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塔罗牌占卜

    章节名:第三章 塔罗牌占卜

    学校四人间的宿舍由于床和书桌是一体的,下面书桌上面床,因而不需要再为学生们准备桌子。所以宿舍中间过道上宽敞,并没有桌子。

    但胡嘉怡却不知什么时候弄来了一张简易的折叠方桌,桌子轻便,或许是夏芍出去的时候,她去超市里买的,但无论如何,可见其狂热。

    方桌四周,胡嘉怡、柳仙仙、夏芍各占一边坐下,苗妍在自己床铺下的桌前坐着,没有坐过来,眼睛却是看着这边。三人看出她性格极为内向,因而也不勉强她。

    占卜开始之前,胡嘉怡拿出了一张黑色的桌布,铺在了桌子上。那桌布的材质,夏芍一看便是眼神一亮。

    天鹅绒的?

    这胡嘉怡,看来还有点专业!

    塔罗牌占卜时,牌面是不能和桌面直接接触的,需要准备一块干净的桌布,桌布颜色不同,效果也不同。一般来说,友情或爱情用绿或粉,知识或教育用灰色,金钱用黄色或金色,事业用紫色,个性用蓝色,健康用咖啡色或绿色,力量用纯白色,视占卜的内容而定。但也可以不用这么麻烦,很多占卜师会直接使用黑色。

    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黑色聚光聚热,光和热都属于能量,这种能量在占卜学上也很重视。但即便是使用黑色的桌布,大部分的人也只是会准备纯棉的,认为这样就够了。只有少数专业人士,才会准备天鹅绒的。

    天鹅绒从神秘学上来讲,聚灵力。

    胡嘉怡知道这些,这证明她潜心研究过塔罗牌。

    夏芍不由开了天眼,发现胡嘉怡在铺上天鹅绒桌布之后,把塔罗牌端正地放在桌上,然后深呼吸一口,整个人的气场都随之发生了变化。

    任何物质都有气场伴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气场。这并不是日常和网络用语中所指的有气质或者是有底气,而是一种无差别的能量,类似于电磁波,每个人都有,跟指纹声纹一类的东西一样,世界上不存在两个气场相同的人。这也是早已被科学证实了的。

    有的时候,你为什么会没有理由的去讨厌一个人?明明相互之间不熟悉,或者只是第一次见面,但一眼就讨厌。这就是两个相邻气场之间排斥的反应。

    举个反例子,一见钟情存不存在?存在!为什么会有一见钟情?就是这么来的!

    胡嘉怡性格活泼,但她在给人占卜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场都调整了,那是一种安静的、神秘的气场。尽管它看不见摸不着,但却让整个宿舍了都产生了一种神秘的气氛,连柳仙仙这种对占卜不屑一顾的人,都不由收敛了玩闹的表情,有点不自在地坐直了身子。

    夏芍收回天眼,笑意颇深。看来,她的这个新室友,还真的有成为一名占卜师的潜质。既然如此,出于对一名占卜师的尊重,她也收起了看她笑话的心思,认真对待。尽管她知道算不出结果,但还是端坐好,冲胡嘉怡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胡嘉怡问:“想占哪方面?”

    夏芍淡然一笑,垂眸,“就占……我现在心里想着的人,是不是我的爱情吧。”

    她并没有说自己想着的人是谁,这对占卜师来说,不是必须知道的问题。

    柳仙仙却两眼一亮,问:“是谁?你师兄?”

