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一百零四章

    李老太爷的葬礼办得十分隆重,悲伤的气氛却没有多少,整场葬礼更像是为了走个过场。

    李家众人披麻戴孝,孝子贤孙哭灵的时候,李谨言被安排在了李庆云和李谨铭之后,对于这个一向身体不好的二哥,李谨言接触的并不多,如今再看,人虽然瘦,五官却称得上英俊,但苍白的脸色和发紫的嘴唇却让他整个人带着一种虚弱和病态。

    李谨言依稀记得,嘴唇发紫好像是心脏不好的表现。若真是心脏的问题,也就难怪李谨铭这些年中医西医都看过,却依旧没太大起色。

    李家曾是北方数一数二的豪商,如今虽然没落,但有楼家的这层关系在,来吊唁的人依旧不少。可与其说他们是真心来祭奠往生者,不如是想借机和李谨言结个善缘。

    李谨铭身体着实是不好,在地上跪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人就有些撑不住了。

    ”三叔,让二哥下去休息吧。”李谨言帮忙撑住李谨铭的身体,不碰不知道,一碰李谨铭的手,李谨言当即吓了一跳,这才多大一会,竟然就发烧了!

    “谨言,你和谨铭一起下去吧,这里有我。”李三老爷用袖子擦了擦眼角,李谨言下意识一抽鼻子,生姜?他说李三老爷怎么哭得如此伤心,眼泪哗哗的……

    “三弟,麻烦了。”

    李谨铭靠在李谨言的肩膀上,丫头上来扶,被他挥手支开了,“我早就想和你单独说说话。”

    “二哥想和我说什么?”

    “锦书,”李谨铭被李谨言扶着走进后堂,坐在圈椅上缓缓舒了口气,“锦书被爹娘惯坏了,前些日子差点给你惹麻烦吧?”

    “没有,她还小呢,能惹什么麻烦。”

    “不小了,过了年十七了,该懂事了。”李谨铭说两句话,就要停下喘一会,李谨言给他倒了杯茶,喝下去才好了许多,“我身体不好,帮不上你。锦书的性子是这样,不惹祸就好了。老太太可能会和你说锦画的事,不过爹已经给她相好了人家,若是老太太提起,你能推就推了吧。”

    说到这里,李谨铭就停住了,李谨言也没接话,他有些摸不清李谨铭和他说这番话的用意,打压庶妹?还是担心他因此和三老爷产生龃龉?不管李谨铭的目的是什么,李家的事情,李谨言从心底里不想再搅合进去。何况堂妹的婚事本来就不该他插手,一个锦书就够他头疼的了。

    葬礼结束后,来参加葬礼的人陆续离开,老太太年纪大了,在灵堂里吹了冷风,头有些疼,脸色也不太好。李谨言特地请大夫来给老太太看了,见没有大碍才松了口气。

    二夫人也来了,只是中途一直留在后堂,以她未亡人的身份,并不适合在人前多露面。

    李谨言从老太太的屋里出来,恰好看到二夫人和三夫人在堂屋里说话,李锦书和李锦画在三夫人身旁,两个小姑娘都是一身白色的衣裙,安静的坐着。

    “娘,三婶。”李谨言走到二夫人身边,“外边开始飘雪花了,娘,咱们早点走吧。”

    “说的也是,忙了一天,也该让你三婶歇歇。”二夫人站起身,“清荷,我和谨言就先走了,以后若是有事,就派个人去找我。”

    “嫂子不用担心,能有什么事。谨言,天冷路滑,让司机小心开车。”

    “我知道的,三婶。”

    李谨言扶着二夫人走出房门,三夫人和李锦书姐妹一直送到后院门口才停住,李锦画乖巧的和李谨言道别,李锦书似乎有话要说,结果被三夫人一捏胳膊,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

    雪越来越大,送二夫人回家的路上,恰好赶上了城内的巡防营换防,车子在路边停了一会才继续上路。

    李谨言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由得敲了一下脑袋:“娘,我之前忘了和你说,今年我想接你到楼家过年。”

