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生日宴,驱邪阵法!

    章节名:第二十章 生日宴,驱邪阵法!

    早上八点,夏芍、胡嘉怡、柳仙仙和苗妍,便一齐从宿舍出发,来到了学校门口。舒煺挍鴀郠

    今天一起去参加胡嘉怡生日会的不仅仅只有这几人,同去的还有元泽。

    元泽跟几人是同班同学,因为跟夏芍都来自东市,两人又是好友,平日里在学校食堂跟胡嘉怡、柳仙仙和苗妍一起吃过饭,几人还算相熟。但胡嘉怡跟元泽还没熟到请他去自家别墅参加生日宴会的程度,之所以邀请他,都是她老爸听说元泽是省委副书记兼省长元明廷的儿子,便劝说她把他邀请上。

    胡嘉怡是独生女,在家里从小受宠,她不乐意的事,她老爸磨破了嘴皮子也没用。她之所以同意,完全是看在元泽与夏芍关系不错的份儿上。

    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胡大占卜师的逻辑一直是这种直线条的。

    校门口,两辆红色保时捷停在门口等着,司机恭敬地开了车门,请五人上车。别说1998年的时候,即便是在后世,家中资产有个二三十亿,那也绝对是巨富了。

    胡氏的瑞海集团在国内服装业很有名气,正因如此,以胡嘉怡童颜巨乳的惹眼外貌,在学校里才没有受到男生们的骚扰。

    红色的轿车在冬日里十分显眼,周六早晨寒冷的空气里添了抹亮色,惹得进进出出校门的学生们目光艳羡。

    胡嘉怡带着柳仙仙和苗妍坐去一辆车,让夏芍和元泽坐去后面那辆。两辆车子便发动开来,驶离了校门口,一路平稳地往市郊开去。

    车子里,元泽一身米色休闲外套,双手交握,很自然地放在小腹上,教养良好。他转头看向夏芍,见车里除了司机也没别人,这才打趣着说道:“今天你可瞒不住了。”

    夏芍淡然一笑,“我向来是顺其自然的。”

    元泽却不肯放过她,“你是顺其自然了,那两位大小姐的脾气,可不一定这么容易放过你。你以为人人都像我这么大度,被你瞒了也就瞒了,乖乖接受现实,都不找你讨个公道?”

    夏芍听了哭笑不得,什么叫讨个公道?说得好像她瞒着他们是欺负了他们一样。她只是觉得朋友之间相处,用不着这些。

    元泽看她的模样不由胜利一笑,“怎么不坐公司的车去?”她要是坐公司的车去,更能吓到胡嘉怡她们,想想当初他在电视报道上看到她时受到的惊吓,再想想她今天低调参加同学生日宴的做派,他就觉得,这丫头!对他太不公平了。

    “坐谁的车去结果不都一样?”夏芍笑了笑,笑意却有些深,“可你不觉得我以朋友的身份去参加宴会,可以不必穿那么正式?”

    元泽愣了好一会儿,随即摇头一笑——敢情是这么个原因?这丫头连这个都算计?服了她了!

    不过……

    元泽看向夏芍,当初在电视里倒是看见她穿着一身旗袍的模样,若是能亲眼见见,他倒是觉得挺好。

    “看什么?”夏芍挑眉。

    “听说你们华夏圣诞节那天有商业舞会,我能去蹭蹭?”元泽笑问。

    夏 哪会拒绝?只是没好气道:“消息倒灵通!”

    “我家老爷子说的,他可是叫我跟你学着呢!”元泽笑看夏芍,“我家老爷子可不常夸人,你算是破了例的了。怎么样?有空让我学习学习去?”

    夏芍笑而不语,却是点头应了。

    胡家的别墅在市郊的风景区,确切的说,到了市郊还开出了五六里地,直到前方现出一处高档别墅区。

    还没下车来,夏芍便从车窗望了望外头。

    自从坐进车里,元泽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夏芍,见她往外看,立刻就眼神一亮,好奇问道:“风水怎么样?”

    夏芍斜他一眼,“没看过大势,坐在车里这么一瞥,你以为我有透视眼,连远处山水什么形势都看得清楚?”

