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李谨言并未在李家停留太久,看过李老太爷之后,没有留饭,在傍晚前赶回了楼家。

    “回来了?”

    楼夫人正抱着楼二少轻轻拍着,刚刚吃饱肚子的楼二少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李谨言突然开始羡慕这个柔软生物了,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不用操心任何事情,多幸福的生活。

    “娘。”

    “出什么事了?”见李谨言神色间有些不对,楼夫人将怀里的楼二少交给奶娘,关心的问道:“厂子里出事了?”

    “不是。”李谨言摇摇头,将李老太爷的事情简单说了,“大夫说恐怕熬不过春节,已经让家里人开始准备后事了。锦书和沈家的亲事也得往后推。”

    “这样啊。”楼夫人也知道李谨言和李老太爷的关系到底如何,除了那层血缘,恐怕不比陌生人亲近多少。不过总归是李谨言的亲祖父,也不好多什么,“你得空就回去看看,若是有需要家里帮忙的尽管开口。”

    “谢谢娘。”

    “一家人谢什么。对了,家里来客了,等下还要吩咐厨房做几个南方菜。”

    “客人?”

    “宋舟的儿子宋武,你见过的。”楼夫人站起身,“说起来,宋家和咱们家也算是拐着弯的亲戚,若认真论起来,你还得叫宋武一声表哥。”

    提起宋武,李谨言不由想起那把作为见面礼送给自己的象牙柄匕首。宋武这个人给他的印象太过深沉,总觉得一不注意就要被他给卖了。想起这段时间闹得风风火火的联省自治,李谨言不难猜到宋武的来意,恐怕宋舟有些坐不住了吧?倒是司马大总统那边没什么动静。难不成真是因为被楼大帅抓住了把柄,对联合政府大总统的位置死心了?

    书房里,宋武依旧没有摸清楚楼家父子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联省自治一旦实行,中央政府就要权力下放,相当于给各地军阀割据披了一层合法的外衣。制定省宪与否,还不是他们说得算?如此一来,日后想要集权更是难上加难。宋武百分之百肯定,楼盛丰和他父亲一样盯上了联合政府大总统的宝座,他难道甘心做个橡皮擦一样的总统?

    但若不是,为何他几次试探,都没办法试探出楼家的后手到底是什么?

    宋武想不通。

    这时,书房的门被敲响了,李谨言推开房门,探头进来,请三人下去吃晚饭。

    “正好,贤侄也留下吃顿便饭。”

    楼大帅站起身,宋武也不好拉着继续问。

    三人走出书房,宋武走到李谨言面前停住了:“表弟,近来可好?”

    “还好,劳您记挂。”李谨言脸上挂着客气的笑,心里却在腹诽,这人倒是挺会攀关系的,不过见了一面,送了他一把匕首,就表哥表弟的叫上了?

    楼少帅走过来冷冷扫了宋武一眼,宋武却仿佛毫无觉察,继续说道:“总觉得比上次见你长高了点,你今年应该满十八了吧?什么时候过生日,表哥给你准备一份大礼。”

    “我心领了,宋先生不必太费心。”李谨言连忙开口拒绝,开玩笑,一把匕首就够让他提心的了,再来一份大礼?他可不想连觉都睡不好。

    “宋兄的美意,我替内子谢过。”楼少帅按住李谨言的肩膀:“宋兄家大业大,送礼,接着便是。”

    李谨言看看宋武,再看看楼少帅,话说按着他肩膀这个,真的是楼少帅?怎么总觉得不太对劲?

    楼家的厨子里,不乏能做淮扬菜的,精致的菜肴摆上桌子,宋武也不免愣了一下。

    “这北地厨子做的,也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夫人费心了。”在楼夫人面前,宋武倒是没摆出以往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反倒真切的像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脸上的笑容竟然还透出了几分赧然。

    李谨言眨眨眼,先是楼少帅,又是宋少帅,接下来该不会轮到楼大帅了吧?到底他们在书房里发生了什么,怎么都这么不对劲?

    这就好像冰山里突然冒出一眼温泉,不和常理,也不靠谱啊。

    不过,很快李谨言就发现了另一件事,宋武只吃了两碗饭就放下筷子。若不是饭菜不可口,就只说明一个问题,并不是所有的少帅都是饭桶……还是该说,打仗的能力和饭量成正比?

