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十月十二日,随着楼少帅一道道命令的下达,局势再度紧张起来。

    第五十六师进攻开原,第六十一师固守连山关,随时注意凤城日军的动向。

    独立旅第二十八团和第二十九团接连攻下汤岗子和海城,逼近大石桥,那里驻扎有日军第五师团的一个步兵联队和一个炮兵大队。两个团接到的命令是协同进攻,第二十八团却率先急行军赶到大石桥,对大石桥的日军展开了进攻。

    战斗进行得并不顺利,独立旅第二十八团终于碰上了一块难啃的骨头。在大石桥的日军步兵联队和炮兵大队都是第五师团中的精锐,尤其是炮兵大队,两门12omm榴弹炮和五门75山炮打了第二十八团一个措手不及,之后日本步兵发起的冲锋更是给二十八团造成了不小的损失。等到二十九团赶到时,二十八团已经损失了近一个营,这是同日军开战以来从没有过的。

    二十八团的团长赵光有眼睛赤红,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如果不是被连日来的胜利冲昏了头,冒进争功,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

    一个营,三百多号人,有一百多都是从满洲里下来的老兵,他怎么和少帅交代?!

    第二十九团团长王立山走进临时指挥所,看到赵光有的样子,狠狠的给了他一拳,“现在知道心疼了,早干什么去了?啊?!”

    赵光有一把擦掉嘴角的血丝,“tnnd,老子亲自带人冲!”

    “你犯什么浑?!”王团长一把拉住他,“冲上去干什么,找死啊!”

    “……”

    “日本人不是纸糊泥捏的,出发前,少帅电报发来的命令你都忘了?”王立山说到这里,见赵光有满脸的懊悔,语气终于缓和下来:“少帅已经把旅属炮兵营派来了,等着看吧,就算眼前这块骨头再不好啃,咱们也要嚼碎了吞进肚子里!”

    大岛联队的联队长大岛忠义放下望远镜,用力拍了一下炮兵大队的大队长通口的肩膀,“通口君,做得好!”

    “是!”

    “这些华夏人被胜利冲昏了头,今天,他们将得到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大岛忠义再一次举起望远镜,“继续炮击,将这些华夏人全部撕碎!”

    “是!”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炮声再度响起,每一枚炮弹落下,都能看到腾起的黑烟和碎石,独立旅两个团的士兵躲在挖掘到一半的战壕和防炮洞里,偶尔会有一枚炮弹当头落下,躲在防炮洞里的士兵都会被埋在里面,运气好的能被挖出来,运气不好的……尸骨无存。

    二十八团团长赵光有站在临时指挥所里,强迫自己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若不是他被之前的胜利冲昏了头,犯了轻敌的大忌,没有为了抢功冒进,这些兵不该死,本不该死!

    轰!

    一枚炮弹砸在了距离临时指挥所不到五米的地方,指挥所里的人都能感觉到脚下大地的颤抖,副官和参谋纷纷扑向赵团长,却被他一把推开,“能炸死老子的炮弹还没造出来!”

    持续了十五分钟的炮击终于停了,阵地上静悄悄一片。

    “团座,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赵光有看向日军的方向,“清点人数,统计战损,另外告诉弟兄们,等咱们的重炮到了,炸死这帮矬子!”

    鞍山,独立旅驻地

    “少帅,二十八团来电!”

    “念。”

    楼少帅凝神看着铺在桌上的地图,半天没听到声音,抬起头,“怎么?”

    “少帅,大石桥战事不利。”

    “接着念。”

    “是!二十八团遭日军炮击……”

    听季副官念完电报,楼少帅沉吟片刻,开口问道:“旅属炮兵营到哪里了?”

    “已经过了海城。今天下午就能到大石桥。”

    楼少帅缓缓抬起头,宽大的黑色帽檐在他脸上落下一片暗色的阴影,黑色的眸子像是在暗夜中潜伏,随时准备出击咬断猎物喉咙的兽,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下令,两日内拿下大石桥!大石桥的日军,一个不留。”

    “是!”

