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五十三章

    入夜,白日的喧嚣退去,关北城归于宁静。

    热闹的婚礼之后,没有人注意到,城中少了一些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只有南满铁路关东都督府下属情报部部长西田敦彻夜未眠,一直守在电台边。所有的情报人员突然都失去了联系,而且只有关北城,这实在太不寻常了!

    虽然焦急,西田却没有立即向上级报告,他还抱有一丝侥幸,或许马上就会有消息传来,可他一次接着一次失望。西田不得不开始考虑最坏的情况,若是整个关北的情报人员都出了意外,而他事先竟然一点没有察觉,那么,等待他的绝不会是什么好下场!能够爬到如今的地位,西田付出了比任何人都多的努力,就这样失去一切,西田敦绝不甘心!

    就在西田正如陀螺一般急得团团转时,被抓获的日本特务与汉奸已经被分别带进了刑-讯室。

    汉奸的嘴并不难撬,既然能被日本人收买,就绝不会是什么意志坚定的人物,让他们开口很容易。萧有德甚至不必费心用金钱和权力诱惑,只需要把他们关进刑-讯室,看到墙上挂着的,地上摆着的琳琅满目的刑具,这些人便将所知道的全都吐了出来,有嘴硬的,直接抽几鞭子,也立刻老实了。

    可惜的是,这样的家伙只在外围活动,,注定不会知道太过机密的事情,能从他们嘴里掏出来的东西并没有太大的价值。

    至于那些日本特务,想让他们开口却困难得多。

    只要给萧有德足够的时间,他有信心让他们全部服软,可惜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或许天亮时日本人就能得到消息,他必须在那之前让这些日本特务张嘴!没有多废话,他直接让手下上了刑。

    “打!”

    日本特务被萧有德弄得发懵,不攻心,不用金钱权势来诱惑?话都没问一句,就上鞭子?这和他们受到的训练完全不一样!

    若是萧有德按照规矩来,他们还能想办法拖延时间,等本部得到消息,必定会派人来解救他们。可惜萧有德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给他们这个机会。

    “使劲抽,别抽死,我还有话要问。”

    “得,您瞧好吧!”

    一个长相凶狠的中年汉子脱光了膀子,直接抓起了一条牛筋鞭子,沾水之后凌空甩了一下,啪的一声,即便没有马上落在身上,也足以让被吊起来的日本人胆寒。

    “看到没?这位使鞭子的手段可不是吹的,从祖上就干这行,几鞭子下来,八成就能让阁下欲-仙-欲-死。”萧有德笑眯眯的说道:“若是想说了,就快点开口。我今天的耐心有限,没太多时间陪你们玩。”

    话落,示意大汉动手。

    大汉恶狠狠呸了一口,他祖上的确是甩鞭子的,可不是在人身上甩鞭子,是在畜生身上!庚子年前,他家里可是有着直隶数一数二的车马行,结果庚子年闹拳民,这些洋鬼子来了,抢劫杀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可怜他老爹老娘,还有怀着娃娃的媳妇,都没有了!这群东洋鬼子尤其不是东西!

    想到这里,大汉双眼泛红,喘着粗气,手臂高举,用力一甩!

    紧接着,一声惨呼从刑-讯室中传出。关押其他日本特务的囚室距离并不远,这声不似人的惨叫,让他们同时抖了一下。饶是受过专业的训练,他们也是人,是人就会疼,就会害怕!

    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血葫芦似的日本特务就被从刑-讯室中拖了出来,死狗一样瘫在地上,手脚偶尔抽动两下,证明他还活着。就在其他日本人以为他会再被关进囚室时,一个穿着军装的守卫直接拉开枪栓,砰的一声,结果了他的性命。

    “看到了吗?”萧有德从刑-讯室中走出来,背着双手,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尸体,“别以为拖着时间你们就有救了。我可是会杀人的。”

    当守卫打开另一间囚室的门,要把里面的人拖出来时,那人立刻高声喊道:“我是日本人!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日本人?”萧有德掏掏耳朵,吹了吹指尖,“你不是旺发典当行的掌柜的,姓金吗?什么时候成日本人了?你们知道吗?”

    守卫和提着鞭子走出来的大汉一同摇头。

    萧有德一摆手,“你看吧?”话落,收起脸上的笑容,冷声道:“带出来!”

