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九十四章

    民国四年,1912年11月26日,北六省官银号正式开始筹办。

    原财政局局长展长青被调任北六省对外关系局,楼夫人的兄长白宝琦接任财政局局长,原财政局副局长任午初被任命为北六省官银号总办,同白宝琦及财政局下属官员共同办理北六省财政,筹办官银号,制定章程。

    任命书全部由楼少帅签发,楼大帅看过之后,也没多说什么,直接从抽屉中取出大帅印章交给楼少帅。

    “从今天起,这就是你的了。”楼大帅打开装有印章的盒子,盒子里静静躺着一枚看起来不起眼,却代表着北六省最高权力的虎头印,“我这辈人老了,以后天下就是你们年轻人的。”

    楼少帅双膝并拢,向楼大帅敬了一个军礼,“父亲,儿子绝不让您失望!”

    “好!”楼大帅哈哈笑了两声,“这才是我楼盛丰的好儿子!”

    白宝琦最初并不想接手财政局,毕竟他是楼夫人的大哥,这其中涉及到的利益关系很难一句话说清楚。但在同楼夫人一番深谈之后,白宝琦改变了想法。

    楼逍几乎是在白家长大的,他的处事方式和性格同楼盛丰有很大不同。楼盛丰几乎是赤手空拳打下了北六省,他手底下的人服他,敬他,对他忠心耿耿,却不一定会把这份忠心完全给楼逍。

    哪怕楼少帅如今在全国声明赫赫,才干能力丝毫不逊色于楼大帅,甚至更胜一筹,但他还是太年轻了。

    “所以才请大哥帮忙。”楼夫人很少用恳求的语气和兄长说话,但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她心甘情愿。

    “清枚,外戚揽权向来是上位者的大忌,你不会不清楚。”

    “我知道。”楼夫人点头,“只要五年,我只请大哥帮五年的忙。”

    “你想好了?”

    “想好了。”楼夫人抱着楼二少,看着怀里酣睡的婴儿,轻声说道:“大哥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楼盛丰和他手底下的人什么样,我也清楚。逍儿如何我更明白。言儿也是好的,可他和逍儿一样,太年轻。别人服他却未必敬他。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事情,大哥见得还少吗?”

    白宝琦沉默半晌,才叹了口气,“你特地写信请我来看小外甥,从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吧?”

    “大哥明鉴,我也是没其他办法了。靠我自己真的不成了。”

    “逍儿知道吗?”

    “知道。”楼夫人笑了,“这事还是逍儿主动和我提的。”

    “是吗?”

    白宝琦不置可否,却没再坚持离开,又分别和楼大帅楼少帅谈过之后,才接受了北六省军政府财政局局长的职位,和自己的另一个妹夫成了同僚。

    北六省官银号筹办的消息一经传出,在全国都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如今的华夏金融业几乎全被外资掌控。鉴于前清遗留的问题,关税也一直被英法等国把持,税率极低,洋货大批量涌入华夏,对民族工业造成的冲击和损失无法估量。南北政府并非不想收回关税主权,奈何国家贫弱,洋人骄横,政府内部争权夺利,很难将力气使到一处,想要从列强手中收回关税主权,更是难上加难。

    北六省军队先后打败了俄国和日本,取消了日俄两国在北六省境内的治外法权,重订同俄国的边界,收回南满铁路自宽城子到大石桥路段的经营权,已让国人倍受鼓舞,如今又开始筹办华夏人自己的银行,更是引得更多目光聚集。

    李谨言没想到楼夫人的大哥竟然会被任命为财政局局长,现任北六省官银号总办的任午初更是听都没听说过。问过萧有德才知道,白宝琦和任午初都曾在国外留学,白宝琦毕业于柏林大学,任午初则获得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学士学位,在攻读硕士学位时遇上了麻烦,被强行遣-送回国。

    “麻烦?”李谨言沉吟片刻,再看手上的资料,立刻什么都明白了。

    在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的一段时间,美国大规模掀起排华浪潮。从1882年的排华法案到延续性的盖瑞法案,华人在美国受到了极不公正的待遇。由于这个法案,很多华人被迫同家人永久分离,或被强制遣返,在美国非但无法获取公民权,反而时常遭到辱骂,逮捕,殴打。

    当时的清廷懦弱无能,虽多次提出抗——议,却始终不敢采用报复手段。致使美国政府更加肆无忌惮,国会甚至通过了将排华法案无限期延长这一从根本上违背美国“立国精神”的议案。

    任午初在美国求学时,正赶上美国国会通过该议案,他和许多华夏留学生一起联名致电当时的清政府驻美国大使馆,请求国家出面对在外的国民进行庇护,并对美国政府提出了抗——议。

    很可惜,当时清政府的统治已经摇摇欲坠,自顾不暇,根本无心理会在外的国民,而美国政府更是以扰乱社会治安等一系列罪名,将任午初等人逮捕并强制遣返。

    当时任午初的导师,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一名经济学教授,为了帮助任午初留在美国继续学业,曾多方奔走,甚至直接给纽约州的州长写信,说明任午初是极优秀的人才,只因他的种族就中断他的求学生涯,是极其错误的决定!

