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隐忧与打架

    章节名:第十六章 隐忧与打架

    茶座里,一名略微有些秃顶的老者坐在红木椅子里,面前的茶桌上摆放着紫砂茶具,老者正斟着热茶,茶香袅袅,看着倒是风雅。只可惜老人头发略秃,眼窝凹陷,身形清瘦,瞧着隐隐有股子邪气。

    王道林迈着大步进来,语气神情皆是急切,“闫大师,有人破了你的招法?”

    闫老三眼也没抬,继续斟他的茶,声音低哑,“嗯,对方是个高手。在内地奇门里,能破我七煞钉的人已经不多见了。嘿嘿,有意思!对方是什么人,我倒想会会!”

    王道林可没闫老三这么悠闲,他坐下来,眼底神色变幻莫测,一会儿才说道:“闫大师,我跟你提过那个华夏集团董事长的事,那女孩子年纪虽轻,在这一行名声却不小!她从东市声名鹊起,到现在,青市、省内,不少上层圈子的人都知道有她这么个人。听说她给人看风水运程之类的挺准,你说会不会……”

    “你怀疑是她?”闫老三哼笑一声,摆摆手,“不能。才多大的小丫头?能看出我的八卦风水镜上的玄机,已经是眼力不错了。要说能有破我七煞钉的修为,我是不信的。我的七煞钉上附着符咒,没点修为,是取不出来的。修为不到家,不死也得吐几口血!就凭那个小丫头的年纪?哼。”

    “可是我的店员明明说,早晨看见朱怀信和熊总去了福瑞祥的店里。然后,那个小丫头坐上他们的车,一起走了。”王道林急急说道。

    “哦?”闫老三这才抬起眼来,那双凹陷的眼里这才有了点惊异的神色,但一会儿却又笑了起来,“这小丫头年纪轻轻,就能看透我的八卦风水镜,她势必是入了门的。她师父应当是个高手,我看应该是请了她师父出山解了我的七煞钉。真没想到,青市还有我没想到的高手存在。”

    “不管是她,还是她师父。闫大师,这个小丫头都不能留!留着她是个祸害!闫大师,你想啊,她现在在省里上层圈子里的名气已经很响亮了,那些人都去找了她,她的名声岂不是比闫大师还……”王道林急切说道,却见闫老三看来一眼,顿时一惊!

    他怎么忘了,闫老三这个人,研究奇门术数,也不知钻了什么邪道儿,性子向来不同于常人,他不在乎名声,也不要名声,省内上流圈子里的人,几乎没有认识他的,但王道林却觉得,他比任何人都厉害。他见识了太多他的神诡手段,对此人是又敬又惧,相交十年,却还是摸不透他的喜怒。只知道闫老三做事情只做觉得有挑战的,越是下法咒的事,他越喜欢做。

    闫老三是什么来路,哪门哪派的,王道林至今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他本名叫什么,只知道道儿上人称闫老三,却没人敢这么叫他,只以“闫大师”来称呼他。凡是得罪了他的人,全都家破人亡,不得好死。这个人,心性邪,好杀。王道林虽与他相交,却对他畏惧得很。

    眼见自己说错了话,王道林赶紧赔罪,“闫大师,我的意思是,既然大师怀疑破你的法咒的人是这小丫头的师父,为什么不通过这个小丫头,把她师父引出来?”

    闫老三看了王道林一眼,眼神幽森,语气也不见得怎么好,“王老板是在教我怎么做吗?”

    “这……当然不是……”王道林笑容有些不自然,额上已经见了汗,却是不敢再多解释。闫老三这个人,不喜欢人对他做的事指手画脚,也不喜欢人恭维,他还不如不说,免得越说越错。

    闫老三看了他一会儿,这才把目光收了回来,继续摆弄面前的茶具,漫不经心问:“这个小丫头除了福瑞祥店里,还常去什么地方?”

    “学校!”

