话的当,丫头已经把厨房准备的宵夜端上来了,楼大帅只看了一眼,脸就绿了。

    凉拌苦瓜,苦瓜炒鸡蛋,苦瓜炒肉,三盘菜,盘盘都是苦瓜!除了苦瓜之外,只有一叠能酸倒牙的萝卜干!

    “夫人,这个……”

    楼夫人拿起筷子,夹起了一筷子凉拌苦瓜放进楼大帅的碗里,笑得温婉:“大帅,我特地问过大夫了,吃苦瓜对身体好。快吃吃看,我特地让厨子准备的。”

    楼大帅:“……”

    李谨言被楼少帅一路拉回了房间,刚走进房门,就忍不住问道:“少帅,干嘛这么急着回来?”

    “娘让厨房做了苦瓜。”

    “……你不*吃?”

    “恩。”楼少帅点头,解开了军服上衣的领扣,“父亲更不爱吃。”

    李谨言眨眨眼,为什么他从楼少帅的话里听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好像是在幸灾乐祸?

    瞅瞅楼少帅没什么表情的脸,李三少摇头,错觉,一定是错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7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七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77并对谨言第七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