    可惜的是,当时排华浪潮正席卷整个美国,这名大学教授的信直接被揉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所以任先生就回国了?”

    “是的。”

    萧有德将一份关于任午初的详细资料交给李谨言,“任先生回国之后曾兴办事业,也曾资助郑怀恩革命。当初安庆起义能够成功,任午初功不可没。他曾是南方政府的第一任财政部部长,您的父亲也和他共事过。只可惜南方政府内部倾轧,贪污争权成风,任先生心灰意冷挂印而去,回到北方隐居不愿再出仕。亏得展部长是任先生的好友多次去请,言明军政府官员行事作风绝不同于南方,又见少帅外战大胜扬我国威,他才答应到财政局做事。”

    “也就是说,这次申请筹办官银号,以及之前财政局的一些事情,其实都是任先生的手笔?”

    “是的。”萧有德点头。

    见萧有德点头,李谨言总算想通了,他之前还在奇怪,展长青展大局长从北方政府交通部跳槽到北六省财政局,本就是“跨专业”发展,之后更是顶着“财政局长”的头衔,做着“外交部长”的工作,身兼二职仍游刃有余。有如此不务正业的财政局长,北六省军政府的财政工作还一直被安排得井井有条,原来是财政局内有高人坐镇!

    “任先生现在还没成亲?”翻到资料第二页,李谨言发现,年近四旬的任先生,身家不菲,父母双亡,至今未婚。放到后世,这完全就是一只能被人抢破头的钻石龟。放在这个年代却很不正常。三十大几还是单身,洁身自好到像个苦行僧,不是身有隐疾,就是有其他难言之隐。

    “这个……”萧有德也有些不确定,“不是没人给任先生说媒,可惜都被推了,具体原因没人清楚。”

    “这样啊。”李谨言摸摸下巴,单身主义?还是其他原因?不过这是任午初自己的事情,李谨言还没八卦到非要弄清楚。但他对任午初这个人的确是起了兴趣,或许他该找个机会当面见一见他。

    “言少爷,还有其他吩咐吗?”

    “没了,麻烦萧先生了。”李谨言将关于任午初的资料收起来,笑着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这是家化厂的新产品,世面上还没有出售,萧先生可以带给家中女眷,只当是我的一点心意。”

    萧有德接过盒子,突然眉头一跳,从盒子的样子来看,分明是迎合年轻女子的喜好。他除了两个儿子,并没有女儿,夫人也在民国初年去世了,倒是最近新纳了一房姨太太,这件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言少爷此举,到底是……

    “萧先生,你怎么了?”

    “没有,没什么。”萧有德的心惊只是片刻,脸上的表情并没产生太大的变化,和李谨言道过谢,就借口有事离开了。

    等到房门关上,李谨言才缓缓收起脸上的笑容,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但他毕竟不是楼大帅,也不是楼少帅,想要让萧有德和他的手下人彻底服他,就不能一味宽和,该让他们有些忌讳。但是这么做,真的好吗……苦笑一声,他果然不是搞阴谋诡计的料啊。

    李谨言想得太过入神,以至于没发现楼少帅何时走进了房间,直到他整个人被从椅子上抱起来搂进怀里,才一下子回过神来。

    “在想什么?”楼少帅轻咬了一下李谨言的耳垂。

    李谨言侧过头,目光对上那双黑沉的眼睛,“少帅,我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

    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楼少帅,李谨言顿时感觉轻松不少。

    “信不过萧有德?”

    “不是。”李谨言皱了皱眉毛,抓了抓头,“只是觉得应该这么做。”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只戴着白手套的大手梳过李谨言的发,轻轻按压着他的发顶,“有我在。”

    “恩。”李谨言闭上眼,靠在楼少帅的肩膀上,肩章还是会硌到他,可他却一点也不想动。

    李三少完全没意识到,他此刻的样子,有多像一只正被顺毛的猫。

    或许是被李谨言的样子取悦了,楼少帅托起李谨言的后颈,吻上了他的唇,不似往日般急切炙热,而是带着一种呵护般的小心翼翼。

    李谨言的头开始变得迷糊起来,伸出胳膊搂住楼少帅的肩膀,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突然,房门被敲响,季副官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少帅,开会时间到了。”

    “开会?”李谨言的脑袋还有些迷糊。

    “恩。”楼少帅抬起头,手背擦过李谨言的嘴角,雪白的手套染上了一抹湿痕,“官银号的事情,还有南满铁路,日本人的赔款现在还没有消息,军政府里的人意见不统一。”

    一提到钱,李谨言的脑子立刻清醒了。

    “少帅,你说日本人打算赖账?”