    “那地方不行,人太多了,影响斗法。就算我能进去,在某个地方下了术法,也不保证她一定会去。想个办法,把她引去僻静点的地方。”

    王道林一听,这明显就是把这事交给自己的意思,顿时觉得头大。那丫头除了去福瑞祥就是上学,她能再去哪里?

    这差事可不好办啊!

    但尽管不好办,王道林却是不敢推辞,只得硬着头皮应下,等回去再想办法。

    他一边头疼,一边却又有点欣喜,只要闫老三肯出手,那丫头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尽管他的本意是,让闫老三把华夏给整倒,顺道给那丫头点苦头吃吃,但闫老三脾气古怪,他也不敢多说,好在他心系斗法的事,既然他肯出手,无论是对付华夏,还是对付那丫头,结果都对他有利!

    只要那丫头一出事,华夏群龙无首,刚刚成立起来的集团,还怕不被他轻易收入囊中?

    这么一想,王道林心情又好了起来,而朱怀信的事,他压根就不担心。且不说对方不一定猜得出是他所为,就算猜得出又能怎样?告他?说他给朱家祖坟下了钉煞?

    笑话!谁家法院受理这种案件?

    王道林心情很好地喝了两口茶,便告辞回了。他还得想办法怎么把那丫头引出来。

    而就在王道林出了这家私人茶座的时候,市中心假日酒店门口。

    夏芍和徐天胤刚刚用餐完出来,两人上了车,徐天胤却没直接送夏芍回学校,而是开着车在市区兜起了圈子。

    美其名曰,刚吃完饭,先坐着车看看夜景散散心。其实,就是不想这么早放她回去。

    夏芍心知肚明,心底对她师兄还会玩这种小花招感到有些好笑,因此她笑而不语,也不戳破,倒想看看,他还能再玩什么把戏。

    车子在市区里转了一圈儿,最后在一座桥上停了下来。桥下是流经青市的主河道,十一月的天气虽冷,河道却尚未冰封,两岸建了漂亮的绿化公园和游乐园区,晚上灯火霓虹,从桥上望去,煞是漂亮。

    夏芍看着下面的夜景,心中思索,这是要带她下去散步?

    去公园散步,这可是七八十年代的恋爱招数,在小黑公园里拉拉小手,亲亲小嘴什么的,偷偷摸摸的。

    师兄不会要来这一招吧?

    老实说,她不太想去。一来刚吃完饭不久,她不太想动;二来车里暖和,她今天有点累,感觉窝在座椅里挺舒服的,不太想下去吹冷风。

    这般想着,夏芍便不自觉地往座椅里融了融,感觉军用越野车的座椅就是舒服,融在里面就不想出来了,车里温度暖和,刚吃完饭,桥下霓虹映进黑暗的车里,昏黄的光线,让人想睡。

    她这副懒散的猫儿似的模样落进身旁男人眼里,那眼眸便不自觉地柔了柔,“外头冷,就这么看看吧。”

    夏芍闻言眼皮子耷拉着抬不起来,唇角却是勾了起来,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追女孩子,都爱往公园游乐园里钻,师兄倒好,车上看看就行了?”

    “刚吃完饭,别出去吹风了。”

    “不懂浪漫。”夏芍闭着眼,翘着唇角。

    “……”徐天胤却是不说话了,眼见着她迷迷糊糊地要睡的模样,便回身从后座上拿来自己的外套,倾身过来要给她盖上。

    给她盖上时,目光却落在她脸上。少女微微低着头,眼睛闭着,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脸蛋儿粉瓷一般,睫毛小刷子般在脸上落下一片翦影,宁静而美好。

    男人望着少女的脸颊,心中微动,身子便微微往前倾了倾。

    夏芍却睁开眼,眼底神色清明,轻轻挑眉,“想干嘛?”

    “吻你。”男人幽深的目光定住她,回答一如既往地直接而简洁。

    夏芍笑吟吟往后退,不让他轻易得逞,挑眉问:“师兄倒是挺直接,那前两天说那些肉麻的话,怎么还发短信那么含蓄?”

