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私心偏袒

    夏芍重生回了这年的冬天,却在适应了重生这件事之后,只能搬着小板凳,坐在老房子的门口,看着门外的鹅毛大雪,望雪叹气。

    新年临近,过了年就是1992年了。这一年对国家经济来说是富有转折点的一年,国家领导人发表了重要的讲话,提倡改革开放要深入发展经济。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放弃所谓铁饭碗的人才开始越来越多,大胆的人开始下海经商,从而造就了一部分大富大贵的富商!

    “唉!”这已经不知是今天的第几次叹气了。

    这一年对许多人来说是个机遇,可对于夏芍来说,这小小的身子,短短的手脚,过了年也才十岁,能做什么呢?

    “小芍子,你这孩子!这么冷的天儿坐门口做什么?快过来,尝尝奶奶刚炖好的鸡汤。”

    身后传来奶奶的声音,夏芍转过头,看见奶奶慈祥的面容。这个时候的奶奶白发还不太多,脸上的皱纹也不太深,但眼底的慈祥和对她的疼爱却是一如既往。

    自从夏芍掉进了冰水里,这些天来奶奶可把她给宝贝坏了。竟把院子里养着的小母鸡给杀了,天天炖汤给她喝,生怕她落下寒症的根儿,以后一到冬天就怕冷。

    这年头并不像十年之后,无论鸡鸭鱼肉、瓜果蔬菜,想吃随便去超市里买。这时候的北方,冬天吃的菜还没有那么丰富,白菜萝卜都要挖地窖储存,对普通家庭来说,鸡鸭这些算得上丰富的大菜,只有在过年过节才能上餐桌。

    还不到过年,这两天小母鸡就杀了三只。夏芍知道这有多么不容易,因而这些天每当她端起碗来,喝着那熟悉的味道,眼底总能蒙上一层薄雾。

    或许,重生回童年,是上天给她的眷顾。毕竟不是每个人的童年都可以再重新经历一回,回到童年时代,正意味着人生尚在起跑线上,一切还没开始。

    她想要改变命运,总能找到机会!

    这样想着,夏芍便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这重生后的第一个全家团聚的新年,她一定要好好过!

    年二十九这天,夏芍的父母放假从城里回来,提着大堆的东西进了屋。其中鸡鸭鱼肉和十几种菜都有,全是过年几天要吃的。夏芍欢快地扑过去,开始帮忙提东西,矮小的身子提着大袋子显得笨拙又可爱,看得父母直笑,直夸她懂事了。

    爷爷在屋里听收音机,父母进屋跟爷爷打了个招呼,母亲就开始洗手帮着奶奶熬煮鸡鸭,为明天过年做准备了。

    老家的村子名叫十里村,顾名思义,离城里只有十里地的路程,要说从城里回来是用不了多少时间的。但是在夏芍的记忆里,童年时候每回过年,小叔和小婶总是要到天黑了才姗姗来迟,那时候奶奶和母亲都已经在地上围着锅台转了一整天,累得腿都站不直了。

    爷爷夏国喜膝下五个子女,这五个子女里,老大夏志伟是夏国喜和前妻所生。前妻在战争年代染病过世。大儿子夏志伟便早早成了婚,去了省会城市青市工作,后来工作不顺,不知怎么就和社会上的一些人搅合在了一起,做事嚣张跋扈,把老人气了个不轻。父子两个脾气都是火药桶子,见面不和,后来夏志伟就很少回家,夏国喜也只当没有这么个儿子。

    后来,夏国喜又结了婚,育有四个子女,两儿两女。老大是父亲夏志元,老二是大姑夏志梅,老三是小姑夏志兰,老四是小叔夏志涛。

    夏芍的父亲夏志元,性子实诚憨厚,而小叔是家里的老幺,自小就受宠,脾气大,年轻时还游手好闲。

    在夏芍的记忆里,小叔夏志涛刚结婚那两年基本上没工作,没钱了就回家跟老人要。小婶蒋秋琳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发牢骚哭穷是常有的事,每回都回老家抱怨嫁了个没用的男人,然后把老人的钱一把一把往自家拿。两口子的感情也不是很好,吵架是常有的事。

    后来夏志涛和人合伙做了建材生意,赚了些钱。可是之后就在外面有了女人,直到女人怀孕找上门来,夫妻俩大吵了一架,离了婚。堂妹跟了她爸,和继母以及后来的妹妹住在一起,没少受委屈。

    当然,这些都是上一世的记忆。

    现在算来,按照夏芍的记忆,情况似乎还没那么严重。算算时间,小叔和小婶结婚才不久,小婶似乎是在这一年里怀的孕?

    果然,天近傍晚的时候,蒋秋琳挺着大肚子和夏志涛回来了。两人没拿多少东西,进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屋夏志涛就说:“爸,妈,琳琳身子有点不舒服,我们回来晚了。”

    “什么?身子不舒服?”一道大嗓门的声音从里屋传来,夏国喜本在屋里听收音机,连夏芍的父母回来都没出来看看,这会儿一听这话居然从屋里急急忙忙出来,问道,“你们在城里,离着医院近,没领着琳琳去看看?可别怕花钱,没钱家里给,可不能耽误了我的大孙子!”

    这话一出口,小婶笑了,偷偷拿胳膊肘拐了拐小叔,小叔搓着手笑了,“瞧爸说的,为了您的大孙子,儿子也不敢怠慢不是?不过还真让您说着了,这大年二十九的,明天就过年了,去医院碰见值班的医生,总得表示表示不是?不然人家急着回家过年,哪有心思给你好好瞧病。”

    爷爷一听这话,二话不说就进了屋,一会儿从屋里转出来,手里拿着一千块钱就塞给了小儿子,说道:“先拿着花,不够再跟家里要。”

    小叔小婶看着钱脸上都笑开了花,直说“谢谢爸”。这个时候,三线小城的普通职工月薪也就只有两百块多点,物价也很低,一千块钱在现在看起来很少,在那时可是一个人不吃不喝差不多四五个月的工资!夫妻俩见了这钱自然开心。

    而夏芍的母亲看着这钱脸色可有点变了,她性子温良,是个难得的孝顺媳妇,公公当着她这个大儿媳的面儿明显向着小儿媳妇,她再温良,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更何况,那钱正是他们小两口今天回来孝敬给老人的,居然转手就给了小叔和妯娌。

    母亲回头看了眼父亲,父亲则呵呵笑着拍拍母亲的手,安抚她。在他看来,这钱本来就是孝敬父母的,既然已经给了父母,他们要怎么处置就任凭他们吧。

    母亲暗暗叹了口气,又看向自己的女儿,眼里有着哀伤的神色。

    这些事就像是重演,在夏芍的记忆里确确实实发生过。但那个时候的夏芍,对于大人之间的暗涌还看不太明白,她也不明白母亲为何会看着她露出哀伤的神色。

    但是现在,她有着一个将近三十岁的成年人的灵魂,再看当年的事,心里忍不住憋了一口气。

    ------题外话------

    新文求收藏!拜托大家动动鼠标加入书架,感谢你们的支持!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章 私心偏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章 私心偏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