    “可能。”

    李谨言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就知道,那帮矬子压根不是好东西,白纸黑字写下的东西都能耍赖,就像他们厚颜无耻的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篡改教科书时一样,对付这帮不是人的东西,就不能好声好气的说话,得用巴掌扇,用脚踹,他们才能老实!

    “少帅,要是日本人真要赖账怎么办?”李谨言拉住楼少帅的胳膊:“再和他们打?”

    楼少帅没点头,却也没否定,很显然,军政府里正因为这件事无法达成统一意见。之前能够把日本人揍得满头包,出其不意是个重要因素,现在日本人已经有了防备,想要取得如之前的大胜并不容易。再加上大连旅顺近海,日本军舰随时都能提供炮火支援,驻朝的日军兵力足有两个师团,短期内再同日本人起干戈并不明智。

    但任由日本人赖账,也没人愿意咽下这口气。

    “少帅,我有个主意。”李谨言眼珠子转了转,“当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八国联军进北京,都干了什么?”

    “抢?”

    楼少帅一个字就说到了点子上。李谨言笑眯眯的点头。

    “日本人的国库咱们抢不到,可北六省却有不少日本银行,尤其是日本正金银行,钱都是大大的有!”

    “抢银行?”

    “吔……”看到一身铁血军人气概的楼少帅,一本正经的说出抢银行三个字,李谨言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不过马上被他压了下去,“不是抢,是临时接管。”

    抢劫和接管,虽然做的事情是一样的,但字面的意思却可以大做文章。

    “日本人不给赔款,咱们就接管他们在北六省的银行作为抵押。”

    其实,目前日本在华资产,最有“接管价值”的是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这个会社有日本皇族背景,天皇和几个亲王都有股份在里面,再加上日本的官僚,财阀和银行家,总资本达到两亿日元以上。现在日元和美元的兑换比率是二比一,十日元就能换一英镑!可惜的是,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总部在大连,那里现在还被日本人死赖着不走,不过倒是可以打打各地分社的主意。

    楼少帅不是正在筹办北六省官银号吗?接管了这些日本银行,连周转资金都不用另外筹集了。至于华夏老百姓在日本银行里的存款,可以对照存单续存在官银号里,或者直接兑付,都没有问题。

    哪怕日本人提出抗-议,北六省军政府也完全不必理会,谁让日本人赖账,他们完全是师出有名。

    李谨言这般如此,如此这般的和楼少帅一说,楼少帅当时没说话,只是在军政府各部会议结束的第二天,北六省对外关系局局长展长青,给日本驻北六省总领事矢田发了一封信函,声明若再拿不到日本人的第一笔赔款,他们就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

    这封信发出去,犹如石沉大海,日本人是打算赖账到底了。很显然,丢掉了南满铁路大部分路段,安奉铁路也无法正常运营,日本人憋了好大一口气。自甲午战争中打败清朝,在日本人眼里,华夏成了一只任由他们割肉喝血的肥羊,如今角色转换,这只以往只会咩咩叫的羊,突然用锋利的角狠狠在他们身上戳了一个窟窿,伤口钻心的疼!在这种情况下,想让他们乖乖把赔款送上,绝不是一件容易事。

    “既然日本人不识相,我们就去抢!”

    当然,楼少帅的原话绝不是这样,事实上,他只说了两个字:“动手。”

    两天之内,凡北六省境内的日资银行一律被全副武装的大兵包围。北六省军政府宣称:鉴于日本在期限内未赔付第一笔战争赔款,违背了停战协议,军政府将暂时接管这些银行,以此作为抵达,直到日本愿意拿出钱来为止!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展长青对找上门的日本领事矢田说道:“既然贵方不愿意给钱,那我们也只好吃亏一些,先拿点利息罢了。不过请阁下放心,一旦赔款到了,我们立刻撤兵,不会对贵方造成任何损失。”

    展长青笑得像只狐狸,矢田一口血险些喷出来,

    不会造成任何损失?当他没看到那些砸开了金库,成箱搬钱的士兵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959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95第九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9594并对谨言95第九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9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