    徐天胤微愣,漆黑的眸看着少女笑着看他,眸底打趣调戏的意图明显。

    “师兄敢不敢把那天说的话,当面跟我说一遍?”

    “……”

    “当面跟我说一遍,我就让你吻。”夏芍笑眯眯地看着徐天胤。那句“宝贝,我想跟你一起起床”那晚真是雷到她了,她今天必须折腾折腾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

    徐天胤唇角少见地抽搐了一下,坐直了身子,往窗外看了一眼。

    夏芍憋住笑意,“不说?那就是不想吻喽?”

    男人转过头来,眼眸微微眯了眯,扭头,又去看窗外。

    夏芍忍笑忍得痛苦,玩心大起,他越是难为情,她越是想逼他,于是闲闲说道:“行啊,那就什么时候说了,什么时候再吻吧。”

    说完,她也扭头,看窗外。

    车子里静得只能听到两人轻微的呼吸声,半晌,才传来男人微凉低沉的好听声音。

    “我……”

    夏芍转头,眼里的趣味把男人刚出口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徐天胤不看她,有点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又去看车窗外,“我……”

    “师兄是在跟车窗说话?”身后传来少女轻快含笑的声音。

    徐天胤转过头来,默默看着眼前少女,眸色黑沉,看不出情绪,唇却微微抿着,“我……”

    “前面少两个字。”夏芍挑眉,半点也不打算让他含糊过去。

    “……”徐天胤不说话了,只是盯着夏芍看。

    夏芍笑眯眯不语,那笑容狡黠里带着娇俏,看着十分可恶。大有“你说不说说不说真的不说其实不说也无所谓反正吃亏的不是我”的意思。

    男人在少女这般模样里也慢慢笑了,他这一笑,顿时化了脸上凌厉的线条,在昏暗的车子里,黑衣黑眸,唇角噙着浅笑,迷人而又致命。

    随即,他张了张嘴。

    夏芍竖着耳朵听,脑袋一偏,眼眸一眨,“大点声,听不见!”

    徐天胤往前倾了倾身子。

    “嗯?”夏芍转头看他,挑眉,身子也不自觉往前倾了倾。

    这一倾身,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就离得近了,近得能闻得见彼此间的气息,这气息令夏芍心底微微一落,抬眸便忽然撞进男人漆黑的眸中,那眸里是危险含笑的信号,夏芍顿时大惊。

    不好!

    她瞬间便要往后退,腰后却有一只精实的手臂困来,男人动作迅捷,一瞬间爆发力极强,夏芍往后退的时候,他已一手困住她的腰身,一手探去她的后脑勺。

    夏芍眼底神色一变,岂容他得逞?她也不是吃素的,周身顿时震开一道暗劲!

    徐天胤也能使出暗劲来,但却不知为何,许是不愿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以暗劲对抗,怕误伤她,于是便双臂退开,由得夏芍挣脱,之后陪着她在车子里展开了全武行。

    两人都坐在座椅上位起身,手势却是急速如雨,许是同门的关系,两人对对方动作的预测都极为精准,勾、打、拐、靠、点、劈,招招拆得流利,手上招式不停,腿脚也没闲着。缠挪摆扫,哪一招也不是虚的,招招落在实处!

    夏芍越打眼神越亮,徐天胤则剑眉微挑,唇边带起笑意。

    也不知打了多久,夏芍总算是打够了,车子里静了下来,两人呼吸却都是没乱,平稳得很。

    相视一眼,皆是一笑。

    而此时打斗虽停,两人手脚却仍是缠着一起,尚未退开。手上也就算了,不过是互相制着对方腕间,腿脚却是缠在一起。夏芍一条腿勾着徐天胤的腿,这一静下来,几乎便能感觉到他长腿精劲有力的肌肉和烫人的温度。

    徐天胤的目光却是没动,他只定着夏芍,眸色微深,静静的,却有种深潜涌动的意味。

    随即,他轻轻向她凑了凑。

    夏芍笑了笑,这次却是没再有躲闪避开的动作。

    她这默认的意思立刻鼓动了男人,他压抑了已久的气息顿时变得侵略,竟手臂揽过她腰身,微微用力,一把将她从座椅上抱了过来!