    “胡说。”二夫人拍了李谨言一下,”端午中秋倒还罢了,没有我去楼家过年的道理。这事是你想的?也不动动脑子。”

    “不是,是大帅夫人提的,我也不想留你一个人过年。”

    “娘知道你孝顺,可事情没这个道理,就算是大帅夫人提了,你也不该答应。”楼夫人拉过李谨言的手,“娘现在过得挺好,你也别想那么多,只要你过得好,就比什么都强。”

    李谨言还想说什么,车子已经停下了,前座的司机说道:“夫人,言少爷,到了。”

    “这事不要再提。”二夫人拂过李谨言耳边的发,“又长大一岁,办事就得更稳重些,知道吗?”

    “可是,娘……”

    “行了,别下车送了,外边雪大。”

    洋房里的丫头听到汽车的喇叭声,打着伞迎出来,李谨言看着站在伞下,一边笑一边朝他摆手的二夫人,不知道为什么,鼻子竟然有些发酸。

    “言少爷?”

    “没事,开车吧。”

    车子开走,二夫人才收起脸上的笑,若是谨言没进楼家,他们娘俩何至于此。

    “夫人,外边雪大,进屋吧。”

    “好,进屋。”二夫人拢了拢身上的斗篷,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想再多也没用,不过是让孩子为难罢了。不如想开些,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回到楼家,李谨言先回房换□上的衣服,才去见楼大帅和楼夫人。

    楼大帅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名人》新刊,这一期专访名人是北六省交通局局长孟老先生。楼夫人坐在一旁喝茶,楼二少不在,应该是被奶娘抱走“吃饭”去了。

    “大帅,娘。”

    “累了吧?”楼夫人把李谨言拉到身旁坐下,“这几天又瘦了,是不是离开我的眼就不好好吃饭?”

    “没有,绝对没有。”李谨言连忙摇头,他可不想再被楼夫人灌汤药。

    “你可别糊弄我。”

    “哪能啊。”李谨言笑着说道:“说起来,下一期名人专访想采访展局长,不知道展局长哪天有空,您帮忙问问姨妈?”

    “哎呀,她前两天还和我说这件事呢。”楼夫人回身对楼大帅说道:“大帅,你不知道,妹夫在家里念,说他好歹也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留洋回来先后在北方政府和北六省军政府任职,虽说不像大帅一样功勋卓著开疆拓土,倒也能算的上是个人物吧?怎么访来访去都访不到他?你是不知道,妹妹和我说的时候,一边说一边笑,弄得我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长青真这样?”

    “我还能骗大帅?”

    “嘿!”楼大帅笑了两声,对李谨言说道:“谨言啊,你这报纸办得好,你是不知道,你爹我现在走出去那当真是……就算我当年打长毛时都没这么威风过!我手下那几个老弟兄也盯着你这个报纸,就等着什么时候也威风一把。”

    “大帅放心,这事我都记在心里的。”李谨言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要是给这些北六省的老军痞都来一场专访,恐怕要排到大半年后,看来《名人》必须加版面了。

    说起来,无论是李谨言还是报社里的人,最想做专访的还是楼少帅,可惜这段时间楼少帅总是不见人影。连家都很少回,一直呆在军营里,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军演”。

    根据季副官带回的消息,军演时间定在正月初五,地点至今是个谜。只不过,从已经全副武装开赴连山关的第三师来看,这次到底是军演还是实战,还真不好说。

    至少对在大连的日本人来说,眼前的情况当真是大大的不妙!若是第三师和本就在连山关的第六十一师以军演为名义,不宣而战进攻凤城,那里驻守的日军肯定挡不住两个师的进攻!凤城被攻下,安东也很难保住。就算能调军舰来,但军舰上不了岸,也不可能一直守在那里。

    “混账!”关东都督府都督大岛义昌将情报部长河下送上的报告砸在了他的脸上,“这就是你能查到的全部?!废物!”

    “是!属下无能!”河下额头被划开了一道半指长的口子,鲜血沿着脸颊滴落,却没有伸手去擦,“属下尽力了,但是北六省的情报人员基本都被清理,属下很难得到更加确切的情报,这次调动的军队番号还是偶然间得知的。”

    “哦?”