    元泽立刻笑了笑。

    胡家的别墅在风景区的中段,略微有些坡度,车子开进去后,眼前便现出一座三层的复合型豪宅,两旁草坪葱绿,中间曲径宽阔蜿蜒,左边青龙位上有水。车子开过,夏芍便挑眉一笑。

    此时还是上午,宴会定在晚上,那些商界的老总们晚上才到,因而车子开进来,屋前都还没有别的车停着。

    下了车来,门口便迎出来一对夫妇。男人身量中等,身材已经微微发福,负手立在门口,颇有威严感。女子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的模样,保养得极好,身材曼妙,大冷的天儿,早就换上了礼服,头发高高绾着,眉眼间都是笑意,十分喜人。

    胡嘉怡看见女人就扑了过去,“妈!”

    胡母笑着抱了抱她,宠溺地轻斥,“不像个样子!带着朋友来家里,也不先把朋友引进家里,自己先扑过来!这是谁家的教养?”

    胡嘉怡皱着鼻子笑了笑,转过身来,伸手在夏芍四人面前一划,俏皮地道:“这些都是我朋友!学校里新结识的,别的就不用说了,妈你只需要知道,他们是我关系最铁的朋友就行了。晚上宴会可不许只顾着招呼那些老总,我过生日,我的这些朋友才是最重要的!”

    胡母笑看她一眼,“行了,那些老总你爸负责应酬,我只负责照顾你们。快都进屋吧,外面冷。”

    就在胡母把一行人往里引的时候,胡嘉怡的父亲胡广进笑着上前,对元泽说道:“哟,这位就是元书记家的公子吧?哎呀,幸会幸会!没想到我们嘉怡能跟元少是同班同学,实在是荣幸啊。”

    元泽笑着上前,与胡广进握了握手,“伯父,您好。”

    “哎呀,好好好!快进屋,快进屋!”胡广进热情地招呼着元泽,对夏芍三名女生只是看了眼,略微点点头。

    对此,胡嘉怡翻了个白眼,胡母看了女儿一眼,拍拍她,然后热情地把夏芍、柳仙仙和苗妍请进了屋。

    进屋的时候,元泽暗地里看了夏芍一眼,夏芍低头、扭头,笑而不语。

    既然胡嘉怡的父母没认出她来,那她倒也乐得。省得这三个妞儿一大早就知道了,估计要批斗她一天。还不如到了晚宴的时候再公布身份,倒是她势必也得应付那些商场的老总,这几个妞儿就是想找她的麻烦,估计也没机会。等到回了宿舍,她们应该已经过了最急切的时候,平缓了许多了,然后她就能安全平稳地度过这次身份曝光的事。

    夏芍心里打着小算盘,一旁的元泽却是苦了。

    胡广进没认出夏芍来,最注意的人自然就是元泽了。一行人一坐去客厅的沙发来,胡母亲自给既然上茶果点心,竟然还有刚烤好的蛋糕饼干一类的小零食。夏芍喝着茶吃着点心好不惬意,元泽却是一时不闲着地应付着胡广进的寒暄。

    胡广进的那些寒暄,无非就是那一套,什么元书记身体可好?元书记这些年为青省的发展鞠躬尽瘁啊!然后又问元泽的学习成绩,在听说元泽以东市中考状元的成绩考入青市一中后,又对其一番夸赞,然后严肃威严地勉励女儿,要跟元少学学!

    胡嘉怡对此自然是白眼一翻,当耳旁风吹过,气得胡广进拿眼瞪她,却又无可奈何。

    元泽在一旁笑容温和,瞧不出一点尴尬来。却是暗地里用眼瞥一眼夏芍,再瞥一眼,看着她捧着茶杯、啃着点心的惬意悠闲姿态,眼神有点恨恨的滋味。

    这丫头一定是故意的!

    她一定是早就做好了来到就被认出来的准备,结果胡嘉怡的父母都没认出来,她便就这么顺水推舟了。她不说破的结果,就是苦了自己。胡广进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她若是说破了身份,好歹能帮他分担一下,可她倒把自己撇得干净顺溜!

