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劝酒与迪厅

    章节名:第十章 劝酒与迪厅(一更)

    夏芍和徐天胤的目光撞上,耳中还嗡嗡回响着柳仙仙那句“杀器大不大”,顿时觉得雷得凌乱,再被徐天胤这么一看,脸颊飞红更盛,不自在地把目光转开。

    徐天胤却是仍看着她。

    她平日里玉瓷般白皙的脸蛋儿上此时薄红飞染,灯光下眉尖儿一蹙一蹙的,纠结里透着可爱,躲闪不自在的神态更是带起几分羞涩的意味。

    他是第一次看见她这副神态。平日,见惯了她恬静淡雅,时而娇俏狡黠,笑眯眯小狐狸似的表情,今夜这番模样,对她来说算得上失态,但对他来说,却是新发现。

    徐天胤看着夏芍,也不避讳包间里还有其他人,他的眸如同夏夜里最璀璨的星辰,深邃定凝。冷俊的脸上面无表情,唯有那一双黑夜般的眸能叫人看得见深沉,看得见凝望,看得见一切深潜的暗涌。

    夏芍被徐天胤看得越发不自在,一抬眼,见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正看着他们两个,除了苗妍有点良心,瞄了一眼就咬着唇低头以外,那两个妞儿已经目光发亮地在两人身上转啊转啊转。

    胡嘉怡很兴奋,夏芍是什么人?那是她们宿舍里最淡定的娃,学生会面前都淡定倚墙发呆的人,至少从开学到现在,除了当初潘向萱侮辱东方玄学的事,就没再见过她变脸。今晚这神态不看白不看啊!过了这村没这店,谁知道下回看见要多久?

    夏芍垂了垂眸,内心一叹,告诉自己,这就是做事一时脑热的后果。下回……绝对没有下回!

    她深吸一口气,快速调整了心境,恢复平时宁静淡雅的神态,笑着看三名室友一眼,道:“吃东西了,别回到宿舍里再告诉我没吃饱,鉴于柳仙仙今天的表现,下回还要不要请你们,我要好好考虑。”

    边说边感觉徐天胤的目光还是定凝在她身上,夏芍脸上笑容不变,一手往火锅里放菜,一手偷偷在下面掐了一把!

    徐天胤眸色一深,夏芍已是夹了涮好的牛肉羊肉和菜放进他碗碟里,希望他赶紧吃点东西转移注意力。但筷子往他碗碟里一放,这才发现徐天胤的双手交握放在桌子上。

    夏芍微微一愣,目光往下一扫,回想起自己刚才掐他那一把指尖上传来的精劲紧实的触感,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一把许是掐在了腰侧。她心里顿时叫苦,脸上却再没表现出来,神色自然地一笑,“师兄,吃东西。”

    中午夏芍和古玩行会的人去酒店开饭局,饭局上本就是吃不饱的,下午又一番忙碌,夏芍早就饿了,当下便招呼室友吃了起来。

    徐天胤吃得不多,他目光只在夏芍身上,看她常吃哪几样,便帮她夹了涮好,放去碗碟里。夏芍见他吃得少,便只好时不时地给他也涮些吃的。只要是她夹去碗碟的,他就会乖乖低头吃,直到吃的一点不剩。

    这场面看得对面的柳仙仙和胡嘉怡是既羡且妒,柳仙仙眼一眯,恨恨一瞪,“师兄师妹相亲相爱,你们这是赤裸裸的宣战!是公然在对没有恋情或者恋爱总是失败的人宣战!我说的对不对?”

    她一抬下巴,去看胡嘉怡,胡嘉怡还没说话,柳仙仙便一扭头,盯着夏芍和徐天胤,“所以说,只有你们的坦白才能平息我们的怒火!说!你们为什么是师兄妹相称?”

    夏芍抬眸笑看柳仙仙一眼,这妞儿今晚可够闹腾的,之前是想着一句八卦不让她问的话,自己晚上回宿舍就不消停了,现在她已经问了不少了,她不可能再叫她挖出八卦来。

    “师兄,吃东西。”夏芍笑眯眯夹了筷子涮好的牛肉给徐天胤。

    “嗯。”徐天胤轻轻一点头,低头,吃东西。

    包间里一片沉默。

    柳仙仙一咬唇,顿感尴尬,“你们无视我!”