    “是一个叫潘广兴的人,他早年追随楼盛丰,后来因为一些事和楼盛丰产生了私人恩怨,对楼盛丰很有怨言。”

    “潘广兴?”大岛义昌阴沉的说道:“想办法查出这个人的所有情况!若是能用,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

    后贝加尔

    大雪又下了一夜,孟二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木刻楞的门推开半人宽,走出去,雪已经没过膝盖,就算穿着厚厚的皮衣,冷风一吹,还是打了个哆嗦。

    “常大年,起来,干活去了!”

    孟二虎一嗓子吼完,没把常大年叫起来,却把许二姐给招来了。一身厚实的棉衣,依旧遮掩不住凹凸有致的身材,许二姐靠在窗边朝孟二虎招手,“二虎,上哪去?我这里新做的包子,揣上几个再走?”

    “二姐,这个,把你吵醒了啊。”孟二虎不由得后退一步,这半年多时间,生活在后贝加尔的这群人,甭管以前是大盗还是惯匪,也甭管手上有多少条人命,见着这许二姐就没有不发憷。

    这女人狠起来,十个男人也比不上。

    “瞧你这怂样。”许二姐一撑窗台,从屋子里跃出,拍拍落在身上的雪花,“常大年昨晚上喝多了,今天我和你去。”

    “二姐……”

    “怎么?”

    “没有。”许二姐媚眼一扫,孟二虎连忙摇头,“我这就拉爬犁去。”

    “等等。”许二姐叫住孟二虎,“我前天听两个老毛子说,边境这里好像来了个大人物。”

    “你是说?”

    许二姐呵呵一笑,“怎么样,二虎,敢不敢做把大的?”

    于此同时,一时兴起,陪伴情妇到森林中打猎的俄国东西伯利亚边境军总指挥米哈洛夫,压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伙盘踞在后贝加尔的亡命之徒给盯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李老太爷的葬礼办得十分隆重,悲伤的气氛却没有多少,整场葬礼更像是为了走个过场。

    李家众人披麻戴孝,孝子贤孙哭灵的时候,李谨言被安排在了李庆云和李谨铭之后,对于这个一向身体不好的二哥,李谨言接触的并不多,如今再看,人虽然瘦,五官却称得上英俊,但苍白的脸色和发紫的嘴唇却让他整个人带着一种虚弱和病态。

    李谨言依稀记得,嘴唇发紫好像是心脏不好的表现。若真是心脏的问题,也就难怪李谨铭这些年中医西医都看过,却依旧没太大起色。

    李家曾是北方数一数二的豪商,如今虽然没落,但有楼家的这层关系在,来吊唁的人依旧不少。可与其说他们是真心来祭奠往生者,不如是想借机和李谨言结个善缘。

    李谨铭身体着实是不好,在地上跪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人就有些撑不住了。

    ”三叔,让二哥下去休息吧。”李谨言帮忙撑住李谨铭的身体,不碰不知道,一碰李谨铭的手,李谨言当即吓了一跳,这才多大一会,竟然就发烧了!

    “谨言,你和谨铭一起下去吧,这里有我。”李三老爷用袖子擦了擦眼角,李谨言下意识一抽鼻子,生姜?他说李三老爷怎么哭得如此伤心,眼泪哗哗的……

    “三弟,麻烦了。”

    李谨铭靠在李谨言的肩膀上,丫头上来扶,被他挥手支开了,“我早就想和你单独说说话。”

    “二哥想和我说什么?”

    “锦书,”李谨铭被李谨言扶着走进后堂,坐在圈椅上缓缓舒了口气,“锦书被爹娘惯坏了,前些日子差点给你惹麻烦吧?”