    当夜,宋武告辞离开,楼家一家人难得坐在一起喝茶。楼夫人抱着楼二少,楼大帅摇着拨浪鼓,楼少帅正襟危坐在沙发上,李谨言紧紧追随楼少帅的步伐,以免楼夫人再将楼二少塞进他怀里。

    楼二少好像是打定了主意不给楼大帅面子,无论楼大帅怎么逗他,依旧是一副冷眉冷眼的样子,李谨言瞅瞅楼二少,再瞅瞅楼少帅,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音。

    “笑什么?”楼少帅低头看向他,楼大帅和楼夫人也奇怪的看了过来。

    “言儿,你笑什么呢?”

    “没什么。”李谨言摇头,再看一眼楼夫人怀里的楼二少,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这简直就是婴儿版的楼少帅!

    楼夫人顺着李谨言的目光看了一眼小儿子,再看一眼坐在对面的大儿子,明白了,然后也忍不住乐了。

    “夫人,你们到底笑什么呢?”

    楼大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顶,满脑袋问号,倒是楼少帅片刻间就想明白,一把握住李谨言的手腕,站起身,“父亲,母亲,我们回房了。”

    话落,也不等楼大帅和楼夫人说话,拉着李谨言转身就走。

    楼夫人推了推楼大帅,逍儿是打算拉着言儿回房算账?

    楼大帅摇头,不知道,继续摇着拨浪鼓逗儿子。

    楼二少终于不再摆酷,给面子的发出了一声:“咿呀。”

    回到房间,房门刚一关上,李谨言就被腾空抱起,楼少几大步走到床边,将他扔在了床上。

    床上铺着厚厚的被子,下面还垫着楼少帅之前猎获的熊皮,李谨言并没被摔疼,只是压到他身上的重量,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少帅……唔。”

    一句话没说完,嘴就被堵住了,温热的大手掀起长衫的下边,熟练的探入里衣,在腰际摩挲着。李谨言怕痒,腰侧有一块地方绝不能碰,一碰就浑身哆嗦。

    “哈……”

    在带着枪茧的手指擦过时,李谨言忍不住仰起头,想笑,发出的声音却更像是压抑不住的喘——息。微微凸起的喉结被咬住,说不上是疼痛还是麻痒。

    猛然间,李谨言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压着他的是一头凶猛却美丽的兽,下一刻就会咬碎他的喉咙,将他整个人吞噬入腹。

    诡异的是,他竟然愈发的兴奋了……他也不正常了?!

    “少帅,等等!”李谨言扯住楼少帅脑后的发,“我还有事……唔!”

    嘴又一次被堵上了,李谨言终于意识到,当一头老虎吃东西的时候,是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打断他的,除非突然蹦出另一头老虎。可惜李谨言不是老虎,只是被老虎按在爪子下边的肥兔子而已……

    一切结束之后,李谨言几乎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趴在床上,看着楼少帅起身走到桌旁,倒了一杯茶,试了试茶温,回身扶起他,将茶杯送到他的嘴边。

    李谨言很想一口咬在送到嘴边的手指上,但在考虑清楚此举会造成何等严重的结果之后,果断放弃了这一念头,乖乖喝了半杯茶水。

    余下的茶水被楼少帅一饮而尽,看着楼逍上下滚动的喉结,李谨言突然觉得自己又有些渴了。

    “叫我回来,为什么事?”楼少帅靠坐在床头,抱起李谨言,拉起被子盖在他身上。

    一句话提醒了李谨言,他顿时清醒了:“我和丹麦人买了一批抢。”

    “丹麦?”

    “丹麦原装生产的麦德森机枪。”李谨言尝试着撑起身子,却发现很困难,只得老实的继续窝在楼少帅怀里,“和上次在满洲里从老毛子手里缴获的那挺一样,军工厂的杜经理一直念叨,说这个枪好。”

    少帅拉了拉李谨言身上的被子,“买了多少?”

    “六百挺,外加十万发子弹。8mm口径的,和毛瑟步枪子弹通用,军工厂里现在就能生产这样的子弹。虽然还要靠大量的人工,不过咱们最不缺的就是人。”

    “六百?”