    夏芍差点惊呼,她本是默许了让他吻,以为还跟上次那样,吻吻就算的,哪里知道这男人……

    心中惊疑间,她人已被男人抱着坐去了大腿上,几乎在她坐来的一瞬,男人的唇便覆了上来。

    他的唇像那天一般火热烫人,吻人还是不带技巧,最直接最霸道的掠夺,发泄着这些日子以来积攒的渴望,甚至略显粗暴地啃咬,惩罚她刚才为难他的事。

    男人精劲有力的手臂困住少女的腰身,在她后背沉而有力地摩挲,这一吻激烈而持久,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才放开少女,幽深的眸锁在她微红的脸颊上,看着她低着头,微喘。

    她吐气如兰,轻却快,白色紧身的小薄毛衣将胸线勾勒得十分清晰,她发育得很好,这个年纪,胸形已是圆润,随着她微喘,轻轻起伏,正好在男人视线前方。

    她这般模样,让男人幽深的目光再度沉暗,微一仰头,唇又要落下来。

    少女眸光虽尚未清明,但却发现了男人的意图,轻轻地一躲,微微偏头。这一偏头,男人的唇便落在了她脖颈上。

    两人都是颤了颤,不待少女想退开,男人便干脆把这吻落在了实处,在她脖颈上啃咬了起来。他气息烫人,喷在人脖颈上,微微的痒,却偏偏吻得粗重激烈,这种似轻似重的感觉,实在难言。他甚至微微伸出舌尖儿,在她颈间触了触。

    这一触,带着烫得吓人的温度,顿时让夏芍缩了缩肩膀,她终于开始退开,但徐天胤的手臂如铁钳般牢固,她这时已是忘了用暗劲弹开,而是本能地开始挪动,想挪下他的腿。

    但她这一挪,明显感觉男人声音暗哑地闷哼了一声,紧接着,她便感觉身下有一样……

    夏芍自然清楚那是什么,她顿时激灵一下,整个人都警醒了。接着便不顾一切,往徐天胤胸前一推,身子往后一撤,几个动作间便利落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她能这么顺利坐回来,自然是在她往后退的时候,徐天胤便松开了她。

    两个人都沉默着不说话,夏芍转过头去看车窗外,车窗上却映出男人的样子。他看着她,胸膛微微起伏,压抑的意味极为明显。

    下一刻,他便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车子就这么开回了学校门口。车子停下来,徐天胤转身从后座拿过夏芍的外套给她穿上,又把花递给了她。

    夏芍接过来,这一路上的时间,足以叫她调整情绪,恢复往常了。只是看着怀里的花,她不免露出抹苦笑,估计这会儿,她的唇是不红肿了,回去宿舍也不会被看出什么来。但这花……

    唉!注定回去又要闹腾。

    尽管知道回去宿舍免不了又被调笑,但夏芍却是没说不拿这花。这可是她这呆萌师兄称得上浪漫的举动了,岂能抹杀?估计送花这事是男生都懂得的,别的不说,电视上八点档天天演,他虽然不像是会看八点档的人,但这点最基本的常识,应该还是知道的。

    估计,他也只知道送花这么一个办法了。

    夏芍宝贝地把花捧好,笑眯眯下了车。

    关上车门前,徐天胤探出头来,“明天来找你。”

    他不说,夏芍也知道他会来,但他特意这么一说,夏芍立刻就理解了他的意思——他指的一定不是晚上,而是白天。

    “白天我有事,要给一个客户家里布个五行调整的风水局,中午应该还有饭局。”

    “我陪着你。”

    夏芍无奈地一笑,看男人想也不想的就接话的模样,心中微软。虽是说了不让他白天来,可看他这一副忍耐还没分开就又想她了的模样,她真是狠不下心来。

    或许……熊总和朱怀信两人,不在乎她身边多跟个冷面男人吧?