    “没有,她还小呢,能惹什么麻烦。”

    “不小了,过了年十七了,该懂事了。”李谨铭说两句话,就要停下喘一会,李谨言给他倒了杯茶,喝下去才好了许多,“我身体不好,帮不上你。锦书的性子是这样,不惹祸就好了。老太太可能会和你说锦画的事,不过爹已经给她相好了人家,若是老太太提起,你能推就推了吧。”

    说到这里,李谨铭就停住了,李谨言也没接话,他有些摸不清李谨铭和他说这番话的用意,打压庶妹?还是担心他因此和三老爷产生龃龉?不管李谨铭的目的是什么,李家的事情,李谨言从心底里不想再搅合进去。何况堂妹的婚事本来就不该他插手,一个锦书就够他头疼的了。

    葬礼结束后,来参加葬礼的人陆续离开,老太太年纪大了,在灵堂里吹了冷风,头有些疼,脸色也不太好。李谨言特地请大夫来给老太太看了,见没有大碍才松了口气。

    二夫人也来了,只是中途一直留在后堂,以她未亡人的身份,并不适合在人前多露面。

    李谨言从老太太的屋里出来,恰好看到二夫人和三夫人在堂屋里说话,李锦书和李锦画在三夫人身旁,两个小姑娘都是一身白色的衣裙,安静的坐着。

    “娘,三婶。”李谨言走到二夫人身边,“外边开始飘雪花了,娘,咱们早点走吧。”

    “说的也是,忙了一天,也该让你三婶歇歇。”二夫人站起身,“清荷,我和谨言就先走了,以后若是有事,就派个人去找我。”

    “嫂子不用担心,能有什么事。谨言,天冷路滑,让司机小心开车。”

    “我知道的,三婶。”

    李谨言扶着二夫人走出房门,三夫人和李锦书姐妹一直送到后院门口才停住,李锦画乖巧的和李谨言道别,李锦书似乎有话要说,结果被三夫人一捏胳膊,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

    雪越来越大,送二夫人回家的路上,恰好赶上了城内的巡防营换防,车子在路边停了一会才继续上路。

    李谨言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由得敲了一下脑袋:“娘,我之前忘了和你说,今年我想接你到楼家过年。”

    “胡说。”二夫人拍了李谨言一下,”端午中秋倒还罢了,没有我去楼家过年的道理。这事是你想的?也不动动脑子。”

    “不是,是大帅夫人提的,我也不想留你一个人过年。”

    “娘知道你孝顺,可事情没这个道理,就算是大帅夫人提了,你也不该答应。”楼夫人拉过李谨言的手,“娘现在过得挺好,你也别想那么多,只要你过得好,就比什么都强。”

    李谨言还想说什么,车子已经停下了,前座的司机说道:“夫人,言少爷,到了。”

    “这事不要再提。”二夫人拂过李谨言耳边的发,“又长大一岁,办事就得更稳重些,知道吗?”

    “可是,娘……”

    “行了,别下车送了,外边雪大。”

    洋房里的丫头听到汽车的喇叭声,打着伞迎出来,李谨言看着站在伞下,一边笑一边朝他摆手的二夫人,不知道为什么,鼻子竟然有些发酸。

    “言少爷?”

    “没事,开车吧。”

    车子开走,二夫人才收起脸上的笑,若是谨言没进楼家,他们娘俩何至于此。

    “夫人,外边雪大,进屋吧。”

    “好,进屋。”二夫人拢了拢身上的斗篷,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想再多也没用,不过是让孩子为难罢了。不如想开些,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回到楼家,李谨言先回房换下身上的衣服,才去见楼大帅和楼夫人。

    楼大帅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名人》新刊,这一期专访名人是北六省交通局局长孟老先生。楼夫人坐在一旁喝茶,楼二少不在,应该是被奶娘抱走“吃饭”去了。

    “大帅,娘。”

    “累了吧?”楼夫人把李谨言拉到身旁坐下,“这几天又瘦了,是不是离开我的眼就不好好吃饭?”

    “没有,绝对没有。”李谨言连忙摇头,他可不想再被楼夫人灌汤药。

    “你可别糊弄我。”

    “哪能啊。”李谨言笑着说道:“说起来,下一期名人专访想采访展局长,不知道展局长哪天有空,您帮忙问问姨妈?”

