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阴阳眼

    章节名:第七章 阴阳眼

    “鬼——”

    一声尖叫把夏芍迷糊的神智给惊醒了。嫒詪鲭雠晓

    她此刻已在宿舍门口,目光一扫,见自己宿舍和对面宿舍的门都开了条缝儿,而尖叫声正是从自己宿舍里传出来的,那声音夏芍听了出来,是舍友兼同桌苗妍的。

    她推开门便走了进去,见宿舍里一副乱象!

    苗妍蹲在地上,缩在床铺下的书桌旁,椅子挡着她瘦弱的身子,头埋在膝里,两手抓着椅子,身子瑟瑟发抖,椅子便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

    柳仙仙穿着睡衣,一脸震惊地望着苗妍。

    胡嘉怡四处打量,头转得拨浪鼓似的,不像是吓的,倒像是兴奋的,“鬼?鬼在哪里?”

    苗妍抖得厉害,头都不敢抬,只是从椅子后面虚虚指了指。那方向,正好冲着宿舍门口。

    而此时宿舍门口,除了刚推门进来的夏芍,还站着一名女生。这女生是对面502寝室的,上回跟着潘向萱来玩过扑克牌。

    那女生见苗妍一指头指过来,反射性霍然回头!这一回头,正见夏芍站在自己背后,不由“啊!”的一声尖叫。

    柳仙仙和胡嘉怡也才发现夏芍回来,两人也是吓了一跳,差点也尖叫出声。

    夏芍神色淡然,那女生看清是她,却是捂着胸口,脸色发白,语气很差,“有没有搞错!大晚上的,不声不响站在人身后!要死啊!”

    夏芍轻轻挑眉,目光定在女生脸上,往她身旁扫了一眼,那一眼虽然短暂,女生却是身子一个激灵,霍然又转过身去。

    身后,除了苗妍、胡嘉怡和柳仙仙,什么也没有……

    此刻,已是快要关宿舍门的时间,夜色深沉,宿舍门刚好对着窗子,外面黑漆漆的。楼道里虽然还能听见女生们的笑声和打闹声,但却越发显得夏芍的宿舍里安静得吓人。

    “大晚上的,都快是熄灯的时间了,没事乱窜的人是你吧?”夏芍忽然开口,语气虽淡,却是吓得女生差点又要叫出来。

    “我有事不行吗?以为谁爱来啊!神棍宿舍就是神棍宿舍,没一个正常的!”女生被吓白了的脸色还没恢复过来,一拍胸口,跺脚怒哼一声就走了。

    对面宿舍传来响亮的摔门声,直到那门关上,夏芍的目光却还是定在对面宿舍,看了一会儿才收回了目光。

    柳仙仙呼出一口长气,“拜托以后再有这种夜间余兴节目,提前通知一声。女人睡觉前受到惊吓,容易变老!”

    胡嘉怡白她一眼,转身跑去苗妍身旁,蹲下身子帮她拖开椅子,拍拍她的背,“小妍,你好好看看,是芍子回来了,哪有什么鬼啊?真是的,害我兴奋了一下下。”

    苗妍这才抖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抬眼,她抱着胡嘉怡的胳膊不放,瘦成巴掌大的小脸儿藏在后头,只露出一双大眼睛惊恐地看向门口。见夏芍站在门口,却丝毫没有缓解她的紧张,而转着眼珠子,四下里扫视宿舍,这副模样看得胡嘉怡和柳仙仙互望一眼,两人又开始觉得紧张。

    苗妍的样子实在吓人,她本就瘦得可怜,此刻再这么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这若是演技,当真可以好到去拍鬼片了。

    夏芍走了过来,和胡嘉怡一起将苗妍扶到了椅子上坐好,便问道:“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她必须要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

    苗妍却是一个劲儿地摇头,小脸儿煞白,什么也不肯说。

    柳仙仙在远处看了很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却是转身去倒了杯热水来递给苗妍,“喝杯热水暖暖身子、压压惊。真是的,咱们宿舍,平时就属你不声不响的,没想到你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老娘被你吓得三魂没了倆!”