    呵呵。

    夏芍只能这么跟自己说了一句,接着便点点头。徐天胤浅浅笑了笑,这才关上了车门,“明早来校门口接你,八点。”

    夏芍点点头,这才转身要往学校里走。

    但,一回身的时间,便看见校门里,学生会的人正在查勤,已经看见她在门口了。为首的人里有学生会长程鸣、副会长严丹琪,程鸣看见她怀里抱着捧鲜花,脸色已经是阴郁。

    夏芍微微垂眸,轻轻皱了皱眉头,回身之时,脸上笑容如常,对徐天胤说道:“师兄回去吧,明早见。”

    “等你进了校门我再走。”徐天胤道。

    夏芍却对他露出抹温柔的笑意,“从来了学校,一直都是师兄看着我进校门,今天我送送师兄,走吧。”

    她笑容温柔真挚,抱着一大捧花束,衬得脸蛋儿圆润娇俏,男人的目光在她这般模样里变得柔和,轻轻点头,缓缓发动了车子。

    夏芍站在校门口,一直看着徐天胤的车子开远了,直到再也看不见,这才回过身来。回身的时候,她脸上已是淡淡的表情。

    夏芍抱着花,步伐悠闲地走进校门,对学生会一行人的目光视而不见。今天是周六,休息日的时间,出入校门不需要假条,因而她进校门时不需要销假,便谁也不理会,目不斜视,直直往里走。

    “站住!”有人却把她拦了下来,“手里拿着什么?学校里不准带这种东西进来,拿去丢了!”

    严丹琪冷言冷语地看着夏芍,夏芍却冷淡地抬眼,“哪条校规规定的?”

    “不准早恋的校规!”严丹琪冷冷挑眉,一副你终于被我抓着把柄了的表情,“学校严查早恋,你不知道?手里捧着这么捧东西进来,你当校规不存在?学生会不存在?把花拿去丢了,明天等着去教务处。”

    夏芍冷淡地跟她对视一眼,懒得理,抬脚便走。

    学生会一行人纷纷露出怒色,程鸣往夏芍面前一挡,脸色阴郁吓人,“车里那人是谁?你跟他什么关系?”

    夏芍挑眉,一副“跟你有关吗”的表情。

    程鸣眼一眯,眼神阴郁,“这段时间,校门口门卫处总有你的出入记录,来接送你的不是商务奔驰,就是军用路虎,你到底在外面干什么?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洁身自好!才大年纪,就在外面这么乱来!”

    原本,这事是学生会副会长严丹琪告诉他的,起初他还不愿意相信,今天居然叫他亲眼看见!开学第一天,在学校外,被他一眼惊为天人的女神哪里去了?是他看走眼了吗?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把花丢了,明天去教务处,或者等学生会传唤。”程鸣见夏芍不说话,便以为她无话可说,算是默认了,便寒着脸一指门卫室旁边的垃圾桶。

    夏芍身子一转,避开程鸣,便往里走,压根就没有把花丢去垃圾桶的打算。

    “站住!我说话你没听见?”程鸣眼里窜出怒火,伸手便搭上夏芍的肩膀。

    手刚刚碰上她的衣服,还没落到实处,便感觉一道莫名的暗劲震来!这一震,便震得他整个胳膊都麻了,程鸣惊骇着往后一退,夏芍步子却连停也没停。

    身后却传来严丹琪的怒喝:“反了!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违反校规,今天不治你,以后都跟着你学,校规还要不要遵守了?给我把她捧着的东西拿去丢了!明天上报学校,全校通报处分!”