    “六百。”李谨言打了个哈欠,“若是中途不出问题的话,五月之前就能到手。不过中间的一些关节还要找人疏通一下,花点钱没关系,别遇上不开眼的把这些枪劫了,那更费事。”

    “恩。”

    “至于枪到手怎么分,少帅看着办。这批军火就当是‘劳军’了,不和姜瑜林收钱。可也得和姜部长说一声,要想照着独立旅给北六省所有军队换装,按照以往的价格可不行,得加点……”

    李谨言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只剩下有些重的呼吸声。

    楼逍低下头,大手拂开李谨言的发,在他的额前落下了一个吻,抱着他的手臂也越来越紧。

    第二天,李谨言醒来后伸手一摸,身边果然没人了。

    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自鸣钟,九点一刻,比起以往,今天算是起得早的。果然人的适应力是无穷的,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哪怕他被楼少帅折腾一晚上,也照样能在早上六点准时起床,前提是,楼少帅不会想在早上再折腾他一回。

    用过了早餐,李谨言去见楼夫人,这几天他大概会很忙,李家和工厂要两头跑,家里的一些事恐怕会顾不上。

    “不用担心,有我在呢。”楼夫人摆摆手,“就只有睿儿的百日宴,到时我让你姨妈来帮忙就是了。”

    楼二少的大名终于定下来了,泰山大人的亲笔信一出,楼大帅抗——议也没用。当得知楼二少被冠名楼睿之后,李谨言也为楼二少感到高兴,不用被人叫山炮了,可喜可贺。

    接下来的几天,李谨言果真忙得像个陀螺一样。忙归忙,倒也不乏有好事发生,最让李谨言高兴的是,在帮乔乐山解决了缺少实验对象这一“小问题”之后,青霉素的研制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李,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乔乐山将李谨言拉到一边,避开那几个正拿着实验报告,高兴得手舞足蹈的助手,用生硬的国语掺杂着英文,尽量清楚的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你说,想引荐一个朋友给我,他也是个化学家?”

    乐山点头,“他的能力很强。只是性格有些古怪。”

    乔乐山一边说,一边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有些微妙,但他很快抛开了这种感觉。

    “我需要帮手。”乔乐山耸了耸肩膀,“这些助手的能力远远不够。”

    虽然他拿着比别人高几倍的薪水,但负担的工作也是与他的薪水成正比的。这些实验室的助手在其他方面都没有问题,唯一的缺点,就是只能做“助手”。因此,他需要一个能和自己站在同等位置的帮手,这样,在实验中遇到难题的时候,才不会只能自己挠头。

    “我知道了。”李谨言说道:“这件事我要先和少帅商量,实验室关系有多大你也清楚。”

    乔乐山表示理解,不过他告诉李谨言,楼少帅和丁肇认识,只是两人不太合拍。

    “怎么说?”

    “这个,你亲眼见到丁肇就能明白了。”乔乐山故作神秘的眨了眨眼,“所以,老板,就当是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你难道不想见到楼变脸吗?”

    李谨言:“……”说实话,他真不想。让一头老虎变脸,是好事吗?

    民国五年,公历1913年1月29日,在床上躺了几天之后,李老太爷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在弥留之际,李老太爷仿佛回光返照一般睁开了眼睛,嘴唇也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离他最近的老太太俯下——身,将耳朵凑到了他的嘴边,听清他吐出的几个字之后,脸色变也未变,只低声说道:“你安心去吧,活人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若是死了,正好你们父子祖孙在下边团聚。”

    老太太的声音压得极低,除了李老太爷,没有第三个人听到。

    李老太爷的眼睛瞪得极大,喉咙里发出了嗬嗬的声音,在不甘心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天恰好是小年,七天后就是除夕,老太爷的后事早就开始准备,棺木寿衣都是现成的,请人看过日子之后,老太太做主,免去停灵七天,赶在2月3日,农历十二月二十八这天下葬。

    另外让李三老爷亲自去和沈家说一声,锦书要为李老太爷守孝,出嫁的日子得再等一年。遇上这种事,沈家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李老太爷的事情出得太突然,谁也没办法预料。

    李三老爷和三夫人离开后,老太太把屋子里的丫头都遣出去,独自靠坐在床边,神色间突然变得有些茫然。自她十五岁嫁进李家,几十年过来,就像是踩在刀口一样。大事精明小事糊涂的公公,严厉的婆婆,和长辈房里人私-通的丈夫,亲手抚养长大却害得亲子绝后的庶子……

    如今,这一切都算是有了结果。

    深深叹了口气,现在就只剩下锦书那件事了。李蕴糊涂了一辈子,临死倒是做了件好事,至少能让她再把锦书多留一年,一年的时间,怎么也能想办法把她的性子扳过来。

    至于锦画,或许该和谨言说说,给这孩子找个好点的人家,比起锦书,这孩子好歹算是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0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一百零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04并对谨言第一百零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