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第八十九章

    十月五日,关北火车站

    李谨言走进站台,两个身着黑色短打的汉子跟在他的身后,另有数名不起眼的男人分散在人群中,时刻注意他身旁的情况。

    自从李谨言在街上被人扔了炸弹,身旁的护卫就没再少于四人。楼少帅安排了一个班专门负责他的安全,其中就有李谨言熟悉的那个有鞑靼血统的兵哥。他现在已经升任班长,手下带着十一个大兵,见到李谨言依旧是笑出一口白牙,满嘴跑火车,说起话来就没完。

    对于楼少帅的这番举动,说李谨言不感动是假的。当然,如果楼少帅不是每天一封电报催着他吃药,那就更好了。

    李谨言是到车站来接人的,由于楼少帅和日本人打仗,从河北到关北的铁路也一度停运,宋老板和顾老板不得不推迟北上的时间。等到战事稍缓才最终确定行程。为确保万无一失,李谨言特地给楼少帅发了一封电报,询问他这两天是否要和日本人动手。电报发出去,李谨言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不妥,这不是刺探军情吗?万一情报泄露,可就要出大事了!

    为了补救,李谨言连忙又发了一封电报,电报上说,无论动手还是不动手,都不要告诉他!

    楼少帅的回电很快,电报上依旧是四个字:记得吃药。

    看到这封电报,李谨言半晌没说出话来,话说这封电报当真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吧?

    事实上,李三少的确想多了。

    从楼大帅的电报中得知刘大夫的一番话之后,楼少帅就给季副官下令,每天一封电报,督促李谨言吃药。

    想到楼少帅当时说话的样子,季副官就为李谨言捏了一把冷汗,或许言少爷该祈祷这场战争打的时间更长一些……

    北六省的军队截断了南满铁路,又在安奉铁路上扎下了钉子,完全阻断了通往大连和朝鲜的铁路线。日本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增兵救援,要么服软。

    宽城子驻扎了日军一个联队,联队长小岛发回旅顺的电报中声称,若不给他调派援军,他很难守住宽城子。

    身在旅顺的大岛义昌现在也是焦头烂额,即便是在华夏生活了几十年的“华夏通”,也从没想过战争会爆发得如此突然。楼盛丰这个人已经够他们头疼了,楼逍更是不按牌理出牌,他们本以为将刺杀事件栽赃到南方政府身上,可以轻易挑起华夏的内乱,坐收渔翁之利,这种手段之前就被用过,而且效果很不错。但是这一次,他们选错了对象,也错估了北六省情报人员的能力。

    在查明动手的是谁之后,这场战争就成为了必然。无论是楼盛丰还是楼逍,都对日本人忍得够久了。

    “阁下,要不要向朝鲜总督发电报,请求派遣援军?”

    第五师团的师团长大谷喜九藏和大岛义昌一样脸色阴沉,眉头深锁,参谋的建议他们都曾经想过,可是朝鲜通往华夏的唯一一条铁路,安奉铁路被华夏军队阻断了,北六省的一个师不久前刚攻下连山关,随时可能进攻凤城。一旦驻朝日军出兵增援,必然会受到这个师的阻拦。

    现在的大谷师团长和大岛都督都不再狂妄的认为大日本帝**队可以轻易击败华夏军队。事实上,第五师团,这个曾经参加过日清战争,攻陷平壤,并在日俄战争中表现突出。在日后被称为“钢军”的日本陆军老牌劲旅,已经被楼少帅揍得满头包了。

    从旅顺发回日本国内的电报大多经过修饰,写得还算好听,但是再好的措辞也掩盖不了他们接连被华夏军队打败的事实。

    现在,一个问题摆在了日本人的面前,是和华夏人死战到底,还是主动要求和谈?

    继续打下去,他们未必不能赢,甚至赢面更大。毕竟楼盛丰只是个地方军阀,而且华夏几乎没有海军。可是,在这期间,庞大的军费开支就可能先一步拖垮日本!而且日本陆军和海军向来不和,若是陆军向海军求援,不知道会被嘲笑成什么样子。

    和谈的话,无论谈判结果如何,代表军方势力的桂太郎内阁都将倒台。而且,按照楼盛丰和楼逍的性格,他们很难从谈判桌上得到想要的东西。

    那么,打还是和?