    看看夏芍喝茶茶,唇角那一抹浅笑,元泽就恨得牙痒痒。

    太没有身为朋友的自觉性了,这个丫头,回到学校得了空要好好教育教育。

    元泽内心的怨念并没有影响到夏芍,她笑容恬静,坐在沙发上喝茶吃瓜果,顺道缅怀了一下没有师兄在,瓜果没人剥。

    夏芍恬静,苗妍腼腆,两人都属于安静的类型。柳仙仙性子闹腾,自然就获得了胡母比较多的注意力,而且柳仙仙跟胡嘉怡早就认识,跟胡母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两人聊得比较欢。但胡母也没怠慢了夏芍和苗妍,且她教养极好,也不打听两人的家世,就只是问了问姓什么,接着就“小夏、小苗”地称呼她们了。

    胡母此人比较健谈,说话能看出性子爽利,胡嘉怡多半像她母亲。但她在待人处事方面却离她的母亲差远了。别看胡母大多是在跟柳仙仙聊天,但她时不时就会问夏芍和苗妍一句,让两人也参与进来,丝毫不会让两人觉得受到了冷落。

    “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女儿,平时都叫我和她爸宠坏了。虽然说心性不坏,但小姐脾气还是有的,任性妄为,耍起疯来可闹腾着。在学校里,想必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吧?”

    夏芍闻言笑而不语,苗妍赶紧摇头,柳仙仙很是那么回事地点头,“对!”

    “喂!柳仙仙!今天我过生日,你不能顺着我点儿?”胡嘉怡去推她。

    胡母笑着说道:“要是她有任性的时候,你们别惯着她,也该叫她学学为人处世之道。我和她爸当初是白手起家,创下这家业。她命好,生下来就吃好穿好,还受着宠。可那是在家里,到了外面,就该让她知道知道,没人宠着她!”

    胡母话是这么说,但几人话总不能这么应,唯有柳仙仙痛快点头:“行!以后我天天教育她!”

    胡嘉怡恨得牙痒,胡母一笑,去看女儿,“嘉怡,今天你过生日,朋友们既然来了,你就负责招待吧。带她们在家里好好玩,妈去厨房,今天亲自下厨给你做一桌子好菜!”

    胡嘉怡欢呼一声就起了身,一挥手,带着夏芍、柳仙仙和苗妍,呼啸着上了楼,去她的房间里玩。

    可怜的元少,被留下了楼下客厅,陪着胡广进继续寒暄。

    胡嘉怡的房间在三楼,装修居然带点童话里的女巫小屋的风格!床上铺着暗紫色被褥,上面星星月亮的,风格神秘。床上女巫版的洋娃娃、黑猫玩偶,书架上各种欧洲占卜类的书籍,暗色木地板、欧式窗子,连苗妍进来的时候都呆了呆,很是喜欢的样子。

    一进屋,原以为胡嘉怡会给几人翻翻她的房间,找点好玩的东西,结果她却是先说道:“实在是抱歉,你们……不生我爸的气吧?他不是有意忽略你们的。但是商场里混久了……你们懂得。其实他平时在家里的时候,很和蔼的。就是有的时候会让人觉得有点……功利。但其实他不坏的,他公司那么大,压力也挺大的,所以时时刻刻都是在想着公司的事。你们以后要是能常来,跟他熟了之后,会发现其实他人还可以的。反正,今天我带你们玩,我爸的作为……你们别放在心上就好了。”

    胡嘉怡在宿舍里一直都是无忧无虑的模样,很少说这些话,夏芍听了倒是笑了笑,微微点头。苗妍忙摆手说不在乎,柳仙仙则一把搭过胡嘉怡的肩,哼了一声,“还知道替你家老爷子说话,还行!没白养你这个闺女。”

    “什么话!”胡嘉怡一遇上柳仙仙开口,就感性不起来了,顿时踩她一脚,“在楼下的事我还没跟算账!柳仙仙,今天我过生日,现在我要捶你两下,你不许还手!”