    “还有……”

    “是?”

    “关北的电报别忘记发。”

    “……”

    李谨言并不知道楼少帅给季副官下达了什么样的命令,他正被眼前的英国佬气得想杀人。

    “乔治,麻烦你再说一次?”

    “李,我想你应该理解,”英国洋行的经理乔治说道:“船在大海中航行了近两个月,造成一些损失是必然的。”

    “理解我要的是五十头健康的英国猪,而你只给了我四十二头,却要求我全额付款?”

    让李谨言生气的不只是货物的数目不对,而是运到关北的大白猪只有一头是种猪!李谨言气得咬牙却毫无办法,虽然合同定价是种猪的价格,却没有标注英国人卖给他的必须是种猪。或许他应该庆幸英国人还想着和他做罐头生意,没有把他耍个彻底。

    若他想继续从英国进口种猪,就必须和这个英国佬保持“良好”的关系。李谨言不得不强迫自己咽下这口气,虽然他真的很想一拳砸在这个英国佬的脸上。

    深吸一口气,李谨言告诉自己,来日方长,总有让他扳回来的一天!

    不过,事情并不总是糟糕的。

    十月十九日,从德国购买的第一批机床随船运送到青岛。同船而来的还有二十多名德国专家和技术工人,他们将帮助北六省建造一座能够独立生产枪炮的兵工厂。厂址就选在北六省军工厂所在地,按照展长青的说法,地方和厂房都是现成的,既可以节省时间,又能节省成本。

    杜维严也是举双手赞成,德国专家和技术人员还没到,就已经选出了许多技术扎实,学习能力又强的工人,安排他们给这些德国技术人员打下手,至于能从这些德国人身上学到多少东西,就全靠他们自己了。

    反正机会难得,能学一点是一点。

    在德国人抵达之前,李谨言特地叮嘱杜维严,关于坦克的事情一定要保密!包括他在内,所有知情人都要闭紧嘴巴,不能让这些德国人发现任何端倪。

    二战时的德国坦克举世闻名,若不是德国人在制作工艺上过于严苛,以至于在坦克数量上输给了盟军,恐怕苏联的t-34只有挨揍的份。

    若是提前被德国人造出了坦克,恐怕一战的结局都会改变!

    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一战期间可是华夏民族工业发展的黄金时期,若是一战的进程和结果发生改变,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会成为泡影,战后用面包还贷款的事情更是成了笑话!

    杜维严对李谨言保证,绝对不会让坦克的事情对外泄露一星半点,李谨言还是不放心,情急之下给楼少帅发了一封电报,电报上写着:“丑八怪被外人看到了怎么办?”

    李谨言开始佩服自己给坦克起的名字了,就算有人看到这封电报,也绝对不会把丑八怪和某种武器联系在一起。

    回电来得很快,看过电报上的内容,李谨言依言去找了楼大帅。

    “行,这事我知道了。”楼大帅说道:“放心,保管那群德国人什么都发现不了。”

    有了楼大帅的保证,李谨言终于放心了。

    十月二十二日,德国人乘坐的火车抵达了关北城,展长青和几个懂德语的军政府官员亲自在车站迎接。

    十月二十五日,在北六省军队接连攻占大石桥和开原,南满铁路停运近一个月后,日本终于通过英国公使对华夏提出了停战和谈的要求。

    不过日本人还是耍了个心眼,提出同北六省和谈,将北方大总统司马君和南方临时大总统宋舟抛在一边。

    这同俄国人之前撇开北六省,找上北方政府和谈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无疑都是在挑拨北方政府和北六省的关系。只不过俄国人是想通过北方政府打压楼大帅,而日本人却是狠狠扫了司马大总统的面子。

    只不过让日本人没想到的是,楼盛丰手里捏着司马君的把柄,而这个把柄又和日本人有关,日本人的这番举动,非但没能成功挑拨司马君和楼盛丰的关系,反倒是让双方都对日本恨得咬牙切齿。

    所谓偷鸡不着蚀把米,不外如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90》,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九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90并对谨言第九十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