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轰轰轰!

    随着几声炮响,十余枚炮弹眨眼间落下,数团黑色的浓烟伴随着人体的残肢腾空而起,爆

    飞的弹片和沙石成为了驻扎在苏家屯一个日军大队的催命符。

    能够在堑壕战中保护士兵的头盔还没有诞生,日本人仓促应战,挖掘的战壕还不到膝盖深,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炮弹落下,看着自己的同伴被炸死炸伤,那些日本兵临死的哀嚎声,成为了

    扎进其他日本兵心里的一根利刺。

    轰!

    又是一阵炮击,炮弹炸出的弹坑比刚刚足足大了一倍!

    “重炮!”一个军曹大声喊道:”避炮!”

    可是,他们又能避到哪里?

    华夏人明显是有备而来,最先三轮炮击直接将附近几处可以作为掩护的建筑物夷为平地。

    日本人只能祈祷下一颗炮弹不要落在自己附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办法。他们不可能撤退,

    一旦撤退,就是将苏家屯火车站直接交给华夏人,等待他们的将是被军法处置,连国内的家

    人都可能受到牵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五师团大木大队的大队长大木次郎趴在一个弹坑里,小心翼翼的举起望远镜看向对面

    的独立旅阵地。大木大队不是唯一驻扎在苏家屯的日本军队,还有一个铁道守备大队,可惜

    大部分人都在炮击中被炸死了,就连铁道守备大队的大队长都没能幸免,华夏人发动的攻击

    太过突然,他们一点防备都没有。况且,从来都是日本人在华夏人面前耀武扬威,什么时候

    华夏人竟敢主动攻击帝国军人了?

    “卑鄙!”大木恶狠狠的咬着牙,“电报发出去了吗?”

    “是!”趴在一旁的通讯兵满脸烟尘,身上还染着血迹和白色的东西。就在几分钟前,

    另一个通讯兵在他眼前被炸飞,他很幸运,只是被炸伤了胳膊。

    “太好了!”大木次郎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等到我们的援军赶到,一定要让

    这些华夏人见识一下,挑衅大日本帝国6军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轰轰轰!

    炮声不断响起,从七五山炮,七五野炮,到12omm榴弹炮,华夏人就像是在展示他们手中

    到底有多少种类的火炮一样,不停的向日本兵藏身的地方倾斜炮火。这种炮击密度,在欧洲

    强国眼中实在算不上什么,在一战中,德军曾在七天时间里向英法联军的阵地砸下了以百万

    计的炮弹,而在刚刚的十几分钟内,从独立旅炮兵阵地发射出去的炮弹还不到两个基数。简

    直就是打一炮,喘口气歇一会,再打一炮,再歇一会,不是炮兵们不想摆开架势痛快的打一

    场,实在是上峰有令,弹药数量有限,省着点用。

    饶是如此,也足够这些日本兵喝一壶的了。

    在独立旅的临时指挥所内,楼少帅正举着望远镜看着日军的防守阵地,却也只能看到一

    团团黑色的浓烟,连炸飞的残肢断臂都很少见,恐怕那里也没多少活人了。

    “少帅,是不是该发动攻击了?”旅属特务营营长周乾说道:“这么轰下去,对面的日

    本兵都要被轰成渣渣了,步兵上去只能收拾破烂了。”

    楼少帅放下望远镜,目光扫了过来,周乾立刻脚跟一磕,双膝并拢:“少帅,属下请战!”

    “再等等。”

    “可是……”

    周营长还想争取一下,季副官突然大步走进来,“少帅,鞍山车站的日军动了!”

    “多少?”楼少帅的表情未变,握住望远镜的手却倏地用力。

    “足有一个联队!”季副官语带兴奋的说道:“现在那里只剩下一个中队,赵团长向少

    帅请示,是不是马上把鞍山站拿下来?”