    夏芍笑而不语,就不回答她。她接过塔罗牌开始洗牌,塔罗牌必须由求问者洗牌,洗牌是随自己的心意,集中精神默念自己要占卜的事,牌面朝下两手以画圆圈的方式顺时针洗牌,再顺时针聚拢成一叠,最后切牌。

    夏芍前世时也玩过塔罗牌占卜,对这些程序还记得,且这一世她学玄学易理,对东西方各类神秘学都很感兴趣,平日也找过书籍研读过。所以,她做这些事很顺,一会儿就切好了牌。

    胡嘉怡根据夏芍要占卜的问题开始选择牌阵,让她抽牌,布好牌阵,接下来便是开牌、解读了。

    开牌时,如果是占卜师为别人占卜,需要逆时针开牌,若是为自己占卜,则是顺时针开牌。这个讲究是因为塔罗牌牌面上的图形,正和反,解读的意义大相径庭。若是开牌错了,整个牌面的意义就会完全颠倒,这一步必须谨慎。

    胡嘉怡谨慎地将牌面打开,夏芍的目光随着她开出的牌来一步步落下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嘴角终是露出苦笑。

    果然……

    好混乱的牌面。

    夏芍占卜方向明明是爱情,但显示出来的牌面,却都是跟家庭、学业、旅游之类的事有关,而且即便有涉及爱情的,各个牌面的解释看起来很矛盾,无法组合成一个统一的趋向。

    这种牌面让胡嘉怡盯着看了很久,越看眉头皱得越紧,柳仙仙在一旁不明就里,问:“怎么了?结果不好么?是不是她师兄是个渣男?是的话,赶紧断了!天底下男人多的是,没必要在渣男身上浪费青春!”

    胡嘉怡却缓缓摇头,神色不解,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她抬眼看向夏芍,“你刚才洗牌切牌的时候,有按照心意想象吗?你该不会心里胡乱想了一通吧?塔罗牌是和心意相通的,你胡乱想的话,牌面就乱。”

    “你看我刚才像是不认真的样子么?”夏芍挑眉,笑着反问。

    胡嘉怡皱起眉头,喃喃:“那怎么回是这种牌面……居然没有一致的趋向,解读起来好矛盾,我第一次看见这种牌面……就好像解读不出来一样……”

    “哈?”柳仙仙在一旁算是听明白了,郁闷地往椅子上一倚,翻白眼道,“闹了半天,问题出在你这里啊?你有没有搞错?老娘好不容易信你一回!你给我搞这种飞机!以后我不说你是神棍了,你连神棍都不算!”

    “这不是我的问题!塔罗牌不可能出错的!这一定有别的原因!”胡嘉怡拍桌站起来。

    柳仙仙嗤笑一声把椅子拖回自己桌前,“反正我不信这些,现在证明确实不可信,你以后少在我面前再提。”

    “这是个例,你不能以偏概全!”胡嘉怡喊道,目光一扫,定住苗妍,“小妍!过来坐!这次一定准!”

    苗妍往椅子里退了退,怯怯摇头,像是怕胡嘉怡强迫她一般,拿出自己的洗刷用具,便躲去了洗浴间。

    柳仙仙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洗浴。夏芍也转身,打算洗刷准备歇息。胡嘉怡一个人站在桌旁,咬着唇,一副纠结的模样,最终一拍桌子道:“不行!弄不明白我睡不着觉!我不能因为这一次失误,就让你们对塔罗牌失去信心,我一定告诉你们它有多神奇!等着!”

    说罢,她便开了宿舍门,呼啸而去。一会儿,便就呼啸而回,身后带着四名女生。

    这四名女生是从对面502宿舍里过来的,也是四人间,为首的女孩子身材高挑,下巴尖细,高高昂着,一进门就以高姿态把夏芍四人的宿舍打量了一眼。

    夏芍一看便垂眸回到自己的桌边——气场不和,退散。

    胡嘉怡却是招呼这几个女生坐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占卜。

    由于苗妍先去了浴室,夏芍便也不急,坐在桌边便随手把课本拿出来翻了翻。课本是下午办理了入学手续后就发下来了的,高中的课程不同于初中,要难上许多。夏芍前世成绩一般,是靠着刻苦用功才考上的大学。虽然是建筑系,听起来像高材生,实际上学校并不算是一流。

    纵使是这一世自己的基础打得更牢靠,理解能力和悟性也更高,但夏芍还是没有放松之意。且她回头再看这些书本知识,内心并不像前世那般有压力,对待功课很平静很理性,相信学起来能够事半功倍。

    夏芍翻看着课本,宿舍里却时不时地传来几个女生的惊叹。

    “好准!”

