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十二月十一日,动画片《光头船长》第二部上映。

    与此同时,根据动画片改编的真人版话剧也在关北剧院开场演出,一连二十五场,场场爆满。剧中那个貌似凶恶却充满了正义感的船长形象,登上了《趣谈报》增刊,报社编辑模仿《名人》封面,为光头船长“拍摄”了一张半身照,还制作了一篇“专访“。

    让人没想到的是,增刊的销量格外“火-爆”。光头船长的照片,尤其吸引孩子们的眼球。

    随着影片被京津沪等地各大影院接连放映,光头船长成了华夏南北家喻户晓的人物。

    无论是动画片还是话剧中的主角,那颗亮闪闪的光头,总会让人产生某种联想,尤其是报纸上的照片,把船长外套换成总统礼服,完全就是动画版的“楼大总统”。

    当然,船长要比总统年轻一些。

    有好事者将第一期《名人》封面和报纸上的照片做了对比,然后,什么都不用多说了。

    李谨言不知道方氏兄弟在设计主人公形象时,是否以“真人”做了参考,据说主要的灵感来源于未来的米老鼠和唐老鸭之父。无论如何,到底是自己的公司,手下人出了纰漏,李三少这个做老板的必须兜着。

    “大帅,这个,那个……”

    看到楼大总统摊开在桌子上的两份报刊,李谨言词穷,想好的说辞全都哽在了嗓子眼里。

    楼大帅举起报纸,对比一下,“真那么像?”语气轻松,倒是没像在生气。

    李谨言:“……”他该说像还是不像?

    正牵着小胖墩走进来的楼夫人听见了,问了一句,“大帅说什么像不像?”

    楼大帅把报纸放下,“夫人来看看,就这个。”

    趁着楼大帅和楼夫人研究现实中人物和动画主人公“相似度”这一问题,李谨言开始思考,到底怎么才能把这茬给揭过去?照目前来看,难度相当高。

    楼夫人放下报纸,“大帅在意这个?凑巧了也说不定。就算真照着大总统画的,也没什么大不了,这片子我看过,故事不错。”

    小胖墩也朝报纸看了一眼,抬起头,十分诚恳的说道:”只有一点像外祖父,比外祖父好看。”

    楼大帅:“……”

    李谨言脑门上的汗刷的下来了,胖墩,孩儿,言舅舅可待你不薄啊……

    正忐忑着,救星回来了,同样军装马靴加斗篷的楼家兄弟从门外走了进来。这段日子一直是楼少帅接送楼二少,兄弟俩的“感情”突飞猛进。趁学堂休息,又赶上天晴,楼少帅带楼二少去林子里遛马打猎,楼二少的小马驹是楼少帅送的,整套的马具马鞭,还有为他量身打造的猎枪,则都是李谨言准备的。

    原本也想给小胖墩备上一套,楼五却说,这些都该让戴建声准备。

    “戴家在热河有马场,我公公早就给云儿预备下了。”楼五笑得温婉,神态间愈发像楼夫人。说话间,便将话题转开了。

    事后想想,李谨言也觉得自己有点考虑不周。俗话说,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事的确是有点扎眼。其他的楼家女儿会怎么想?不管是不是对小胖墩另眼相待,为人处世不能总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否则就不是对小胖墩好,而是给他找不是了。

    楼少帅带着楼二少出去打猎,小胖墩却没跟去,前些日子他有点着凉,和李谨言一样被追着灌汤药。这两天好了些,却还是多少有点没精神。

    “父亲,母亲。“

    “父亲,母亲,言哥。”

    楼少帅向父母问好之后,坐到李谨言的身边,楼二少绷着小脸,却掩不去眼中的兴奋。

    楼夫人见着了,开口问道:“睿儿想说什么?”

    “娘,我打了两只兔子!”小豹子终于没绷住,“白色的,还有一只灰的,给娘做护手。”

    “睿儿真厉害。”

    楼夫人貌似想把楼二少搂到怀里,最后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从楼二少七岁之后,楼夫人极少再抱他,连拍他头的举动都很少再有。

    气氛正好,李谨言也想夸两句,楼少帅忽然开口,“我也抓了只兔子。”

    李谨言抬头。

    “活的。”

    “……”

    这是在说”实际情况”,还是有“引申含义”?

    经过楼老虎和小豹子一打岔,有关“光头船长”的话题被暂时遗忘。李谨言松了口气,转念又想,若是楼大帅再问起,他到底该怎么解释?

    想了半天,无解。干脆丢到一边,到时候再说。大不了,再放老虎……

    虽然引起了一些“小”问题,《光头船长》却连续拍了很多部,形成了一个经典的动画系列,衍生出许多有趣的故事,在电视机普及后,光头船长系列动画片,不只风靡华夏,还走出了国门。

    后世评选二十世纪最经典动画形象,光头船长每次都名列前茅。

    不过,也有人对《光头船长》提出质疑,认为该系列动画片是以华夏的政治人物为原型,船长和船员们经历的海上冒险,登陆小岛被卷入的部落战争,以及在冒险途中寻找到的宝藏,都是在影-射-二十世纪初的重大历史事件。其中不只涉及到华夏,还有欧战,俄国内战,甚至是美国帮派。

    “这不只是单纯的动画片!拍摄这一系列动画片的人,明显是别有企图!”

    对于这类的质疑声,方氏兄弟的后人直接站了出来予以驳斥:“完全是胡说八道!”

    “我的祖父制这部动画片,为的是带给人们欢乐。不该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污蔑!至于民国早年的那份报纸,更不能成为证据,连孩子都知道这是一份什么-性-质的报纸,报纸上的内容不过是一个玩笑!”

    关于《光头船长》的争论,一直持续了很多年,提出“政-治-说”的专家学者,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每隔一段时间,就能找出相关证据。他们的坚持不懈,造成了一个意外的效果,间接导致《光头船长》系列一部接一部的大热。

    到后来,有人玩笑似的提出,这些专家其实是用独有的方式,对这部动画片爱得深沉。否则,为何如此不遗余力的为这一系列动画片“做广告”,还坚持了这么多年?

    这一结论提出,竟然有不少人相信。

    所以说,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世界很奇妙。

    十二月二十一日,在《光头船长》第二部再次取得成功后,沃尔特迪斯尼带着一份合同,一张汇票和两部《光头船长》的样片,登上了返回美国的客轮。

    李谨言没有亲自到码头送行,却在沃尔特临行前,送了他一份礼物,关北文具厂生产的两套绘图工具,一册用光头船长形象作为封面的日记本。

    翻开日记,空白页上,用英文和华夏语写着相同的一句话:“梦想之轮即将远航,成功的秘诀就是播撒快乐。”

    合上日记本,沃尔特走上船头,仰望蓝天,伸出手,曾遥不可及的白云,仿佛正被他握在手中。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7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二百七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72并对谨言第二百七十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