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第一百零七章

    民国五年,公历1913年2月8日,北六省军队连续三天炮击凤城,驻扎在这里的日军两个中队及部分武装侨民,几乎每天都能感受到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恐惧。

    奇怪的是,北六省的军队炮轰之后,一直没有发动步兵袭击,只是每天在固定时间对日本人放一轮炮,例行公事一般,砸死了算他们倒霉,没死算运气。仿佛真如展长青对日本总领事矢田所说,北六省军队只是在演习,至于为何炮弹会落在日军的头上,一来是他们不走运,二来炮兵手生,炮弹打在了预定的射界之外。

    饶是如此,凤城日军这三天来的损失也不小,加上武装侨民,已经有不下八十人被炮弹炸死炸伤。以至于他们各自龟缩在城内和较近的乡镇中,不敢远离华夏百姓,否则肯定挨炸。

    驻扎凤城的两个日军中队队长这几天都是万分郁闷,他们从没想到,有一天大日本帝国陆军竟然会被华夏人的炮弹砸得只敢躲藏,不敢迎战!

    “都是海军的错!”山田中队长大力的一挥拳头,“他们将属于我们的军费拿走武装舰队!我们就只能拿着步枪和华夏人的大炮对抗!”

    “山田君,慎言!”下村中队长连忙拦住他:“我已经向旅顺和安东分别发出了请求战术指导的电报,相信很快我们的援军就能到了!”

    “援军?”山田冷笑一声:“和我们一样拿着步枪的士兵吗?还是海军的战舰?他们号称无敌的舰炮可打不到凤城!”

    下村中队长沉默了。

    是啊,就算有援军又能如何?想想不久前结束的南满铁路战斗,还有在连山关为天皇玉碎的中村大队,大日本帝国陆军打败了清军,打败了俄国,如今却在一个地方军阀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可惜那些内阁成员都是懦夫,竟然不敢放手和华夏全面一战!

    在山田和下村满怀郁闷的时候,又一轮炮击开始了,一枚炮弹恰好落在距离两人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大地仿佛都在颤动,屋顶簌簌落下尘土,两人惊慌的卧倒在地,房梁的断裂声就像催命符,下村反应快些,猛然跃起朝门外跑去,腿被压住的山田向他伸出手,拼命叫着:“救我!”

    可惜下村只顾着自己逃命,在生死之间,大日本帝国的勇士是完全可以抛弃同僚情谊的……

    轰!

    日军在和死神擦肩,凤城和周围村庄里的百姓却高兴得如同过年一样。自从清末,凤城的老百姓就一直没过多久舒心日子,先是俄国人,又是日本人,自从日本人占了凤城,紧接着跟来了许多日本侨民和朝鲜的二鬼子,他们空着手来,见什么抢什么,抢东西不算,还专门干畜生才干的事!他们刚来的时候,年轻的姑娘媳妇轻易不敢出门,就算躲在家里也整日提心吊胆,生怕这些畜生哪天来踹门。

    一些血性的汉子奋起反抗,都被这些不是人的东西杀了。

    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这些日本人和二鬼子突然收敛了许多,再后来,听外边做生意的人带回来消息,北六省的军队在南满铁路和日本人干上了,再后来,又听说连山关被楼少帅给抢回去了,那里的日本人都被宰了,一个不剩。

    凤城的老百姓都在盼着,期望着哪天少帅带人来把凤城的日本人和二鬼子赶走,可传来的消息却是,北六省和日本人签了停战协定。

    停战,就是不打了?

    在华夏举国都为战胜日本军队欢呼时,凤城人却在默默望着连山关的方向,自己人的军队就在那里,他们为什么不打过来?杀死这些日本人和二鬼子?!

    一些经历过甲午年的老人坐在门口,看着连山关的方向,看着看着就开始流泪,这里是华夏的土地,他们是华夏人,可为什么在这里耀武扬威的却是日本人和二鬼子?!

    如今,这些隆隆的炮声听在凤城人的耳朵里,就像是在告诉他们,自己人来了,这些整日里不干人事,骑在他们头顶上作威作福的畜生,好日子终于到头了!

    生活在凤城的人,百分之六十以上都是满蒙回等少数民族,比起种田更擅长打猎。

    他们不习惯与人争吵,一旦发生争执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用拳头解决。如今,听着这些震耳欲聋的炮声,见到往日不可一世的日本人露出的虚弱一面,一股暗潮悄悄开始在凤城内涌动。

    终于有一天,这股汹涌的暗-潮-喷-发而出,凤城人压抑了多年的愤恨终于找到了宣泄之处。

    连山关指挥所内,各部指挥官听到凤城方面传来的消息,面面相觑。

    “凤城里的老百姓袭击了日军中队指挥所?”

    “是!”负责盯紧凤城方面消息的特务营侦察兵语气中难掩饰激动,“他们的行事很有章法,由几个猎户带领,杀死了落单的日军和武装侨民,抢夺了武器,趁我军炮击时摸到了日军指挥所,虽然行动失败了,但也给日军造成了不小的恐慌,以为是咱们的军队摸进了城里。”

    “乖乖。”独立旅第二十八团团长赵光有一拍大腿,“这要是打下凤城,谁也别和我抢,我全都拉部队里来!”