    苗妍接过热水杯子捧在手心,眼底有感动的神色,眼泪却是啪嗒啪嗒往下掉,咬着唇摇头道:“我不是故意要吓你们的……”

    谁也没想到她竟然哭了,柳仙仙和胡嘉怡对望一眼,怔愣的同时都神色严肃了下来。两人就是再笨,这时候也看出苗妍不是装的了。

    “小妍,你刚才到底看见了什么?”胡嘉怡蹲在苗妍身边问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

    苗妍却还是摇头,低下头,声音细若蚊蝇,“我、我什么也没看见……”

    “什么也没看见,那你怎么就吓哭了?”胡嘉怡显然看出她在隐瞒什么,穷追不舍问道。

    “我真的什么也没看见!”苗妍头摇得更厉害,眼睛却不敢看人,只是一个劲儿地说道,“我、我看错了而已……”

    见苗妍这样抵触,胡嘉怡皱皱眉头,仰头看向一直沉默的夏芍,问:“芍子,你说……小妍是不是真看见鬼了?”

    她一说这个“鬼”字,苗妍的身子便是一抖,杯子里的水都差点洒出来!

    胡嘉怡眼尖,一眼瞅见,眼神一亮,抓住苗妍问:“真有鬼?你真的看见鬼了?鬼长什么样子?”

    柳仙仙嗤笑一声,“世界上哪有鬼?胡嘉怡,你能不能别这么神棍!”

    “咱们宿舍里神棍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芍子也是,你问问她?”胡嘉怡一仰头,“芍子,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

    夏芍垂眸,看了看这三名室友,半天才叹了口气,转身走去床边开始换衣服,收拾洗漱的东西,“我先去洗个澡,感兴趣的等我出来再说,不感兴趣的就去睡觉。”

    她今晚刚打过一场硬仗,酒宴上又喝了些酒,现在正乏着,也没想到回到宿舍居然会遇到这种事。现在一身的酒气,眼也睁不开,浑身不舒服,先洗个澡再说。

    夏芍淡定洗澡去了,留下宿舍里静悄悄的三人对着她悠闲的背影,怔愣地回不过神来。

    等夏芍从洗浴间出来的时候,怔愣的人就换成了她。

    只见苗妍床铺前的过道上,胡嘉怡把她玩塔罗牌的折叠方桌搬了过来,上面放了两包瓜子,几包零食,还洗了水果。

    柳仙仙穿着身性感睡衣,身段妖娆,姿势却是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脆生生磕着瓜子,见夏芍出来,眼也没抬,“先说好,老娘不信鬼神。但是听听鬼故事的胆子还是有的,哪个学校没点宿舍闹鬼二三事?老娘就当听故事了,记得一会儿讲得精彩点。”

    胡嘉怡却是一抬手,把水果盘子拖到面前,“不行不行!现在不能说,一会儿熄灯!熄灯了咱们点根蜡烛说,那才有气氛!”

    “不要了吧……我害怕……”苗妍缩在椅子里,捧着杯子咬着嘴唇。

    对面两人却是齐齐抬眼,一起瞪她,异口同声,“这话题是你引起来的!”

    夏芍端着盆子看着这场面,有点哭笑不得——她的室友,也挺奇葩的。

    “蜡烛不必点了,鬼故事估计也很难听到。我不倾向于那是鬼。”夏芍把盆子放好,回身直接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了。她也没坐过去,因为她实在很乏,打算速战速决,解决这几个好奇宝宝,然后就上床睡觉。

    “什么意思?”柳仙仙磕着瓜子问。

    夏芍却是看向苗妍,“小妍,你有阴阳眼吧?”

    这话一出口,苗妍愣住,柳仙仙和胡嘉怡也愣了。

    “我不知道你是生来就有,还是后天因为别的原因开的阴阳眼,但其实你完全可以不必惧怕。那些并不是鬼,只是人死之后,精神还没来得及消散的一种能量场。有部分科学家将其称为灵魂,但其实就是一种脑电波,或者说是一种磁场形成的影像,这种影像不会存在太久,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消失了。”夏芍淡定地解释。