    “哎呀,她前两天还和我说这件事呢。”楼夫人回身对楼大帅说道:“大帅,你不知道,妹夫在家里念,说他好歹也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留洋回来先后在北方政府和北六省军政府任职,虽说不像大帅一样功勋卓著开疆拓土,倒也能算的上是个人物吧?怎么访来访去都访不到他?你是不知道,妹妹和我说的时候,一边说一边笑,弄得我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长青真这样?”

    “我还能骗大帅?”

    “嘿!”楼大帅笑了两声,对李谨言说道:“谨言啊,你这报纸办得好,你是不知道,你爹我现在走出去那当真是……就算我当年打长毛时都没这么威风过!我手下那几个老弟兄也盯着你这个报纸,就等着什么时候也威风一把。”

    “大帅放心,这事我都记在心里的。”李谨言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要是给这些北六省的老军痞都来一场专访,恐怕要排到大半年后,看来《名人》必须加版面了。

    说起来,无论是李谨言还是报社里的人,最想做专访的还是楼少帅,可惜这段时间楼少帅总是不见人影。连家都很少回,一直呆在军营里,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军演”。

    根据季副官带回的消息,军演时间定在正月初五,地点至今是个谜。只不过,从已经全副武装开赴连山关的第三师来看,这次到底是军演还是实战,还真不好说。

    至少对在大连的日本人来说,眼前的情况当真是大大的不妙!若是第三师和本就在连山关的第六十一师以军演为名义,不宣而战进攻凤城,那里驻守的日军肯定挡不住两个师的进攻!凤城被攻下,安东也很难保住。就算能调军舰来,但军舰上不了岸,也不可能一直守在那里。

    “混账!”关东都督府都督大岛义昌将情报部长河下送上的报告砸在了他的脸上,“这就是你能查到的全部?!废物!”

    “是!属下无能!”河下额头被划开了一道半指长的口子,鲜血沿着脸颊滴落,却没有伸手去擦,“属下尽力了,但是北六省的情报人员基本都被清理,属下很难得到更加确切的情报,这次调动的军队番号还是偶然间得知的。”

    “哦?”

    “是一个叫潘广兴的人,他早年追随楼盛丰,后来因为一些事和楼盛丰产生了私人恩怨,对楼盛丰很有怨言。”

    “潘广兴?”大岛义昌阴沉的说道:“想办法查出这个人的所有情况!若是能用,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

    后贝加尔

    大雪又下了一夜,孟二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木刻楞的门推开半人宽,走出去,雪已经没过膝盖,就算穿着厚厚的皮衣,冷风一吹,还是打了个哆嗦。

    “常大年,起来,干活去了!”

    孟二虎一嗓子吼完,没把常大年叫起来,却把许二姐给招来了。一身厚实的棉衣,依旧遮掩不住凹凸有致的身材,许二姐靠在窗边朝孟二虎招手,“二虎,上哪去?我这里新做的包子,揣上几个再走?”

    “二姐,这个,把你吵醒了啊。”孟二虎不由得后退一步,这半年多时间,生活在后贝加尔的这群人,甭管以前是大盗还是惯匪,也甭管手上有多少条人命,见着这许二姐就没有不发憷。

    这女人狠起来,十个男人也比不上。

    “瞧你这怂样。”许二姐一撑窗台,从屋子里跃出,拍拍落在身上的雪花,“常大年昨晚上喝多了,今天我和你去。”

    “二姐……”

    “怎么?”

    “没有。”许二姐媚眼一扫,孟二虎连忙摇头,“我这就拉爬犁去。”

    “等等。”许二姐叫住孟二虎,“我前天听两个老毛子说,边境这里好像来了个大人物。”

    “你是说?”

    许二姐呵呵一笑,“怎么样,二虎,敢不敢做把大的?”

    于此同时,一时兴起,陪伴情妇到森林中打猎的俄国东西伯利亚边境军总指挥米哈洛夫,压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伙盘踞在后贝加尔的亡命之徒给盯上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0510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05第一百零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05104并对谨言105第一百零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05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