    严丹琪一声令下,一行十来名学生会的人便向夏芍围来,夏芍步伐悠闲,被这些人很快围上,十来个人把她围了个里里外外,个个冷着脸,伸手便抓向她怀里捧着的花。

    学生会的人向来是雷厉风行,在学校没有学生不躲着走的,夏芍也属于“躲着走”中的一员,她是懒得惹这些麻烦,就算是对方回回找她的晦气,她也是因为有学校领导方面出面解决,便也觉得没必要跟这些人纠缠计较。

    她一直是处事淡然,对这样的挑衅不以为意,从不愿争锋计较。但是今晚,看着这些向她怀里的花束伸来的手,夏芍是第一次被这些人逼出了真怒!

    她宝贝地护着怀里的花,眼神冷寒,唇紧紧抿着,目光如电,身子却没动。只是浑身一道暗劲震开,最里面一圈五六个人立刻麻着身子退开。他们这一退,便撞向后面一圈人,那一圈人都步伐不稳地踉跄着后退。

    夏芍立在圈子里,手却是不动,直接抬脚!

    一脚踹翻了三四个人,把围住她的圈子豁出一道口子,目视前方,步伐坚定地迈了出去。

    后面的人立刻追上来,夏芍却是头也没回,直接弯腰、旋身,一个回旋踢,将那名要追上来的学生会的男生一脚踹飞了出去!

    这一脚可不轻,那男生胃里酸水都呕了出来,身子打横,直直飞了出去,正砸上后面一群人,十来个人齐齐被他压在了身下,哀嚎一片!

    最先被夏芍震开的程鸣惊愣地站在原地,和校园里还在进进出出的学生们一起望向夏芍。

    再没眼力劲儿的人也看了出来,她竟有一身的好身手!

    程鸣看了看远远地越聚越多的学生,脸色渐渐发黑,一步就要冲过来。

    这时,门卫室里,看见这种情况,门卫也纷纷开门出来,向这边奔来。

    “都给我站住别动!”

    站住最前方的少女没回头,却是一声冷喝!这声音清亮,在安静的校园里竟然传得老远,极为清晰。程鸣和门卫都被这一声冷喝惊得停下脚步,地上倒了一片的学生会男男女女也纷纷抬眼,惊恐地看向少女的背影。

    “别惹我。从今天开始,学生会的人,一律不得接近我。否则,谁来谁给我进医院!”夏芍声音发冷,任谁听着都不是开玩笑的,而她刚才的身手众人也看见了,她绝对有这个本事。

    “夏芍!你不怕被学校开除么!”严丹琪倒在地上,被男生压着,还没爬起来,这辈子没这么狼狈过,她不顾平时的冷艳形象,抬头便怒喝一声。

    却听见夏芍一声冷笑,“开除我,你也得进医院!”

    开除我,你也得进医院……

    所有人都愣了。

    夏芍却是迈着脚步,悠闲地往新生宿舍走了。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校门口一群学生会和围观的学生都还没反应过来,但已经有人心里闪过两个字。

    疯子。

    太疯狂了!

    能来青市一中读书,是多少学生的梦想和荣耀,她居然连被开除也不计较,众目睽睽之下给学生会下了禁令。谁再惹她,被开除也要送人进医院。别说惹她了,连靠近都不能靠近。

    这是什么意思?让学生会避着她走?

    无论是什么意思,夏芍的恶形恶状估计要在学校里再加上一条。

    但夏芍却是不在意,她晃回宿舍,开门进去时,毫无意外听见了柳仙仙吹口哨的声音、胡嘉怡“哇哦”的欢呼声,以及苗妍羡慕的笑容。

    前两者目光打趣而八卦,本想冲上来一番打听,但却见夏芍脸色不太好看,询问之下,夏芍也不隐瞒,便把校门口的事说了。她隐瞒也没用,明天估计就传遍学校了。

    三人听了都是一愣,“你把学生会打了?”

    胡嘉怡一把抱住夏芍,“芍子你太帅了!给我出了口恶气!我早看那帮人不顺眼了!”

