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七十六章

    民国四年,公历1912年8月13日,农历七月初一,宜入殓

    楼大帅的灵堂设在大帅府的正厅,府门前挂上了白幡,大门至正厅的沿途摆放着国内各界人士敬献的挽联和花圈。其中各国公使和驻北六省领事送来的挽联尤其醒目。日本的伊集院公使也送来了一副挽联,却被楼家弃在一旁,找遍了灵堂,才在角落里看到这副挽联,上面不知道被谁踩了一脚。日本领事气得吹胡子瞪眼,可没人理他。

    楼夫人一身缟素的坐在灵堂前,面容憔悴,眼圈微红,乌黑的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圆髻,发髻上只插着一根银簪,耳上颈上首饰全无,腕子上是一只镂空的银镯。

    李谨言站在她身边,心里还在纳闷,昨天楼夫人的脸色还十分红润,晚餐整整吃了两碗米饭,怎么今天一早就变得脸色蜡黄,憔悴成这个样子?难道是因为大帅……不可能吧?明明是楼夫人提醒他关于沈泽平的事情,他才特地让哑叔的人去牢里打探,发现人家老先生压根不像是去坐牢的,除了手指上的伤让行动不太方便,每天吃饱了睡睡醒了吃,根本就像是去里面养膘的。

    顺着沈泽平这条线索,哑叔查明了那批药品的流向,也查到了展长青的身上。虽然证据摆在眼前,李谨言还是不相信展长青会做出这种事情,依据自己所了解的,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人,这件事绝对有隐情。

    事实证明,李谨言是对的。

    就在几天前,哑叔的人发现展长青亲自到火车站去接人,看不清脸,但其中一人的身高体型都很像楼大帅。另外几个保镖伙计虽然是便装打扮,在行家眼里,也掩不去一身彪悍之气。

    昨夜楼少帅告诉他,向德国借款的合同已经签订,借款的金额提升至八千万,李谨言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展长青是个行事谨慎的的人,他不会轻易变动借款金额,还一加就是几千万,做这个决定既然不是楼少帅,那就只能是楼大帅!

    让李谨言想不通的是,既然楼大帅还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刻意隐藏消息?难道是隐藏在暗处的人再次动手?

    “言儿,想什么呢?”楼夫人拉了李谨言一下,有些的担心的看着他,“你脸色有些不好,是不是累着了?”

    “没事,娘。”李谨言摇摇头,“你的脸色才真的是不好。要不你先到后堂去歇歇,等到人都来了,我再去请你。”

    “你指这个?”楼夫人用手绢在脸颊上按了按,给李谨言看,李谨言顿时无语了。他早该猜到,明明丫头说楼夫人昨夜睡得挺好,怎么突然憔悴成这样,原来都是粉!

    “至少得让外人看着是那么回事。”

    “……”他确定楼夫人已经知道了楼大帅没有驾鹤西归。否则不会表现出这样的态度。依照楼夫人的态度,李谨言总觉得楼大帅回来之后会十分的悲剧。

    应该是他想多了吧?

    “大帅到底有没有事,我想你和逍儿也心里有数,今天肯定会有一场好戏。你等下去端两盘点心来,避着点人,咱们娘俩就等着看戏吧。”

    李谨言:“……”

    上午九点,来祭奠的人陆续抵达。

    由于火车被炸,车厢里的人都被烧得面目全非,根本无法辨认,灵堂里的棺材便只摆放了一套督帅礼服。

    楼少帅站在一旁,并没穿丧服,而是如往日般一身军装,只是肩章被取了下来,手臂上挽着黑布。李谨言也以楼家人的身份站在灵堂里,只是每当有夫人太太拉着他,对他说“节哀顺变”时,李三少就忍不住嘴角直抽,就算他是楼家的“少夫人”,可他好歹也是个男人!这些夫人太太毫不避嫌的拉过他的手又拍又摸的,真是为了安慰他,还是占他便宜?

    来祭奠的人多是北六省官员及北方政商界人士,各省督帅也不乏亲自前来的,例如湖北的宋琦宁,山东的韩庵山。宋琦宁当真是为楼大帅的“去世”悲痛,韩庵山则是因为地盘已经实际上被瓜分,知道自己这个督帅也当不长了,早晚得去做个愚公,北六省在全国的实力都是数一数二的,不如趁此机会来结个善缘。为此,他还奉上了整整三万块大洋的奠仪。

    在各省督帅之后,是北方大总统司马君,南方临时大总统宋舟没有亲自前来,而是派来了他的继承人宋武,随行的还有南六省第二十二师的师长孙清泉。

    宋武同样是一身戎装,在场众人不由得将他和楼少帅做起了对比。同样的出身显赫,年轻有为,单纯只看外表,当真不分轩轾。只在个人建树上,宋武实在比不上楼逍。

    楼少帅凭借同俄国人的满洲里一战声名鹊起,又在山东干脆利落的吞了唐廷山和薛定州手下的两个师,露了一回手腕,加上楼大帅“去世”后掌管北六省,行事沉稳老道,之前因为他年轻而看轻他的,都跌碎了一地眼镜。