    她不肯罢休,顿时拍桌子站起来,越战越勇,问题如倒豆子一般,啪啪啪啪往外倒,什么两人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徐天胤为毛这么年轻军衔这么高,家里什么背景之类的。

    但令她郁闷的是,不管她问什么,徐天胤都只是默默低头,要么吃菜,要么帮夏芍涮吃的。

    接连问了十来个问题,不管怎么威逼利诱,徐天胤就是不再理柳仙仙了。柳仙仙很郁闷,不可思议地看着对面的男人,感觉自己简直不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打在棉花上还能感觉到是软的,而对方简直就是无视她!她这一拳就跟打在空气上似的……

    不对,是对方把她当成了空气!

    柳仙仙不可思议地端量徐天胤,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她感觉跟这个男人交流有障碍!夏芍平时是怎么跟这样的男人相处的?

    “柳仙仙,你被嫌弃了,边儿上去吧!我来。”胡嘉怡笑眯眯一拽柳仙仙,她也算看出一点来了,但不知自己猜测的对不对。

    因而,胡嘉怡边吃东西,边把柳仙仙刚才问过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事实证明,同样的问题,换个人来问,徐天胤就答。

    但他也不是每个问题都回答,他只回答他觉得有必要回答的。如果他不答,那么就是你问的问题不能答、没有必要答,亦或是废话。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不会告诉你,自己去猜。

    这性子很让人哭笑不得,但胡嘉怡很快就发现了好处。那就是但凡徐天胤回答的问题,势必简洁明了,他的答案没有模棱两可的,要么是,要么否。不像许多上层圈子里的男人,说话总是留一句,态度暧昧,真真假假,总是要女人去猜。

    柳仙仙在一旁火锅都不吃了,看得一愣一愣的,“为什么同样的问题,他回答你,就不回答我?”

    “你没听见芍子刚才说,你的问题,让徐司令不用回答么?我猜是这个原因吧。”胡嘉怡在一旁笑,却是看了眼夏芍,眼神有些羡慕。虽然徐司令话很少,但对芍子是真的很好呢。

    “啊?”就因为这个?

    柳仙仙郁闷得一口血快要喷出来,拿起啤酒站起来,朝着夏芍一抬下巴,“芍子,起来罚酒!你今天放了我们一天鸽子,以为请客吃顿饭就行了?不罚酒没诚意,先喝三罐再说!”

    三罐……

    夏芍抬眸看了眼她手中拿着的罐装啤酒,却看见柳仙仙眼底有挑衅的笑意。

    “喝不下的话,让你师兄帮你喝!”

    她这明显是冲着徐天胤来的,夏芍哪能叫她如愿?师兄还得开车回军区,别说不能喝酒,就是能喝,她也不能任由这妮子欺负他。今晚,徐天胤被她们一番围攻,已经是很难得地陪着了,再这么下去,他该觉得吵了。

    “谁说我不能喝?”夏芍挑眉一笑,意态悠闲地站了起来,拿来一罐啤酒就开了朝对面走去。

    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都是一愣,她们都没想到夏芍会喝酒。在她们眼里,她可是笑容甜美可爱的乖乖女!

    夏芍却不把三人的惊讶看在眼里,笑着走过去,一人拿过一个杯子来,给三人倒满,“开学两个多月,咱们四个还是头一回坐在一起正式吃顿饭,这杯都要喝,就当庆祝我们四人有缘相识。”

    夏芍语气感慨,目光真诚,一时看得本欲找茬灌酒的柳仙仙也愣了,她本就受不了这种感性的场面,一时有些不太自在,咕哝了一声,不知说什么好。

    胡嘉怡却是点点头,笑着站起来,说道:“芍子说的对,咱们是应该庆祝一下!仙仙,小妍,这杯要干了!”