    “啊,好神奇!说得很对耶!我的性格真的是这样的!”

    “没错没错!”

    但是听着听着,话题就变成了这样——

    “萱萱,你男朋友是真的爱你耶!好羡慕!”

    “啊!你是他心目中的女神耶……”

    “他会对你很好的,你快答应他的追求吧!”

    夏芍听得很无语,有些黑线。塔罗牌的占卜就是这样的,它准,但指向性有局限。说通俗点,就是你问它什么,它告诉你什么。它会告诉你你目前的恋情处在什么样的状态,两个人是融洽还是不融洽,未来一段时间是会顺利还是有波折。它也会指向性地告诉你,你与目前的恋爱对象在性格上合不合适,但它却不会告诉你,对方是不是你的真命天子。

    举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个例子,如果班主任鲁莉来占卜她目前的感情,塔罗牌会告诉她这是一段真爱。而这段姻缘对鲁莉来说,确实是佳缘,但她的面相上却能看出来,有缘无分,最终不会在一起。

    再拿今晚在校园里跟夏芍搭讪的男生来说,若是塔罗牌能显示出夏芍的信息来,也一定会告诉她,她在这个男生心目中是女神。但那又如何?这男生一看就是风流成性、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烂桃花而已。

    所以说,在占卜方面,玄学易理之术会更全面些。它会从面相、手相、命理术数等方面切入,你问了的,没问的,都能看出来,一切因果都会显现。

    这时,宿舍里女生们惊叹的呼喊声更甚,那名被羡慕得死去活来的女生,就是那身材高挑性情高傲的女孩子,名叫潘向萱。她眉眼间有三分得意,嘴上笑道:“什么女神不女神的,我才不会答应他!他还不是我男朋友。”

    “你不答应他?可他对你很痴情耶。要是有个男人这么对我,我死也值了!啊啊啊啊,感觉好浪漫!”

    “凭他的身家背景就想追到我?呵。”潘向萱挑唇一笑。

    “要不再占卜看看,看他能不能追到你?这塔罗牌还真准!这占卜怎么这么准?感觉好神秘……”

    “当然准了。这是心理学家证实了的,瑞士著名的心理学家和精神分析师,分析心理学的创立者荣格大师,知道么?”潘向萱说道,眉眼三分上浮,三分骄傲,指着桌上的塔罗牌说道,“这东西,你们稀奇,我可不稀奇!我十岁的时候跟着我父亲去欧洲,见到过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塔罗牌占卜大师!论占卜,谁也比不上克里斯大师,我爸当初请克里斯大师占卜了一次,知道花了多少钱么?五百万,美金!”

    宿舍里顿时响起一片片抽气声,这些女孩子家里都是富裕的,但有的人家里也就一两百万的家资,听说占卜一次就要花这么多,自然是震惊的!

    当下潘向萱宿舍里的女生就纷纷对她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夏芍却是从书本中抬起头来,眼神一瞬间微冷——奥比克里斯家族?那不就是串通她师叔余九志和泰国的降头师通密,暗害师父的罪魁祸首?

    夏芍眼底的冷意并未引起室友的注意,胡嘉怡却是在听到潘向萱的话后,捧着心两眼放光地上前,“你见过克里斯大师?!”

    “见过。”潘向萱笑容明丽,姿态高傲,“你的占卜术跟克里斯大师差得远,克里斯大师如果帮我占卜,他可以知道我跟我的追求者合不合适,他可以知道谁才是我的真命天子。他的牌阵很简单,但知道的事却多。”

    胡嘉怡捧着心,一点也不为潘向萱轻视她的事生气,反而一个劲儿地点头,“是的是的!我知道!我很崇拜克里斯大师!我就是因为他,才学塔罗牌的!我希望有一天能有缘见见他。”

    胡嘉怡兴奋地脸颊发红,对着对面照镜子梳头发的柳仙仙就兴奋道:“柳仙仙,你听见了没?塔罗牌领域是有大师的!我说过它很准了。”

    柳仙仙头都没回,嗤笑,“有大师又怎么样?你是吗?刚才的事,你算出来了?”