    “我傻了我不还手!你敢动我一下试试!老娘直接把你从阳台踹出去!”

    两个活宝一对上,没完没了地就吵吵起来了。

    夏芍一笑,走去窗前。

    因为是三楼的关系,窗前风景广阔,抬眼远眺,便能看见远处的风景大势。只见这处风景别墅区左右皆有青山环抱,前有湖泊,负阴抱阳,基本上形成了背山向水的格局。而胡家的宅子在正好在中段,位置很好。且夏芍往楼下望了一眼,发现开车进来是看见的水池其实是湖泊的一部分,但是水位浅,沿着弯曲的一边,修成了池子的模样。

    夏芍正要顺着池子往远处看,柳仙仙一巴掌拍过来,“你个神棍!会看风水不?胡嘉怡家里的风水怎么样?”

    “还不错。”夏芍点头笑道,“这别墅东北见山,西南有活水,利健康和财运。而且这别墅是方形设计,楼顶有棱角。方形属土、棱角属火,属于火土格局。胡嘉怡家里是从事服装行业的,五行属木,这种格局有助旺之势,二十年之内,这房子风水不会有大问题。而且,以别墅的坐向来看,水的方位刚好在文昌府的位置,对嘉怡的学业也有好处。”

    夏芍淡淡笑着,语气不疾不徐,却是听得屋子里胡嘉怡、柳仙仙和苗妍眨巴着眼,一愣一愣的。

    半晌,柳仙仙才一巴掌拍去夏芍肩膀,“你这妞儿,真是个神棍啊!老娘以前小瞧你的段数了,你连看风水都懂啊!”不等夏芍回答,她便呼地又转过头,对胡嘉怡说道,“看见了没?这才是神棍!学着点!”

    胡嘉怡郁闷地咬唇,夏芍却是又转过身去,接着顺着院子里的池水往远处瞧,想看看那湖泊的大势。

    而这时,苗妍也走到了窗前,两人并肩站着,一起远眺。

    这一往远处一看,苗妍忽然就一把手抓去旁边的窗帘,眼神惊恐地望向远处湖泊对面的山上!

    夏芍没她反应那么激烈,却也是皱了眉头。

    只见得,约莫是在湖泊中央的位置,对面山林里,隐隐升起阵阵邪气!

    这邪气夏芍记得很清楚,刚才她举目远眺,察看别墅风水的时候,是没有的!刚才没有,现在出现了,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有人作法!

    而且,作的是邪法!

    仅凭这股子邪气,判断不出是什么邪法,但以这邪气刚一升发便有如此势头,显然不能小觑!

    夏芍想都没有多想,便直觉认为定然是与王道林熟识的那名风水师所为。她前些天作法伤了他,对方这是知道她来了这里,寻着她报仇来了!这附近有山有水,山林密集确实是作法和藏身的好地方!

    而此刻,对夏芍来说,却不是跟对方斗法的好时机。一来她在胡家参加生日宴,斗法这样的事不适合众目睽睽之下进行。二来她需要安静的环境,身边不能有人,不然身边人可能会被伤到。三来她的身份还没有公开,以胡嘉怡和柳仙仙的好奇心,定然要一番追问,很是麻烦。

    夏芍眯了眯眼,今天人多杂乱,确实不是个好时机。

    但对方来了,显然是不让她吃亏不走的。而从夏芍本身上来说,既然碰了面,就不想放这祸害再回去!

    夏芍心念急转,转头看苗妍脸色发白,身子微微发抖。她有阴阳眼,对这些阴气邪气本就感应比常人敏锐得多,虽说是夏芍解释了灵体的事之后,她也开始慢慢锻炼着自己不要去害怕,但突然之间感觉到这么一股子邪气,她还是会害怕。

    好在胡嘉怡和柳仙仙正在屋里打闹,两人谁也没发现苗妍的异常。

    夏芍看了苗妍一眼,拉了她的手,一道元气渐渐送入她身上,苗妍立刻便感觉到身体似乎暖和了许多,情绪也有明显平静下来的感觉。她眼里的惊恐慢慢变成惊奇,抬眼看向夏芍,夏芍对她点了点头,使了个颇含深意的眼色。

    “洗手间在哪里?我和小妍都想去洗手间。”夏芍神色如常地问道。

    胡嘉怡一听,和柳仙仙停止了打闹,开门把两人带去了洗手间。

    夏芍和苗妍一起进去,还遭到了柳仙仙的吐槽,“有没有搞错?你们俩多大了?上厕所要一起?不嫌害羞啊!”