    苗妍不怎么会喝酒,但却没有推辞,对她来说,认识这三个朋友,确实是缘分,也是她的幸运。她被这气氛感染,也站起身来,举起杯子。

    柳仙仙神色虽有些不自在,却也是笑着把杯子举起来,四人一碰,各自仰头喝尽。

    却没人注意到,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的杯子,在夏芍倒酒的时候就换了玻璃杯,她们喝没喝得完,一眼就看得清,而夏芍手里拿着的,却是罐装的啤酒。因为气氛感人,这三个妞儿谁也没注意到,仰头就把酒给喝了,而夏芍却是虚虚举杯,喝了多少,没人知道。

    对面徐天胤盯着她手里的啤酒罐子,唇角轻轻一扬,不易察觉的浅笑。

    三人把杯中酒喝空,夏芍紧接着便是一笑,“这杯酒是敬仙仙的,虽然相处时日不久,但能看得出,她最重感情,虽然,也最不着调。”

    话一说完,胡嘉怡就噗嗤一笑,苗妍也跟着笑了,柳仙仙柳眉一拧,“夏芍你说谁最不着调!”

    “谁炸毛说的就是谁。”夏芍笑意悠然,挑眉递给柳仙仙一个挑衅的眼神,那妮子只顾一怒,抬眼跟她互瞪,哪里看得见夏芍已给她把酒填满,而那酒的来处竟然是她自己手中的罐装啤酒。

    随即,夏芍笑着一举手中酒,“敢不敢喝?”

    柳仙仙最受不得挑衅,当即挑眉,“凭什么不敢?老娘怕你?”

    说完,一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夏芍一笑转身走去身后的酒柜。等柳仙仙豪爽地把酒干了,夏芍已开了另一罐酒走了回来。

    “这杯是敬嘉怡的,好好研究你的塔罗牌,你有当占卜师的潜质。”夏芍眼神鼓励,给她倒酒。

    胡嘉怡眼神一亮,欣喜地小脸儿都亮了亮,一把抓起酒杯,“真的吗?你是算出来我有占卜师的潜质吗?柳仙仙一直说我是神棍,我家里老爹老妈都觉得我玩塔罗是不务正业,我懒得跟他们这些没眼光的计较!还是芍子理解我!就冲你这句话,给你面子!”

    说完,也是一仰头,咕咚咕咚把酒喝了。柳仙仙却因胡嘉怡的话,嗤地一声白了她一眼,眼往天花板上翻了翻。夏芍喝没喝,两人压根没留意。

    接着,夏芍又给苗妍倒酒,“这杯是敬小妍的,灵体不是什么可怕的事,只要不怕,日子还是一样过。我倒是有张固本培阳的方子,能固阳气,对身体有好处。回头写给你,慢慢调理着身子,会好起来的。”

    苗妍表情感动,眼圈都红了,咬着唇,声音腼腆,“芍子,谢谢你!认识你们真好……”

    说完,心甘情愿地喝了。

    柳仙仙因为最受不了这种气氛,身子一转,别扭地看去一边,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面前的酒杯又被倒满了。

    而夏芍正拿着一罐刚开出来的啤酒转身回来,给胡嘉怡和苗妍重新添上,这才举了举自己手中的酒,“这杯我先干为敬,算是谢谢你们三个平时的照顾。”

    这回,夏芍是真喝了,但罐子里的酒有多少,三个妞儿没一个知道。夏芍是不会告诉她们,只剩下一口了的。

    喝完,她这才坐了回去,转身的时候,身后的酒桌上,刚好留下三只空了的啤酒罐子。

    夏芍的眸底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一抬眼,正对上徐天胤望来的目光,他目光柔和,隐有笑意,唇边也染上淡淡浅笑。

    夏芍笑着坐了下来,而对面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喝完酒坐下,三人接着吃东西的时候却总是时不时地互看一眼,表情都有点呆呆木木,似乎感觉有点什么事不太对劲,但又一时想不起来。

    直到吃饱喝足,喊服务员结账的时候,火锅店里服务员进来查点喝的酒,柳仙仙才啊地一声,指着夏芍,“我不是让你罚酒吗?你罚的酒呢!”

    夏芍笑着起身,已穿上徐天胤递来的外套,淡定一瞥桌上的空罐子,“喏,不是在那儿么?你说三罐的,一罐不少。”

    柳仙仙转头看去,见桌上确实摆着三罐空啤酒罐子,可夏芍什么时候喝的?她怎么没注意?