    “那一定是小芍的问题,我猜她一定是精神没有集中好。”胡嘉怡冲着夏芍招手,“芍子,来,你也看见了,塔罗牌是很准的。你心里不要有顾虑,一定要相信它,牌面才会显示你想占卜的事。刚才的问题已经占卜过了,短时间内不能再占,你可以选一件别的事,我们再试试。”

    夏芍转头就去看书,连身都没起,只道:“不必了,你说的没错,确实是我的问题。再选一件事也是一样的,占不出结果。”

    这么一说,宿舍里的人都是一愣,连柳仙仙都从镜子里看向她,胡嘉怡最先问:“为什么?”

    “既然你是占卜师,对神秘学感兴趣,就应该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人,命理奇特。就算是生辰八字,对着四柱推演命理,都极为困难,别说是塔罗牌了。”夏芍目光盯在书本上道。

    她的话果然让宿舍里的女生们又是一愣。

    苗妍从浴室里端着洗刷用具出来,正好听见这番话,不由看向夏芍,消瘦的脸上少见的一抹神色闪过。随即一抬眼,见屋里有这么多人,不由又露出怯怯的神色,低头走回了自己的床位。

    宿舍里却“噗嗤”一声,传来一道女生不可思议的笑声,“什么?八字命理?那不是在说算命么?这么迷信的事,还有人信?这样的人,也能到青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市一中来读书?”

    夏芍微微蹙眉,一抬眼,见说话的正是潘向萱,不由轻轻挑眉,“那你刚才玩塔罗牌占卜的时候,怎么不说是迷信?”

    宿舍里的人都被问得一愣,潘向萱自然也是一愣,但随即便哼笑一声,“我们刚刚说的话你没听见?塔罗牌很多人玩过,心理学家都证明它准!瑞士著名的心理学家和精神分析师,分析心理学的创立者荣格大师,知道么?”

    潘向萱微抬下巴,笑了,“我估计一般人也不知道,但你总该知道佛洛依德吧?荣格大师是佛洛依德的学生当中最天才的一位,他承袭了佛洛依德的潜意识理论,荣格也是心理学界中,第一个正视灵魂学、神秘学和各种心灵现象的大师。正是他提供了卜卦、塔罗、占星等神秘学一个合理的解释!但算命那些是什么?路边摆摊的货!怎么能跟这些比?”

    潘向萱滔滔不绝,身旁女生都惊讶地看向她,眼底有着叹服的神色。连柳仙仙都挑了挑眉,胡嘉怡也“哇哦”的一声,显然没想到她能知道得这么详细。一般的高中生,能知道荣格已经是不错了,知道神秘学合理的理由,倒是不多见。

    夏芍却是冷笑一声,眼神微嘲,“我本想夸奖你的,知道这些,证明你还有些学识。但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既然知道是他为神秘学做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你怎么就不知道,这种解释来自于‘共时性原理’?而共时性原理却是荣格大师在二十世纪初,接触了中国道家和西藏佛学思想后,由《易经》推衍而生?”

    夏芍微微皱眉,她向来不喜出风头,也不爱跟人辩论,但或许是刚才听见了奥比克里斯家族,心情有点不太好的原因。本来就跟克里斯家族有仇,再听见有人在她面前追捧仇人,心底便不多见地生出点火气。

    而且,她见不得潘向萱这种人!自以为有点学识,说的头头是道,却是把别人的东西奉为真理,自家的则贬低得一文不值,这是什么心理?

    “你研读过《易经》么?瞻仰过《推背图》么?河图洛书、阴阳五行、奇门术数,太极、八卦、六甲、九星、风水,你懂多少?你记得住佛洛依德,记得住老子、庄子、周文王吗?记得住荣格,记得住孔孟之道、老庄学说吗?别人的东西就是大师级、殿堂级,自家的东西就是摆地摊儿的货?数典忘祖,你还记得自己的祖宗在哪儿?”