    相比起日本人的举棋不定,北六省上下则显得轻松许多,无论如何,华夏的军人都打出了自己的威风,先是俄罗斯,又是日本,在连篇累牍的报道之下,楼少帅几乎成了所有热血青年心中的当代军神,甚至有人翻出了之前纽约时报的那份报道,指着报纸说,连洋鬼子都佩服咱们少帅!

    一些年轻的女学生更是将亲手写下的书信送到了大帅府,当然,没人大胆到直接写上自己的名字,信封上的署名,一看就是化名或者是笔名。李谨言拿起一个署名芳草的信封,暗道,这还没有新文化运动,青年们就已经如此进步了吗?

    当然,打死李三少也不承认他是有些吃味,至于是吃谁的味……佛曰,不可说。

    自从被刘大夫诊断出他的身体受了亏损,还“危言耸听”的说,可能会影响寿数,李谨言在楼家就成了珍惜保护动物,吃饭喝药都有人盯着。二夫人得到消息之后,更是将李谨言叫去狠狠骂了一顿,骂完了,眼泪扑簌簌的掉,只道李二老爷走得早,难道李谨言还想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娘,您年轻得很,哪里有白头发?”

    二夫人气得拍了李谨言好几下,到底心疼儿子没用力气,可红着的眼眶,眼角未干的泪,却让李谨言的鼻子也有些发酸。连忙再三保证,他一定好好吃药。

    二夫人满意了。

    除了每天捏着鼻子喝药,李三少的工作时间也被严格限制,楼夫人更是明言,李谨言每天在外的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时辰,其他时间都要在家好好养着,直到养好身体,刘大夫说无碍为止。这次能亲自来火车站接人,也是李谨言好说歹说,就差赌咒发誓才争取来的。

    “顾老板远道而来,我亲自去接,才能表现出诚意。”

    顾家的事情楼夫人也知道一些,也不再拦他,只是亲眼见他吃过了药才放人。

    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汽笛声响起,火车缓缓驶进站台,接站的人群变得拥挤起来,李谨言马上让身后的兵哥举起了牌子。

    宋老板刚下火车,远远就见到一块大牌子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再仔细看看,站在牌子边的正是李谨言,不由转头对身旁人笑道:“顾兄,李三少行事一向出人预料,你瞧,有意思吧?”

    顾惟荣点点头,他从宋老板口中听到过不少和李谨言有关的事情,即便知道李谨言的年龄,看到本人还是忍不住吃惊,这未免太年轻了点。

    李谨言见到朝自己走来的宋老板和顾惟荣,立刻笑着拱手道:“宋老板,久违了,这位就是顾老板吧?”

    自从接到孙清泉转交的那封信之后,李谨言一直对顾家人很好奇,顾惟荣年近四旬,相貌普通,身材中等,虽是生意人,身上却有一股儒雅之气,让人不由得心生亲近之感。

    儒商。

    李谨言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个词,再看顾老板,更觉得贴切。

    站台不是说话的地方,寒暄几句之后,几人上了楼家的车子。

    接下来的几天,李谨言和顾老板就合作事宜进行了商谈。顾家希望能从李谨言手中购买配方,李谨言却压根不打算和他们要钱,就连分红也不打算要了。两人差点因此争论起来,最终还是宋老板建议,仿照天津造胰厂的先例,李谨言以配方入股,年底分红。

    顾惟荣没有异议,李谨言也意识到如果自己分文不要的确不太妥当,便没有再争辩。

    最终,李谨言和顾老板签订合同,李谨言以配方入股,每年分得顾家皂厂一分的红利,期限十年。考虑到宋老板的情况,李谨言提出和他重新签订合同,将红利的分配年限也缩短为十年。这期间,李谨言每提供给两人一种配方,红利的分配年限都定为十年。十年之后,皂厂盈利李谨言再不要一分。

    “李三少是个实诚人。”宋老板笑道:“顾兄的想法想必和我一样。”

    顾惟荣点点头,“商人当以诚为本。”他说话时带着明显的湖州口音,却不会让李谨言听不懂。

    谈妥了生意,顾老板提出到家化厂去看一看。李谨言没有拒绝,只是告诉顾老板,家化厂附近正在施工,可能会有些乱。

    “施工?”