    苗妍却是瞪大眼,似乎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说法,表情有些懵。

    “这么说,世界上没有鬼?”柳仙仙原本就不信这些,夏芍这么一解释,她最先便能接受。

    “有还是没有,我也不能武断地下结论。”夏芍实事求是道,“我只能说,我倾向于这种说法。大多数的灵体不会在世上存在太久,这种磁场早晚会消散,存在的久的,势必是其主人生前执念太强。这种执念只是生前的一种记忆,或许会令其徘徊在记忆最深的地点,但其本身却是没有自主意识的。它们没有思想、没有意识,所以不会害人,不像鬼片里演得那么吓人,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惧怕的。”

    柳仙仙面有深思,轻轻点头,“听起来有点道理。”

    “那这么说,小妍看见的不是鬼了?”胡嘉怡显得有些失落,抬头问,“小妍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你今晚到底看见了什么?我们以为你是看见芍子进来,看错了才被吓到的,但其实你是看见灵体了?”

    苗妍咬着唇,看着夏芍,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解释让她舒心了很多,从小到大,她一直看见这些东西,怕得要命。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异类,朋友少得可怜,好不容易交上一两个朋友,一旦发现她能看见“鬼”,就吓得对她敬而远之了。时间长了,她不敢对人说她能看见这些,就怕别人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她。

    她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也是第一次被人好奇地围着问。她眼睛在三人脸上看了看,当确定没有看到异样的眼神时,她才眼睛一红,差点哭出来。

    她不知道,胡嘉怡从小就对神秘学感兴趣,一个立志要当占卜师的人,不可能对灵体的事感到害怕。而柳仙仙被胡嘉怡“熏陶”久了,耳朵都快要磨出茧子了,她自然对这些事也就接受度很高了。至于夏芍,她自己就有天眼,又经历了重生的事,从小就学习玄学易理,专门跟别人觉得玄乎的事打交道,有什么是她接受不了的?

    只能说,苗妍运气好,遇见了这么三名室友。

    眼见着她感动得要哭,胡嘉怡赶紧去安慰她,边安慰边催着问,好奇地不得了。

    苗妍这才小声说道:“我看见……那个女生身后跟着个人,是个女人……”

    “女鬼!”胡嘉怡眼神发亮,炒豆子般噼里啪啦地问道,“长什么样子?是不是白衣服,长头发,遮着脸!”

    苗妍赶紧摇头,还是有点怕,“是黑衣服,样子我没敢看……那个女生进来的时候带进来的,后来她走了,那女人也不见了,会不会是跟着她回去了?”

    “跟着她回去了?”胡嘉怡一愣,接着忽然眼神一亮,瞪向夏芍,“你不是说,灵体没有自主意识么?那怎么会跟着人的?”

    夏芍对此摇头一笑,笑容颇深,“你怎么知道她是跟着人?或许,她只是回对面宿舍而已。”

    三人一听,都是愣了。

    “什么意思?”

    夏芍一垂眸,“你们注意到对面宿舍的号码了么?502。跟我们的宿舍号只是排列不一样,但是这个号码的房间却是最容易出现灵异事件。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也解释不了。”

    这事可不是说假的,在夏芍的记忆中,前世网络发达的年代,网上经常会有灵异事件的传闻,这些传闻发生几率最高的房间都是502。不管是宾馆、宿舍还是别的什么地方,总之但凡有灵异事件的报道,502这个数字出现的几率最高。

    为什么会这样,没人解释得清。

    好多事情都无法解释,只能说科技还没有到达能解释一切未知的程度。有很多事情,还需要继续探索。

    “但许多事,只要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完全没有必要惧怕。你们只要记得,灵体没有意识,不会害人就行了。见不到是好事,若是见到了,最有用的驱除办法就是不怕。没有什么比不畏惧更有效。只要不怕,自身气场便强大,阳气正,阴气便会远离。”夏芍总结一句,然后揉揉有点发疼的太阳穴,她是真的需要休息了。

    “可你不是说它们不会害人么?既然不会害人,干嘛要让它们远离?”胡嘉怡却是精神得很,像个好奇宝宝。

    夏芍瞥了这个好奇宝宝一眼,“不管怎么说,那是阴气聚集之物,人要健康,就要阴阳平衡,五脏之气调和。你整天被一团阴气跟着,身体健康得了?”