    “老赵。”第二十九团团长王立山连忙朝他使了个眼色,除了少帅,这屋里还有两个师长两个副师长十来个旅长团长,他吼这一嗓子,是想被人盖麻袋吗?

    自从盖麻袋这一专利技术被李谨言传授给独立旅的兵哥之后,便迅速在军队中发扬光大,兵哥们只要嚷一句:今天盖谁麻袋?

    听到的人马上就能明白,这不是去打架,就是去打群架。

    被王立山一提醒,赵光有才意识到自己鲁莽了,扫一眼,果然有几道“杀必死”的目光正狠狠的戳在自己身上,干笑两声,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楼少帅沉吟片刻,询问了侦察兵凤城百姓是否有伤亡。

    “报告少帅,一人伤势较重,三人受了轻伤,其余都没有大碍。还有,他们其中一个领头人跟着我回来了。”

    兵哥不确定他的自作主张是否会惹怒上峰,壮着胆子仔细瞅瞅,一屋子师长旅长团长,没谁有发怒的样子,连少帅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吔……好像少帅脸上一直都没什么表情。

    “带他进来。”

    楼少帅的话音刚落,兵哥立刻答道:“是!”

    一直等在营地外,忐忑不安的佟汉见兵哥走出来,满脸焦急的想要上前,却被哨兵持枪拦住,兵哥告诉哨兵上峰要见佟汉,指着他的枪口才移开。

    “佟大哥跟我来,少帅要见你。”

    “你,你说少,少帅?”佟汉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跟我来不就是为了见少帅?”

    佟汉搓搓手,他以为顶多能见到个军官就顶天了,没承想……少帅,那个揍了俄国人,又来揍小日本的少帅?我的老天,他这是要见真佛了?

    走进指挥所,佟汉看到一屋子肩膀上扛着星星的军官,大气都不敢出。一个身材高大,带着一身英武之气的年轻军官走到他面前,站定,立正,突然向他敬了一个军礼,听旁人叫这个年轻人少帅,差点没把佟汉吓得坐到地上。

    “这个,这个……”佟汉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着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满脸通红,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楼少帅开口说道:“这一礼,为凤城百姓,为佟壮士高义!我辈军人无能,竟让百姓受苦,楼某愧疚!”

    佟汉哆嗦着嘴唇,只觉得话都堵在嗓子眼,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硬是挤出了一句:“少帅,打下凤城,杀光那些小日本和二鬼子!”

    “好!”

    一个好字,掷地有声。

    当天佟汉回到城里,与他同行的还有一名军医和两个兵哥。他们趁着夜色潜回佟汉的住处,四个受伤的猎户就被藏在他的家里,伤势最重的脸色通红,明显是发烧了。

    军医查看过四人的伤势,从随身的药箱里取出几支磺胺药,“打了这个伤口就不会发炎了。”

    佟汉等人并不知道什么是磺胺,但他们相信,这个军医拿出的药绝对能救活自己的兄弟。

    “佟叔,这就是西洋人用的药?”一个年轻的猎户凑到佟汉身边,“好像城里日本人开的医院里就用这个。”

    没等佟汉回答,军医已经帮几个伤员都处理好了伤势,回过头对那个年轻的猎户说道:“这个药日本人可没有。洋人想要也得和咱们买。”

    “老天!”

    年轻的猎户惊呼一声,却被佟汉一巴掌拍在脑袋上,“嚷嚷啥,把日本人和二鬼子招来咋办!”

    之前带佟汉去军营的兵哥从口袋里掏出几盒罐头,猪肉和牛肉都有,还有两盒桔子一盒苹果,都是罐头厂新出的,最先配发到楼少帅的独立旅。大冬天能吃上个水果不容易,就算屋子里的人大部分是猎户,一年到头也难得吃上几回肉,抓到的猎物都要拿去换钱,买粮食和盐巴。

    “几位兄弟都没吃饭吧?凑合着吃点,咱们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兵哥挨个启开罐头,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扁平的铁盒子,打开,是和水果罐头一起送来的压缩饼干。弄不到塑料包装,李谨言只能退而求其次,用铁盒子装饼干,实验了一段时间,见没什么问题才配发到独立旅,着实让第三师和第六十一师又眼红了一回。

    “都尝尝,别看这东西小,比馒头还顶饿。”

    猎户们都是豪爽性子,年轻的几个早就看着肉罐头流口水,见佟汉先拿了一块饼干,纷纷掏出随身的匕首,切下一块罐头送进嘴里。

    食物的香味让几个伤员的肚子也咕噜叫了起来,兵哥就像是个百宝箱似的,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罐子,打开,里面是香味扑鼻的油炒面,“烧壶热水,给几个大哥冲一碗热乎乎的喝下去,睡个好觉。”