    夏芍说的一点也不客气,不待宿舍里呆愣的女生们反应过来,便一眼定在潘向萱脸上,“你刚才说那个男生不是你的男友?但你明明已经在跟他交往了。当然,你也可以不称此为交往,因为你同时保持着三段恋情。这三段恋情都不长远,有两段在一个月内就会结束。另外一段会变成桃花劫,处理不好,会变成桃花煞!你家中有祖父母已过世,母亲身体长年虚弱。你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是一对龙凤胎,他们出生的时间应该就在你十岁那年。你父亲去克里斯家族占卜,应该问的就是这对孩子能不能顺利出生,因为你母亲身体不好,恐难产!我说的,可都对?”

    夏芍坐在椅子里,课本都没合上,只是转着头,表情淡然,语气底定。

    宿舍里静悄悄的。

    “哐啷!”苗妍收拾洗漱用品的香皂盒子翻了,她慌忙捡起来,眼神惊骇地看向夏芍。

    胡嘉怡怀里抱着的塔罗牌也差点掉去地上,柳仙仙正梳头发,梳子挂在头发上,都忘了拿下来。

    对面宿舍的女生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惊疑不定地看向潘向萱,见她惊骇地盯着夏芍,众人便一起看向夏芍——她说准了?

    她什么时候算的?拿什么算的?怎么没人看见?

    夏芍笑了一声,“我现在根本就没动用卜算之法,仅是看着你的面相,我就知道这么多事。你去请请你的克里斯大师,看看他不动用他的塔罗牌,能不能看出这么多事来。”

    看面相?!

    一群人面面相觑。柳仙仙和胡嘉怡张着嘴巴对望一眼,一齐看向夏芍。

    夏芍却是合上了书本,站起身来,“我没有看不起西方占卜术的意思,但显然有的人已经忘了祖宗是谁,我不介意给这样的人上一课,让她知道知道怎样尊敬先辈。但我今晚累了,明晚你们再来。”

    说罢,她在一群人呆愣的目光里,端着脸盆,收拾了洗漱用具,淡定地洗澡洗刷去了。

    等夏芍出来的时候,对面宿舍的人都已经走了,苗妍到了床上,直勾勾盯着她瞧,柳仙仙和胡嘉怡这两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个闹腾的活宝也不敢说话。她们对夏芍的第一印象都是宁静淡雅,笑面看人,有礼貌有气质,虽然是神秘了点,但第一印象很好。哪里知道这才第一个晚上,就见识了她这么强悍的一面。

    刚才她实在是好严肃,虽然说话还是淡然不惊,但每一句话都透着严厉,那种气场,压得两人都不敢说话,潘向萱那种骄傲得跟孔雀似的千金小姐,刚才都一句话不说带着人麻溜儿地走了。

    两人静悄悄地去洗刷了,端着盆从夏芍床铺前经过时都蹑手蹑脚,分外小心。看得已经上了床躺下的夏芍不由苦笑一声。

    她今晚不该动怒的,唉!修为还是不到家……

    都是她一听见奥比克里斯家族,就头脑一热。人都说爱屋及乌,她这是跟克里斯家族有仇,连潘向萱也被波及了。如果单纯是不喜欢潘向萱的话,她还不至于这样。

    叹了口气,夏芍当即决定早点休息,明早早起打坐一下。

    按照青市一中的作息制度,早晨六点起床,七点半上课。当胡嘉怡、柳仙仙和苗妍起床后,发现夏芍已经坐在床上打坐了,刚刚睁开眼。

    这奇怪的习惯不由让三人一愣,但没人敢说什么,静悄悄地洗漱,静悄悄地结伴去了礼堂。

    开学第一天上午,学校礼堂有新生欢迎仪式。说是欢迎仪式,其实就是听听校长讲话,见见学校的领导,听听校规,听听训示之类的。

    但今年新生的欢迎仪式上,校长却着重提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是刚刚在东市崛起的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她白手起家,以古董行和拍卖公司年纪轻轻就资产数十几亿,堪称商场中的传奇!而她今年还只是一名十六岁的少女,且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青市一中就读!在今后的三年里,会成为学校的一员,一起学习生活。

    这样一番话果然在礼堂里引起了震动!