    宋武目前在国内尚未有太大的作为,之前南北内战时,固守兖州算是可圈可点,但同楼少帅一比,还是差了一截。

    “楼兄,节哀顺变。”宋武此次前来并未只为了祭奠,可现在实在不是说话的好时机,奉上奠仪,便和孙清泉一起退到了一旁。

    孙清泉道:“少帅,司马君在那边看着呢,不必急在一时,免得露了行迹。”

    “我知道。”宋武道:“姨父,那个就是李家的三少爷?我听说他做生意的手腕一流。”

    “恩,是他。”孙清泉道:“我妹妹和妹夫在楼家的家化厂有股份,每个季度的分红都不少。连洋人都排着队给家化厂下订单,国内更不用说了。要是货源供应不上,恐怕都要打破头。”

    “是吗?”宋武看着李谨言,神情微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灵堂外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几个臂缠黑布的大兵押着两个穿着军装,扛着少将和中将军衔的男人走了进来。两人被五花大绑,嘴也被布堵上,样子十分狼狈。人群中不乏认识他们的人,不由发出了几声低呼。

    这两人正是孟复和孟稠!

    孟复孟稠两人直接被按跪在灵堂门前,热河省长戴国饶一身黑色长衫,高声说道:“此二人脑后生反骨,不顾大帅多年恩义,阴谋造反!戴某人设计将他们拿下,送到大帅的灵堂前,为大帅血祭!”

    戴国饶话落,孟复拼命挣扎了起来,竟被他将嘴里的布吐了出来,不顾脸上蹭出的伤口,当着众人破口大骂:“姓戴的,我和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休要血口喷人!我看你才是真的有反心!买通了我手下人,想要除了我,热河不就成了你的天下!”说着,不顾被捆在身后的手,朝着灵堂方向砰砰磕起了头,“大帅,大帅你睁开眼看看啊!这姓戴的不是个东西!你才刚死,他就要对我们这群跟着你打天下的老臣动手了啊!”

    孟复嘴里骂的是戴国饶,实际上,谁都知道他在含沙射影,最后一句话指的究竟是谁!

    钱伯喜脾气暴躁,杜豫章想拉没拉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几步上前,一脚踹在孟复的肩膀上,将他踹得趴在了地上,大骂道:“妈了个巴子的,姓孟的,你个瘪犊子!别人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钱伯喜知道!你TNND一肚子花花肠子,少帅若是真要对老臣下手,怎么算也轮不到你姓孟的!沈泽平还好好的活着呢!想当司马懿?我呸!今天就让你当个刀下鬼!”

    说着就要动手,杜豫章忙上前拦住他,同时,灵堂里响起了楼少帅的声音:“住手。”

    声音很平静,没什么起伏,却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冷意。

    “少帅?”

    钱伯喜举着刀冲孟复运气,孟复梗着脖子瞪着他,孟稠却低着头,好像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关他的事。杜豫章趁机拉住了钱伯喜,“有少帅在,你急什么急?”

    楼少帅走上前,看向依旧跪在地上的孟复,眼神森然,饶是孟复戎马多年,在刀山血海里滚过几遭,也被看得汗毛倒竖。

    “戴省长,”楼少帅突然开口对戴国饶说道:“可有证据?”

    “有!”戴国饶答道:“人证物证俱全。”

    孟复的副官被带了上来,另有一个兵哥捧着一个匣子,里面放着两封信和一张电报。

    “都在这里了。”戴国饶说道:“这是孟复的副官,匣子里就是他和外人串通妄图自立的证据!”

    孟复再次叫嚣道:“信和电报都是假的!这个人早就被姓戴的买通了!“

    没人理他,副官当着在场众人,将他和肖旅长等人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其中隐去了和孟复串通之人的具体名字,只说姓邢,但在场的哪个不是人精?没等副官的话说完,差不多都猜出了这人是谁。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飘向司马大总统所在的方向。可惜的是,司马君的脸上依旧是一派镇定,没人能看出他现在在想什么。

    “属实吗?”楼少帅开口问道。

    “全部属实!”戴国饶说道:“除此之外,还有孟稠手下三个团长的证词,不会冤枉了谁!”

    “好。”楼少帅将手中的信放回到匣子里,不再看孟复:“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一句轻飘飘的话,决定了孟复和孟稠的生死。

    就在这时,孟稠突然挣扎了起来,两个兵哥几乎按不住他,被堵住的嘴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仿佛有话要说。

    戴国饶看向楼少帅,“少帅?”

    “让他说话。”

    孟稠嘴里的布被取了出来,他大声的说道:“我还知道有谁心怀不轨,只要少帅留我一命,我就将他们全都说出来!”