    “是!”

    在萧有德想方设法撬开这些日本特务的嘴时,川口怜一却享受着更高一层的待遇。他被关在川口香子的囚室里,除了之前被砸的那一枪托,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看着目光呆滞,与傻子无异的妹妹,川口怜一握紧双拳,脸色异常难看。

    囚室的门打开,一身戎装的楼逍迈步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西装革履,提着一个四方盒子的乔乐山和几个人高马大的士兵。

    乔乐山看到站在面前的川口怜一,友好的笑笑,川口怜一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这个男人……

    “天亮前,让他开口。”楼少帅冷冷的说道,“是死是活随你便。”

    听到楼少帅的话,乔乐山侧过头,活动了一下手指,“当真?”

    “当真。”

    “很好。”

    乔乐山转头对川口怜一说道:“川口先生,你听得懂英文吗?”

    事实上,川口怜一不只能听懂英文,连楼少帅和乔乐山刚才说的德文,他也懂。

    “看样子你听得懂。”乔乐山说道,将提着的盒子放在地上,打开盒盖,戴上手套,取出了一瓶透明的试剂和针筒,“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很遗憾,我老板……的丈夫,希望能从你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晃了晃手中的试剂,“我是个化学家,喜欢做一些实验。之前川口香子小姐有幸成为了我的实验对象,可惜她的反应让我很失望,希望阁下会意志力坚强一些。”

    没等川口怜一做出反应,站在一旁的兵哥已经如狼似虎的扑上去,将川口怜一用绳子绑了起来。在川口试图挣扎时,狠狠的揍了他腹部一拳,力道大得让川口眼前发黑,咳嗽了几声,像虾米一样蜷缩在了地上。

    “我会给你注射一种药物。”乔乐山走近,蹲□,对躺在地上的川口笑得很亲切,“你会有什么反应,我很期待。”

    “乔乐山。”

    “我知道,我知道。”乔乐山转头看了楼少帅一眼,“不废话了,我保证。”

    川口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再看看瑟缩在墙角,一见到乔乐山就抖个不停的妹妹,他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

    魔鬼,这些人都是魔鬼!

    此刻,楼府中,李谨言正诧异的看着姜瑜林,直把对方看得老脸发烧。

    “姜部长,若是我没听错的话,你是在说,你要和我借钱?”

    姜瑜林没说话,只是点点头。或许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李谨言更加诧异了,“怎么会来和我借?不是该去找大帅或者是展部长吗?”他又不是银行,借的哪门子钱?难道说,上次他给了军火,又在被服厂的事情上让了步,连香皂都只要了成本价,这位就把他当成了冤大头?还是软柿子?

    见李谨言神色不善,姜瑜林忙解释道:“言少爷,若不是实在没办法了,我也不会开这个口,实在是……唉!”

    叹了口气,姜瑜林将事情原原本本和李谨言说了,他这段时间又跑了几趟财政部,展长青就是不松口。其他能想的办法也都想了,就连那个和作坊没什么区别的弹药厂都去了,杜维严倒是有心帮忙,奈何生产出来的子弹口径实在是对不上,他又有什么办法?

    “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姜瑜林的脸色有些发苦,“言少爷,我听说你和美国洋行的关系不错,才厚着脸皮开这个口。”

    李谨言恍然大悟,原来不只是借钱这么简单,还想着让他帮忙买子弹?

    若不是和姜瑜林有些交情,他真想一巴掌呼这个家伙脸上,真当他是冤大头了?!借钱总要打欠条,子弹怎么打欠条?肯定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就算姜瑜林真还他子弹,他要来干嘛?造反?

    李谨言沉着脸不说话,姜瑜林心里就像吊了十几个水桶,七上八下的。若不是少帅和大帅的门路都走不通,他也不会硬着头皮自己来找言少爷,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了。

    “言少爷,还请你帮帮忙!”

    帮忙?说得轻巧。李谨言敲了敲桌子,眼珠子一转,开口说道:“姜部长,要我帮忙也不是不行。”

    “言少爷,我……”

    “先别忙着道谢,也别说无以为报什么的,我不吃这套。要想我给你弄子弹,就得用东西来换!”