    楼少帅几步走到桌旁,地图上标注了从宽城子到大连的每一个车站,几个集中驻军点都

    用红笔圈了出来。楼少帅对苏家屯的日军发动攻击,为的是将鞍山火车站的日军都调动起来

    ,趁机攻下鞍山车站,借此将从关北至鞍山一线的铁路从日本人手里抢过来!这就相当于从

    中间截断了南满铁路,只要独立旅站稳了脚,日本人无论怎么做都是投鼠忌器。就算他们拿

    出朴茨茅斯合约也照样没用,那是他们和俄国人签的,同华夏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至于在海城的两个日军大队和一个铁路守备大队,楼少帅并不担心,中间还隔着一个汤

    岗子,等到那里的日军赶到,鞍山火车站早就落进他手里了。就算来了也不要紧,架上两挺

    机枪,就当是给士兵练枪了。

    马上发动和日军的全面战争并不现实,楼少帅的最终目的,就是像在满洲里对付俄国人

    时一样,狠狠揍这群矬子一顿,给他放点血,也顺便给他们提个醒,有些主意是不能打的,

    有些人也是不能动的,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命令,”楼少帅抬起头,“独立旅下属第二十八团立刻向鞍山车站发起攻击,务必在

    日落前占领车站。”

    “是!”

    “第二十九团配合二十八团,于中途截击增援苏家屯的日军。”

    “是!”

    “下令停止炮击,特务营作为主攻部队,拿下苏家屯火车站!”

    “另外,”楼少帅的声音低沉中带着滔天的杀意:“不要俘虏,一个不要!”

    “是!”

    季副官和周营长同时一凛,胸中却涌起了一股兴奋与难以抑制的激动。难怪少帅杀鸡动

    牛刀,一次就动了两个团,看来少帅是铁了心的要给日本人一个教训了。

    独立旅的炮击突然停了,残存的日军已经不到两百人,分散在不同的弹坑内,有胆子大

    的,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朝对面看去,下一刻,瞳孔骤然紧缩,一个个穿着浅褐色军装的华夏

    士兵,排开了散兵线,压低身子朝他们压了过来。

    他们行进的速度并不快,却给这些日本兵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他们就是楼逍的部队?”大木次郎幸运的从炮击中活了下来,但此刻的样子却极其的

    狼狈,一身军官服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眼色,裤子被弹片撕开了一个破洞,幸运的没有受伤,

    但破的却很不是地方,只要大木动作大一点,百分之百的要春-光-外-泄了。

    “是的!”趴在一旁的山本中队长说道:“看他们身上的衣服,和北六省其他军队的不

    一样。”

    大木次郎点点头,没时间再和山本讨论独立旅和其他北六省军队的不同,立刻下令残余

    的日军拿起步枪反击。

    现在的日本6军还很穷,并不是另一个历史时空中,发动九一八事变抢占了东北,利用

    北方丰富的资源武装起自己的侵略军。日俄战争刚刚过去几年,日本人虽然赢得了战争,从

    俄国人手中抢来了南满铁路,损失的元气却依旧没有完全补充回来。

    大木大队因为驻扎在苏家屯,才特许配备了两门七五山炮,也在勉强回击之后被炸成了

    零碎。

    至于士兵手里的掷弹筒……不说掷弹筒兵都被炸死了,就算没死,难道要用掷弹筒和大

    炮对战吗?

    哪怕大木次郎祖上曾是旗本武士,他也不会干出这种蠢事。

    现在,他只能期望余下的大日本帝国士兵能够“超水平”发挥,抵挡住几倍于他们的敌

    人,支撑到援军抵达。

    特务营营长周乾亲自端着一杆德制步枪,带领手下的弟兄们冲锋。在出发前,他就对特

    务营里的弟兄们说了,是他和少帅主动请战才得到了这次机会。

    “要想人前显贵,光耍嘴皮子没用!咱们当兵的,想要出人头地就得靠战功。战功是什

    么,懂吗?”周营长把步枪扛在肩膀上,“就是比杀人!谁在战场上杀的敌人多了,谁就是

    这个!”说着,翘起了一根大拇指,“谁要是听到枪声,见了血就怂了,那就不是个爷们!