    青市一中也有普通家庭的学生,并非所有人都听过华夏集团,但大部分名流家庭子女都知道这件事。他们也有人在电视节目和报纸报道上看过夏芍的模样,但报道上,夏芍的打扮跟平时不太一样,且荧幕上的模样和本人多少都会有些出入,所以现在还没人把她认出来。但这个他们却是清楚的!

    就是这名少女,这个夏天的崛起,不知让他们的父母感慨了多少次,一遍遍地在耳旁提醒,勉励,可谓是耳朵都磨出了茧子。

    如今,这样一个人居然跟他们一个学校读书?

    新生?成绩优异?真的假的?

    哪个班?围观去!

    但令新生们失望的是,校长并没有提及夏芍的班级。夏芍对此心中有数,定然是她在来学校时车上的那番话,副校长卢博文等人转达给了校长,虽然学校仍以她的事来激励学生上进,但却没有透露她的班级。

    只是,学校却觉得,她平静的生活是过不了多久的,早晚要被人认出来,到时就不是学校的问题了。那时,她想必就不会拒绝演讲一类的事了。

    夏芍也明白这些,只是,她是能安静一天算安静一天。大不了到时在学校里太吵闹,搬出去住就是了。

    夏芍的班级在六班,元泽跟她在一个班级,宿舍里的舍友胡嘉怡、柳仙仙和苗妍也都是一个班的。对面宿舍的潘向萱等人则在隔壁班。

    夏芍的同桌竟然是苗妍,这让夏芍笑了笑,有些满意。苗妍虽然性子内向,胆子小,但她却胜在安静,夏芍也是个喜欢安静的,两人是同桌,倒是都挺舒服,谁也不会吵着谁。

    元泽离夏芍的座位不远,他是省长兼省委副书记家的公子,虽然他性子也不张扬,但还是有人认出了他。加上元泽外形阳光俊朗,入学第一天,就迅速成为班里的抢眼人物,不少女生暗送秋波。

    夏芍不比元泽好多少,她的气质跟同龄女生差别太大,因此她虽然一看就是低调的人,但却偏偏很惹眼。上了一天的课,下午放学后,便有男生开始来邀请她去校园外吃饭。

    新生入学,同学之间都是这么认识熟稔起来的,很多情侣也是这么产生的。青市一中校规看起来很宽松,十点宿舍关门前都可以自由出入学校,因而一到了下午放学后,很多男女都开始往校外走。当然,这个年代对早恋的事还是看得很重的,所以学生都是一大帮子,男男女女一群一起出去,看起来是人际关系好,其实就是很多对一起出去。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几个男生围过来邀请夏芍,惹得苗妍躲在座位里害怕得望去,柳仙仙和胡嘉怡则远远看过来,毕竟她们不知夏芍会不会答应,若是她不答应,再过去把她拉走也行。

    元泽却是知道夏芍必然不允,当即就走了过来,“抱歉,我们昨天就有约了。”

    一句话,让几个男生遗憾地让开,没出教室的女生们目光也有些遗憾,个别还有些酸,眼睛在两个人身上看来看去。

    原来元少跟夏芍是一对儿?看起来倒是郎才女貌的,但看夏芍穿的衣服不像是名牌,家里应该条件一般吧?省长家的公子,普通家庭的家里的女孩子可配不上哦!

    夏芍才不管别人心里怎么想,她冲元泽笑了笑,算是谢了他的救场。两个人结伴出了教室,到了教学楼门口,元泽便笑着挑眉,“我也不用你谢,把昨天请你吃饭那机会还给我就成了。今天有空?”

