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民国五年,公历1913年1月23日

    宋武一行乘坐的火车于午后时分抵达关北车站。由于山东境内的请愿活动,津浦线一度停运,原本预计的行程,不得不延长两天。

    火车进站时,天空正飘着雪花,饶是如此,车站内也是一片忙碌景象。扛着大包小裹,穿着厚皮袄戴着棉帽子的北方汉子,穿得厚实抱着孩子的女人,还有挑着担子的小贩,维护秩序的警察,随着火车进站和出战的汽笛声,车站里的人声嘈杂成一片。

    “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情景出乎宋武的预料,他上次和孙清泉一起来关北时,车站里的人流大概只有现在的一半。可惜车站里的人大多行色匆匆,也不是个问话的好地方,只得将疑问暂时压下。

    几人刚走出车站,就见不少车老板正在外边候着,一旦见到有人出来,排在前面的立刻上前询问:“坐不坐车?到城里每人五个铜板,行李多了另算。

    没过一会,就有三波明显是生意人的坐上了车。接到生意的车老板甩起鞭子赶走了马车,排在后边的赶着马车上前,等着下一波出来的人。就算离得再近,也没见着有哪个车老板加塞压价抢客的。

    “老板,要坐车不?”

    宋武和同行的三个随员上了一辆马车,车老板很健谈,一边赶着车一边说道:“听几位的口音是南方来的吧?到关北来做生意?”

    “恩。”一个随员随口答应着,略带疑惑的问道:“这关北城看起来好像比以往热闹?”

    “可不是。”车老板和迎面而过的另一个车老板打过招呼,才接着说道:“几位是看到车站里的那些人了吧?都是到本溪鞍山找活干的。咱们少帅把南满的日本人打跑了,还把几个大矿都抢了回来,正缺人干活。一旦录用了,一个月至少也有二十块大洋,干的好的,能拿三十多块大洋,还包一天的饭,发棉衣,给地方住。”

    “真是这样?”

    “还能骗你们不成?随便找个人一打听就知道。”车老板哈哈一笑,“要不是我家里婆娘怀了娃,我也要去矿上找活干,干上三四个月,就够一家人一年的嚼用了。”

    宋武等人没有再问,车老板倒是打开了话匣子,从铁路说到铁矿,又说到关北城建到一半的工业区,还问宋武等人是不是特地到工业区来建厂的。若是的话,来的可不是时候,现在天气冷,地冻得结实,要想建厂至少要再等两个月。

    宋武一直没出声,都是由随员和那个车老板搭话,马车一直行到长宁街口,几个人下了车,车老板特地告诉他们,要是城里没熟人,一时找不到落脚的地,就到街边找个报童,一个铜板铁定能带到地方。

    “就是那些穿土布棉袄的,都是住在收容所里的,身上的衣服都一样,好认。”

    “收容所?”

    “是李三少爷办的,不过现在是政府管。您没瞅见大街上一个要饭的都没有?都住在那里呢。”

    “李三少爷?”

    “啊,咱们少帅媳妇,顶能干的!”

    和几人算清车钱,车老板就赶着车离开了。想趁着天色早再拉几趟生意,晚上买半个烧鸡回家,家里的婆娘前天就念叨着想吃这个,今天可不能再忘了。

    街对面,刚刚车老板指给宋武看的报童已经卖剩下最后一份报纸,宋武朝那个报童招了招手,报童几步小跑过来:“先生买报纸?名人新刊,大帅府喜宴,钱大师长怒踢俄国熊!就最后一份了,再不买没有了!”

    宋武买下报纸,又问了收容所和旅馆的事情,报童倒也没隐瞒,估计这段时间问他这些事的人不少,几句话就将收容所的情况说得明明白白,接着道:“要是先生想找旅馆,我现在就带几位去,好一点的,中等的,差一点的都有。不过得赶快,我还得回去听课。”

    “听课?”

    “学校里的小先生教我们认字,隔一天教一次,回去晚了占不着好地方。”

    宋武没有再多问,让报童带他们找到一家条件相对不错的旅馆,按照之前车老板说的给了报童一个铜板。其中一个随员家里有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见他机灵,又多给了他一枚大洋,不想报童却摇摇头:“先生,我娘说了,人不能太贪。您要是觉得我帮上了忙,就给我一个铜板,再多我是不能要的。”

    见报童的神情不似作伪,那人也没坚持,只是叹了口气:“楼盛丰治下,倒真是和别处不同。”

    宋武没说话,只是神色间也颇有感触。

    隔日,宋武没像上次一样隐蔽行踪,私下里会见楼逍,而是直接亮明身份,亲自上门拜访。

    “你说谁来了?”