    “这样啊……”胡嘉怡看夏芍转身上床,她却是完全没有睡觉的打算,而是托腮看着苗妍,语气羡慕,“小妍的阴阳眼在我身上就好了,我胆子大,不怕这些,真想亲眼见见灵体什么样子。”

    “最好别有这种想法。”夏芍自床上垂眸看向胡嘉怡,微微敛眸,“你看看小妍就知道了,她那么瘦,你以为是为什么?身体虚弱、阳气耗损过重,换做是你,你当真愿意牺牲这些来换取?”

    夏芍垂着眸,其实不仅如此,有阴阳眼的人,事业、姻缘、财运都很差,一生碌碌无为,可以说,是很凄惨的。这话,她不能说出来,毕竟苗妍听了,必定是要心里难受的。

    阴阳眼有先天的、遗传的,还有后天遭遇大变产生的。天生有阴阳眼的人,大多心地都很善良,可以说,是阴阳眼选择人,而非人去选择阴阳眼。民间有种说法,小孩子大多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那是因为小孩子纯真善良,能看见世间一切的事物。但大多数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能力便渐渐消失了。

    看苗妍的情况,很有可能是生来就有阴阳眼……这样的人,一声庸碌无为已经是最好的了,大部分拥有阴阳眼的人,五行奇特,一生的命运都是很坎坷的。就像风水相师这一类的人的命理,五弊三缺总要犯其中之一,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享受完整的命理。很多时候,拥有一样异于常人的能力,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世间许多事,有得必有失。珍惜自己现在有的,才是最重要的。

    胡嘉怡自知失言,有点懊悔地看向低着头的苗妍,说道:“对不起啊小妍,我只是好奇,我不该在你面前说这些。”

    苗妍摇了摇头,瘦弱的脸蛋儿上很少见地露出善意的笑容,“没关系,你们不把我当怪物看,已经很好了……”

    “我们怎么会把你当怪物看?”胡嘉怡伸手握住苗妍的手,笑容诚恳,“芍子都已经解释过了,你看见的那些只不过是灵体,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是很正常的事。你以后也不要再害怕了,要是再看见了,可以告诉我,我胡嘉怡胆子大,气场强,我帮你赶走!”

    苗妍咬着唇,眼底浮现感动的神色,半晌才点点头。

    柳仙仙从桌前站起来,转身去收拾洗漱的东西,咕哝,“真是的!早知道不听了,以后叫老娘拿什么心情看鬼片?不听还好,一听什么也怕不起来了。”

    胡嘉怡翻着白眼看她一眼,柳仙仙走到洗浴间前时,却是发神经一般地大笑三声,“哈哈哈!从今天起,老娘无所畏惧!”然后唱着小曲儿洗澡去了。

    胡嘉怡无语,却是回头劝苗妍道:“柳仙仙这女人没什么优点,但是这点你可以学学,无所畏惧,日子就过得开心点。”

    苗妍低着头,似有沉思,半晌才轻轻点头。

    胡嘉怡却是叹了口气,“唉!本来很感兴趣的,现在弄明白了,反倒觉得也就这么回事。真是的,以后连鬼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夏芍躺在床上,听闻这话却是笑了笑。

    怕什么?

    这个世界上可怕的永远不是什么灵体,也不是什么弄不明白的神秘事件。最可怕的,永远都是人。

    她为了安抚苗妍,有些话只是没说而已。灵体确实不会害人,但凡有“厉鬼”的说法,必定是受人操控的。道家有一种饲养鬼神的术法,可以御使灵体,民间俗称养小鬼。而且,泰国的降头术和其他国家的一些巫术,都是人为以秘法饲养一些东西来害人。这些害人的东西都可以称之为邪术。

    所以,世上最可怕的,永远是人。

    夏芍闭着眼,内心颇为感慨,所思所想甚多。晚上熄灯的时候,她才摒除了这些杂念,渐渐有了入睡的感觉。

    刚刚要睡去之时,忽听胡嘉怡来了句,“对了,对面502宿舍里的灵体,也不知道要多久才消失,你们说,她们不知道灵体是怎么回事,会不会以为闹鬼啊?”

    柳仙仙噗嗤一声笑了,幸灾乐祸,“闹鬼好啊!这种人就该吓吓,免得天天闲的没事,就爱找别人的茬!”

