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五十九章

    李谨丞风尘仆仆的赶回李家时,已经是傍晚时分。门房见是大少爷回来了,忙叫人去内院通报。

    大夫人得到消息后立刻让丫头到西屋的前门去迎,不想过了好一会也没见到人。丫头回来报说李谨丞去了正房。大夫人坐在椅子上点点头,没有说话。

    大房里的其他人反应各不相同,有人松了口气,觉得这下子好了,大少爷回来了,大小姐就算再闹腾也闹腾不到哪里去了。也有人想着别的心思,不能摆到台面上的心思。

    自从大老爷死后,他的三房姨太太日子过得再不如以前。腊梅姨太太有老太太“撑腰”,下人总不敢太过分。秀华姨太太在大房经营了这么多年,好歹也有几个心腹,只有半途插--进来的三姨太,带着个还没懂事的小姑娘,在李家没什么根底,着实受了大夫人不少的气。

    可这个三姨太就是打定了主意,哪怕大夫人苛待她也不愿离开李家。这个年月,她自己带着个姑娘在外头怎么活?只要呆在李家,她的女儿就是李家的姑娘,将来也能嫁个正经人家,不用再像她一样去做那下九流的生意,给人当小老婆。

    李锦琴跑回家的因由在大房已经不是秘密,秀华姨太太对此嗤之以鼻,说人家抽丫头鞭子不是人?大小姐好像忘了这样的事她也没少干。腊梅姨太太则是独坐在床边良久,站起身走到梳妆台前,拉开梳妆匣最下层的一个暗格,看着摆在红色绒布上的银簪和一个纸包,咬紧了嘴唇。三姨太始终带着姑娘躲在屋子里,像个隐形人。

    大夫人也没心思去理会西屋的其他人都有着什么心思,大老爷去世后,她不是没想过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这几个碍眼的都给……或者远远打发了。结果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她一直腾不出手来,李谨丞现在又有了“官身”,哪怕泼辣跋扈,大夫人好歹知道些官场上的道道,不愿意因自己一时之气拖累到儿子,让人家抓到把柄。

    可就算大夫人的脑袋灵光了一会,奈何还有个依旧没开窍的李锦琴。

    看着听到李谨丞抵家的消息后,又一次哭闹起来的李锦琴,大夫人也皱起了眉头。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女儿怎么这么不懂事?

    李锦琴没有察觉大夫人表情中的变化,哭着叫道:“当初邢家来退亲,就是他拦着的!他为了自己的前程,连亲妹妹……”

    “够了!”

    大夫人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李锦琴愣住了,看着大夫人,嘴唇动了动,“娘?”

    “够了。”大夫人的脸上没了以往的慈爱,她是疼爱女儿,可她后半生要靠儿子!俗话说得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嫁给李庆昌后委屈没少受,二房得意时更是熬油似的过,也没见动不动就跑回娘家哭诉!

    偷跑回娘家,这要是早几年,都是要被关猪笼沉塘的!

    大夫人不在乎李家其他两房的人会怎么样,连李老太爷现在都未必在她眼中,但是李谨丞不一样!没了丈夫,儿子就是她的依靠。若是邢家借着这件事对谨丞发难怎么办?谨丞的名声和前程被这件事拖累了该怎么办?

    大夫人看着李锦琴的眼神渐渐产生了变化,一种让李锦琴不寒而栗的变化。她突然意识到,娘和以往不一样了。

    ”娘,锦琴。“

    就在这时,李谨丞推开门走了进来。

    “谨丞,你回来了。”

    大夫人一改脸上冷漠的表情,看向李谨丞时,嘴角已经带笑。

    “娘,刚刚在和锦琴说什么?”

    “还能有什么?”大夫人模糊了几句,把话题转开,“你妹妹这次偷跑回来,邢家那边有没有去找你?”

    “去了。”李谨丞说道:“若是邢家的人没有来找我,我还被蒙在鼓里。”

    李谨丞转向李锦琴,“锦琴,你知道邢家和我说了什么吗?”