    这些日本矬子在咱们北方这片地界干了多少不是人的事?做了多少孽?别把他们当人,那都

    是些畜生!畜生是听不懂人话的,往死里揍才会老实!”

    听到周乾的话,所有的士兵都眼睛发红,如果现在有个日本兵站在他们面前,恐怕得被

    生撕了。

    “少帅可是说了,不要俘虏。”周营长呲出一口白牙,“不过对面剩下的矬子也是有数

    的,先到先得,后到的,可别怪我没提醒啊。”

    在这番不伦不类的讲话之后,特务营全体集合,发动了对残余日军的首次进攻。

    啪勾!

    日军年式步枪特有的枪声响起,一个华夏士兵应声而倒,几人卧倒和枪声传来的方向对

    射,其他人脚步更快的冲向残余的日军。

    就在这时,令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刚刚被击中倒地的华夏士兵突然从地上坐了起来!

    晃晃脑袋,低头看看自己受伤的地方,没射中要害,子弹也没留在体内,直接穿透了。

    早就等候在旁的医务兵硬是把那个受伤的士兵给弄下了战场,那个兵哥一路被架着走,

    一路骂:“你nnd日本矬子,老子和你们没完!放开我,不就是一个窟窿吗?堵上,老子还能

    打枪!”

    在进攻中,接连有几个华夏兵被日军射中,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兵哥一样幸运,战死

    的同袍刺激了兵哥们的血性,他们非但没有因为死去的人而停下脚步,反而发出了吼声,一

    边问候着日本兵上溯十八代所有的亲属,一边冲向了他们。

    猛虎下山!势不可挡!

    枪声渐渐密集起来,狡猾的日军等到华夏兵靠近,才打响了机枪。瞬间又被扫倒了十几

    个人。

    “手榴弹!”周营长大吼一声,十几枚冒烟的手榴弹同时朝机枪射击的方向扔了过去,

    轰响之后,机枪顿时哑火。

    周营长骂了一声:“这群败家玩意,用得着这么多吗?给老子冲!”

    兵哥们终于冲到了残余日军的阵地前,三个日本兵立刻站起身,背靠背,举起刺刀,日

    本步兵的拼刺能力十分有名,在日俄战争中,北极熊就没少吃亏。在他们大吼着冲向同样举

    着刺刀摆出攻击架势的华夏士兵时,几声枪响,端着刺刀的日本兵低头看看胸前被子弹射出

    的伤口,瞪大双眼,面孔扭曲,只来得及吐出一句:“卑鄙!”便接连倒在了地上。

    “这日本矬子说什么呢?”

    “谁知道?”一个连长举着盒子炮,“甭管了,继续冲!慢点连汤都喝不着了!”

    “冲,杀啊!”

    不到两百的日本兵,却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完全消灭干净,特务营也付出了二十三人

    战死,三十九人负伤的代价。这个战果和战损,直接证明这些日本兵战斗力和意志力都极强

    ,并不是一群用刀就能砍成两半的大白菜。

    在特务营打扫战场时,遇到还剩一口气的日本兵,不管对方是顽抗还是投降,全都一刀

    捅死了事。凡是四肢完好身上没明显伤口的,也都要再捅上一刀,还真发现了两个装死的,

    他们身上的手榴弹已经拧开了盖子,只等更多的华夏士兵靠近就要拉弦。

    几个得到消息从关北城中赶来的记者看到这一幕,脸色都有些发白。其中一个记者咬着

    嘴唇,“太残忍了!”

    见一个兵哥又举起刺刀要扎死一个日本兵时,他立刻上前阻止,“这才残忍了!你们违

    反了国际公约!他们不再是战斗人员!”

    兵哥被这个义正言辞的记者弄懵了,这哪冒出来的?