    胡嘉怡眉开眼笑地笑了起来,夏芍也不免勾起唇角,带着浅笑,渐渐入梦了。

    这一晚,寝室里四人睡得倒是香,对面宿舍却是一夜心惊。

    那晚上来夏芍宿舍的女生在熄灯以后,总是莫名其妙听见有人在地上走动的声音,她本就是在夏芍宿舍被苗妍吓了一跳,心里打鼓,晚上熄灯后就不太敢睡,这么一来,听见响动后她就疑神疑鬼起来,出声问同寝的室友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三人都答没听见。

    这女生便更是怕,别人都听不见,就她一人能听见,说明什么?

    她越想越怕,最后蒙着被子缩在床上发抖,整张床发出的响声吵得一个宿舍都睡不着。潘向萱向来脾气不好,便喝斥了她几句,结果那女生不敢闹了,宿舍里终于安静了。

    本以为终于可以睡了,那声音居然整个宿舍的人都开始能够听见了。听着像是脚步声,在宿舍里溜达来溜达去,但却又不太像是脚步声,总之,就是一种啪嗒啪嗒的声音。吓得潘向萱脸也白了。

    可是宿舍里已经熄了灯,灯也打不开,四人只得打开手电筒,在朦胧的光线里疑神疑鬼了一晚上。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新生502宿舍闹鬼的传闻便传遍了整个宿舍楼。

    女生对这些灵异事件向来是又爱又怕,今天又正逢周日休息,许多人闲着没事做,便三五一群聚在502门口。

    夏芍今天难得起得晚了些,胡嘉怡去外面买了早餐带回来,四个女生穿着睡衣围着桌子一起吃早餐。

    豆浆、油条、麻团、馅饼,看见这些夏芍一瞬间有些恍惚,好像前世的时候上学的感觉。其实,即便是这一世,在没来青市的时候,早晨家里很少吃这些,她都是很早起床,打坐之后就给父母煮早餐,基本上是米粥鸡蛋这一类。所以,在学校里吃这些,她多少有些感慨的感觉。

    开学两个多月,自己都一直没时间回家,尽管经常给家里打电话,但父母想必是很想念她。就像此时,他们坐在一起吃早餐,说不定也会叨念她在家中时做的早餐吧?

    夏芍唇边挂起一抹笑容,旁边胡嘉怡吃饭嘴巴也不闲着,边吃边绘声绘色地讲她买早餐回来的时候,沿路听见的闹鬼传闻。听得柳仙仙叫好了好几声,连苗妍都少见的笑了笑。

    胡嘉怡却忽然咦了一声,道:“唉?为什么我觉得今天有点跟往常不太一样呢?”

    夏芍愣了愣,苗妍抬头看她,还是柳仙仙最了解她,想了想,用手中筷子一指夏芍道:“今天芍子在。”

    胡嘉怡这才恍然,“对!我说怎么感觉不太一样!芍子开学这么长时间,一到周末就没影儿,她还是第一次周末跟我们一起吃早餐!”

    夏芍哭笑不得,垂眸,“哪有这么长时间?开学才多久?两个月而已。”

    “两个月了!你到了周末就忙,你到底在忙什么?”胡嘉怡好奇问道。

    “忙着跟亲亲师兄约会呗。”柳仙仙八卦笑眯了眼。

    夏芍低头吃饭,坚决不满足室友的八卦之心。她这两个月确实是忙得很,而且接下来会更忙。她把王道林算计得在古玩行里众叛亲离,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福瑞祥跟王道林已经是撕破了脸,以王道林的资产,福瑞祥要应对起来并不容易。

    这是一堵又高又厚的墙,但夏芍必须要推倒他。只有王道林倒了,福瑞祥才能在省内古玩行业坐上龙头之位,进军国内。

    这一仗比她昨晚算计王道林那一场战役更难打,之前她累积的人脉大多在东市,青市这边也有她结识的人,但比起根基深厚的王道林来说,却是小巫见大巫。

    所以,青市的人脉关系方面,她要加紧了。

    吃完早餐,她便去一趟古玩街,找到马显荣,让他散些消息出去。今后自己难免还是要在店里给人看风水运程,多结识些人,也给父亲在东市成立的慈善基金账户里添些资金。

    夏芍的心思越飘越远,这副吃着早餐都一副在打算盘的模样看得三名室友面面相觑。

    她们也能感觉出芍子不像是天天赶着出去热恋的女孩子,那她到底是在忙什么?现在连苗妍的小秘密都解开了,剩下的就只有她了。

    看了一会儿,三人发现夏芍实在是心不在焉,胡嘉怡便说道:“难得周末,今天我们全员出动,出去玩儿吧?”