    “什么?”李锦琴的表情有些木然,随即变得激动起来,“他们还能说什么?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不回去?”李谨丞皱了皱眉,“那你想怎么办?”

    李锦琴咬着嘴唇,脑中闪过了一个挺拔的身影,她的丈夫该是那样的人才对!

    “邢家和我说,你要么回去继续当邢家的五少夫人,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要么,”李谨丞的话顿了顿,“邢家的五少夫人就在下个月出殡。”

    “什么?!”大夫人愕然的问道:“谨丞,邢家这是什么意思?”

    李谨丞苦笑了一声,“还能是什么意思?娘,你难道以为锦琴偷跑回来,邢家会一点反应没有?”

    “可,可锦琴说邢家那个小儿子……”大夫人就算偏向李谨丞,李锦琴到底也是她的女儿,邢家竟然要李锦琴去死?

    “娘,锦琴只打听出了邢家的小儿子不中用,有没有打听出他十二岁那年发生了什么?”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缘故?”

    “有。”李谨丞点头,目光看向李锦琴,又转回大夫人,“邢家的小儿子是代人受过,否则成了他今天这副样子的就是邢长庚的长子,也是他唯一的嫡子。娘,你以为邢夫人为何对这个庶子和他的姨娘百般忍让?”

    听到这里,大夫人愣住了。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个念头,大老爷定下女儿的亲事前知不知道这件事?若是知道,是不是该骂他心狠?

    他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了一个“太监”!可只要邢家的权势还在,李锦琴跟着邢家的小儿子,就终生衣食无忧。这门亲算起来,还是他们“高攀”了。

    大夫人看向李谨丞,“谨丞,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我什么时候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锦琴打算怎么办?”李谨丞站起身,走到李锦琴面前,“锦琴,你是怎么想的,告诉大哥。“

    “大哥,我不回去!”李锦琴倏地仰起头,抓住了李谨丞的衣袖,就像她每次犯错,想要李谨丞帮她求情时一样,“大哥,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办法?”李谨丞笑了,笑得和以往一样温和,却让李锦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锦琴,邢家和我保证,只要你回去,你身边的人都会送回来。而且你是邢家五少爷唯一的夫人。”

    “不!”李锦琴突然尖声叫道:“我不回去!那是个畜生,我绝不回去!“

    “锦琴,他是你丈夫。”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李谨丞的声音有些发冷,“若是不回去,你想怎么办?”

    “我,我可以留在家里。”李锦琴没敢说出心中的奢望,可让她再回邢家守活寡,她是绝对不愿意的,她还不到二十岁,她无法想象后半生和一个“太监”生活在一起。

    “留在家里?”李谨丞摇摇头,“锦琴,邢家能说出五少夫人出殡,就绝对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真到了那一天,大哥也未必能保住你,李家也不会有李大小姐了。”

    “大哥?!”

    “你到底是我妹妹,我不会害你。”李谨丞单手按住了李锦琴的肩膀,声音恢复了温和,“你放心,回到京城之后,我就和邢家提,让你先到邢家的别院住一阵子,邢家人也会规劝邢五少爷,让他收敛。你也和邢五少爷相处了一段时间,他就算私底下脾气不好,对你还是尊重的,不是吗?”

    李锦琴看着李谨丞,就像不认识他一样,沉默了半晌,突然拔高了声音,“说到底,你就是为了你的前程,对不对?!邢家能帮你,你就不顾我的死活?!当初拦着邢家不让他们退亲,也是为了这个,对不对?!”

    “不对。”李谨丞抓住李锦琴捶过来手,“我并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咱们。”

    “咱们?”李锦琴脸上淌下了两行泪,“你还能说出咱们?你和二房那个小兔崽子才是咱们!”