    柳仙仙蹙着眉,歪着脑袋看那三罐酒,也不知是今晚喝多了还是怎么着,就是想不起来喝酒时候的细节了。

    见她一副纠结呆木的模样,夏芍垂眸深笑。这丫头想灌她酒?她跟那些商场里的老狐狸一起出席酒宴,都能全身而退,别说这丫头了。

    夏芍先和徐天胤下了楼去,任由柳仙仙在上面继续纠结。

    之前在宿舍里就说好了,今晚吃过饭后,要接着出去玩一玩。但今晚因为有徐天胤在,吃饭的时间有点长了,此时离宿舍关门还有两三个小时,不知柳仙仙还要不要去逛街之类的。因而出了火锅店,夏芍便和徐天胤在门口等着。

    夜里的风有点冷,尤其是从空调包间暖和的房间出来,这一吹风,更是让人觉得有点冷。

    夏芍缩了缩肩膀,徐天胤已开了车门,“上车等。”

    夏芍点头,跟着上了车。车门一关上,暖和的气息袭来,她这才舒服地融进座椅里,微微闭眼。这一天忙得脚不沾地,刚才虽说是只可几口啤酒,但对于疲惫的人来说,还是有些催眠的效果,这一闭上眼,夏芍便有些昏昏欲睡。

    但感觉到身旁一道深邃的目光,夏芍便又睁开了眼。

    转头看去,身旁的驾驶座上,男人的目光正目不转睛地定凝在她脸上。车里光线黑暗,徐天胤是个十分适合黑暗的男人,他融在黑暗里,像是天生就是黑暗中的王者。而此时此刻,只有少许微弱的光从对面一排店面里透过来,昏黄晕染了男人冷俊凌厉的线条,化了那少许的孤寂,带上淡淡的深沉。

    “累了?”他目光柔和,连唇角都浅浅的柔和,抬起手来抚上少女略显疲态的脸庞。

    这安静密闭的车子里,这般柔和静寂的气氛,夏芍竟一时没觉得这亲密的动作有什么不对,她恬静地一笑,“是有点累了。但是答应朋友今晚陪她们,总不好叫她们扫兴。”

    “下回也可以。”男人的掌心摩挲着少女的脸庞,掌心传来滑嫩的触感,他眸色微微深了深,帮她把脸颊旁的发丝清理去耳后。

    “一直太忙,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有事。下回还不知什么时候,既然今晚有空,那就今晚。”夏芍笑了笑,“师兄一会儿是跟着去,还是回军区?”

    “陪你。”没有任何犹豫,男人的目光忽然被少女的耳珠吸引,那小巧圆润的耳珠在昏暗的光线里润泽一点,十分地可爱。他淡淡一笑,目光凝在那处可爱上,忍不住伸手捏了捏。

    这一捏,却把夏芍给惊醒了,她这才回过神来,脸上闪过惊愣的神色,不是惊愣徐天胤,而是惊愣自己竟然没觉出两人之前的动作有多亲密。

    夏芍反应也算快的,愣神的时间很短,几乎在一瞬间便手摸向了车门把手,开了车门就敏捷地闪身下了车。

    对面火锅店门口,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早就站在那里了。

    “就这么点时间,也忙着在车里腻味!”柳仙仙白了夏芍一眼,哼着扭头。

    “柳仙仙你不能说句好话?”胡嘉怡也白了她一眼,对夏芍笑道,“不用理她!她是恨徐司令的车从外面看居然看不见里面,瞧不着八卦,她心生怨念而已。”

    话是这么说,但胡嘉怡却是眼神飞扬,笑嘻嘻瞅着夏芍,明摆着在说:我们虽然看不到,但是我们知道你们在里面干嘛。你不用解释不用解释真的不用解释!

    夏芍才懒得解释,她脸上挂着浅笑,问:“接下来去哪儿?”

    “去迪厅!”