    姜瑜林苦笑一声,“言少爷,你就别开玩笑了,我要是有能换来真金白银的东西,也不会厚着脸皮来求你了。”

    “怎么没有?”李谨言笑眯眯的说道:“军需订单,换不换?”

    “军需?可……”

    “我的意思可不只是北六省的军队。”李谨言示意姜瑜林靠近点,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姜瑜林先是惊愕,然后是疑惑,担忧,之后就只剩下满脸喜色。

    “如何?我这个主意不错吧?”李谨言笑着说道:“我知道姜部长肯定有门路,这件事情如果能成,弄点子弹算什么问题?”

    姜瑜林连连点头,若这事情真能成,买子弹的钱还真就不是问题了!

    “不过言少爷,虽然我有门路,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子弹的事情还请你先帮帮吧?”

    李谨言忍不住撇嘴,这老小子属王八的,咬住就不松口!

    最终,李谨言还是答应了帮忙。国内打得热闹,楼家要想更进一步,北六省早晚要出兵,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兵哥们扛支空枪没子弹吧?

    “只要言少爷肯帮忙,事情铁定能成!”

    姜瑜林心满意足的离开,走路都有些发飘。虽然李谨言交给他的事情不太好办,可办成了肯定大赚一笔,不卖力的是傻子!

    简单吃了点东西,洗漱之后,李谨言躺在床上开始琢磨,也不知道约翰会不会接这笔生意,按理来说,没有商人会对赚钱不感兴趣,可这是军火生意,和之前的机械以及化妆品都不一样。毕竟庚子条约还摆在那里。

    李二老爷究竟是从谁手里弄到那么大一批军火的?李谨言不是没想过探究,可查出来又能怎么样?他手头也没那么多的钱。况且,武器弹药靠进口总非长久之计,到头来还是要自己能生产才行,否则就是时刻被人卡住脖子。喘气都喘不匀。

    李谨言翻了个身,他现在只能通过发展轻工业大量积累资金,贸然插手重工业并不实际。

    皂厂,被服厂和家化厂都在稳步发展,年底赚个盆满盈钵不是问题。农场也逐渐走上了正轨,李谨言做梦也没想到,那些退伍兵哥和老毛子竟然都是种田养殖的好手。兵哥不说了,那些老毛子一个人甚至能顶两个人的劳动力,下地种田,喂猪喂鸡,活干得相当利索。

    在农场里养猪的主要目的就是为皂厂提供原料,不过除了脂肪,其他的部位也不应该浪费。或许,他该办个罐头厂?

    想起二战时那头戴着军帽的小肥猪,李谨言乐了。

    午餐肉啊,原料和制作工艺都很简单,马口铁需要进口,大不了换成陶瓷或者玻璃。现在东北的炼铁业也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本钢的一号高炉日产超过了一百吨,虽然还有日本人的势力牵扯在其中,但李谨言相信,只要时机一到,早晚会把这些矬子全都赶出去!

    越想越兴奋,李谨言睡不着了。干脆坐起身,靠在床头盘算着,总和美国洋行做生意也不行,英国洋行和德国洋行也可以多接触,之前楼大帅没少和英国人买东西,李谨言一门心思的和美国人做生意,已经让约翰牛有点不满了,至于德国,李谨言蹙了蹙眉,他还真没和德国人打过交道。

    想到德国人,就想起一战,很自然就想起了一战之后,德国国内可怕的通货膨胀。

    现在一英镑等于两金马克或是二十马克,等到一战之后……不好意思,李谨言实在是算不出来。按照那时一个德国人的话来说,领了薪水就要往面包店跑,下一刻,手中的钞票就会变得更加不值钱。

    反正这些洋人都没少从华夏身上割肉,要不要趁机坑他们一笔?李谨言开始冒坏水。

    不过,他该怎么说,总不能直接和楼少帅说:“少帅,去和德国银行贷款吧,最好在合同上注明,十年期,必须用马克偿还。贷出几百上千万,到时候,给他们几百个面包就差不多够还账了。”

    只是想想用面包还账的情形,李谨言就忍不住想笑。

    楼逍走进房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李谨言靠在床头,单手撑着下巴,一个劲的傻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5453》,方便以后阅读谨言54第五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5453并对谨言54第五十三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5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