    李谨丞脸上的温和缓缓收了起来,俯身在李锦琴耳边说道:“若是可以,我倒真希望谨言才是我的亲弟弟。”

    声音压得很低,除了李锦琴,没有任何人听到李谨丞的的这句话。

    “锦琴,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李谨丞意外的和二夫人说出了同样的话,“至于过得好还是不好,端看你怎么想,怎么行事,怎么选择。”

    “我……”

    “大总统将派出手下的一个师前往山东,和其他几省军队组成联军同南方作战。”李谨丞突然话题一转,“我将跟随部队开拔。若是此战能立寸许功劳,你今后的日子也会好过许多,就算一直住在邢家别院也没关系。但是,前提是你要乖乖听话,不要给我惹麻烦,知道吗?”

    话落,李谨丞不再理会李锦琴,而是对大夫人说道:“娘,你再劝劝锦琴,她的脾气也该改改了。我后天就启程回京城,锦琴和我一起走。我回来前和邢家商量过了,就说是我带锦琴回来探病的,这样对锦琴的名声也不会有妨碍。”

    “这样,”大夫人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下了决定。“行,娘听你的,娘会好好劝劝你妹妹的。”

    李锦琴站在一旁,看着大夫人和李谨丞自说自话,几句话就决定了她的命运,仿佛她在想什么完全不重要,她就是个摆设,是给李谨丞前程铺路的“东西”。

    想到这里,李锦琴的眼中闪过了不甘和一抹疯狂……

    李谨丞回到李家也让李三老爷和三夫人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大房好歹有个靠谱的人回来掌舵了。

    “这下好了。”三夫人坐在桌旁,轻轻摇着团扇,“就算大丫头再闹腾也翻不过天去了。老爷,还是尽快把锦书和锦画的亲事给定下来吧,我这心里也踏实。”

    “你当我不想吗?”李三老爷敞着外衣,喝了口茶,挥手让屋子里的丫头都出去,只剩下他和三夫人才继续说道:“锦画好说,无非是多些嫁妆的事情,锦书却不一样。”

    “哦?”三夫人听到李三老爷的话,心头一动,“老爷是说?”

    “亏得咱们侄子提携,我如今在关北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锦书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又有谨言这么个堂哥,来和我提的不是没有,可我总想着与其嫁入商家,不如……”

    “不如什么?”三夫人见李三老爷卖关子,忍不住用团扇拍了他一下,“你倒是快说啊!”

    “我想着,谨言身边的那个季副官就不错。”

    “副官?”三夫人皱眉,“是不是太低了点?”

    “夫人,你别小看这个副官,他可是楼少帅的心腹,人品家世都不错,正经国外留学回来的,今年二十一岁,家里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想和他搭上关系的人可一点不少。”

    “二十一了身边还没人?”李锦琴的事三夫人也知道个大概,如今听三老爷这么说,三夫人没想着季副官是洁身自好,而是开始担心,“老爷,大丫头的事情可摆在那里呢。”

    李三老爷哈哈一笑,“夫人,你当我糊涂了吗?打死我也不能把咱们的宝贝女儿往火坑里推!来,我告诉你……”

    凑到三夫人的耳边,李三老爷如是这般的低声说了几句,说得三夫人脸色发红,忍不住捶了他一下,“没有个正经的!”

    李三老爷哈哈一笑,“夫人这下放心了吧?”

    “八字还没一撇呢,放心什么。”三夫人笑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仔细看看,也问问咱们闺女的意思才行。”

    “得令!”李三老爷拉长声音耍了个花腔,立时把三夫人逗笑了。

    李谨丞前脚回到李家,李谨言后脚就得到了消息。自从李三老爷给他提过醒之后,李谨言就让哑叔派人关注一下李家的情况,不管怎么说,总是有备无患。

    不过哑叔的人也只能在李府外溜达几圈,想进入府内还是不太方便。李府是正经人家,内院又大多是女眷,还是李谨言的亲戚,总归不太好。

    “算了,也别为难大家了。”虽然李谨言对李谨丞并不是太了解,却清楚一点,无论是为他自己还是为了其他的原因,他都不可能让李锦琴的事情闹大,这就足够了。

    “哑叔,让大家都撤回来吧。”

    哑叔蘸着茶水在桌上写道:“不跟了?”