    ……

    云海迪厅,青市最大的一家迪厅,设计非常独特。迪厅整整有三十层高,中间宽敞的舞池,而舞池竟然是盘旋而上的,从第一层直通到顶层!舞池中仙雾缈缈,热舞的年轻男女像是从天堂坠落人间的堕天使,尽情舞动发泄,尽情颓废堕落。

    围绕着中间环形舞池的,是各层独立的吧台、包间、赌场。无论从那一层看,都能看见上下直通的各层舞池,观感冲击力非常强,因而一建成,便成为了国内最有名的迪厅之一,也是年轻人们向往的消费场所,可谓一大销金窟。

    云海迪厅每一层的观感都是独特的,因而没什么越往上层越贵的规矩,每一层的包间都价码不菲。

    夏芍一行五人要了十层的一间包房,只叫了一些酒水和零食,并未叫其他服务。服务生并未对此表现出什么不屑来,非常有礼貌地笑着退了出去。

    门一关上,这包间里就是独立的空间。但既然是来玩的,柳仙仙就当然不会只坐在这里聊天,她扭着腰身,风情万种地走去门口,一回头,冲夏芍打了个响指,“敢不敢出来跟老娘比比舞技?拼酒拼不过你,拼舞要是再输你,老娘今晚就从这十层一跃而下,不活了!”

    夏芍一听,往沙发里一融,笑看她,“你都这么说了,谁敢赢你?我认输,你去吧。”

    “不战而败是耻辱!快点应战!”

    “我不会跳舞,你真的戳到我的软处了。”夏芍一笑,实话实说。

    见她笑容坦荡大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柳仙仙“哈”地一笑,“你也有不如老娘的一天?前面就是舞池,开着门看好了!老娘舞瞎你们的眼!”

    夏芍笑而不语,柳仙仙却是婀娜多姿地走了。

    沙发上,苗妍怯怯地问,“这地方什么人都有,仙仙她不会有事吧……”

    “柳仙仙会有事?别人别有事就行了!被她看上的男人,是世界上最悲哀的生物,所以你完全不要替她担心。”胡嘉怡喝着饮料,一点也不担心。

    夏芍也笑着安抚苗妍,“这里是安亲会的地盘,就算是有麻烦,也不会有人敢在这里闹事的,放心吧。”

    这话虽然是笃定柳仙仙不会有事,但胡嘉怡却是听出来了什么,问:“什么意思?仙仙今晚会遇到麻烦?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没什么,说了不要紧了。这种地方,遇上搭讪一类的很正常。”夏芍一笑。

    徐天胤坐在一旁,他虽然沉默无言,气场却很强大,胡嘉怡和苗妍坐在夏芍身旁,两人时不时看他一眼,却只是看他低着头,拖过面前的瓜果盘子,耐心地一颗一颗地剥。剥完一把递给夏芍,然后接着剥。来这种地方,别人都是为了看舞池里曼妙的身姿和热闹刺激的赌场而来,他却只对面前的瓜果盘子感兴趣。

    柳仙仙去了对面悬空盘旋的舞池,尽情舞动,不停地对着包间开着的门里抛媚眼,里面坐着的夏芍和胡嘉怡却早就忘了她,两人尽情聊着占卜的事,惹得柳仙仙越看越恼火,越舞脸色越黑。

    这时,一名男人走上前来,笑着问道:“小妹妹,舞跳得不错啊,有兴趣聊聊么?”

    “滚!”柳仙仙心情正不好,想也不想就吼道。

    男人也不生气,反而笑了笑,“哟,还是个火爆脾气。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我的包间在那边,有兴趣进去玩玩么?”

    “让你滚了,耳朵聋?”柳仙仙正眼也不瞧男人一眼,转身就走,打算回去包间,找夏芍算账。

    男人见她要走,在后面一把就去抓她的胳膊。

    柳仙仙怒气冲冲往前走,被人这么一抓,顿时脸上闪过怒色,在男人抓住她手腕的一瞬间,竟是敏捷地回身,手腕一翻,拧了男人的胳膊,抬起脚来,一脚跺上了男人的脚面!

    “啊!”男人哪里想到她有点身手?吃痛之下,痛呼一声。

    对面包间里,苗妍正巧看见这一幕,也是惊呼一声,“仙仙!”

    她这一呼,夏芍和胡嘉怡才抬起头来,看见了对面的情形。

    胡嘉怡一笑,“我就说么,男人遇上柳仙仙,那简直就是个悲剧的存在。”

    夏芍却是微微一愣,目光定在那男人痛呼扭曲的脸上,轻轻,皱了皱眉头。

    ------题外话------

    二更尽量零点前发上来,要是审核不在,妹纸们就明早看。

    我在考虑下章要不要给师兄点福利吃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章 劝酒与迪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章 劝酒与迪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