    “对。”李谨言点头道:“我打算在关北城外建一座轻工业区,前期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现在正招募人手平整土地,铺设道路。”

    孟波和孟涛兄弟都是实干型的人才,既然答应了李谨言帮忙,就用上了全部力气。在亲自察看了李谨言打算建造工业区的区域之后,他们开始着手对整片工业区进行了规划。

    虽然看不懂他们画在纸上的条条杠杠,也听不懂一些专业术语,不过既然请了他们,李谨言就没打算对他们指手画脚。孟波和孟涛逐渐了解了李谨言的脾气,兄弟俩商量了一下,干脆又画了一张工业区建成后的图纸交给李谨言。虽然厂房不一定要按照图纸上来建造,但整片工业区的样子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考虑到工业区建设过程中的招工等问题,李谨言亲自去把在家“养伤”的沈泽平老爷子请了出来。李谨言本想自己负责这件事,奈何刚一开口就被打了回票。楼夫人直接告诉他,每天这么忙,坚决不行!

    考虑再三,李谨言只得去请沈老先生出山,有他在,压得住场面,各方关系也好疏通,更兼沈和端同李锦书已经定了亲,请沈泽平主持工业区的建造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大帅府的车子停在了家化厂门口,陆经理和李三老爷同时迎了出来,李谨言安排陆怀德带顾老板和宋老板进厂里参观,至于宋老板想要看一看生产雪花膏和口红的车间,李谨言也没有拒绝,钱不是一个人能赚得完的,如果宋老板真打算生产雪花膏和口红,李谨言也举双手赞成,有竞争才会有进步。华夏生产这种产品的工厂多了,才能进一步占领市场,仅凭他手里的工厂,短时间内,不说国外,连国内市场都没办法做成太大的规模。

    美国洋行的约翰为金属管口红申请的专利保护期限只有五年。一开始美国专利局只打算批准三年,而且见专利的发明人竟然是个华夏人,曾考虑过不批准这份专利,还是约翰多方走动,想了诸多办法,甚至给李谨言起了一个英文名字,才将专利申请下来。对于这种情况,李谨言气愤却也十分无奈,现在的华夏还很落后,在欧美强国的眼中只算三流国家,别说制定游戏规则,连参与到游戏中的资格和机会都少之又少。

    美国号称自由民主,却堂而皇之的将排华法案写进了宪法,并且在半个世纪之后仍没有废除。

    李谨言知道,只有国家强大了,才不会有人在公园的门口挂上一个“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也不会有国家胆敢将对华人的歧视写进法律。

    拿着约翰申请下来的那份专利文件,看着上面的名字,李谨言狠狠的磨牙,等着,等到有一天……

    宋老板和顾老板在关北只呆了五天时间,两个老板都是大忙人,李谨言也没多做挽留,只是在两人离开之前,对他们说道:“等工业区建成,希望两位能到关北来投资建厂。一定不会让两位失望、”

    送走了宋老板和顾老板,李谨言依旧每天在工厂和新建的工业区中奔忙,建造工业区需要大量的人手,关北城内外的闲散劳动力和流民几乎全都被召集到工地上干活,工钱按天发,每天还免费提供一顿午饭,一人两个杂粮馒头,大碗的炖菜,菜汤上飘着油星,运气好的,还能吃到一两块大肥肉。

    李谨言在巡视工地时,还见到了一些光着膀子的白种人,询问了沈泽平才知道,他们大多是察哈尔过来的,一些是有鞑靼血统的蒙古人,还有一些是俄罗斯人。关北城外有活干,工钱丰厚还能免费吃饭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再加上李谨言特地在报纸上刊登的招工启事,不断有人涌入了关北。

    “身份都可靠吗?”李谨言皱着眉头说道:”要不要让伊万他们过来看看?”

    “言少爷放心。”沈泽平笑着说道:“他们不是俄国人的探子,都是些活不下去的穷人,我特地派人看着,出不了事。况且他们干起活来格外卖力,一个能顶两个。”

    “恩。”既然沈泽平这么说,李谨言也没再说什么。

    “不过前些天还有日本人想到工地来找事情做。”

    “日本人?”

    “对。”沈泽平说道:“有直接找上门,还有混在流民里的,我一个都没收。”

    “您做得对。”哪怕这些日本人真是来找活干的,李谨言也不愿意冒险。不过,这也给李谨言提了个醒,日本人自己混不进来,会不会有被日本人收买的华夏人?

    “这事不用担心。”沈泽平虽然笑着,眼中却闪过一抹冷光,“都有人看着呢,真有那样的,我一定让他知道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李谨言搓搓胳膊,这沈老先生当真是军旅出身,够狠!看来,当初在西药厂为难自己时,这老先生连两分力气都没出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9089》,方便以后阅读谨言90第八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9089并对谨言90第八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9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