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第一百零六章

    翩翩君子,温润如玉。

    这是李谨言对任午初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一个端方君子,因抗议美国排华法案被强制驱逐?支持安庆起义成为了南方政府的第一任财政部长,却之后因种种原因挂印而去?他知道不应该以外表来判断一个,但是任午初给他的印象,实和那些激-进派士相去甚远。这就像是面前摆着一尊青花瓷,讲解员却非要告诉说这是一个青铜大鼎。

    “好,是任午初。”

    “哦,好,是李谨言。”干巴巴的两句话说完,李谨言总算是回神了,“不好意思,百忙之中还请任先生过来。”

    “无妨。”任午初走到沙发前坐下,“任某同令尊也曾共事,对他的脾气很了解,和他很像。”

    任午初的行事作风带着有别于一般的洒脱,换句话说就是“特立独行”。不过,这种说话的方式倒是合了李谨言的脾气。只可惜他一开口,之前的君子什么的,温润什么的,就通通浮云了。

    “言少找来的原因,任某已经从白局长口中得知,只是不知商会中想见任某,到底是存了什么打算?”

    “任先生还是叫谨言吧,您和父亲共事过,该是的长辈。”李谨言亲自给任午初倒了一杯茶,“具体的也不清楚,既然白局长告诉了任先生商会里的事情,那是否说了被赶鸭子上架,推举成会首的事情?”

    “这个他倒是没说。”任午初颇感兴趣的挑起了一边眉毛,“那岂不是要称呼言少一声会首?既然如此,就顺便多问一句,官银号成立之后,会首打算存款多少以带动北六省商界的爱国热情?”

    好嘛!

    李谨言忍不住苦笑,闻名不如见面,话都没说两句就开始拉存款了,这位当真不客气。再者拉存款的业务怎么也轮不到他这个官银号总办吧?还真是干一行爱一行啊。

    不过,李谨言也不是矫情的,既然是自己开办的官银号,该支持的就得支持。

    “任先生尽管放心,只要官银号开业,李某保证做第一个储户,存单不少于十万银元,看如何?”

    “言少手下工厂都是日进斗金的聚宝盆,十万是不是少了点?”任午初笑了笑,端起茶杯,“毕竟官银号也是楼少帅支持开办的,言少总要大力支持一下吧?”

    奸商!

    “二十万。”李谨言磨着牙,难怪这位能和展局长成为莫逆之交,当初李二老爷也只能给他做个副手,等他挂印之后才转正,这整个一黑山老妖级别的老狐狸!

    “言少慷慨。”

    李谨言牙磨得更厉害了,心下已经开始为吴老板等念阿弥陀佛了,和这个打交道,不长个七窍玲珑心就等着被扒皮抽筋吧。

    “任先生,咱们该谈谈吴老板的事情了吧?”

    “当然。既然是言少引荐,自然要见一面的,况且任某早就对吴老板等商界泰斗神往已久,此次也算是一偿夙愿。”

    不知为何,李谨言总觉得任午初身后好像有几条狐狸尾巴摇,幻觉吧?不管是不是幻觉,李谨言唯一能确定的是,吴老板等注定要悲剧了。

    和任午初商定相关事宜,确定了会面时间,李谨言送走这个老狐狸,继续去赶下一个场。

    自从丑八怪横空出世,李谨言耐不住杜维严三天两头的上门,干脆又向美国洋行订购了十台拖拉机,对约翰的说辞是,他打算新的一年继续购买土地,开发农场,大面积的耕地更多需要机械化的设备。除拖拉机之外,还有二十辆卡车的订单。

    约翰是个商,只要有钱赚,无论是拖拉机还是卡车他都会给李谨言弄来,只是没想到李谨言的胃口会这么大。

    二十辆载重量两吨的卡车,对美国国内任何一家卡车制造商来说,都是一笔极具诱惑力的订单。按照李谨言要求的交货时间,有能力接下这笔订单的不出三家,而其中最具竞争力的则是通用汽车公司。

    事实上,李谨言更希望拥有一家自己的汽车制造厂,华夏的动手能力不比任何差,历史上东北的第一辆载重汽车可是从迫击炮厂里生产出来的,若是能从德国手里弄到柴油内燃机技术,李谨言相信,建造一家属于华夏自己的汽车制造厂绝不是说梦话。