    柳仙仙却反应比她快,上上下下打量夏芍一眼,“好哇!原来你也有点身手?你隐藏得够深啊!哦,我知道了!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叫徐司令师兄了,是不是你们俩一个地方学的功夫?”

    夏芍听了笑了笑,这妞儿脑子转得挺快,虽然不完全对,但也基本被她猜着了。

    夏芍没有花瓶,但宿舍里却不缺花瓶,柳仙仙这妞儿时常收着花往宿舍里拿,在学校还没禁严的时候,每周都有,因而她是不缺花瓶的。夏芍立马跟她借了个来,打算明天去买个来。然后便把花插去了花瓶,放在了自己的书桌上。

    等她做完这些,本想去洗漱,却听见胡嘉怡咳了一声,似是有话要说。

    夏芍回过身来,询问地看了她一眼,柳仙仙“切”了一声,却是难得没损胡嘉怡,而是坐在椅子上看着她。

    胡嘉怡笑着环视一眼三名室友,一副领导发表讲话的表情,“各位同学,各位室友。既然人都来齐了,我有一件事情要宣布。”

    她故意装模作样地又看了三人一眼,夏芍耐心极好地笑看她。

    胡嘉怡这才说道:“下周,正好是周六,我要过生日。由于我老爹每年都打着为我办生日宴的旗号,宴请各界名流,我就想着,我要过生日,理所当然要请我的朋友。所以,今年,我决定邀请你们去我家在市郊风景区的度假别墅,大家好好玩一玩!不许拒绝我,不许有事!尤其是你,芍子!不然,我跟你没完,到我明年过生日前,你别想跟我说话!”

    夏芍被点名,不由一笑,这种生日宴是喜事,她哪会拒绝?当即便说道:“行,我知道了,那天过生日的胡大占卜师最大,我们都陪你。”

    胡嘉怡这才拍着手欢呼,欢呼过后,却是神秘地一眨眼,“再偷偷告诉你们一个消息。还记得开学的时候,校长说那个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在我们学校,跟我们一个年级么?我打电话问过我爸了,我爸说请帖已经发给华夏集团了,总算能见见那个人是不是有三头六臂了!”

    嗯?

    夏芍一愣,有这回事?

    她一想,这才想起来。她今天一天都在外头山上,回来也没回福瑞祥,而是直接去跟徐天胤吃晚饭。估计请帖到了,但马显荣还没来得及跟她说。

    柳仙仙和苗妍一听,也表现出兴趣来,柳仙仙问道:“我只听说那是个妞儿!可够厉害的!你没问问你爸,她叫什么名字?”

    “啊!”胡嘉怡一捂嘴,“我忘了问了……哎呀管她叫什么,反正都能见到本人了,还管她叫什么?”

    柳仙仙白了她一眼,夏芍却是垂眸一笑,转身去洗漱了。

    今天也累了,明天一早她还得早起,有事要做。除了要去朱家布风水阵,她还得找个地方,利用那七根钉子,问候问候那名害人不浅的风水师!

    ------题外话------

    首先,今天是我家亲爱的【gaygay234】妹纸的生日,在此祝夫人生日快乐,青春永驻!【就算乃老去一岁,我也不会在乎的~捂脸】

    再次,知道我今晚晚更,为毛没发公告么?因为我昨天说,今天要是不出现,我就是为了拯救地球而牺牲了,于是我今天想看看有木有人来问问我牺牲了没,结果……一个也没有!【乃们这群薄幸滴银!怒指,泪目奔走~

    再奔回来,亏我今天为了大家的重生,准备了师兄的福利献上!拯救地球已经很累了,还得拯救师兄的福利,我很尽职尽责有木有?还有没有留着月票的!快砸过来安慰安慰我!

    PS:昨天的留言貌似不多?为毛?一定是我打开后台的方式不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六章 隐忧与打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六章 隐忧与打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