    “我说大哥,你这东西都装在哪的?”年轻的猎户凑过来,看着兵哥的衣服,就像想从上面看出个花来。

    兵哥干脆解开衣扣,也没什么稀奇,就是棉袄里的衣服上多缝了两个口袋,冬天穿的衣服厚,塞进去几盒罐头,从外边根本看不出来。

    几个人吃过东西,坐在炕上商量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由于北六省和日本签过停战协议,又有英国人搅合在里面,若是楼少帅贸然和日本人开战,恐怕朱尔典又要找麻烦。就算之前用日本的庚子赔款堵上了英国人的嘴,但这些列强的胃口是永远不会满足的。

    这也是为何楼少帅连续几天炮击凤城,却一直没有下令步兵攻击的原因。他在等,等日本人的反应,要么被迫放弃凤城,要么恼羞成怒向凤城增兵,无论是哪一种,只要日本人一动,他就有了借口,可以直接发兵把凤城打下来。

    如今,佟汉等人的自发行动给了楼逍另一个选择。

    “兄弟放心,只要能把那些日本人和二鬼子杀干净,就算要我这条命,也尽管拿去!”

    佟汉杀气腾腾的说道,在屋子里的猎户都和佟汉一样,都有亲友死在日本人的手里。他们当“顺民”当够了,该让这些畜生血债血偿了!

    2月9日,北六省军队突然停止了对凤城的炮击。

    2月10日,两个猎户同凤城的日本武装侨民发生冲突,一个猎户被打伤。

    2月11日,同日本侨民发生冲突的猎户失踪。

    同日,关北的各大报刊,纷纷刊登了凤城猎户佟某张某两人,先被日本人抢夺猎物,又被殴打致伤,隔日便下落不明,恐怕已遭毒手的消息。

    2月12日,楼少帅通电全国,日本侨民无故殴打残害凤城百姓,身为军人,当以守土卫民为责,若日本当局不公开道歉并交出凶手,后果自负!

    通电一出,凤城的日本守军立刻遭受到了巨大的压力,领事矢田接连两天面前展长青,并提出证据指出这纯粹是一场污蔑!在冲突中被打伤的不是猎户而是日本侨民!那两个猎户根本不是被日本人报复杀死而是畏罪潜逃!

    证据?展长青冷冷一笑,证据完全可以捏造。这不一向是日本最擅长的事情吗?

    矢田再次被气得浑身发抖。

    接连几日,关北城的大小报纸,尤其是时政要闻,于头版刊登日本人在华夏的各种恶行,大到杀人放火,小到买菜不肯给钱,全部写得巨细靡遗,让日本人百口莫辩。

    2月16日,有人在凤城外找到了两具尸体,虽然脸被划花看不清长相,但从两人身上的衣服还是能够辨认出,他们就是之前失踪的两个猎户!

    北六省谴责之声再起,楼少帅再发通电,要求日方交出凶手。

    凤城日军依旧没有给出任何答复,也没有交出凶手的意思。或许日本人已经察觉,从一开始这就是华夏人给他们设下的圈套!

    一向擅长颠倒是非黑白的日本矬子,再一次被楼少帅和李三少联手给黑了。

    日本内阁在军方的压力下,终于下令第二舰队第二战队的出云和八云两艘装甲巡洋舰开赴渤海,炮击沿岸对北六省军队进行威慑。

    不想两艘日本巡洋舰刚开过木浦,就遇上了德国远东舰队中的格奈森诺号装甲巡洋舰。

    德国人不管这两艘日本舰船是来干嘛的,直接对他们打出旗语,中心思想只有一个:“这里是德意志帝国的势力范围,日本军舰不能通过”。

    僵持了一会,最终还是日本人让步了,打出旗语之后,两艘日本巡洋舰掉头返航。

    青岛总督瓦尔德克收到日本巡洋舰退却的消息,满意的笑了,拿起放在果篮里的汇票仔细折好,放进了上衣的口袋里。

    远东舰队总司令冯施佩同样得到了华夏人的礼物,一张汇票,两千支磺胺,五十箱肉罐头以及三箱从法国人手中买到的葡萄酒。

    为了让德国人点头,李谨言几乎是下了血本,虽然在拿钱的时候肉疼,但只要能把日本人的巡洋舰拦住,一切都值得!

    起初德国人并不情愿帮忙,但在李三少祭出包裹着蜂蜜巧克力的糖衣炮弹和大把的钞票后,最终还是被说服了。只是让几艘战舰在海上晃一圈,遇到了日本人的舰船后把他们赶走,很简单的一件事。虽然日本海军很强,但在世界第二,实力仅次于英国人的德国人面前,还是不得不缩起脖子当孙子。

    李谨言看着副官送来的电报,笑眯眯的点点头,有钱能使鬼推磨,还真不是句空话啊。

    2月18日,在对日本发出最后通牒没有得到回应之后,楼少帅下令对凤城日军发动了总攻。

    2月19日,凤城的日军和武装侨民除了失踪和投降外,全部被歼灭。

    凤城,回到了华夏人的手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0810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08第一百零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08107并对谨言108第一百零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08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