    这提议,立马得到了柳仙仙的赞成,“我同意!小妍也跟着来,你性格太内向了,应该多出去玩玩!这事交给我,老娘对青市各大迪厅酒吧赌场熟门熟路,今天我带你们去逛逛!”

    “那种地方有什么好玩的?”胡嘉怡一皱眉头,眼神忽然一亮,拍手笑道,“我倒是有个好主意!我们四人出去踏青吧!最好是去乡下。找找哪家农户,最好家里有养牛的,弄几滴牛眼泪来!我听说,牛眼泪能开阴阳眼,我还是想看看灵体,哪怕一次也行!我们来做个实验,刺激吧?”

    对于她的提议,柳仙仙很无语地张了张嘴,刚要骂,夏芍便抬眸看了胡嘉怡一眼。

    “你省省吧。你以为随便什么牛眼泪都可以?那是要经过萨满教的结印的,整个结印过程要二三十年,你能弄来?你要是随便弄两滴牛眼泪就敢往眼里滴,那我佩服你的勇气。你离得眼疾不远了。”

    “噗!”柳仙仙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连苗妍也笑了,只有胡嘉怡在一旁郁闷地小脸儿都皱成了一团。

    “那就是说没办法了?我听说柳叶也能开阴阳眼,是不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是真的?这个总不会得眼疾了吧?”

    夏芍淡淡看她一眼,点点头,“那个不会得眼疾,但是要经过风水师结印。你自己拿叶子擦眼,擦烂了也没用。”

    “噗!”柳仙仙再次笑喷,为什么她有种芍子对嘉怡开阴阳眼的事,很怨念的感觉?不然为什么说话要这么堵她?

    胡嘉怡却是不易受打击的体质,反而像是听见了新奇事情的感觉,越听眼神越亮,问:“风水师?我知道你会卜卦,风水的事你懂吗?你会结印吗?”

    会。

    但就是不给你开!

    夏芍在心里无情默念,“不管我会不会,也不管你能不能找到有这种修为的风水师,花再多的钱也是没人愿意给你开。开阴阳眼耗损阳气很重,等同于减寿,只是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理,谁愿意拿寿命陪你玩?”

    胡嘉怡一捂嘴巴,“这么严重?”

    “道家有静修的高人会开阴阳眼,但都不会无缘无故去开,开多了的人,寿命都不长。”这些事,都是唐宗伯跟夏芍说的,有一些是他早年行走江湖的所见所闻,夏芍本身还没有碰见过这种高人。

    “开个阴阳眼,没想到还这么不容易……”胡嘉怡喃喃道,眼睛却是去看苗妍。

    要是开个阴阳眼,都会减寿的话,那苗妍这种一直有阴阳眼的人呢?

    胡嘉怡咬咬唇,这话她也知道不能在苗妍跟前问的,万一结果是不好的,那也太残酷了。她明明就是跟她们同龄的女孩子而已,为什么经历要跟寻常人差别这么大呢?相比之下,她们这些人,实在是再幸福不过了。

    想着这些,胡嘉怡的好奇心也提不起来了,开始低头默默吃早餐,但脑海中却还是回想着夏芍的话。

    想着想着,便忽然脑中灵光一闪,霍然抬头,“芍子!你说,阴阳眼有办法开的话,那有没有办法封?”