    楼少帅恰好在这时走来,刚刚第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都发来电报,他们已经占领了鞍山

    车站,并将日军的增援部队堵在了路上,楼少帅下令独立旅第三十团派出一个营,配合其他

    两个团的行动,对其进行三面夹攻,凡是日军,一个都不许放走!

    那个记者看到楼少帅,立刻大声喊道:“你竟然让手下的士兵做出这种事情,简直是个

    屠夫!”

    “怎么回事?”季副官皱眉叫来一个士兵,“这谁啊,乱嚷嚷什么?”

    “记者。”被叫来的兵哥明显也看那个叫嚷的记者很不顺眼,他一个同村的弟兄,在刚

    刚的战斗中被一个日本兵用刺刀捅死了,他现在恨不得生撕了这群日本人,这不知道从哪里

    冒出的玩意还和他讲什么公约,屁!日本人杀华夏人时,怎么不见有人讲什么公约?

    楼少帅问明是怎么回事之后,对那个记者说道:“独立旅不要俘虏。”

    “你怎么能这么做?”

    “为什么不?”楼少帅冷冷的看着他,“日本人可以杀我国人,我为何不能杀他们?”

    “可他们都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

    “那么,你告诉我,”楼少帅的声音越来越冷,“在旅顺被日军屠杀的华夏人,他们有

    反抗能力吗?他们甚至连士兵都不是!”

    “但……”

    那个记者还想争辩,立刻被同行的另外两个记者拉住了。

    楼少帅明显不想再和他们废话,直接转身大步离开,季副官站在原地,轻蔑的看着那个

    被同伴拉住却不服气的记者,“你是哪个报社的?”

    “关北日报!”记者大声说道:“我一定会向国人披露这件事的!你们这群草菅人命的

    屠夫!”

    “关北日报?”季副官哦了一声,“我想起来了,那篇污蔑言少爷草菅人命,不该把车

    里的炸弹扔出去的报道就是你们写的。”

    “是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季副官耸了耸肩膀,“你想报道就随意,记着,别只写少帅,我把也写

    上。被你这种人叫屠夫,还真是一种光荣。”

    周围的兵哥看着那个记者的神色十分不善,其中一个娃娃脸的一等兵路过时,突然朝他

    呸了一口,“什么东西!”

    关北城

    楼大帅看着送回的战报,摸了摸光头,忍不住笑骂道:“这混小子,还真和日本人动手

    了。他手下的两个团什么时候跑去的鞍山,我怎么一点不知道?”

    “少帅行事缜密,如此才能瞒过日本人,也才取得这次大胜。”萧有德说道:“已经查

    明之前刺杀言少爷的幕后主使和主要行动人,大部分都已经抓获,只是其中两个人有些麻烦。”

    “麻烦什么?”楼大帅一皱眉,“是日本人?日本人也照样抓!仗都打了,怕个鸟!”

    “不是日本人。”萧有德迟疑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是李家人,言少爷的亲戚。”

    楼大帅的眼睛眯了起来,“你直接去找我儿媳妇,实话实说,抓不抓他说的算。”

    “是!”

    此刻的李谨言,正在文老板的报社中,看着报社中人加紧印刷刚写好的报道。

    文老板拿起一张印好的小报,嘴边的胡子抖了抖,小报上全都是关于楼少帅和南满铁路

    日本人打仗的消息。

    “日本人极端无礼,以追查失踪士兵为借口冲-击独立旅驻地,并开枪打死一名华夏士兵

    ,态度嚣张,用心险恶……”

    “言少爷,”问老板揪了一下胡子,“这没凭没据的,发出去能有人相信吗?”

    李谨言冷笑一声,“反正日本人素行不良,什么事干不出来?”在另一个时空中,日本

    人在宛平城外不就干过同样的事吗?

    就算战端是楼少帅挑起的,李谨言也要想着法的推到日本人身上。等到大部分人都相信

    了,日本人就算跪在地上哭,也甭想翻身了。

    这帮矬子没一个好东西,造日本人的谣,李三少表示毫无压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86》,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八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86并对谨言第八十六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