    “不跟了。”李谨言摇摇头,“我大哥回来了,这事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让大家都回来吧。”

    哑叔点点头。

    比起李家的事情,还有另一件事让李谨言挂心,楼少帅的独立旅就要开拔前往山东了。原本并没有这么快,毕竟第十师和第十一师的后续队伍刚到天津。可楼少帅却自己向楼大帅请战。楼大帅摸不清的儿子的意图,楼少帅直接拿出了一份装在牛皮纸袋里的卷宗,“父亲,看过这个您就能明白。”

    “这是什么?”楼大帅还以为楼少帅又从那些新抓到的日本特务嘴里问出了什么,不想拿出牛皮纸袋中的东西一看,顿时表情一肃,站起身,“你跟我来。”

    父子俩关在书房里谈了整整一个下午,连晚饭都没出来吃,楼夫人和李谨言坐在餐桌旁等得菜都快凉了,也没见到人影。

    “算了,咱们先吃。”楼夫人拿起了筷子。

    “娘,还是把菜热一热吧。”李谨言道:“先让他们端些热汤来,吃冷菜对身体不好。”说罢,直接吩咐丫头让厨房送来热汤,另把桌子上的菜撤下去。

    “你这孩子。”

    楼夫人笑了,几个姨太太也凑趣说言少爷孝顺,等到菜重新热过端上桌,楼大帅和楼少帅也恰好从书房中出来,见桌上的菜还没动,不由道:“夫人,怎么不先吃?”

    “这不是等着大帅吗?”楼夫人和楼大帅生活了几十年,恐怕比楼大帅自己都了解他的性格,说出的话没一个字不熨帖,直把李谨言看得啧舌,话说,面前这个笑得一脸那啥,霸气全无的男人,真是那个在外头威风八面的楼大帅?

    “想什么呢?”楼少帅在李谨言身旁坐下,等到楼大帅夹了菜送进楼夫人的碗里才拿起筷子。

    “没想什么。”他总不能说刚刚突然产生了幻觉,把眼前的楼大帅看成弥勒佛了吧?

    楼大帅的心情显然很不错,吃过了晚餐,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茶,一边陪楼夫人说起了话,几个姨太太知趣的借口先离开了,楼少帅也拉着李谨言回了房。

    回到房间之后,楼少帅告诉李谨言,他三天后就要开拔去山东。

    “这么快?”

    “恩。”楼少帅点点头,“借款的事情父亲同意了。”

    “所以?”借款和去山东有关系吗?

    楼少帅扯开军装领子的手一顿,“青岛。”

    李谨言明白了楼少帅的意思,青岛是德国的势力范围,那里有德国总督和德国远东舰队,以内战作为掩护,在那里谈借款的事情才不会被其他的势力看出端倪。他突然觉得憋屈。英国,法国,德国,俄国,日本,甚至是葡萄牙……如今的华夏,就像是一块大蛋糕,被摆在了这些侵略者的面前,他们肆意从这块蛋糕上切掉一块,装进自己的盘子里不容其他人染指,就连华夏人也被蛮横的阻挡在外。

    李谨言无法形容出他现在的感觉。生活在后世的人不会明白,亲眼目睹国土被外国势力侵占,他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耀武扬威是种什么感受,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一只大手扣住了李谨言的后颈,下一刻,他被搂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温热的唇落在他的发顶,低沉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没人会得意太久,华夏的土地必将属于华夏人,我保证!”

    李谨言伸出手臂搂住了楼少帅的腰,开口说道:“少帅,我和你说件事。”

    “恩?”

    “和德国人谈判的时候千万别客气,能借多少借多少,最好把他们都掏空,不用给我面子!”

    楼少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6059》,方便以后阅读谨言60第五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6059并对谨言60第五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6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