    这话一出口,夏芍先是看了苗妍一眼,她眼底的希冀闪过,但却很快就暗了下去。

    “不用问了。听说是有办法的,但是会的人很少。我从小就受这些困扰,关在家里不敢出去,我爸不知道找了多少人,有的人直接说没办法,有的自称大师的,倒是说可以。但是最后钱没少收,却是一点用也没有。”苗妍低着头,声音不大,却是很少一次说这么多话。

    夏芍垂眸不语——阴阳眼她有办法封,但是要先看过苗妍的八字。如果她的八字不是四柱全阴,她可以帮忙封。如果她是八字全阴……那她恐怕不会答应。

    八字全阴或者全阳的人,命理上来说很极端,稍有触动,恐便涉及逆天改命。而逆天改命的因果太大,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承受的。

    夏芍并未回答胡嘉怡的话,这种事,还是看缘分吧。昨夜被她看出苗妍的阴阳眼来,给她解释里一番灵体之事,已是助她了,至少日后她可以学着不再害怕,这其实便是缘分了。至于别的,日后再看了。

    夏芍不答话,三人便以为她是不懂得封阴阳眼的方法。毕竟苗妍也说了,她父亲找了很多大师都没有办法,而夏芍的年纪跟她们一样大,懂这些玄学易理方面的事,已经是很少见了。封阴阳眼这样的事,她不会也是正常的。

    气氛沉寂了一阵儿,柳仙仙最先打破了僵局,“赶紧吃饭!吃完了咱们一起出去玩一天!芍子,今天不许有事!小妍,今天不许宅在宿舍!”

    对此,夏芍很无奈,她开学两个多月了,确实没有休息过,按说今天给自己放一天假也行,但昨晚刚刚跟王道林宣战,这个节骨眼儿上,她可不能松懈轻敌。

    只是,刚要说白天有事,晚上倒可以陪她们出去玩一下时,宿舍的门便被敲响了。

    来的人是学生会的,态度比昨天下午放学的时候还差,一看四人在宿舍里穿着睡衣吃早餐,便说道:“看样子今天是没什么事了吧?那就学生会走一趟吧!”

    “今天是周末,凭什么去学生会?”柳仙仙皱着眉走去门口。

    “又不是让你去,你这么多意见做什么?是不是也想一起去趟学生会?”来人皱起眉头,看向夏芍和胡嘉怡,“一刻也不能等!现在就去!再晚了,这新生宿舍都不知道能被你们俩带坏成什么样子。听听这宿舍楼里!什么闹鬼?都是你们把风气给带坏的!”

    胡嘉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怡眉头也一拧,上去便要跟对方理论,夏芍却是拉了她一把,抬眸淡淡说道:“行,今天就今天吧。换件衣服总成吧?等着。”

    接着,她便悠闲地换了衣服,又散漫地晃去洗浴间里,进去之后,却是拿出手机,给副校长卢博文打了个电话,这才慢悠悠出来。

    其实,夏芍的身份青市一中的领导们都知道,只要她打一通电话,事情立马就可以解决。她连学生会都可以不用去。

    但夏芍做事,向来不愿意叫人太难办。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学生,而学生会确实是有管理学生风纪等方面的权限在。现在学生会明摆着传唤她,她要是不去,就等于给其他人带了个头,以后有她这个例外在,学校的校规等方面就都不好办。所以,她表面上还是要听从学生会的话的。

    只是,这不过是做做表面上的文章,夏芍只需要去学生会报个到,表面上给人一种服从管理的感觉。实际上,她只要进了学生会的门,之后的事就不用她管了。她已经给副校长卢博文打了电话,之后的事他会处理。

    只是,这件事,学生会的人并不知道。因而等夏芍和胡嘉怡到了学生会时,里面简直看起来就像是要开一场审判会。

    学生会会长程鸣、副会长严丹琪、纪律部、文艺部、卫生部等一众部长副部长坐了一桌子,这架势,看得夏芍一笑。

    那带着夏芍和胡嘉怡来的女生,却是一进门便眼神示威地看了两人一眼,意思很明显——你们两个今天不死也得扒层皮!等着全校检讨吧!

    于是,等着被扒层皮下来的夏芍同学,一进门就优哉游哉站去墙边罚站了。她靠着墙站着,姿态悠闲,这模样看得屋里原本准备集体批斗她的一众学生会干部一愣。胡嘉怡也有样学样,干脆也跟着她晃去墙边,靠墙站着。只是抱着胸跟学生会的人大眼瞪小眼。

    两人这态度,让副会长严丹琪冷艳的面容上染上怒色,“你们两个!谁叫你们靠墙罚站了?站上前来!学生会有话要问!”

    “有话就问呗。我们就站在这儿,你是看不见我们,还是听不见我们说话?”胡嘉怡拧着眉头,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罚过站,能来已经很给面子了!