    一番话语惊四座。

    楼少帅转过身,视线扫过孟稠和孟复,“说不说在你。听不听,在我。”

    意思很明白,孟稠没有和他讨价还价的本钱,就算孟稠不说,他也能自己查出来。况且,谁能保证孟稠不会一时情急之下攀扯无辜之人?与其闹得人心惶惶,不如杀了干净。

    孟稠当真是急了,不管不顾的叫道:“少帅,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只求你留我一命!”

    话落,也不等楼少帅的回答,立刻将他知道的几个人都供了出来,全是军中之人,其中竟然还有第六师的一个旅长!

    “我说的全是实话!我对天发誓,若有虚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死后下地狱,拔舌下油锅,来生投个畜生身!”孟稠知道,只有让楼少帅相信他,他才能活命,只有这些人都死了,他一家老小才不会走上黄泉路,“少帅,和这些人联系的是谁我也知道!就是邢长庚!”

    哗!

    灵堂里彻底炸开了锅,众人看向司马大总统的目光有惊讶,有怀疑,有不耻,司马大总统也终于有些绷不住了,从孟稠开口,他就料到事情不妙,可他不能出声阻止,那更是欲盖弥彰。

    邢长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司马大总统咬着牙,北方政府里谁不知道邢长庚是他司马君的心腹?若将事情推得一干二净,说他完全不清楚邢长庚的所作所为,没人会相信。这种吞并他人军队或是私下里挑拨的事情并不少见,但不能被摆在台面上,还是在楼盛丰刚死不久的情况下!

    更甚者,他是大总统,和楼盛丰还是拜把子兄弟,把兄弟尸骨未寒,他这个当大哥的就算计对方的家业,还是以主欺臣,传出去他肯定会被人戳脊梁骨!声望更是会一落千丈!

    “这件事我一定严查!”司马君终于开口了,“长风,伯父必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事到如今司马君也只能如此说。以伯父自称,或许也是想要让楼逍给他留几分颜面。

    “大哥,你和盛丰几十年的兄弟,我们自然愿意相信你。”楼夫人被李谨言扶着走了出来,眼圈通红,就像刚刚哭过,“只是你对手下太过宽和,让他们没有了顾忌,肆意妄为,今日是对北六省,他日呢?”

    李谨言忍不住咋舌,这话听着像是在为司马大总统开脱,实际上却是在说司马君识人不清,没有御下之道,还有纵容的嫌疑,身为上位者,这可是大忌!

    司马大总统是反驳不成,不反驳也不成。不反驳,就是承认了自己无能,反驳的话,难不成说邢长庚的所作所为全是听他的命令?

    邢长庚不是楼家人或是证人牵扯出的,而是由孟稠的嘴里供出的,这已经落实了邢长庚的罪名!若司马大总统敢承认邢长庚是奉命行事,他就等着名声被人踩进泥里吧。

    李谨言忍不住看了司马大总统一眼,这位显然被楼夫人的话给堵住了,脸色可真够精彩的。若这话是楼少帅说的,他还有解决的办法,但出自楼夫人的口,司马君没有丝毫办法,难不成他还要和一个女眷口舌争锋?

    就在这时,楼府的二管家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脸色发白,像是见了鬼一样,“夫人,少帅,门,门外,大帅……大帅!大帅回来了!”

    楼夫人顿时满脸惊愕,一点没有作伪的迹象,楼少帅依旧是一张冷脸,李谨言左看看右看看,决定还是向楼夫人学习,十分“得体”的露出了一脸的惊讶,虽然慢了半拍。

    “二管家,你说什么?”

    二管家总算喘匀了气,手朝后指着,声音都有些发抖:“门外,大帅,大帅回来了!”

    他话音刚落,一身长衫的楼大帅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展长青跟在他的身后,朝吃惊的展夫人尴尬的笑笑,“夫人,有话随后再说。”

    楼大帅将帽子抓在手里,呵呵笑了两声:“这入殓出殡没主角怎么成?我好歹也该来露个脸。”

    众人:“……”

    现在若不是大白天,恐怕几个胆子小的已经吓晕过去了。

    死而复活?还是大白天见鬼了?!

    楼夫人当即泣不成声,“大帅,大帅你没事?”

    “啊,没事。”楼大帅径直走进灵堂,在越过跪在地上的孟复时,故意扫了他一眼,当即把孟复吓得瘫倒在了地上。

    “父亲。”楼少帅上前敬礼,“您平安无事就好。“

    虽然他说的是好话,但听在楼大帅的耳朵里,却根本不像那么回事,平安无事四个字,简直就像是从冰窖里掏出来的一样,楼大帅明智的选择忽略儿子,转向儿媳妇,“好孩子,这些天辛苦你了。”

    他本以为按照李谨言的性子,应该会给他搭个台阶下,没成想李谨言开口就是一句:“大帅说得对,的确辛苦啊。不只我辛苦,夫人也辛苦,少帅更辛苦。您能活过来,当真是太好了。”

    楼大帅被噎得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半天吐不出来,看看楼少帅,再看看李谨言,这还真是两口子啊,说的的确是好话,可TMD就能噎得人肝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7776》,方便以后阅读谨言77第七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7776并对谨言77第七十六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7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