    夏芍不理她,顺带锁了门,走到洗手间最里面的浴室,然后在苗妍耳旁悄悄吩咐了几句,听得苗妍愣愣点头。接着,夏芍便拿出手机,给马显荣打了个电话,细说了自己要的东西,并告诉他这些东西去哪里买,然后又对他说了个地址,让他立刻买,立刻送,不可过了午时!

    接着,夏芍和苗妍出了洗手间,还没到吃午饭的时间,胡嘉怡打算给三人挑件礼服,晚上宴会的时候穿。

    夏芍没想到还是逃不过穿礼服,但她现在心思已不在这上头,便劝说这些事下午再做也来得及。趁着上午还有些阳光,不如去外面逛逛,参观参观。

    柳仙仙早就对这座别墅了若指掌了,她不太感兴趣,苗妍却是点头附和,胡嘉怡专爱跟柳仙仙对着干,当即表示同意,带着两人呼啸下楼,柳仙仙只得跟在后头。

    到了楼下,可怜的元少在陪胡广进看电视,讨论时政大事,见四人撒欢地往外跑,便递给她们一个幽怨求解救的眼神。

    可惜,没人看见他的求救信号。

    到了别墅外头,胡嘉怡带着夏芍三人一通转悠,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便看见有车停在了别墅外头。车子停在围墙外,没有开过大门,明显是有意避着人。

    夏芍步伐悠闲地走过去,胡嘉怡和柳仙仙好奇地跟在后头,只见车里的人没下来,只是递过一个包来,便开走了。

    胡嘉怡自然好奇,“芍子,你叫人来的?包里什么东西?”

    夏芍回身笑了笑,“还能有什么?我之前给你挑生日礼物,商场没货了,今天才到。他们打电话给我,我就让人送来了。”

    “礼物?”胡嘉怡眼睛亮了,伸手就要去扒包,“什么礼物?我要!现在就要!”

    夏芍拿着包躲开,笑看她,“晚宴还没开始呢,哪有现在就给的?等晚上。”

    “就是!等晚上,跟我们的礼物一起给!”柳仙仙在后头说道。

    胡嘉怡这才忍了又忍,忍下了迫不及待的心情。

    把包放去了屋里,夏芍笑着提议,“反正还不到吃饭的时间,闲着也是闲着,我看这附近风景好,不如……我们玩捉迷藏?”

    这提议对四人的年纪来说,有点雷,柳仙仙和胡嘉怡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夏芍。总觉得,以她的性子,不像是会喜欢玩这种游戏的人。

    “你多大了?我以前觉得你挺沉稳的,结果今天你要告诉我,老娘看走眼了?其实你是个疯丫头?”柳仙仙问。

    “这地方风景是不错,不过有山有湖的,地方又太大,万一走丢了怎么办?”胡嘉怡难得细心。

    夏芍心里苦笑,果然这提议太过奇怪,引起这俩妞儿的警觉了么?可她不用这种办法,她实在是脱不开身!总不能带着她们去画符布阵,还得跟她们解释,时间上来不及了。

    眼看着就要午时,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阴气便开始散去,阳气聚集。午时阳气达到鼎盛,而过了午时,阴气便开始聚集。所以,作法一般都在晚上就是这个道理。对面山里,那人作法现在不过是准备阶段,所以趁着午前阻止是最好的,过了午时,便对对方有利了!

    现在,抢时间最要紧!

    夏芍看向苗妍,苗妍点头说道:“好啊,我觉得这个主意好。我以前身体不太好,又很怕外面一些东西,我都是在家里待着不出门的。我很小很小的时候玩过捉迷藏,就再也没玩过了。现在我试着不怕那些,能不能……陪我玩一次捉迷藏?”