    楼大帅正拿着一个拨浪鼓逗儿子,楼二少眼瞅着快三个月了,长得愈发白胖讨人喜欢,动不动就咧嘴笑。说也奇怪,按理来说,这么小的孩子是不会认人的,可每当楼大帅或者是楼少帅靠近时,楼二少从来就不笑,反倒是楼夫人和李谨言抱他时,总是咧开红润的小嘴,还咿呀出声。

    “报告大帅,来人说他是宋武。”

    “宋舟的儿子?”楼大帅转过头,浓眉一皱,“这小子和他老子一样,睁眼闭眼都是心思。找我儿子去,老子没空。”

    “大帅,少帅在军营。”

    “那我儿媳妇……”

    “言少爷有事出去还没回来。”

    楼大帅一摸光头,“老子这都‘赋闲’了,怎么还没个消停?”

    “大帅,你还是去看看把,把客人晾着不好。”楼夫人把楼二少抱起来,楼二少一改在楼大帅面前时的横眉冷对,马上笑得像个招财娃娃。

    楼大帅:“……”

    这一个两个的,都和他过不去,是吧?!

    李谨言和丹麦的武器订单已经谈妥,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最迟今年五月,六百挺麦德森轻机枪和十万发子弹就会交到李谨言的手里。历史上,这批轻机枪应该是出口到保加利亚,结果被德皇查获吞掉,如今有李谨言横插一杠子,加上北六省和德国目前的合作关系,威廉二世脸皮再厚,也找不到借口再把这六百挺机枪给吞了吧?

    六百挺机枪买到手后怎么分不是李谨言操心的问题,他现在要想的是怎么保证这批机枪子弹安全运抵关北,中途不出现任何差错。毕竟这是军火,可不是肥皂罐头,真遇上胆肥的给扣下了,到时又是麻烦一堆。

    不过这件事还是要提前告诉楼少帅一声,要是真遇上了麻烦,恐怕最后还得要靠武力解决。

    想到这里,李谨言不由得叹了口气,只是六百挺机枪他就麻烦不少,当初李二老爷藏在山洞里的那批军火到底是怎么运回关北城的?,是谁帮了他的忙?

    问哑叔,哑叔摇头。再问,还是摇头。李谨言也只得相信,对于这个神秘人,哑叔的确是不知道的,就算他知道,现在也不是告诉他的时候。

    李谨言原本吩咐司机直接将车开去乔乐山的实验室,之前乔乐山的助手来找他,告诉他关于那个烂西瓜的实验已经有了进展,不过中间出了点小问题,需要李谨言亲自去一趟。

    至于是什么问题,乔乐山的助手没说,李谨言只得亲自跑一趟。不想车开到中途,却遇上了李三老爷。李庆云见到李谨言,直接开口道:“谨言,我正要去找你。”

    “什么事?”

    “老爷子不行了。”

    乍听李庆云的话,李谨言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直到李三老爷重复了一遍,李谨言才听明白,他的意思是,李老太爷不行了。

    “昨天晚上在房里摔了一跤,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人就不行了,请了几个大夫,都说该准备后世了。”李三老爷坐进车里,眉头皱得死紧,“锦书的亲事就在月底,如今老太爷这样,还得和沈家说一声。”

    李谨言点点头,没有多说话,吩咐司机改道去李家。不管李老太爷之前做了多少糊涂事,在外人看来,他还是李家的子孙,李老太爷这样了,于情于理,他都要回李家一趟。

    独立旅驻地,楼少帅正同钱伯喜等人制定此次“军演”的计划,季副官敲门走进来,“报告!”

    “说。”楼少帅正和几个师长看着铺在桌上的地图。

    季副官有些迟疑:“少帅,在这里说?”

    “说。”

    季副官暗道一声,少帅,是你让我说的啊!

    “报告少帅,言少爷请您今夜务必回家!”

    今夜,务必回家?

    一众老兵痞子同时看向楼少帅,眼神或多或少都带了点不是那么“上流”的意味。

    果然,年轻真好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0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一百零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02并对谨言第一百零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