    夏芍哭笑不得,摇头,“不凑巧,约了人,改天吧。你可以攒着,等哪天我请你。”

    说完,她便背着单肩包慢悠悠往校门口走去。

    校门口,徐天胤正等着夏芍。

    这都要从夏芍昨晚睡觉前发给他的一条短信说起。虽然昨晚说要给人上一堂尊敬先辈的课后,她便是有些后悔。但话既然说出去了,那就不能反悔了。夏芍不想透露玄门的一些特有的占卜方法,比如六壬排盘。所以,她要卜卦便想到了另外一种方法——六爻起卦。

    六爻起卦不需要卦盘,只需要三枚铜钱。但遗憾的是,夏芍同学平时吃饭的家伙向来不带,六壬式盘她没有,铜钱她也没有!

    时间有点紧,晚上就要用,虽然铜钱没有特别的讲究,但要弄到也得先去买。夏芍刚到青市,还没去逛,铜钱在一般超市里自然是买不到,所以她就想到了徐天胤。

    有事找师兄!谁叫他是师兄,而不是师弟呢?

    带着这种想法的夏芍,在入睡前美美地给师兄发去了一条调戏短信——快递小哥,现需要铜钱三枚,地址青市一中校门口,货到付款。

    于是,徐天胤便开着他的军用路虎到学校门口送快递来了。

    夏芍钻进车里,关上车门,隔绝了外面各种八卦的目光,笑眯眯接过徐天胤手心里的三枚铜钱,定睛一看——开元通宝?

    而且,还有一枚是金的?!

    众所周知,铜钱铜钱,大部分都是铜质的。但开元通宝在唐初发行的时候,除了铜质之外,还铸造过金、银、玳瑁、铁、铅等材质。而且,金属币属于皇家赏赐,不对外流通,存世量极少,尤以金开元,弥足珍贵!

    唐代开元通宝的铸制与流通,在钱币形制发展史上有着划时代的意义。开元通宝简称开元钱或通宝钱,因开元即“开国奠基”之意;通宝则是“流通宝货”之内涵,所以占卜起卦上,开元通宝是个不错的选择。

    夏芍的本意只是想让徐天胤随便弄三枚铜钱来,没想到他会带了这么珍贵的三枚物件来!

    “这东西,师兄哪儿弄来的?市面上没听说过见到金开元的……”夏芍拿在手里端量,几乎就凑到眼前来。

    徐天胤看着她,昏暗的车子里,她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在宁静淡雅的脸庞上添了一抹娇俏。

    他轻轻勾起唇角,目光柔和,“给你,拿着就是了。”

    夏芍此时却是一愣,她原是看见这金开元觉得太珍贵,不免怀疑这东西是真是假,便开了天眼看看,一看之下却发现上面有徐天胤的元气,而且跟他送他的簪子和玉镯不一样,那是金色的吉气,明显是带在身边很久,养成了法器的!

    这三枚开元通宝,他定然放在身边好些年了……

    “这我不能要。”夏芍还给他,“如果我没猜错,师兄带着这三枚铜钱必然随身起卦用,它们定然帮你避过了不少凶险。我不能要!”

    夏芍神色认真,不是开玩笑的。徐天胤却是微微一笑,转头看向车窗,“不必,都已经过去了。今后,让它们护着你吧。”

    “……我不要。”夏芍深吸一口气,心里滋味难言,并非感动可以说得清。她只觉得心里发沉,发堵,头一转,也看向车外,手却是一伸,把铜钱递给徐天胤。

    车子里半天没有动静。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  半晌,一只手伸过来托住了夏芍的手。

    那手大而有力,直接将夏芍的手指向掌心合上,接着按在了她的手上。徐天胤手劲儿发沉,温度却是烫人,黑漆漆的眸只看着她,却不说话。

    夏芍转过眼来,看向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上,半天才道:“好吧,我只用一周。周末师兄来接我,青市这里应该有古玩市场,我们去看看。我自己挑些东西,顺道给福瑞祥看看店面。”

    “嗯。”徐天胤这回倒是答应得快,只是也没说是同意带她去古玩市场,还是同意这三枚铜钱她只用一周就还。

    接着,徐天胤就发动了车子,带着夏芍去了附近的酒店用餐。这回不是上回的望海风,而是另一家,地中海风情。

    浪漫是浪漫,夏芍却是忽然想起当初他在山上陪师父时,周一到周末给师父准备的早点,虽然说每天不同,但却是轮换往复,从来不改。所以她当即就挑了挑眉,心想她这呆萌师兄该不会还是来这一套,带她把青市有情调的酒店吃遍,之后就轮换这来了吧?