    她消瘦的脸颊上那双大眼睛分外显眼,看着胡嘉怡和柳仙仙,有点可怜巴巴。两人顿时就有点心软了,胡嘉怡更是鼻头发酸,“讨厌!说这些干嘛?要玩就玩,我又没说不陪。不过,得划出范围,以防走丢。”

    苗妍立刻点头如捣蒜地应了。夏芍看她一眼,感激地一笑。

    两人极力劝说胡嘉怡和柳仙仙先藏,她们找。两人经不住苗妍恳求的目光,便只能应了,从屋里出去,下了楼。

    两人一走,夏芍立刻把房门锁了。既然是刚才跟苗妍说了要她帮忙,夏芍也不避着她了,反正她不像那两个妞儿那么打破沙锅问到底,她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以一种好奇而又惊讶的眼神,看着夏芍从包里拿出一堆奇怪的东西。

    这些东西是夏芍让马显荣去庙街的店里买的,九把桃木令牌、一瓶黑狗血和毛笔。

    夏芍蘸着黑狗血在令牌上画辟邪符,之后结天罡煞,这样一来,令牌便有了和结煞的纸符一样的威力。且由于这是由桃木制成的令牌,威力更强!

    苗妍不知道夏芍在做什么,她只是看见她画了九道血淋淋的符,并且嘴里不知念叨了什么,手中指诀变换,接着那九块桃木牌子便好像有道莫名的威力震了开!

    苗妍对这些本就感觉敏锐,待夏芍把符画好,并结了煞,苗妍已经捂着嘴,用惊异的目光看她了。

    夏芍没空解释,只嘱咐道:“你去找她们两个,尽量拖着时间,假如她们藏不住先出来了,你也尽量想办法拖住她们!给我半个小时,我去去就回!”

    夏芍说罢,揣了桃木令牌就往楼下走,苗妍一把拉住她,“你、你……小心点!”

    “嗯。”夏芍给了她个安心的笑容,点头便急速出了房门。

    见她们竟然还有心情玩捉迷藏,元少的眼神更加哀怨,但夏芍却哪里管得了他?只给他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便消失在了大门。

    一出胡家大宅,夏芍便消失在林子里,急速地奔行。

    她一袭白衣的身影,在葱翠的松林中穿行速度极快,耳旁风声呼啸,少女敛了平时悠闲的神态,唇抿着,目光如电,扫视着两旁的方位,身形穿梭在林中极有雷霆之势!

    她看准方位,精准地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挖开泥土,将一块桃木令牌埋了进去藏好。接着迅速起身,又开始急速穿行,一会儿又在一处方位停了下来,还是一样,挖坑!埋令牌!

    接着起身,再急速在林中穿行。

    周而复始,一共埋了八块令牌。

    这八枚令牌,沿着湖岸,将胡家大宅给围了起来,若是能从上空俯瞰,并且能精准地找出这八枚令牌的埋藏点,会发现,其排列正好在八卦方位上!

    桃木驱邪阵法!

    这个阵法可以驱邪避鬼,但要令阵法有用,八卦方位不能错以外,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那便是阵基!

    夏芍此刻手握第九枚令牌,面朝东方而立。阵基便是神位,此阵法神位在东,这最后一枚桃木令牌埋下时,必须令牌正朝神位,此阵才可成功。

    待夏芍将令牌埋好,仰头看了看天空,约莫差半刻钟便要到午时。她赶紧盘膝而坐,也面朝东方,周身元气激荡,手中法决连连变换九道,忽然抬眸,沉声一喝!

    “开!”

    埋在地下的九枚桃木令牌,随着这一声激喝,好似感觉到了夏芍的元气一般,同时引动!

    如果,这时有能看见阴阳二气变化的人,又能站在高处,便会发现,一道接着一道的阳气串联成八卦图案,将胡家大宅圈禁护持在内!以湖泊岸边为界,阴煞之气半点进入不得!

    这样的手法寻常人感觉不到,对面山林里,正盘膝坐着,准备着作法之事的闫老三却忽然睁开了眼!