    不过现阶段,自己动手只能想想,想搞拖拉机和汽车还得从洋手里买。

    约翰带着十辆拖拉机和二十辆卡车的订单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李谨言继续支着下巴,计划接下去该把钱往哪里花。他现阶段的目标就是大把大把的花钱,尽量一战开战前将所需要的物资和设备通通买回来,否则等到欧洲一开打,各国国内的工厂都会转向军工生产,除非等到双方分出胜负,否则想继续这样买车买机器,基本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想起一战,就想到堑壕,铁丝网,机枪和高爆弹。

    或许他可以把钢盔弄出来,反正也不需要像后世一样通过这个检测那个检测的,只要能扣头上防住弹片不就成了?

    钢盔产生的灵感不就是来源于一个法国士兵顶头上的铁锅吗?和杜维严商量一下,再从英国和德国分别购买一批机器,军工厂应该能腾出一个车间专门生产钢盔,也可以让他们赚点外块。

    至于德国式,法式,还是英国头顶那个铁盘子,李谨言摸摸下巴,决定按照英国的样式生产,虽然不如德国的好看,但节省材料,成本低啊。

    肉罐头加钢盔,磺胺加上还研发中的青霉素,足够一战中掏空欧洲的口袋了把?

    不过华夏大兵光有坦克还不够,还得有飞机。一战时的飞机大多是木板加金属丝制造,外边蒙上刷了漆的帆布,飞低空执行侦察任务时,用步枪就打下来。飞机的种类也不多,发动机装前面的叫牵引式,装后边的是推进式,根本没有轰炸机和战斗机的区别。想飞机上装一挺机枪都得先螺旋桨上蒙一层铁皮,否则没等打到敌,先把自己飞机的螺旋桨给打碎了。直到德国从法国王牌飞行员罗兰加洛德的飞机上得到启发,开发出了断续器,这种情况才得以改变。

    战前各国装备的飞机也不多,数量最多的法国也没超过一百五十架,而一战期间,德法英三国均生产出了超过五万架飞机。

    一方面显示了三国强悍的工业生产能力,另一方面却直接表明了这个时代的飞机有多么的简陋!后世看来,这些飞机更像是没有任何保障的玩具,开着这样的飞机上天简直就是拿生命开玩笑。

    不过,就是这样的飞机,造就了西方世界永恒的英雄式物,红色男爵。

    李谨言看来,这是个极好的机会,制作简单好啊,这样才更容易最短的时间内培养出专业的技师和机械师,只要能够领先他国哪怕一小步,都能让华夏的军队占据更有利的优势。尤其是当一战开始后,日本如果再敢来抢青岛的话,直接开着飞机朝这群矬子的船上扔炸弹,炸不沉船总能炸得死吧?若是能让军工厂弄出个燃烧弹什么的,想必会让日本矬子更加的爽……不过这一切的前提还是德国的发动机!

    李谨言深吸了一口气,展局长,您老可一定要给力啊!

    就李三少想方设法的大把花钱时,北六省第三师和独立旅已经抵达连山关,驻守连山关的第六十一师师长庞天逸亲自出迎,短暂的休整之后,军队终于露出了锋利的獠牙,炮口直指凤城!

    民国五年,公历1913年2月1o日,农历大年初五,北六省军队的重炮炮弹,没有任何预兆的落了距离凤城郊外两公里的地方。日军虽然早有防范,但突如其来的炮击还是将驻守附近的一个日军小队炸得晕头转向,他们还没来得及展示作为一名大日本帝国军的英勇时,就火光和黑烟中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了。

    日本领事矢田接到凤城发来的消息,第一时间向北六省军政府提出了抗-议,认为北六省军队是蓄意挑起战端。

    得到的答案却是,北六省军队是演习。

    矢田暴躁了,炮弹可是落了日本士兵的头上!

    “凤城是华夏的土地,北六省军队自己的土地上演习,为何炮弹会落贵国士兵的头上,”展长青故意顿了一下,摆出了一副遗憾的表情,“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或者开炮的是个新兵,手生吧。”

    矢田气得脸色涨红,最终也只能撂下一句:”对这件事,大日本帝国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完,气冲冲的离开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06106》,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06第一百零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06106并对谨言106第一百零六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06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