    严丹琪一怒,其他学生会干部也齐声指责,程鸣却是咳了一声,看向夏芍。

    她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西装外套,衬得脸蛋儿圆圆的,甜美可爱。而且这一副悠闲望着天花板的姿态,也不知怎么,看起来就像是邻家可爱的少女站在家门口晒太阳发呆的模样,实在是有趣。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开学那天,在校门口被他一眼之下惊为天人的学妹,竟然是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的神棍。

    这、这反差,也太大了……

    不过没关系,今天这场面,他相信,只要是他帮她安然度过,她心里定然会记着他的几分情面的。

    “学妹,今天学生会传唤你们来,并不是要批评你们。只是有些事想要问一问,你们也别有太大的思想压力。”程鸣笑了笑,不管身旁严丹琪投来的不满的目光,“说你们在宿舍里玩的那些……呃,游戏。学生会是理解的,你们一定只是觉得好玩,也没想到会影响到学校的风气,是吧?”

    程鸣这话听着是怀柔,但很明显是在暗示夏芍,顺着他的意思赶紧答话。这样便可以从轻处置了。

    哪知道夏芍望着天花板,此刻的心思又飘去远处了——今天去福瑞祥店里,要让马显荣注意点,最近店里收购古玩要小心,王道林那种人,下阴招的可能性很大。

    胡嘉怡却是个不上道儿的,一听这话便严肃了起来,“学长,什么是游戏?占卜是件很严肃的事!”

    程鸣一愣,严丹琪一记眼刀向他射来,“会长听到了吧?这样的人,不知道反省,学长还推荐她入文艺部?”

    一旁的文艺部部长立刻道:“思想品德都不过关的人,文艺方面再出众,我们文艺部也不要!”

    接着,便是一群人的附和,乱糟糟一片声讨。

    夏芍在这声讨声中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卢校长说他五分钟就到的,时间差不多了吧?

    “都闭嘴!我是会长,还是你们是会长!”这时,程鸣板起脸来,一拍桌子。

    众人一愣,程鸣平时对女生态度很绅士,很少见他这样。再一看程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鸣,眼睛一直看向夏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不少人皱了眉头,怪不得她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是仗着会长看上她了?

    这可不好……副会长爱慕会长,这是学生会里都知道的事,这新生只怕要倒霉。

    严丹琪果然是面若寒霜,看向夏芍的眼神轻轻眯了眯,又看向程鸣,“会长这是要包庇她?”

    “这是什么话?”程鸣脸色微微一冷,“我只是提倡对新生引导为主,不要太过刻板严厉。我们也都是从新生时期过来的,难道不知道学生会的理解有多重要?”

    他边说着边看向夏芍,心想自己都这么维护她了,她怎么还不看自己一眼?刚才他已经表明了自己学生会会长的身份和权力,以后有他罩着,她在学校可以横行,为什么她好像完全看不见?

    “学妹!”程鸣不由加重语气。

    夏芍这回才看了过来。

    程鸣心中一喜,等着她用崇拜爱慕的眼光看自己。

    夏芍却是淡淡的挑了挑眉,“看来学生会对于怎么处置的事存在分歧,既然这样,等哪天定个章程出来再说吧。今天我还有事,告辞。”

    说罢,她在一片不可思议的抽气声中带着胡嘉怡便开门往外走,门刚开开,便差点撞上赶来的卢博文。

    学生会的人纷纷站起,原本正要喝斥,一见副校长撞了进来,立刻愣了。

    夏芍却是与卢博文含笑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便带着胡嘉怡走了出去。

    门关了上,却隐约听见卢博文道:“你们架子挺足啊!我看比学校领导架子还足!瞧瞧这阵势!”

    胡嘉怡惊奇地转头往后看,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了。以后,学生会不会再找我们麻烦了。”夏芍笑了笑,手机却在此时响了起来。

    她低头一看,竟是马显荣打来的。

    接起来之后,便听马显荣道:“夏总,店里有个人带了件古董来,我瞧那样子,有点像是土里出来的,没敢要。那人在店里没走,您要不要来看看?”

    ------题外话------

    抽后台,公告发不出来,让大家久等了~

    又补了一千,还欠三千TAT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章 阴阳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章 阴阳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