    “嘶!这是……驱邪阵法?”闫老三眼神疑惑。

    驱邪阵法他知道,但按理说,不该有这么厉害才对!

    除非,对方修为高深,又或者……

    “符的问题?不!不可能!内地不可能还有这种高手!”闫老三极力地否认自己的猜测,结煞这种术法已经失传已久,他在奇门江湖里这么多年,只听说过玄门还传承着此法!但玄门大部分的风水师在港台东南亚等地,也有一些在国外。且不说玄门收徒极严,轻易不收入门下,致使玄门出身的风水师并不多。就算是玄门的人,也不是人人会这种方法,这是只有掌门,或者入室嫡传弟子才能受到的传承术法!

    他不信内地有玄门的人存在,更不信会有这样的高手。

    那对方……是什么人?

    闫老三思索一阵,惊骇的眼神渐渐压了下去,慢慢笑了起来。他这一笑,浑身都带着邪气,起身走去远处给王道林打了个电话。

    “今天去那胡家大宅的人里,那小丫头还有带别人?比如,老者之类的。”

    电话里赶忙传来了王道林否定的说法。

    嘶!这么说……湖对面摆下这厉害的驱邪阵法的人,是那小丫头?

    闫老三眼神再次惊骇了,却是慢慢眯起了眼,脸色难看。如果真是她,那么,前段时间伤自己的人……

    “好!很好!少年出英才啊!以为一个驱邪阵法就能奈何得了我?待到了晚上,叫你看看前辈高人的厉害!”闫老三阴狠一笑,对着手机那头说道,“晚上宴会的时候,帮我办一件事。”

    ……

    闫老三吩咐王道林的时候,夏芍赶回了胡家大宅。

    她出来了约莫半个小时,胡嘉怡和柳仙仙早就藏不住了,两人正把苗妍围在屋里询问夏芍的去向,夏芍这时出现在了门口。

    “抱歉,本来要去找你们的,结果我师兄打电话来,有点急事,我刚好下了楼,就走去远处林子里接了。让你们担心了,抱歉。”

    胡嘉怡和柳仙仙跺着脚回身,“有没有搞错?你吓死人了!这附近林子这么大,还有湖,我们都以为你走丢了,万一再出什么意外……吓死我了!我差点就叫人去四处找你了!”

    胡嘉怡眼睛发红,明显真是吓到了。

    夏芍赶紧赔罪,并哄着这妞儿说今天一定什么事都听她的,这才把她给哄好了。

    楼下传来胡母的声音,叫四人下楼来吃午饭。

    夏芍趁着下楼之前,又去了趟洗手间,给徐天胤打了电话,她怕他担心,便把情况简单地说了说,接着道:“我已经布了桃木驱邪阵法,护住了胡家大宅。晚上约莫十点宴会散席,那时候师兄再来吧。今晚,就把那人给解决掉!”

    “我给你东西带了么?”徐天胤沉声问。

    夏芍一愣,自然知道他说是什么,便说道:“就戴了一只镯子。放心我,我身上还有师傅给的玉葫芦在,而且还有龙鳞呢!”

    不管身上的匕首是不是古时候的龙鳞,夏芍懒得起名字,就直接叫它龙鳞了。

    夏芍给徐天胤报了地址,说好了要他来的时间,便挂了电话。

    中午是一顿家宴,气氛还算不错,只不过夏芍发现,元少今天总用幽怨的眼神看她,她笑着低头吃饭,想着吃完饭要不要解救他一下。结果,吃完了饭,可怜的元少就被胡广进热情地拉着在客厅里下棋,让夏芍看了万分庆幸自己今天没一进门就暴露。

    她给了元泽一个“节哀”的眼神,然后笑眯眯晃着去了楼上,在胡嘉怡的房间里挑了件礼服。

    女孩子挑衣服换衣服本来就是件费时间的事,别说有四个人在。四人在房间里一折腾就是一下午,挑好换好,已是下午五点,胡家大宅陆陆续续来了人。

    晚宴要开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章 生日宴,驱邪阵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章 生日宴,驱邪阵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0。