    这想法让她闷笑一声,终于是一扫来时路上的沉闷心情。

    徐天胤奇怪地看她一眼,不知道她笑什么。夏芍也不说,她打算试验一下看看自己猜得准不准。

    吃饭时倒是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只是吃过晚饭,徐天胤将夏芍送回学校门口后,下车前夏芍笑着看向他,“我说货到付款来着,师兄想要什么?”

    徐天胤心知她必然是存了什么调戏他的小心思,当时就扭头看车窗,“不要。”

    身后果然传来某人无良的笑声,“师兄,这三枚开元通宝,我确实是感动了一下下,我决定送你一个拥抱,外加感谢吻一枚,你真的不要?”

    徐天胤转过头来,见夏芍坐在车里,含笑看他。两人的目光对上,徐天胤盯着她不放,眸深邃如渊,黑暗的车子里却带起抹柔光,笑意淡而迷人,“等你哪天认真了,再说。”

    夏芍一愣,随即垂眸浅笑,她不说话,只是静静坐了一会儿,才道:“那我下车了。”

    徐天胤不语,伸过手来帮她解了安全带,并顺势倾过身来,长臂一伸,要帮她打开车门。

    他不像名门家的公子那般,爱在身上擦什么古龙香水之类的,他身上味道自然,男子刚毅的味道,虽淡,却能让人闻见原始的力量。

    夏芍淡淡一笑,在他倾身过来看车门的时候,忽然倾身上前,轻轻抱了抱他。没有吻,两个人的脸颊却在拥抱中轻轻一触。徐天胤的身子明显一僵,夏芍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精实的肌肉都是一硬。她一笑,拍拍他的后背,便顺手开了车门,迅速下了车去,进了校门。

    车门没关上,学校外亮堂的灯光照进黑暗的车子里,男子以一种倾着身的奇怪姿势低着头,让经过的女生好奇地往里面瞥一眼,便屏息捂住嘴。

    好帅的男人!

    而且,是她们的错觉吗?为什么……觉得这男人脸上有点红?

    女生们探着头瞄进车子里,还想细看,车门便被毫不留情地关上了。车子里,男子低着头,唇边一抹说不清的弧度,黑暗里坐了许久,才慢慢抬眼,看向早已不见了少女人影的校园。他却是盯着那里,漆黑的眸带着幽光,像孤原上狩猎的狼王,“总有一天,我习惯了,你就跑不掉了。”

    夏芍自然是没听见徐天胤这番话,她正在宿舍里。还是昨晚胡嘉怡占卜用的那张折叠方桌,桌上放了一副扑克牌,桌前围坐了四个人——柳仙仙、潘向萱和她宿舍里的两名女生。

    胡嘉怡和对面宿舍的另外两名女生站在一旁看,苗妍还是缩在她的床边。

    夏芍也没过去,她就坐在自己床下的桌前,挑眉,“坐好了?位置不改了?”

    四人摇头,不说话。夏芍昨晚气势太吓人,她们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不敢说话。

    夏芍也不多言,见此情景,便将手中三枚开元通宝放在手心里一摇,“六爻起卦,源于周朝,比塔罗牌起源早了一千多年。我就用先辈的智慧,算你们今晚打牌,谁输,谁赢。”

    ------题外话------

    本来以为能把六爻起卦的内容写完,太晚了,怕大家等急了,先发吧。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妹纸们,月票被爆了啊~泪目看你们~没时间写小剧场了,看着给点吧。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章 塔罗牌占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章 塔罗牌占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